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的云

我心中有两个灵魂,一个要同另一个分离,越门的信符,我始终找不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357897
  • 开博时间:2006-12-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夜为右胳膊活着

你开始明确地关注你身上的一个部位时,通常是这个部位有病了。
这几天,夜里会被右胳膊唤醒几次,酸痛钻心,麻痒难耐。想起白天书里翻到的这句话,很是赞同。
以前从未觉得这右胳膊有什么特殊,以为和身上众多的皮毛骨骼一样只是身体的一个组成而已,有可,无,也未必不可。哪里会想到它也能让人坐卧不安!
前些时日,于冷风中当街挥泪,断了十几年的纷繁。一直遵循着老爸的教诲:“什么都能扔,书,不能!”于是带着新的旧的书们四处流浪,苦了腰椎,也苦了腿。
奔波了几日,书们算是安稳了,便歇了一日,扫地时忽然惊觉右胳膊酸胀疼痛,几乎无力抬起几两轻重的扫帚。
扭了?抻了?碰了?没有这样的记忆啊!
不去管它!又捱了一日,疼痛加剧,翻箱倒柜找了狗皮膏药,胡乱贴上,不到天明,皮肤刺痒,撕下扔过。
这一天,胳膊无力到没有办法做饭切菜。
去了常去的按摩诊所。大夫王姐抬手一阵狂按,我呲牙裂嘴地喊叫完,裹上七八根电线,通了电,胳膊抽风似地跳着,却也睡了若干分钟。
倒是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带着我的书,到处流浪

又该流浪啦!
带着我的书,开始流浪。
很小很小的时候,搬了几次家,桌椅板凳都弃了,泛黄的,一摞一摞的书却跟着到了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然后记住了父亲的话,什么都能扔,书不能!
稍微长大了一点,我把一尊观音“请”到了厢房的角落,父亲找回来,擦着尘土说,可不信神,但要尊重他们的存在。
又要搬家了,转了一圈又一圈,能扔的都扔了,连那个旧的书架,留下的又是一摞一摞的书。
有书的家心定。
依然拒绝佛像神灯,让佛在心中就好。
其实都是表面文章,书放在书架上好看,佛龛香烟缭绕显得虔诚。只是我更喜欢坐拥书城的虚伪。
冲突将会是永远的。
我扫除书页上的灰尘,你叩拜各路神仙。
关上门罢!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1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有爱

写完节日过后的教案,脑子里都是些过往的繁杂事,灰着脸进到了京城那两个干净秀气的男孩子的博里。一个个子稍高些,一个矮些,矮的男孩子的脸庞光滑干净的让人爱怜。无论旁人说他们什么,他们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尽情地享受温暖的爱!
照片的色泽都细腻柔和,忍不住一张一张看了下去,却无意中发现拉住自己脚步的还有这歌——只有爱!
到了我这个年龄,似乎不能再大张旗鼓地说爱了,但今天很想矫情一回,在这缠绵的歌里!


 有些事只有爱可以决定.

 晨熹在你的臂膀间升起,

 面对面心却相距千里,

 我用尽全力让你明白,

 痛楚过后还有希望.

 如果我们给予足够,如果我们学着去信任.

 可是只有爱可以回答,从头开始或远远离开.

 然而我坚信,对于你我来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我知道,我也会这样坐在夕阳中,安静地望着远方。
这样的日子是我喜欢的。
我的身躯也会裹上一条温暖的披肩。我坐的椅子不会很硬,老去的身躯需要轻柔地抚慰。
窗上的花应该不会是这个样子,我喜欢葱茏的绿色,那种翠的要滴水的绿。
我的书会跟着我老去,每一页都有岁月的味道。那些排放整齐的书里,大概会有学生写的很多书,我的学生呀,文字和他们的年龄一样有朝气。
我的双手会握在一起,放在腿上。我看过很多蒙古族女人老去的照片,她们的手都安静地握在一起放在腿上。
我的爱情也将随着身体一起老去。老了的我不希望听到太多的声音,不要和我多说话,我们互相望着就好。我们彼此熟悉,就像熟悉自己的每一根手指,每一个动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爱这温暖的世间!

