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的云

我心中有两个灵魂,一个要同另一个分离,越门的信符,我始终找不到。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48717
  • 开博时间:2006-12-07
  • 博客排名:第470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回归的鸿雁

一年回来一次,看 一看静默了那么长时间的博客。回归的鸿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腾讯关于男人和女人的话题

  人类从不像其他物种一样“优生优育”
  人类一天也没有做过“选种”工作
  
  人类的婚姻制度先后经历了群婚、一妻多夫、一夫多妻(或一夫一妻多妾)、一夫一妻这样几个阶段。满打满算,“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妻子,而又在道德上不允许他辗转反侧对其他女人寤寐思服”的“一夫一妻”制,才施行了区区6000多年(在中国正式形成63年)。而在这6000年之前,是漫长的母系氏族社会。在人类长达430万年的历史上,交配模式基本都是群交。
  
  而在自然界,绝大多数的群居性动物,都会有雄性竞争存在。不同的雄性动物制定出不同的比赛规则,或用头相互撞击、或打斗撕咬、或龇牙竖毛地恫吓,最终选出优胜者,并由它来独占所有的群内雌性,从而保证了只有最优秀的基因才能获得宝贵的遗传机会。
  
  不论是以前的“大锅饭式”还是现在的“配给制”,人类一天也没有做过“选种”工作。可是一个明显不符合优生法则的交配方式,怎么会产生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物种呢?
  
  
   但无选择的“杂交”让人类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来了!

  岁月是一截一截被遗忘的。
  前夜看到哈普的亡讯——那个隐匿在漠河森林里的英俊男人。
  20年前,同求学的日子里,比起那些叽叽喳喳的自命不凡的人们,他是言语最少的。
  但我看过他的笑。经常地看到。我不用眼泪祭奠他,我怀念他的笑。
  20年后,病床前,我在早晨的阳光中,等到了肝昏迷四天的老那的笑。那个下午,我倾泄了积压在心底发酵的泪。我前生欠的,也都在那个下午回还了。
  我知道还要不断地走,不断地需要流泪需要笑。
  人生就这样吧。当你不太会哭的时候,你就在这世间渐行渐远。
  怎么样不是活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已经非常好了

  醒来,魔怔,嚎啕大哭。
  夜里三点。
  有些东西你注定遗忘不了。
  下着雨,或是暗夜里,跌跌撞撞的逃离,一把亮闪闪的刀,一张狂笑的脸,一种无力挣脱的绝望……我以为已经忘却的,在夜里又一次让自己心痛到不能呼吸。
  
  所以,很感谢现在的生活。
  真得已经非常好了。
  真得很好了。
  我会记着过去,然后好好地过现在的每一天。
  和你一起安详地老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门槛

  


所谓门槛,迈过了是门,迈不过便是槛。
  今天该哭该笑?有些木然。
  不知道谁认识我,也不知道谁不认识我。今天我笑了,哭了,然后凝结了。
  眼泪流出的时间很短。只是一瞬。我自己消化了眼泪。然后消化整个身体的撕裂。我能清晰地看见,有一扇门缓缓地关住了。
  我疑惑的,我不相信的,我自己亲手把它变成了现实。
  和情感无关,和生活无关,今天发生的事游离在另外一个世界。
  我爱我自己,然后我又告诉我自己,一个我死了,活下来的另一个我只能苟且地活着。
  关心我的人和爱着我的人,看得见我的死去和重活的挣扎。
  今天的门槛迈过去了还是永远也不会迈过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5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玫瑰

  


   每一个女人都是一朵花,或者前世含苞今生绽放,或者今生浓烈下世凋萎。无论如何轮回,我深信女人都会有最娇艳的瞬间。
  
   我喜欢女人如水。水一般的沉静,水一般的温润,水一般的缠绵。这样让人沉醉的一汪水定有一个足够坚实的堤坝无声地环绕着。
  
   昨天是冬至,在酒店不远处的一个小小的饺子馆吃饺子。饺子馆只有三张餐桌,一张稍大的桌上围坐了满满一桌人,听话语是在商议亲事。一个40多岁的女人对着我坐着,隔着一个年轻男子坐着她的丈夫。他丈夫正在呵斥她“我这钱就是你偷的,上次就是你拿走我500。”女人立起眼睛,横了丈夫一眼,“我一个月也见不到你一次,我咋会偷你的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巡

