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清朝

这是boatzhou的小船,没有大海也一样游弋。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45238
  • 开博时间:2004-01-09
  • 博客排名:第3513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为潇哥诗集写的评论:《生命中丰富的幸福色彩:李潇诗

  【潇哥诗集《幸福如尘》终于出版。一年前,他让我写个评论,后来居然说用它做序言。而且他真的这么做了。让我愧不敢当。但想想,这是我的兄长,为他挥舞彩旗,也是做小弟该做的义务。贴下此文,为潇哥高兴,为我们存在于记忆中的白鲸高兴,祝福。遥祝潇哥一家在上海大海中安谧宁静。】
  
  
  
   生命中丰富的幸福色彩:李潇诗歌中的寻找、相遇与回归
  
  
   写诗对一个人究竟意味着什么呢,而写二十年的诗歌,对一个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当李潇在网络空间那边说,二十年过去了——我在想,他一定在若有所思,甚至有些怅然若失。
  
   一
   许多年前,我就读过李潇如下的诗歌:
  
   穿过季节的门廊
   我在无人问津最初的渡口
   翘企一段有始无终的故事
   因为没有适合雾中行驶的手势
   白发的艄公难以渡我过河
  
   风向与躯干一起转身下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宝在橘子洲头口占

  
   四月二日在橘子洲头走了很久,小宝忽然要求我把他说的话记下来,并让我“把它们写在书上”
  
  
   我要当乌龟
   慢慢地爬
   在地上
   觉得很舒服
   我要吃西瓜
   我还要吃草
   我要喝水
   我要休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读诗记(四):《当你老了》

  
  
   买书-读诗记(四):《当你老了》
  
   前不久看到有人再次翻译了叶芝的《当你老了》,并且口气大得吓人。心里不知觉得该讪笑还是悲哀。有袁可嘉先生的译本在,所有对叶芝这首诗的重译,不是显得可笑,就是显得不自量力。但是,没有办法、命中注定的是,一个好的译本——尤其那个好到了完美的译本——总是会产生更多糟糕的译本。因为它翻译得好了,以至于没有人能抵制试图比它翻译得更好的诱惑。反过来,这些译本的不断失败,不断地证明着那个好译本的完美。这就是那个完美译本存在的意义,也是那些糟糕译本存在的意义。
   袁可嘉的《当你老了》使得叶芝以汉语说话,仿佛它就是一首用汉语本身完成的作品。当然,你可以驳斥说,那是袁可嘉的汉语。但是,在看所有其他汉译文本的时候,你会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正是因为叶芝在用袁可嘉的译本在说话,在写作,所以其他所有的译本都不自觉地试图用译者自己的汉语进行写作。这可能暴露了翻译诗歌的本质:一首诗歌是否翻译得好,最终的标准在于译文语言本身,而与原文本身的关系很小。如果它与原文有关系的话,唯一的关系就在于它是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沙行(二) 之shao山行

  
   长沙行(二)之shao山行
  
   应该是4月1号早上吧——这么快,都过去整整一个月了——一大早一大帮人就等车。我搂着儿子坐在一个窗子边,玻璃碎了,用不知什么透明的东西糊着。我没有在意,但旁边的大姐们叫了起来。大家下了车,等换一辆车来。等了四十多分钟,车子还是没有来。他们商量,妥协,终于把我们拉到一个科技馆门口,把送孩子们的车换给我们。
   终于车子开动,预计八点出发,已经九点过了。一车子人的压抑,在车子驶进高速公路时得到了释放。儿子也兴奋起来,好奇地看着窗外的牌子。导游说,一个小时就差不多到了。但是,时间似乎还是很漫长。导游有一折没一折地介绍着shao山的地理位置,注意事项,我们行程被缩短后的安排。
   突然,车子驶进一条干净的车道,瞬间,大家全都笑了起来。导游也跟着笑着说:对了,大家看到的M家饭店,就是我们shao山的特色。确实,从进入shao山地界,自始至终伴随着我们眼帘的,一定有M家,M家。其实,这还只是镇子中心。我们要去的是滴shui洞。小时候我们伙伴就描述过,M住席在滴shui洞里指挥的故事。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辛苦的五一节

  
  
  
  
   好辛苦的五一节。
   从早上七点不到起床,到现在。今天一天没有出门。
   改了八篇学生论文。一篇没交,一篇前几天就改了的。这一届学生,是我最放心,上课上得最快乐的一届。可能也会是最后一届了。不是说后面的学生不好,是后面的学生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无论年龄还是心理还是人生经验还是对世界的判断还是性格差异上,我估计,只会越来越远,越来越远了。他们期待的东西会越来越和我不同。
   我不时拿08级的学生和后面的学生做比较。当初上08级时,某个点上,笑声还在耳畔,而后来的学生,越来越不在那个点上笑了。而且越来越沉闷。
   这可能,就是我在变老的证据吧。怪不得他们。所谓老,就是另一代人和你之间的隔膜。
   谢谢08级,选择我做毕业论文指导的是最多的一次,好像是16个。以前的学生都不敢选我。04级,第一年,有三个。05级,只有一个,06级好像四个,07级,大概也是这个数。只有04级,我们那个教研室,一个优秀都没给。后面连续三级,每一级我指导的都有优秀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唐兴玲遗作:《我如此贪恋人世的甜》

