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853143
  • 开博时间:2004-10-29
  • 博客排名:第46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昆仑_海

2017-06-23

漠漠睡

2017-06-16

UncleCool

2017-05-17

一心先生

2017-05-17

Adele呆

2017-04-06

ty_阳关的心

2017-04-06

锦江山月

2017-04-05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俄罗斯队:艰难起飞的双头鹰

联合会杯继续进行,俄罗斯0-1不敌葡萄牙。主教练切尔切索夫派上的11名首发球员中,30岁及以上的8人,25-30岁的2人,剩下的是23岁的祖基亚和21岁的戈洛温。目前俄罗斯队正青黄不接,缺少年富力强的中生代球员,新秀中冒头的也只有戈洛文,切尔切索夫开始执教国家队后,召入了一些新人,他们的潜力和能力尚待考验。

 

过去20多年里,俄罗斯足球的青训水准一直没能恢复到苏联解体前,甚至逐渐退步。从前的专业体制失去了赖以存在的社会环境,而社会转型后,一直没能构建出新的训练-竞赛体系,球星的成色远不如从前。

 

切尔切索夫在球员时代是门将,也是俄罗斯队的第一任队长,他参加1992年欧洲杯时,队友中有沙利莫夫、坎切尔斯基、阿列尼科夫和米哈伊利琴科这样的名将,如今他手下的最大牌球星是日尔科夫和阿金费耶夫,两人都已年过30,目前在国内效力。

 

除了青训,苏联解体也影响了联赛。过去,国土辽阔和民族众多对苏联足球有深刻影响。各地区风土人情不同,对足球风格各有喜好,比如格鲁吉亚人推崇盘带,亚美尼亚人喜欢踢前锋。亚美尼亚球队亚拉蜡在1973年夺得双冠王,还在冠军杯中赢过拜仁,所以引起欧洲媒体的关注,当时英国记者观察到:“亚美尼亚人的性情,跟北方人不同。他们热血,更外向,就像拉丁人,在即兴发挥和常规刻板的体系之间更喜欢前者。在亚美尼亚,几乎所有年轻人都想当前锋。”

 

联赛中的球队各具特色。基辅迪纳摩经常根据对手变换战术,这是他们最后酝酿出战术革命的一个背景。不同地区有人才流动,可以取长补短,现代足球的奠基人马斯洛夫是莫斯科人,来到基辅迪纳摩执教后他大施拳脚,开创了战术革命,刚才提到亚美尼亚的冠军球队,他们的主教练在莫斯科踢过球,四夺联赛冠军。当时苏联的全国联赛有点像现在的欧冠,参赛队都是各地区的霸主、精英,几乎场场都是恶战,球员从激烈竞争中得到了锻炼,保证了国家队的水准。

 

苏联解体后,这样的环境就没了,好多国家独立出去,不再一起踢球。俄超中活跃着塔吉克、土库曼和乌兹别克的主教练,但俄罗斯队无法像苏联队那样从这些地区吸收人才。苏联队曾拥有邵博、侯赛因诺夫、胡奇拉瓦、戈扎耶夫、梅特列韦利、佐祖阿什维利和巴尼舍夫斯基等球星,他们有的是少数族裔,有的在高加索地区出生和长大,切尔切索夫就出生在北奥塞梯。

 

作为俄罗斯队的领军人,切尔切索夫能征召的类似球员只有扎戈耶夫(奥塞梯人)、塞梅多夫(父亲是阿塞拜疆人,母亲是俄罗斯人)和去年欧洲杯前入籍的诺伊施泰特(父亲是德意志族,母亲是俄罗斯人)。出生在莫斯科的边锋塞梅多夫长着一副典型的中亚人的面孔,他的经历体现出寻找身份认同时的困难,有明确选择,也有回避。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父亲是阿塞拜疆人。我妈妈信东正教,她是俄罗斯人。回到最开始,我是在两个阵营之间长大的。父亲一直告诉我,我要像他一样,我母亲不同意。这两个方向,哪个我都没有真正走过去。我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不过后来有一段时间,我的职业出了问题,而且我已经到了考虑这些事的年龄了。那会儿我遇到了现在的妻子尤利娅,她信教、去教堂。”在尤利娅的建议下,塞梅多夫开始去教堂,“我的生活开始有了变化。”他在2012年宣布皈依基督教,成为基督徒后,他喜欢看圣经。他很早就选择了为俄罗斯队出战,曾加入俄罗斯U21青年队,他说:“阿塞拜疆是我父亲的祖国,不是我的……我理解,一些阿塞拜疆人攻击我,因为我不同意加入他们的国家队……没错,我的父亲来自阿塞拜疆,我不否认自己有阿塞拜疆血统。我是俄罗斯公民还是阿塞拜疆公民,你们就是想得到明确答案,可我从来不回答这个问题。”

 

切尔切索夫自己曾在高加索地区执教,遇到过民族问题,2011年9月跟格罗兹尼捷列克俱乐部签约,签约之前,跟他谈了很长时间的,是车臣共和国的领导人卡德洛夫。卡德洛夫实际上是车臣的土皇帝,也是捷列克俱乐部的名誉主席,当时刚刚赶走了古力特。切尔切索夫在那干了不到两年,2013年5月离开时,卡德洛夫指责他,说他在战术上犯了一些严重错误,还批评他没有给当地球员表现机会。

 

如今卡德洛夫肯定不敢指责切尔切索夫,他在自己的地盘上不可一世,但是在普京面前非常恭顺,表忠心说愿意为普京献出生命,甚至公开威胁普京的反对派,而普京正在支持切尔切索夫带领的俄罗斯队。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皇马有他在,C罗走了又何妨