  


  长途车干净,乘务员文静纤细。我选择了今天出行。
  下车的情景却和传说中的冰天雪地不一样。没有糁人的白毛风,没有冻透骨的寒冷。温暖如春是这个小镇迎接我的第一个拥抱。
  午饭吃到了苦力。因了这个名字,饭没上桌前,我一直想象着苦力极其痛苦的情状,想象着曾经饥饿难耐的岁月中,它怎么样让出苦力的人们填饱过肚子。等肌肤洁净,身段蜿蜒的老板娘把这苦力端上桌,我差一点惊呼出来:这苦力竟是母亲小的时候常给我们做的饭——块垒。莜面和煮熟的土豆和在一起,用胡麻油炒至外焦里嫩,撒上葱花,放点盐,盛入大口的碗中。块垒就满屋飘香了。人的身体是有记忆的,胃的记忆会让每一个人在缓缓前行中重拾逝去岁月的快乐与伤悲。
  然后去了屠宰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狐吟

  
  3:20秒的时候,我喜欢上了这个舞蹈。
月,纯净,清亮。
狐儿,银样的白,一尘不染。
月色如水粼粼轻泻。狐儿如仙盈盈跃动。
是在辽远的草原上么?是在没有边际的穹隆下么?是谁的魂在跳动么?
呵!望见狐儿的眸子了么?那是人世间何曾见过的深情。缠绵,柔婉,让人怜惜得心疼!
这狐儿是不是也是月前世的魂,今生来寻找它的下一个轮回?
这一定是草原的狐儿,也只能是草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5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子的死亡



  
叶子这个名字特别适合她现在的状态:飘零、苍老、干裂。
   叶子的手揣在衣兜里,衣兜很大,叶子的手像是掉进了黑色的深渊中。冰冷,没有边际的虚无。
   叶子想,打车呢,还是坐公交?
   几天来,坐公交车几乎成了叶子的一种恐惧。她试图遗忘的所有文字,文字里延伸出来的所有细节变化成一个又一个真实清晰的镜头,在坐公交车的一个小时时间里,一点点重新展现在她面前。
   恍惚中,那个女人凑近了,得意地看着叶子浮肿的眼睛,又哈哈狂笑着走远了。
   叶子的心缩成了一团。
   叶子的仇恨就在这个时候迅速地生根发芽然后蔓延到了全身。
   叶子进了教室。教室的阴冷漫卷过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记

  做头。美发店的小姑娘大概刚入店不久,留着长长的指甲,洗发动作轻柔到不触及头皮。无奈,转由老板操刀再处置头发一遍。

洗车。一位貌似老板娘的妇人动作麻利地参与进了擦车队伍,效率立刻上升数倍。

取钱。两个年轻的学生也在取钱。一人抓着一张一百,挤在一起幸福地商议着去看哪个电影。感叹,年轻真好。

狂购。零七碎八地装了一推车,买单,还不到两百。真省。

接站。美女李烫了发,胖了一点点,依然眼大妩媚。

户外店。衣服样式难看,超舒服。鞋一千大票。上衣五百。

等待。美女李的姐姐接了她。暗红色的宝马。这家伙,总有宝马接。

加油。付油的小伙人高马大,心不在焉。手总是在标示牌上乱动。给四百,不够,又掠走十块。

晚餐。茴香饺子,蒙古奶茶,还有最爱的泡椒凤爪。

整理。波西米亚裙忘在了学校。划拉一遍衣服,中意地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7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没有回头路

