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岁岁平安

这个特殊的新春佳节,可以不拜访别人,但必须要给老人们拜年的。

 

大年初一,去看婆婆。今年九十岁的婆婆明显的老了。耳朵更背,我们使劲喊话她才能听个大概。以往挺直的腰板驼了,眼神浑浊,步履更加缓慢。象一棵饱经风霜的老树静静地倚在夕阳的余晖中。值得庆幸的是婆婆的头脑还很清晰,她能记起每家的大事,比如哪个孩子还没有出嫁,哪个孩子生意是不是很好,哪个孩子是不是还酒驾。。。

 

婆婆总有操不完的心,我们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婆婆不这么认为,婆婆认为好孩子都是管出来的。她对五六十岁的儿子照管无误。好吧,有妈管是最幸福的事。(小叔子全天候照顾婆婆,婆婆的晚年时幸福的。)

 

大年初二,去看母亲。今年八十七岁的母亲神态看起来变化不大,听力还可以,只是以前轻盈的步态现在变成了小碎步,似乎脚下怕什么东西绊倒。晚饭后,我和哥哥姐姐坐在茶几边陪母亲聊天。话题是让母亲讲讲她小时候有趣的事情。打开了话匣子,母亲的眼神开始明亮起来,讲起姥爷赴刑场,姥姥骑马救姥爷,母亲和她的妹妹年幼无知到处

分类:杂说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机不在手,浑身不自由

下班时巴利亚和韩小妖一个劲催我快点,也不知道她俩急着干啥。

 

在岔路口,她俩朝地铁站走去,我很快坐上了公交车。

 

不自觉在包里摸我的手机,摸遍也没有,心想刚才被那俩家伙催的落单位了。不免些许的失落。

 

旁边的位置不知啥时坐来一位胖乎乎的男人。我缩紧身子往窗边靠了又靠。又不自觉摸摸包里手机。

 

哎,没手机的滋味怎么就这么难受。我的脑袋不知道往哪儿用了。

 

车行了一会儿,胖男人的鼾声响了起来。我怕他脑袋歪到我这边,挺直身板贴着窗户。

 

窗外的花怎么就那么美,我的手机要是在,一定拍个小视频。不觉又想起了我的手机。

 

下车往家走,路过超市,我想买点啥,可是一想手机不在手,如何扫微信。好像我包里的钱不是钱。

 

没几步的路我走得很慢,心想手机不随

分类:杂说 | 评论:6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过心坎儿

     那天下班和科里的一个妹妹同行,出了院门口。本来我俩还是一个方向去坐公交车。妹妹突然转身,要朝相反的方向走。我问为什么呀?她说不想路过那家xxxxx店门口。我继续问为什么呀?她有些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禁不住我的连珠炮追问。她说她经常订这家店的外卖,与老板加了微信。可时间久了,那个和她爸爸年龄相仿的老板居然提出要和女孩发展进一步的关系。这着实把这个从未处过男友的女孩吓坏了。女孩越是回绝,男人越是污言秽语紧逼。女孩吓得删了这个男人的所有信息。可心里的阴影迟迟删不出去。像是吃饭吃出了苍蝇。

 

      听到此,我义愤填膺,甚至怒发冲冠!我拉着妹妹的胳膊,走!就从他家店门前走,看

分类:随笔 | 评论:6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又一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过年的感觉越来越淡。

 

      过年,只想静静地休息几天,不想东走西窜,也不想胡吃海喝。忙一年了,难得几日闲。

 

可是,按照老祖宗的习俗,过年是应该走亲拜友的,好吧,越简单越好。需要打点的年前就基本搞定,毕竟,过年,我需要安静,别人也需要安静。回娘家看母亲那是必须的,庆幸86岁的母亲身板还硬朗。每次回家,母亲都坐在我身边,因为我回去的次数少。人老了,看不见谁想谁。哥哥姐姐妹妹几乎每天都围绕在母亲身边,母亲是幸福的。

 

       昨天去看婆婆,我没想到婆婆看到我有些激动,哭了。像个委屈的小孩。以前的年夜饭都由我来掌勺,没少得到婆婆的表扬。自从小叔子搬进婆婆家,照顾他们的生活。我不再参与年夜饭的制作。因为我不想打击小叔子两口子的自信,另外也让婆婆适应小叔子做饭的

分类:随笔 | 评论:1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我陶醉

等电梯的时候,在楼道里有个身着蓝色户外棉服的小老头对着手机高歌,“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销魂。。。”起初声音有些压着,随着韵律的提升,他忘情地歌唱起来。来来往往的人们没有围观,没有投去异样的目光。仿佛大家都享受在歌曲里,大家谁也不想打扰他歌唱的情绪。

有时在公园里,我们也经常会发现这样的情景,一个轻盈的滑板身影从你身边掠过,定睛细看,那不是顽皮孩子,而是中年女人。悠扬的萨克斯在风中回荡,一位满头银发的长者脚下放个大音箱,正在全身心陶醉在萨克斯演奏中。

全民参与的广场舞,不是舞者,胜似舞者。不管老少,无论男女,无需音乐常识,想舞便会舞出心中的快乐。

这是个释放自我的年代,不要活在别人的眼里,咋开心咋活。不是么?

