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2856901
  • 开博时间:2004-10-29
  • 博客排名:第46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黄遇结失

2018-09-22

夜凝苍穹

2018-09-22

幽魂y8

2018-09-20

际名水

2018-09-20

苏泽天

2018-09-18

西界哀技

2018-09-16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在慕田峪长城

上个月去的,和我爸一起。

 

那一阵儿北京连续大雨,慕田峪景区曾关闭。那天怀柔区雷电黄色预警,我们还是去了。先打车到东直门公交枢纽,坐916到怀柔北大街下,然后再打车。

 

我想乘缆车上去,单程100,往返120,因为担心太累,但我爸坚决不同意,争不过,于是走上去。不坐缆车对了,步行没我想象的远,比登香山近多了,也更好走,全程台阶。

 

一共开放20个烽火台,没记错的话,我们选的那个步行道,终点在第10台附近,上去后,我们先往第9台走了一段,然后朝第11台走。大雨过后,天气真好,风景很美。挺晒,应该买件皮肤衣,回来后,左臂的皮肤轻微地疼。

 

缆车终点附近有一处平地,可以休息和观景,午饭是在那吃的,然后朝最高的第20台走。19台和20台之间有几段很陡,一些人的确是在爬,四肢着地。我们在第20台停留了一会儿,这两张都在那儿拍的,头一张是一个小学生主动帮忙。

 

下来时感觉膝盖很疼,一个老人见我捂着膝盖,建议我倒着下台阶,当天晚上还有些疼,火辣辣的。

 

想过世界杯之后带父母去上海,他们觉得天太热,我又提议去避暑的地方,山西的绵山和平遥,但都没去成。争取年末去。

 

在慕田峪长城

 

 

在慕田峪长城

分类:我的生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远近和异同之间

在远近和异同之间 (《脏脸天使》中文版序)

 

我在翻译《倒转金字塔》一书时跟蝶歌相识。那段经历有得有失,最遗憾的是跟一个老友翻脸,最难得的是认识了一些朋友。这本《脏脸天使》的翻译,没有比蝶歌更好的人选。她英文功底一流,在美国生活多年,而且喜欢阿根廷足球,曾踏上那片土地,在现场观看美洲杯。

 

完成《倒转金字塔》之后,我感觉自己看到的世界更大了,感受到的新大陆更多了。前方和远方还有很多风景,想欣赏到的话,需要继续寻找和学习。从亚马逊公布《脏脸天使》的发行时间起,我开始关注这本同样出自乔纳森·威尔逊的作品,发行后第一时间买了电子版,打开后首先搜“libero”这个单词,因为我一直很好奇阿根廷足球的防守演变,希望从书中发现史实,好为一些问题找到线索。

 

抛开具体的史实细节,我相信这本书肯定会成为经典。讲述巴西足球的英文读物中,很早就有了公认的杰作,英国人贝洛斯写出《足球,巴西人的生活方式》一书,在2002年问世后深受好评,此后贝洛斯还执笔了球王贝利的自传。这方面阿根廷足球一度处在下风,没有哪本英文书能跟贝洛斯那本旗鼓相当。

 

后来有了这本《脏脸天使》。两部作品有一些共同点。贝洛斯在里约生活了约六年,担任英国《卫报》的驻外记者;而乔纳森·威尔逊是为了写作《倒转金字塔》而第一次前往阿根廷,在那里的球场和咖啡馆中度过数月。跟贝洛斯一样,他在采访、阅读、查找资料、观看比赛和亲身游历的基础上,历经数年,完成这部非虚构作品。

 

虚构和非虚构界限分明,各有其所。有些世界,你知道它们的存在,但无法领略全貌,也无缘感同身受,这时非虚构作品能够成为桥梁和翅膀。非虚构意味着真实、谨慎和不编造,需要解读、逻辑和想象力,从而呈现出它想呈现的那个世界。在《脏脸天使》一书中,乔纳森·威尔逊讲出了故事,也刻画了人性。他将1957年美洲杯作为起点,以足球和民族性格的相互影响为线索,溯源而上,顺流而下,左右延衍,内外贯通,编织出的历史影像兼有宏大景观和细微时刻。开卷之后,阿根廷的风土人情跃然毫端,山川草木纵横纸上, 生旦净末呼之欲出,内容兼有深度和广度、趣味和知识。

 

以这本书的内涵和诉求,它能够让读者走近阿根廷足球——因为有了更多了解,不再茫然无措;也会让这段距离更远——因为察觉到另一个世界是多么不同,从马黛茶到大舌音,他们从语言到饮食的方方面面都和我们不一样。

