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读人读社会天涯名博

不说屁话说人话不写空话写真话不看佛面看僧面不做人口做公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70134
  • 开博时间:2006-11-29
  • 博客排名:第342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沉痛悼念捷克前总统、世界人权卫士哈维尔先生!

   捷克前总统哈维尔不幸逝世,享年七十五岁。
  
   哈维尔先生在还是一个普通作家的年代,就致力于人的自由权利的追求,他因此遭遇其时的捷克斯洛伐克执政当局的拘捕。此后则多次被捕,但这些折磨丝豪没有让他妥协、恐惧,反而是让这个思想型作家更感觉到自由的可贵,以及唯不懈抗争,拒绝平庸,才能肢解极权制度营造的“共谋”体制,才可能防止整个社会的价值崩溃和道德沦丧。
  
   哈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革命后,成为第一任捷克斯洛伐克民选总统。他上任的第一个元旦演讲,就剑锋直指极权社会的恶俗习惯——共谋。他指出:极权体制之所以能在捷克横行这么多年,其中的关键就是整个社会的普通的犬儒式“共谋心态”,以为只是挂了一个支持的标语,只是参与唱了一首赞歌,殊不知,恰恰是在这种漫不经心、心不在焉中,极权体制得以在整个社会立足。
  
   哈维尔先生在其第一任总统任期内,不得不遭遇极权体制留给捷克斯洛伐克的遗产,捷克民族和斯洛伐克民族终于走到了分离的路口,哈维尔总统没有动用国家机器以什么国家得益为重让公民流血,而是在和平劝阻无效
分类:个人记忆 | 评论:0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陵十三钗》观后

  ——老谋子的阿Q式愚昧
  
   中日两国之间上个世纪从31年到45年的战争仇恨,屈指间已过66年矣。
   日本国如何认识这场战争,我未读过相关文献,故不得而知。但相较于德国总理的当年一跪,东方的日本大概还没有真正反省到战争的深处!
   中国对这场被入侵的战争,如何认识?当年的正统是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一部《八百壮士》让32年的淞沪大战,败虽败而气不散。不过,我们大陆人看得更多的是共产党政府对这场战争的解读。这种解读自我记事以来,好象都是一个调调: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事实究竟如何,我们仍不得详情。杨奎松先生曾有一篇文章考证林彪指挥的平型关大捷战事,此战实际上是依地形袭击了日本人的一个辎重联连,按扬先生综合日本、美国、国民党、共产党的相关文献,其结论是此场大捷共击毙日本三百余名。而当年的报导是共击毙日军三千余人。虚报了十倍的战果,其目的何在?
   本来是扯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却不曾想手触键盘却已离题万里。我的意思:一场惨绝人寰的战争过去66年了,我们中国人也经历了国民政府和共产党政府。我
分类:影来隐去 | 评论:0 | 浏览:10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中国:寻找未来(4)

  八
  
   墓地,爷爷的墓地,我下跪,叩头。路过的墓园,我驻足,阅读墓志铭。
   墓地在合上日记的那一刻,成为出生的未来!
   但我要寻找的却是:墓碑的位置。墓碑是开始的地方!
   没有人知道第一块墓碑在哪里,但没有人没有见识过墓碑。我们——写汉字的人,有最经典的墓碑:古代的,青铜鼎,中期的,万里长城,近代的,故宫,现代的,在广场高高耸立。
   这些也是我的开始吗?外部的,八竿子挨不着的东西,却是我内心的起点。我无法相信,却又无法证明。
   顶礼膜拜,这顶与那鼎,一个读音。而鼎据说是礼器,祭祀用的。从祭天到祭祖,我参与过母亲主持的家里的祭祖。母亲嘴里振振有词:又是送钱时节,省着点花,日子长着呢!我在祖上的牌位前,小时候是跪倒叩头,后来就三鞠躬了。
   这是对祖先的祭拜。我们每个人都有祖先,但我不知道始祖是谁?
  九
  
