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60
  • 开博时间:2017-10-21
  • 博客排名:第17428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2

流丽年华昧

2018-11-02

深海悬崖

2018-10-24

叶小琛挪

2018-10-22

九州神国阜

2018-10-19

jfsvwn1746..

2018-10-19

dengbinhom..

2018-10-11

夜凝苍穹

2018-10-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梅维斯·迦兰

梅维斯·迦兰

梅维斯·迦兰是与艾丽丝·门罗、玛格利特·阿特伍德齐名的加拿大文学的“三驾马车”,但其名气却远远不如后两位那么如雷贯耳,当然了艾丽丝·门罗的声誉也是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才飙升的,可见读者与评论界的势利,唯奖项而是从。

门罗获奖后,才有人发现我们的《世界文学》曾经介绍过这位作家,而且十月文艺出版过一本她的短篇小说集《逃离》,由著名的老翻译家李文俊先生所译。可据我所知,这位在西方被誉为“作家中的作家”,其作品经常刊登在《纽约客》的的梅维斯·迦兰,在其短篇小说集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里亚斯的短篇小说

马里亚斯的短篇小说

这本短篇小说集《不再有爱》并不是我的第一本哈维尔·马里亚斯的作品,我最先有的是他的一部长篇小说《如此苍白的心》。买这本长篇小说时,其实并不清楚此君为谁,是见到罗贝托·波拉尼奥的推荐而买的。波拉尼奥是继马尔克斯之后又一位西班牙语文学世界里的巨星,横空出世却瞬间陨落,但其影响并没有因他过早的离世而有所下降。西方文学界我不知道,可在汉语文学世界里的他获得了足够的赞誉,国内在短时间内几乎翻译出版了他所有的文学作品,他的那本自编的诗集《未知大学》售价高达168元,这在现代诗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九十年代两套经典的小说集

  八九十年代两套经典的小说集

  今年上半年收书不少,二十几年了趣味还是没有变化,这说明我这人没有什么出息。有人慨叹地说谁说男人没有长性,从二十岁起直至八十好几,喜欢小姑娘的心理从来都没变过。我喜欢姑娘,但没有钱,虽说买书也费钱,可与姑娘比起来,那就可以忽略不计的。我喜欢掌故之类的书,一半是江南苏杭的,一半故都北京的。我还喜欢短篇小说,只要我知道的外国短篇小说(翻译本),自己还感兴趣的,总是想尽办法都要买来收的。我不藏书,买书的目的都是想读的,可时间有限,想读的书又实在太多,几乎是读不过来,但只要有读的念想,人就变得很充实。近段时间发现了几套八九十年代出版的两套短篇小说选集,我都收藏了。一套是吕六同先生主编的《二十世纪世界小说经典》(四本),华夏出版社版,是与《二十世纪世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逛上海南京旧书店

   逛上海南京旧书店逛上海南京旧书店逛上海南京旧书店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旧书

买旧书

  昨日到中华路办事,记起附近有家书店,就沿路找过去。以前曾无意间发现这家书店,还买过两本书,一本是方方的《武汉人》、另一本是山东画报社的《刀郎》,对这家书店就有了印象。老板是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人十分清秀,估计也是爱书人,我见不得市侩气重的旧书商,宁可损失意外的收获。书店临街,约有三十余平方,四壁墙皆是将近两米高的书架,中间顺着入口有三四排书架,估计书在二万册左右。书很杂,文学类的占了五分之一的样子,品相也一般,但也有意外的收获。

 《拈花集》是周瘦鹃83年上海文艺出版的一部散文集,集内分为三辑:花前锁记、百花生日、花团锦簇话苏州,是当时周先生较为全的一个散文集子。我知道周先生是因王稼句先生,买到他编的古吴轩那套丛书中《紫兰忆语》,是我最爱读的书之一,因这本书爱上了苏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霍珀话谈

霍珀话谈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美国风俗画家霍珀的绘画作品在国内书籍装帧界形成风尚,我看到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书,书