 

在远近和异同之间,会亮出一道光,照亮我们自己。正如出生在上海的德国人贝蒂娜所说,“各种文化之间,也许大部分都是不同的,但如果非常深入去理解,你会发现,人类的文化其实是相通的。我们都在提出同一个问题,寻找同一个答案。如果你是第一次接触另一种文化,开始可能很陌生,但有趣的是,它也给了你一个机会去审视自己的文化。”

 

也许,当你读完最后一页后,再去看身边曾习以为常的一切,会发现它们跟从前不一样了。

分类:体育书籍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卧佛寺的巧遇

的确很巧。4月30日,我和家人去北京植物园,在卧佛寺琉璃牌坊外面的台阶上,碰见一个网友。从没见过面,只在朋友圈看过相片,所以我没打招呼。我忘了是什么时候认识和加微信的,应该是因为十五言,之后交集很少,印象中只聊过一次。

 

昨天晚上我刷朋友圈,看到她说去了植物园,便回复了一下。我顺便看了之前她发在朋友圈的长文链接,是讲自己这几年的经历和今后的去向,“十年有半,孑然一身,身边的人和事都换了一茬又一茬,我却兜兜转转仿佛回到了原点。”我有同感。

 

北京,人来人往的地方。我在2012年5月来到北京,两周后徐天辰到了,他先在FT工作一阵,然后去香港读书,毕业后回北京接着在FT上班,2016年去了纽约。跟他第一次见面时,是在簋街的亨记火锅,跟黄一舟一起,后来黄荣基到这,第一次吃饭也是在那家店,这几个人都离开了。

 

世界杯快到了,我还没做好准备,也不知道能为公司和自己做些什么,零星下载了几场国家队比赛,看了一些,没看出什么,也记不住。今天起床后着急去给燃气卡充值,皇

分类:我的生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店和浇汁鱼

昨天下午从哈尔滨上车,中午和我爸去了老松滨饭店,在红专街和经纬街交叉处,那儿离江沿儿不远。

 

上次去这家店是2009年4月,当时有两层,这回只有半地下的一层,地方不大。2009年12月,我和我爸去了森林街的一家老松滨,店面更大一些,环境也更好。我没记错的话,这两家店互不统属、各干各的,在森林街的松滨吃饭时,我爸跟店里的人聊了几句,他们对红专街的不以为然,不过森林街这家已经关门了。

 

正牌的松滨饭店是在1957年开业,1994年歇业,曾是道里区规模最大的饭店,分中餐、西餐、南菜(粤菜和江浙菜)和便餐四大部,我看过别人收集的菜单,好多粤菜、上海菜,还有好多海鲜。2005年,一些原松滨饭店的员工聚在一起,在红专街开了一家“老松滨饭店”,就是我昨天去的地方。在这之后,陆续有几家打出松滨名号的饭店,刚才我在大众点评上搜了一下,还营业的松滨现在有三个。

 

昨天点了拉皮、浇汁鱼和扣肘子,还有一屉包子、一瓶啤酒。除了拉皮,味道都很好,可惜我俩饭量不行,啤酒都喝了,九个包子吃了两个,肘子只动了两下筷子,浇汁鱼剩了三分之一,我打包带到火车上,包子和肘子我爸带回家。

 

这家店菜品很好,价格也不贵,这顿130元。貌似没有服务员,点菜、上菜、结账,都是一个像经理或老板娘的人来弄,店面不大,她一个人就够了,有时候是厨师自己把菜端出来。起初我点了浇汁鱼和樱桃肉,她提醒说,这两个都是甜口的,要不要换一个,于是我换成了扣肘子。我倒是知道这两道菜的口味,只是喜欢吃甜的,不过我对吃的确不讲究。领桌来了几个大呼小叫的人,点菜的问,浇汁鱼辣不辣?老板娘又得跟他解释,浇汁鱼是酸甜的,一点都不辣。

 

老店离不开跟自己相互熟悉的食客:他们坐下后不用开口,服务员就知道想点什么菜、喝什么酒、要不要少盐低糖;他们只要一口菜下肚,就能吃出是哪个厨师的手艺、这个厨师在这干了多少年。要不然的话,来拱白菜的猪越多,饭店越没落。

 

