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02101
  • 开博时间:2006-11-28
  • 博客排名:第546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放弃天涯

  

放弃天涯,改移新浪“烟雨倚楼”处,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729893202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月(下)

  一月十六日
  珊鳳,吳中區評彈團查斌、馬靜芳彈唱《雙金錠》。二人,一齡廿五,一齡廿三,師上海評彈團沈仁華、丁皆平學說此書。跑碼頭僅才一年,此番自寧波書場轉來。
  復往蘆席匯珊鳳新址,在解放橋西堍下,裝修未成,得聞春節前遷至。
  
  一月十七日
  晴,風而寒。北麗橋堍,望吳門碑前。一漢,席地而坐,著棉帽耳套,脫鞋赤腳,身前賢湖亭草黃一瓶、炸蠶豆一小袋,負暄獨飲,旁若無人。
  清水兄曝書亭訪碑,告言潛采堂西牆有金蓉鏡所書重修曝書亭記云云。
  為燈彩事,聯繫海甯硤石胡金龍。
  晚在城南,踏月而歸。
  
  一月十八日
  見沈七娘題畫詩,錄白樂山《池畔逐涼》,末句云:料得此身終老處,只應林下與灘頭。
  
  一月十九日
  得《曝書亭刪餘詞》電子本,光緒癸卯冬長沙葉氏刊,詞後附《原稿題跋六則》。值閑窗散懶,讀來以為版本史料難得,的佳可錄,爰抄之一過:
  右竹垞先生詞稿二冊,凡十二卷。詳其字跡,係抄胥代繕。其傍注改竄,皆先生手筆,惟《江湖載酒集》卷六清平樂令二闋、《靜志堂詩餘》卷上摸魚兒一闋、卷下菩薩蠻及如夢令二闋,的係先生親書。每闋上硃標數目,乃本調字數,檢點無訛,精審如此,其為先生手訂本無疑也。又雲司馬得此於塵蠹之中,真翰墨奇緣,毋徒以識美玉於碔砆,自誇老眼無花也。甲寅仲秋題於禾城寒泉齋,諸暨周栻。
  秀水先生手訂全集,一字一句之推敲至於再三,蓋易簀時尚未斷手。詩餘二冊,是其原稿,以曝書亭刻本校之,尚有更易,前輩以文章為千古事,洵不誣也(姑舉所憶,如羅裙百二褶,“二”後易“子”;走向薔薇架底,“向”後易“近盼海棠”;簪後插到茶蘼,“簪”易“開”,“插”易“簪”;量良期須果,“量”後易“筭”,他不盡舉)。學者誠能于此處探得消息,古今人何必不相及耶。若但供摩挲珍玩嗜古,則有之又其次也。又雲司馬最精詞律,書以質之,至先生不長於元人小令,此稿在先葉兒樂府後,易以蕃錦集,其自審綦嚴矣。太倉畢華珍識。
  朱竹垞太史曝書亭詞手稿一十二卷,壬子秋八月得自由拳西埏里,審為太史晚歲手定,正本計江湖載酒集六卷、茶煙閣體物詞三卷、靜志居詩餘二卷,附以葉兒樂府,篇帙尚整,未甚斷爛。葉兒樂府後,似有闋頁,又少蕃錦一集,其為元鈔未備,抑歷年差久,蟲鼠所殘,未可知卷中栞乙諸闋,去取精嚴,胥出太史手定,不足為遺珠惜也。馮氏嘗栞曝書亭外集,惜此書劫灰淮北,不及取校,為歸來一憾事。由拳人文奧區,此冊塵藐巟貨店,曾無人焉拂拭裝襯,幾致稀世珍與敗楮殘烸嘅同一盡微,太史有靈,漠以遺余不遂落漚池抄坊間乎,是可幸矣。曝書詩全稿,聞在新篁里張丈叔未清儀閣,明詩綜殘稿,在朱生白所,余皆見之。瀋陽楊繼振幼雲記於由拳古花月亭西偏石箏詞館藤陰。
  余在由拳續收得文稿一冊、洞宵題名記稿一冊、風懷什二百韻手稿一冊(原在卷末別裝為冊)、隸韻天下碑錄並急就篇一巨冊、尺牘一冊、家牘一冊、為兩孫析箸券一冊,又手臨曹景完碑一卷,五言聯句,一呂贈徐頌魚友弟。可云眼福牽率,記於此。
  又甲寅冬,會兵疁城,適曼年橋友人陳鼎同按司。前書客持來薛刻小譜及石鼓考一冊,時氛祲交乘,雅懷都盡置之。憶及竝記。
  平日讀書最嗜倚聲,家學搜羅舊帙,斠勘殘編,年來不下數十百種,然皆經見本為多。此冊既為竹垞老人手自訂定,而女史徐氏書法,纖媚尤令人愛不忍釋,天壤奇珍,連城不足貴也。取李氏注本校之,凡多五十七調樂府,十五首與楊又雲栞落目不符。書此,以志眼福。乙未長夏中旬常熟翁之潤誌于苕華館。
  讀跋,知楊繼盛得原稿於由拳西埏里,“全書朱墨爛然,圖印滿幅,書首有竹垞八世孫拱辰題字。”至于楊得於西埏里哪家,未知其詳。楊身歿無久,所藏即已星散。丙戌,葉德輝入京,獲其數書,並此《曝書亭詞稿》。而葉氏光緒癸卯《曝書亭刪餘詞》後,原稿又流落何所,則無從知之矣。
  
  一月廿日
  父母早發返程,午間十一點半抵姚灶。
  書法雜詠冊,九開,上款鴛湖四山之曹山彦。書者凡廉志勳、錢塘戚貞、昜湖汪昉、爽泉高塏、陳一麒、粟庵金灝、嘉禾馮登府、王涑、周熙元九人,馮柳東所書為《儗少陵諸將》詩。
  大兄、四兄遠行歸,夜會於路邊咖啡,牌局。四兄告:黃公子不見了。
  
  一月廿一日
  《姚灶瑣談》、《憶舊與期待》合一冊,出廠送到,都平裝二百冊、毛裝一百冊,書前貼萬廉山《煙雨倚樓圖》書票一枚。
  
  一月廿二日
  偕四兄,同往聽訟樓,遇楊崢,共樓主四人午間海鹽塘路同食羊肉面。復樓茶,早有耳聞楊崢蓄古經年,遂此番,聽談所得真如塔磚事。言家藏數百,某一考銘文字跡,乃明時古磚。又告真如舊址,今在松鶴里某處。
  歸檢明人小品集,讀柯聳《游南湖值真如塔建標落成記》,述順治十六年重建落成之況。不免感慨,柯氏記文與我等所積真如寶塔磚,幾同壽矣:
  余昔游西楚,溯大江,浮漢水,瞻匡廬、大別之勝;陂峴山,望古荊。峰亂行雲,翠浮銀漢,驚濤激浪,浴日稽天。回顧具區包山之間,直疑培塿杯勺矣。鴛渚盈盈,其細已甚。若乃浮屠之峻,未有金陵報恩者。然絜之山嶽,不啻喬松屈軼,他可知己。頃泊舟郡城南湖,見真如塔建標將竣,當事紳民,無不踴躍稱慶。豈肩摩轂擊,靜對為娛,窮谷深山,足音誌喜,物固以所少為珍歟?己而夕陽西逝,返照在林。倒影浸空,龍虬潛臥。月朗清宵,水天一色。長虹蜿蜒,危峰秀拔。人在鏡中,舟懸水下。將十洲、三島,何必遠在滄溟哉。寺址為唐明相裴休宅。塔焚於亂兵,以乙未鼎新,至是竣,當載郡誌,不具論。意有所感,聊綴數言。時己亥季夏中浣之吉。
  鳳溪羅兄告:近在城中某家見老拓數本,有張照題跋宋拓爭坐位帖,有阮元藏明拓,有陳繼儒藏明拓,並林則徐、余覺題簽云云。
  