他自己的生活恪守着清规戒律:饮食清淡之极,只吃煎蛋和薯条,偶尔奢侈一次,不过加个西红柿,从不尝试美食和名酒;着装一成不变,永远是灰黑色西装、浅色衬衫和蓝色领带;他家财万贯,但唯一一次挥霍是买了一艘豪华游艇,以结发30年的妻子命名。

 

他总是冷静、平和,除了家人、皇马和三条爱犬,没什么能让他动情。他出生在马德里,4岁时第一次被带去看皇马比赛,14岁成为皇马会员,在马德里读了大学,做过马德里市议会的议员。早在1995年,他就竞选过皇马主席,此时自己已经完成了从政界到商界的转型,在建筑业打出了一片天地,竞选时,他批评董事会管理不善,想改善皇马糟糕的财务状况,但以699票之差输给门多萨。

 

他投身商界的起点,是在1983年以一比索的价格收购了一家境况不好的中型建筑公司,然后经过不断的重组、收购和投资,最终诞生了涉足多个行业的跨国集团ACS,如今ACS的资产总额和年收入都超过340亿欧元。

 

他在五年后第二次竞选皇马主席,此时皇马的财务状况更糟,而自己的生意则做得更大。他完成菲戈的惊天转会,终于成功当选,随即开始打造“银河战舰”,荟萃了齐达内、罗纳尔多、贝克汉姆等众多巨星,构建出能和斯蒂法诺时代相媲美的奢华阵容,他是这一切的设计师和掌舵者,用菲戈的话说,他和队友们都微不足道,真正的巨星是那个穿灰色西装的人。

 

他刚去皇马的时候,俱乐部负债1.6亿欧元,用执行总监阿尔博诺兹的话,“我们穷的连一根圆珠笔都买不起”。如今在德勤发布的俱乐部收入排行榜和福布斯发布的俱乐部价值排行榜上,皇马连续占据榜首,近年来在转会市场频频使出大手笔,从而组建出豪华阵容和雄厚班底,刚刚在欧冠决赛中完胜尤文图斯,实现了改制后卫冕的奇迹,他们还着眼于未来,进行战略竞争,出价4500万欧元买下16岁的巴西新星维尼修斯。

 

他不是点石成金的魔术师,而是在商战中历练出的商界精英,并且在最具声望的顶级豪门里运用自己的商业眼光,发挥商战经验;他不是温情脉脉的老爹,毫不留情地送走雷东多、博斯克、耶罗、卡西利亚斯和安切洛蒂等功勋将帅;他没有球员和教练经历,曾迷恋进攻和漂亮场面,放走球队不可或缺、被齐达内比喻成发动机的马克莱莱,引进“汽车上的金漆”贝克汉姆;他自己在改变,在2005年终于肯出高价引进后卫,拉莫斯2700万欧元的转会费创了西班牙本土球员的身价纪录;他一手栽培了齐达内,让他在贝尼特斯离开后,成为皇马主帅的不二人选,连续夺得两届冠军杯。

 

他刚刚又一次当选皇马主席,没有人出来跟他竞争,有他和齐达内在,C罗的转会风波只是小菜一碟,是走是留都不会对皇马向欧冠三连冠的冲击产生太大影响。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兹蒙:我会成为最佳

前几天写的。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阿扎迪球场,阿兹蒙的一传一射帮助伊朗2-0战胜乌兹别克:利用一次单刀,面对门将冷静推射得分;拉到左边路,助攻塔雷米破门;舒贾埃踢飞的那个点球他也参与了,他头球摆渡给队友,导致对手犯规。伊朗队靠这场胜利,提前晋级俄罗斯世界杯,同时也拉了中国队一把,为我们保留一丝希望。

 

傲视亚洲

 

阿兹蒙出生于1995年,2013年在国家队首秀,目前已经成长为伊朗头号球星。放眼全亚洲,他和孙兴慜、香川真司和奥马尔并肩而立,占据着金字塔的塔尖。去年10年,伊朗在德黑兰1-0战胜韩国,赛前阿兹蒙说,“是我跟7号(孙兴慜)对抗,我会成为最佳。”他说到做到,打入了全场比赛的唯一进球,韩国全队被压制住了,没有一次射正。

 

2015年初的亚洲杯上,阿兹蒙已经惊艳亮相,对卡塔尔的比赛中打入精彩一球:接右路传中,出人意料地用右脚后跟停球,顺势摆脱,随后倒地用右脚尖将球踢进。见多识广的主教练奎罗斯大赞这次摆脱转身,认为达到了荷兰中锋范尼的水准,还说阿兹蒙前景光明。阿兹蒙回应说:“当然了,这样的比较大大增加了我身上的职责。奎罗斯这样的大牌教练,在新闻发布会上把我这样的年轻人跟范尼作比较,这真是太荣幸了。”

 

以代伊为偶像

 

此时年轻的阿兹蒙非常谦虚,说伊朗队有很多好前锋,他提到安萨里法德和古钱内贾德,说这些出色的前锋只是没有充分发挥。他还说,伊朗有8000万人口,潜力非常大,出色的天才很多。

 

阿兹蒙比安萨里法德(1990年)和古钱内贾德(1987年)年轻,天赋、起点、前景,也都更胜一筹,有望成为偶像阿里·代伊的接班人。代伊为伊朗队打入109球,已经有人谈过阿兹蒙会不会打破这个记录。阿兹蒙对此很低调,“我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些,我集中精力并且下定决心要做的,是在国家队好好表现。我还是小孩子时,代伊是我的偶像,我见过他几次,跟他一起训练。我们互相认识,但很少真正聊起来。”

 