从前松滨饭店的气派,现在只能留在记忆里了,不过没准将来会重新开业,重新挂出招牌,传承老师傅的手艺和老一辈人的寄托。我爸小时候寒暑假在哈尔滨待着,所以对一些老街很熟悉。当时太爷家里条件不错,吃得好,房子大,大概是山东人的传统,长孙挺受疼爱,我爸读书成绩也不错,于是一放假就去,快开学才回家。长辈领我爸去过几次饭店,去过松滨?他很早就讲起过浇汁鱼。他最喜欢去的是书店,一些店员都认识他了。昨天在公交车上,路过一个地点很好的书店,他说,“(现在)书店都不行了,(你看这家) 一楼改成了药店,这个店我小时候去过, 你小时候我带你来过。”

分类:我的生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译《倒转金字塔》的经历

给肆客写的约稿,去年发行时,为了推广,我找他们发了节选。肆客今天发了删减版,所以有几处别扭、费解,另外他们的编辑加了些“的、却、也、甚至”,多余。这是原文:

 

第一篇

 

我第一次翻译足球文章,是2005年12月发在天涯和搜狐的《清道夫过时了吗?》 ,作者是美国依阿华州一所中学的教练。我应该是搜“sweeper”时搜到了那个网页,当时谷歌还没有被封。我很喜欢文章的内容,就想译出来。为了弄清一些难点,翻译时我经常查资料,发现了很多从前想象不到的未知领域,也遇到一些怎么也找不到答案的新问题。

 

这个译文帖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也招来一些抄袭者。新浪米兰的风筝飘带连译文带跟帖一起抄,他是一类写手的缩影:极度无知又不肯下功夫,直接抄袭和编造。说“链式防守有两条链”的那通胡编就是出自他,把一些专家和媒体人都误导了。

 

跟翻译《清道夫》一样,我翻译《倒转金字塔》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觉得它有趣有价值,所以迎难而上,尽力做好。也有一点私心,想超越自己,一些人提起我就想到《清道夫》那个帖子,我不想吃多年前的老本,结果现在我又跟《倒转金字塔》挂上钩了。

 

杂志社

 

2006年3月,我来到《当代体育》杂志社做足球编辑,实际上干的是撰稿人的活。工作很累,只有清样后才能轻松一两天,我好到资料室翻翻书和杂志,仅仅是大致浏览,仔细看的只有《世界足球》夏季增刊的几篇长文,让我大开眼界。工作节奏快,而且停不下来,我很快写空了,痛感资料匮乏,于是开始收集,但非常凌乱,收藏夹怎么也整理不完。

 

另一个问题是我的中文功底不足以应对工作量,总是急匆匆赶稿,我经常不知道是这么写好还是那么写好,没时间推敲怎样才能更通顺,无暇查证如何更符合规范。启发我的是余光中的一个讲座(我下载了音频),他讲了中文的简洁灵活,还有如何避免受英文的污染。王小峰的一句话也提醒了我,博客“不许联想”的一篇日志谈到,应避免滥用“的”字,从那以后我开始注意,能少用一个字就少用一个字,有时重新修改从前的文章。

 

《当代体育》的一些文章是编译自外国报刊,我翻译了不少,渐渐熟悉了格兰威尔、大卫·科恩和乔纳森·威尔逊等写手的名字,了解到他们的著作。威尔逊当时主要写东欧足球,讲布加勒斯特星夺得1986年冠军杯的那篇细节丰富,情节动人,我译了出来。

 

上海

 

2007年夏天,朋友知道我有意换工作,天涯的版友淡蓝和白云帮我联系。我还记得,一天晚上收到白云的短信,“有份工作在上海,你去不去? ”之后聊了聊,淡蓝介绍了虎扑的情况,大意是盈利不错,拿到了风投,接下来准备上市。我到上海是在8月22日,当时公司在东泰南楼,新梅广场斜对面的一个住宅小区,十一后搬到东方路渡口附近的良丰大厦。

 

两个媒体完全不同。在我加入时,辉煌过的《当代体育》已经落寞了,让身为编辑的员工充当撰稿人,大概是为了降低成本,它还有品牌、刊号和读者群,但日子过得越来越难,很难维持内容水准和杂志销量。

 

虎扑已经积累了庞大用户群,靠现有的盈利就能维持下去,未来的想象空间更可观。我记得每周一的早会都在谈钱,这么做是毛式管理画大饼,也的确有诱人前景。我的工作主要是在论坛灌水,还有负责足球翻译团:发招工帖、校对译文,将帖子复制到足球版面。我很依赖合格译者,否则校对所需时间太多,还不如自己重译。我拉去一个喜欢穆里尼奥的米兰球迷,他还在读书,连续译了几篇,网友聚餐时我叫上他,可惜后来中断了联系。