  一月廿三日
  水芬樓主告,布衣書局在拍售嘉興錢志澄墓誌拓。是拓,單片兩大紙,篆名《皇清誥授榮祿大夫賞戴花翎一品封典二品頂帶記名簡放江蘇儘先補用道代理蘇州關監督嘉興錢君墓誌銘》,俞樾譔文、汪洵篆蓋、李宗顥書丹、吳榮刻石。胡海帆《北京大學圖書館藏徐國衛捐贈石刻拓本選編》(上海人民出版社零七年六月版)收之。
  零九年十一月廿八日,香師在孔網見俞曲園手書《伊甫錢君家傳》,朱絲欄,冊頁裝裱,聽訟樓博文時有詳記。檢《春在堂雜文六編補遺》,收此《江蘇候補道錢君家傳》全文。取墓誌與《家傳》兩校,墓誌多有採《家傳》前文,誠如俞氏曰:“光緒三十年二月甲戌,江蘇補用道錢君卒。余於其先德子方先生同歲生也,故習於君,知君最詳,謹循舊史氏之職為君作家傳一篇。未幾,而其孤振聲又來告,□日月有時將葬矣,請誌其墓。余謂,傳體宜載其詳,誌體宜舉其大,乃譜其世系,敘其出處,總其行誼,考其政□,紀其生卒年月,附及妻妾子女,而繫以銘。”
  夜九時許,此拓一千零三元成交。錢志澄墓,《清芬世守》(錢霆編)載,在海鹽沈蕩鎮三牌樓許家浜南。余子安《漫談浙江近現代碑刻》(見《浙江圖書館百年學術論文選》),謂石原在海鹽風聲港。未知两說本同地否。
  
  一月廿四日
  後午無事,之落帆亭,一弔羞墓。
  晚去城南馬師處,一路冷風冷月。
  
  一月廿五日
  水天庵外,遇周咬脐。
  柵堰口臘梅竟開,芬香撲鼻。
  
  一月廿六日
  孔網見售《兩年來之嘉興青中》一冊,十六開本,民國三十七年六月版。胡昌騏署耑,次校旗,次校訓“禮義廉恥”,次青年中學校歌,次本校鳥瞰,次蔣局長經國題詞:清清白白的做人,實實在在的做事,一心一意的革命。正文後,又附南湖八詠,附嘉興名勝摘錄等。
  在聽訟樓:得嘗王店豆沙雞蛋糕,與談菖蒲期會,聞威劍言說近獲“福祿九州”磚,並《姚灶瑣譚》分送數人,
  晚在會根小酒館,作三人會。飲罷,歸過鴛湖,無風,湖面安靜如斯。
  
  一月廿七日
  月市,依鬧猛如常。春秋亭中,與磊庵、三徑草堂主人論磚。草堂主人近撰《禾中品磚錄》,詳疏妙聞,一一盡紀,尤文筆酣古,直讓人贊羨喜讀,欲罷不能。
  晚在龍禹,舊臘月十六,花好月圓夜,赴鄔小姐婚宴。
  
  一月廿八日
  咬臍郎來坐,告言在輯嘉區唐碑資料,已收四種。分為:《唐故宣州宣城縣府陽盧府君(宏)並夫人博陵郡崔氏墓誌銘並序》(蝶:铭文言及“終于蘇州嘉興縣禮賢鄉學秀里”)、《唐故朝散郎行蘇州嘉興尉談君(昕)墓誌銘並序》、《唐故江州尋陽縣丞支公(光)墓誌銘並序》(蝶:铭文言及“葬嘉興縣學秀村”)、《唐故贈隨州剌史太子少詹事殿中監支公(成)墓誌銘並序》(蝶:铭文言及“葬嘉興縣永樂鄉”)。聞之,爰將清儀閣藏《唐故棸府君墓誌銘並序》及自家所得《唐故潁川陳府君墓誌銘並序》兩圖與付。
  曩年曾得某赤磚,面鐫“TRADE-MARK”及“C.B.C.”字,疑是舶來品,後移送水芬樓主。今在蘆席匯,復得一,同赤為殘,可見 “TRADE”字,位置在側角,與前者異。另得陶俑一驅,亦殘半。
  後午,繼續整理《鴛水聯唫集》,今值錄入菱事,凡菱花、菱葉、菱絲、菱角。上月吳門秋拍,曾有葉曼叔採菱圖軸,並題句:斜陽返照南湖曲,婉轉菱謌處處開。
  
  一月廿九日
  晉孫登鐵琴朱拓題跋,據嘉德癸未秋拍本抄錄:
  鐵琴歸吾家幾及百年,先大夫因以為號墨林山人。有天籟閣拓本,前明諸钜公題詠,墨□□成二□,為吾杭□琴瑦太守所藏,先大夫以重價購之不得,深以為憾。兵燹後竟不知流落何所,惜哉。光緒壬辰中秋錢塘吳兆麟敬誌。
  庚申冬至後一日,此拓四紙自常州徐貴寶家出,視舊藏一本為精善,亟得之。杭州鄒安。
  此琴前十年由滬估販運至美國,獲巨金,今在美都博物院。墨本已足寶貴,硃拓本僅見此耳。乙丑九月展閱再誌。壽祺。
  是琴於前數年為滬上游估所收,以巨價售於美國富人福利亞,今與魯正叔銅琴同入彼都博物院,新拓不可得矣。吳氏吾郡人,是琴亦吾郡物,覩□存拓,不僅有人琴並亡之感。吳氏並藏一□公□鼎,與南潯顧氏一器大小相若,余□收入金文存(□□周器)。今聞又歸前大總統徐公矣。丁卯夏補記。
  蝶:張鳴珂《寒松閣談藝瑣錄》開篇吳次平若准,述吳家所藏晉孫登鐵琴前後具細。張與吳次平嗣子小耘司馬訂昆弟交,後又申之以婚姻,故能曉其詳。此,鄒安提及孫登鐵琴被販至美,乃初聞,諒或不誣。
  
  一月卅日
  鴛湖雙木生去日往太平寺看梅,今早又之曝書亭看梅。過午歸来,折帶“梅里梅”一枝貽送,置案頭梅灣磚上。
  
  一月卅一日
  費某來,曩年“梅灣街”、“花鳥坊”、“分水墩”三石坊皆其經手所建。今問哪處開雕,言是閩地定做。
  得《沈竹岑日記手稿》電子本,惜字跡潦草,殊難辨讀。沈竹岑,其為沈可均之子,張叔未之姊夫,唐翰題之舅,沈寐叟之叔祖。近年拍場曾見其《孟廬札記》八卷,都二冊,道光刻本,價不甚昂,僅兩千左近。
  夜,起雨,敲牎簌簌有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二月(下)

  十二月十六日
  珊鳳,蘇州評彈團孫一、毛亮夫妻檔彈唱《三更天》。二人零七年曾來梅灣,說《智斬安德海》。
  濕冷,月市日漸清淡。諸人匆忙,亦未多與交語。
  二兄、四兄來蝶庵,共中飯。二兄自港歸無久,帶貽紅酒一瓶。
  
  十二月十七日
  窗外黃葉紛落,簌簌有聲。值鳳溪羅兄示舊印一枚,文曰:後凋。
  孔網見售民國《昆山•嘉興•佘山攬勝》折頁,中國旅行社上海分社編印,封面照片為嘉興煙雨樓。光緒八年秋,吳昌碩三十九歲,曾刻一印“家近煙雨樓”,白文,未知為誰治也。
  S君因病入院,後午往之探望。
  