我当然不会把“顶礼膜拜”写成“鼎礼膜拜”。青铜鼎,青铜器,青铜剑和青铜箭。
   扬眉剑出鞘!那是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0 | 浏览: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中国:寻找未来(3)

  五
   我还得工作,戴一付眼镜,这样,眼睛就不会只顾向后脑勺。
   我活着,我得工作。我工作,因为我还要消费。我常常是由着口袋里的票子,判断所耗费物品的贵贱。我干活累又挣得很少时,买山寨的货,且心安理得。后来有卡了,可以刷卡了,不找山寨了,却从未因山寨而羞愧。
   我很会安慰自己,我知道安慰不同于自慰,但与自卫有些亲近!
   我不铜臭,但我需要很多孔方兄!对于需要,我拍过自己的脑袋,扪过自己的心胸。我不得不坦言:一种欲望,一种已经无法被控制,不管是被自己还是被外部强力控制的欲望,控制了我。我被欲望控制!
   我不相信自己受制于一种无形,我记得有人喊过:中国,我的钥匙丢了。可我几乎脱口而出的是:我自己的匣子打开了!
   是谁打开了我的匣子?是我自己,还是一个时代,还是全部的我所面对和继承的历史。
  
  六
   有人在讲远古的事,诸葛亮,孔子,周公,甚至尧舜禹。
   大漠洪荒,茹毛饮血,闪电是一种惩罚,饥饿、寒冷、火凝固为圣洁的颂诗。神话和巫术,谁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中国:寻找未来(2)

三、
  走回去的记忆,死死地连接着出走时的无奈,现在的无奈。从年少的轻狂到中年的无望,时间的长廊,穿破了无数的阳光。
  谁不曾有过阳光?谁又曾拥抱阳光?阳光,不再是太阳的光芒,阳光,是少年血脉里的畅想。阳光,是中年头颅里的悲伤。
  我不是在普遍的意义上写下少年、中年这样的文字,我只是说我自己,我,一个在中国拥有过一万多个日子的平民。
  这样具体的身份,这样具体的记忆,这样才可以谈这个沉重的话题,沉重得除了洗净这一万多个日子,再无法做完别的事情。
  已经没有事情可做了。我说的是:再没有事情可以让剩下的生命成为生命!
  从来都以为自己手持猎枪,未来不过是废点心思的猎物,或者是一条豺狼,或者是一群羔羊。
  猛然间,那个暗夜的闪光,在暗夜的深处弹出霹雳的力量。那一刻,我是猎枪前的恐惧,我没有看清楚的是:我是一只豺狼,还是一头羔羊。暗夜里的闪光,让我的眼睛看到了世界的反光。
  从那一刻,我的眼睛,长在脸上,却倚后脑勺确定它的对象。那一刻,除了让我的视线转向,再没有让暗夜成为别人的新娘!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7 | 浏览: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中国:寻找未来(1)

  一、
   这并不是一篇我想写的文章,写不了,也肯定写不好。
   可我情不自禁地写下了这个题目。对于一个年近半百的人,这个题目太沉重。
   未来已经不属于我,这与过去已经不属于我,不可相提并论。不属于我,不是没有,而是意味着远离,意味着我不在其中。未来与我已没有关系。
   但我还活着,我只能活在一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倒过来,我已不属于这个活着的世界。
   我还活着,世界还活着,然而,我活在一个不是我生活的轨迹通向的地方。我不得不回向我来时的路。
   我还回得去吗?凭着记忆能回到我的原初?
   就不回去,就走下去,呼吸着已经没有味道的空气,注视着已没有色彩的日子……
   脚步太轻,光线太暗,人群太拥挤了,影子飘在空中。
  
  二、
   关于未来,再不是一个时间概念。未来首先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向往,其实更准确的词是:渴望!
   我的渴望已不是这个地方的渴望,我的钥匙已不是这间屋子的钥匙。
   我的爱人还在不在这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口也OK之十一

