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的模糊与时评的清晰天涯名博

怎么写是我的事,但迎合媒体需要却绝不是我的责任。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6939993
  • 开博时间:2006-11-28
  • 博客排名:第138位
日志存档
博客门铃
博文

河南省有关部门更年期严重行政不作为症诊断

《河南省“有关部门”更年期严重行政不作为症诊断病历》

作者:刘长锋

 

患者:河南省政府环境污染防治攻坚领导小组,也即所谓“有关部门”,具体身份不详,较神秘。

病情描述:据“监护人”反映,患者头疼发热有数日,思路不清。13日发文16日收回,4天3次就同一事件表述不一,前言不搭后语。

初步判断:更年期严重行政乱作为症。

CT检查结果: 1、患者在未经任何调研的情况下,匆匆下发了一份关于在全省范围禁燃烟花爆竹的通知,尔后发现网上迅速上传了一份286家商户联署的请愿信,要求取消这一政策。且,民间也多有微词。 2、关于禁燃烟花爆竹一事,患者4天3次,前后说法、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南、河南的教育厅长——你们给我站住》

《湖南、河南的教育厅长——你们给我站住》

作者:刘长锋

 

两所野鸡大学,联合起来坑骗学生和家长,不仅如此,为了避免事态升级,还采取黑社会和传销组织的做派,派出所谓的护卫队,非法限制学生人身自由,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

教育机构的成立,必须要有教育主管部门的审批,运行也必须有必需的监管和督导。如此野蛮的学校,经过谁审批成立的?成立后长期欺诈学生和家长,身后的监督去哪了?非但如此,还大规模地非法限制学生人身自由,这到底是学校还是黑社会组织?两省的教育主管部门去哪了?

社会的现实性体现在是与非的共存共生,有人的地方就有坏人,教育机构同样无法避免。我的意思是,退而求其次,也许当初审批的时候没问题;也许每次检查的时候,学校迎检工作很充分,面子工作很到位,教育主管部门的领导,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搞好接待的基地不是好研究所》

《不搞好接待的基地不是好研究所》
作者:刘长锋

澎湃新闻记者乔装打扮,实地调研云南某科研基地,不知记者调查动因是什么,但结果显然是多少有些出人意料的。一个打着濒危物种研究、繁育任务的科研基地,却几乎没有承担任何科研任务,而且不仅如此,里面还暗藏高档招待所和球场。难怪乎知情人士不无悲情地表示,基地事实上就是某些人的后花园。
    远离城市,山清水秀,环境优美,而且最为优越的是,条件封闭,私密性好。所以吃也罢、喝也罢、玩也罢,既显档次、能尽兴,又能最大限度地躲避监督、规避风险。自己可以游玩纵情,请客待人也能别出新意,实在是好处多多。投资建个山庄也不过尔尔,哪比得自己一分钱不花,一分钱的心不操,还能顺道薅社会主义的羊毛、挖社会主义墙角。
    基地变成招待所,不是这个研究院的创意和专利。如果大家注意观察,在城市周边,环境优美的地方,类似打着试验基地、培训基地、供应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6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依法抢劫”的干部什么来路?》

《“依法抢劫”的干部什么来路?》

作者:刘长锋

 

中国有句俗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由于汉语表达的多义性,这句俗语也可以有多种不同的解读。比如一般意义上言,不过就是一句无奈的喟叹,或者是宽慰人的话,核心思想就是——你就认命了吧。但是反过来想,也未必就那么消极。屋子是人造的,屋檐与人的身高是有一定比例的。所以对于一般人而言,屋檐代表的不是冰冷的权势,而是一种温情的呵护,屋檐是给人们遮风挡雨的,除非你例外,长太高了。

笑话归笑话, 但是言归正传,既然说到屋檐,顺着这位执法人员的话茬,政府,或者代表政府的公务人员,如果是屋檐的话,那么,那么这屋檐,就只有一个义务,那就是为老百姓遮风挡雨,而绝对没有变态般随意磕群众头的权力。

一位普通的执法人员

分类:时评 | 评论:4 | 浏览:2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裸贷事件,是这个时代的耻辱》

《裸贷事件,是这个时代的耻辱》
作者:刘长锋

前几天我给朋友们推荐过一本书,是荷兰灵长类动物学家佛朗斯·德瓦尔的《猿形毕露》。书的重点是研究巴诺布猿(也就是大家俗称倭黑猩猩)。作者通过长期不懈的观察研究,进而从本能、行为学、心理学等多维视觉,对人类社会的某些行为作出了令人信服的阐释。
    作为人类最近的近亲,说到巴诺布猿(倭黑猩猩),很多人对它们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它们的生活,时刻与性脱不了关系。从见面打招呼、求得谅解、寻求保护和帮助、获得食物等等,都与性紧密相关。性,在它们的一生中占据了太多太多的时间,而且从来是落落大方、毫不遮掩。即便是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动物园里,它们也丝毫不会避讳。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性对它们来说,很多时候,已经成为一种方式或者手段。但是很显然,这只是动物行为学,人类道德八杆子打不到。而且很显然,没人有闲心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分类:时评 | 评论:4 | 浏览:1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湛江弑女的周玉娟中的什么风?》