  十二月十八日
  姚灶來訊:東鄰陳宏愷母親過世,中午十二點,享年八十有四。陳母姚潔娣,良善淑懿,在姚灶頗有清譽。
  
  十二月十九日
  日間繼續整理父親文稿、配圖,擬作《煙雨倚樓叢書》,此列第一種。
  寒夜客來,兩杯酒。
  
  十二月廿日
  本月中旬,上海馳翰秋拍有倪禹功藏品上拍,今日北京瀚海四季拍賣,亦見倪氏舊藏書畫十一件,多鈐“倪禹功耽書愛畫記”、“丁丑劫餘”、“禹功觀摩”、“倪氏家藏”諸藏章,茲備錄如後:
  吴弘猷《雪裏文禽圖》,立軸,款識:檇李吳弘猷寫,钤印:吴弘猷印、涵碧山人。題簽:“明檇李涵碧山人雪裏文禽圖。蕉簃珍藏。壬午新秋得於滬上。四明趙叔孺署。”
  陶琯《富貴壽考圖》,立軸,款識:“豔豔低擎一尺枝,花容較弱故開遲。烏皮几列山窗靜,風雨侵簷了不知。琴東逸史句,甲午八月秋分後五日,荇藻湖釣徒陶琯。”鈐印:陶琯書畫、鉏雲外史、綠蕉山館。
  王湘淺絳山水,手卷,鈐印:王湘印。引首:“草木華滋。昭陽協洽仲春之月,古杭王褆題於春住樓晨窗。” 題簽:“王湘淺絳山水袖珍卷。蕉簃舊藏。石園居士題。”
  周鼎《東樓記》, 手卷,款識:“成化二十一年乙巳春三月朔,嘉禾八十五翁周鼎重錄于文始堂。”題簽:“嘉禾周相邨為姑蘇黃日升撰書東樓記卷。禹功道兄屬,乙未夏日,朱其石題簽。”
  汪潮生《黃仲則詞鈔》,手卷,款識:“仲則以詩篇名世,騰踔詞場人爭誦之,倚聲之作罕有知者。僕嘗借鈔於李艾塘吟簏中,擇其言之尤雅者,竊謂可贖少遊。寒窗呵凍錄此數篇,吉光片羽也。紙長不能竟幅,附錄拙詞於後,亦以托私淑之慕,何敢較工拙耶。冬巢識。”自書詞五闋後,又識:“癸未嘉平月書請穆堂仁兄先生正,冬巢汪潮生並書。”邊跋一:“道光丁未冬月,陳穆堂師以此幅見賜,珍藏卅八年。至光緒乙酉正月,研山世叔七十大慶,獻以為尋。再卅八年重展此幅,洵佳話也。黃景洛謹識於廣陵郡齋。”邊跋二:“癸亥冬日得汪冬巢所書黃仲則詞幅,知曾藏汪研山處,計自乙酉今適三十八年。時值夢坡社長六旬眉壽,用以將敬,並為再後三十八年期頤之預祝也。姚瀛頓之並識。時同客春申浦畔。”
  朱彝尊《汪司城詩序槁》,手卷,款識:“歲在強圉大淵獻陽月朔,南書房舊史秀水朱彝尊書于江都之安定書院。”尾有禫文、蔣元龍等跋。題簽:“朱檢討撰書汪司城詩序墨蹟卷。壬午冬月里人倪氏得此重裝,朱汝珍署籖。”
  另扇面五種:王文治行書詩、周淞行書七律、蔡嘉 《閑眺春水》、徐枋行書自作詩、禹之鼎《高士讀書圖》。
  明日冬至,以姚灶之俗,今曰“小冬”,家家點紙,戶戶祭祖。又,里灶諺:“大冬圓子小冬餅”,吃食慣例也。
  
  十二月廿一日
  一粟齋主短信:“知道鹽城勁草老人否?收到此人致柳亞子之兄札,推薦女徒,故有此一問。”以周退密丁卯歲首懷人詩其一付之:西來佛子貌清癯,古篆銘鳩手自書。翹首東亭思勁草,過江一紙抵璠璵。(鹽城虞山先生)
  後午雨不歇,之聽訟樓,帶去章料一,托主人轉倩鄔燮元先生為刻“煙雨倚樓”四字。
  
  十二月廿二日
  貝兄滬上短信,得一絹本團扇,繪者江蘇王燕,字靜軒云云。
  後午,與人談《姚灶瑣譚》、《憶舊與期待》書稿版事。
  雅昌見售海鹽徐振凡公小像軸,民國三十七年十二月重裝。像左下題“振凡徐志玨,庚子生,時年八十七歲小像”;像右下,鈐印“鴻卿寫真”。詩塘長題,堪為徐某生平自述:
  古稀猶記昔開筵,轉瞬霜添兩鬢邊。詔誥憶承椿蔭下(幼承庭訓,不嚴而肅),誕生喜值杏花前(余于道光庚子二月生)。山荊別我年何蚤(先室朱氏歿於光緒癸未年),舂廡依人業愈專(同治壬戌始就館至民國甲寅年止)。擾攘神州閑看去,撚髭興詠自翛然。屈指懸弧跡已陳,駒光迅速幾陽春。泮宮采菾年週甲(咸豐己未掇芹今已週甲),廩祿分稊歲建寅(光緒戊寅年補廩)。鶚薦有情終下第(屢赴棘闈,僅兩登薦牘),兔毫無恙亦前因(性喜書寫,雖年來筆墨漸荒,猶勉作應酬)。耄期漫道頹唐甚,硯有良田自可親。不問人情炎與涼,坐隅典籍自笙簧。眼看富貴浮雲薄,心喜兒孫愛日長。世變幾經幻蒼狗,劫塵前度歷紅羊(洪楊之亂,全家避地浦東)。向平有願欣都了,笑傲南窗酒滿觴。了無建樹守殘經,門外車因問字停。半夜蘭膏尋舊夢(昔與弟輩夜讀,各自摩厲),一堂花萼等晨星(同懷五人,存者僅予與三弟軼群)。良朋宿草多傷逝,陋室荒苔尚列銘。蠖屈家園甘隱遯,栽花種竹掩雙扃。己未春王月海鹽八十老人振凡徐志玨作於養真精舍。乙亥秋七月男文成沐手敬書。
  人約晚酒,未之。
  
  十二月廿三日
  陰晴不定,飄雪粒子數許。月市,小寧波處見煙雨樓舊照,四九後攝,釣鳌磯前凡身影七八,有着解放軍裝者,並前池水枯見底,冬令時節。又觀其集三塔明信片甚夥,某一言是國外拍賣而來,帆影掠過,多有味趣。
  遇威劍,談說近來多人在南湖飯店後訪磚事,二人亦有探訪意,遂往。乃處新馬路,所拆舊屋不過一兩幢,已是頹垣敗礫。真如磚夾雜其中,雖見品完者,總歸無銘無字,算罷。終,威劍得小石磨盤一,余得民國“三干”殘磚一。
  復登聽訟樓,主人語及鴛湖雙木生近況,幾度夢影,閒愁尤愁。遇清遠齋主人,持示許白鳳致金敬淵尺牘、張振維書畫。遇白羊牧子,屬主人為寫“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句,字在西子湖花箋上。
  
  十二月廿四日
  姚灶來訊:今年流行娘娘(蝶:姑姑)為侄子敬菩薩,須備雞蛋四十只、肉四斤、香燭鞭炮一份帶往。與早年出嫁女兒給亡親墳頭換帳子概同,無所來由,悄然而興。
  Z君告:雇五人之新馬路挖磚,得真如塔磚廿餘,皆帶字。又近購蓮花石座二、海鹽錢家錢昌齡碑一。
  平安夜,戶外寒意侵人,而月色甚佳。
  
  十二月廿五日
  榮寶齋圖錄見金蓉鏡《菩提精舍讀書圖》手卷,署作“己巳六月朔日龢盦世兄大人雅屬,金蓉鏡。”己巳,即民國十八年,本年十二月金病卒滬上。此卷所繪,門對西湖,背靠葛嶺,畫意淡遠,繫絕精之筆。卷後有程頌萬、褚德彝、姚虞琴、夏敬觀、張蔥玉等諸家跋,程題詩曰:“湖光隱約圖精舍,山色蒼涼憶敬持。猶是海庵風雪夜,一燈紅戀讀書時。”敬持,當敬持老人金蓉鏡是也。
  
  十二月廿六日
  冷雨日,出發去上海虹橋,乘機往桂林。下得雲端,乃處亦雨。又一路顛簸,抵興安縣城,宿帝豪大酒店。
  晚飯後,擬去水街。半途遇全城停電,作罷。
  
  十二月廿七日
  半日坐作聽客。
  後午雨歇,復往水街。不意比之禾中春波坊而已,遂漫步街市,負手回返。
  晚吃當地“秦堤”三花酒,入口不甚所喜。
  
  十二月廿八日
  與來時同,歸程。朝發暮至。
  
  十二月廿九日
  湖上新亭,一城風雪。
  
  十二月卅日
  江北來客,與酒醉歸。
  
  十二月卅一日
  晴冷。《姚灶瑣譚》、《憶舊與期待》出小樣,送來,作初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二月(上)

  十二月一日
  珊鳳,蘇州評彈團陶義明、苗靜雅彈唱《雙珠球》。
  雨無歇。晚有客來,沽酒飲之。今得酒,似易尤醉。
  
  十二月二日
  晨三時半即醒,乃不成寐,檢讀枕邊胡適之《藏暉室日記》為解。
  月市,周氏小樓購曩年三中出土舊磚一枚,面有“十十五五”泉紋。十十五五,或為約數,與三三兩兩同,六朝常用。
  後午聽訟樓茶坐,遇容膝齋主、遊樂軒主、磊庵等,長談有頃。
  
  十二月三日
  鳳橋羅兄發來信札一,致“午哥”,言及已抵石家莊晤總座,周詳報告後復談入魯計畫,並以傅作義兵力半於敵,因請總座再加兩軍云云,款署“垕”,未知楊垕否。此札,說是當年平湖圖書館所出。又示舊印一枚,作“桃花潭水”四字,朱文。
  孔網見壬辰新版《蘿軒變古箋譜》,詢價出售。
  
