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的云

我心中有两个灵魂,一个要同另一个分离,越门的信符,我始终找不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55329
  • 开博时间:2006-12-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山路弯弯

 宝贝上初中了,宝贝放长假了,宝贝和我一起在郊外散心呢。
 我们走得很远,眼里的景色都很好,宝贝一路提着很多有意思的问题,我真真假假地答着,宝贝会恍然大悟地“恩”着,或瞪着眼睛拧着眉想更多的问题。
 宝贝的手很软,一直窝在我的手心里,宝贝即使上初中了,手也还是那么软,那么小。
 这里到处都是山,也许若干个记数的年前,也有过强烈的地震,地震造就了这美丽的山川。无数的山头起伏着,我们攀得越来越高。
 我和宝贝是早晨出发的,现在是上午9点多。天略有些阴,宝贝穿着我领她一起买的绿色的羽绒服,背着橘色的书包。山上有一条小道,很多人都在这里穿梭,两个人劈面相遇的时候都得侧着身子让过。我拉着宝贝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 人越来越多,在略微宽敞的地方,有几个妇女在做小生意,卖几瓶水,卖几把山花。
 转过一个山角,两个女人坐在凹里,身旁放着几瓶水。我没有办法,放开了宝贝的手。我有点怨怪地嘟囔着,这么窄的路,还要占地方。两个女人听见了,笑了笑,往里收了收脚,说,看这坡下面。我挪眼一瞧,窄窄的路下,是长长的一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30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茶好喝却难得

茶,尤其是品茶,一直认为是很南方的事情。须要有细雨绵绵,绿意氤氲,软语喃喃,还要有指若削葱,面凝如脂,瘦腰款款的江南女子,天苍苍野茫茫的北方,注定只能和粗犷相合。茶,在这干旱的北方,终是不能轻易地品上一回。于是,一边收敛着挥鞭的驰骋张扬,一边倾羡着品茶的温软优美。
今日有幸,俗人做了回雅事,认真地在茶楼里品了一回茶。
茶楼的老板,很年轻,初看,是言语不多的人,及至入座,小女生上茶具,递过水,才开始有了话。我对茶道外行,也便跟着友人说一些外行的话,多少添些热闹。
茶道我简单知道些步骤,先要焚香去妄念,不过今天只是随意地喝这认真的茶,这焚香就罢了。洁净茶杯的第二步他做得很是细致,洗过茶叶,高水冲茶后,等待“碧玉沉清江”,就可以品茶了。当然,为了礼貌,须得先闻闻茶香,再入口。
茶老板说,真正的品茶其实不是这么静,入口有声,唏嘘嗟叹是最好。茶液进唇,碰齿,绕舌,遍及口间每处所在,才能真正知晓茶的味道。我是赞同这样的品法,只是大庭广众之下唏嘘有声,实在不好做,只得作罢。
茶入了口,果真香气萦绕。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7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绵羊共美



攀至香山寺庙,已是正午。
居士加央多杰引我下了一处石阶,又旋上斋房的二楼。走廊里随处放着居士供奉的米面果品。廊里静悄悄地,厅内也无嘈声。能容纳两百人的厅摆放着长条的褐红色桌椅。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长溜饭菜的盆子,我以为像自助餐一样需要自己动手,正待起身,有年轻的信徒端着米饭盆过来,停在我面前,我急忙翻转桌上倒扣着两只碗,信徒也不言语,撑开胳膊从盆里舀了一勺米饭,搁到碗里,然后询问地看着我,我恭敬地摇摇头,他端着盆走了。又一些女信徒端着各样菜的盆依次走过来,也不多言语,你点哪个,她就给你装哪个。有位年龄大一点的信徒低声尊告像我一样第一次吃斋饭的人,不能剩饭。我惶惶地捡起掉在桌上的两粒饭粒,纂在手掌心。
厅内有些凉,吃过斋饭下了楼梯旋上石阶。开始了一系列的佛事活动。寺庙也曾去过几座,但畏惧那些高大威武的神像,很少去烧香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暖心暖胃的锅茶

