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49509
  • 开博时间:2006-12-19
  • 博客排名:第249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东堤

  

说东堤,我想起苏堤。

苏堤名声大,因为东坡先生的勋绩在湖堤上的一草一木摇摆了千年。湖光水色,绿柳如烟,吟哦的诗句何止百千。“画船人未起,侧枕听莺啼”,生活在这样的境遇里,可望不可即。我所谓之东堤,乃校园之东,一垅土坝就是。掐头断尾,园区内堤长止两三百米,但也够我等闲余踱几个来回了,在秋天的暮色里。

东堤的前身,是防洪大坝,因为新堤改道,遂成一段旧时月色。当我遇见它时,它已经被裹上一层新绿,还安置了两顶小亭子,松木明漆,古色古香。东堤的栅栏坡下,是一汪三角状敞阔的草塘。草塘周遭,荒草凄凄,野花零星簇拥,自生自灭,很有些空谷幽兰的况味。秋夕薄暮里,一尾棕色的蜥蜴在栅栏上高昂着头,眺望远方。在我徐徐逼近的声息里,它仓皇逃窜,隐入黄绿夹杂的草丛,留下一缕喑哑的霞光。

饭后,我们几个步上东堤,坐实在亭子里,天南海北,世道人心。

这都前些日子的事了。天气寒凉,除非天公作美,我们渐渐少去东堤了,“高处不胜寒”。如是,“东堤论坛”日渐式微。课间出门舒活舒活筋骨,打望百米开外的东堤,我常常“面对面想念”坐在亭子里七牵八扯的那些人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1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

9月26日
院落里新栽有三株树,两株鸡蛋花,开黄色的花,另一株,还是鸡蛋花,开红色的花。都说树挪死,人挪活,可见移栽花木之不易。南国的花草树木,成活率还是很高的,空地里覆盖上一层新土,挖几个坑,贴了草皮,移来树兜,浇水,隔段,就活了。不过我发现,开红花的鸡蛋花,枯了叶,萎了花,大概不行了。
9月28日
要能变幻出三个头,六条臂,可就好了。
10月7日
晚睡晚起,假日的生物钟乱得尴尬。早餐刚吃,午餐时间就到了,吃与不吃是个问题。吃么,还半饱;不吃么,下午饿得慌。午觉也不好处理。睡么,脑子都还没清醒过来;不睡么,下午困死你。于是,人家按部就班吃饭睡觉,你只好一个人跑办公室瞎折腾,读几行书,泡两壶茶,写几个字,痴一阵呆,发条微博。
10月10日
窗口是一处风景。透过窗玻璃,看得见一方池塘,一爿晦暝的天空,一个圆盘十字路口,一排栅栏及其之上的旗帜。因为距离,因为我们彼此的区隔。它们,都静默。塘面波光潋滟,大小的车辆无声而迅疾地滑过,旗帜在风中哑剧般呐喊。我在转椅上坐得太久了,几成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5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十九

  8月16日
  虽然不常拨弄,脆弱的四弦还是在滑拉揉按中豁开了口子,随时都要绷断的状态。换新弦,四五六一起换。新上的尼龙弦,外层裹着银亮的金属膜,在指尖的抚弄下,发出清沉透亮的声音。尤其是下滑长音,金属的质地在品格上挨次变幻出不同的音高,沥沥起伏,在心肺间跳淌。韶光易逝,琴音不老。
  周国平论写作:“无论写什么,哪怕只是写信,写日记,写一个便笺,下笔决不马虎,不肯留下一行不修边幅的文字。这样做的人必能写一手好文章。好的文字风格如同好的仪态风度一样,来自日常一丝不苟的积累。”我们常说,一滴水里见太阳。片言只语,也是一面旗帜,何尝不是风度与风格的昭示。
  8月18日
  最后一夜,一个人的夜。一个人喝茶,一个人抽烟,一个人独奏,一个人Q聊,一个人冥想遥不可知的未来。办公室一角扫荡得溜光,留下一页顾影怜影的液晶显示器。不张皇明天,但恋惜今天。十几年光阴的堆积,即便挪去,影迹还在。窗外墨黑,忽生午夜上路的情怀。我不难过,但禁不住一脸清流的泪。
  8月25日
  鲁迅说路本无所谓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即便一个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5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十八