  十二月四日
  得聞壇弄珊鳳書場,擬將遷址蘆席匯。
  油車港歸,路沿見飛錫庵橋一座,前年九月重建。想此或存飛錫庵,遂駐足欲訪。過橋西,設老閘一,閘門鎖水,水中滿是野菱,菱色萎敗。菱蕩之上,水泥舊橋一座,跨南北,橋身有“飛錫橋”名,並小字“嘉興縣革命委員會”、“一九八〇年八月”。詢鄉嫗:飛錫庵尚在?伊遙指南向:“本在那處,即今小學南,毀有年。”爰之橋南,小學校舍,荒破棄置,所謂庵跡,了無半點,唯視牆外標語,知此處地名“陳家壩”是也。
  
  十二月五日
  父母自江北來。
  五時許,北上。抵京,已是夜半。
  宿亞洲大酒店,望窗外京華,半輪明月近人。
  
  十二月六日
  近來各家秋拍場,比是連連,好不熱鬧。
  上晝在保利,見漢張遷碑拓,舊裝舊裱一厚冊,尾有張叔未跋:
  東里潤色四字具足真,數百年前本也。氈蠟不甚,致古拓大率類是。
  紉之二兄先生珍寶之品。道光辛卯六月六日,冒大雨移舟來敝里,道古竟日,書此。嘉興弟張廷濟。
  此及紉之者,吳江葉紉之,顧千里曾有《跋葉紉之金石拓本冊》謂:“吾友紉之,篤好金石,最勤搜訪,計前後所獲之數,與近來收藏諸名家約略相埒,而出於王少寇《萃編》未著錄者正復不少。暇日取六朝至五季誌銘、造像、題名等裝潢,手定目次,共一百五十餘種,而凡豐碑大字則皆不與焉。”
  又見《秋笳餘韻》,嘉興張廷濟集,吳江沈塘手鈔,吳江陸恢題書牌並封簽;見岳珂《棠湖詩稿》,民國影宋本,末有識:“乙丑嘉平月十有一日熙質甫贈,是夜寒甚,斗室寂坐詠讀一過,藉遣悶懷,援筆記此”;見石門蔡載福詩稿一冊,幾交遊、題畫諸什;見沈慈護輯海日樓藏淳化閣帖;見吳待秋藏舊十數種。
  自家得兩種:鄭文焯題齊安城主墓誌拓;吳待秋跋《存濟堂圖》卷子。
  出保利,去國際飯店匡時秋拍,上手方薰繪李敬堂像手卷,署“庚戌立秋後一日,寫奉敬堂老先生,樗庵方薰。”李敬堂,梅里李集,李遇孫祖父。卷前張廷濟引首“葭灣垂釣圖”五大字,並題:“嘉慶戊寅五月九日,應金瀾李兄教,奉題敬堂先生太老伯遺卷。先生家嘉興縣梅會里漾葭灣,以名進士官鄖縣令,乾隆壬寅歲歸里。是圖作於庚戌歲,時年七十有五。同邑新篁里世後學張廷濟並識。”鑒藏印:雲間朱孔陽雲裳父鑒藏、雲間朱孔陽鑒藏之記、曾經雲間朱孔陽收藏、觀六寶觀甘藏延年益壽樂且康、看看看齋看過。
  晚飯在隔壁長安大戲院內渝信川菜,略酒。八時,匡時繼看“南長街54號”藏梁氏重要檔案專場,行情簡直嚇人,場上悉數成交,廿萬一通信落槌,平常之極。
  
  十二月七日
  早起後,去琉璃廠榮寶齋,詢陶琯四十四開冊頁可否出櫃以窺全本,未果。
  李兄雲輝來,老滸記中飯,吃烤鴨,吃炸醬麵。飯後之昆侖飯店,看博古齋預展。邂逅禾中張亦斌、魏塘金身強兩兄,同為觀金兆蕃藏朱春衢詩稿舊抄本,前頁,金兆蕃述朱逵吉生平並跋,鈐印:兆蕃、藥夢庵。
  另見《兩浙佚金佚石集存》民國影印本,羅振玉序,所集拓中及嘉興府銅漏、唐聚慶、包公夫人磚志,附張廷濟、王福田長跋,皆鄉史難得資料也。又,杭世駿《梅花詩全韻》稿本、竹垞小志五卷舊抄本、蒲作英用印集存、金安清信札、胡匊鄰信札等,亦一過眼。
  出博古齋,轉朝陽悠唐皇冠假日酒店瀚海秋拍。古代書畫場,為看錢載《销寒詞》手卷。詞凡菩薩蠻、逍遙樂、水龍吟、華胥引、釵頭鳳、行香子、卜算子七集,款識:“右請晴溪學使大兄正之,年弟秀水錢載。”翁北平跋曰:“右蘀石自書銷寒集詞,與張晴溪者。梵野、松坪、心齋、渭厓、華陽、晴溪,皆予壬申同榜同官京師之友。蘀石嗜集明人尺牘,此幅紙即其仿諸尺牘樣,自造者。觀其詞翰筆意,是癸未甲申間所作也。今歸頤園通政,裝卷以屬題識,因為書其後。嘉慶戊午夏四月望後二日,方綱。”
  卷中另跋者五人:朴園居士、鳳祥、錢應溥、陳運彰、胡士瑩。陸維釗引首,陳運彰舊藏。
  晚,乘機轉上海虹橋歸禾,抵家已是淩時一點有半。
  
  十二月八日
  姚自嘉百日。上午出門,遇路人一,讓抱之,姚灶有諺:生人抱抱,不哭不鬧。後午,依里俗:香燭鞭炮,並紅繩繫腰,繩內插烧餅十三隻,曰“撐腰”。
  
  十二月九日
  溫故一九四二。
  
  十二月十日
  前在博古齋,有見款署“補園姚觀光”者扇面。此姚觀光,未知秀水姚六榆否。
  郭照因得項墨林如意,遂齋名鐵如意室。此如意乃姚觀光舊藏,咸豐兵後始为郭家得。姚氏藏金石書畫處曰寶甗堂,曰墨林如意室,有《墨林如意室圖》,姚燮《復莊詩問》收《題家明經丈觀光墨林如意室圖四絕句(圖因得項氏天籟閣鐵如意而作)》一首,诗云:
  梧篠響沈天籟閣,貞金羊石化秋虹。蕤賓百煉逃煙劫,靈奪珊瑚七尺紅。
  席裀雷缶枕雲匳,五鳳甎齋綺幕檐。跌荡吾家秋澗老,手揮野馬颯蒼髯。
  男兒墮地根愁憤,一意經營百不如。且袖昆吾三尺鐵,夢排月府擊蟾蠩。
  指電揮霜二百年,老驥尻骨勝連錢。好將博雅清儀記,補入西吳金石編。
  復檢李遇孫《金石學錄》,卷四某條:
  姚觀光,能文嗜古,搜羅書畫金石甚富,藏有夔作尊、寶彝敦、子矛爵、子孫作婦姑□(蝶:上將下鼎)彝、甗等器。築墨林如意之室以贮諸古器,蓋六榆先得天籟閣所制鐵如意一柄,銘辭二十四字,極精好,張叔未孝廉為隸書扁以顏之。石刻中,藏唐刻宋拓黃庭經一本,有王覺斯、孫退谷、何義門諸跋,是宋思陵內物。黃庭傳本,無出其右,向為吾里杜氏所藏,後歸當湖錢夢廬,今為六榆購得。夢廬,名天樹,賞鑑書畫外,金石亦究心焉。
  臺灣傅斯年圖書館藏姚觀光所貯古器拓片九種,鈐“觀光”、“ 六榆”印。向聞張叔未有為鐵如意作長跋記之,而翻《清儀閣題跋》似無見收,未知何處可覓。
  
  十二月十一日
  父明日回姚灶,夜飯時與共少酒。
  
  十二月十二日
  紅葉村舍。
  讀蘇曼殊。
  連日俱晴,晚可見眉月兒。
  
  十二月十三日
  聞周咬臍先生言:四亂中,東柵化肥廠址挖防空洞,土下有流沙湧出,遂止之停挖,亦奇事一也。
  光緒《嘉興縣誌•金石》,見《重修柵堰橋記》,乾隆二十二年六月朔日里人錢陳群撰並書。以蝶庵在柵堰橋西,錢氏《香樹齋文集》中尋此碑記全文,無得。
  
