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88
  • 开博时间:2018-12-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碎忆·(七)走!革命去(之三)

(之三)红都览胜

 

前文说到,革命的绿皮车载着我们革命小将朝觐红都沐浴红太阳光辉的美丽梦想,历经三天四夜长途跋涉,终于踏上了世界人民向往(?)的圣地。

圣地果然与俗地不同,一跨下列车,目见熙来攘往的人流,几乎全是器宇轩昂、承担着人类未来命运的革命卫兵!一出站台,车站广场上空高音喇叭反复播放着《大海航行靠舵手》《我们来自五湖四海》,歌声激昂高亢,入地穿云!革歌乍停,通知又起:首都热情欢迎来自祖国各地的红卫兵小将!请你们不分地域,每一百人自动组成一队,推举两名联络员,到接待室登记领号,然后等待接待通知......

哈哈,正在云里雾里不知所措的我们,立即有了革命的方向,赶快寻找正在组建的队伍。新队片刻组成,推举联络员非常顺利,来自贵阳工学院的年轻教师和一个大学生成了我们的领头人。

联络员立即去车站接待处登记领号,好久才回来,我队排在一千多号了,而且告诉我们,今天肯定接待不了。我们一听,心里就镇静不下来了!十一月的北京,那风嗖嗖地刮,树叶早就不知去向,秃秃尖利的树枝,硬硬地刺向天空。再往广场四周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奇怪的平静

从春到入夏,动物庄园阴雨绵绵,凄风惨惨。活在里面的鸡鸭鹅,猪猫狗该溜达时照溜达,该进食时照进食,过着“岁月无限静好”的日子。

突然,从远处大黑森林中窜出一群饿狼,一会厉声嗥叫,一会咧嘴呲牙,贪婪的狼眼盯着块块肥肉,呲开的狼嘴垂着串串馋涎。动物们无力地抬起头来,慵懒的眼中满是慵懒的迷茫,悠闲的步态透着悠闲的情怀,没有惊恐的嚎叫,不闻愤怒的嘶鸣。

恰在此时,上帝驾着一片祥云,途径庄园上空,看到此景,讶然错愕,不知所以。

想当年,一只小狐在圈外安了一只“竹筒眼”,满园鸡叫鹅鸣,犬吠猪轰,大有天塌地陷之危。

还有一只小鱼鹰,从空中俯冲而下,张着利喙,从园旁小池中叼走小鱼一枚,顿引来满园大乱,愤怒声讨,鹅砸了鸡的食钵,狗掀了猫的锅碗。

上帝极为不解,难道园中之物,单惧狐鹰,不怕饿狼?想一想又摇头自否:“非也非也。”若干年前,同样是这群饿狼,在遥遥的地方放了一个炮竹,那群情汹汹,何曾了得!

正在上帝狐疑之际,只见园主捧食料而至,慧眼一看,那食料无非是麦菽谷粱,五谷杂汇而成。不见有别物掺入,与先前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忆·(七)走,革命去(之二)

(之二)征程漫漫

 

前文写到,老爹小弟为助我大革文化的命,“筚路蓝缕”,流汗摸黑,从八戒口中夺来活命之物,凑得毛币壹拾壹元捌毛,老娘密密地缝在我蔽衣袋里,千叮万嘱,送“小将”我上路了。

革命征途千万里,而今浪子何处去?

看官莫急,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我同村(当年叫大队)五队六六级学兄王xx和小镇学姐曾xx等革命小将,早已透析革命大势,运筹于帷幄之中,定下行动路线图。

世界革命人民(?)至少瓜国的裹命银民都知道:北京是世界革命的中心,在那里正旺旺地升着一轮红太阳。特别是当年8·18后,伟大领袖接连登上天安门,笑纳千万革命小将震天山呼,革命的洪流激荡着我们的热血,领袖的挥手指明了我们前进的方向——去,北京!

去北京,我们那小地方是不行的。我们商定,首先去省城,再相机行事。哈哈,真还灵呢,介绍信一过目,学生证一亮,“通关”成功,不要钱呢!于是,我们在内江火车站登上了去成都的火车。内江距成都,不足两百公里,现今高速公路高铁,眨眼之间就到了,那个时候可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忆·(七)走,革命去(之二)

(之二)征程漫漫

 

前文写到,老爹小弟为助我大革文化的命,“筚路蓝缕”,流汗摸黑,从八戒口中夺来活命之物,凑得毛币壹拾壹元捌毛,老娘密密地缝在我蔽衣袋里,千叮万嘱,送“小将”我上路了。

革命征途千万里,而今浪子何处去?