   我对父亲讲述的他的生活的记忆,并不是一开始不太相信的,其实在我自己还不能有自己的判断之前,我对父亲的言说,除了接受之外,是无法拒绝的。这与阅读历史多少有些相似。在没有较为明晰的生存经验时,阅读只是一种相信,而当有了一些人生经验之后,阅读逐渐的体现出一些对话的议题。
   在我的记忆中,不止父亲没有给我这样的人生的思考,学校也没有给我这样的思维起点。我拿自己的这个生存经验去感悟父亲的记忆,我以为:父亲只以其人生的经验,朴素地面对着未知的明天。甚至,我不以为父亲对于未知有一种准备,他更多的是以一种率性来处理及时发生的事情。
   他其实也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他的哥哥。在兄弟俩那天的不期而遇中,兄弟俩虽然不得不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喝同一瓶酒,吃同一桌菜,但兄弟俩的对话却无法在同一种语境中进行。父亲大概不能忘记多年前为了半间房,他的同母异父的哥哥,让他付出了两个月的工资。那年月,父亲两个月的工资作为全家人生活的余额,怕是他一辈子的积畜了。但伯父却丝毫没有对我们家庭生活窘境的同情,他逼迫父亲东拼西凑了六十多元,却不是装进自己的口袋,而是给了奶奶的侄子,也就是他的堂兄。父
分类:放心人口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口也OK之十

   个人的生存于我只是记忆中的点滴,我出生前的别人的生存,我出生而有记忆后小镇之外甚至我目力之外的别人的生存,我又如何言说。我关心过别人的生存吗?也偶尔有关注,很少有关心的。关注只是用眼,而关心则是要感同身受了。
   好在有言说和文字记载。于文字,当要阅读。阅读之先是在听得懂人们说话的时候,听人们的言谈。但那些怕只是潜意识里的痕迹,而今要想诉之于笔端,只能是无端的编码了。未成开蒙之前的道听,大都与肚腹有关吧。比如,肚子饿了,喊饿,大人不里,就哭,狂哭,哭得即使吃的东西送到嘴边,也还止不住地哭,直至被吃食堵了嘴,哭而成泣了。更小的时候,只能根据后来的阅读与观看,而知道吃母亲的奶,毛绒绒的小脑袋往母亲怀里钻。为人母者,于此时大抵是没了做姑娘时候的害羞,而大大方方地于人前解扣捞衣,以解小儿之饿。可弗洛伊德却于此种行为中,看出什么恋母情节的问题。我听别人聊起过这种说法,不知弗氏是否真有此说,在我看来,儿子饿了往母亲怀里钻是恋母情节,女儿饿了是往父亲怀里钻吗?我以为,弗氏一大学派,大概是不会出这样无聊的问题的,想是读书聊天之人或者竟是道听途说,而根本没有翻阅过弗氏著作了。
分类:放心人口 | 评论:3 | 浏览: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口也OK之九

   小镇对于我的意义,除了偶尔的记忆之外,还有些什么?而在父亲的眼里,小镇又是什么样子?我曾经于二十多年前的某日问过这个问题。父亲那时的年纪相当于我现在的年龄,但我却怎么也记不起他那一刻的表情。在父亲给我讲述的小镇的种种里,对门那家地主婆和富农仔的事,我还依稀有些记得。但真要把这模糊的记忆还原成文字记录在这里,我只能放弃这个转述的念头。
   但两位老人并未从我的记忆中真正消失,消失的只是他们生活过的痕迹。富农仔在将近七十岁的年纪,身体有些胖,某个飘着轻雾的早晨,我曾发现他弓着腰,身背粪筐匆匆走过小镇的街道。我也记得某次学校的忆苦思甜大会上,他们夫妻俩被押上了操场上的临时批斗台。我只见过他们俩这一次被批斗,事后听母亲讲,是因为原先要被批斗的一个现行反革命份子被县上突然带走了,而学校的会又不好改期,就只好向管辖他们的大队借了他们来批斗。其实,每年大年初一,母亲总是会让我们弟兄几个去敲他家的门,给他们两位老人拜年。比我长几岁的哥哥在脖子上系了红领巾之后,就再不肯为了两块糖果一把瓜子而喊一声:爷爷奶奶新年身体健康了。我不明白哥哥的这个举动,我歪着头看他们门上的对联,“听毛主席话
分类:放心人口 | 评论:0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口也OK之八