分类:杂说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我陶醉

等电梯的时候,在楼道里有个身着蓝色户外棉服的小老头对着手机高歌,“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销魂。。。”起初声音有些压着,随着韵律的提升,他忘情地歌唱起来。来来往往的人们没有围观,没有投去异样的目光。仿佛大家都享受在歌曲里,大家谁也不想打扰他歌唱的情绪。

有时在公园里,我们也经常会发现这样的情景,一个轻盈的滑板身影从你身边掠过,定睛细看,那不是顽皮孩子,而是中年女人。悠扬的萨克斯在风中回荡,一位满头银发的长者脚下放个大音箱,正在全身心陶醉在萨克斯演奏中。

全民参与的广场舞,不是舞者,胜似舞者。不管老少,无论男女,无需音乐常识,想舞便会舞出心中的快乐。

这是个释放自我的年代,不要活在别人的眼里,咋开心咋活。不是么?

分类:杂说 | 评论:6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一个男人托人找专家给老婆看病,说老婆整夜整夜睡不着,不知道怎么了。

老婆怎么了,只有老婆知道。他的丈夫在外边养个小三,她一忍再忍。实在忍无可忍去找小三对质。没想到遭到小三一顿揍。这样的窝囊气她要用每个黑夜慢慢吞咽。实在咽不下去,只有失眠。

男人真的不知道老婆失眠的根本原因吗?

装糊涂,都在装糊涂。男人不想抛弃家庭,家里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们都已经工作,儿子上小学。男人对家庭很负责人,挣来的钱如数交给老婆。可他常年在外面奔波,那个事业的助理(小三),他灵魂上离不开,肉体也身不由己。

显然男人不想抛弃家庭,可是老婆就这样默默忍受着。

药,能医治疾病,医治不了心情。

解铃还须系铃人

 

分类:杂说 | 评论:6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更新观念

在这个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我的思维真的是跟不上节奏了。上周参加的婚礼,是我参加的无论城市和乡村最简单的婚礼,别说繁文缛节啦,连最基本的套路都没有。两个人穿着平时洗来洗去的衣服,走来走去的鞋子。最外层套上了网购来的大红中式礼服(据说两个人的衣服加一起400多元,史上最便宜的婚礼服吧)。本来应该是音乐响起,新郎新娘互挽着缓步走来。可是这两个孩子像竞走一样大步流星从后台走到前台,主持人的台词只好加速。主持人自称是当地电台的主持人,声音确实不错,也没有过多的煽情,婚礼主持的套话。仪式不到20分钟结束。我丝毫没有感觉到婚礼的气氛。

弱弱地夸那个气质不凡的婆婆,婚礼真是简洁明快。不想婆婆说,孩子们不让大操大办,不让主持人拿他们当猴耍,越简单越好。婆婆一脸的笑,好像是说正好——省心。

娘家是远道而来,不熟悉当地的风俗。看来都是老实人,也没有什么不快。

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婚礼究竟怎么办才合理?也许我的观念太老旧了,可是我一时半会儿还是更新不了。

PS:女孩读大学期间,网购认识了店主,两个人就是这么天南地北隔空相遇啦。网络已经把

分类:杂说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期盼

这个博客太安静,

确实有点不适应。

写了几个幼稚字,

左观右看没风景。

一个友人都不见,

想必你们路上行。

分类:杂说 | 评论:5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彩继续

精彩继续

这盆杜鹃养几年我忘了,这是在最美的时候留下的芳华。自从认识了养花大师(每天中午和我走步的姐姐),在她的指点和支持下,我的花又更新了很多品种,比如龙吐珠,蓝雪,龙船花,金鱼吊兰,口红吊兰等。隆冬时节,满室春色,我的小花尽展娇颜回报我对它们的呵护。

网易博客今天起正式关闭,这里虽然冷清,但是好在能打几个字,发个图片,博客最原始的功能都在,这我基本满意了。

网络是不是也和我的花一样,萌芽成长旺盛凋谢,但是还能再生,这是最主要的。

愿我们在这片净土再培植出枝繁叶茂的大花园。

分类:杂说 | 评论:4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