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孔夫

市井草民,辛酸悲苦不自知。本文字均为作者原创,转载、刊登或收藏,需注明出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4
  • 开博时间:2018-07-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老朱的刑侦档案(三.魏兵)

三.魏兵

 

挨打是预料中的事。魏兵以前打过别人也被别人打过,这叫礼尚往来,本来也不算个事,然而这次与以往不同,前脚才把东西送出去,后脚人家就找上门来了。

 

起因是这天下午的体育课。魏兵和同学打篮球正起劲,一个球滚过来,他看也没看,一脚踢回去。“啪!”正好打在过来捡球的同学脸上。他自觉理亏,急忙道歉。对方却仗着高年级、个子高、地位高的身份,不依不饶,推搡着逼过来,似要吃人的样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朱的刑侦档案(二.刀勇)

 

 

二.刀勇

 

       这是1988年的冬天,小寒刚去大寒未至,一场廿年不遇的大雪漫天席卷而来。可怜了这些未见过世面的生物,纷纷告饶折腰龟守避寒。

 

      住在四合院平房里的刀勇一家,每晚听着瓦顶上的积雪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入睡而不敢合眼,生怕这耄耋老屋也有撑不下去的时候。

  

      老屋还算争气,咯吱了三天好歹挺了过来,一家人也得以合眼睡上安稳觉了。然而灾难往往让人猝不及防。1月18日凌晨4点,整个矿山除了24小时运转的机器及其值守机器的工人外,一切生物活动似乎都在梦里静止了。

  

       咣!一声巨响,在刀勇家屋顶响彻。紧接着,瓦片、椽条、檩木稀里哗啦落下来,整个屋顶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朱的刑侦档案(一.主人翁)

一.主人翁

照片中的高凡,盘子脸,颧骨稍显突出,齐肩黑发,单眼皮,眼眉轻轻上挑,眼睛外凸、稍稍斜视,像与人有无尽的怨仇。

 

这是一张泛黄了的她高中时代的一寸黑白照片——青葱少女,青涩而单纯,透着一股那个时代特有的气息。廿年后的她呢?G市新闻周刊网页版,在2008年第32期封面,她端坐在黑色大班皮椅上,面带微笑,矜持而端庄;身着烟灰色西装、粉领点缀,干净历练,一副成熟职业女性的装束;齐脖短发,两鬓延伸到下巴,勾勒出一张俏丽的鹅蛋型脸,也遮住了额骨稍显突出的瑕疵。不仔细看的话,恍然就是香港女明星周海媚。人物一侧,黑体一号字赫然醒目:金融风暴下异军突起的帆舟——访舟凡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高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哥及其狗友(老朱)

3.老朱

上次在老九家见到老朱是3年前的事了,今年火把节去三哥家又见到他。

 

推门进去的时候,俩人黑白曲正酣,我叫一声朱哥,急忙坐到一旁观战。三哥工作忙,难得有闲情的时间,加上身边识趣者寥寥,更没有经纬论道的机会了。我与三哥摆过两盘,他的棋力大不如以前,都输了,让我这个他的关门弟子,颇觉真传在手,有“欲来小邑试牛刀”的冲动。

 

老朱体态壮硕,坐在小板凳上,竟有些滑稽;虽然头发已花白,但面堂红润,笑眯眯的样子,很有鹤发童颜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哥及其狗友(老九)

2.老九

铜矿民风彪悍,素有“矿匪”狎称,外地人鲜有问道。然而铜矿建矿伊始,聚集了九州各地的建设者,故虽处艽野之地,不乏侠肝义胆之士、吹箫屠狗之徒,颇有魏晋之风骨。

老九黑而精瘦,不相识的人,看装扮只道是乡村农夫,再看鼻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哥及其狗友(三哥)

1.三哥 

端午节又来到三哥家。母亲跟着三哥过,每逢节假日,我就会带着女儿去看母亲。我们家四兄弟,我排行老四,三哥长我六岁,老大大我16岁。年龄差距如此大,见证了父亲当年颠沛流离的动荡经历。

 

母亲80岁了,身体还过得去。侄女10岁,小我女儿一岁,三哥40结婚、40得女,他荒嬉的前半生可见一斑。侄女躲在屋内不肯出来,三哥在做饭,我给他点了一支烟送到嘴里,他说,小家伙听说你们要来,早就激动得不行了,过一分钟问一次,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我笑,侧耳听,两姐妹早打闹在一起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护工老凡

老凡是一名护工,他负责照顾临床一位老者。老者能吃能喝能睡,除了神志不清胡言乱语外,在我看来,一切都不像是需要住院的样子。当然,这病得轻重是与母亲比较的。母亲多年肺气肿并伴有严重的肺心病,这病古来叫痨病,鲁迅说蘸人血馒头吃能治,女儿问我是否当真。我望着乖巧懂事的女儿苦笑——在母亲惊恐无助地望向空中索要致命氧气那一刻,我确实想到了这一招。

国人都喜欢类比,我竟然也会犯此毛病。可比啥不好,比谁更惨、更悲催?现在想来,实在是可笑!但在母亲与死神抗争的那3天时间里,我的心情坏到了极点,手里就好像拿着一把锤,看什么都是钉子。尤其是老凡。

我对护工这类职业的人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以前看到媒体上说,护工夜间为了省事,竟然给病人喂安眠药,这样的人有什么道德和良知!再看他干精骨瘦,米汤色盘扣麻衫,棉麻大腿裤,一副麻衣道者的模样,脚上却惊奇地蹬着一双铮亮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不起女儿,我还不够爱你

 

女儿上小学了,过第一个“6.1”儿童节。接到班主任老师的通知,要在教室里搞冷餐会,要求家长做好冷餐一早带去。“学校竟然想得出如此无聊的活动!”看着短信通知,我心里划过一丝冷笑:“这是怕担责任、不作为!哪像我们小时候,漫山遍野疯跑!”我把不满发泄在晚饭餐桌上,女儿一脸的不解和疑惑。

 

本来也不算是什么要紧的事,大环境如此,不能责怪老师。冷餐嘛,蛋糕、零食、糖果什么的买了带去就是。但老婆有心,忙活大半晚上熬了银耳粥、包了紫菜饭放冰箱里。

 

走进教室,嘤嘤嗡嗡像个农贸市场,一个个小脸蛋面红耳赤,用尽各种姿态表达自己的兴奋。女儿也不例外,见到自己的父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国企老员工的职场浮沉

 

“职场浮沉”四个字说大了,充其量叫岗位竞聘,说白了就是找岗位,但放在文冠不雅,姑且置之。但老员工不假,我从业20多年,没有功劳只有苦劳,与人为善不敢投机取巧,与世无争不求富贵闻达,只想平淡无奇、无惊无险,此生足矣!但去年12月,我经历了自认为人生中最为戏剧、跌宕的几天,现记录在此,没有其他意思,徒增笑耳。

这是一家以生产化肥为主要业务的大型国有企业,一段时间以来,坊间多有关于该公司减员重组的传言。自诩有20多年工龄的我,一贯认为,这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又一次咋唬。按照以往的经验,它会由人力资源部给各个单位下达一个定岗定员指标。说是定,其实双方提前商量好的,因为管理者对本单位的人员构成情况已了然于胸,把达到退休的(还有内退政策)、辞职的、内部能处理的人员起凑来加加减减,于是,你50,我52,双方讨价还价,最终皆大欢喜。

这样的改革,说白了是做给上级主管单位看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聂小雁

2018-11-06

流丽年华昧

2018-10-30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binwang510

2018-10-23

罗锡文

2018-10-21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叶小琛挪

2018-10-15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