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49508
  • 开博时间:2006-12-19
  • 博客排名:第249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续二十七

10月3日

小姨子家有个公子哥儿,名字雅,行径却顽耍。婴孩时,大家唤其宝宝,当然现在也还这么叫,但已经以烂宝之名行世了。客家人言烂,是耍赖皮、拗性子、捣蛋诸多症状于一身的,也有护犊的嗔怪味儿。假日回外婆家热闹,烂宝同学爬栅门上,让我留影一张。临了,问我:可以微博上去么?遂其愿,两年后且看看。

 

10月4日

都市的拐角。数十米开外,车来人往。这里屏声敛息,硝烟暗伏,惊心动魄于方寸河山。鏖战者,街坊,小店主,三轮车夫,小摊挡走鬼,又或其他。所谓民粹者,鲜见主流传扬,不入时尚法眼;潮流轰隆隆炸过,一地鸡零狗杂,渍水处映照出来的顽强存在,就是它了。历史把它淘洗和遗忘,同时又把它惦挂和坚守。

分类:流水账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六

8月28日

因为开设日语课程,为推介日本文化,阿豪购置了一摞书,兴冲冲地抱来给我过目。《雪国》《罗生门》《五体不满足》《金阁寺》《个人的体验》《黄昏清兵卫》等。前日,一罐大红袍、两包海南绿茶、一册《第七天》空降而至,礼不轻,情亦重。夜读,东鳞西爪,《文楼村纪事》《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

 

9月1日

二当家睡够吃够,起身返京了。从新区破落的车站出发,南站,北上伟大的京都。大当家谆谆教诲:记得啊,给爷爷公公奶奶婆婆打个电话,说念书去了。二当家平静的表情,像波澜不惊二月的湖水,大多数的时候,只是默默。忽然想起一件事来,答应送她伍尔芙小说的,拖拖拉拉就给忘了。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五

 

5月24日

周末了啊,忽然想到,还有叫周末的这玩意儿。过周末去,真正的周末。

 

5月25日

不买菜不做饭,省下工夫读书喝茶睡大觉,饿了吃馆子,昨儿兰花路,今儿曙光路,吃的就是心情,吃的就是不瞎操心。难得大当家如此意志不坚定,吃了抱电视,乏了耷头睡,一任咱日夜捧着《日夜书》,一读过半,把脖子都梗直了。少功先生新作,语言依旧,故事依旧,只似不若马桥与暗示给我带来的阅读冲击。

 

6月2日

分类:流水账 | 评论:1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龙峡漂流记

天色可不好,对漂流而言。淅淅沥沥的雨。

因为路况不熟,司机又想抄近道,不料遭遇了一处限宽立柱隘口。一辆后至的勇敢无畏的大卡车身先士卒,它终于夹峙在两根立柱上进退两难时,我们乘坐的巴士毅然掉头,花了近一个钟头才转悠出浩淼苍茫的大旺。

此后,行途一路安顺。

 

分类:流水账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求知爱智,以读书的名义

——写在我校首届读书节上

 

一般意义上的书,是从什么时候诞生的,远不可考。

 

书籍作为人类文明符号的一种集成方式,已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的祖先从匍匐着的身躯解放出两只手,直立在大地之上时,就用智慧的眼光来打量周遭的世界了。他们在粗糙的绳结上,记录了狩猎和采撷的劬劳;他们在坚硬蛮荒的岩壁上,凿录了生活的欢欣和坚忍;他们在龟甲和兽骨上,镂刻了天象谶语和日常仪礼;他们在青铜和竹简上,镌刻了法典、颂歌、经卷和笺疏。及至造纸术的滥觞,具有现代意义上的书籍就产生了。

 

分类:书事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四

4月4日

春草池塘处处蛙。连日的雨,池水暴涨,春草密绿,难怪乎蛙蛙们大嚷小叫起来了。宫商角徵羽,抑扬顿挫,大概一家老少齐上阵了。夜里鸣,白天也鸣,伊们的肺活量咋这么大。清明假,人去室空,听着此起彼伏的蛙声,有点儿清冷。天可怜见,空旷的办公大楼里,剩俺一个在加班。起雾了,待散,出围城去。

 

4月5日

异端必有异质,其内核是自由之思想。思想史岂非就是异端的光波粒子的绵延史。异端乃思想之常数,而非异数。事实上,正是现实世界中人是生而不等的,才有人的精神层面上的究洁与求索。可是,历史也许有心又或无意,颟顸得可以。为保持心灵状态的健康认知,一些书是不能不读的,比如《异端的权利》。