 

门户

 

我在上海待的时间很短,2007年12月来到广州,在网易做国际足球编辑,是天涯的网友帮了我。对我来说,又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一种全新的媒体。门户自创稿件由编辑和通讯员(或者叫写手)撰写,后者占了很大比例,几个门户基本都这样,新浪的编辑水平高,写稿多一些。

 

门户视流量为生命,注重速度和海量信息。国际足球的绝大部分稿件是翻译自外国媒体,我如果仔细校对,基本上每天都能发现错译,但这么做的话很影响工作,只有觉得非常不对劲时才会查看原文。我遇到的最离谱错译,是一个通讯员将“乙级联赛的俱乐部主席(The presidents in the second division)”译成“总理的第二次辞职”。另一个棘手问题是总有人喜欢添油加醋,补充球员的数据和事件的背景当然可以,但是他们脑补出球员的心理活动,还在翻译言论时写了一些自己的话加进去,一旦被读者发现是在编造,那对网站的声誉影响太大了。我提醒过几次,没什么用。

 

2008年夏天,我浏览《卫报》网站时,看到这本《倒转金字塔》的广告。那会儿买外文书,无论纸质还是电子版,都不像现在这么方便,我手头的五本是2007年托人从美国带回来的,五本一共花了150,都是保存很好的旧书,有的我看不出跟新书有差别。

 

天涯

 

2009年春节的初一,我在博客上写下十个梦想,其中有出一本书,当时我知道在网易做不长,接下来怎么走有些茫然。挺偶然的,有一天我买了本《新周刊》,里面有篇对译言网的报道,我动了心思,去那发了些译文,加入Q群。大概是在5月,我在译言的Q群里提到想翻译一本足球书,然后群里的徐天辰找到我,跟他就是这么认识的,当时他还没毕业,我把他拉到球迷一家翻译团。

 

这个翻译团就是天涯一群喜欢翻译的球迷,是版主“梨花剑君”在2009年4月成立的,之前我和一些版友发过译文帖。翻译团所有成员都是业余的,各队球迷都有,线上有Q群和论坛,线下有时聚一聚。最令人不快的是被侵权,我自己遇到两次,都来自虎扑。

 

那会儿我提出协力译一本书,好拉大旗作虎皮壮壮翻译团的声势,当时选的是维亚利和马尔科蒂合写的那本,难在联系版权,我和徐天辰发了几封邮件,很久才收到回复,后来没了下文。

 

我一直对英文足球书有兴趣,但不知道怎么买。幸运的是我在天涯有些朋友,其中“来财”在德国留学,一个挺好看的上海妹妹,而且赶上她回国休假,于是向她求助,最后她带回来《倒转金字塔》等11本。

 

2009年8月我去北京的译言面试,返回广州时,为了取书专门在上海中转。之前因为要等面试通知,我迟迟无法去上海,来财有一次开玩笑,威胁要把那些书卖给收废品的。我记得是清晨到了上海,然后赶到思南路,来财在那儿的一家外语培训机构教课。她说起话来慢声细语,跟网上很不一样。

 

回到广州后,我先看讲萨基的第15章(即2013年第二版的第17章),想看看童年记忆中的那支球队在书中是什么样子。2010年10月,我在天涯发了萨基那章的译文,有几处挺难,20%的内容占用80%的精力,我几乎每次翻译都是如此。完成这章后,我有了译完这本书的把握,也很清楚自己的劣势:做不到像读中文一样读懂英文。

 

困扰我的是找不到肯出这本书的出版社,在2011年初(要么是2012年初),一个朋友帮我联系了上海译文,没有成功,他们觉得太小众了。

 

最体育

 

2012年5月,我第二次到北京工作,是在电子杂志《最体育》,至今仍在这个团队。面试的时候,我跟主编王玉国谈起自己想出一本巴萨史,2009年我给杂志《足球俱乐部》的特刊写了巴萨简史,想以此为基础扩充,那会儿完成了近20万字。上班后不久,有一次胡德忠和李大林到公司来,王玉国知道我的想法,叫我去会议室跟他们两人聊聊,我很感谢王玉国。我入行晚,连大名鼎鼎的胡老师都不认识,把他跟另外一个姓胡的媒体人弄混了,大林当时在化学工业出版社工作。

 

