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19537
  • 开博时间:2006-12-11
  • 博客排名:第711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猩猩草

2017-06-27

木子君55

2017-05-21

阳阳在

2017-05-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槐花雨

 

一片槐树林如云浮出,烟树飘邈,绿意情浓。

褐色颜润的遒劲,打破沉闷霪雨的铁灰,行走蜿蜒土路,一地槐花雨的印记。

每一束如痴如醉悬于半空,在雨后的阴郁里透出一丝明丽,粗粗细细的枝干,裂纹如凸起棱格,凹凸如里程碑的刻度,寸寸都有风雨的洗礼,偶尔一截凸起,渗出几片嫩叶,犹如雕塑的精致,幻化无数想象里的昔日。

村落与炊烟袅袅,一马平川的平原,一片漫无边际的槐树林,凝丽似一幅静物,笔直写在冲天的意志,枝杈的巍峨里,撑起华盖的绿云,淡淡却如初,未醒的羞涩,嫩绿细微花瓣三片,绽出一朵深黄的花蕊,袅娜多姿垂在茎叶尾梢,一串串精致的连绵,仿佛诉说每一束张合的分秒,雨里休憩,晴日怒放,浅淡凝雨,郁热飘香,给夏日单调的绿浪添一抹透澈凉意。

槐花和着雨滴,一朵朵落在游走的伞顶,飘走的身影和一段长长的思绪。

千树绚烂,无处寻觅的槐花雨,一杯香甜的槐花蜜酿就一段岁月,长在北方原野,守望麦田的卫士,冬林的呼啸里,镌刻如铁杆的纹路,牛车碾过的村路,如云如雾的槐花雨。

也许相连着两个世界,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柔情似水

 

缱绻柔情在婆娑林间,银色月光月洒向如绿墙的白杨树林带,逶迤远方,遁于黛色天山峰峦。

心心相依的七月,难以分别。

一道沙岭的芦苇瑟瑟,清风里,一簇簇粉红的骆驼刺花儿垂下。

远移的沙浪一波波,划出无人可解的迷图。

月夜相逢。

灯影是一束火花,闪出捧卷的身影,不倦是一份牵挂,字里行间有远航的帆影,一种风尘仆仆的伟岸,藏在心底的甜蜜。

两只红苹果,握了很久的温暖,沙岭里结满硕果。。

当花蕊飘香的日子,飞鸿越过千山,温柔与粗犷,大漠落日正红。

一千八百个思念的风清露白,那条沙枣花浓郁的百里路,还有辽阔的戈壁滩留下一道道清晰的车辙。

瓜田,葡萄园,那个甜蜜绿乡之梦,一粒粒的珍珠挂在唇边,吻,是个永恒纪念,挂着月色里的绿意。

未知,如沉沉夜色,大漠的无边无际流入天宇,两颗星牵手,亮在一起,银河依旧璀璨。

心底浪漫的波谷,有时在巅峰之时没有清醒,迷醉在那片沙浪里的迷图,一次又一次徘徊。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花

 

每一束晶体的多棱角,如芒刺的放射,冬的泠冽便印刻在一扇扇窗扉。

一望无际藏着春色的雪原,一束束远山的飘带,蜿蜒绵绵的雪峰之颠。

那银色的岿然不动的俯瞰下,掀开一页页飞舞的乐谱。

冷峻如北山逶迤不绝,尘封的岩刻画里,埋没岩羊的大弯角,奔腾的世界里,几朵纤云绕了沙梁的芦苇荡,远去的呼啸追着无影无踪群影。

幻化的烟树,蓝色的树干遒劲有致,老农把着长长烟袋,未话麻桑,田陌已绿,巍巍高塔,飞檐飘向哪里?

一抹笑容的恬淡,笼括了季节的多情,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哈密瓜的香甜飘在大南湖畔。

雪山横贯东西,与天宇衔接了莽莽戈壁,赭红的浓淡里多少沧桑遗失,时空的经纬线里从来不停移动的步履,重叠有缘,渺茫如尘埃飞落,那一刻的明媚是千年的等待。

只把珍惜当作一粒橄榄,个中滋味慢慢品读,惜福是一副良剂。

看七月流火的淋漓尽致,满世界飘舞的绚烂明丽,知了挂在巍峨楼厦,已经没了雅俗的高下,心境里铺陈万里迢迢,扉页总有一朵飞舞雪花。

记忆犹新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绿雾

 