  同学生闲聊,说到《大地震》元妮面对两个孩子生死的抉择。我把问题转换给学生:如果你是这位母亲,你会做怎样的选择?
学生异口同声地说:两个都救!
我立刻打断:只能救一个,必须选择!
学生沉默了。许久……
一个男孩子张说话了:老师,我觉得应该救小男孩。因为小男孩长大以后他可以结婚再生孩子,孩子随他的姓,他们家就有后人了。
他前座的女孩子站起来,有些忸怩:老师,我觉得应该救女孩,因为女孩子长大能生孩子,男孩子不能!
平日里说话不是很流畅的蒋说:老师,我觉得得看谁的伤势重,重的就不救了,救伤势轻的。好几个孩子点头表示赞同。
嗓门最大的俊腾一下站起来;老师,我觉得应该救男孩,因为现在人们还是看重男孩!
小班插进来的李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她咬了咬嘴唇说:老师,我觉得应该先救男孩,不过我的理由和他们不一样。我鼓励她,示意她说下去。她说:我从书上看到这样一条,说女性比男性的耐受力要大,所以我觉得先救男孩,姐姐可以再支撑一会的。
刚来上了两节课的高说:我觉得应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4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我不说,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忘掉

  拉着女儿的手,在黑夜的街上走着。
大地震的泪痕还在脸上。
活着太累!
十几年的沉重在遗忘了两年后忽然猛烈地向我间席卷而来,没有任何防备。
没有办法再向前走一步。攥着女儿的手,捂着胸口,蹲了下去。
美丽的登对不再美丽的元妮说,人能有几个三十年啊!
人能有几个三十年!人能有几个十年!
十年的日子!十年!
女儿抚着我的后背:“妈妈,现在好了,现在好了!”
可是十多年,十多年……
我又一次窝下了身子,不能行走!
不是我不说,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忘掉!
恐惧让我的新生活充满了纷飞的暗影!
可是,还得坚持着走下去!
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在旅途

 
起个名字,叫人在旅途吧。
一路上翻山跃岭,车行不易,路漫漫。
我要把宝贝一个人丢到千里外的城市,美其名曰,自我锤炼!
可是宝贝只有15岁!
惶惑了一整个夏天了。
有的时候真得觉得是罪过。
不知道她要怎样去适应小小的房间里6个或8个孩子的纠葛。不知道她是否会记得把脱下的袜子及时地洗掉。不知道肚子痛了脚丫想发脾气了会不会给妈妈打个电话……
这些不知道,一点一点如虫啮咬噬着我的心。
于是一路欢笑,宝贝腻在我怀里,我悄然抹着泪!
孩子终究是要一点点长大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凝聚

 “过去的一年里,我们这个家族有悲有喜。悲的是老母亲离开了我们,喜的是又增加了几个新成员……”
 所有的人都静静地听着。
 第一杯敬给奶奶的酒父亲弯腰倾在了地上。
 眼里忽然有了泪。
 以前每个春节的初一,家里的人都要聚到奶奶家。今年父亲把家族中在本地的四十多人召集到了一起。
 父亲发言简单,只有三点:一要讲传统,二要讲忠孝,三要讲发展。每一点的解释都简明扼要,幽默风趣。只是三言两语,却引来了热烈的掌声。
 气氛在父亲的话语中又欢快起来。
 长辈间互相敬过酒,年轻人结伴给长辈敬酒。歌声就在觥筹交错中起来了。蛮汉调,爬山调,二人台,流行歌曲,有神情并茂的,有唱了上句忘了下句的,有起哄捣乱的,有助兴接唱的。红酒、啤酒、白酒、各色的饮料将宴会推上了一个又一个高潮。
 四十多人中有一年只见一回的,也有好几年见不着一回的。依稀凭着长相有个印象对上号的,互相揭着老底取笑逗乐。经常见着的,倒是很严肃地窃语着。
 三个小时的聚会在大家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无语

无语!
生活无语,心情无语!
未来也一样无语!
当你使劲向往的目标逐渐模糊,奔跑的腿就会停滞!
不说话就是无语吧!
先混混日子再说罢!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不可以强求。每个人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同,也不能强求。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8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