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25
  • 开博时间:2017-10-21
  • 博客排名:第17962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九州神国阜

2018-09-21

mejojo01

2018-09-20

binwang510

2018-09-20

秀小妹

2018-09-19

际名水

2018-09-19

梦回忆忆揽

2018-09-18

黄遇结失

2018-09-1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八九十年代两套经典的小说集

  八九十年代两套经典的小说集

  今年上半年收书不少,二十几年了趣味还是没有变化,这说明我这人没有什么出息。有人慨叹地说谁说男人没有长性,从二十岁起直至八十好几,喜欢小姑娘的心理从来都没变过。我喜欢姑娘,但没有钱,虽说买书也费钱,可与姑娘比起来,那就可以忽略不计的。我喜欢掌故之类的书,一半是江南苏杭的,一半故都北京的。我还喜欢短篇小说,只要我知道的外国短篇小说(翻译本),自己还感兴趣的,总是想尽办法都要买来收的。我不藏书,买书的目的都是想读的,可时间有限,想读的书又实在太多,几乎是读不过来,但只要有读的念想,人就变得很充实。近段时间发现了几套八九十年代出版的两套短篇小说选集,我都收藏了。一套是吕六同先生主编的《二十世纪世界小说经典》(四本),华夏出版社版,是与《二十世纪世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逛上海南京旧书店

   逛上海南京旧书店逛上海南京旧书店逛上海南京旧书店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旧书

买旧书

  昨日到中华路办事,记起附近有家书店,就沿路找过去。以前曾无意间发现这家书店,还买过两本书,一本是方方的《武汉人》、另一本是山东画报社的《刀郎》,对这家书店就有了印象。老板是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人十分清秀,估计也是爱书人,我见不得市侩气重的旧书商,宁可损失意外的收获。书店临街,约有三十余平方,四壁墙皆是将近两米高的书架,中间顺着入口有三四排书架,估计书在二万册左右。书很杂,文学类的占了五分之一的样子,品相也一般,但也有意外的收获。

 《拈花集》是周瘦鹃83年上海文艺出版的一部散文集,集内分为三辑:花前锁记、百花生日、花团锦簇话苏州,是当时周先生较为全的一个散文集子。我知道周先生是因王稼句先生,买到他编的古吴轩那套丛书中《紫兰忆语》,是我最爱读的书之一,因这本书爱上了苏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美国风俗画家霍珀的绘画作品在国内书籍装帧界形成风尚,我看到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书,书

    这些天又陆续买了一些书。新书旧书一起买。新书是京东与当当都在做活动,购物车里销了不少想买的书,有:《系统的笤帚》、《罗生门》(江西麦果新译)、《白先勇细说红楼梦》、《著名的衰落》、《好诗不厌百回读》、《月光下的旅人》、《夜神科尔内尔》不一而足。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1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短篇小说

读书的兴趣随着自己的心情时常发生变化,可范围从来都没有超出文学类的书。散文与小说为阅读的两大类,时而偏重散文随笔一些,但抒情类的几乎不读,读的多是些汪曾祺、邓云乡、唐鲁孙、黄裳等这些人的文字,有时还读些明清小品、志怪小说。小说则更偏向短篇小说,长篇读得少,是我这人没有长性,凡事坚持不了很长时间,而长时间读一本书,想起来就生厌,不知道怎么养成的这么个坏毛病。红楼梦我是花了好几个月才读完了,水游传时读时放,普鲁斯特到目前为止仅只读到第二册。有几次发下宏愿说要读完七卷,可读时却被自己的这个愿望吓得不轻,糊涂到去说这种边际的梦话。只有短篇才是我的最爱。当你还没厌倦之前,小说戛然而止,人物的命运在片断之间已为我所窥破,何乐而不为。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有瘾

这些日子几乎是天天在网上当当、京东浏览,趁着阅读日的活动,肆意购书,好不快意。一点都没有想到实体书店的痛苦。想起已有快半个月没有去图书大世界,决定今天最好去一趟,万一有什么新货呢。

到大世界九点半钟左右,前几天这里举办过阅读日的读书节,广场空地上还有几个摊位,失悔怎么没想到这一出。当天应该是可以买到便宜的好书。停好车直接上科林书店,店内有不少人在采购,也有像我这样的爱书人闲逛。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带一小孩在逛。孩子四五岁大小,是个男孩,在男子身边跑,边跑还边喊叫,但声音不大,是个很懂规矩的孩子。他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带孩子到逛书店的情境。一次在三联书店(那时书店还没有拆),好像是冬天,她还穿着暗红色的披风,我站在书架前看书,她离我不远,侧身靠在书架上翻看一本有图画的儿童书,很专注的样子。有个中年男人,拿着一部照相机,看到此情境,将这个场景拍了下来,还调笑说这孩子长大了也会是个书迷的。这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孩子虽然走上了艺术道路,书也读,但并不怎么爱,也就没有成为书迷。这样也好,成为书迷并不是件好事,容易消磨自己的斗志,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我到现在都有些后悔迷上了书,读了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得与失

