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seroredsea的博客

只为生民说人话,不为权贵学狗叫!谢绝跨省追捕!欢迎光临我的博客。我是Meiseroredsea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1
  • 开博时间:2017-02-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基本没有文字狱的王朝

文字狱,顾名思义,因言获罪。

  中国历史上的文字狱,和帝王将相的丰功伟业一样,都是史不绝书。放眼放去,史书中满眼皆是在文字中直接或者隐晦的恶毒攻击朝廷和皇帝,给统治集团抹黑的反革命行为。

 第一桩文字狱,应该是公元前548年的春秋时期,齐国太史秉笔直书,记载齐国重臣崔杼为摘下头上的绿帽子,干掉与老婆通奸的齐后庄公姜光,即“崔杼弑其君”,而被崔杼直接做了。二弟接着写,继续掉脑袋。直到三弟还这样写,崔杼才被文人铁骨震慑住,就此罢手。

  秦始皇建立大一统伟业后,首要任务就是要敲掉文人的脊梁骨,焚书坑儒。

因为《史记》的直言不讳,惹得汉武帝拿掉司马迁的那玩意,免得再分泌敢于抗上的雄性激素。《汉书》记载,杨恽因《报孙会宗书》令“宣帝见而恶之”,而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判处杨恽腰斩。曹魏末年,嵇康因写作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令权臣司马昭“闻而恶之”定为“现行反革命”,而被斩于东市。 北魏太平真君十一年(公元450年)六月,大臣崔浩因主持编纂的国史直书揭露了北魏统治者拓跋氏祖先的羞耻屈辱的历史,被北魏太武帝下令族诛,同时株连被杀的还有崔浩姻亲范阳卢氏、太原郭氏和河东柳氏等北方大族,史称国史之狱。

 就是 中国历史上最为文化兴盛,思想宽松的大唐,也不是没有文字狱。比如那个写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王勃,也被皇帝从文字中罗织过罪名。有一天沛王李贤与英王李哲兄弟俩斗鸡玩,当时在李贤手下当差的王勃写了篇《檄英王鸡文》,为李贤的爱鸡壮行,结果被唐高宗李治认为是在挑拨儿子们的亲密关系,盛怒之下将王勃赶出长安。

   即使是“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宋朝,也是不甘人后,苏轼的乌台诗案、蔡确的车盖亭诗案,成为捕风捉影的名篇。“祖宗使之周流民间,密行伺察。”“逻卒妄执平民,加之死罪,使之幽絷囹圄,横罹楚毒。”“潜遣逻卒,听市道之人谤议者,执而刑之。又出榜立赏,募人告捕诽谤朝政者。臣不知自古圣帝明王之政,固如是耶?”宋代文字狱较多,诸如奏邸之狱、乌台诗案、同文馆之狱、车盖亭诗案、胡铨奏疏案、李光《小史》案、《江湖集》案等等,几乎尽人皆知。宋代的文字狱以宋高宗一朝最多,宋高宗时“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小渉讥议,即捕治,中以深文。据赵翼《廿二史札记》卷25《秦桧文字之祸》考述,不下20起。宋代禁书、焚书的事件不时发生,私史往往是禁毁的主要对象。如崇宁二年(1103)四月,“诏毁刊行《唐鉴》并三苏、秦、黄等文集。”诸如《东斋记事》、《湘山野录》、《刘贡父诗话》、晁补之文集以及程颐的著述都在禁毁之列。

到了明清时期,文字狱更是成为朝廷政治生活的常态,诸如方孝孺案、《明史》案、《南山集》案等等,大鹏就不一一举出。

  细心的朋友们可以发现,从秦汉隋唐到宋元明清,这些大一统王朝中, 唯独没有提到元朝。

  按说元朝是蒙古族作为少数民族入主中原而建立的政权,一个野蛮王朝,在那个连人也都要分为四等,汉人地位最为低下的朝代,文人能有什么地位,能有自由抨击时政的宽松政治氛围吗?

  可元朝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知识分子的言论空间相对疏阔的朝代,文人的牢骚在朝廷看来就是不足挂齿之事,比如茅山诗祸的主角梁栋写的几句诗。

  梁栋是元朝初年人,“平生好吟咏”,有事没事喜欢游山玩水。一日到离家江苏镇江不远的茅山游玩,登上大茅峰,在墙壁上写下一首长诗,题为《大茅峰 》 。平心而论,这首诗的意境并不怎么样,可偏偏被人给盯上了,这就是茅山道士许道杞。

梁栋和许道杞结过梁子。许道杞反复揣摩梁栋的诗,竟从“碧云遮断天外眼,春风吹老人间心”“大龙上天宝剑化,小龙入海明珠沉”两句中,读出了“谤讪朝廷,有思宋之心”的意味。

  许道杞将梁栋的诗举报给茅山属地句容县(今天的句容市)县令。当地不敢怠慢,马上把梁栋打入大牢,同时将这株“反革命大毒草”上报给朝廷。

  入狱后,梁栋上书辩解,“吾自赋诗耳,非谤讪朝廷也。”但句容县不仅听不进这番辩解,反而把梁栋在大茅峰上题诗的墙壁整块敲下来,作为罪证密封送往京城大都。

  正当句容县等着大都一纸判书下来,就将梁栋秋后问斩时,朝廷的圣命让句容县大跌眼镜:“诗人吟咏性情,不可诬以谤讪。倘是谤讪,亦非堂堂天朝所不能容者。”

  妄议朝廷,诽谤朝政,无论是在秦汉、唐宋还是明清,都是动辄杀头的死罪。但在元朝看来,小事一桩嘛,别说人家没有“谤讪”,就算“谤讪”了,我堂堂天朝,岂是几个文人就能骂垮的,还能没有这点度量吗?

