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三秋兮

博客主人:杨荻   **人生在世,如萍浮水上,遇到谁,也不过是一段或深或浅的随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543173
  • 开博时间:2004-10-28
  • 博客排名:第297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第二篇

 最近的心情有点凄凉。关键是无处话凄凉。有的时候和小玲中午对坐,互相倾诉着心事,一件件摆开来,竟都挂着怨气。真正的怨妇。
 工作一天天加强,像渐硬的北风。孩子一天天长大,脸色就一天天灰暗。我看到小玲脸上额头上的疙瘩总是不下,是秋天最后一个蚊子留下的烦恼包,需要经过一个冬天才能消失,还担心是否留下暗痕。我的脸上倒没有疙瘩或蚊子包,但是脸色很衰败。储存了一冬的大白菜在春节过后总是腐烂,菜帮也发黄,我就是那菜黄色。
 人要是菜黄色了,连爱好也变得腐败,腐败到提不起来。
 我写不出一个字了,这很悲哀。
 因为每天要送孩子早早到校吃早饭,我就来办公室很早。我想那个时刻,我们公司的懂事长还没来办公呢。有的时候看到上访人员,目光呆滞,穿着寒酸,只有哭喊的嗓音还算得是沙哑中的一声高调。他们被门卫拦在办公室大楼的前面,大楼的深处是进不去的。
 我站在玻璃窗前,看外面的风景。实际上并不美。因为屋子里很冷。还没有开暖气,空调不能制热,让我想起了亲爱的先生。他每周回家两三次,通常是晚上到家,早晨走,大概也就是个摆设,像我办公室里的空调。他比空调略强,能制很大的热,也能制很大的冷,算是先进机器。
 我站在十月底的玻璃窗前,和窗台上柿子黄的柿子一样的冰凉。我看到进出的人群,有我年轻的过去,也有我衰老的未来。就有点悲。
 希望在上班的人群中看到人力资源部部长,把我调离现在的岗位,因为我就可以离开现在的这个大楼一层阴面的办公室了。
 我向往阳光。暖暖的,像先生制热时的怀抱。
 我要做卫生了。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篇

 我其实并不清楚博客这东西。先前也是听说过的,因为木子美,据说她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了很多隐私。后来又有一个竹影青瞳,据说在个人的博客里传了很多的半裸或全裸照片,造成很高的点击率。我在论坛上看到过别人转来的她的照片,在室内拍摄的,有窗帘和椅子为背景。身材看上去还不错,脸却一般人物的样子。我惊奇这样的一般人物。我佩服她--这个把自己的身体展露给别人的青瞳。想一想自己,是杀了也不会那么做。如果战争起来,成了战俘,我恐怕是最先咬舌自尽的那个。
 我想申请一个博客,只因为自己想写点类似于日记的东西。想想写出来放在哪里都不妥,也许放在博客里好些。密码不被人盗窃的话,总是一个保险的地方。如果告诉了别人,要他(她)来分享这个地址,就是很好的朋友了。
 问了四楼的东篱,他告诉我申请的办法。然后又下楼来具体指导,说女人大抵如此,很笨。