张怡微的短篇小说《蕉鹿记》取材于当代社会中比较普遍老年婚恋题材,平铺直入的叙述里暗藏着生活的无奈和人性深处的幽微之痛。母亲老年伤夫,孩子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母亲就与青年时的恋人重拾旧好。可恋人还有一个植物人的妻子躺在床上随时处于死亡的边缘,阻止了俩人的结合。因双方的恋情,各自的子女都参与到其中,并保持着某种意义上的正常交往。在她们的情感里,病榻上妻子就是一个活死人,不管从任何意义上,这种状况无法阻止两家人的交往,并享受再婚家庭的幸福。在大家都认为一切都会朝着预期的结果行进时,母亲的恋人却死于一场心脏病,这段交往戛然而止,睡在病榻上的妻子获得了胜利,尽管她对此一无所知。她也在取得了这场胜利之后,悄然离开了人世。这个故事让我想起爱尔兰作家威廉•特雷弗的某些短篇小说。比如说《调琴师的妻子们》。死去的妻子的影子无处不在,她要不停地清除前任妻子留下的痕迹,才能把握住现在。在这场战争中,她输掉了所有,换来的只是丈夫生命的躯壳,领地早已失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活得比前妻长,一切似乎还来得及。

《蕉鹿记》题目取自《列子》里面的一个小故事。郑国的砍柴者打死一只鹿,放失了方向,以为是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十一)

    歙县是徽州古衙门的所在地。从秦朝建城始,自唐代以来,一直是徽郡、州、府治所在地。也是目前全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有哪四大呢?云南丽江、山西平遥、四川阆中和徽州古城。不知道西安古城和湖北荆州古城为什么不算呢。忘记了那天从黄宾虹纪念馆出来,也是在同一条巷子里,我们还参观了徽班纪念馆。四大徽班进京和湖北的汉剧为京剧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为对此没多大兴趣,只是转了转就出来了,只有管委会感受,那就是文化的发现与传承,脱离了经济是万万不能的。有钱养可以戏班子、吃精美的食物,声色犬马,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戏剧文化与饮食文化。没钱只能吃红薯,咽咸菜,每天想着怎样吃饱肚子,哪来的心思顾及其它呢。当然了老婆还是要找的,这就是中国最低层的人最想的两件事情。从徽班纪念馆出来才看到许国牌坊的。逛完许国牌坊,往里走,有一个空旷的场地,我抬头看见一个古戏台。戏台高耸,木质结构,形制有些像五凤楼,很有些年代。楹柱上有里外两幅对联,里联是:“车同轨牍同文普天同庆,歌有扇舞有衫彩凤南飞”,外联为:“论名须实庆升却是戏班祖,数典毋忘徽剧乃为京剧源”,檐下正中有一额:“源远流长”。这老戏台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徽州散记(十)

    走不几步就看见黄宾虹纪念馆。这是先生故乡的纪念馆。黄宾虹是安徽翕县人,是国画大师级的人物,他在杭州西湖栖霞岭有个纪念馆(是故居),有天我专门找去看看,可惜那天没开门,甚是遗憾。据了解杭州有先生两个纪念馆,一个就是栖霞岭那个,另一个在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里(是艺术馆),可惜那天匆忙中也没有进去一看。黄宾虹先生是在他去世前几年才搬到栖霞岭32号的,好像一直都是在上海生活,最后也死在杭州,安葬在杭州。

    安徽歙县的纪念馆,是从歙县郑村镇潭渡村黄宾虹先生的故居于2012年搬过来的。纪念馆设在先生出生地故居内,于1987年创建的。纪念馆内好像没有什么真迹,我只大致游览了一番,印象最深的是“冰上鸿飞馆”五个字。字体为篆书,五字只识三个,那个“冰”字确实不认识。出得纪念馆,继续往前走,小巷两旁皆是商铺,没过大意思。到路口就发现那座独特的牌坊:许国牌坊。一般臣民的牌坊都是四脚,可这个牌坊有八脚,在全国独一无二。关于这个牌坊还有个故事。说是皇帝为了表彰许国的功劳,赐他修建一座牌坊,由当地政府出资修建,当地政府认为四脚牌坊不能体现他

分类:杂树生花 | 评论:2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