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黄子

写文,读文,爱文
博主:槐黄子

公交车上喂奶,我妨碍了谁

 国人一向是会演戏和围观的,这是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这些自不必说。

  我这个人除了会演戏,围观以外还会骂人。

  说我好打不平那是高抬了我,我不过是个乡下的老泥腿子。哪有资格腆着肚子来大言不惭的骂那些个‘白骨精’。

  乡下是没有公交车的,有的只是‘长途客车’。所以对于公交车我有点发憷。毕竟不是俺们农村里的产物,怎可妄自菲薄。

  但好歹我也是在城里打过工的人,所以对于自动投币车还是有那么一点见识。最少我知道车上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城里人很是鄙视俺们这些进城打工的泥腿子。

  放下美名其曰的‘农民工’咱们先不说他们受到的歧视。咱先聊聊最近一位城里的妹子公交车上的喂奶事件。

  天涯上围观的人不少,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毕竟我是喜欢凑热闹的,况且还牵扯的一个坦胸露乳的喂奶少妇。心里痒痒总是难免的,要不我的男性荷尔蒙如何分泌?

分类:未分类浏览:1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硬不起来的‘白骨夫人’

硬不起来的‘白骨夫人’

《西游记》是我喜欢的一本文学古著。

 

  除了它年代久远,最主要我说它‘古’的原因,其一,博大精深。其二,就它里面的字,十个字里面最少有两个字不晓滴‘念啥’?

 

  所以,我是不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读过《西游记》的人。

 

  要说里面的戏份,就我这不开窍的脑袋瓜子,最能理解的就是《三打白骨精》。

 

  不仅因为它的浅显易懂,最主要是我觉得我和‘白骨夫人’很有可能是同一战壕里的‘同志’。

分类:未分类浏览:20评论:1收藏查看全文>>

性,你何时能脱下‘伪善’的马甲

性,你何时能脱下‘伪善’的马甲

我是一个趋于保守的‘农村人’。

 

  当然,在这里我不是刻意的去强调我是‘农村人’,这个不是我赖以‘恼羞成怒’的一个理由,也不是我要装的‘逼格’。

 

  就在前天,我的大儿子放学后问了一个我不知如何回答的‘高逼格’‘性本善’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如何回答,我很羞愧,因为这个问题我竟‘羞于出口’。尽

分类:未分类浏览:32评论:3收藏查看全文>>

虚拟的‘友情’

 

 

  网络本就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很假,假的让人窝火。

  其实每一个遨游于网络的人无非就是想从网络里寻求点存在感,用以慰藉自己寂寞无聊的心。

  有着真性情的人是玩不起这种虚拟。因为那璀璨的网络世界就如同纷飞的肥皂泡,稍有不慎肥皂泡一破难免就会溅人一身腌臜。

  我一直认为虚拟的世界里也会有着真性情的人吧。最少我不虚伪,不做作,直来直去的像一头倔强的驴。

  大多驴者,都是胡同里赶猪直来直去的货。我自然也免不了俗。

  这直来直去在网络里很是一种‘病’。好多的人都是心存‘弯弯绕’的‘聪明人’。像我如此的货色应该是个‘异类’。所以说,不管在任何地方‘异类们’的成活率都是相当低的。所以就有了‘低能儿’一说。

  我承认我就是那为数不多的‘低能儿’,所以受伤的总是我。

 

分类:未分类浏览:26评论:4收藏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