峰峦重叠的苍绿,如雾里看花,那一座村社可有一扇窗棂的灯光。

洼地的匍匐,千年的痴梦,每一扇打开芝麻开门的密咒,都缘于一个执着,于是在十八里坑坑洼洼的鹅卵石的路上,颠簸如行海浪。

面对一座巍巍大坝,碧波如镜,反射了四季旖旎风光,春水绿如蓝,秋水与空澈,没有孤鹜飞过,布谷鸟声声鸣叫的急促。

集雨成洼里,老农涂满泥浆的糙手,满布青筋的肌肤写满人生艰辛,舀一瓢带泥黄浆灌溉一分期望,山腰的桃花烁烁妖艳,梨树一身清新。

走过一年岁月,绿雾如谜,一样的灵性,不一样的愚昧无知。

千年劳作的面向黄土,背朝天,刨食的面影,刻在浪涛天际的黄河,默默无语的九曲万里,直奔东方的执着,壶口瀑布的冰凌凝结一幅肃穆。

如开垦一片荒芜,用那扇窗棂的灯光,点燃一个村社的思维明灯。

扯过一片云朵覆盖一个干涸的天空,用激情点燃一把松明子,在绿雾的林海前行,一份精卫填海的炽热,重新燃起眼神里的火星,那些迷茫掩藏于绿雾,沉重的犁铧闪着昨日的光阴,闭锁一条十八里山路,迈出一寸,跨越时空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暑之意

 

黑暗冷却了暑热,褪去一层层被骄阳包裹的灼热躯壳,微微喘息的峰峦沉静出起伏蜿蜒,流过凉意的夜色如水,淹没了天边的大地,奔涌的热浪沉寂了。

短暂的子夜一刻。

一轮新的白昼起点,热浪滚滚的肆虐,晨曦初现,一寸寸漫漫流过去,被裹挟,城的水泥森林,纵横交错大路,掠走最后一丝夜色清凉。

东方既白,车潮,人流,重回一切。

日晷指针仿佛停滞不动,总在正午骄阳似火。

田陌蒸腾的蜃气袅袅,青玉米拔节,留一片叶儿与红穗,给晚霞的天空一片流彩。

青纱帐里燃起奔涌热浪,粒粒饱满的希望送一丝清甜慰籍。

窗扉紧闭,帷幕低垂,机械执着的冷气呼呼,飞转的马达日夜辛忙。

幻梦里,阿拉斯加的麋鹿如远影,鹿角弯弯在一轮明月里。

唯愿沉沦的灰色遁去,明媚一个大风歌的晨曦。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晨曦

 

浮在夜色的飘带上,睡眼惺忪里,如一颗一颗飞驰的子弹,红色,白色的远驰,城堡外是一片任性的阔野,那里有梦呓的回音,阵阵清风掀开一层层睡意,醒了的天空绚烂如玫瑰园,走近了,勇敢者的家乡。

携带一片初醒的云朵,随着车影飞驰,夜色只是沉沉的躯壳,温柔乡里的缠绵褪去,迷离于一个玫瑰色的清晨。

向着阔野,远山的青色依依,峰峦起伏里盘旋几多深沉问候,清泉汩汩,松涛如歌,捧一鞠畅饮,如浓烈的酒酿,醉意写在心底,一身惬意带了远游的轻纱。

脱去如枷红尘,还原生活的本意,旋转的方向宛若一座分水岭。

沉沦在七月的暑热,白杨树叶儿浮在热浪滚滚里。留一份清新给自己,驱车远行,再远行。

格桑花盛开甘南大草原,寺庙在青烟袅袅里壮丽,金色与日月同辉,一颗赤子心走遍天涯。

珠峰,冰路,蓝空,白云,纳木错湖畔牦牛温柔,留给青春的梦幻,唯愿一片五彩斑斓的花海,有我挚爱的花语。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泓天河的碧水,化作神山的泪,绕着银雪皑皑,重复的季节千年万年。

天路如带,漂浮着夙愿里的梦影,雪原耀眼的目光,刺穿一片红松林,青石当镜,闪过多少倩影,长发飘在马莲花紫蓝的那片山崖。

抱着松柴回家,归宿的布谷鸟回望频频,那一缕炊烟飘在夕阳西下,梳理了的云朵灿若莲花,一朵朵载着远方问候,融入长夜的前奏,总是一场没有结尾的乐章,反复在一个苍白的季节。

望穿秋水,秋不再迷茫,拎起轻纱的裙裾越过脉脉天河,那一片苍花里闪着眷恋的目光,采薇采薇 ,佳人何方?

