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美国风俗画家霍珀的绘画作品在国内书籍装帧界形成风尚,我看到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书,书

    这些天又陆续买了一些书。新书旧书一起买。新书是京东与当当都在做活动,购物车里销了不少想买的书,有:《系统的笤帚》、《罗生门》(江西麦果新译)、《白先勇细说红楼梦》、《著名的衰落》、《好诗不厌百回读》、《月光下的旅人》、《夜神科尔内尔》不一而足。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1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短篇小说

读书的兴趣随着自己的心情时常发生变化,可范围从来都没有超出文学类的书。散文与小说为阅读的两大类,时而偏重散文随笔一些,但抒情类的几乎不读,读的多是些汪曾祺、邓云乡、唐鲁孙、黄裳等这些人的文字,有时还读些明清小品、志怪小说。小说则更偏向短篇小说,长篇读得少,是我这人没有长性,凡事坚持不了很长时间,而长时间读一本书,想起来就生厌,不知道怎么养成的这么个坏毛病。红楼梦我是花了好几个月才读完了,水游传时读时放,普鲁斯特到目前为止仅只读到第二册。有几次发下宏愿说要读完七卷,可读时却被自己的这个愿望吓得不轻,糊涂到去说这种边际的梦话。只有短篇才是我的最爱。当你还没厌倦之前,小说戛然而止,人物的命运在片断之间已为我所窥破,何乐而不为。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有瘾

这些日子几乎是天天在网上当当、京东浏览,趁着阅读日的活动,肆意购书,好不快意。一点都没有想到实体书店的痛苦。想起已有快半个月没有去图书大世界,决定今天最好去一趟,万一有什么新货呢。

到大世界九点半钟左右,前几天这里举办过阅读日的读书节,广场空地上还有几个摊位,失悔怎么没想到这一出。当天应该是可以买到便宜的好书。停好车直接上科林书店,店内有不少人在采购,也有像我这样的爱书人闲逛。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带一小孩在逛。孩子四五岁大小,是个男孩,在男子身边跑,边跑还边喊叫,但声音不大,是个很懂规矩的孩子。他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带孩子到逛书店的情境。一次在三联书店(那时书店还没有拆),好像是冬天,她还穿着暗红色的披风,我站在书架前看书,她离我不远,侧身靠在书架上翻看一本有图画的儿童书,很专注的样子。有个中年男人,拿着一部照相机,看到此情境,将这个场景拍了下来,还调笑说这孩子长大了也会是个书迷的。这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孩子虽然走上了艺术道路,书也读,但并不怎么爱,也就没有成为书迷。这样也好,成为书迷并不是件好事,容易消磨自己的斗志,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我到现在都有些后悔迷上了书,读了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得与失

张怡微的短篇小说《蕉鹿记》取材于当代社会中比较普遍老年婚恋题材,平铺直入的叙述里暗藏着生活的无奈和人性深处的幽微之痛。母亲老年伤夫,孩子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母亲就与青年时的恋人重拾旧好。可恋人还有一个植物人的妻子躺在床上随时处于死亡的边缘,阻止了俩人的结合。因双方的恋情,各自的子女都参与到其中,并保持着某种意义上的正常交往。在她们的情感里,病榻上妻子就是一个活死人,不管从任何意义上,这种状况无法阻止两家人的交往,并享受再婚家庭的幸福。在大家都认为一切都会朝着预期的结果行进时,母亲的恋人却死于一场心脏病,这段交往戛然而止,睡在病榻上的妻子获得了胜利,尽管她对此一无所知。她也在取得了这场胜利之后,悄然离开了人世。这个故事让我想起爱尔兰作家威廉•特雷弗的某些短篇小说。比如说《调琴师的妻子们》。死去的妻子的影子无处不在,她要不停地清除前任妻子留下的痕迹,才能把握住现在。在这场战争中,她输掉了所有,换来的只是丈夫生命的躯壳,领地早已失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活得比前妻长,一切似乎还来得及。

《蕉鹿记》题目取自《列子》里面的一个小故事。郑国的砍柴者打死一只鹿,放失了方向,以为是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十一)

    歙县是徽州古衙门的所在地。从秦朝建城始,自唐代以来,一直是徽郡、州、府治所在地。也是目前全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有哪四大呢?云南丽江、山西平遥、四川阆中和徽州古城。不知道西安古城和湖北荆州古城为什么不算呢。忘记了那天从黄宾虹纪念馆出来,也是在同一条巷子里,我们还参观了徽班纪念馆。四大徽班进京和湖北的汉剧为京剧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对此没多大兴趣,只是转了转就出来了,只有管委会感受,那就是文化的发现与传承,脱离了经济是万万不能的。有钱养可以戏班子、吃精美的食物,声色犬马,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戏剧文化与饮食文化。没钱只能吃红薯,咽咸菜,每天想着怎样吃饱肚子,哪来的心思顾及其它呢。当然了老婆还是要找的,这就是中国最低层的人最想的两件事情。从徽班纪念馆出来才看到许国牌坊的。逛完许国牌坊,往里走,有一个空旷的场地,我抬头看见一个古戏台。戏台高耸,木质结构,形制有些像五凤楼,很有些年代。楹柱上有里外两幅对联,里联是:“车同轨牍同文普天同庆,歌有扇舞有衫彩凤南飞”,外联为:“论名须实庆升却是戏班祖,数典毋忘徽剧乃为京剧源”,檐下正中有一额:“源远流长”。这老戏台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十)