过了一段时间,大林又到公司来,临走时他看到我,便走过来问巴萨史进展如何了。我很惭愧,因为基本上停了,好多比赛和资料要看。我想起《倒转金字塔》,觉得出译作容易得多(这个想法大错特错),便跟他介绍了一下。之后大林那边开始联系版权,一次次给外方发邮件、发传真,但没有回复。我这边继续翻译,9月完成了荷兰足球那一章,还找了徐天辰合作,那会儿他回国了,在金融时报中文网工作。挺巧的,他也到北京了,只比我晚了两周,面试的时候,我、他和黄一舟,一起在簋街的亨记台湾火锅吃饭,他的饭量、酒量和英文能力,我都自叹不如。

 

2012年冬至,即盛传的世界末日那天下午,大林到公司来,一起商量这本书,我把徐天辰也叫了过来,晚上好多人一起在苹果社区的刚记饺子馆吃饭。大概是在2013年初,大林那边联系到猎户星座出版社,他说在权衡报价,之后涉及到他的工作变动,版权停顿下来。

 

争版权

 

2013年2月,我完成了讲匈牙利足球的那章。我们译者担心被别人买走版权,在7月忍不住联系了猎户星座出版社,对方很快回复,并且转发给代理版权的谭光磊。谭光磊回复说,之前虎扑联系过他,有大陆出版社在评估这本书,“若能與你們幾位優秀的譯者合作,那就是皆大歡喜了。我趕緊來詢問一下他們的評估狀況哦!”

 

我希望尽快报价,需要等大林的工作确定下来,他将离开化工社,筹建湖北科技社的北京中心并担任经理。9月末,我担心的事发生了:谭光磊发邮件告诉我,虎扑联合新世界出版社提出报价。我一边回复邮件,强调译者的水准和最体育的推广能力,一边打电话给大林。

 

大林在25日第一次报价,26日谭光磊回复了一个更高的金额,“目前我們收到的報價已接近 XX 美金。”从前一起商量的时候,大林谈过出版社的不易,环节多、利润低,这部书小众、销量有限,需要控制成本。我很清楚湖北社承担不了更高投入,犹豫几秒钟后,在QQ上提出给湖北社一万元人民币,用来提高报价,我没想过让另外两个译者承担,没错,当时一共三个译者。于是大林当天就回复了邮件,增加1600美元,在引进版的足球书中,这个报价非常高。

 

之后是漫长煎熬的等待,我们费了心思但没有进展,直到12月初,终于收到邮件,“幾經考慮,雖然你們和另一家出版社的報價條件相當,但因為你們有實力堅強的譯者團隊,我覺得還是交給你們來做最恰當。我們這就把報價發給外方,盡快跟你們確認吧!”这个好消息让我一下子振奋了,在手机上看到邮件后,我从床上一跃而起,但事后看来,这时离最终签字画押还很远。

 

2013年最后一天,我发了条朋友圈,“新的一年,希望身体好一点,节目流量高一点,版权尽快敲定。”之后提高了预付金和版税率——不答应的话,代理方随时可以另找下家,通过电子邮件的沟通很不顺畅,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发了邮件,然后很长时间没有动静,恢复联系后,代理方说没收到邮件。最后签订合同是在2014年5月,我去了湖北科技社在东直门银座的办公室,跟大林一起看条款。

 

原定于2014年9月发行,但译文进度拖后了。夏天时我又去了一趟,先在银座楼下的招商银行取款机上取出现金,支付那一万元,然后说得往后推,“不好意思,大林,我们失信了。”

 

翻译

 

这本书生词和成语略多,不时出现结构复杂的长句。我动笔时,谷歌、有道、维基,还有Merriam-Webster等线上词典,都开着。尽管如此,每一章我都会遇到几句怎么也拿不准的,这时蝶歌给了我很大帮助。她英文很好,单词在语境中的含义,长句的结构和内在逻辑,还有上下文的呼应,都理解得非常到位。校对全书的只有她一人,参与英文校对的还有阿大(我后悔没早些联系她)、shog(第16和17章)、断桥(第9和18章)、吕淼(第12和20章)和杨碧(第14和17章)。吕淼看出的一个错译我印象最深,我译错了“to swing a cat”,当时查到了是习语,也知道是形容空间狭小,但译出来的含义有偏差,他告诉我是指揪住猫的尾巴(或抓住后腿)抡一圈,我搜了图片后一看就懂了,之后我遇到不懂的词句时,不忘用谷歌搜一下图片。

 