  
  唐兴玲遗作 (转自其生前博客)
  
  (黏贴完,发现她博客声明拒绝转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41a3a50101071h.html
  拒绝转载的心情我完全理解也认同。作为一个未曾谋面的诗人,她应该会原谅我这一次例外的行为)
  
  我如此贪恋人世的甜 (2012-02-23 18:30)
  
  
  我如此贪恋人世的甜
  
  
  
  当一个又一个死亡或者即将死亡的消息传来,
  
  这个春天更冷了。估计这细雨还得下好几天。
  
  还说什么人生何去何从,还寻找什么爱的真相。
  
  我握过的某双手,今夜会成为骨灰,
  
  它最后在灼热中,成为我无法认识的样子。
  
  它肯定流不出眼泪吧。兰花还要一个月才开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青春吹动你的长发

  
   让青春吹动你的长发
  
   时间应该在1991年夏天1992年夏天之间。在韩文中学,一所建在小镇、和山坡之间的学校,它掩映在这个村庄与那个村庄中间。我从11岁到15岁,除了短暂的半年,我就在那里生长,像贫瘠土地上不知道什么叫贫瘠的小草野花一样,快乐地生长。
   我们中间流行看武侠小说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它们流转得很快,从一个人手里到另一个人手里,许多小说从来都没看完过。一直到现在,它们仍以碎片的形式停留在我的记忆里。为了解开渴念,我甚至动手开始写武侠小说给自己看,想象那些刀剑下倒下去的场景。如果到此为止,我也许和我那些上课都痴迷于看武侠小说的下场没有任何异样,早早地消失在生活的漩涡中。
   人生中肯定发生过许多细微的事,正是那些隐蔽的细微,一点一滴地塑造着我们,改变着我们。哪怕它们早已从我们的记忆里彻底地被抹掉,像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但是那个上午,我却突然从武侠小说里面看到了爱情。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理解爱情,我最早理解的爱情也是在武侠小说里,在冰川天女传,我读的第一本武侠小说,那时我应该是小学四年级。但是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什么写博客呢

  
  
  
   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问,你的博客怎么了,换地方了吗。
   我没什么可说的,但也没想到他原来一直在看我的博客。学生们问过同样的问题,他们在看我的博客。我倒不是怕熟人看我的博客,其实,就是谁看我的博客和不看我的博客有什么关系呢。难道写东西出来不是为了让别人看的吗?但有些东西看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民国时期的名刊《文饭小品》来自于更早以前的一对父子,他们编还是写了本《文饭》,别人问什么意思,儿子说,这事儿,我和我爸爸知道就行了。
   是的,有些事情,除了作者,谁都不可能知道什么意思。这就是写作的妙处。说了,又谁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而什么又都说了。它只期待那极少数的,甚至是唯一的读者。甚至,那唯一的读者是谁,在哪里,作者自己心里虽然有所盼望,但他并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也许就在此刻,也许尚在千载以还。——那也算相遇么。
   世上的事其实都很好玩,痛苦也是一种很好玩的东西,但是无聊就可怕了。我偶尔发现,晚上十点多十一点多发博客,是点击量很多的时候——太意外了。更意外的是,凌晨五六点,瞬间点击量比晚上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死了录(十八)

  
  
   如果我有个女儿,我会用尽所有的心思去宠她,爱她,让她受不了任何一点点委屈,像故事中的豌豆公主。但是她同时在这个过程里懂得,这个爱不是凭空得来的,是因为我爱她,是因为她自己值得爱。只有这样,我的女儿长大后,才不会被一点点的爱打动。她一定一定要遇到完美的爱情才会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去的路。那不一定是惊天动地的爱情,但却一定是让她的心从不会觉得孤独和空洞的爱情,是温暖的爱情,是满满的爱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糟糕的一堂课

