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3783175
  • 开博时间:2004-10-25
  • 博客排名:第33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0

qqwweeasd

2018-11-02

流丽年华昧

2018-10-31

涉江采芙蕖

2018-10-27

TIANBL

2018-10-26

教书匠张三

2018-10-25

深海悬崖

2018-10-24

jfsvwn1746..

2018-10-24

叶小琛挪

2018-10-22

章红

2018-10-1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上美社精装新版《山乡巨变》

今天又收到上美社康健老师寄来的精装新版《山乡巨变》,四册之外另有一册附录,收入了我的论文《两个人的〈山乡巨变〉——从连环画看原著》。昨天今天,差不多是两个铁球同时着地!

 

上美社精装新版《山乡巨变》

分类:连环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贺老爷的时空门

十一假期时我写了一篇与贺友直先生交往的文章(以前写的都是谈他的画),投给《文汇报》了。还没想好怎么写,题目先有了:《贺老爷的时空门》,一锤定音,自然就有了中心与结构。

文章昨天刊出,微信公号同步推出。微信版做得特别好,编辑从网上找了相关的材料和图片,我自己只提供了六哥拍的那幅照片。

我很喜欢这篇。

 

贺老爷的时空门

蔡小容

 

关于贺友直先生的连环画艺术,我写过散文,也写过论文,而由此衍生的与先生在数年间的交往,我还没写过。前些日子,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康健老师说他们正在编辑《贺友直全集》,问我这里有无相关书信资料,我就此把贺老寄给我的信件和书整理出了一份记录:七年,五封信,六本书。我写给他的信没有留底,看他的信再参照我的日记,我大致能把来龙去脉还原。

九十多岁的贺友直先生每天在上海的小街上散步。有人上前招呼:“您是贺先生吧?”他摆手:“对不起,我不认识你。”目不斜视,他走过去了。这样的事情太多,家人总要替他向人解释,其实无须解释,所有人都认识他,他并不认识所有人,当然不能做众矢之的。贺宅的电话也总是响起来,什么时间什么人都有,要找贺先生。如果都要让他们找,九十多岁的老先生根本无法存身。所以他的时空门,轻易不打开。

我比贺老晚生了整整半个世纪,时间、空间,都相隔遥远。小时候,我看过他的许多连环画:《连升三级》、《张飞审石头》、《白光》、《“老涩”外传》……他的笔法对于孩子来说是过于老辣了,但我认得,不会忘记,那些画面混合着连环画脚本的诙谐语言,时而会无厘头地在脑海中冒出来:

分类:连环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信

旧信

 

    2010 年 5 月我写给赵荔红的信。我用这种信纸写的信大都没有留底。

分类:照影 | 评论:2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武大

我在武大

 

我在武大

 

我在武大

 

分类:照影 | 评论:5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返乡:回程火车上写的断片

上个月,我在微信上看到“谭异伦”这个名字,心有所动,想起很多年前曾带我妈妈去中南医院找他看病,是哪一年呢?肯定是2004年以前,也许是2000年以前,我想不起了。前天坐火车回宜昌,接着又坐公汽,中途上来一名男子,我认出他是谭医生——另一位谭医生,宜昌有名的老中医,我妈几十年都在找他看病。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他不认得我了,如果我妈在,他肯定认得她。他应该也七十多岁了,看上去只六十多。我扶着行李箱,望着窗外。我怎么哭了。

 

回宜昌办事再忙,我也要留半天时间给自己,不料今天上午挺宽裕的半天全在广场上消磨了,摆出来的地摊好多,我买了几本旧书,在两个摊子上给小穗选邮票。第一摊选了25张,25元,我选好拍照让小穗看了一下去掉重复的;第二摊是常去的,我挑了160张,还让摊主给我拍了张照片。选好了我让他数一遍,他不数,他从来都说信得过我,加上三张邮封一共给他85元。

分类:照影 | 评论:1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贺友直先生书信记录

前几天,保马转载的我十年前写的旧文《两个人的〈山乡巨变〉——从连环画到原著》,上美社康健老师看到了,说正在编辑重版《山乡》,其中有一本附录,内有点评选登一节,他想摘录几段放进去。随后又说起他正在编贺友直全集,问我有无贺老的书信他可编入。我就此把贺老寄给我的信件与书整理了一下,部分书信我拍照发给康老师。

贺老爷真是给我写了不少信哪。我给他写的信都没有留底,大约与他的信数目相当或略少,有时是我托责编给他寄去了刊有我文章的杂志或书。

 

2009年4月,因准备出版《小麦的小人书》,我第一次给贺老写信,他复信表示授权我在书中使用他的连环画幅作为图例,信寄到之前他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说

分类:连环 | 评论:0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暑假记事簿

    暑假过完了。七、八两个月间,我上山跑步20天、走路4天,去绿道2次,去植物园1次,读书19册,写文章3篇,画画3幅;小穗打篮球13场,游泳3次,读书19册,看电影6部、电视剧1部,包饺子1次、做酿苦瓜2次,拖地1次;全家出游3次(襄阳;西宁+西安;韶山+长沙)。

分类:照影 | 评论:1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7 年的笔记本

2007 年的笔记本

    擦灰尘,从书桌的推拉层翻出一个笔记本,是2007年考博前后的笔记,还有在读的书单,把我惊着了。这么惊艳的字,这么漂亮的笔记,我干嘛总觉得自己不行?