  十二月十四日
  孔網見《鴛水聯吟集》一冊,道光十八年刊本,存首五卷,鈐藏印:“紀成虎一遺愛書無劍刻”,長朱文。紀成虎一,倭人,與山本悌二郎合著有《宋元明清書畫名賢詳傳》。
  
  十二月十五日
  微雨,聽訟樓見水芬樓主之印:有細雨不讀書。遇來者一眾,茶話。復移酒會根,歡酌。
  晚登眠雲樓。聞香,賞壺,牌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月(下)

  十一月十六日
  珊鳳,常州評彈團陳雄光評話《邓小平》,己丑彼曾来说《大破困龍山》。此番所讲,多陆肆事,聽客以為新奇,上座且在百數以上。
  抵京,早已天黑。來時江南細雨,此處卻晴燥,唯稍寒。
  宿亮馬河飯店,大堂通告處,寫海甯皮草展示會設在三樓荷花廳,視之,莫不倍覺親切。
  
  十一月十七日
  去海王村秋拍,此行乃為孫三錫龍門造像拓冊,都九本,凡二百五十餘品,有題識者一十四開,另首一開自題“壽石英華”四字,且跋云:“碑碣之傳世,不可勝跡,歐趙諸書所載及者多矣,惟造像銘古人都未收入。余好古成癖,自官關中訪碑碣而外,復得六朝至迄唐造像數十種,字畫淳樸,今裝池成冊,題其首曰壽石英華。雖零星翠墨,亦足以瓊瑤珍之,同有是好者當不以余言為河漢也。甲辰夏六月,懷尗並跋。”內鈐藏章:東武劉燕庭氏審定金石文字、沽上繆氏珍藏、瑰初過眼。
  孫三錫,字桂山,鴛湖四山之一。《藝林悼友錄》謂其:“道光年間,卒於遠宦。”至於卒于何所,語焉不詳。《咸甯長安兩縣續志•文苑傳》載:“孫三錫,字桂珊,平湖人。咸豐間官盩厔典史,以不善趨承,為上官所不喜,遂辭職,家于咸寧六海坊以終老焉。三錫篤志讀書,寢饋於金石文字者數十載,著有《金石衡鑑錄》、《目耕隨錄》、《縮摹唐碑石刻題跋》、《古銅爵書屋金石文補遺合刊》行世。尤精繪事,寫生設色,珍貴一時。兄應夔亦知名士,道光間陸芝江太史、錢潤齋中丞、朱紅舫學使均聘之襄校文字,游幕十餘省,積才不遇識者,惜之。後以弟三錫在秦,遂移家與之同居焉。”此九冊,封簽處皆鈐“關中所得金石文字記”印一枚,輒確與上述志書所載相契合。
  拓冊由十五萬喊價起,三十四萬落槌,被場外某委託競去,終未知花落誰家。臨離場中,心有不舍,復至庫房將九冊調出,再上手逐葉逐葉摩挲過眼,想此一緣,當再相逢渺渺矣。
  拍場,初識李兄雲輝,一片熱腸,坦摯無疏,與所談甚投。午間,李兄引路帶逛琉璃廠,諸店家名號,主人誰何,特色哪般,皆如數家珍。行至東街底胡同,駐步小酒館,請吃京味爆肚。未幾,杜兄鵬飛來,亦為氣類交,三人舉杯暢敘,相與恰歡。杜兄致力蒐羅姚茫父物,十有餘年,所得綦富,都絕可珍者。此番,場上得《張子野詞》二卷、《補遺》一卷,即茫父自抄自校本,佳妙絕倫。
  酒罷,兩兄陪同,同往榮寶齋,樓上樓下,流覽古今琳琅。尤某廳,展明清冊頁十數種,洵至精品。驚異者,竟然得覿秀水聞川陶琯交遊紀事冊四本四十四開,若鶯脰湖平波臺小集作餞春之會,若泛舟吳江道中寫宵景清絕,若訪蔣琴東於鴛湖寓所,若某風雨連朝日與妻女唱和郭頻伽韻,寓目都頗閑趣,算得此行一意外緣遇。
  夜,仍宿亮馬。歸從長安街過,街路燈火中,一瞥國府。
  
  十一月十八日
  晨起,有薄霧。泰和嘉成秋拍古籍文獻專場,上晝在亮馬三樓萬黛廳開拍,及嘉區者也數種,匆匆上手一過:《大乘起信論》抄本,馬鳴菩薩造,真諦三藏譯,一冊,蟲蛀有修,末署“甲子十二月中旬近事男海昌唐仁壽書”;《書畫題跋記・續書畫題跋記》,槜李郁逢慶編,十二冊,舊藍格寫本,上下夾板;《平湖經籍志》,平湖陸惟鍌纂,二冊,民國求是齋刊藍印本,夾板裝,板底寫“東武拏音壹冊批校未刊本”,而通篇無批校痕跡,乃知夾板後套配之物;《琵琶記彈詞》、《孔夫子鼓兒詞》,各一冊,庚寅冬胡士瑩朱格寫本,版心“平湖胡氏霜紅簃鈔”,兩者皆有胡氏跋語,前者失記,後者題:“孔夫子鼓兒詞抄本,為濟南欒調甫所藏,芥初錄出,載於民國二十五年出版之《逸經》雜誌中。曹氏並有序言,略謂原抄本字跡勁秀,紙色暗黃,頗多殘缺蟲蝕之處,惜不題作者姓名,相傳為蒲松齡作云云。余按此鼓詞文字拙劣,殊不類蒲氏手筆,為後人假託無疑。以無刊本,姑錄存之,曹序語冗辭贅,則刪去不錄云。霜紅記。”
  返禾。出得嘉興南站,斜陽正西。
  
  十一月十九日
  案頭菊,萎去其半。值花農來浇水,着之移送花圃。
  午過子城,把守者正言:榮軍醫院專屬,外人勿進。兀立門外,想起前日北京所見張子野詞,想起雲破月來花弄影,想起花月亭。
  人詢姚丙禧事,並其家譜,以姚秉怡先生《浙江嘉興姚氏瓶山支系世普簡表》付之。
  晚酒,在龍禹。
  
  十一月廿日
  風景寄到。
  沈君來問:“有無嘉興古存園林資料,須是而今淹廢不存者。新塍運河農場開挖‘運熱壹號井’,出熱水,乃處被我朋友買下,待開發,打算恢復一隻其中,隨便哪個都行。”推薦歸讀《新塍鎮志》、《新溪詩鈔》。
  樓下某家在辦白事,請來塘匯鄉間師傅,搭油布廠棚,又搬來桌凳鍋灶,全按鄉俗進行。至夜,吃素老太一眾,合聲唱經,伴木魚佛鈴聲,雖多擾民,而聞之一如諺謠,漆漆深宵中,尚不算太過瘮人。
  
  十一月廿一日
  雨。愛紅軒主人來,聽談相湖近況。並言湖側開挖取土,有得漢紋飾斷磚一,又某地得“相溪鄉”殘瓦一。
  後午,與周咬臍先生晤于血印禪寺。
  
  十一月廿二日
  多情樓主發來冷齋琢硯圖,乃前得清儀閣故址福壽磚所為,味甚得古。
  窗風苦雨,食棗無事,檢《燃脂餘韻》中之陶琯妻女錄而是遣:“秀水陶梅石,工畫。室吳氏秀淑,號玉枝,又號懶卿,吳江人,善寫墨蘭,間吟小詩,亦清麗可誦。女馥,號蘭倦,年十餘歲,即能詩畫。”日前榮寶齋見其冊頁,所繪一開即三人坐雨聯吟小影,一門風雅,能莫羨之。
  姚灶來訊:亦雨,田活稍緩。
  晚。略酒,就雨聲,自嘉。
  
  十一月廿三日
  過午雨止,H君邀同去小曹皇廟。主事者王某,帶領內外一觀,述講廟之發展歷程,聽聞多有唏噓。又言明年擬前建山門,增設戲臺云云。
  孔網訂購《吳湖帆文稿》一冊,為讀其《醜簃日記》。
  
