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清朝

这是boatzhou的小船,没有大海也一样游弋。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5233
  • 开博时间:2004-01-09
  • 博客排名:第3514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发诗一首,纪念先曾祖诞辰142周年

 

 

 

小童话(一百三十一)

(冬月三十,雨,晨起想念曾祖)

 

(先曾祖生于同治十二年即公元1873年腊月初四日,疑卒于公元1919年,享年未满五十。我出生的老屋前面,我爹年轻时据村里老人告知,是我曾祖当年的一小块田地,据说在他晚年他常常坐在那里看守他的田地。我小时候那里是一个院墙,后被毁,今年我爹要求我出资,他请人,并自己动手,在此重新围了一堵院墙,等我回去。)

 

我置身于前朝一个农民的庭院中

他在种树,插田,割谷割麦

他没有功夫回头

看我一眼

 

他也有空闲的时候

坐在他的田头

看鸡,看猪

不让它们碰他的庄稼一口

 

这个僻壤山村的农民

恰好没有见到太平天国的刀枪剑影 

但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旧文算为柴静辩护:当了父母就和世界的关系就变化了

  

《偎依集·自序》

 

  

         从2006年工作之后,我就更少地以任何形式发表自己的任何诗歌作品了,甚至在我们的“不解论坛”里也是一两年才集中贴一次作品。我越来越随意地对待它们,直到我意识到它们中的许多已经从那些凌乱的纸片和电子文档里消失不见了。

        被保存在这本书里的诗歌,主要是我从2006年工作之后,到2009年的部分诗歌。只有最后两首是例外,其中最后一首严格地说还算不上是我独立的作品。它主要是我的孩子在学习说话过程中的产物,我做的工作是用“诗”的形式把它们变成了文字,有时候是照搬,有时候稍微有一点点的加工。

        在所有这些诗歌中,我仿佛还能够辨认出安家立业的缓慢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久没来,贴新书《比较诗学视野下的萧纲研究》后记

 

 

 

后    记

 

校完《比较诗学视野下的萧纲研究》一书,读到年谱简表“萧纲被杀”句,心里忽然毫无征兆地涌起一阵难过。

关于萧纲的研究,对我来说,已经过去整整十一年了。作为一篇近十万字的硕士论文,按一般研究思路,当年我完全可以直接继续沿着这一题目延伸下去。但是,我觉得年轻时应该多走几个地方,于是,带着更多梦想与自我期许,我告别了川大,告别了王晓路先生,来到北师大,来到王一川先生门下。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从此与萧纲一别就是十一年;如果不是自我的激励,也许今生和他再也无缘——其实那也正常不过。

过去十多年里,虽然萧纲也不时萦绕心头,多次想要重新进入研究,但总是拿起又放下。感谢生活,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解——一封来自要毕业的学生7600字的邮件和我近6000

   和解——一封来自要毕业的学生7600字的邮件和我近6000字的回复
  
   这是一个重发的帖子。不知为什么被删过一次。我自己已经从个人角度修订过一次。
   主题如题。
   祝他们一路顺风。
  
  
   上篇:让我们和解吧——一封7600字的邮件
  
  ZH老师:
   曾经想过无数种与你和解的方式。仅仅是在一两个月前,甚至此刻,我的毕业愿望之一,还是邀请你到lieshimu的一家小饭馆。一家逼仄的拥挤的小饭馆。瓷砖上蟠满了油迹,白漆木桌上张贴着顽固的广告贴纸。你坐在我的对过,是我点的菜。你会在一边说:你还是学生,不要找贵的点。也如你所说,我只点了几道简单的菜食。你就坐在我的对过,脸上还是两片骄傲可爱的“高原红”,永远是腻着油光,像日光曝晒的皮肤裹上了一层鲜亮的酥油。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用筷子,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用法,手指张开一个八字撇开,放肆,粗俗而又爽朗。你对我说:现在的油都不要钱,菜里的油光能当镜子用。你还说:你就要工作了,可以喝点酒了。白的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期所购旧书目录