    这些天又陆续买了一些书。新书旧书一起买。新书是京东与当当都在做活动,购物车里销了不少想买的书,有:《系统的笤帚》、《罗生门》(江西麦果新译)、《白先勇细说红楼梦》、《著名的衰落》、《好诗不厌百回读》、《月光下的旅人》、《夜神科尔内尔》不一而足。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1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短篇小说

读书的兴趣随着自己的心情时常发生变化,可范围从来都没有超出文学类的书。散文与小说为阅读的两大类,时而偏重散文随笔一些,但抒情类的几乎不读,读的多是些汪曾祺、邓云乡、唐鲁孙、黄裳等这些人的文字,有时还读些明清小品、志怪小说。小说则更偏向短篇小说,长篇读得少,是我这人没有长性,凡事坚持不了很长时间,而长时间读一本书,想起来就生厌,不知道怎么养成的这么个坏毛病。红楼梦我是花了好几个月才读完了,水游传时读时放,普鲁斯特到目前为止仅只读到第二册。有几次发下宏愿说要读完七卷,可读时却被自己的这个愿望吓得不轻,糊涂到去说这种边际的梦话。只有短篇才是我的最爱。当你还没厌倦之前,小说戛然而止,人物的命运在片断之间已为我所窥破,何乐而不为。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有瘾

这些日子几乎是天天在网上当当、京东浏览,趁着阅读日的活动,肆意购书,好不快意。一点都没有想到实体书店的痛苦。想起已有快半个月没有去图书大世界,决定今天最好去一趟,万一有什么新货呢。

到大世界九点半钟左右,前几天这里举办过阅读日的读书节,广场空地上还有几个摊位,失悔怎么没想到这一出。当天应该是可以买到便宜的好书。停好车直接上科林书店,店内有不少人在采购,也有像我这样的爱书人闲逛。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带一小孩在逛。孩子四五岁大小,是个男孩,在男子身边跑,边跑还边喊叫,但声音不大,是个很懂规矩的孩子。他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带孩子到逛书店的情境。一次在三联书店(那时书店还没有拆),好像是冬天,她还穿着暗红色的披风,我站在书架前看书,她离我不远,侧身靠在书架上翻看一本有图画的儿童书,很专注的样子。有个中年男人,拿着一部照相机,看到此情境,将这个场景拍了下来,还调笑说这孩子长大了也会是个书迷的。这一晃二十年过去了,孩子虽然走上了艺术道路,书也读,但并不怎么爱,也就没有成为书迷。这样也好,成为书迷并不是件好事,容易消磨自己的斗志,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我到现在都有些后悔迷上了书,读了

分类:书事日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得与失

张怡微的短篇小说《蕉鹿记》取材于当代社会中比较普遍老年婚恋题材,平铺直入的叙述里暗藏着生活的无奈和人性深处的幽微之痛。母亲老年伤夫,孩子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母亲就与青年时的恋人重拾旧好。可恋人还有一个植物人的妻子躺在床上随时处于死亡的边缘,阻止了俩人的结合。因双方的恋情,各自的子女都参与到其中,并保持着某种意义上的正常交往。在她们的情感里,病榻上妻子就是一个活死人,不管从任何意义上,这种状况无法阻止两家人的交往,并享受再婚家庭的幸福。在大家都认为一切都会朝着预期的结果行进时,母亲的恋人却死于一场心脏病,这段交往戛然而止,睡在病榻上的妻子获得了胜利,尽管她对此一无所知。她也在取得了这场胜利之后,悄然离开了人世。这个故事让我想起爱尔兰作家威廉•特雷弗的某些短篇小说。比如说《调琴师的妻子们》。死去的妻子的影子无处不在,她要不停地清除前任妻子留下的痕迹,才能把握住现在。在这场战争中,她输掉了所有,换来的只是丈夫生命的躯壳,领地早已失去。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活得比前妻长,一切似乎还来得及。

《蕉鹿记》题目取自《列子》里面的一个小故事。郑国的砍柴者打死一只鹿,放失了方向,以为是

分类:读书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