分类:一池萍碎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外省或外省人



外省或外省人

  我是在认识了外省人以后,才关注起了外省。
  所谓关注也不过是在计划旅行的时候,用笔在报纸上刊登旅游广告的地方画个圈,算是纳入了本年度预算。或是在看央视天气预报的时候,留心一下外省的天气。晴阴、多云,那里的风力,还是雨雪。偶尔地也会和外省人通个短信或电话,知道他们那里还在穿短袖衬衫,而我这里却已经穿上了薄毛衣。有时候赶好了也会在同一天落雨,那一定是距离不远的临省,只是这样的概率不是很多。一切都淡淡地,有点小时侯清晨池塘里清水的味道。
  曾经在同学开的书店顺手拿来一本卖价五元但印刷质量不错的盗版书,封面上印有一个大大的女人红唇。那是安妮宝贝的小说集,最喜欢的一篇叫《暖暖》,也许是题目中和了安妮文字中的冰凉。小说集里有一段话很有印象,却不是《暖暖》里的。那段话大概的意思是说,深夜里有好多人上网,他们有的在恋爱,有的在聊天,有的在做什么什么,而安妮在安静地写作。
  我就是安妮说的游走在深夜网络里很多人中的一个,并且有几年了,几乎要成为我夜生活的固定模式。有了网络,我就有了夜生活,但很多人称之为流落。以前的人家为了省下灯油,总是很早就吹灯睡觉,那时的夜是纯粹的夜。没有噼里啪啦声,清脆地敲打,像夜雨落在青瓦的屋檐。
  喝着白水和人聊天,寻找恋爱,直到最后安静下来写作,我是安妮文字中列举的多种类混合角色。期间就认识了很多外省人。只是一边拾,一边丢,最后只留下眼前的几个。秋花一样开在枝头,保不准什么时候也会零落消失。闲的时候慢慢想起,觉得是很飘渺的茶魇,闻得到香气,却入不了口中。人生如梦幻泡影,那些人和事是梦幻中的梦幻,泡影中的泡影。打开废弃不用的旧邮箱,点击保存下来的照片,隔了很多时间看去,那些外省的男人女人们一点都没有老,像在医院里被冷冻起来那样的新鲜。旧邮箱地址,也就成了一件触摸不着的旧物,或是电影里常描写的那种旧屋。空荡,寂静,衰败。
  就是这样了解了很多有关外省的东西,人,物,以及那里四季里白天的最高气温,夜里的最低气温。因人而关注起当地的风物,符合我的循序渐进和外延,它甚至是我掌握的巧妙的移花接木武功。人虽然逐个没了联系,一些地理人文知识却留了下来,算是一点人和人今生相遇的益处,而不是完全的悲哀。有时候仿佛一直寄宿在不同的外省,熟悉当地所有的地理。在夜里醒着,等待着打开,绽放。而后在白天睡去。
  出门的机会不多,以前更少。十八岁以前根本没有走出过本市,很纯白,像未着墨之前的宣纸。好多人都是这样,没有机会,就一辈子生活在近距离的方圆内。比如我的父亲母亲,我的兄弟姐妹,还比如很多生活在这个区域或那个区域里的人。所以对张爱玲的那句名言起了怀疑,“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遇到的人”,听起来很感动的话,透着一种宿命的大机缘。实际上如果不走出自己故乡,根本遇不到千万人,算来算去,亲戚同学加同事也不过几百人之众。而朋友和婚姻的选择,也不过是从左近区域内提供对象。我们遇到的,不是千万人中的那个,也不过是几百人中的那个。这是我的小计算。爱玲的话,是夸张的美,是安慰的药丸。连尘土都是飘浮着然后落地,再浮起,人有时候需要用夸张的细节作为安慰。
  人们都说,南方人和北方人结合生出的孩子聪明,那一定是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了彼此遇到的人,聪明的孩子是最张扬的庆祝。如果两个城市加起来的人口超过千万人的话。这又是我夸张的计算。国内三十多个省,无数的市县和村镇,两个人所在行政区域的人口,加总起来总会有超过千万的时候。就广义地应了爱玲的话。
  很多人喜欢远游,然后定居在外省,在一个相对于自己出生地的地方安家落户,他就有了两个省为“内省”。我只有一个省,所以有很多很多的外省,和很多很多的外省人可供琢磨,虽然我通共并不认识几个外省人。还好是在中国,要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合众国,外省的数量快凑成一副扑克牌,正好可以做纸牌游戏。
  有的外省去过,有的没去过,没去过的多于去过的,未来就还有很多机会。去过的地方,因为那里有认识的外省人,感觉上就亲近些。总以为到了省界就到了外省人的身边,实际上是不一定能见面。一个省的区域如此大,有的面积相当于一个外国。没有去过的外省,想着下一次也许能够有机会路过,就在报纸上印刷着那个地方名字的汉字上,用记号笔重重地画个圈。
  却总是画不圆。


2004-10-16



分类:如此三人 | 评论:0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8页/4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4 25 26 27 2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