  
   近期所购旧书目录
  
   这几个月终于又重新开始买书了。旧书买得不少。以下是目录。在翻这些书做目录时,很多时候都被强烈的霉味儿吓得心惊胆战。呵呵。有些书后面稍微写了一两句笔记性的话。
  
  
  爱弥尔,商务86版,扉页里有赠言。那个时代的友谊啊,是一本爱弥尔……
  戈er ba qiao夫言论选集,人民出版社,1987年,仅限国内发行。
  十八世纪末法国资产阶级革命,吴绪等选,三联1957年初版,书虽然不过150页,却包含了许多大革命时期的法令。
  西方学者眼中的西方现代美学,北大87版,主要是编者:王鲁湘。不解释。
  薛暮桥:中国社hui zhu义经济问题研究,人民出版社1980年二次印刷。这就是和涵家抢的那本哈哈。
  以上湖南所买。
  
  
  梁恒:文ge之子,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6
  苍凉的回眸——MAO时代风云人物的历史结局,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93;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毕业

  
  
   我们这一个分支的52个,08级学生昨天下午答辩完了。我指导了他们中的10个半的论文。整个五月,几乎完全把心思放在了这个上面。以前没有意识到,这次才意识到,原来每年学生论文会花去自己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确实惊悚。
   我们那一组17个,2个暂时没有通过。那个工作很好的女生说不服气。我一页页翻她的论文。每一页,我都可以随意指出那些不可能是她说的话。我说,是在保护你。
   确实,你过得不好,没人在意你是否诚实。当你过得很好,道德足以找到一切微小的证据杀你。
   这一级的学生是我第一届全部从一年级上的学生。我06年来这个学校,第一次教一个班的一年级,其他的都是从三年级上起。只有今年这一届,和他们的下一届,这两届,才全部从一年级上过一次。以后的再也不会了。学生越来越多,我也不想再上那么多课了。精力也不允许了。看自己的日记,才发现,曾经一个学期有一天上八节课。还记得有一个学期,晚上十点到家,然后第二天早上六点多起床去赶八点的课。重复三天。
   现在肯定没这个精力了。
   也觉得没有意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里尔克诗一首。他确实写出了这个世上可能存在的最

  昨天下午到晚上,读了一个小时宋词,三个小时里尔克。
  里尔克确实写出了这个世上可能存在的最好的诗歌。可能存在的意思是指已经存在和将要存在的意思。
  在他的诗歌中,存在本身不时闪耀着它纯粹的面孔。
  可惜,我似乎永远无法去把握,为什么他的德语诗和法语诗之间的那种差异?
  不明白海德格尔为什么那样地去称赞荷尔德林。也许,他应该那样去谈论里尔克。
  
  
  
  果园 31
  (何家炜译)
  
  室内肖像
  
  并不是那些记忆
  在我心里维系着你;
  你也并不因一种美好愿望
  的力量而属于我。
  
  使你显现的,
  是那热烈的迂回
  被一种绵长的柔情
  描画在我自身的血液里。
  
  我并不需要
  看见你出现;
  来到世间就足以让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久没写诗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会不会写了

  
  
   好久没写诗了,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还会不会写了
  
  
  我从前好像一直不懂得
  不是所有的雨
  都会在所有人的眼睛里有它的缓慢
  与轻盈
  不是所有的人
  都会在意吹过那偶然
  吹过我们的脸的风
  
  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懂得
  那些被我们留在心上的寒冷
  原来也是一种温暖
  
  但我要一直走很久才会明白
  不是所有的美好
  都会在最后保持它最初的样子
  我和别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许在醒来的时刻
  我多盼望山峦不会起伏
  鹅卵石不会有光芒
  流水不会有声音
  
  我多盼望
  当秋天在五月重新来临
  那些在心中完整的银子
  不会被时间击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江楼背后的锅盔

  
  