《湛江弑女的周玉娟中的什么风?》

刘长锋

 

湛江村妇周玉娟在自己阴暗潮湿的蜗居里,亲手杀害了自己最小仅35天的5个女儿。让人不仅想起8月份发生在甘肃乐景县杨改兰弑子事件,她也是在同样的窘境中,亲手杀害了自己四个子女后,杨改兰选择了服毒自尽。

 绝望的极限是了结,了结与这个世界的一切,撇清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关系。但是很显然,我们对绝望的理解还不够深入。终极的绝望,不但是个人与世界的诀别,而且要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一同摆脱“苦海”。在经历了无助、绝望之后,他们对世界充满了不信任感,他们缺乏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安全感。

如果说杨改兰的悲剧,更多的是因贫困而起,那么,周玉娟必须面临的压力,除了贫困,还有重男轻女的所谓“道德”压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疯狂的教育不仅是教育的疯狂》

《疯狂的教育不仅是教育的疯狂》

刘长锋

 

关于学而思引发的讨论,近段时间成了一个不小的热点。论战三方:学校老师、培训机构和家长们,各有各的观点,有碰撞也有同感。尽管争议不小,但争议不过仍是争议,大家都无良方,政府部门无力也似乎无意出来破局。

教育问题,是一个大问题,除了上述三方喋喋不休的争议,还有一个教育研究领域:专家不少,花的功夫也不少,但似乎也仅限于学术层面,与推动现实没有多少助益。

问题的根本在哪里?根本就在于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教育问题,而是一个严肃、沉重的社会话题。教育发烧了,其背后真实的病因是社会感冒了。所以抛开社会背景单纯就教育谈教育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最多最多只能是局部物理降温,炎症无法消除。

分类:时评 | 评论:1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炮治霾更像是政治跳大神》

《雾炮治霾更像是政治跳大神》

近些年来,似乎已成惯例,一到深秋入冬,若无特别轰动的政治或社会事件,雾霾就会成为支撑我们生活的一道精神大餐,无论是在庙堂舍下,都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谈资。特别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因为雾霾那点事,网络上各式段子、诗文层出不穷,而霾也被像菜系一样,演绎出京霾、海霾、西安霾等等诸多分支,且分别都有不同“吸法”和“品鉴”方式。更有甚者,某些砖家还反复摆出一贯正确的姿态,常常试图说服大家:雾霾也不是一无是处,它可以影响雷达搜索和导弹制导,所以对于防空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就差恨不得说,雾霾其实就是我们悄悄研制出来的军民两用超级武器了。 雾霾成了一种文化。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如今又添雾霾文化之新秀,可喜可贺。

跳大神是民俗中较为常见的社会活动。这里面有几个要点须点出来。1、作为较为原始的民俗,其产生于对未知的恐惧和无助。2、具有流行性或者传染性,这一乡搞另一村必定效仿,甚至到最后会成为区域性的比赛。3、定

分类:时评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行》

《夜行》

——关于《人马座纪事》

凌晨三时,骤然醒来。

不知是楼上还是楼下,未足周岁的婴儿撕心裂肺的啼哭,一阵紧似一阵,直让人有肝肠寸断的感觉。

窗子外面,仍是车来车往。不时有深夜飙车的少年,刺耳的马达轰鸣声撕裂夜空,如此现实如此残酷。宁静的夜被撕裂成七零八落的碎片,疲惫的身心至此睡意了无。

人存在于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置身其中的现实,一个是存在于梦境的幻象。 梦境,有时是画地为牢的逃避,是精神龟缩的自我保护;梦境,有时是一个陷阱,也是一个出口。当现实生活所能提供的前路不够广阔、不够明朗时,自然而然从幻象寻找出口就构成了梦境本身。梦境是照映现实的哈哈镜,也是现实的止痛贴。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罗一笑事件需要的不是“真相”》

 

 《罗一笑事件需要的不是“真相”》

 

作者:刘长锋

 

      

关于一个患白血病的孩子,写下这些文字确实是一种尴尬。尴尬的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身患重病的孩子,她对这个世界尚是懵懂的,却在一个冬日的午后成了我们这个世界饕餮的消费品。可以想象,若她病愈多年长大成人后,在历史中读到关于她的这样一段,会是怎样的感受。但不写下来,却始终感到心头不安。

 

    

《罗生门》这部电影很多人都有印象。黑泽明的本意不是解释,不是探寻,不是要告诉我们真相。真相永远就是真相,压根不需要探究,甚而于大多时候,真相本身是毫无意义的。重要的是,我们面对了什么?我们该怎么样继续下去?我们能否继续下去?

 

     

分类:时评 | 评论:4 | 浏览: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0页/9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8-15

小奋青滤pe

2020-08-14

若芊我芊n

2020-07-27

铲铲队员伤

2020-07-13

费尔奇圆

2020-06-29

mukj049

2020-02-22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