  十一月廿四日
  威劍邀去鹽官,臨時事阻,未得偕行。
  二兄、四兄來蝶庵,共晚酒。
  
  十一月廿五日
  去月市,雨中攤遁無影。春秋亭見文鼎木臂擱一,文房物,去日滬上所得。歸檢歷年拍賣,八年前上海崇源、上海信仁曾有此立軸,畫意甚類,款都作:“蒲石,癸巳午月七日雨窗坐於三斗鋗齋,對景作此,後翁鼎。”
  雅昌,見售嘉興沈道腴詩札一。詩後題識:“癸巳暮春,苕溪傅神石、西如渠、方硯溪訪余於槵樹軒。趁興為蘐兒作二十三歲小影,鉏雲陶司馬補蕉石叢蓧,筆致清逸,氣韻高俊,絕非時流所能夢見。余因命之曰《蕉窗琴趣圖》,並繫以詩。東郭老農記。”沈道腴,《鴛湖求舊錄》謂:“字澹庵,嘉興梅里人。築室菩提樹下,為吟詠所,樹名槵,蓋數百年物也。著《槵樹軒詩草》。其詠天香庵宋梅云:十三株外梁應化,七百年來花自春。”《槵樹軒詩草》一卷,稿本,今藏復旦大學圖書館;另稿本《澹庵集》,不分卷,藏諸上海圖書館。此及鉏雲陶司馬,陶琯是也。
  向晚,風有致。
  
  十一月廿六日
  枯坐竟日。
  
  十一月廿七日
  偕薛家煜、尤裕森兩先生同去相家蕩,愛紅軒主人,並丁家林、張明華兩先生作陪,同訪博山庵碑。
  去相湖東南數里,陳塘浜橋北某廠房,碑即存其處,側地橫放,颇完好。碑頂,篆書“博山菴記”四字,周繞雲紋。下寫《重建博山葊記》,末署“乾隆十一年 月穀旦立,里人孫兆嘉撰。”再下為“捐資眾善信台篆開列”明細,末署“歲在龍飛乾隆拾壹年閏三月,里人丁鳳岳、住持僧德誠穀旦仝立。”尤裕森先生取尺將之丈量一過,復就地錄抄碑文。罷了,轉去廠後,有紅磚屋所,殊陋簡,前設青石門當一對,又散落大小赭石四塊,張言:“此即博山庵,信眾私搭者。庵外本存此四石,狀似假山,遂博山而名。”庵後緊立水塔,廢棄有年。西北角植銀杏一,粗可人抱,樹干已削去大半,據聞四九後赤禍時,造船無料,愚夫砍為制板材用。而所剩殘軀,奄奄一息,零六年終油枯燈熄,枯死致此,好不作孽。
  出博山,繼南行,沿途晚稻滿田,熟色黃金,間有鄉農採收雪菜正忙,秋獲可喜。
  又數里,抵高豐廟。光緒《嘉興府志》謂:“嘉興東十八里有高豐廟,在雀墓村。唐朱士勉主嘉禾屯田,有白雀集於高豐里,歲則大穰,遂立祠祀之。今毀。”愛紅軒主人言告,高豐廟近年屢有重建,皆信眾集資,雖無批准,而自行修造。是廟比之博山庵略有規模,三開間,牆體亦刷黃漆,頗成廟樣。廟門落鎖緊閉,正門懸 “劉王寶殿”匾,透過門縫,亦綽綽可見內奉神像數尊,左右牆壁滿為錦旗,多作“佛法無邊,有求必應”云云。廟前空場外,立石碑一,碑身系竹竿,上掛紅旗。碑額處寫“重建高豐廟橋碑記”,下方碑文全無。丁先生語余:碑本砌於河埠頭,被人當作踏步,鞋來腳去,終碑文磨光,片字不留。
  高豐橋,在廟西南。曩年尤先生普查古橋,曾至。薛先生亦有過訪,其時古橋尚存。今番,則橋身圮塌,僅見縴堤水流缺口大開,亂石一堆。值一重噸級貨船駛過,此處乃魏塘水道,有謂:航道行船,水流衝擊,亦是橋毀禍因之一。
  湘湖閣中飯後,又往七星老街,看了繭站舊址、供銷門市。再從斜埭路,折小巷,往觀萬興橋,橋身鐫“重建萬興橋”額,東側聯曰:上下影搖波底月,往來人度鏡中梯;西側聯曰:高褰秋浩月分明,橫截暮煙虹不斷。橋北堍,竟又見一鄉廟,隔壁阿婆說所供為本地老爺,也呼戚老爺,萬興橋直對廟門,乃戚老爺之笏板,上朝所用。阿婆為開門,神臺處果有老爺菩薩像,臺幔信士所捐,上寫“贈給金府安樂王惠存”。而門前幫岸,臨水三石,也皆泐“安樂王界”四字,且字跡秀美,想此廟亦存有年矣。
  復跨七星橋,立橋上,聞告舊橋凡七孔,本在新橋北側云云。橋東,愛紅軒主人得“善合作”、“江汄”、“天”字磚各一枚。再步去看七星糧庫、小白渡橋,遇釣客、賞秋蘆。直意興闌珊,方回轉城中。
  
  十一月廿八日
  上午,《吳湖帆文稿》寄到。
  之尤裕森先生處,將去日所拍博山庵碑照,交予核校。尤告,康熙《嘉興縣誌•庵觀》載博山菴條:“在德二都,有石脈與胥山相峙,亦名北山。相傳起自宋,訖明,有大悲殿及東嶽諸神殿。今有純白禪師募修。”如方志言,昨日所見博山之石,的與胥山石類,而其亦地生也。又,“北山”、“博山”,土白音近同,故土民相傳所謂碎石狀似假山而名,實訛誤。
  轉聽訟樓,王江涇鎮志辦李忠林先生在,與范師論蓮泗蕩劉王,究為劉承忠,抑或劉錡。吳藥窗曾有考證,並謂猛將軍乃白面少年,劉武穆作白面黑須。昨在高豐廟,惜不見所塑劉王,到底是何種面目。
  
  十一月廿九日
  前雅昌所見沈道腴詩札,今作詢價,奈索值甚昂,算罷。
  近午,尤來電相告,博山菴碑全文識出。《重建博山葊記》約如是:
  古人云:地以人傳,非謂必有明德碩彥,坊表鄉閭而已也。借使勝地依然,流風歇絕,則固不傳。又使百里一賢,千里一聖,而或清□好古,興絕搜奇,使遺址蕪平,長寄荒煙蔓草間,則亦不傳□。地之傳不傳,是亦有數焉,不可強而致也。近者禾郡城東二十里餘,有博山庵者,創自歬朝。暨於昭代,地居嘉、秀兩邑之交,與都人士闊阻,故尋勝者鮮至。然而帶□□□□通,四望曠舒,中居閒雅,亦足以引人逸興,□□人□□以歲久荒廢,不亦惜哉!乾隆之六年,里人丁君鳳岳□然發歎,謂此庵之可傳,而不能傳也。因出資□,逮經營數年,煥乎催新,已乃復延致住持德誠。□□食信捐田陸畝,供庵中薪水之費。即有同志莫君允昭亦捐田柒畝,地靈人傑,須臾踵至,信乎!茲庵之可永矣。夫輕財好施予,世有其人,庶所用,何如耳!令丁君以建庵之貲易而佈施,惠未必能徧也。又孰與振數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一月(上)

  十一月一日
  珊鳳,上海評彈團昌順明、黃瑩怡彈唱《明珠案》。二人師徒,日場聽客逾百,尚且不差。
  花農拿來紫菊一盆,三枝並綻,頗清遠雅秀,裝綴案頭,亦解岑寂。
  因讀及毛奇齡《菩薩蠻•落帆亭送女士黃皆令遠行》一闋,詞曰:“窄帆輕落亭前驛。驛前亭落輕帆窄。紅露浥花襱。襱花浥露紅。 渡淮臨雨暮。暮雨臨淮渡。長過莫愁鄉。鄉愁莫過長。”想黃皆令曾自落帆亭登舟解維,揚帆遠行,遂起身往城北杉青閘作一探。由北門進,園內與前來幾無變化,四牆對影,空蕩蕩焉。繞假山,上太白亭,亭柱未知被哪廝貼滿對聯,想是自撰,並中額處作橫批“嘉興樓亭文化”六字。放目亭外,南橋之上,車喧過往,杉青閘東則楊柳風搖,河水渺渺,似留得,離隱風情,不曾老。
  
  十一月二日
  今日天氣短信:冷風連雨秋容老,秋韻更深寒再來。
  獨窗無聊,茶白復白。偶自早年瀚海拍賣圖錄中,見張鳴珂致金武祥札一,用“留雲枕水之居白事上書”箋,因述及梅里馮登府片語,堪可錄存,或補《馮柳東先生年譜》中缺。曰:“吾鄉馮勺園太史,著書滿家。其文孫名柳孫,與弟同補博士弟子員。庚申之變,慷慨殉難,家中圖籍蕩然。去冬,有人收得《釣船笛》、《懶巢種菜》、《水邨歸隱》三圖,合裝長卷,曾題慢詞一闋,別紙錄呈。”張氏此言慢詞,檢《寒松閣詞》,見卷四收之,寄調《臺城路》,末云:“問煙雨南湖,甚時重到。有約扁舟,水鄉歸夢好。”
  晚往城南馬師處,喫金駿眉茶,與說近況。
  