  

(注:这个栏目还是四年前开的,今天翻出来看,自觉还有写下去的意思。四年过去了,人口化的生存,发生了一些变化,甚至有些还表现得比较强烈,但是不是根本性的,我还不能确定。自我某日觉得当下的生存有着普遍地“人口化”的特征之后,在如一脚踏进了刺骨的冰水之中,虽然抽脚离水,一段时间后,不仅外部没有别物会感到我的脚曾经踏进冰水中,就是那被冰水刺痛的脚,也慢慢地失去了对冰水刺激的记忆。是的,腿脚是没有记忆的,可我有记忆,我在那去脚不经意地踏进冰水而深受刺激时,我知道了什么是寒透骨!但知道了就记住了吗?就永远记住了吗?


  

我某日突然感悟的“人口化生存”难道仅仅开始于我感悟的那一刻吗?但其究竟是从哪一刻开始的?有真正的开始吗?或许我们注定了默默地“人口化生存”而后有感悟有惊讶有审视,最终有拒绝吗?又或许我们的生存就正是从“人口化”开始,一步一步地走向那领悟的一刻,然后经历艰难的审视,直至痛苦的拒绝?如果是这样,人类的记忆乃至人类的历史就没有意义。反正如此,何必记忆?


  

而没有记忆和遗忘记忆对于能创造符号既而审视和反思所造之物的我们,

分类:放心人口 | 评论:0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公正观的阅读到中国史的倾听(二)

  几年前读罗尔斯的《正义论》,啃得头脑发胀,还是不能完全搞懂他的“无知之幕”的真正内涵。近读其《政治哲学史讲义》,毕竟是授课内容,比《正义论》一书,轻松许多,也因此有些懂得他的“无知之幕”的意思了.
    罗尔斯的政治哲学研究之所以要弄出个“无知之幕”的前设,是因为在罗氏的政治哲学研究中,一个群体社会何以能够聚合在一起的问题,无论是霍布斯《利维坦》中的强力契约假设,还是洛克《政府论》中的一致同意契约假设,以及功利主义的“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假设,都不能令人信服地回答这个问题。或者换个提问的方式:人类历史中的城邦也好、分封也罢,甚至帝国、民族国家,也或者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人类历史分期,这个何以聚合在一起的问题,仍然不能给“如何才能有更好的社会”一个完美的答案。
    作为自由主义者的罗尔斯,作为政治哲学思想者的罗尔斯,如何才能有更好的社会的问题,绝不是个可以轻易放过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政治哲学史上一个重大的问题。在我看来,罗氏将“如何更好”的柏拉图式的提问,转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公正观的阅读到中国史的倾听

   近期翻阅了桑德尔的《论公正》、罗尔斯的《政治哲学史讲义》、施特劳斯的《什么是政治哲学》、殷海光的《中国文化的展望》以及李劼的《枭雄与士林》几本书。
   前三本书都涉及到政治哲学问题。三位著者,桑德尔被标签为社群主义者,罗尔斯被认为是平等的自由主义者,而施特劳斯则被指认为保守主义者。我个人无学识能力批评三位西方现代思想大家,只能说一些在阅读他们的思考时,我的思维被搅起的波澜。
   桑德尔的论公正,把功利主义、自由至上主义和平等自由主义的公正观,以他的理解讲述出来,最后也把社群主义的公正观表述在读者面前。当然,他毫不犹豫地认为:他的社群主义的公正观是在对上述三大思想流派的批判性阅读中产生中。桑德尔的这本书也是其哈佛大学课堂上的讲授内容,因此,公正这个困扰着人类智慧大脑的深刻的话题,在大思想家的嘴里道出来,因结合了生活中的尖锐事件,而突显其讲授的平易近人。对于我等普通读者来说,阅读起来,亲切中不失震撼!
   比如他讲自由至上主义公正观时,是以自然灾难中的市场价格问题为切入点。在自然灾难降临,市场失序情况下,交易价格是否公正,若不公正是否需要强力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微博跨回博客

  一转眼,一年多没有更新博客了。一年多,没什么要说的吗?不,要说想说的太多,但能说的依旧太少!