原作内容广博,涵盖了足球诞生后140年来的主要战术演变,要想准确理解,背景知识必不可少,不光是足球知识。有时为了弄懂一句话,我会去看相关的书和文章,希望找到线索和答案,经常不能如愿,偶尔能看出书中的疏漏,所以我敢说,“史实的不同,以中文版为准”。作者行文的一个思路是足球(及足球战术)与所处社会环境的互动,这种互动时而直接、鲜明,时而间接、隐晦,需要充分观察社会现象,并且达到一定认知水准,不能停留在标签式成见,更不能编造和想当然。描述和分析这种互动时,作者经常援引其他领域学者的言论,第4章摘抄了剧评家波尔加的文章,第7章有人类学家达马塔的观点,第12章引用建筑师贝克曼的话。知识分子笔下的一些语句颇深奥,准确理解并用流畅的中文表达出来,挺难的,有的句子几乎没法翻,我想过在注释中附上原文。

 

我觉得,不看比赛的话连中文版都看不懂,更别想译好原版。书中很多篇幅是战术讲解,主要是偏抽象的理论阐述和叙述具体的比赛进程。单凭想象不足以把握前者,需要以对比赛的观察和感受为基础;后者也需要,文字的表现力不如影像。萨基那章我比较顺利地完成了,跟从前看了一些萨基和卡佩罗时期的米兰比赛不无关系。书中提到的比赛,我能找到的基本都找到了,老友harpul和追忆(周浩)传了一些他们收藏的视频,学弟崔兆友在美国留学,帮我从youtube上下载(那会儿翻墙不稳定),我很感激他们,可惜只看了一部分。书中说2002年世界杯阿根廷队的阵型是3322,我印象中是3313,国际足联发布的技术报告记作3421,到底哪种更准确,只有重看3场小组赛才知道,但是那会儿来不及了。书中1977年冠军杯决赛的阵型图明显不对,我没时间,于是找harpul帮忙,他看了一遍,写下大致站位,说不确定门兴的自由人是谁。我很好奇,把录像看了两遍,然后写了观战笔记发在微博上,交书稿时我删了这张阵型图,精装版会补充。

 

另一个难点是术语和俚语。我刚接触足球论坛那会儿,经常发现不同的人对同一概念的理解完全不同(现在也是,例如对“自由人”一词的理解和使用非常混乱),于是想做一个线上术语辞典,开始收集例句和资料,2011年发布了一些。因为有积累,我自信书中英文术语和俚语的翻译不会出问题,可其他语言的我就懵了。例如“passovotchka”一词,费了好多时间但最后还是只能猜测:passova相当于passer,即传球者,昵称化将结尾的a变成 очка,即ochka,多了字母t可能跟发音有关。还有,巴西球星达·吉亚发明的“short dribble”是什么意思,我搜寻和查证后还是拿不准,最后只好去问作者,是不是指盘带时步子迈得小。他回答说,可能是这个意思,但含义在葡萄牙语中也不明确。

 

面世

 

交书稿是在2015年12月,那天我在同事微信群里发了两个666元的红包,希望顺利发行。之后等出版社的审校。春节前我收到他们寄来的打印稿,上面手写了校对意见。我极不愿别人动自己的译文,也没有一味强硬,之后我在PDF文件上改了约四次,有几章重新排版。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使用了原版的封面。

 

2016年欧洲杯期间,中文版总算上市了。6月27日湖北科技社的微店开始发货,之前可以预订,我看到第一个订单来自上海松江,像是大学城的学生。发行后我关心两个问题,一是首印都卖出去,二是差错少些。那两天我盯着出版社微店的销售数据,每刷新一次都会增加,7月2日晚上就确定要加印,之后我就不管了。首印有一些错别字,我无地自容,读者请包涵。时间太紧,我把精力用于翻译的难点,中文方面有几章我交给了别人,另外我没见到最后的打样。这本书遗憾和教训不少,定价偏低,拖了很久,一些注释应保留……最大遗憾是跟一个老友翻脸。

 

首印有300本大宗购买,我买了100本送给朋友和参与者(加印时又买了108本),黄健翔老师买了200本,送给球员、教练、媒体朋友和中奖观众,他帮了我太多,在微博上推,在节目《超级对决》中推,在朋友圈推……郜林收到后,拿着书走出机场时被摄影记者拍到,巧的是他刚刚罚丢点球,于是他妻子发了那条微博,立刻火了。后来我传了那张照片给原作者乔纳森·威尔逊,他觉得挺有意思,马上发了条推特,原来他知道郜林。

 

我请一些媒体和爱好者发布节选:体坛+、肆客、靴室和足球教练沙龙。那几天黄荣基待在北京,此前他骑行环游中国,我到花市跟他一起吃饭,带书过去,饭后他发给我一个数字吉利的红包,说,“我们广东人喜欢意头,这本书会顺利的。”