  十一月三日
  之聽訟樓,遇諸兄,共茶酒,談過往。
  
  十一月三日
  月市,周氏小樓,見漢磚一枚,完品質堅,面有五銖紋,惜不甚晰,樓主告言曩年三中舊址挖出。
  問訊姚灶,知小麥已種,大麥亦開種在即。現已是,農曆九月下浣,姚灶有諺:閏年不種十月麥。
  
  十一月五日
  水芬樓主發來《四仙第一圖》,甚好。
  案頭秋菊澆水兩次,閱《來燕榭讀書記》十數頁。道光戊戌夏五月,悔庵客鴛湖,連旬梅雨,羈愁逼人,孫三錫為治一印以破岑寂,曰“惜華情緒只天知”。
  
  十一月六日
  網見“中華書局百年歷程暨珍貴文獻展全紀錄”,題詞書畫若干,其一吳藕汀山水立軸,所繪近有紅樹草廬,遠有疊嶺青山,右上題錄陸游《示兒》詩,署作“己卯秋八月,吳藕汀時年八十又七”。零五年中華書局所版之《名家書畫新編千家詩》,收錄此圖。
  晚,窗邊獨酒,自作滋味。
  
  十一月七日
  農曆立冬,晨有暗霜。
  為他人購棋盤一。
  香師去日紹興訪磚,今得告:昨唯得東漢延光磚一枚,餘無雋品。
  
  十一月八日
  竟日坐雨,無聊情緒。
  聽人言近況:有得三吳丹青,有得湘家蕩千畝地,真“一千多畝,眼之所及,都是吾家。”
  張廷濟《清儀閣金石題識》卷一,寫“宋岳祠銅爵”一則,後有陳其榮案語:“是爵經亂散亾,有人收得之,與王書謝和議表墨蹟,同質于秀水高氏。”則此知,銅爵庚申後尚留禾中,故民國二十六年《嘉區文獻》所言“其器向藏岳祠,近歲亡佚”乃確不誣也。
  
  十一月九日
  仍雨淒其。後午攜香櫞兩枚,過聽訟樓。
  清明日,曾訪馬厙鄉廟“高橋古寺”。其時,寺已早荒,所知了了。今南湖晚報之“曝書亭”,見載李惠忠《高橋庵的記憶》一文,言及其名實為勝果庵,始建清初,香火代有沿襲,四亂中易為國家備戰鹽倉而止。
  姚灶來訊:恐欲雨,諸戶都在搶拾棉花,趕種冬麥。
  
  十一月十日
  去水芬樓,架前觀書,窗邊吃茶,談說人間草木。黃公子在腳底竄去奔來,兀自玩鬧,一刻不歇。臨出,得酒一瓶帶歸。
  
  十一月十一日
  晴,大風。月市,貝兄處見楊中訥硯並吳壽石手跡一批,蔣兄處見王慶芝《斜橋殉烈圖》拓軸,梅里師處見梅涇張金寅山水扇片。
  冷兄、四兄蘆席匯訪得蓮頭石柱一,告言側有銘,邀往觀。趨之,柱在廢土中,秀城橋堍施工挖出移來,遠觀氣息甚佳。唯泐痕過淺,弗能辨讀,或待墨拓後可識。以訪興未竟,三人又偕去塘匯,老街舊址,鞠為茂草,然仍獲“永興”、“福壽”磚數款,不致虛行。
  返城中,冷齋歇腳。齋室佈置潔塵清雅,榜鳳谿俞星偉所書額。案後壁間,挂真如寶塔磚朱拓鏡心,兩側笑我寫籜山亭舊句聯:送春行鶯老花飛有誰曾到,留客醉魚肥酒美容我偷閒。主人因有古嗜,尤嘉區金石,即吉光片羽,亦在集腋之列,一一出示睹賞,皆把玩可喜者也。
  
  十一月十二日
  樓下院庭,老嫗在刴芭蕉葉,惚惚一秋將又盡,不免想起《秋燈瑣憶》中所記:“秋來風雨滴瀝,枕上聞之,心與之碎。一日,余戲題斷句葉上曰:‘是誰無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明日見葉上續書數行云:‘是君心緒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
  久未去訪尤裕森先生,今之閑茶小坐,聞其萬曆《嘉興府志》初校稿已上月下旬悉數移交。乃處又見嘉興縣革委會報導組煙雨樓前合影數幀,四十餘前所攝,尤亦在其中,時年虛歲廿三。
  之攬秀園,為觀清儀閣“東里潤色”碑。
  傍暮,紫蘭軒,購得小白雲。
  
  十一月十三日
  日間事無可記。
  晚吃所貯海鹽海霧茶,檢點篋中物,真“舊藏方鏡明如月,看去看來又一秋。”
  
  十一月十四日
  農曆十月初一,去小曹王廟,香霧嫋嫋,香客早散。折至廟後日暘橋,一列火車呼嘯而過,驚得橋堍老柳,亂擺葉枝。
  聽人談說近來所得,有罄,有章,有御織圖。
  家飲紹酒,不知寒至。
  
  十一月十五日
  放鶴洲香師處,得觀近蓄古磚數款。與說及馮登府《浙江磚錄》,書前有摹刻所藏八磚小影,自稱八磚花館主,又齋名八磚五硯齋。八磚為:萬歲、永元十一年、延平元年、黃武七年四月十日造作、太康三年韓氏造、永甯元年八月五日魚紋、永和六年八月一日王氏、丁丑第山里施傳作。
  夜,治行裝,備明日出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下)

  十月十六日
  珊鳳,江蘇省評彈團姜永春評話《廉政風暴》,述陳希同、王寶森事。姜,江蘇省評彈團團長,年五十三,初次來禾,全場滿座,頗受追捧。
  湖濱絹樓,石庫門兩組,一組四件套,石賈言是無錫搞來。石賈,專事古橋生意,自詡:搞了十來年,經手不計其數,多兜售歷史街區開發,月河三爿、台兒莊三爿、成都一爿、嘉定兩爿、大雲一爿、杭州三爿、楓涇一爿……
  遠望煙雨樓,遙見清暉堂前,石階兩側新擺九月菊迎客,金蕊融融,真其英有佳色也。
  後午之城西,竹石山房煙茶。窗邊,沈寐叟文房小對一幅:地寒峰障日,天近鶚橫秋。
  
  十月十七日
  風起天涼,人流涕,有感冒症狀。
  
  十月十八日
  民國廿年《旅行雜誌》第五卷第十一號,封面“嘉善風景”,可見泗洲塔。梅道人《嘉禾八景》之《武水幽瀾》,亦繪一塔,曰“大勝塔”,即此。此本,武塘女史一百八十八元購去。
  聽人言,與人語,皆是空白。
  
  十月十九日
  後午某來,聽談瓶山改造事。又言及“梅灣街”、“花鳥坊”、“分水墩”三石牌坊,立之始末。
  過西南湖,湖水塔影,都浸在夕陽中。偶想起程頌萬《朝中措•重登煙雨樓》詞,有句:“卅六鴛鴦何處,空餘煙雨樓臺。”
  竹君告言,月底某拍賣行秋拍有沈曾植《梅隱圖》扇面一,所繪山水,似亦精到,款署“壬戌冬寐叟偶墨”,贗。壬戌十月初三,寐叟歿,其秋時已病不能起,難以動筆,此冬還再作畫,簡直還魂矣。
  