接连两天,风大,天冷.到了进餐的时间,又哆嗦着不知道吃什么了.
茫然间,忽然想到了锅茶---蒙餐馆里的锅茶.立刻寻了过去.
黄金大厦的西边,望见一溜灯火辉煌的店面.仔细看,装修都不甚精致,有的店简陋到只是一排连着蔬菜大棚的平房.却是人头攒动,热闹的很.
我只要喝锅茶,他们的美味丝毫打动不了我,便径直去了一家有些冷清的蒙餐店-----苏雅艾里.
颧骨高高的美丽的小姑娘热情的迎着,掀开门帘的刹那,草原的味道就来了.
稍稍坐了一会,锅茶上了桌.满满地溢着浆白的奶色的茶,汩汩地起着无数的小泡泡,翻腾的茶里,泛着颗粒金黄的炒米,小块酱色的风干牛肉,酥软的奶皮子,颜色干净的奶豆腐,最上面浮着的是茶里少不了的黄油.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5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丽让我忘掉悲伤






我叫它沙葱.第一眼在树垄间看见的时候喊的就是这个名字,也就霸道地将这个名字强加给了它.
沙葱又叫蒙古韭菜.如果你有机会在六,七月间到草原,手把肉飘香的时候,主人会端上佐餐的沙葱,青青绿绿的葱叶,纤细水嫩,整齐地码放在粗瓷大碗或随便什么样的器皿里,都一样吸引已经浸满肉的浓烈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归来的马

博里的歌换成了马头琴曲<归来的马>.
一直在找很老的一首蒙古族歌<额吉>,找到的版本却都失缺了老歌的味道.继续寻找中听到了这首<归来的马>.



一个人站到了天幕下.
只有在黄昏,黄昏的草原安静.
日头在哪里?不去寻它.有这一层余辉的静罩着,就很惬意了.

不要走动,望着天边.
凝固的云朵,澄澈的苍穹,绿的没有杂质的草甸.
风吹过的时候,云在动,草在动,心的波也随风泛起了涟漪.
就在天的边际望见了这归来的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9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温暖的传说

 
你有长的一生 有短的爱情
你说长的一生 留给你爱的人
那么可否借一晚 柔情
给爱你的我
借来一晚爱情 温暖的传说
就当我的日子 续前缘地错过
你长长的一生 给得起的
就这么多

夜深了,没有一点声音的空荡着,我需要音乐来温暖.
吴遥的歌就这样撞到耳轮里,嘶哑的刺激.
说实话,不是很喜欢歌里这样变化太大的声音.
初始的歌声哀怨幽缓,你可以抱着双臂闭着眼去凝神回想生命中爱的痕迹,忽然有点尖的音在刹那间高起来,在你还没有防备的时候让你跟着她的歌升空,"眼光迷乱誓言也赤裸 ,不管长夜如何,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救赎-----回不去了

查克的灵魂烟花般随风飘荡了两天,又回到了身体里。
窗外一簇一簇地杏花唧唧喳喳地挤在这枝那枝上吵嚷,嫩粉的色染得整个院子都纯净起来。查克在杏花的清香中醒了过来,眼睛略有些迟缓地看着身边的一切,然后问我,这是哪里?我张不开嘴又不能不说,我的声音还未落,查克的眼睛针一般地刺过来,我的心颤了颤。查克平日里言语不是很多,他不再说话,我也假装不再去想,就当是事情已经过去了。
查克似乎变了个人,很配合医生的工作,按时吃药,安静地输液,偶尔还会开开男护士小田的玩笑,说病好了要为他写人物专访,给他牵段报纸姻缘。小田也真得信了,有事无事来汇报个人情况。
住了一个多星期,我对这病房的恐惧已经减轻了很多,而且认识了很多病人。
我们隔壁的老人是矿区的工人,下井时被矿坑顶上掉下的石块砸了头,瘫了。在这医院已经住了5年多,他的病房里有沙发,有衣架,有桌子,还有个小小的电视。老人常年在屋里,肤色苍白的厉害。眼睛会看你,但移动的速度慢,通常是你动了,他的眼睛还在你刚才停留的地方。老人的媳妇比老人年轻,闲了会来我们病房说话,告诉我们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中-------回不去了

