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1
  • 开博时间:2017-10-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整理

1/久盼的来信里只有两行话:

“你只是在某个时刻刚刚好的

这辈子再没有了”

这且还是引用别人的话吧

2/早上懵醒去上班,在被雨淋湿的走廊栏杆上,又看到邻居在八宝粥的旧罐子里点着香。今天是初一还是十五呢?想起以前邻居家的老太太,她养的一只大黄猫,在窗台上看她去楼下打麻将。她每逢初一或者十五就会在门口插柱香。那天隔壁哭了一夜,才知道那是老太太走了。猫也不见了踪影

3/送女儿上学回来经过学校的兵乓球桌,见上面落满了梧桐花,想起自己小的时候爱吸它的蜜汁。还有柿树林里最会挑甜食的鸟。远远的埋在樟树林里的教学楼,想必这个时候女儿已经和两天未见的同学们谈笑风生了

4/河南老家的外甥女出差路过浙江,特意来看母亲。她走了以后她从河南寄过来的快递也到了,是河南烩面和烟草

5/好词记:云霞满纸

6/“然后她说:你可以试试那李医生给我开的药。他硬是不听,瘸着腿还是去诊所。我把那药按每天的份量包

了十个小包,拿到他诊所里,跟他说:你就试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女儿同学送她一只大熊。跟她宿舍小床差不多大(等于睡上了两个人),折腾她一个礼拜受不了了死活让我一定把它拿回家。昨晚吃饭的时候女儿说起她一个男同学,正上课忽然跳窗而出,大家一片惊呼,再往窗外看,原来他蹲在窗下的平台上看雪景,爱物理,电台爱好者,经常收到各国爱好者的礼物。我忽然想起爱丽丝门罗小说里那个戴双帽的男孩,那种神经质少年,这种特质会不会以后也就埋没在他人生的记忆里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是食堂的饭菜终于引起了公愤大家砸完碗筷去上级反映问题。一路大巴上看外面的风景似乎是游玩的气氛。雨天,车子缓慢开过一个L型路口,那个角上孤零零竖着一幢崭新的高楼。王干事和他争论,说谁谁谁就住在这,另一个说他不是电化厂的好吧?住在那的是王幽。就听他们说王幽。说那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是第一次谈恋爱,这两个傻子第二天就去领证了。结婚旅游的时候正逢北大迎四十周年庆祝,他们收到纪念票。事后他们晒旅游照的时候,好事者在某张照片的边角上忽然发现这个票子,上面空空荡荡,相比于其他人的票子上签满了名人章戳之类还特意挂出来,他们这张票反而红了一阵。事后王幽好一阵解释,说当时去北京的时候喝醉了,夫妻两人在动物园睡了三天,错过了学校活动。王干事边说叨边翻着他的包,准备下车。才注意到他今天背着旅游包,兜着相机,高高的个子独自走在雨里东张西望,让人觉得这雨天也潇洒起来。我忽然想起那针,那密集的针,在哪里?她发现我忽然转过身来,连忙扭头跑开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排在

1.排在我前面两对年轻人,买了一车菜,像是准备吃火锅的,看他们从车篮里拿到底,也没看到酒。心里忽然莫名其妙的发痒,怎么能没酒呢没酒呢

2.抱着一打啤酒刚出来就看他,空手,一尘不染的雪绒服,打招呼,他是特意来买桂花干,超市没有。他红乎乎的脸,想不起来那时他是尿毒症还是肾不好。跟他说,这里有卖花茶,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桂花干。他说断货了,分开后见他走路去万达继续找

3.老王电话催得急,等红灯的空档给他回电话,骑车刚小心把电话放好,忽然边上有人说:城里有洗澡的地方吗?他又老又瘦,可是说话小心翼翼,穿得旧也干净,那发音像附近山里人,我忽然想起七十年代读中专的大伯,和后生说话矜持又年轻人的语气,像那个时代的脱节者之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格

这让我想起看到一个美术词典里的名词,就想把它到写到草稿里:她跟她介绍古老的油画才能形成的那种网格,她耐心的听,那一刻两人之间的爱重新化解为顺从与平静。是苏素在左池的书房看左老师的毛笔字,她说那勾弯得如何好,自叹不如的语气让人感觉她心里就在用手比划着。边听到餐厅里左老师粗嗓门说让一让又新端出了什么菜估计是。她白色的一次性手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上

感觉有人掀开被子,迷糊看他站在床边仰着脸咧嘴冲我笑。才知道为啥人叫他绰号是麻子。只好说;那下是蛮恐怖的吧,他还是笑,说那当然恐怖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膝

病膝

河南的大舅八旬有余,健忘,脾气也变得不好,今年愈发严重起来,在家里摔东西打人。他以前在村里有威望,这回走出去,见谁都白眉怒目,外人看着他得躲着走。每天半夜赶回来的儿子也受不了他,两人天天半夜吵架。小表妹是医生,旁边提醒表哥:恐怕这是病,老年痴呆症。果真,药下去,舅舅心情安稳了,因为健忘,他总是忘了已经吃过药,还固执要吃,他小儿子机灵,把药掰成两片,他吃了再说没吃,就把剩下的半片又喂给他。眼见病情安稳,大他八岁的舅母却忽然去世了。

母亲去河南奔丧,等夏天再回来,膝盖旧伤复发。为是否作手术住院的事,她和父亲争论了大半个月。那天母亲从医院开药回来,又和父亲大吵一架。半夜里母亲发短信过来,让我回家的时候数落数落他。一辈子的冤家。

住院像搬家,吃过晚饭,我拖着行李箱送母亲去医院。医院离家不远,母亲的腿尚能走动,她提着一个大包,边走边和我唠叨。说是父亲十多年前开诊所的时候,有次忽然腿痛,病因不明,像那种牙神经痛,走路一瘸一拐。母亲常年关节炎对骨伤有经验,给他介绍了一位医生,说那医生药开得好。那医生也是父亲的旧同事,认得,但没等母亲说完,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可心2099

2018-12-20

思念秋天窍

2018-12-05

塑料胶袋

2018-11-30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整理

小握52019-1-1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