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三秋兮

博客主人:杨荻   **人生在世,如萍浮水上,遇到谁,也不过是一段或深或浅的随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543173
  • 开博时间:2004-10-28
  • 博客排名:第297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相濡以沫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传不上音乐,传上了,也打不开。
只好把这首叫做《相濡以沫》的歌,订成了博客门铃。

过去的两周,很累。
以工作为主累,国税、地税都疯了。
失眠。老尚说,你周五的时候要晚睡,再吃一片安眠药,调一下生物钟。
安眠药能死人的,我说,不吃。
他说,感冒要吃药,失眠也要吃药。

老尚,这个老实厚道、勤恳工作和活着的男人,今晚喝多了。
由于去年负责的分公司业绩不好,即将左迁海边小城。那个地方,走高速要一个半小时。秋天,路边开着波斯菊。那里,住着去年刚结婚的堂妹楚楚。说是海边小镇,可能更妥帖些。
他说,很多人为他鸣不平,兔死狐悲的悲哀。他说,好几个都降岗了。他说,一个大男人下属听到消息后,眼里转泪了。
我能做的,就是倒一杯水,放在床头。然后,比平时更多些温柔。

夜里带着耳机,听《相濡以沫》,发现里有一段旋律很像孙俪的那首《爱如空气》的一段。
告诉我,什么叫快乐
我问枕边的寂寞
梦里的常客

相约好一起漂泊
与他相濡以沫
没选择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2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得,好似旁人

   爱上杨荻
  杨荻是一本书作者的名字,曾经也如张爱玲一样,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看了后不禁莞尔,笑笑表示释怀,原来尘世中,还有那么多女子,不管高雅还是庸常,都曾经起一个自己认为恶俗不堪而在父母眼里是世上最动听的名字,也曾经为了名字烦恼了很多个年少的日夜。我喜欢张爱玲,喜欢舒婷,皆因她们都用文字粉饰了自己在俗世中的容颜,丝毫没有觉得她们的名字有多俗,倒是因为她们的文字而倍感她们名字里流动着才情的美,俗气中透着大雅,平凡中吐着幽香。
  
   爱上杨荻,并非是因为她的名字,而是因为她的自语,而让我知道那些无法表达的话语,与生俱来的倾吐欲望,竟然那么轻易就从她的笔下缓缓舒展开来,带着前生所有的情愫,飘摇选定了这唯一的尘世。红尘 是清凉的,而清凉也是我们曾经在热切地舞动年少,舞动青葱,直至苍老的天堂。
  
   写书的人,和看书的人,一见如故的心情,已经久满铺尘,很久没有像这样,珍爱一本书,爱到每时每刻都想从包里掏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摘抄了满满一个小本子总觉得不满足,我想,让它永远留在我身边吧,虽然手上这本是图书馆不经意的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山之震

  作为震区灾民,我很不喜欢被人问起1976年7月的那件事。
  比如有一年的夏天,好像是2006年,我从北京接来某高校教授。一进市区,她就问,街上是否会有很多残疾人。
  虽然有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句话,但也有句话叫做不要揭别人的伤疤。
  在一个四岁半的孩童眼里,村子里的景象是这样的:下雨,街筒里灌满了水,水流成了河。牛车,车上的人头上缠着白布,被拉向南坟岗。坍塌的北墙,天上掉下来的压缩饼干。
  彼时,我住的地方并不是震中。
  
  今天早晨,我在梦中再次被晃醒,连着晃了有三四次,月亮船里似的。我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手机,五点三分。耳边传来犬吠,好像在梦中。除了短暂的狗叫,并没听到人声。
  又地震了?
  关键不是自1976年的“又地震”,而是自昨天上午的“又地震”。
  
  昨天4.8,今晨3.2,指的是地震级别。
  今天的天气很凉爽,除了有些阴,算是很不错的初夏天气。
  昨天可不一样。昨天是这样的,我们办公室三个人正在各自的电脑前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得两则

  
  也是红药,楼下的,唯一的,一丛。
  


  
  
  一则
  觉得一个人活着,还是当个老板好。
  今天又想开了,提前早退,去报一个关于摄影的培训班。离书刊市场很近,就踱进了著名的汲古书店。
  我认识书店老板,在他没以此出名前。记得那个九月的午后,四个人一起喝茶。那年我们都是初见,非典时期,2003年。
  几年后,我们四个又一次在一起,吃了顿西餐,淅淅沥沥的雨季,送我读研。
  风不住,东篱,还有路路。
  你道离得远吗?总会相遇。你道离得近吗?隔街陌路。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1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