今天是MASTER的生日。
午后落了雨。
在巴林蒙餐吃了手把肉。
想家了。妈妈煮的手把肉,满满地一大锅在脑海里泛着香气。
妈妈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爸爸会找出藏着的好酒,虽然我只是在唇边沾一点点。酒香,肉香,还有歌声的缭绕,每次回家,我都会陷在这温暖中。
不管走出家门,我是如何的泪眼纷飞,不管身在异乡,我是如何的迷离伤惑,我知道,无论何时回来,都会有这温暖的味道将我包围。
总是记起寒冷的雪天爸爸带着我上学的情景。我还没有爸爸腿高,爸爸的手一直攥着我的手,暖暖的。雪厚我走不动的地界,爸爸会抱起我,一直抱到学校。
我不能想有一天我必须将自己这些年断裂的生活呈现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将是如何的震惊和心碎。那心碎比我无意中看到女儿因为胖胖在日记里写下的同学们老师的嘲笑要强烈无数倍。
可是我知道,我知道还有一种方法会让他们在心碎后有稍许的安慰,那就是有一双像父亲一样温暖的手,像母亲一样温暖的目光,包围我,就够了。
落雨的日子里,温暖包围着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拯救自己

第一天晚上如常忘记了吃饭。
第二天晚上,不能想一点饭的味道。
第三天晚上在美丽的夜空下吃了些牛肉干,一点松软的花卷。
第四天讲课时,头开始晕,中午进了些许面食,下午开始肠胃翻倒。
今天是第五天。浑身是汗。
自己拯救自己,从精神到肉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忧伤的惧怕

又一次在城市的边缘,回望华丽的灯火。黑色的夜幕下,灯火的美有一种盛放的忧伤。
今天给学生讲的是叶圣陶的牛。
牛本庞大,但稚嫩的孩童可以肆无忌惮地戏弄它,用一根毛竹,捅它的肚皮,捅它的屁股,甚至把它的尾巴用竹尖撩拨得飞起来。牛无以忍受的时候,猛地转过身来,用铜铃般的眼睛对着人看!那眼睛呆呆地,大大地,再没有一丝生气。所有的孩童及陪伴孩童的大人都以为那牛是气极了。可谁曾想,役使牛的长工的话让每一个读牛的孩子都吓了一大跳。
牛不是气极了,是怕极了!
牛眼睛里看到的所有的事物都比实际大上十几倍,它以为人能用两根手指就把它捏碎,它以为人伸出脚趾就会把它踢到天上去。所以无论是谁,只要站到它身前的,它就会恐惧到肝胆具裂。
读文章总是要学到些什么的。我们从牛说到了人。问人有没有牛眼睛一样的致命弱处。孩子抢着说,有,心,思想。心里怕了,一切都做不成了,思想害怕软弱了,行动也就终结了。
我很激昂地引导着孩子说着,眼前却全都是昨天黄昏的情景。
心里怕了,就什么都做不成了。思想软弱了,行动也就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醉茶

雨来,风冷。奔大都会茶展。
铁观音,大红袍,普洱,人参乌龙,洞顶,一路杯盏起落。
兰香的甘美,岩韵的爽滑,豆味的绵软,在口颊间混搅,满 眼是茶色,满口是茶香,人,只能醉了!
辩不清茶甘,却能看到人美!
斟茶的南方女人啊,真正是没有北方女人的粗涩。身骨小小的,眉眼细细的,肌肤也是水样的滑。你看住她,她便浅浅的一笑,纵使希望你买她的茶,也是言语轻软,舒缓。
心又酥痒难耐,暗自狠狠地发了一个誓:下辈子一定生在烟雨朦胧的水边,退一步也得生在浓绿环绕的茶山!身高缩短十分,体重只需80斤,骑马狂奔的气概要换成挎篮扭腰的妩媚,不手把羊肉,只选鱼虾,不大碗喝酒,只盅皿啜茶。
哎呀!若是北方女人都有了水样低头的温柔,那草原上星星一样多的羊,细沙一样多的马,谁来放,谁又来圈?
茶醉了人,人也糊涂了思想!
人能把茶的味道辩明,茶却不会管人的糊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始

有些累,手指尖疼!
远处能看见一两点星,近处有流萤绕着路灯飞过。不管多黑的夜,人生存的地方,总会有亮光。
没有一件事情是不多磨的,但每一件事情都在解决。
以前习惯了焦急,或者在夜中的梦里狂奔。
现在依然做梦,不能停歇地劳作,但醒来之后会有一丝阳光照亮眼眸。
这样,真好!
结束十年如一日的生活,原来这样简单!
昨夜灯下,忽然厌弃了两个月来几乎要翻掉书页的红楼,狠狠地抽出书签,扔在一旁。
结束负累!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心里的温柔