  对梁栋“茅山诗祸”的处理,可以说是元朝对待文字狱态度的标志性案件。由此,元朝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在文字狱案底上还比较干净的朝代。祸从口入、罪从文出,不再成为文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此殊荣,竟被一个外族政权摘得,简直是反讽。

唯一一起文字狱疑案则是驸马赵显(宋恭帝)之死。

  元朝之“元”,出自《易经》“大哉乾元”。“倘是谤讪,亦非堂堂天朝所不能容者”,成为“大哉”的最好注解。

这种胜似闲庭信步的自信,不怕风吹浪打的包容,不能仅仅为“大哉乾元”的元朝所独有,更不能成为历史的绝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朝鲜报纸的荒谬社论: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没有之一

(文章内容显示:这是一篇充满煽情、偏见和数字错误的荒谬文章,文章思想已经与世界脱节。)

 

 

  近几年来,中修社会帝国主义特别起劲地鼓吹所谓发展同世界各国的“互利”贸易和“经济合作”。他们打着“社会主义”的招牌,编造中修是第三世界“天然盟友”的神话,俨然以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救世主自居。

 

 

  但是,谎言终究掩盖不了现实。大量的事实表明,中美两个超级大国,是当代最大的帝国主义国家。而中修更是野心勃勃,一心想取代美国,称霸世界。为了维持其霸权主义地位,不惜与美帝同流合污,真心的认同和执行对朝鲜的制裁。它不仅奴役和掠夺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而且欺负和剥削一些第二世界国家。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成为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没有之一。

 

 

  伟大领袖金日成曾经指出:“殖民者把殖民地变成原料产地,并通过不等价交换和投资进行残酷剥削”。在中修叛徒集团残酷统治下,中国国内已经全面复辟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规律同样支配着中修统治集团的行动。今天,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在广大的第三世界,正疯狂地推行新殖民主义和大国霸权主义,采取种种卑劣手法,对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进行野蛮的掠夺和剥削。

 

  中修以“无私援助”和“互利的经济合作”为名,大搞资本输出,控制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命脉,倾销陈旧的机器设备,掠夺原料,攫取超额利润。据不完全的统计,从一九九七年到二零一二年,中修向第三世界输出的资本总额达7350多亿美元,打进了大约一百多工业企业和其它项目。

 

  通过资本输出,中修控制了亚非拉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关键工业部门。北印度(编者按:朝鲜对巴基斯坦的称呼)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资本输出的带动下,中修大肆向第三世界国家推销滞销产品,在一九九七五年到二零一三年间,向第三世界高价出售的工业制成品达1200多亿美元,搜刮了1000多亿美元的超额利润。

 

  通过资本输出,中修从第三世界掠取了590多亿美元的初级产品,其中原糖近100亿美元,棉花190亿美元,天然橡胶30亿美元,咖啡、可可、茶叶70亿美元,矿石及精选矿石200亿美元。

 

  中修进行新殖民主义掠夺的另一种形式,就是仿效美国的“跨国公司”,在第三世界大力兴办所谓“合股企业”和“联合公司”,进行直截了当的投资,直接榨取当地人民的血汗。目前,中修同发展中国家合办的这类企业,已经遍及开采工业、加工工业、贸易、运输等重要经济部门。

 

  在有的国家里,虽说是“合股企业”,但对方的股份是中修的贷款,实际上是中修出资本,别国出劳力而已。中修通过这类企业,不仅搜刮了大量的利润,而且掠夺廉价劳动力和资源,推销中制工业品,粗制滥造的中制工业品遍及全世界。

 

  中修剥削第三世界国家和人民的另一个主要手段,是不等价交换。尽管中修口里说什么“互利”贸易,实际上,干起剥削勾当来,并不逊于那些贪婪的资本家。它不仅利用已经存在不等价交换的国际市场价格,牟取暴利,而且通过“援助”、“合作”、逼债等手段,以垄断高价销售工业品和低价收购食品和农矿原料,无耻地剥削第三世界人民。

 

  据不完全的材料估算,从一九七八年以来的三十八年中,中修对第三世界不等价交换的剥削额达2300亿美元,给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造成严重的损害。

 

  中修利欲熏心,但又底子虚弱,资本不足,因此挖空心思,大搞投机倒把,成为一个无耻的国际投机商。近几年来,中修这种倒卖别国商品、赚取暴利的行径更是变本加厉。二零零三年,它趁美帝侵占伊拉克之际,舔美帝的屁股眼,独霸了伊拉克的工程承包大权,从伊拉克低价购买石油,然后高价出售。