两人的技术特点不同,阿兹蒙身材修长、动作灵巧,跟高大魁梧的阿里·代伊相比,阿兹蒙显得纤细,他的长处是巧妙的接球、摆脱,敏捷的移动的,以及精准的射门,欧冠对阵拜仁时,他在反击中晃过博阿滕,轻巧地射门得分;相对而言,队友从边路传中、然后硬碰硬地高空轰炸,这种进球方式他用的不多。

 

此外,阿里·代伊28岁时登陆德甲,先后效力于比勒菲尔德、拜仁慕尼黑和柏林赫塔,是第一位打入欧冠进球的亚洲球员,而阿兹蒙已经收到欧洲豪门的关注,但尚未登陆欧洲主流联赛。

 

俄罗斯制造

 

阿兹蒙没有在伊朗国内的联赛踢过,2013年1月,他从塞帕罕的青年队转会到俄超球队喀山鲁宾,当时只有17岁,2015年初以租借方式加盟罗斯托夫,一年后正式转会,转会费接近200万英镑。

 

年纪轻轻就到异国他乡闯荡,是很大的考验。阿兹蒙回忆说:“对我来说,17岁时离开家人,这极为艰难。我确实无法应对,一周后给家里打电话,说:‘你们得到这来,和我在一起。’(俄超)非常难,但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足球,职业多了:我怎么睡觉,我的日常生活,各方面都包括在内。”在阿兹蒙的召唤下,全家都来到了喀山:他的母亲和姐姐都去了,而这些家人是体育的内行,他的父亲是排球教练,也踢足球。阿兹蒙说:“他们都很懂体育,在踢球的某些方面帮助了我,真的发挥了很大作用。”

 

源自游牧部落

 

阿兹蒙先后效力于喀山鲁宾和罗斯托夫,而这两个队的教练都是同为土库曼人的贝季耶夫,两人可以用土库曼语交流,阿兹蒙能讲流利的波斯语和土库曼语。

 

伊朗的北部边境跟土库曼斯坦接壤。历史上,土库曼人是游牧民族。目前伊朗的北部和东北地区生活着约130万土库曼人,占伊朗总人口的2%。近年来,许多伊朗的土库曼人转变了生活方式,成为农民和挤奶工,固定的居所取代了从前的帐篷,但从前的生活习惯仍保留了一些,阿兹蒙就很喜欢骑马。

 

伊朗国家队历史上,还有库尔德族和阿拉伯族球员。我印象中,穆巴利是阿拉伯族,他在2004年亚洲杯半决赛的点球大战中击中门框。跟代伊同时代的阿奇兹是是哈扎拉人,他的容貌明显跟队友不同,1997年在大连金州的中伊之战,他的五官和身材更接近中国球员。哈扎拉人是征蒙古人的后裔,后来被伊斯兰化,现在讲波斯语,主要生活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畅销小说《追风筝的人》里,主人公阿米尔是普什图人,备受折磨的阿米尔则是哈扎拉人。

 

早晚登陆欧洲

 

阿兹蒙前往欧洲只是时间问题,罗斯托夫很难留住阿兹蒙。今年1月的冬季转会窗,盛传利物浦有意引进他,从他本人的言论来看,他对待转会很谨慎,不愿加盟利物浦。他认为转会的时机不对,利物浦只是在为一个特定的位置填补空缺,自己要是去了会踢几场比赛,然后就会在替补席上耗费好多时间。他说:“为了自己的发展,我想转会到大俱乐部,我会非常精细地把握转会的时间。我确定,在不远的将来,我会在欧洲顶级俱乐部中效力。”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66年世界杯印象

《倒转金字塔》第七章最后一句说,“等到1966年世界杯,WM几乎已经成了历史陈迹。”我想加条注释,看看1966年世界杯还有没有人踢WM。

 

教练

 

外籍教练有三位:巴西人格罗里亚执教葡萄牙队,两国语言相通,葡萄牙曾是巴西的宗主国;捷克人维特拉奇尔执教保加利亚队,他出生在维也纳;意大利人福尼执教瑞士队,球员时代他在瑞士短暂停留,跟门栓之父拉潘有交集。

 

424的余晖

 

WM阵型消失了。四年前在智利,只有西德等队还在用,四强中巴西、智利和捷克斯洛伐克都用424阵型和平行四后卫。本届世界杯32场比赛的64套首发阵容,424阵型出现25次;其次是433阵型的24次;然后是4312,7次;5后卫阵型主要是乌拉圭用(4场),墨西哥和瑞士也踢过,合计6次;还有两次442,分别是智利和朝鲜。

 

由于边锋普遍要回防,一些踢424的球队在防守时,呈现出清晰的442站位,形成两条阵线,但紧密程度和整体意识不如现在。“模块(block)”也出现了,英格兰的彼得斯和斯泰尔斯经常撤到4个后卫的身前,6人团结在一起。

 

在60年代末70年代初,424让位给433和442,也可以说是“演进”,中锋回撤或边锋回防会促成新阵。采用4前锋的球队,通常会有一个中锋频频出现在中场,例如贝利、席勒、阿尔伯特、尤西比奥和马洛菲耶夫,放到现在,估计会被炒作成伪9号。这样的中锋,如果主要职责变成了创造机会、策动进攻和衔接中场锋线,而且很少推进到锋线,那他的角色跟中场球员就没什么区别了,阵型变得很像433。

 

下表为阵型统计。英格兰队后三场,班克斯说踢433,斯泰尔斯说是4132,这里记作4312。跟前两天微博上发的相比改了几处,以后可能微调,不会有大变动。

 

 1966年世界杯印象1966年世界杯印象

?