 

我有几个很给力的团伙:翻译团、搜狐米兰、天涯米兰和球迷一家。他们太强大了,有几个人在微博和朋友圈拼命吆喝,一些朋友十本十本地买,以西是天涯米兰的头儿,他在微信群里发了20个等额红包,每个能买一本,因花花买了10本,嘘嘘乐买了20本在微博上抽奖,老萨和王小刀也做了抽奖,独狼苏、harpul、刘永志和Dinkov等人买了一些送朋友,应该还有,我一时写不全。球迷一家各队球迷都有,我

 

发行后,我关注着豆瓣、电商和微博上的评论,还没有看到有人挑出错译(我自己改了两处),也没有发现需要回应的负面评价。我愿意跟懂中英文的交流具体问题,具体到某个词、某句话的含义和表达。

 

我将这本书当做起点,想写、译和参与几本足球书。明年有世界杯,2019年是巴萨成立120周年,2025是欧冠70年,我至少会尝试一下。今年搞定了两本书的版权,威尔逊的《脏脸天使》我做校对,蝶歌和她的朋友在译,考克斯的《搅拌》(Mixer)我译了一些后停了,尽快重新开工。《倒转金字塔》的精装版也快发行了,谢谢所有支持我们的人。

分类:我的生活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敦刻尔克大撤退中的绿茵英雄

诺兰的新作让二战中无比悲壮的一幕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在数十万人的生死关头,需要有人殿后,负责阻击德军、掩护战友,他们在最后时刻才有机会撤退,承担这个最危险任务的,就有一群博尔顿队的球员。

 

1939年4月,战争阴云笼罩整个欧洲。纳粹德国已经在1936年吞并奥地利,在1938年占领苏台德地区,在刚刚过去的1939年3月入侵捷克斯洛伐克。许多英国人看出大战不可避免,英国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敦刻尔克大撤退中的绿茵英雄

 

4月8日,博尔顿俱乐部的般顿公园球场,主队2-1战胜桑德兰后(另一种记载说是在赛前),28岁的队长戈斯林走入球场,向23000名观众慷慨激昂地演讲。他说,“我们的国家正处在紧急关头,但是,如果每个人都头脑冷静,清楚该做些什么,就能够应对这个险境。遇到这样的事,你不能留给别人去做,每个人都要分担。”随后,他带领全队来到地方自卫队,申请入伍,除了年龄太小的两人之外,其他队员都成功报名。

 

在场上和场下,戈斯林都是队友拥护的领袖。1909年他出生在威灵顿,1930年加盟博尔顿,转会费是25英镑。之后他随球队一起经历了降级和重返甲级,1934-35赛季出了全勤,从1936年开始担任队长。等到1939年,他已经是国内的一流球员,结了婚,有两个孩子,还在博尔顿开了家体育用品商店。在他的领导下,球队保住了英甲席位,在他的感召和激励下,全队团结起来,一起投身行伍。

 

同年9月1日,德国入侵波兰,二战正式爆发,这一天是周五,周六英甲照常进行了第3轮,9月3日是周日,英国首相张伯伦正式对德国宣战。出于安全考虑,英国政府很快禁止人群大规模聚集,这种情况下,各级联赛就无法继续了。英足总在9月8日宣布,在下达新的通告之前,除了军方组织的之外,所有比赛一律暂停,因此那个赛季的英甲只踢了3轮。9月14日和21日,政府分别发布通告,允许足球俱乐部举行友谊赛,但必须遵守规定:不能到50英里以外的地方比赛,现场观众人数不得超过8000,后来做了修改,俱乐部可以最多卖出15000张门票。

 

从1939年9月到1945年9月,共有近800名英国球员参军入伍,其中不乏芬尼、巴斯比、佩斯利和德雷克等当时或日后的足坛名流,人数最多的是伍尔弗汉普顿,91人,利物浦队贡献了76人,博尔顿共有35名球员,3人参与军需和军火工作,32人入伍,其中戈斯林等17人加入炮兵第53团(战士主要来自博尔顿当地)。许多球队人数锐减,只好临时借兵,戈斯林代表切尔西和诺维奇出场过,马修斯和比尔·香克利曾为阿森纳踢比赛。

 

好多球场被征用,阿森纳的海布里关闭了,成为防空中心,所以他们借用了热刺的主场,热刺是在还人情,一战时他们曾将海布里当成主场。枪手的传奇边锋巴斯汀因为听力有问题,无法到军队服役,于是他成为预警人员,站在海布里的高处,警惕地观察是否出现了敌机。热刺球员奥斯汀在皇家观测服役,职责跟巴斯汀类似。