   说到锅盔,没有比chuan大那个老太太家锅盔更好吃的了。
   我们家乡没有锅盔,我是到了四川才知道锅盔。应该北方也没有锅盔。北边的早上不是吃面,就是包子,再不就是那些奇怪的饼啊什么的。
   我第一次吃到锅盔,就是在望江楼背后,我们学校主校门边。图书馆后面,是一条安静的小路。有几座没有拆掉的老房子。旁边,介于图书馆之间,是一个可以休息的亭子还是空地,忘了。不知谁,带我去那里吃锅盔。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就像我一下子就爱上烧白一样。我大学时瘦瘦的。到了四川不到一年就变胖了。
   很多个早饭,我都是从宿舍走十来分钟的路,去老太太那里等锅盔吃。
   老太太的锅盔分成猪肉馅的和牛肉馅的两种,没有更多的了。有时候这个卖完了,你愿意等,你就等。更多的时候,换另一种就行。但人总有偏执的时候,有时候非想吃牛肉或者猪肉,就等着那还没烤好的。不过记忆中是等的时候少,老太太忙乎着,另一个人搭着下手。烤一个锅盔的时间并不要太长,老太太在不停地做。锅盔不停地好。但似乎也有等的时候,写到这里,眼前出现一排长长的队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菲姐

  
   菲姐
  
   早上,坐车去陈家湾。兼课以来,好几个早上都是在那里下车,然后在重师门口买个锅盔。这已经开始形成了一个习惯。这两年来,我很少在早上坐公交车,尤其一个人。虽然这段路不长,但心却在早晨的空气里变得安静。这个早上,我一样地默默坐着,忽然想到,重师是菲姐的母校。无数次经过重师的我却几乎没想起过这一点。而我写了几十万字的博客,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要写她。但是,想一想,我没有想到写她,实在是最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她在这里读书的时候应该不过是十六七岁吧,我认识她的时候已是二十二三岁,而她不过比我大一两岁,但我的延迟着的稚气却加倍地衬托出了她的稳重。虽然菲姐是个稳重的人,但在课堂上却总是咄咄逼人的那一个。我们的课程设置很好,有的课是两级十几个人一起上。她们二年级,我们一年级,打成一片。我不知道我是否在课堂是咄咄逼人中的一个,但我想,我至少不是沉默或随口乱说的一个。也许正是因为这,只比我大两岁的菲姐毫无戒备地把我当成一个也许是可以接受的小孩,而我,觉得她比我大很多,很多。
   我对于菲姐最明确的记忆是200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死了录(二十一)

  
  
   闲死了录(二十一)
  
   我基本上可能是最后一条“闲死了录”决定冒险,谈论会招致至少百分之五十的同龄人不以为然或反对的观点。我思索再三,因为我害怕是站在属于我自己非常个人化的立场上思考和说话。但当我读到洛克在《政府论》中关于父权的部分的时候,我确信,我的观点确实具有普遍的意义。
   每个人的一生当然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特殊时刻,在那些隐蔽或明显的特殊时刻,一个将此前的自己同此后的自己区别开来;那些特殊的时刻是如此之多,我们永远无法也不应当去猜测和探究。但是,作为人类的一个共同处境就是如何理解我们自己、我们所生存的世界以及我们在世界和历史中的位置问题。这些问题对每一个人都是真实有效的,哪怕你认为是尘埃,而历史就是由不自觉的尘埃构成的,并且这些不自觉的尘埃会推动着历史的形态。
   我想说的无非是,一个从来没有养育过属于自己孩子的人,谈不上是真正的成人(这不等于说,养育了孩子的成人就已经完全成熟和完成了他自己)。我的意思不仅仅是生孩子这样的自然事件本身,我想,那些有了孩子然后把TA交给保姆、自己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死了录(二十)

  
  
   闲死了录(二十)
  
   “穷养”一个儿子,意味着让他能坦然领受生活突然加之于他身上的不遂心、不顺意,甚至不公正。在一种有时候可能是极端的委屈中,让他逐渐学会明白,世界永远不是以他、以某一个人而为中心。
   在偶尔、不时甚至是常常遭遇不公正的时候,一个男孩子必须由此学会,什么是公正,由此他将领悟责任、领悟苦难与光明之间的尖锐冲突,他必须通过对委屈感的自我体验意识到,一个男孩子永远要为承担和消除这实际上可能永远存在的不公正而去做不懈的努力,最低限度,他将清楚地知道,那种委屈感不应由他去加之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其他人。
   这种表述的困境在于:如何让一个受委屈的人,不自卑或不产生一种报复的性格呢?“穷养”的界限在哪里呢?参看闲死了录(十九》也许可以抵制这种危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死了录(十九)

