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766
  • 开博时间:2018-12-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邻家家事

本老头少小时候家居王家冲,那有一座很大很大的房子,由几个相连贯通的院落组成,旧时(上世纪49年前)是一家钟姓地主的糖坊。1951年,分给了贫苦的农民,住着二十来户人家。

我们住在东院。紧邻我们的中院住着一户陈姓人家,这家的男主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那一场“跑步进入”的伟大晕动中,不争气的“长胖”了,不久就“胖”死了。留下四个儿子。这四个儿子很争气,没有跟着他们老父去,顺顺利利长大了。到我响应伟大邻修的好招回到乡下格命的时候,比我大几岁的老二就到了婚娶的年龄(老大当“军”去了)。

经过专业业余几个说媒人的连番“运作”之后,老二娶回了“娇妻”——一个瘦瘦小小,年只十七的张姓姑娘。听说那张姑娘命也不太好,父母都在那场”跑步“中去了另一个世界,是伯父母把她养大的。虽然瘦小,但十七岁了,该嫁人了,于是就答应了这桩婚事。这张姑娘,不仅个小,也很“本分”(老实)。

娶媳妇了,家里有了第二个女人,新郎高兴,老母高兴,弟兄高兴,连邻居也为他们高兴!

可是,喜庆的日子并不长,大概半年左右,不时就从陈家传出张姑娘撕心裂肺的哭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娃儿书”的故事

在我还幼小的时候,老家白马镇有几个非常“著名”的文化活动场所:电影院,那是最高大上的,有时会有革命的影片在这儿放映,八分或是一毛钱一张票。我们虽然心向往之,却基本不光顾,因为荷包里没钱。还有镇西山顶的文昌宫和河边的白马台,偶尔有当地或外地的川剧班子来演出,那是像我父亲那样的川剧迷的圣地。另外是兴隆街茶馆,那里常有评书艺人讲评书,镇上的业余川剧爱好者敲着川剧锣鼓,演唱(不表演)一些传统剧目——我们当地叫“吼围鼓儿”(也不知道我写对没有)。还有一个小店,卖书,叫“新华书店”,但我基本不去。为啥?你懂的!最后一个,那才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小镇正街唯一“高楼”银行旁边的阶沿上,摆着两个小书摊,出租连环画——我们这些乡下小孩叫它“娃儿书”。旧书,一分钱一本次,新书两分钱一本次。

 

我读了小学一二年级,认识三五百字后,一有机会上街,就会到那儿去赖着。

最先是跟着老爸或老妈去。星期天或假期里,又遇到雨天等不宜干农活,农人们就会上街溜溜,我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如果老妈卖草鞋(老母有编草鞋的手艺)或者是老爸卖三两把藤藤菜一二斤茄子海椒,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家人

我老家村子有两家人,门门相对。原本都信佛,有事没事都在一个庙里烧香。两家相安无事。

忽一天,一家老大忙于春耕,在观世音生日那天没有去上香。他是这样想的:观世音一年要过三回生日,这一次没上香,还有另两次,而春耕不能耽误,误了,家人就可能饿肚子。

另一家在菩萨圣像前摆上供果,点香叩拜,抬头不见A家人,心里老大不痛快。又B家春荒缺粮,A家没像以前那样慷慨相帮,B家更是不满。

此后就口角不断,关系日冷,以至多年不相往来。

近日A家的日子也有点儿艰难,就想我们两家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能再这样冷下去,不然两家日子都不好过。于是就去城里买了一盒糕点,去B家串了一回门,B家也很给面子,热热闹闹招待了一回。

左邻右舍欢呼起来:两家“一家亲了”,一家亲了------从来都“一家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的“肥水疙瘩”

标题中加引号的那个东东,科学名称叫什么,老头我不知道,也懒得向专家请教,我老家都这样叫他,也就这样写出来了。又因为这些年,乡村已是一派苍凉,年轻农民没有了,他们进城成了农民工,自然不知道我说的那东西;那些当年和我一起享受挠痒之福的伙伴们,有的已经去了天堂,有的已经干不动了,干得动的,下地也穿着鞋靴,早跟那“疙瘩”拜拜了,那幸福的滋味早已淡薄。祖先教导我们:“有福同享”,故而今天我就把它写出来,把这福跟大家分享。

 

初夏时节,气温越来越高了。如果先前底肥追肥下得稍足点儿,老天又仁慈,雨水充沛一些,那玉米苗是蹭蹭地往上长,青幽幽的,绿油油的,喜煞了庄稼人。这时,一项艰辛的农活出来了,顺着玉米(我们当地叫‘包谷’)苗行,用大锄挖垒成高高的土埂,一是固苗防倒伏,二是为在埂上栽种红薯。

太阳照呀,玉米苗长呀,超过腰了,漫过头了,满山遍野,翠翠的青纱帐!眼看就端午时节了,农人们出门就盯着那火辣辣的太阳,盼呀盼呀,盼天边云起,盼甘霖突降。雨水降临,玉米才会有好收成,红薯苗才插得下去,那是农人几个月的口粮啦!