看官莫急,听我细细道来。

话说我同村(当年叫大队)五队六六级学兄王xx和小镇学姐曾xx等革命小将,早已透析革命大势,运筹于帷幄之中,定下行动路线图。

世界革命人民(?)至少瓜国的裹命银民都知道:北京是世界革命的中心,在那里正旺旺地升着一轮红太阳。特别是当年8·18后,伟大领袖接连登上天安门,笑纳千万革命小将震天山呼,革命的洪流激荡着我们的热血,领袖的挥手指明了我们前进的方向——去,北京!

去北京,我们那小地方是不行的。我们商定,首先去省城,再相机行事。哈哈,真还灵呢,介绍信一过目,学生证一亮,“通关”成功,不要钱呢!于是,我们在内江火车站登上了去成都的火车。内江距成都,不足两百公里,现今高速公路高铁,眨眼之间就到了,那个时候可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忆·(七)走,革命去!(之一)

(之一)准备

 

碎忆(六)写到,我这个出身农家的穷苦小子,必然地、偶然地、出乎意料地、喜不自禁地进入了小镇的那所中学,那所规模不大、校舍简陋的中学。校舍简陋,除了那些专为某些贵人子弟专设的学校外,应该是当时这个非常先进的国家的基本特色。我能进来,已经是满足得无以复加了!以前,我们常常说:上学,就是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而今想来,那实在是年幼无知的狂妄,别说海洋,江河都算不上!但我还是很满足,还是满希望在这小河小溪里学会几下“狗爮骚”,能打几下“棒棒水”!故在课堂上,自以为还是没有“辜负好韶光”,课外还是挤那图书室小窗口的常客。

现在说到梦,那是非常高大上的,因为上面那个很喜欢做梦。以前的梦,常常跟“痴心”呀“白日”呀挂在一起,很有点不待见,但我这个小中学生,就有点白日做梦的坏习惯。既然是坏习惯,就必须革除,必须破掉。就在我浑浑噩噩地做了快两年的梦后,我那六六届的学兄学姐,刚刚结束新课不久,进入复习迎考的冲刺血拼,正梦得五迷三道的时候,“五月革命一声·炮·响”,伟大的1966来了,艰辛的探索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干啥?

而今,我能干啥?

喜欢钓鱼,去荒郊野塘垂纶独钓?太阳太猛,气温过烈,年岁又偏大,万一万二弄出个中暑晕厥,我既吃不了又兜不走。

坐到四方桌前,陪三家“搬砖砌墙”?本人胆小如鼠,极怕输钱;生得又笨,勿能学会。

打开电脑,读读写写?

值得读的,大多已经被“风”被“禁”,”活着”的,已经不多。有的即使活着,也去”风花雪月”了。

写?可写的很多,想写的很多,在这神奇的地方,天天都有“趣事”,遍地都是题材。然并卵,这地儿体不健心不全,到处过敏,触碰不得。一旦触摸,不是这痒就是那痛,让你爽歪歪不起来,而天生又不善舔菊捋须。罢!罢!

正在彷徨无聊之际,忽记起“红楼”开篇疯跛道人和甄士隐先生的片刻奇缘,连忙取来,翻开恭录“好了歌”并“好了歌解”于后,供有闲如我者佐茶解闷。

 

“可巧那日(甄士隐)拄了拐杖挣挫到街前散散心时,忽见那边来了一个跛足道人,疯癫落脱,麻履鹑衣,口内念着几句言词,道是: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忆·(六)读书还是放牛

大饥荒终于结束了,虽然后面多少年中饥荒小饥荒从来没有间断过,但那饿死几千万(我亲大姑一家四口,饿死三个,留下一个孤儿送入孤儿院保住了命),不少地方出现“吃人”的恐怖饥荒终于过去了。我这个被饥饿“养育”得如蔫蔫小草、卑微蝼蚁的农家孩子,终于出乎意料的活下来了。真得感谢仁慈的上帝!