  
   闲死了录(十九)
  
   什么叫“富养”女儿呢?毫无阻碍地满足她的每一个愿望?让她在每个梦醒的一瞬间都能得到她想要的任何东西?让她每天乐呵呵地,不知道什么叫忧愁?把她富养到这个程度:一切事情她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不委屈。不委屈,才是“富”的内涵。不委屈不意味着永远赞美,不意味着永远迁就,不意味着永远把她呵在手心。你唯一要做到的,就是让她不在委屈中成长。不在任何其他人面前批评她,哪怕关起门来让她像一个男孩那样被猛烈地批评——尽管如此,你必须做到,在这个过程消失之后,她仍然不会产生任何一丁点的委屈感。
   就这样,她终会懂得,什么样的爱,才是配得上陪伴她终生的。
   需要特别补充的是,不委屈,懂得什么是爱,和自爱,是互为正反的两面。一个懂得什么是爱的女孩子,也将懂得,爱自己最好的方式是,自己能够完整地爱自己。为此,如果我有一个女儿,我要让她爱劳动,就像爱美一样地爱劳动。因为只有这样,这个世界上哪怕只有她一个人,她仍然不会产生任何一丁点的委屈感。
   写到这里,我觉得特别沮丧。因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紧张,或就要破茧而出了

  
   紧张,或就要破茧而出了
  
   昨天下课,遇到一个学生,问你的论文怎样了。她一脸惶恐,我昨晚一点发给您了。回来一看,果然。还有一个两点发给我的,大概觉得不妥,三点又再发了一次。还有一个是早上发来的,说在深圳,很累,顺便问了下人生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不知是真的疑惑,还是别的。
   我得向他们解释,但他们说,选您,就是做好这个准备了。看一个的博客,说同学还惊讶或笑话他怎么还在改论文。看来,连最有耐心的学生也中着急了,也累了。
   我也挺累的。从五月一号开始,生活和工作的重心就是改论文。不知不觉,都十五号了。一直在紧张中,都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去的。
   怕他们着急,为了给他们哪怕多半天的修改时间,或者,多半天的安慰时间,我马不停蹄,按照他们论文的欠缺程度,按照他们状态的紧张程度,大概分了个轻重缓急的次序,从昨夜改到中午一点半。早饭等做清洁时看了五十分钟电视外,一直在电脑前,没时间做午饭,哪怕是热碗菜的时间都没有。甚至,连昨天下午就转在念头里的博客也抽不出一丁点儿时间来写它。直到下午一点四十五才关电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贴:我在重庆经历的5*12——纪念地震四周年

  
  时间好快,竟然五一二都过去了四年。
  有些事情好像被忘记了,
  但它所留下的东西从未过去。
  重贴那几天的日记。纪念一切死者,祝福一切生者——我们都不过是幸存者而已。
  
  
  
  
  (我在重庆) 我的2008年5月12日
  作者:好象很傻 2008-05-14 18:31 星期三 晴
  我的2008年5月12日(上)
  
  写下5月12日这个日期的此时,我都不敢确信那天是不是5月12日,我也不知道今天到底是不是5月14日。对,有点儿像做梦。用这种语言来开头,只能说明一点:我很矫情。没办法,再次被叙述的东西,注定了是矫情的东西。
  那天吃完午饭,我嚷着要去菜市场买菜。因为我第二天有八节课,肯定没时间做菜。小新总是在周一晚上做点排骨,第二天我们都上满天班回来就有菜吃。我想学习学习她。没想到她反对,说外面太阳那么大,我下午下完班再买。我怕她太累,让她坐同事的车回来。她说,小刘小冯(她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