  7月6日
  茶盘里水汪汪的,一夜未曾漏尽。揭开来看,发现严重堵塞了,一锅端去大清洗。茶末残渣经久沉积,茶泥老厚了,我差点怀疑里边会不会蹦出条泥鳅来。结果,没有,只有一阵扑鼻而来的浓浓的茶垢陈腐的气味。连着茶具,洁净一新,泡新茶,单丛。茶汤泛着琥珀的明黄,朝霞的绯红,轻啜一口,身体就被唤醒了。
  7月8日
  屋子本来是空的,人进去了,家也进来了。家是什么,除了人和情感,剩下的就是一堆可要可不要的堆积。但是,你还是需要它们,需要它们来武装你的可触摸可感知的存在空间。现在,这屋子如时光倒流,要回到空荡荡的先前。我选择两件必须要裹卷而去的东西,书册和衣杂,精神与物质的象征物。其余,随它去。
  7月9日
  夜深沉,天欲晓,人不寐。白天不懂夜的黑。鼹鼠从抑闷的洞里钻出来,坐在树下大口大口地呼吸旷野里清鲜的空气。巡夜的鬣狗四下奔袭,两眼幽光闪烁,在岑寂的暗黑里搜寻下手的目标。白天里袅娜的味道,消失殆尽,都禁闭在幽深的地穴里了。我就是那只鼹鼠,叼着烟卷,在漆绿的长椅上冥想着过往和未来。
  7月11日
 
分类:流水账 | 评论:5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
  
  身体昏昏欲睡。
  四肢躯干毫无知觉,
  头皮却紧绷着,
  无数条脑沟汩汩流淌芜杂的心事。
  天要亮了,
  这里却躺着个植物人。
  黑夜在召唤,
  植物人翻身而起。
  被月色和城灯漂白的一絮流云,
  自南而北,
  闷闷滑过晴空。
  高墙外,
  不时有夜车轰隆炸过,
  一团亮光在行道树的枝桠间扫描,
  瞬间熄灭。
  被惊醒的夜犬,
  狺狺乱吠。
  一枚熟透的芒果,
  不堪夜的重量,
  仆跌在地。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十七

  6月9日
  自古伤别离。檀兄设宴,邀朋三五,小聚,是为远道之序曲。
  6月10日
  何谓“辘轳体”诗?类于“可以清心也”的绕圈圈读法,读成各种体裁的诗词格局。如三言:“月,曲如钩,上画楼。帘半卷,一痕秋。”四言:“月曲如钩,钩上画楼。楼帘半卷,卷一痕秋。”五言:“秋月曲如钩,如钩上画楼。画楼帘半卷,半卷一痕秋。”还有别他的读法,如十六字令等。此乃单人耘先生作品。
  赖床,十点多才爬起来。午间不眠,下午就觉得困了。回家要睡,大当家吩咐,要买菜呢,煮饭,孩子一整天没怎么吃啊。打起精神开车,转悠菜市场。压力锅的易溶片坏了,问了两家五金店,都没。焖黄骨鱼、手撕包菜、素炒瓠片,忙碌一通,把自己和孩子都喂得饱饱。冲凉去污,上班。空调一吹,沙发上睡着了。
  6月11日
  腾讯问问:如果没有网络,那将会怎样?
  答曰:网络缔造了一个王国,网民们在此繁衍生息,既娱乐八卦,也商贾往来。对还未踏进这一王国的人来说,没有如果。网络的诞生,是时代的必然,没有爱迪生,依然有璀璨的华光。当然了,果真如果,也不会回到
分类:流水账 | 评论:3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暗示》笔记四