查克进医院三天了,单单是神志有些不清醒,其余时间都在昏睡.
我长久地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消瘦的脸.
闲了会看一些书,会买一些书,试图了解他的心理身体的问题,只是书上的文字都装在了我的心里,他依然是他,日子依然是日子.查克总在我要进入深渊时,扔给我一点阳光,我就靠着这一点阳光活了下来.后来在科技出版社的图书市场里撞到了一本书,我知道,我能活下来的理由是因为我也有了病----互赖症患者.书上的解决办法简单的很,离开病源,离开黑暗,离开旧的生活!
我笑了,看过书上介绍的很多病例后,我笑了,离开,离开,离开,简单的两个字,简单的方法.离开后脚朝向哪里?离开后他该怎样活下去?
这么看着查克的时候,我会握着他的手.更多的时候,去看窗外,看窗外后院的女病人来来回回地走动,想自己有一天是不是也会这样直直地勾着脖子走动.
查克这三天安静地出奇,偶尔会说胡话,但总是睡的时候多.这医院的很多病人在该睡的时候都会昏昏地睡去.
特护室新来的病人也一样昏睡了一天.
走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了最后一眼他的影子

寻找是从村外那条土路开始的。
天寒的厉害,坑里的泥水冻成了一片又一片白冰凌,黑的土起伏着,路边的杨树裸着青的身子,硬硬地站在冰的风中。
车在路上走。颠簸得厉害。
我问,要去哪里寻?他不回答,只说,坐着就好。
我不再问,眼睛只管盯住了前面,手拽着车窗边上的把手。
路晃得厉害,车跳得厉害。车外的冰一丝一丝地透进来,我冷了。
没走出多远,路爬了坡,几里拐弯地弯着。车不能再走,停了。我裹紧了身子,其实没有什么能裹的,薄薄的衣衫几乎裹到了肉里。
向上爬。一直向上。天冷,路的两边沟深。有雪。
风紧,我有些爬不动了,我说,累了!他没有言语,拽了我的手,一直向上。
路边有坟茔,坟头上插着粉红的幡,长长地在风中摇摆,有些喜喜兴的感觉。坟是新的,幡也是新的。坟后的另几座坟,老了,灰塌塌地趴在草里。
天要黑了。我喘着气,几乎要倒下了,他拉了我一把,我抬头,路的顶上立着一座房子。我欣喜地蹦起来,喊着,是它是它,我们是第一个来的!
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夜----回不去了

查克昏睡的第二天下午,病房的走廊里一阵吵嚷。几个男人抬着一个人进了特护病房。
特护病房正对着医护室,三面都是宽大的玻璃。病房里有四张床,靠窗户的两张住着前天撞玻璃 和重度抑郁症的病人。一张空着。新来的男人被扔在了靠门的床上。
男人姓李,是穆家营子的人。男人面朝上躺着,手脚直直地摊开。瘦,脸颊塌进去很深,嘴张着,像个黑的洞。
护士扎了针,挂了掉瓶,他一直没动,嘴就那么黑黑地张着。
晚上9点半,病房熄了灯。晚饭后吃的药现在都起了作用。没有人走动。
查克也睡得熟。
后院的光照进来,惨淡淡地瘮人。窗帘在这里是看不见的,几年前,有个病人吊在了挂窗帘的横杆上,后来医院索性连暖气管道都包了起来。
门没有插销,谁都可以随时推门进来。门上嵌着玻璃,白天里玻璃上总会长时间印着一张两张面孔,直直的眼神,张着的嘴。夜黑下来的时候,我用一张报纸堵上了玻璃,看不见窗外的脸,心定了一些。
值班的李大夫进来,看看查克,又看看玻璃上的报纸,说,一般是不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窗外----回不去了

查克睡着的时候,我就看窗外的风景。窗户围着一圈铁栏杆,很宽,不会遮挡视线。
后院是女病区,也是一排平房,越过房脊,可以看见远处西北角的彩虹桥。院中的树开始绿了,杏花也粉的妖娆,偶尔有一只蝶飞过来,院子就活了起来。靠近窗户的树都有合抱粗,树干上刻着字,刚,想你;救救我,他们要杀人.....字有的大有的小,更多的是胡乱画的痕迹。
树下有石的桌凳,天好的时候,所有的病人都会出来晒太阳。她们三三俩俩地散坐着,也有一个人远远地离了人群独处的。石凳紧靠着窗,每次晒太阳如果碰巧有亲人来探视,都会坐在这里。她们在院子里温暖自己的身躯,我在窗里阅读她们的日子。
她们的年龄不一样。大的有满头白发的,小的看上去也就14、5岁。这个小姑娘就是天天夜里喊“妈妈,救救我”的女孩子。现在她很安静地坐在石凳上。皮肤白净,梳着马尾辫,下巴尖尖的,是个清秀的小姑娘.
院门外进来两个女人,穿着整齐,其中一个烫着波浪型的长发,一动发稍到发根都在起伏。烫发的女人径直去了看守的医生跟前,另一个女人拎着两袋子零食水果递给了小姑娘。小姑娘接过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梦----回不去了