防守流派 

 

32场比赛共64条防线,其中30条设自由人。16队的防线可以粗略分成3类,分别有10、7和2队采用。10+7+2-16=3,多出的3个队是朝鲜、法国和墨西哥,他们做了调整。

 

1. 平行四后卫,采用区域防守。有10个队:英格兰、葡萄牙、西班牙、阿根廷、巴西、智利、保加利亚和西班牙;朝鲜、法国和墨西哥。容易看出,美洲和伊比利亚球队钟爱这种防线,保加利亚则是受多瑙河流派的影响,主教练维特拉奇尔出生在维也纳附近,4年前他带领捷克斯洛伐克夺得亚军时也用平行四后卫。同样是这种防线,有的球队严格按区域划分,左中卫总是在右中卫的左边,反过来也是如此,有的则相对宽松,两个中后卫不时互换位置。

 

2. 带自由人的四后卫,通常采用人盯人防守。有7个队:西德、苏联、匈牙利、意大利、瑞士;朝鲜和法国,其中舒尔茨和马特劳伊表现最好。西德和苏联后卫的盯防最严密,紧紧跟住对手,匈牙利后卫则相对宽松,更“以我为主”,年维泗参加了1959年中苏匈三国,他的印象是,匈牙利队“没有盯人紧逼”。此后,西德、苏联和意大利都将这种防线延续了很多年,瑞士队的主教练是意大利人福尼,链式防守在意大利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他作用不小,他跟瑞士足球很有缘分,1948-49赛季到瑞士甲级队基亚索踢球,只出场三次,当时瑞士门栓之父拉潘正执教塞维特,两队有过交手。

 

3. 带自由人的五后卫。乌拉圭4场都这么踢,墨西哥在对阵强大的东道主英格兰队时也用过。它更接近区域防守,自由人身前的四个后卫有各自的区域。只需要撤掉自由人、在后卫身前放一个主守的中场,这种防线就可以调整成平行四后卫,4年后的乌拉圭就是如此,5号老蒙特罗镇守在两个中后卫身前,阵型是433。

 

区域和人盯人两大流派的分野,流派内部的不同倾向,以及不同地区的偏好和传统,都清晰显现出来。两个流派尚无高下之分,没有某种防线能一统江湖。

 

法国队防线,带自由人的4后卫。

1966年世界杯印象

 

乌拉圭队防线,带自由人的五后卫。乌拉圭队防线,带自由人的五后卫。

1966年世界杯印象

 

朝鲜队防线,平行四后卫。朝鲜队防线,平行四后卫。

1966年世界杯印象

?

防守细节

 

法国同墨西哥的比赛,法国从中场开出的任意球飞入墨西哥禁区中路,墨西哥的右中卫佩尼亚头球解围,期间右后卫查莱斯跟其他3名后卫拉开距离,他在右边路准备应对法国队的左边锋奥塞,他和佩尼亚之间出现近10米的缺口,中场迪亚斯撤到那补位。

 

这显示出早期平行四后卫同现在平行四后卫的区别:前者站位松散,某个后卫会为了盯防无球者而远离其他后卫,整体移动的意识尚未形成或不够明确,有些队两个中后卫甚至忽左忽右;后者站位紧凑,四人组成整体,一起协调一致地移动,很容易看出两个中后卫谁左谁右。如果按照目前的要求,查莱斯不会这么做,他会收到右中卫佩尼亚的身边,在佩尼亚争顶时提供保护。

 

这届世界杯,采用“模块(block)”的很少,即对方控球时,中后场球员形成两条阵线,组成一个整体,作为一个整体而移动,现在已经是青少年球队都要练习的基本功,中甲球队能熟练做到。在我印象中,这届世界杯英格兰、保加利亚有时候能达到目前的标准,这两个队采用区域防守,用人盯人的球队则完全不存在防守时的整体移动,盯人后卫的首要任务是盯防对手,不需要考虑自己相对于队友的位置。

 

出现了一些防守任务很重的中场球员,尤其用平行四后卫的球队,需要有人保护4个后卫,如拉廷、科卢纳、迪亚斯和斯泰尔斯等,能看到他们撤到防线里。

 

防角球,大多数球队在两个门柱都放人,法国只在近门柱布置一人,乌拉圭两个门柱都没人。防定位球,法国、匈牙利和英格兰用过区域防守。

 

基本上没有球队采用压迫,苏联和英格兰有时能打出多人逼抢。朝鲜对智利临近终场时,解说员说:“……and North Korea is pressing and pressing and pressing. ” 当时“press”应该还没有成为含义明确的足球术语。

 

灵活多变

 

没有哪个参赛队的阵容一成不变。从人员选拔到后勤保障,巴西队一片混乱,尚无换人的情况下,3场比赛用了20人。第3场小组赛,墨西哥队派上37岁的门将卡瓦哈尔,帮助他实现连续5届世界杯出场的伟业。相对而言,打法最稳定的是葡萄牙、阿根廷、乌拉圭和匈牙利。

 

许多球队能够变阵,通常是为了针对某个对手而重新部署,或者惨败后心有余悸、加固防线,或者突然拿出秘密武器。对阵强大的东道主英格兰,墨西哥增加一个后卫,改用5人防线,英格兰一度无从下手,门将班克斯回忆说:“在墨西哥的坚固防线面前,将近40分钟时间我们踢得不知所措。”瑞士首场用424阵型,中后场空虚,0-5不敌西德,第二场对阵西班牙,主教练福尼更换8人,防线增加一个后卫,阵型变成523。1965年12月,英格兰2-0战胜西班牙,踢出极高水准,拉姆齐见识到了所用战术体系的巨大威力,于是决定秘不示人:“我觉得,让别的球队,还有我们的对手,看到了我们正在用的踢法,那就大错特错了。”本届世界杯,从对阿根廷的四分之一决赛起,英格兰的阵容里弃用边锋,开始上演“无翼奇迹”。

 