心意是一簇花蕊,甜蜜了蜂蝶狂舞,花篮里装不下飞天的五彩斑斓,落入人间的四月天。

望在华章,每一页都是迷茫,素娟凝墨,芭蕉夜雨,那一盏纱灯红了半间楼阁,青霄里有一颗星光闪烁。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驼影

 

2017-06-28 07:37

一队骆驼从天边飘来,金色沙岭浮起一片片白云。

 云和驼的落影里有我熟悉的人和歌儿。

端起一碗纱葱小米饭,翠色染了村舍的烟波浩渺,蒸腾的蜃气飘出一个幻影,裴家堡里的飞檐与荷花池栩栩闪回。

当秋菊花一地金黄,金风里送来一声婴儿啼哭,袅袅婷婷女儿家,从此沙浪多了一抹柔柔的流痕,浪迹天涯当宿命,大漠长风传诗情,每当墨池凝香时,驼影已逝去身影。

挥之不去的驼铃徘徊,千里万里的梦魂萦绕,一堆堆梭梭柴燃起相逢的梦,叮咚叮咚驼铃声,伴着夜眠惊醒,流沙如卷,印记了多少年的风餐露宿,每一回的盗匪悄悄潜入,刀光剑影,那种悲壮和艰辛,岂是一个回顾了然。

一曲苏武牧羊曲唱给我听,若横空出世的彩虹,歌儿流入幼小的心田,就开了一片奇丽无比的苍花,银须飘然里有一种顶天立地的磊落,天地也为之动容,梦里的菩提树下相遇,仙乐熨贴在心,那一曲暖暖的儿歌是你为我的专一,再一回的印证。

倾听一声声驼铃的召唤,寻迹浩瀚大漠,一种情怀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热浪

 

如潮水般奔涌,环路的车流。

清晨只有一刹那的静谧,那时城市刚刚睁开眼睛,东方玫瑰色预报一天的晴好。

麦穗色,滚滚流过,守望的田野,和天空下的人群。

孕育着暑热,七月流火是一张信签,带着一览无余的阳光,刺透每一缕树荫,婆娑里挑动的光影,散发丝丝蕴热。

流过的绚烂,轻波裙摆,一眼望不到边缘的匆匆行迹,搅动街市的热浪,无影无踪,唯有感触。

楼厦的威严减半,铁冷的灰色蒙了一层绰约,蒸腾热气紧紧包裹,大马力的空调无止无休的喘息,凉意顷刻间被热浪吞噬。

蔫了的树叶与花朵,卷曲的花瓣褪了色,干花是一束春天的梦。

今年夏日不同以往的温柔,不似,款款的姗姗一步里带来彩色绚烂,尽享瓜果冷饮美味,让飘飘的衣裙展现一个清凉旖旎风光。

静静等待,天空云卷正澎湃,冷意习习,微丝绰约。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水月色

 

那一对门轴,苍桑渗入深深的裂纹,吱扭一声,如同石破天惊打破漫漫夜色沉寂。

天宇墨黑浓浓,裹紧了一切丑恶,痛楚的呻吟延续千年,簌簌发抖的冷月不忍窥视,黄沙如浪, 扭动着毒蛇一样的身躯,舔尽每一滴雨露,于是蕴酿了天老地荒,蜿蜒的,平坦的,赭色与深褐交织一幅大漠的荒凉,直到一个晨曦微明,一声犁铧破开一片处女地的朝霞漫天。 

一座又一座泥屋雕塑出一个叫家的窝儿,渴求的甜蜜仅是一碗薄粥,沉沉黑夜掩埋了多少娇媚容颜,一拨一拨的涌入,仅仅为了那片可以抚摸的麦浪,关中的胭脂,胶东的枣,玉门关内没有羌笛悲沧呜咽,马裹尸,哪里黄土无忠骨?无声无息伴随的,是一页页无字的红颜泪。

生活与活着,仅仅相隔咫尺,任你翩若惊鸿也终为一捧黄土掩风流。

一个窒息的古老话题,承载不了千年风云变幻,翻阅的无奈里程碑流逝过一个个先哲的名字。

门轴,一声沉重叹息,一双混浊的眼睛在暗夜里注视。

白杨树叶儿哗哗轻吟,树下有唯一相依相拥的倩影。

如同划过月色的湖畔,用一

分类:思索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0页/10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