2007 年的笔记本

分类:照影 | 评论:1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遗失的日子

    “清风左右至,客意已惊秋”,这是前几天;昨日七夕,风雨交加,温度大降,仿佛一日入秋。

昨晚九点多钟,我想画幅画,又觉精神不足,前两天从抽屉里找出一本我在 2003,10 – 2004,4 半年间写的日记,正好看看。那段时间在我记忆里仿佛是遗失了的,是没写文章又还没孩子的那段,记得情绪中有轻微的悒郁,原因大概就在于此,无所用心无所着附,这些在日记里记得详细。不写文章是因为要写硕士论文,也是刚发表了《日居月诸》,一时没东西可写,状态也找不着了。但当时很警醒于这一点,“一日不练,自己知道”,舍不得自己“已趋峰巅的文字境界”会中断或丢失,同时也在坚持看闲书,“现在没情绪,要为将来有情绪打好埋伏,有朝一日我想写了,脑子却空了,那才是真输了”。

当时的文字的确好,随手写景:“下了一夜大雨。窗外,水雾茫茫——大操场是汪成了湖泊,而半空中也的确布满水汽。白茫茫的天地,很象雪呢。”“……刮大风。屋前土坡上的那些高树啊,每一棵都站不稳

分类:照影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博、豆瓣短评选摘

微博、豆瓣上有一些对我的书和文章的短评,选摘于此。写得好的读者评论可遇不可求。

 

@敖北北

      被这段小人书的描写戳中:【比指甲盖还小的人脸,眉眼的细微表情带动线条,一根一根都给画了出来,神情便传达得栩栩欲活,难怪人赞须眉皆动。千姿百态的人物,用了古代行乐图的画法,不惜工本,精致得无以复加。人物的身段手势,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是戏曲程式的高度提炼,被画家心领神会地吸取了来。】 

    《小麦的小人书》,作者是小人书爱好者,书是短篇合集,一篇讲一本小人书的事。不是那种例行其事的内容介绍,也不是那种长篇大论的剖析,就是关于一本小书的小故事,建国初时候画家们作者们不惜工本,精心细绘的所有用心,这里都能感受得到,尤其可爱的是作者的行文,挺久没见汉字这么温软柔润的组合了。

以及,微博里的摘抄是有缩减的(我该改一改这种讲起事来贪多的毛病),原文的行文节奏更舒缓,更富有参差美。读罢会让人特别想去看一看她描述的那些线条、那些画面上的留白,留白里的故事,还有构图时的用心。以及摘抄那段,描写的是张令涛、胡若佛的《智审潘仁美》。

 

@飞鸿Y

    其它篇目都是感想和画面影片或其它背景穿插错落,起伏有致,读起来节奏感很强。这篇也好,但是另外的好,笔力所及,情感喷发,用笔几乎不涉其余,隐隐觉得作者有籍文章以浇自己块垒之感像是一袭长袍,一以贯之,刷的落地,干净利落,读起来痛快顺畅。一家之言哦,姑妄言之姑听之吧。

    我觉得《关关雎鸠》就是天才之作!速成,才华横溢!《小麦的小人书》和《小麦的穗》

分类:照影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影集

旧影集

    家中老照片,我重新整理了贴在一个老式相册上。家里还有一本这样的旧影集,因故丢失,痛惜之甚。我还真到宜昌卖古董旧物收藏品的地摊上去找过,我想无论这些照片落到谁手上,想来都不会扔了的。 

旧影集

分类:照影 | 评论:2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影

树影

    墙上的树影。我每天跟这些影子周旋。 

分类:照影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生千山路

浮生千山路

    这一个多月,看旧日记、旧照片,好象把近十多年的日子又过了一遍。人为某事懊悔遗憾,经常是因为忘了当时情境,若能倒回去重来一次,可能走的路还是一样的。

    忽想起抽屉里还有几本手写的日记本,找出来看,是 2009 - 2013 年间写的,甚喜,又捡回了不少日子。翻看,记的是每天的琐事和心情,不乏情境描绘,与写得深与长的电脑里的日记相补充,日子的质地倒更多是在这里。

    细看,原来那几年的日子这么艰难,自己的身体也多病,远不止《探花赶考录》里概括的论文、文章、上课几桩事,单纯与时间赛跑。那么多事,我自己也忘了,博客里也只记

分类:照影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聊斋与人间之间徘徊

今天的《北京青年报》登了一篇《她从聊斋来》的书评《在聊斋与人间之间徘徊》,作者念青。

 

读《她从聊斋来》

念青

 

【一、蒲氏笔下之刚柔】

读清人作品是令人心痛的。不为其他,只为华夏文明在江山更迭的残破之间,又经历了一次民族与文化的断续。历史的成王败寇已不能用“好”、“坏”、“对”、“错”来形容,只能说在错综复杂的浪潮之间,一些尚有“文人”之称的灵魂步履蹒跚地前行,谁也不知下一步会迈向何方。

一位久在虞山下度日的女子生前留下《戊寅草》,她谨代表一个时代,从此将许多未了心事葬在琴川。此后文章风骨也一度肃如寒冬,弥久不散。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等到春风又绿,温柔之物敢于生长,才有了蒲公的《聊斋志异》,张公的《幽梦影》,吴公的《儒林外史》,纪公的《阅微草堂笔记》……

可以说,《聊斋志异》是珍贵的。

中国从不乏志怪故事。上有《山海经》,又有《搜神记》,论奇谲瑰丽,私以为蒲松林不如前人。然而一

分类:聊斋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年10月以来发表的文章

2016年10月以来发表的文章

 

我的2017年,基本上全部奉献给了“科研”(结项)和教学——寒假里赶完结项书稿,开学后继续未尽事宜,4月提交所有材料评审;上学期给弘毅学堂开新课“中国的故事”,五个班合并为四个班;下学期上常规的大学英语课,本说歇口气呢,结果又上了四个班(一般是三个班)。今年着实辛苦,自从回国后就一直忙各种事,在美国的一年其实也没一刻放松。

又是几年不写文章,近来零散写了几篇,陆续刊出。有些是旧文。

分类:新刊文章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9页/13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