朝鲜、法国和墨西哥调整了防线。前两场小组赛,朝鲜的4个后卫采用区域防守,有时站位很平,对手利用了这一点,例如苏联攻入的第3球,舍斯杰尔尼奥夫传了一个过顶身后球,插到右中卫申英奎身后的马洛菲耶夫将球踢进。迎战意大利,朝鲜的防线变成严密的人盯人(我很好奇原因),由申英奎踢自由人,林重善盯巴里松,吴允景盯佩拉尼,河宗源盯马佐拉。随后对葡萄牙的四分之一决赛,朝鲜又恢复成平行四后卫,连尤西比奥都没人盯。法国队前两场小组赛用人盯人,第三场只有战胜英格兰才有机会小组出线,改用平行四后卫,解放两个边后卫博斯基耶和德约卡夫。

 

灵活还体现为同一阵型的不同诠释。苏联踢了6场,一直用424,整体打法和球员角色有很大变化。如果对手用3前锋,苏联的4个后卫足以应对,3个盯人后卫各看管一个,再加上自由人舍斯杰尔尼奥夫的保护;如果对方有4个前锋,两个中场球员中的一个会参与盯防,例如邵博盯西德的哈勒——他的位置从右边换到左边,跟右边锋哈勒对上,沃罗宁盯葡萄牙的尤西比奥。对阵强大的匈牙利,邵博盯拉科西,左边锋波尔库扬勤奋地回撤防守,有时候苏联像是有6个后卫。

 

进攻

 

传中的数量及创造出的射门都多于直塞。50多年过去了,现在也是如此。按照whoscored.com的数据,2016-17赛季西甲,皇马场均传中23次,场均直塞(through ball)1次,尤文图斯在意甲的这两项数据分别是21和2,巴萨在西甲场均直塞3次。

 

英格兰队的传中显得笨、单调,变化不是没有,少,如同一下一下抡大锤打铁;匈牙利队的传中灵活多变,能声东击西左右逢源 来去自如 ,一会儿直接传到门前抢点攻门,一会儿打出“之”字形,从一个边路转移到另一个边路,随即又传到中路。但英格兰队能够靠数量取胜,一次又一次起高球传中,消磨对手的体力和注意力,四分之一决赛的尾声阶段,彼得斯的传中助攻赫斯特头球破门,两人都没遇到紧逼。

 

常见边锋和中锋的换位,如佩罗、巴尼舍夫斯基等人拉到边路传中,侯赛因诺夫、阿曼西奥包抄到门前抢点)。几乎所有中锋都不时出现在边路,有的回防到中后场(马佐拉和托雷斯),有的在中场策动进攻(阿尔伯特),有的大范围跑动、用高速带球冲击防线(尤西比奥)。边锋的内切、游弋和回防都是基本职责,没有哪个边锋只待在前场或抱着边线不放。墨西哥和葡萄牙的双边锋相互换位。

 

边后卫的进攻,各队差别很大。平行四后卫明显有优势,如墨西哥、西班牙和保加利亚,边后卫频频沿边路推进,英格兰的科恩和威尔逊几乎每次进攻都要参与;用人盯人的西德队,四名后卫很少离开后场,苏联队的情况介于英格兰和西德之间,左后卫丹尼洛夫传球很好。

 

除了匈牙利的马特劳伊,自由人基本上都在后场专心防守,萨尔瓦多雷和舍斯杰尔尼奥夫传球的意识和脚法都不错,展现机会不多,后者有一次助攻。平行四后卫里的中后卫进攻,以摩尔和佐科为翘楚,摩尔双脚都能传球,佐科盘带优雅。摩尔推进时,斯泰尔斯回撤补位,尽管如此,还是出现险情,半决赛他曾推进到前场传中,葡萄牙门将佩雷拉稳稳地接住球,随即开到前场,瞬间完成了尤西比奥争顶、西蒙斯回做、尤西比奥远射,这个球被班克斯扑出底线,尤西比奥射门时,面前只有斯泰尔斯等4人。

 

组织者

 

由守转攻,摆脱,转移,盘带,突破,传中,直塞,临门一脚……需要有人将这一切整合起来,由他策动和指挥进攻,直接和间接地创造射门机会。

 

多数球队都有一个中场球员充当Playmaker,如奥弗拉特、奥内加、雅基莫夫、博比·查尔顿、朴承振、罗查、邵博和科卢纳。他们技术出色、指挥进攻,而且跟其他中场队友形成分工——他们是发挥创造力的艺术家,别人是负责抢球的打手。

 

英格兰队的中场分工明确。鲍尔和斯泰尔斯问主帅拉姆齐,“拿到球后,你想让我们怎么踢?”拉姆齐反问:“你们俩养狗吗?”两人点点头。拉姆齐接着问:“带你们的狗去过公园吧?把球扔出去,让狗跑过去,捡回来,再放到你脚边,这么干过吧?”两人齐声回答:“对。”拉姆齐说:“这就是我想让你们俩为博比做的,拿到球,交给博比。简单,但是这对英格兰队非常关键。”匈牙利的中前场相对均衡,某些场景类似萨基所说的“球到了谁那,谁就是组织者。

 

墨西哥队的中场球员有侧重防守的,没有进攻突出的,中锋10号弗拉戈索频频回撤、拉边。中场库恩是瑞士队最好的球员,因为赛前违反宵禁,没能参加首场小组赛,他踢了后两场,表现平平。第二场对西班牙,他和戈塔尔迪的连续配合在右路完成了推进,左边锋昆汀破门,除此之外,他失误不少——传球传丢,摆脱被断,突破受阻,这场瑞士队在中场只有两个人,而且安布鲁斯特还要看管苏亚雷斯。

 

法国队中场能力有限,后两场小组赛,3中场里居左的西蒙完成了一些向前输送;首场对墨西哥,绰号“闪电”的右边锋科邦作用很大,类似的是匈牙利中锋阿尔伯特和葡萄牙中锋尤西比奥,他们是中前场的灵魂,声势盖过中场队友。