  长这么大,第一次发觉五月的好。
  
  三月开始,就盼着春天的到来,很想脱下毛衣。可也只能先脱掉羽绒服。
  盼着三月底了,迎春花果然开了,一片微寒的黄色。
  
  四月里,盼着春花开放,熟悉她们的花期,几乎都要成了植物学家。与一帮女友,在中午去寻花,为的是照相。杏花,樱花,梨花,二月兰,丁香,桃花,碧桃,西府海棠。你看,你看,月亮的脸,藏在花蕊中。
  趁着花事的繁忙,减衣进行中,不妨寒气浸入,倒是病恹恹的四月。
  况且,花期果然很短。过一个周末而已,落了一片红不说,连像都没来得及照。白瞎了今年的花事。
  春花虽好,景不长。堪当折时,只须折。
  
  五月里的花事也很繁盛,以树花见长。紫的泡桐花,白的槐花。五月初进了一次山,看到路边成片成片的紫槐花。问了旁边搞林业的专业人士,是新品种,叫香花槐,又叫五七槐,因在五月、七月开花。五七,五七,倒像个干校的名字。要是三七就好了,是味著名的中药。
  五月里的花,还有鸢尾。我以为鸢尾只有紫色。某天去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过是斧凿附会罢了

  也算是烟雨中再次早游了一次部分瘦西湖。
  问老先生,二十四桥在哪里?
  手指处,原来昨日已亲自脚踏过。
  又问一老先生,却说这只不过是后来造的罢了。古扬州的古桥,早就成路基或宅基了。
  说是曾经有二十四个美人,在月下吹箫。
  我数了数,可不是有二十四根桥栏嘛。
腰身倒也妖娆。
  过路的红衣中年无腰身女,可是当年月下弄萧的玉人?
  哈哈!
  
  

分类:荻影瑟瑟 | 评论:2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见不如怀念

  我就住在瘦西湖边。边到有一个小角门直通瘦西湖,五点半至七点半即可免费自由进出。
  我找到了二十四桥景区,但没来得及确定哪座桥是二十四桥。
  我找到了芍药园,叶正绿,花未开。


琼花开的正好


分类:荻影瑟瑟 | 评论:1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传说她叫二月兰

 新买的无敌兔,佳能5D MARK 2,一早去南湖试机。

 


  
  

分类:荻影瑟瑟 | 评论:2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药可好珠泪垂

  某某某,告诉我你活得很好
  
  百年欢乐能几日,一生知己有几人
  我一直看你很好,我也很开心
  
  如果我的身体里还有水分
  那一定是为你储存的最后一颗眼泪
  
  最后一滴水,留给你
  
  眼泪哗哗地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4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前

    迎春花到底绽放,也开了一些玉兰。鸢尾丛露出了绿色。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年,他们初绽的青春

  我可以在学校用用你的单反吗?
  干嘛?
  反正你的那款已经大降价了。
  干嘛用?
  就是体育课上用用,学校不是搞主题班会吗?
  所以,摄影全是小尚。
这是一个男生极多,女生极少的班级,大概3:1。
可能由于谐音,她的外号之一叫“菠萝”。
有一天,我看到一条短信:菠萝....在么?
  
  


  



分类:萌的初中 | 评论:3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了,亲

   在旧物的风声中,我看到自己依然柔软的内心。
   小杨已经成了老杨,小伊也成了老伊。如今,老杨还在,老伊却被卖掉了。最后的交易在单位大院里进行,我趁弟弟和车贩子以及买主签协议的空,回办公室借了小邱的手机(我的丢家啦),给陪伴我6年零4个月的老伊女士留最后的影像。
   亲,我的朋友,别了,希望下一个车主,待你比我待你好。
  
  



                    小伊九月来家
  小伊的老家在韩国,飘扬过海来到北京,北京现代就成了她在中国的家。自从出身法国世家的小爱被我剔除后,小伊就成了我们的首选,我们要把她迎回家。
分类:如此三人 | 评论:1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所事事

  新年的一只苹果,在纸上渐渐枯萎。
  眼前的,身后的,那丛芥末黄,无声地寂寞。
  一亩一亩的阳光,投射出诚意的温暖。
  我爱的,正是这健康的明媚。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值得受罪一去的地方——雪乡

 


 









  

分类:荻影瑟瑟 | 评论:2 | 浏览: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车障

  此时,正在哈尔滨开往雪乡的金龙客车上,车出毛病了,载客33人。
  半车陌生人,不知名的公路。心急的司机和导游。
  听说,此地今冬也没下大雪啊。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8页/4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