  
   我从没想到一堂糟糕的课会是这个样子。
   上个星期一——马上七天过去了,明天又要上他们的课,我必须写出来,否则它会消散。这不存在是否通过这次写作反省,而是为了怕它被忘记。因为我相信明天上完课之后,我会原谅一切。
   开始讲文学文本的文化类型。这是我使用的教材的一个创新。即,通过语言论为中心建构起文本这个概念之后,重新从它出发,再次在文化这个领域里去搭建文学与社会生活的关系。为此,文化这个概念被引入。教材使用的是卡西尔的定义:文化是表达“意义”的符号领域,人是符号化的动物。
   每一年我都是这么教的。这一次不例外,我提到“意义”,活着必须考虑意义,无论个人,还是国家,还是人这个类,都必须建构意义。不考虑意义人还是人么?但我们恰好处在一个很特殊的历史时代,意义被国家控制,道德被国家解释,普通的美德被忽视;通过一种DANG化的做法,美德成为一部分人的优点的证明,而道德,应该是被共享的。尤其是,能够称为美德的东西都是而且必须是在普通人中广泛地存在。我举到收三毛钱的老太太、一块钱修皮带的师傅、为我孩子留起飞机票广告的邻居老太太,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陆佳的第二封信

  
  
   给陆佳的第二封信
  
   我并没有想过再写一封信给你,陆佳。只是天色尚早,而我渐渐醒来。我还可以翻身,轻轻睡去。我如此之困,会像一个孤独的孩子沿着滑梯,滑到大地的怀抱里。
   但我忽然舍不得,舍不得从我脸庞一直延伸到世界尽头的夜色。舍不得,一首可能关于你的诗。它就在我心里沉睡,沉睡,等我醒来捕捉。
   我觉得多么宁静。我在想,也许,有你的时候,你离我很远。没有你的时候,你却离我很近。
   很可能,我唯一能找到你的方式,就是永远没有你。
   我在犹豫,要不要写这封信。不是所有的话,都要说出。不是所有的回忆,都值得回忆。不是所有的思念,都应当成为思念。不是所有的纯粹和执着,都应当得到嘉许。
   但我仍然会鼓起勇气,迎向那些带疼的美好。即使我已不再是17岁,即使,我永远没有能够从23岁突然的风暴中走出迷失的方向。
  
   1
  
   在杨公桥下,旧书店老板喝了点酒。他看到我来了,说我的学生说起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沙行(上):旧友新知

   长沙行(上):旧友新知
  
   “朱朱,吃早饭。”电话的那头,是老方在另一个房间传来的声音。
   这是3月30早上,在湖大岳麓山下的一间旅店。儿子和我已起床。儿子昨天下午就已见到了方伯伯和涵叔叔。他迅速和方伯伯混起,对他已经很熟悉。
   多久没人喊我朱朱了?
   读大学时班上有三个姓朱的。一个个子小,叫小朱,一个个子大,叫大朱。剩下中间的这个我,只好直呼其名了。读研时我是宿舍最小的,终于成了小朱,隔壁和我差不多的小点的都跟着乱喊小朱,小朱。
   只有她怯生生地偶尔喊我几声朱朱,但也喊得不多。
   直到去了北京,不知怎么,我成了朱朱。朱朱,朱朱。老方这么喊,涵这么喊,二哥这么喊,老郭小彭彭彭他们也跟着一起喊。
   这是最甜蜜的称呼。那栋宿舍楼,空空荡荡,整个第九层,第一年,曾经只住过我们四五个宿舍十多个人。那是最奢华的日子。连新疆西藏支边回来进修的老师也跟着喊朱朱。那是最亲密的称呼。我躲在这个称呼背后,享受着这一生中被延后的青春时期无忧无虑的时光。
   多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死了录(十七)

  
  
   上帝在考虑写人这个剧本的时候,一定在草稿上写过这一条公式:爱不能换来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长沙

  五分钟后去长沙。
  带上宝。
  去见han之。还有宝的方伯伯。
  
  《赠卫八处士》
  
  作者:杜甫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乃未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鱼养鼠养猫养狗养鸟养植物记

  
   养鱼养鼠养猫养狗养鸟养植物记
  
   儿子的小鱼终于要死了。
   我们用手指弹小玻璃瓶,它勉强动了一下。也许,这就叫挣扎。当水变得平静,它静静地躺着。它小小的肚皮泛着病态的白,像有了溃疡。
   无疑,它正在接近它的终点。
   实际上,它能养到现在,纯属意外。去年冬天的一天,儿子和妈妈去逛公园,带了两条小金鱼回来。以前也带过一回,但没养到十天,它们就死了。这种小金鱼是市面上最便宜的金鱼。放在一个池子里,在公园,在江边,在任何游乐场的旁边,你都能看到它们。养鱼人把它们放在池子里,孩子们去钓,或者舀。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图个高兴。为了增加利润,老板在最后会送你两条小金鱼,配个小玻璃瓶。如果你再多给几块钱,就是送四条,一个稍大的玻璃瓶。
   儿子每次到瓷器口去,都会很高兴。我开始以为他中了我的圈套,喜欢上了民国味道的街道。去了几次,我才发现,他爱的不是街道,他爱的是去钓鱼,舀鱼。他是个不思进取的孩子,钓鱼不成,便通过舀鱼来获得成就感。
   我不喜欢他养鱼,所以会和他谈条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