 

意大利的里维拉和西班牙的德尔索尔能力很强,没有充分施展,10号球员需要队友的接应和支援,西班牙不缺球星,中场3人都能组织进攻,差在整体,看上去各自为战。类似的是奥弗拉特的经历。

 

奥弗拉特可能是本届世界杯最出色的中场指挥官。4年后的墨西哥世界杯,一位巴西记者称赞他具有“芭蕾舞演员的优雅,宇航员的耐力,爱因斯坦的智慧”。这么强的人,在西德队也有过低谷,从1965年9月到1966年2月一直被舍恩弃用,在科隆有队友跟他配合,到了国家队他对队友失去信心,按照媒体的报道,某些国脚没把他放在眼里。迎来转机是通过1966年3月对荷兰一战,他跟贝肯鲍尔组成中场,世界杯前最后一场热身赛,他利用南斯拉夫门将潘特利奇的失误打入一球,巩固了自己的位置。 

 

奥内加是阿根廷队在世界杯赛场上的第一个“钩子(Enganche)”,技术很好的传球高手,传球方式五花八门,右外脚背和左脚运用自如。他脚法细腻,有连续突破,不粘球,球风简洁、明快,通常调整一两下就传出,或者直接一脚出球;防守时他撤得很深,出现在另外三名中场的身边。????以他的能力和特点,完全能胜任现代足球。

 

博比·查尔顿打入3球,没有助攻。按照记者格兰威尔的看法,博比强在突破、盘带和射门,传球视野不如海恩斯。面对墨西哥的密集防守,博比踢得郁闷,出现低级失误,打入一球是通过反击;决赛中碰到踢得开放的西德,盯防自己的又是贝肯鲍尔,于是他大发神威,游刃有余地盘活进攻。

 

用贝肯鲍尔盯博比·查尔顿完全失败了,但成功例子更多:沃罗宁盯防阿尔伯特,斯泰尔斯看管奥内加和尤西比奥,奥古斯托逼抢朴承振,前者的球队都获胜了,当球队的创造力过于倚重某位组织者时,专人盯防威力更大。

 

博比·查尔顿遇到的专人盯防和密集防守,随后几届世界杯将成为10号球员的普遍遭遇。

 

技术

 

直观上看,外脚背传球,盘带的次数和距离,带球高手和双脚均衡球员的数量,胜过近几届大赛。跑动距离没有数据,有些场次能看到球员在走着踢,堪比2012年欧洲杯法国同英格兰那场。

 

似乎南美球员的外脚背传球更多。加林查用外脚背踢进任意球;对英格兰时,至少3名乌拉圭球员用过外脚背传球;迎战法国,墨西哥中锋弗拉戈索用外脚背传了一个过顶,随后帕迪利亚助攻博尔哈破门;阿根廷的奥内加和拉廷都能熟练地用外脚背传球;智利的比赛我没细看。

 

我没看出雅辛的出击和活动范围有什么特别的,他快37岁了,身前有自由人保护。这方面各队门将差不多,相对突出的是英格兰的班克斯、葡萄牙的佩雷拉、墨西哥的卡尔德隆,西德的蒂尔科夫斯基不擅长处理空中球。

 

除了英格兰、乌拉圭和阿根廷,其他参赛队都派上过双边锋,赛场上活跃着一大批风格各异的边路好手,哈勒、黑尔德、亨托、雅伊济尼奥、奇斯连科和侯赛因诺夫等人突破能力很强。《倒转金字塔》第9章说:“当今足坛难觅加林查和马修斯的盘带脚法,不是因为技艺失传了,他们的假动作要想发挥威力,需要约三四码距离用于加速,现在的球队根本不会给他们这种空间。”的确如此,但在1966世界杯赛场上,哈勒在贴身逼抢,甚至多人包夹的情况下,上演精彩盘带,黑尔德面对已经布置好的阵线,勇猛地连续突破,他们受益于但不依赖速度和加速空间。

 

对苏联的半决赛,埃默里希开出角球,贝肯鲍尔在禁区前沿控球,晃开波尔库扬后用左脚射门得分,如果调整到右脚就错过射门路线了,雅辛也会有更好的视野。另一场半决赛,博比·查尔顿用右脚打入两球,他说自己双脚一样强。

 

博比·查尔顿,苏联的沃罗宁和侯赛因诺夫,很难看出这三位球员更擅长哪只脚。沃罗宁中场和后卫都可以踢,双脚传球质量没区别。侯赛因诺夫踢过左边锋、左中场和右中场,像是左脚,但他能用右脚开角球,用右外脚背向右前方传球。

 

贝利伤退,加林查巅峰不再,都太可惜了,幸好还有几位脚法超群的技术大师。尤西比奥体魄惊人,技术同样了得,他双脚都可以开角球,即在右路用左脚踢内旋球,反过来在左路用右脚踢,匈牙利的拉科西也是如此,助攻贝奈头球破门。据说博比·查尔顿在曼联也能做到,这届的比赛我没留意。

 

中场球员里,除了博比·查尔顿,带球最出色的当属保加利亚的雅基莫夫,因为细腻的盘带技术,他在国内有“足球诗人”之称。他在草皮上的带球像滑雪一样流畅、优美,畅通无阻地推进。在巴西球员面前,他有一次华丽盘带,用连续转身摆脱对手,那是本届世界杯的华彩时刻。?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抄 恩克终于找到自己的风格

2008年欧洲杯,德国队的3位门将是1969年出生的莱曼、1977年出生的恩克和1985年出生的阿德勒。

 

莱曼(Jens Lehmann)2003年从多特蒙德转会到阿森纳,2008年回归德甲,加盟斯图加特。莱曼回忆说:“我还记得,自己去英格兰踢球的时候,起初人们叫我疯子,因为我守门的风格很像清道夫:拦截传中,冲出球门,最远冲出去40-50码,英格兰人没见识过,所以他们叫我疯子门将。”出处是2016年8月他在中国接受《天下足球》采访。我好奇,早年他在沙尔克04和多特蒙德效力,也这么守门?