分类:流水账 | 评论:1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三

 

2月21日

会一,会二,会三,会海文山不堪受。事恁多,心莫乱,分条列点,主次缓急,逐个击破。创刊号报纸送达,厚厚的一摞一摞,沉甸甸,多少心力的结晶。向晚时分,春哥说,投篮啊。换皮,冲向球场,半场酣战。一假不摸球,投篮三不挨,好一阵才适应过来。好久没这么痛痛快快出汗了,明儿,继续。

 

2月25日

夜深人不寐,读书乱翻天。翻的,是《纸上性情:民国文人书法》,管继平著。此中人物,多有所闻,上下两册,马相伯始,钱锺书止,一人一则短章,随性好读,是开卷有益的佳制。书艺自有高下,然究非书人相扛,乃由“性情”俩字铺叙。读其序,犹见诗心扑扑跳宕,写尽汉字风流。序者,鹏举先生

分类:流水账 | 评论:2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校拾景

没有什么特别的规限,约俗而成,“拾景”的结果,还是“十景”。要是愿意,草木砖石皆可入景,成为你取景框里独具审美构图的一帧影像。我没这么大的野心,为一草一木树碑立传。外校那么大,由南到北,指东打西,十几年沉潜在这里,几乎就是自家的大院子,烂熟于心。然而,要把这些物事诉诸笔端的时候,它们便成了符号,成了历史,成了敲打键盘时的惴惴不安。要郑重说明的是,这“十景”,无关命名,诸如“雷峰夕照”“三潭印月”“苏堤春晓”之类。我已经顺利度过了文青年代,或者,就没有过这样的年代。

以此文,献给外校二十周年庆,以及那些人,那些事。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4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二

  

2012年12月19日

读诗话小品,语摘《冷斋夜话》。说宋朝潘大临诗写得好,佳句尤多,颇得东坡、山谷赏识,就是家里太穷了。谢无逸寄书问询新作,大临说:秋来风景好呢,处处佳妙可拾,昨日闲卧听风雨,爬起来,刚题得“满城风雨近重阳”,谁料他奶奶的催租人忽到,败意,止得一句奉呈也。诗穷而后工,穷极也葬诗的。

 

12月20日

唐宰相郑綮有一首《赠老僧》:“日照西山雪,老僧门未开。冻瓶粘柱础,宿火隐炉灰。童子病归去,鹿麂寒入来。”他自己认为,这诗是可以称重量的,轻重相宜,正正好。有人问他:相国近来可有新诗?老郑说,诗么,在灞桥风雪驴背上,此处没有。超凡脱俗的诗,是无法诗里求得的,诗思在诗外。很受教。

 

12月22日

在世界末日之际,赴广州,入澡堂,同行男女,高矮胖瘦不等同事若干。沿路颠簸,九曲连环,不见什么异样,大广州也没人撒钞票。吃吃喝喝,健身健身,半梦半寐,倏忽就是一天。可怜口舌小溃,啥也没吃着,清汤寡水的。哪像人家小邱同学,通吃全场,被老胡誉为自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7 | 浏览:6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续二十一

  

10月30日

很久没喝水仙了。夜归前,连沏两壶,三人同饮。闻说水仙之美味,都喉管挠痒痒。翌晨一踏进办公室,小李说,一宿未眠听雨声。给她总结了句:小楼一夜听冷雨,不闻秋蛙入梦来。昨夜秋雨嘀嗒,没完没了,于今窗外仍自雾霭蒙蒙。秋雨携寒,短袖是扛不住的了。

11月3日

没有颜色的世界是不可想象的。世界枯萎成颜色的荒漠,等待着另一茬色彩的重生。冬天走过春天,夏天走过秋天,云彩走过头顶,我仿佛一个观象家。冷饮机咕咚一声,一朵水花从桶底冒出,如一团蘑菇云袅娜开放。蝴蝶的死亡有一股悲壮的勇气,茶几上横卧着它的尸身,小小的,指甲般大。枯蝶说:我死给你看。

11月5日

塞下秋来,风景殊异。南国秋至,未尝不是。水的冰冷,风的枯干,终归于人的喑默。窗隙里秋寒习习,帘布在微微战栗。薄暮,地广人稀的大路在阡陌间铺展,延伸着无垠的孤独。茫无际涯的梦里,你找寻一处温暖的地所,不用言语,只拥着一丛跳动的焰火,驰想万里千载。然后,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

11月7日

蝗虫。蝗虫。遮天盖地,浩浩荡荡

分类:感时伤世 | 评论:2 | 浏览: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