进医院的夜里,混乱的厉害。
特护间的病人撞了玻璃,头伸进了碎的玻璃空里,割了脖子。墙外捡回来的小孩又开始犯癫痫。
医生在走廊里来回奔跑。
我抓着查克的胳膊,缩在床边,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窗户外,是女病区,整夜里有个女孩子在喊:“妈妈,救救我,妈妈,救救我!”挨着窗户有两棵粗的大杨树,风一动,树的声音就沙沙地挠着窗户传进来。风大的时候,枝条会探着头敲打玻璃。
这是个综合治疗区。简称二疗区。
办住院手续的时,我背对着门坐着,医生的脸对着门。医生递给我一踏子纸,让我签字,我开始心跳,看一眼心跳就加剧一回,我问,这上面的问题都会出现么?医生说,我们现在都在说可能,谁也不能保证不出现。
我拿起了笔,笔在手里晃的对不准添名字的栏,眼泪汪汪着要出来。歪扭着写完了名字,心里定了几分。一扭头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站在我身边,张着笸箩一般的大手痴痴地看着我,说,喝水喝水!我蹦起来,惊叫着窜到了医生身后。医生平静地对他说,出去吧,一会给你烟抽!
我的眼泪一下子倒了出来。我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的文字不优雅,别看!

没方向看的时候,我去看村子,藏到村子的宁静里,不用再说苦累;没东西写的时候,我去写村子.离开城市的沥青路,山间小路的颠簸会让我有一种终于逃出来的惬意.
半熟悉的人看我的文字,会说,打扮齐整的你和文字是两个人;熟悉的人看我的文字,会说,每个人都一样苦,不要太过沉迷;陌生的人偶然撞到我的文字,会说,又一个在咀嚼人世忧伤的人.
只是今夜,今夜不想优雅,白天装优雅装得太多了,今夜只想卸了这盔甲。
35岁以前,我一直不穿高跟鞋,因为丈夫的身高和我一个水平线,除了不穿高跟鞋,并排走的时候我会选择路面低的一端走.其实从上高中开始,我就对模特在T台上的妖娆痴迷了很长时间,我想象了很多自己穿高跟鞋妩媚扭摆的样子;30岁以后,我依然拒绝穿红着绿,但鞋子的跟一只比一只高,谁在我的眼上谁在我的眼下,我都冷漠而过。我学会了骂人,现在正在努力地向往着叉着腰跳着脚站在大街的嘈嚷中大喊大叫地发疯地情景.我还学会了把头发胡乱在脑袋后一拴就出门,谁若忽然盯着我看了几眼,我的眼睛看得会比他更毒。
就业前,最抗拒,也是认为自己最不能胜任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狐话

 (一)
 昨夜梦里有土堆,今天真得就看见了。只是昨夜梦里的是坟,今天见到的是敖包。
十几个敖包一字排开在南山顶上。中间最大的还有些敖包的样子,其余的都很丑地立在一旁。
敖包原本只是识路的一个标记,茫茫草原上是难寻见一丝认路的痕迹的,祖先用随手拾来的石块垒在一起,大大小小的敖包就成了天穹下牧人前行的指向。草原上的敖包每个都离得很远,隔着几十里大概才可以看见一个。眼前的敖包却像韭菜一样地挤在一起。哪里还有敖包的味道,只是些乱石罢了!
雨下着,是春来的第一场透雨,冲刷着敖包堆石上的每缕尘土。石青了,视线却模糊了。
雨抚过车窗,大的珠粒压着小的珠粒,一起滑下来,玻璃上留了一道长长的,宽窄不一的印痕。


 (二)
你看过烟花么?
想起了烟花。
那支未灭的烟,在桌上缭绕。楼高,有风,风荡过来,扫着烟的丝缕。
烟雾的色浅,风未到时,直直地上升,青白色的烟雾的茎朦胧地透着光。很柔的线条。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1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