 

在利物浦效力(2005-2013)过的西班牙门将雷纳说,“从前英格兰的球队喜欢靠后一点的站位,这个我知道。但是足球的踢法已经变了,比赛速度加快,还修改了回传规则,这就是说,如果门将对自己的控球能力足够自信,那队友们就可以向前推进,提高强度,我更喜欢这种踢法。霍奇森执教利物浦的时候,你能看出来,我们的站位更靠后,我的表现就没达到最好……我们球队一后撤,我的水平就滑落, 对我来说,这不是巧合。”

 

莱曼和雷纳的观点说明,英格兰足球的门将技术落后了,体现为门将不善出击、脚下技术平平,以及后卫线站位靠后。

 

恩克1999年加盟本菲卡,2002-03赛季在巴萨,2003-04赛季在特内里费和费内巴切,2004年加盟汉诺威。恩克传记《门将之死》中讲了不同国家的不同守门技术,以下为书抄:

 

(1999-00赛季,恩克从门兴转会到海因克斯执教的本菲卡)他注意到,队中的其他门将,无论莫雷拉、博西奥还是桑托斯,都明显比自己、卡恩、科普克、坎普斯等德国门将的活动范围大,他们可以更多地截获对手的直传球或边路传中。恩克对莫雷拉说:“门将最好是在对手六次质量一般的传中球时出击,并将球全部得到,而不是十次传中都出击,却又两次面对高质量传中时没能抓到球。”(引号里话可以改写一下:门将最好是这样,对手十次传中,其中六次质量一般,这六次出击并且每次都拿到球,而不是十次都出击,结果有两次传中质量很高,门将没能抓到球。)

 

恩克真的这么想:最好的门将并不需要搞定所有最困难的情况,而是能最少犯错。话虽如此,恩克还是默默地开始学习莫雷拉和博西奥的特点。当对手的球,开始在本菲卡的半场策动进攻的时候,往往恩克距离球门7米远,在门兴的时候他都是停留在小禁区内。(一般叫“球门区”,与底线平行的线距离球门5.5米)

 

其实只是向前推进2米,但是对于恩克来说,这一改变可不仅仅是通往未知领域的冒险。对于门将来说,最重要的是有安全感,恩克现在站在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的区域,放弃了很多年来养成的安全感。过去恩克很清楚距离球门有几步远,自己站在球门的什么位置。不自觉地,恩克总是会回到过去相对保守更靠近球门的位置,然后每一次都鼓励自己往前再迈出一步。

 

(2002年夏天,恩克转会到范加尔执教的巴萨,牵线的是舒斯特尔,队中另外两位门将是阿根廷人博纳诺和巴尔德斯。守门员教练霍克要求恩克模仿范德萨。)

 

“罗伯特,你的站位太靠后了!”霍克对他(恩克)叫嚷道。

“罗伯特,你必须用左手来接这个球!”霍克又喊起来。

“罗伯特,这次传球又不是很干净,用脚踢球的时候注意力再集中一些!”还是来自霍克的声音。

 

霍克始终非常确信地告诉范加尔,门将必须和其他十名球员一样参与比赛。门将的传球意味着进攻的开始,因此需要门将脚法精准,能够有效预判而且不要那么容易被对手猜出传球线路。本来巴萨的后防线向前推进的就更多,从而确保球队踢出进攻足球。这就要需要门将的位置也要向前移,尽可能遏制对手的反击空间,不要让自己和后防线之间的空当太大。霍克还是会对他喊叫:“再往前一点,罗伯特,我希望你能像范德萨那样比赛。”

 

(2002年9月11月,巴萨国王杯比赛中2-3不敌丙级球队诺韦尔达,第1和第3个失球,恩克没有在对方传中时出击。赛前布置战术的时候),范加尔告诉恩克,只要对手在中场拿球,他必须在距离球门八九米的位置(点球点距离球门11米)。(第三个失球)球飞向小禁区,恩克需要出击,这样的传中球对他这样的门将来说只是小儿科。但凡是内心有恐惧的门将,人们都能在他防守传中球的时候看出他的内心感受,因为他总是会犹豫一下。恩克没有马上冲上前,弗兰克·德波尔则站在原地没有跳起来,一切来得太突然——或许他也担心失误,或许他想要把位置留给恩克。弗兰克·德波尔已经习惯于门将主动出击,他过去在阿贾克斯和范德萨配合多年。

 

(恩克在特内里费迎来重生,确定了自己的守门风格)

 

恩克带着幸福的感觉站在球门前,或许他再也没有机会代表本菲卡或是巴萨这样的豪门比赛,但是他一下子非常清楚,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门将。在职业生涯中期,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风格。

 

在国外踢球的经历开阔了恩克的视野,他意识到在自称为生产门将的德国,他在90年代接受的训练充斥着奇怪习惯。比如一直站在门线处等候;比如有些夸张的将球用拳头击出,面对对方传中时死守近门柱;比如对方前锋获得单刀机会时,冲出去漂亮的倒地扑救;而且训练还始终突出力量这一环节。新一代门将则受到阿根廷学派影响,强调面对前锋时平静地一动不动,并且将球扑向侧边。