  
  卷四 言与象的互在
  
  86、韩氏追问什么是“真实”,它是怎样完成、演变并合法化的。无论事实判断还是价值判断,许多看似“真实”的境况认定都不容乐观。一系列的符号运作在文化分析的进程中,由于符号系统、参照体系、历史因果、生理需求等因素的参与,显得多么纷繁杂乱,义涵多歧。同情并理解“真实”,需要“小心的自我设限”。
  87、多么美好而感伤的月光。月光是纯粹的存在物,也是丰饶的表征物。
  88、秘密是一窟深窑,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记忆。有些记忆,犹如年代久远的埋藏,不能开光,不能见天,一为天下大白,就迅速氧化和色变,面目全非。
  89、所谓“消失”,可能是一种遮蔽,一种潜藏,一种岁月行走时无意识留存心底的搁置。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搁置就被激活,被唤醒。言与象,看似此消彼长,实则互生共存,或者由言返象,或者由象唤言。积存的言,在滤洗和解释着象;叠加的象,却在贮存和更新着言。彻头彻尾的遗忘几乎是不存在的。
  90、当然,更多的时候,语言在造象,比如学院派的语言生产之于现代派的艺术。
分类:书事 | 评论:6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床

  《河床》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天知道
  无中生了有,就一直有了
  回不到从前的无
  有了你,有了我
  便有了这纷繁的世事
  干涸的河床
  只剩下沙砾、荆棘以及牛粪
  依然掩盖不了流水活活的记忆
  干涸了的河床
  拼尽全力,搜罗他的前世今生
  某年某月某日
  汛期到来
  一夜山洪,把他掩埋
  
  《镜子》
  
  我每天照镜子
  我不能不出门
  我整理睡乱了的头发
  我清除眼角的分泌物
  我挤压昨夜新生的痤疮
  以及其他
  我其实并不曾留意我长什么样
  我今天照镜子
  我发现我的胡子
  白了
  
  《告别》
  
  哪那么多的感伤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3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寸

  
  把梦做到云端,
  把梦做到谷底。
  胡作非为,张冠李戴。
  天蓝草碧,马嘶牛鸣。
  毛五给勾六敬酒,辣着我的盲肠。
  田七朝王八跺脚,疼着我的肚皮。
  匜盉缶鬲,卣簋爵彝,
  我口无遮拦制造着唾沫星子。
  底下里有人鼓噪:你个弱智。
  城南的云,城北的雨,
  旌旗变换,山河易色。
  谁挠着我的七寸,
  做一个这般天地玄黄的梦。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5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十六

  5月24日
  如路而荒凉的人生,即便没有繁华的风景,还是得一直走下去。
  “一个人容易从别人的世界走出来,却走不出自己的沙漠。” 走进他者亦不易,走出自己却更难。人这一辈子,岂非就是在与“我”不断地抗争与妥协么?
  5月25日
  在中国,是什么时候禁枪的了?我说的,是民间猎杀鸟兽的枪支。年轻时那会儿,闲着也是闲着,便随人到河沟野林边猎鸟玩儿,练眼神,吃野味,以满足无知的快乐。晨光中,走在密茂的高树下,听着啁啾的鸟鸣,我想起那些年的罪孽,愧疚难当。中庭两排高大挺秀的树,状如伞盖,层层叠叠,它们叫“使君子”。
  5月26日
  腾讯问问:你一直在坚持的是什么?
  答曰:心跳。
  啃了两个豆沙包,扛球袋,雄赳赳气昂昂奔赴漏水球场,可幸,老天没下雨。去早了,没什么人,陪一个小朋友拉吊半天。人马陆续,于是双打。和老崔配对,俺满场跑,连胜几场,老夫还没老朽哩。打乏了,功成身退。球场口抽烟吹风,才发现下雨了,稀稀落落。水渍处,雨点敲出圈圈波纹,轻轻的,如唐诗宋词。
  5月2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3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