 

起初英军无仗可打,本土远离战火,平民的生活没有受大的影响,职业联盟恢复了赛事,受“50英里”所限,他们划分出7个地区联赛,9月就开打了,博尔顿参加的是东北区,在1939-40赛季踢了22场,戈斯林上场4次,此外,12月2日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他参加了英格兰队同苏格兰队的比赛。整个二战期间,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等多个国家,都用足球比赛来团结国民、振奋士气,让普通人暂时忘记痛苦。

 

等到1940年5月,风云突变,德军向比利时、荷兰和法国发起闪电战,出动空军轰炸英国。尽管有遭受空袭的危险,仍有四万多名球员来到温布利球场,观看西汉姆击败布莱克本,夺得联赛战事杯(the Football League War Cup,相当于足总杯的替代品)。这场比赛让英足总感受到了足球的巨大力量,随后他们允许在周日举行比赛,为民众提供消遣和放松的机会。切尔西在1943年5月踢的一场比赛,观众超过55000人,为海军筹集到8000镑。

 

戈斯林所在的炮兵第53团很快进入法国,支援法军。在战斗中,戈斯林击毁四辆德军坦克,为此晋升为中尉。个人的英勇无力挽回败局,法国只坚持49天就投降了。英军和法军抵挡不住德国人的攻势,一直退到海港敦刻尔克。在大撤退中,博尔顿球员所在的部队,承担了最危险的殿后任务,他们直到最后一刻才从海滩撤走,至少有一名队员是惊险地游到船上。

 

安全撤回国内后,在1940年和1941年,第53团没有投入战斗,也没闲着,他们修建海岸防御工事,在防空火炮部队中服役,巡视德军可能的登陆地点,为此辗转多个军营,所以有些时候,博尔顿球员可以回去参加东北区联赛。在1941年,戈斯林还参加了3场国际比赛,前两场是苏格兰,第3场是10月25日跟威尔士交手。

 

1942年7月15日,第53团又收到出征的号令,他们在8月抵达埃及,迅速投入战斗,蒙哥马利指挥的英军跟隆美尔的德军展开拉锯战,双方不时转换攻守。10月22日,第53团进入阵地,第二天参加了英军的大规模炮击,据说是一战以来最猛烈的一次。11月3日,在燃料耗尽的情况下,隆美尔下令撤军,但希特勒坚持要求守住阵地。11月4日,蒙哥马利指挥英军进攻,第53团加入追击,英军突破德军的防线。为了避免被包围,隆美尔率军撤退。

 

11月12日,英军攻占利比亚港口托布鲁克,终于打赢了阿拉曼战役,他们付出了13500人伤亡的代价。参战的博尔顿球员比较幸运,都没有大碍,他们还去了开罗,跟埃及国王法鲁克的球队交手。获胜后,第53团没有多少时间休整,很快前往伊拉克,先在巴格达和基尔库克短暂停留,然后在基夫里驻守了5个月。在巴格拉时,戈斯林等队员代表英军,跟波兰军人踢了一场比赛,以4-2取胜。

 

1943年初,英美就西欧登陆作战展开磋商,英方提出先进攻意大利南部。戈斯林所在的第53团又被调遣到蒙哥马利麾下。7月9日,盟军发起“爱斯基摩人”行动,在西西里岛登陆。9月24日,第53团在塔兰托登陆,没遇到多少抵抗,3天后抵达福贾,从穿过桑格罗河起,日子就没那么轻松了,在艰苦、激烈的战斗中,博尔顿球员走到了生死边缘。先是唐·豪尔受了伤,被运到急救站,雷·韦斯特伍德和斯坦·汉森险些在空袭中遇难。战事在继续,厄运最后降临了,12月14日的战斗中,戈斯林的背部被弹片击中,因为这个伤口,几天后他停止呼吸,《博尔顿晚报》报道了这个不幸的消息,称赞他的高尚人格,惋惜他的离去。走上战场的博尔顿球员中,只有他没能回到家乡。

 

为了今天看似平淡的生活,经受了多少苦难,付出了多少牺牲。如今承平日久,暖风香薰,白左伪孽昏狡,圣母呕酸发骚,表面海清河晏,底下暗流汹涌,他日恶积祸盈,凛冬到来,长城土崩瓦解,异鬼铺天盖地,可有绿茵英雄挺身而出,一呼百应?能否用血肉之躯,筑成新的长城?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2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4页/14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