 你在我身边 相对无言
 默默的许愿 对爱的依恋
 牧场的炊烟 妆点着草原
 爱,相拥着 牧归的少年
 你在我身边 把我的手牵
 牵着我手心 不变的誓言
 高高的雪山 祝福我们
 爱,在这一刻 永恒永远
 爱到什么时候 要爱到天长地久
 两个相爱的人 一直到迟暮时候
 我牵着你的手 我牵着你到白头
 牵到地老天荒 看手心里的温柔
 ----
 你在我身边 把我的手牵
 牵着我手心 不变的誓言
 高高的雪山 祝福我们
 爱,在这一刻 永恒永远
 爱到什么时候 要爱到天长地久
 两个相爱的人 一直到迟暮时候
 我牵着你的手 我牵着你到白头
 牵到地老天荒 看手心里的温柔
 爱到什么时候 要爱到天长地久
 两个相爱的人 一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是一片海,我是海上飘着的一片树叶(丽敏语)

四月七日,辞职。
去年的这个日子,南山笼在朦胧的烟雨中,雨滴聚集成细流,欢快地滑下叶面,石缝,树虬。以为记。
一年的风云变幻,无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记一

今天算是一个前奏。
名字。唐老师养的罗汉鱼奔娄好大,唇比人不差分毫。
看房子。任君屈尊跑如许杂事,心内愧疚,
未来的路要走多远,要付出什么,收获什么,不是很清晰。
没有过分的喜悦,也没有过分的恐惧。平静地接受着一点点的变化。
蜗牛如果没有壳,那柔软的肉体终将会厚实起来,用另一种形式生存,但却没有了一生的累赘。
想的暂时都是美丽的,黑暗的阻碍会一点点到来。
变成铁人未尝不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0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街角站着的母亲

风还是那么大,在近郊荒野的路上走着,穿过一个横歪着很多小店的岔路,忽然想吃羊头肉了。
每当我无法遏止地想吃一样东西的时候,通常我是想家了,而且想得很厉害。
这回也是一样。我知道,我想家了,想父亲母亲了。
小的时候,家里也和很多的普通人家一样,不是很富足,过着平平常常的老百姓的日子。在这样的风天里,或者是下着雨雪的天气里,父亲总会拎着一个袋子进家,袋子里包着一包热乎乎的羊头肉。母亲和父亲的交谈总是很少,母亲会皱着眉嗔怪地甩着手拿过袋子,切好肉,拌上黄瓜、香菜、葱和蒜沫,放在炕桌上。热乎的小炕,热乎的羊头肉,热乎的家。现在才会想起来,那个时候的父亲母亲,吃得很少。羊耳朵尖带脆骨的无论什么时候都只能是我的,结婚十多年了,回到家里吃手把肉或别的什么肉,带脆骨的那一块都只会是我的。
羊头肉上剩下的那些杂七杂八的,都归了两个弟弟,父亲多少会就着酒吃一些,而母亲呢?现在坐在屏前,我在使劲地回忆,母亲在吃什么?
眼睛里积了泪!在那些困难的年月里,饭桌上好的饭菜,母亲的筷子从不曾伸过来!
 母亲现在有两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0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爱我!

“如果只是寂寞,请不要爱我!”
看过一次《花样年华》,台词一句都没有记住,只有张曼玉着旗袍在小巷中行走时曼妙的身姿缓缓地摇曳着!
那时还会刚强地说,男人能活,女人如何不可以?!
再看张曼玉在小巷中缓缓地摇曳行走时,早已懒散了。
女人终究和男人是不同的。
让世上的男人像树一样立着吧,女人花一样在温暖中绽放就好了。
诗诗是我的学生,诗诗的妈妈不漂亮,瘦瘦小小的,像江南的女人。诗诗来上课,诗诗的妈妈就在办公室里等,一直都是!一回课间休息,我端着水杯进办公室,诗诗的妈妈低着头接电话,另一只手摆弄着包包上的按扣。
“我要甜的嘛。老公,给我挑几个甜的。”
“不行嘛!想吃甜的!酸的你吃,我才不吃呢!”
我靠着窗,和办公室的老师们一起看着诗诗妈妈,笑了!
多幸福的小女人!一个在婚姻中的女人可以这样肆意地享受男人的呵护,羡煞她周围所有的黄脸婆!一回回地在脑海里想象自己撅着嘴嗲着声撒着娇这样说话的样子,想一回笑一回,说不出,也没地方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闲记

讲给学生一个故事,被主人两次遗弃的狗,咬舌自尽。恍然间想起自己养过的狗被送走时扬着头望我的眼神。
看了四部09年奥斯卡获奖影片,《贫民百万富翁》,《虐童疑云》,《生死朗读》,《米尔克〉。时常会一个人发怔,迷离到情节中。
也看了〈死神来了〉1、2,再走到街路上,车来车往中恍惚着别人和自己的死亡。
钻到电影里,竟很少读书了。
春天才来,暖风也起了,换几条薄的丝巾,寻找飘逸、闲适的感觉。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