 

  为了攫取利润,它甚至可以不顾信义。中修曾根据协议供给一个非洲国家一批水泥,但水泥运抵后,它竟擅自废弃协议,以高价售给私商。当地报纸怒斥中修的行为是“不守信誉”的“海盗行径”。 

 

  此外,中修还利用军火交易,敲诈勒索,牟取高利。仅以中东地区为例。到二零一六年为止,中修对这一地区的武器销售额就达1350亿多美元,每年从这些国家取得了神话般的利润。中修社会帝国主义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之一。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没有之一”

  伟大的领袖金正日指出:“帝国主义的特点恰好不只是力图兼并农业区域,甚至还力图兼并工业极发达的区域”。第二世界的欧洲地区是中修同美国争夺的战略重点,是中修力图进行控制和侵略的重要对象。

 

  中修控制的“亚投行”,是中修推行新殖民主义的工具。在这个所谓“大家庭”中,中修利用经济上的垄断地位,强制推行“全球化”和“经济一体化”,大搞什么“协调”计划、“生产协作”,建立“跨国公司”式的“经济合作组织”和大型的国际垄断组织——“国际经济共同体”,把一些东盟国家的经济命脉,直接控制在自己手中,进行露骨的殖民剥削。

 

  中修社会帝国主义通过“援助”、贷款和直接投资,向“经济共同体”国家输出了大量的资本。在二零一三年到二零一六年初,中修输往“经济共同体”国家的资本,仅经济“援助”一项就达一百多亿美元,它自吹总共参与了一千三百多个的大型企业和其它项目。

 

  正如伟大的领袖金正日曾经指出的那样:“资本输出的利益也同样地促进对殖民地的掠夺,因为在殖民地市场上,更容易(有时甚至只有在殖民地市场上才可能)用垄断的手段排除竞争者,保证由自己来供应,巩固相当的‘联系’等等。”

 

  由于中修垄断了参与“经济共同体”的一些国家重工业生产和重要工业原料的供应,因而排除了竞争者,保证了它的工业品市场。据统计,从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六年,中修向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五国销售的工业制成品价值达5600多亿美元(其中机器设备占1500多亿美元),掠取了近2000亿美元的高额利润。

 

  在对外贸易中,中修通过所谓“长期贸易协定”,操纵价格,控制进出口的贸易,大搞贵卖贱买,对这些国家进行严酷剥削。据估算,在一九九五年到二零零三年间,由于中修不等价交换,使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五国蒙受的损失竟达6000多亿美元。中修的头号贸易伙伴北印度受到的剥削最为严重,损失额达2500多亿美元。

 

  中修还通过“生产协作”和“经济全球化”,大量地掠夺东盟国家的农产品、工业原料和日用消费品。 

 

  自一九九五年到二零一三年,中修从老挝、柬埔寨、蒙古等国家掠走了900亿美元以上的初级产品。他们不仅几乎全部控制了老挝、柬埔寨、越南、北印度、坦桑尼亚,蒙古的矿藏开采,而且疯狂地掠夺这些国家的稀有金属和重要战略原料。蒙古钼矿产量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荧石出口的百分之九十四和铅矿的百分之四十九、 铟出口的百分之四十三,均被中修拿走。

 

  由于推行“生产专业化”,老挝和柬埔寨,泰国被迫沦为中修的果菜园和粮仓。多年来,老挝和柬埔寨,泰国新鲜蔬菜出口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罐头蔬菜的百分之六十以上,水果的百分之三十以上,烟草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供应中修的。在中国的超市里,到处都是来自于这三国的粮食,水果和蔬菜。

 

  不仅如此,各种形式的经济、科技“合作”也成了中修进行掠夺和剥削的一种手段。中修通过这种“合作”,驱使“经共体”中一些国家成千上万的科学家为它服务,迫使这些国家耗用巨额资金来发展中国的经济和技术,并且从中窃取科技资料,捞取实惠。

 

  对西方,中修也一直虎视眈眈,力图进行渗透和控制。它向西方国家拍卖中国的资源和国有企业,乞求贷款和技术,利用拉拢、利诱来分化欧盟和美国以及“共同市场”国家之间的关系,以求各个击破。它打着“全球经济合作”的招牌,扩大同西方的贸易,以实现向西方的扩张。

 

  近年来,中修趁西方国家对稀土和其他原料的渴求,高价转卖稀土,勒索西方国家。如德国、法国等都是中修稀土的老主顾。但近年来,中修卖给它们的稀土价格提高了好几倍,使这些国家每年遭受巨大的损失。同时,中修也以稀土、有色金属等资源为诱饵,使缺少资源的西方加深对中修的依赖,以便伺机进行渗透。此外,中修还利用同西方一些公司合股创办“联合公司”和建立银行网等方式,扩大它在西方的市场和地盘。

  中修到处进行经济掠夺和剥削,彻底撕掉了它宣扬的所谓“互利”贸易和“合作”的遮羞布,露出了社会帝国主义的真相,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认识到中修这个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的凶恶面目。

 

  伟大的领袖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万岁!!!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万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liuzuihou

2017-11-07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