上学读书,我真喜欢,就是在那饿得要死的时候,也没逃过一天学。我就读的小学,是nj市(县级市,现在叫“市中区”)最偏远的农村小学,由原来一地主的漏棚(旧时土法加工蔗糖的场所)改建而成,教室不宽敞,不明亮,特别是六年级的教室,因为要为升学努力,求静,故放在后厢左角上。一间老土屋,二十来张破课桌,三十七八个孩子挤在里面,真是有点“暖融融”的呢!土墙的高处开了一个小窗,屋子很暗,以今天的标准,是绝不能作教室的。为增光亮,屋顶揭去两处小青瓦,代以玻璃。晴天还好,阳光透过玻璃瓦直射斜射进来,有时明晃晃,有时柔和和,随太阳移动而明暗变化,真是享尽了自然的美好。如果遇到阴天雨天,屋里实在太暗,根本看不清黑板,就在教室前方黑板之上垂下一根绳索,挂上一盏“三角煤油灯”,偶或挂一回煤汽灯,明亮亮的,那是天堂的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先前和现在

先前,我不明白什么叫幸福,却觉得自己幸福满满。

现在,我自以为知道一点什么是幸福了,而幸福却离我越来越远。

 

先前,我不明白解放是什么意思,却成天胡思乱想,要泅过几大洋,跨越几大洲,去解放世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民。

现在,我知道解放是什么意思了,才发现自己还等着别人来解放。

 

先前,我不知道人生一辈子有多长,人死后留在人们心中有多久,于是万岁万岁喊得震天响。

现在,几十年眨眼就过去,头秃皮皱,毫不留情地老去,逝去的亲人在自己心中越来越模糊,才知道,万岁不过是痴人梦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忆·“吃”的故事(五)嗨!那一烟棒

再讲一个关于”吃”的的故事。

还是我们“跑步”跑得发疯的时代,放学后(那时放学早,大多三四点就回到家了),记不得是跟伙伴们游荡“觅食”去了,还是背着背篓上山打兔草,总之,混到天近黑才回家。刚推开房门,从昏暗的屋子中射来父亲愤怒的眼光,然后是低声的怒喝:“关上门,过来!喊你别讲你啷个?起嘴巴到处讲?”我瞪着恐惧的眼光赶紧分辩:“我没有说......”父亲脾气暴躁,没等我说完,又喝道:“你不说哪个会说?外面都闹ang了......”说着就举起手中的那根水烟棒,那根老父手磨汗濡烟熏火燎得油亮光滑的尺来长斑竹头水烟棒,在我头上脆脆的来了一下!我头上立时出来一道半寸来长的伤口,鲜血直往下流。我又痛又怕,“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母亲闻声推门进来,见此情景,一边埋怨父亲:“下手轻点嘛,打坏了他脑壳看你啷个办!”一边从她身上破烂的棉袄中扯下一团乌黑的棉花堵在我伤口上......

究竟为啥挨这一烟棒?且听我一一道来——

那是前一天晚上,睡觉时我肚子还是空空的,只听里面咕咕乱叫。我前面说过,肚子里面没点东西,我睡不着。在床上不知闹腾了多久,终于还是困神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Q头上的癞疮疤

先前读过十来年书的人,大概都认识鲁迅笔下的阿Q先生。阿先生祖上阔过,见识高,而且很能做,本来几乎是一个”完人”了,然而不争气的头上有几处不知起于何时的癞疮疤,这东东很伤阿Q的自尊,故而特别忌讳别人说“癞”,以及一切近于“癞”的音,后来又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一旦有人犯讳,不问有心无心,阿Q便全疤通红的发起怒来,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力气小的他便打。在我们可爱的阿Q先生看来,只要堵住别人吃饭的那个器官,他头上的癞疮疤就不存在了,他就真真正正的成了“完人”一枚。

我们还知道,阿Q先生没有讨上老婆,在赵太爷家打短工舂米的时候,突然动物的本能发了,跪在吴妈面前,涎着脸求道:“我们困觉吧”。结果是觉没睡成,倒被赵太爷驱逐出未庄,连工钱也不敢要了。别说讨老婆,除了揪过一下小尼姑的脸蛋外,连女人的皮都没碰过。善良的人们别以为阿Q先生就会断子绝孙了!看看现在而今眼目下,在那个很了得的地方,阿Q二世,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