分类:笔记书抄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德国自由人掠影(三)四后卫形似神不似

巴西队连续夺得1958年和1962年世界杯,辉煌战绩推广了自己的防守方式,四后卫的潮流席卷全欧洲。西德肯定受到了影响,他们在60年代中后期完成了转变,WM和三后卫消失了,433和带自由人的四后卫防线成为主流,期间一度流行过424。这场转变的进展标志是《踢球者》在1966年7月的评级,他们评价各个位置的球员时,开始用424阵型中的边后卫、中后卫和中场等位置来划分,不再使用WM阵型里的内锋和前卫;完成标志是1971年7月的评级。

 

西德足球的鲜明个性在于,同样是四后卫防线,英格兰球队普遍用平行站位,而德国球队以自由人为标准配置。1966年的两场决赛成了对比不同防线的舞台:5月5日,多特蒙德战胜利物浦,夺得优胜者杯;7月30日,英格兰队击败西德队,捧起世界杯。

 

1966年5月5日,优胜者杯决赛,两位队长保罗和耶茨握手致意。1966年5月5日,优胜者杯决赛,两位队长保罗和耶茨握手致意。

德国自由人掠影(三)四后卫形似神不似

 

1966年7月30日,世界杯决赛,后卫摩尔举起雷米特杯。1966年7月30日,世界杯决赛,后卫摩尔举起雷米特杯。

德国自由人掠影(三)四后卫形似神不似

 

在自由人保罗·沃尔夫冈的带领下,多特蒙德有效限制住利物浦的进攻,利物浦不知道怎么对付这种防线,最后1-2告负。这引起BBC电视台的好奇,他们问西汉姆主帅格林伍德如何破解这种防线,格林伍德提出的办法是打身后球,“答案是让某个人打到(对方的)身后。”这说明当时英国足坛的自由人不多,否则利物浦和媒体不会这么陌生。

 

那么,为什么是带自由人的四后卫,而不是平行四后卫,在西德足坛成了主流?这个问题太大了。

 

乔纳森·威尔逊在《倒转金字塔》中说:“西欧的战术分歧贴切反映出新教与天主教的对立(就连德国古怪的二者兼收也不例外)。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称,新教(尤其是加尔文主义)鼓励“工作本身即美德”的理念,促使个人积累盈余的财富,再将其用于投资,促进了资本主义在欧洲北部的传播。足球是否延续了相似道理?在新教工作道德熏陶下成长的人们,是否认为有必要不停忙碌,因此更提倡在不断运动中压迫对手?主动心态和不懈努力,是否比被动的自由人战术和后撤防守更有价值、更自然?”

 

这个猜想大意是说,新教对应压迫和平行四后卫,天主教对应后撤防守和以自由人为核心的防线。宗教信仰和战术倾向结合在某位教练的身上,这完全有可能,但两者是否相关,尚无足够大的样本和足够强硬的史实证据。况且德国一直是新教和天主教并重,这如何解释自由人防线成为主流?

 

符合经验或者具有史实支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国家队和强队的示范作用,贝肯鲍尔等明星球员引发的追捧和模仿。我感觉,也许存在这种可能:某些德国球队起初尝试了四后卫,但没有真正领会区域防守,转而选择自由人。

 

1962-63赛季,汉堡同贝利领衔的桑托斯交手。汉堡的四后卫从右至左是克鲁格、迈因克、维尔纳和库尔布容,他们分别盯防桑托斯的贝、库蒂尼奥、贝利和多瓦尔。这场比赛汉堡不设自由人,跟区域防守差别也很大:为了追赶和逼抢自己的盯防对象,四名后卫经常离开自己的防区,例如库尔布容移动到中路,克鲁格出现在左路,基本上成了四个盯人后卫。之前的1961年对巴萨的冠军杯半决赛,汉堡也是这么防守,克鲁格、迈因克、维尔纳和库尔布容,分别盯防苏科、科奇士、苏亚雷斯和埃瓦里斯托,类似的球队还有参加1963年全德决赛的科隆。

 

巴西队在世界杯上展示了四后卫,欧洲各地都有球队开始仿效,有的还直接请来巴西教练。汉堡加入了这个大趋势,单看这两场比赛,他们的四后卫防线只做到了形似,没有领悟和遵循区域防守的要求。

 

以德甲在1963年开幕为标志,德国足球开始了职业化。德甲早期,掌握先进战术的外籍教练很少。在1965-66赛季,两位匈牙利教练洛兰特和施瓦茨分别执教凯泽斯劳滕和法兰克福,他们采用南美风格的平行四后卫,实行区域防守。等到1967-68赛季,德甲18支球队中,16支用424,1支用433 ,1支用235;就防线而言,17支用四后卫的球队中,10支用平行四后卫,7支设自由人——我从一个外国球迷论坛上看到这个数据,出处是当赛季的德甲前瞻,我怀疑这10支队伍中有些像汉堡一样名不副实。

 

也许就跟始终没学会WM阵型的巴西人摸索出和钟情于平行四后卫一样,60年代一些德国球队没能充分领悟平行四后卫,也没来及演练纯熟,最后接受了带自由人的四后卫防线。他们调整起来很容易,只需要增加一个自由人、减少一个盯人后卫,而且德国后卫的体能和纪律正契合这种防守方式的要求,所以它在德国足坛逐渐成为主流,但这只是对原因的猜测,时间则可以确定:大约在1970年前后,一个证据是杂志《踢球者》的记载。

 

这份杂志每年做两次球员评级,通常是在7月和12月。1971年7月的评级,他们第一次将中后卫分成自由人(libero)和盯人(vorstopper)两类:“由于现代足球的发展,我们需要将中后卫划分为自由人和盯人后卫,当然,这不是说球员不能两个位置都可以踢。”可见在1970-71赛季,德甲球队普遍采用带自由人的防线,肯定远远比其他防线多。

分类:球迷一家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2页/13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