  这一年多,微博曾经气贯长虹,我也忍不住上去转悠了半年多,终于,被关了,没有理由地被关了。本还坚持着想转世,成为转世党,但仍被关,就坚持不下去了。或许懒于坚持是自己的一个毛病,不过,我还是在作别微博的时候,给自己找了两个理由:1、微博占用太多时间了;这个信息爆炸的年头,这个无法自由言说的空间,人们有太多话要说,也有太多人有话要说,至于是不是说到位,说到点子上,要说话的人们并不在乎这些,人们需要的只是言说,而不在乎言说质量。这个倍受压抑的生存,言说成为了一种释放压抑的自我装置,尽管更多的言说还不得不首先通过被逼迫的自我审查。也许,正是这种言说状态,又推动了只为言说的言说。2、在微博的言说装置里,博主与店主之间的关系,比博客的言说装置里博主与店主之间的关系,更为紧张,这种紧张,导致双方心态更为撕裂。微博里几乎难以说理,只能是较劲!微博超短叙述模式,以及微博以获得关注为主要动力,于是,强劲的、刺激的、拚极端的词句,不得不取代扎实的、沉思的、心平气和的表达。微博有一种
分类:个人记忆 | 评论:0 | 浏览:5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山西疫苗事件谈权钱勾结的必然

 新浪新闻,“山西疫苗事件受害者家长聚集卫生厅门口”。

 报道说,山西有学生接种乙肝疫苗而染病而死亡(详情请阅新浪新闻),死者家属要打官司,但好象起诉无用,甚至是控诉无门。我不懂中国的法律,所以就不从法律角度去谈这个令人寒心的事了。

 我现在要谈的是报道中涉及的关于疫苗提供单位华卫公司是卫生部的大公司的这一说法(不知事实真相如何)。

 “卫生部大公司”一说,让我马上联想到权钱勾结的问题。

 这些年,政府在抓经济发展,毕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政府制订的国策。于是,经济学很长时间以来成为显学,一大堆经济学家或高唱赞歌,或出谋划策,也偶尔有批评的。总之,围着这个国策中心,经济学成了显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

 不过,虽然这显学显摆了好多年,却关于寻租的经济学,一直是隐而不彰。

 寻租经济学就是研究权钱勾结的,有权力,就有寻租动力,权力不爱限制,寻租的冲动也就不受限制了。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1 | 浏览:1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要金钱游戏,还是要鼓掌游戏

 前几天看到新浪上一个新闻标题,竞选会导致政治变成有钱人的游戏。对于这样的新闻,我是不会点进下一页的。

 不知道博友们看到这样的思想表达,会有怎样的感受?这个说法出据报道是出自某委员之口。

 我想,这个委员大概是个没钱的人(但我不信),否则他怎会如此直白地说出句蠢话。

 竞选肯定是有钱人的游戏,没钱,租不了场地,招不来听众啊。租场地、找听众,这些都是要费用的。当然,这位委员说的意思大概是:竞选只能是有钱人操纵的游戏。

 那么,没钱的人是不是可以被有钱人看中而成为参选者呢?特别,没钱人如果可以投票的话,其作为投票者,其实也参与了这个有钱人玩的游戏了。

 所以,这个新闻标题如果是照实录用了这位委员的说法的话,那么,这位委员或许想表达的是:竞选政治是只有有钱人才可以操纵的政治。

 这位委员先生说得不对吗?我想若是把操纵二字换成一个玩字,表述就可以更中性些。竞选政治是只有有钱人才可以玩的
分类:人性批判 | 评论:0 | 浏览:17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4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