终于,天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牛二

在《水浒》中,牛二是个过场性人物,一千余字的描述,一晃就过去了,然却给人深刻的印象。

落魄好汉杨志因花石纲失误丢官,带着银钱进京“打点”,钱用光了,官却没弄回来。于是到街市卖祖传宝刀,牛二出场了:

 

“杨志立未久,只见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去躲。杨志看时,只见都乱窜,口里说道‘快躲了,大虫来也。’杨志道:‘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那得大虫来?’”

几句侧写,牛二之“牛”活现于纸。

“当下立住脚看时,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来。杨志看那人时形貌生得丑陋。但见:

------

原来这人,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

为什么会给读者深刻印象?老百姓怕他,是因为他长期在街上作恶。而犯了罪,“开封府”多牛逼的地方?都治他不了。他当然就比那“府”牛逼了!

 

杨志所卖,祖传宝刀,不到万不得已,哪个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说牛二

在《水浒》中,牛二是个过场性人物,一千余字的描述,一晃就过去了,然却给人深刻的印象。

落魄好汉杨志因花石纲失误丢官,带着银钱进京“打点”,钱用光了,官却没弄回来。于是到街市卖祖传宝刀,牛二出场了:

 

“杨志立未久,只见两边的人都跑入河下巷去躲。杨志看时,只见都乱窜,口里说道‘快躲了,大虫来也。’杨志道:‘好作怪!这等一片锦城池,却那得大虫来?’”

几句侧写,牛二之“牛”活现于纸。

“当下立住脚看时,只见远远地黑凛凛一大汉,吃得半醉,一步一颠撞将来。杨志看那人时形貌生得丑陋。但见:

------

原来这人,是京师有名的破落户泼皮,叫做没毛虫牛二。专在街上撒泼行凶撞闹,连为几头官司,开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满城人见那厮来都躲了。”

为什么会给读者深刻印象?老百姓怕他,是因为他长期在街上作恶。而犯了罪,“开封府”多牛逼的地方?都治他不了。他当然就比那“府”牛逼了!

 

杨志所卖,祖传宝刀,不到万不得已,哪个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堂?地狱?

老头我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场合,多次听到“XX不是天堂”、“XX不是地狱”的议论。我认为这看法很高明,很正能量。我百分百赞成。

以我几十年的生活经历知道,我们说“不是天堂”的那个地方,他们从来没有说自己那儿是天堂,他们反倒是知道自己那儿问题很多,于是绞尽脑汁地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绝不掩盖丑恶,让自己尽量离地狱远一点。

而说“不是地狱”的那个地方,却时不时有天堂的感觉,不是曾有”XXXX是天堂,XXXX是桥梁“的言说吗?不是天上出现过两个太阳,还有什么星星吗?

我赞成,在人间没有那个地方是天堂,也没有那个地方是地狱,只是有的地方离天堂近些,离地狱远点。而有的地方相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动物庄园

在那个动物庄园里,园主养着一群群鸡鸭鹅猪猫狗之类的畜类。园主依据各畜特性,或饲之以草粟,或抛之以骨鲠。众畜在此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过得悠然自得,长得体壮膘肥。园主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嘴里轻轻哼出一声:“这群畜生!”

 

一日,不知从何处轰隆隆开来几辆巨轮大卡,停在园主身旁。从车上跳下几个面目凶残的二脚动物,在园主耳边嘀咕几句。园主面露微笑,得意点头,然后口哨一吹,招呼众畜围拢过来。

你看,翅膀早已退化,只有两脚,支撑着或大或小,胖胖肥肥的身体的禽类,围聚在园主左边;摇着尾巴,四蹄走路,硕壮为猪牛,娇小是猫狗,畜类聚在园主右侧。

园主站在台上,轻轻咳嗽两声,台下畜牲立即抬起头来,痴迷地盯着园主,它们心里明白,园主要开始训话了!

园主清过嗓子,张开巨口,声如洪钟,问道:“园民们,你们在这儿生活得幸福吗?”

下面齐声吼道:“幸福!非常幸福!”

园主又问:“园主我待你们好吗?”

下面又吼开了:“园主待我们仁慈善良,好!”几个积极的,放开喉咙吼得更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的人

有的人向往皇帝,想当皇帝,又怕别人议论皇帝。因为一容别人议,就难免有像《新衣》里面的天真小孩那样的人说他没穿裤子。于是就绞尽脑汁堵别人的口。

可是,不准别人议,光着屁股在外面晃悠,丢尽丑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叹息

昨天写了一篇文章《说说皇帝》,发到天涯博客上没一会儿就不见了。

只留下一声叹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