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一棵树

走走歇歇,随便写写。看看树,看看世界——
博文

今年最后的文字

     每次都是短促的几分钟,不过,没有关系,能想起就好。今天之后,我就不打开电脑了,忙着人世间的俗事。

     抬头看天,阳光很好。恰如一些人的心情。

     生命按照自己的步骤进行着,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

     想念一些人,但这就是人生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束之前

     快过年了,这是很多人眼前的口头禅。又是一年,没什么好渲染的了。

     结束之前,总有很多事等待着你去了结。清算一年的工作杂事,人情往来,存在感就是这么来的吧。

     结束之前,总想不亏欠任何人,唯独忘了如何犒劳自己。一年的风霜雨雪,刀光剑影,怎能不身心俱疲呢?青春和健康就是这样慢慢被偷去的。

     结束之前,不要忘了对自己说一声,对不起,我会好好爱自己!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日记事

        昨晚上晚班,生怕咳喘加剧,提心吊胆睡了半宿,虽然开着空调,抱着热水袋。醒来时,天色没一点光亮。磨了好久,打开手机,才450分。继续闭目养神。

     待到起床音乐响起,我便正大光明从被窝里钻出来,开始一天的劳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即将到来的山西行

    我是想当逃兵的。

    可是我活了一把年纪,却没有单独出过远门,这次是一个考验。而且比单独出行肩负更大的责任。我是势在必行。

    买好了机票,动车票,查了路程。只求准时抵达,平安返回。

    山西,我来了。

    下午脑海里盘旋着一句: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对于一个整天在一个地方乱窜的人来说,远行不仅仅是好奇的破解,更是凄苦的体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天绍兴去

    绍兴是我喜欢的地方,不为鲁迅,却是那一湖水。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然而,我已非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能带走什么

午饭后有点撑,便信步走到街上。

是寻常的午后,大街上除了往来东西的车辆和人流,便是两排即将落尽叶子的梧桐树,今天可是大雪。风不太冷,有冬阳暖照,万物自有浸润的意味。空中偶尔飞过几只不知名的鸟,为冬日添了一点情绪。

 先进超市。各色物件如往昔般整齐,等待着一双双慧眼。我漫无目的地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最初的地方,我需要什么?我一时真想不出。那边的灯光昏黄晶莹,我顺着那一道带有诱惑色彩的光影带,呈现在我面前的是雅致芬芳的小点心。啊,绿豆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去东北

秋假即将如期而至。

各人都去寻各人的梦去了。

我也有一个梦,那个地方在东北。

三十多年前,由于种种原因,小小年纪的我被拉扯着来到东北这块土地。那时候大概5岁吧。也许有人会说,小丫头片子,怎会记得那么多?是啊,记不清了,但一些片段就像电影镜头那样始终在我的脑海里萦绕着。

东北,具体点,是黑龙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讯

 

今天中午我被戏弄了一番。但结局依然是好的。这是一个喜讯。

有人也和我一样接受大家的祝福。便满世界分享他的幸福。请吃的什么的。

有人暗指,下次该轮到我了。我内心本是高兴的,可就是提不起兴致。是被戏弄的缘故么?既然是一个好结果,又何必计较这些细节?

或许当听到那一声你被淘汰的一刻,我的心惊了一下,当有人兴高采烈地宣扬我的被弃,我感到的是凉薄。我的脑海里回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晚上下班后,独自回到寝室。天气着实冷了。打开空调,还是有丝丝凉意。烧了水,泡了下脚。咳嗽中。无法卸下一身的疲惫。突然又些许厌世的情绪,随即又被打压下去了。身体乏了,心也倦了。很能明白,在长期病痛的控制下,稍有不抑郁的。只是需要一些开解,一些战胜自己的法子。

    于是入梦了。美好的梦,暖暖的梦。开阔的视野,清新的空气,宜人的温度。我好奇地穿行着,跋涉者。忽然有点晕车,有人居然拿出冰糖灌黄酒的法子,还自己示范了一下,真是神了——

    我们纠结于要不要继续前行,最后还是走了回头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累了

   纯碎主观发泄。不想说话,抬抬眼皮都嫌多余。

   人生最完美的状态不就是累了能什么都不干,无忧无虑无惊无扰睡上一觉么?

   可我还在劳碌着。

   永远在路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7的冬天,将往事淹埋

     

刚度过一个暖秋,晴空朗朗,大地还是温情脉脉,冬天便悄然而至,猝不及防。

身体倦怠无力,我哀叹着应答那些问候者,我家老太太去世了。知情者莫不睁大双眼,疑惑地很。嗻,嗻——你又何必如此?先是不解,进而便觉可笑了。我自是无力辩解。这么些年,撇开他人,老太太对我确实是好的。

老太太,夫家太婆也。我称之为奶奶,儿子称之为阿婆。按理我应随儿子叫一声太婆,可那是礼仪,是规矩。礼仪规矩的东西多半有勉强成全的意味。我不想在一位慈爱的老人面前华丽地敷衍着,只想亲亲地多一位疼爱我的长辈。另外,那时候我只觉得我的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来一题

    

       近来忙,心绪不定。已是冬天,但下文是空闲时秋天所作,热身一下。

  

秋日2017

 

 

寒蝉凄切已完成绝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凝望一棵树

      今天注册了一个天涯博客。

      安家了,甚好。

      想了很多名,居然多数被多数人享用。

      有考虑过诗意的,如风轻扬,红袖添香,梦里稻花香,有清新装嫩的,如小河,小荷,小盒。诡异的本人反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干脆来个痛快的,81年的LY,似乎有点那个,老大不小了,年轮实在没有什么可炫耀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