    走不几步就看见黄宾虹纪念馆。这是先生故乡的纪念馆。黄宾虹是安徽翕县人,是国画大师级的人物,他在杭州西湖栖霞岭有个纪念馆(是故居),有天我专门找去看看,可惜那天没开门,甚是遗憾。据了解杭州有先生两个纪念馆,一个就是栖霞岭那个,另一个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里(是艺术馆),可惜那天匆忙中也没有进去一看。黄宾虹先生是在他去世前几年才搬到栖霞岭32号的,好像一直都是在上海生活,最后也死在杭州,安葬在杭州。

    安徽歙县的纪念馆,是从歙县郑村镇潭渡村黄宾虹先生的故居于2012年搬过来的。纪念馆设在先生出生地故居内,于1987年创建的。纪念馆内好像没有什么真迹,我只大致游览了一番,印象最深的是“冰上鸿飞馆”五个字。字体为篆书,五字只识三个,那个“冰”字确实不认识。出得纪念馆,继续往前走,小巷两旁皆是商铺,没过大意思。到路口就发现那座独特的牌坊:许国牌坊。一般臣民的牌坊都是四脚,可这个牌坊有八脚,在全国独一无二。关于这个牌坊还有个故事。说是皇帝为了表彰许国的功劳,赐他修建一座牌坊,由当地政府出资修建,当地政府认为四脚牌坊不能体现他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2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九)

    按计划本应直接到棠樾牌坊,后查导航认为应先去徽州古城才不会走弯路,就赶往徽州古城了。因是初三,古城车多人也多,路堵得不行。到了也找不着停车场,转悠许久才在河边一厕所旁边找一空地停下。城墙不高,墙上皆挂着红灯笼,墙脚下是一片供人休憩草地,有凉亭,并栽植着各种树木。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个门,上有谯楼,看到有人往里走也没见守门的,心里一阵高兴,也就往里走,一不小心太激动了说了几句武汉方言,有两个穿制服的中老年男人,突然冲过来问我们要票。我们说其他人怎么不要票,他说他们是本地人,所以不要票,你们外地来的要票。这一拦就把我们三个拦下来了,我老婆和孩子,老岳父岳母四人进去了,也许他们都没说话,把他们当成了本地人。门票的确是贵,要一百元,觉得有些不划算,就走出门洞来到外面,思考,进与不进确是值得考虑的问题。这时有个中年男子在一中年妇女的带领下朝我们这边走来,男子说骗他可以上城墙,但上不去,这女的一路在跟他解释。我们说我们连城都进不去,城墙我们不会去想的。男人说进城方便,走旁边的门,看守的人少些,可以溜进去。我们沿着他指引的方向,运到不远处的一个侧门,看见有人往里走,门口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八)

    从太极村返回,途经我们居住的龙川住宿处,可以看见门前一地的红色鞭炮烟花残屑,想起昨天的那些来自上海的几个人。他们是初中同学,有三家,六个大人,三个小孩。我们吃饭时,是小孩子们先开始玩烟花的。大城市禁放鞭炮烟花,这会他们逮住机会可以疯玩一通。我也吃完饭带着小女到路边的商店买了些烟花,我们几个人就站在旅店旁边的一块空地上燃放。我还买了二盒甩炮,盒子里装着十来枚像小地雷似的东西,往墙上或地下轻轻一扔,会发出“啪”的一声。我扔了几枚,店主的孙子看见了,我全都给了他。真是太小儿科了,我都不好意思玩。有四只冲天炮我们站在三楼放的。一枚冲天炮有五到六响,小女不敢放,是我放的,还留下了几张照片。留下了一枚准备给岳父放,但没有机会,就放在后备厢带回了武汉。有天整理车辆的后备厢,发现了那枚冲天炮,结果都潮了,让我扔进了垃圾桶。我知道年已经过完了。

    从龙川出来准备到歙县,我们一直行经在一条漂亮干净的柏油路上。天阴欲雨,路两旁是延绵起伏的黛色山峦,灰白色的云雾氤氲盘绕在半山腰,我们仿佛穿行在流动的山水风景画图中。车速限制在四十迈。我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七)

    车开到太极村停车场,场地不大,零星停着几辆车,不知是先我们到的游客,还是昨夜停在此处的。我们草草停车,并不准备购票,只想大致看看。我们一行人往里走,正好看到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他本来是往外走的,看到我们一行人,他又往转走,说,要买票在门前买。他听我们的口音问我们是否是武汉人,我们还有些意外。我们的口音很容易被人听成是四川人,我并不是对四川人有什么偏见,只是被当成四川人而感到别扭,可这本是没办法的事,只说明四川人在全国太有名了。有年我毕业到重庆实习,住在一家同行业房地部门的招待所。我班里的一个同学是宜昌人,在武汉读了两年书,在外撇一口武汉话,他想追招待所的一个漂亮的服务员。那姑娘真是漂亮,水色好,皮肤细腻,个头高挑,那个同学想约她出去耍,但女孩说她当班不能出去。这个同学也没外出,就一直陪着那姑娘聊天,不知怎么的就谈到武汉生与重庆话的差别,这女孩说你们武汉人说话太快,我都听不懂,如果慢一点还行。她是嫌我们的话太快了,我那同学却说她们的话更听不懂。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俩是怎样聊了几天的。后来他们当然没有成了。这让我又想起另一个搞体育的朋友,有一次他们代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