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过客

生活艰辛奔波,朋友,到这里歇歇吧:git.io/g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
  • 总访问量:126
  • 开博时间:2018-07-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张世荦补过,中解元第一 (转摘)

张世荦,字遇春,是杭州府的诸生。每次入场应试,仿佛有人来拿他的试卷。等到天亮,总是卷子因被墨污损,而一再落选。他因此心里积满愤恨。
    
乾隆九年甲子科 应试举人时,张世荤特别注意防范。试卷誊清后,到晚上把它藏了起来,坐在号房中,留心侦察。忽见一个女子,伸手进来探寻他的试卷。张世荦急忙将这只手抓住,厉声问道:“我与你有什么冤仇?我七次考试,你都要来污损我的卷子!”那女子答道:“今年你应中解元,我也难以违背天命。但你应当为我洗刷先前的一个误会,选择一个地方将我埋葬,解除对我的冤枉谴责。我原是你家对门钱店中的女儿,邻居有人说笑话,说你我之间有私情,其实并无此事。但当时你也未出来辨明,反而自命多情,把无认作为有,以此形成了对我的嘲谑。待我出嫁以后,丈夫听信了浮言,不与我共同相处。我实在无法去辨明清白,气忿之下,便上吊自尽。是你污损了我的名声,我便来污损你的试卷,使你迟缓七科,我想这也是应该的。说完,就不见了。张世荦听得毛骨悚然。    
    
后来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世间没有无妄之灾(转摘)

小的时候,听爷爷、奶奶讲起《窦娥冤》的故事,有一点没有想明白。当窦娥含冤被押赴法场,行刑之前,窦娥许了三个愿:一、请赐我三尺白绫挂在百尺高杆之上,如果我是冤的,一腔热血不会落地,而是溅在白绫之上;二、如果我是冤的,人头落地便会大雪纷飞;三、如果我是冤的,我死后大旱三年。那贪官撇嘴摇头连说“愚昧,荒唐”。心想“这六月酷暑怎会下雪?人只见血往下流,我倒要看看血怎么往上飞的?哼……”于是命人拿来三尺白绫挂在高杆上。

结果窦娥的人头落地,三件事都实现了。窦娥之冤是当官的受了贿,官官相护,草菅人命造成的,怎么会牵连到当地老百姓呢?

等到看到整个故事的原文,窦娥的父亲一番话引起了我的思考。

多年后,窦娥的父亲金榜得中,做了高官。回乡省亲时,重审窦娥一案,杀了张驴儿和贪官,为窦娥洗清了冤屈,乡亲们纷纷来看望窦父,说:“我们早知道窦娥是冤枉的,怎奈畏惧贪官的权势,而敢怒不敢言。可是我们又没加害窦娥为什么要受这三年亢(大的意思)旱之苦呢?”窦父说:“你们明知窦娥是冤的,却不敢说句公道话,是谓不义。更有人相信贪官,认为窦娥真的杀了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晏子以言和行,抵制君王之错(赏析)

齐景公与臣子,饮酒到极高兴时,说:“今天,我要和各位大夫,痛快地饮酒,请大家不要拘束礼节。”

晏子神色不安,面容严肃地说:“君王的话错了。所有臣子固然希望君王不讲礼节。力气大的,足够以力大,欺凌长辈;勇猛的,足够以勇猛,刺杀他的国君。而礼治就不便于执行了。禽兽就是以强的为首领,强的侵犯弱的,所以每天都在改换首领。现在君王丢开礼法,就是和禽兽一样了。群臣凭借勇力,来管理朝政,强大的侵凌弱小的,而每天更换君主,国君将置身于何处呢?人之所以比禽兽高贵,是因为讲礼仪,所以《诗经》说:‘人如果没有礼仪,何不快点死去。’礼不可以没有呀!”

齐景公背开身子,而不听晏子的话。过一会儿,景公出去,晏子不站起来;景公回来,晏子也不起立。相互举杯,晏子则先景公而饮。景公怒色满面,手按桌子,嗔目看着晏子,说:“以往先生告诉我,人不可没有礼节。我出去、进来,你不起立致意;相互举杯时,你却先饮,这合乎礼吗?”

晏子站起来,离开座席,再次叩首跪拜,然后恭敬地说:“我哪里敢把和君王说的话忘记呢?我只是用这种作法,来表达没有礼的结果。君王如果希望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处不在的预言——音乐(录)

我们了解最多的大概就是预言诗了,古人采用诗的方式留下预言,而音乐作为一种精神的东西,会直接显示出一些端倪,懂音乐的人,只要听一下音乐就会明白未来要发生什么。这种预言看似隐晦,其实对那些懂音乐的人来讲,根本就掩饰不住,大概音乐有超越现实的先觉能力吧。

唐玄宗时期,西凉州素有喜好音乐的风俗,制作新曲叫《凉州》,开元年间,西凉府都督郭知远将这支曲子进献给玄宗皇帝。玄宗召集诸王在便殿一同观赏。曲终,诸王齐声道贺,喜不自胜,唯有宁王不祝贺。玄宗问他,宁王回答说:“这支曲子听起来是很美,但是臣听人说,一支乐曲从宫音开始,商音结束,中间由角、徵、羽诸音组成,没有不头、尾都相因宫、商的。这支乐曲,开头离开宫调而且中间也很少用宫,徵、商用的乱而且加强。臣闻宫是君,商是臣,宫不强盛则势力小,商有余则臣有僭越的欲望。势力小必然被下所逼,有僭越之欲必然犯上。事情引发在微细之端,而现形在音声之表;传播在咏歌,而见之在人事。臣恐有一天国人上下有生死逃亡灾难,乱臣有作乱逼上之犯,都预兆在这支曲子上啊。”

玄宗皇帝听了默然无语。待到安史之乱发生后,举国上下一片混乱,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