  十月廿日
  去姚辛生前桂苑寓居。立遺像前,物是人非,真多少過往,歷歷在目焉。裏間之臥室,小床拆去,壁上魯迅畫像無存,書桌見《左聯史》提綱稿本,錄其中一九九六年日記數則:
  八月廿二日,星期四。下午抄完第□章第三節《左聯與書店》,共八十九頁,二萬六千餘字。共抄十天。(八月十二日開始)
  九月十四日,星期六。淩晨三時半起床,抄畢第□章第一節(一)《左聯與文學刊物》之最後一頁,共計二百零八頁,約六萬兩千字。本章從頭抄起。
  九月十四日,星期六。開始抄本節之(二)《左聯與綜合性刊物》,二百零九頁起。
  九月廿一日,星期六。共抄二百零九頁至二百八十二頁,訂為一札。計七十三頁,兩萬一千字。
  九月廿九日,星期日。抄寫《左聯與出版》第二節之《〈中華日報•動向〉及其他》。四十一頁,一萬兩千字。
  十月十七日,星期四。《左聯與出版》第二節之《北平〈北辰報•荒草〉及其他》抄畢,共九頁,兩千七百字。
  以上所抄十五萬一千九百字。
  十月十七日,星期四。夜又抄畢《左聯與出版》第二節之《〈京報•熔爐〉及其他》。共三頁,九百字。
  十月廿四日。重新修改、整理《左聯史》目錄。修改後的目錄是:(蝶:此略)。
  十一月三日,星期日。今日起開始全面謄抄,從第一章抄起。
  並見樓適夷、周而復、沙汀、彭燕郊、夏衍等諸家致姚辛信札。樓適夷有題贈其一紙,書墨翟語“志不強者智不達”,寫在三潭映月花箋上。
  
  十月廿一日
  月市。長安方兄示民國東塔照兩張,都極好;威劍兄匆匆一晤,正擬啟程烏鎮訪尋石坊;飛兄貽送自制裁紙刀一款,竹質,頗巧小;冷兄予拓紙兩張,一“官龍做”磚,一“福壽”磚,後者前日得諸竹田里清儀閣故址。
  孔網在售明萬壽堂刻《一統志》殘本一冊,值為卷三十九之浙江布政司嘉興府。錄所載亭子一十六隻:花月亭、會景亭、序賓亭、議公亭、鏡香亭、分流亭、換衣亭、水心亭、河內亭、落帆亭、秀水亭、深樾亭、海月亭、承流亭、觀風亭、嘉慶亭。
  晚,月微。二兄來,與敘。
  
  十月廿二日
  雨竟日,真一城風雨近重陽也。
  《近代往生傳》第一輯,見收范古農所撰《棲真寺念佛堂坐化僧(傳性)記》一篇,某段云:‘“棲真寺者,雲穀大師塔院之所在。而浙江嘉興縣之名剎也。在城北二十里之池西鄉,自宋開山,代有興廢。清光緒二十六年,有僧海甯縣人許氏子出家,頗具宏願,嘉興錢氏與池西鄉紳,推為寺主,卽今住持蓮仁上人。遂次第重興大雄寶殿,及千佛閣西方殿。迄今二十餘年,百廢俱舉。儼然叢林氣象矣。”范氏所言,是在民國一十三年,其時道場香火,於此可見。
  晚,聽客叟來電,告言本檔日日滿座,所受歡迎,真些久未有矣。聞後,順祝其重陽九九之壽,明年更比今年健。
  
  十月廿三日
  之攬秀園,王蘧常學術館內外,幾人在忙碌佈置綠化,張掛橫幅,以明日開館之需。入館流覽,展陳甚佳,尤資料詳備,諸多皆極難得。擬北去壕罟塔登高,事擾未及。
  過午,登聽訟樓,主人棕櫚樹下飲罷重陽酒甫回。
  客來,說梅灣事。
  農曆九月初九,是夕斜陽秋風,能不思親姚灶。
  
  十月廿四日
  人事遷變,何可道哉。
  
  十月廿五日
  寫《得古記》數則,自遣無聊。
  
  十月廿六日
  擦擦佛六枚,前送去嚴稼斌處配框。今取回,一經裝池,果然增色不少。
  孔夫子網見售《嘉興地方文獻草目》一冊,油印本,十六開,一九五七年三月加興市圖書館編印。扉頁“編印說明”有云:“本目錄所列諸書以館藏者為限,且大部分是‘集部’,將來再繼續整理編印,彙成嘉興專區文獻目錄。本目錄是個草目,我們以地方為綱,再就每個人的著作,編印出來。”
  
  十月廿七日
  為明日事忙。
  
  十月廿八日
  夜在月河鄒大鮮,為小女擺雙滿月酒,禾中諸親友皆來,自家未免酒多話多。席散人歸,過踏月橋,恰一輪明月照花香。
  
  十月廿九日
  天陰微雨,作陪客,秋游南湖。行船水上,抵湖心島,過煙雨樓,往小瀛洲,又入攬秀園,皆匆匆腳步。一路所遇行人甚寡,幾處敗荷,滿眼老柳,菱蕩亦漸萎悴,未免鴛水寂寞,秋影冷冷再清清。寶梅亭中,見三嫗,放歌排舞,手臂揚作搖櫓之勢,問哪種舞,答:喜迎十八大,紅船舞。
  滇省狀元袁嘉谷也曾有南湖之行,彼辛亥宣統三年日記,八月二十日項下:“向晚遊鴛鴦湖,湖水如鏡,一舫搖波,如入鏡裏。四面柳色,中留芰田,青蔥之色,撲人眉宇。湖心小島,即煙雨樓,樓已圮,而後人補‘八詠亭’等以憩遊客,固絕勝之境也。讀竹垞《鴛鴦湖棹歌》,廿年心願,今始慰了,愚若前輩宴于舫中。”袁後在《臥雪詩話》中亦念念不忘,曰:“余遊天下名湖多矣,以石屏異龍湖、杭州西湖、滇省昆湖、嘉興鴛鴦湖為最勝,曾以詩紀遊。炯伯索書近作,因合錄之名為《四湖詩》。……《鴛鴦湖》云:鴛鴦湖上夕陽天,楊柳樓臺荷芰田。盡有詩懷秋似水,卻憐宦跡雨如煙。平生肝膽張華劍,霸國功名范蠡船。輸與才人老竹垞,棹歌聲在白雲邊。”
  晚雨似更緊,敲窗娑娑有聲。人邀往酒,婉拒未就。
  
  十月卅日
  嘉德秋拍廿八開槌,珍品佳物不少。今日書畫開拍中,涉嘉區尤精者亦夥,若憶梅庵藏沈曾植致金蓉鏡尺牘一冊九通,若張廷濟致儼齋、一山尺牘一冊十通,都內容具好,精彩難得。另,後午之“中國古代書畫”專場,有《嘉慶壬戌同年雅集圖》手卷,繪壬戌進士同年謝蕉石、朱雲陸、沈鼎甫、吳棣華、梁芷鄰、淘雲汀、朱蘭友、吳退旃、申鏡汀、龔季思、孫少蘭、李宗昉、顧南雅、卓海帆、朱詠齋十五人雅集情狀。
  壬戌雅集圖凡數本,皆不甚相同,卓海帆協揆存其一,此拍場中物,乃龔自閎借其臨本。故圖後龔自閎錄李宗昉圖記並龔季思詩,款署“右壬戌同年雅集圖,華陽卓文端師相舊有藏本,茲從友蓮吏部處借觀,倩畫師摹寫成軸。圖中題詠甚多,惟芝齡丈一記特詳,並錄於右。先文恭公曾題六絕,迄今已閱三十年。先型既渺,父執無存,展卷之餘,倍增愴慕云。同治庚午,仁和龔自閎謹記並恭錄先公詩於後。”
  十五人中,朱雲陸為秀水人,沈鼎甫為嘉興人。諦讀李宗昉《壬戌同年雅集圖記》,知“臺館參差簷牙高啄下,有坐廣榭憑大几執筆欲書作賦詩狀者,秀水朱雲陸也。初余招同人繪為小集,徵雲陸書詩,雲陸賦飲中八仙歌體為長篇。俟明春,筆墨和動,時求書焉。蓋雲陸自任湖南觀察乞歸,就其子樞廷比部員外郎紉庵養於京師。年越古稀,冬月鍵戶不出,而逸興時時勃發,風舉泉湧,不可端倪。素與嘉興沈鼎甫侍郎最恰,坐旁側立者,即侍郎也。性嚴介四任大省學政,所成就極多。而閒居嚬笑,尺寸不踰,猶之初入翰苑。官工部,耳聾隱退,故得偕雲陸同為山水間人。”朱、沈二人小像(猶沈為寐叟之祖),由此集獲,得可望見儀型丰采,殊堪禾中先賢資料一存。
  卷後題跋,凡十八人,皆圖中主人嗣君及門弟子,感懷前哲,言出由衷。茲錄沈鼎甫之子沈宗濟一則:
  耆舊儀型夙所親,過庭緒論誨尤諄。而今愾慕同風木,展視遺容倍愴神。
  滄浪日下共流傳,相國圖成會眾仙。各有題詩誇韻事,盍□同志想當年。
  文公請老文端相,先子歸田問訊頻。三十年間如友掌,那堪後嗣半陳人。
  太常風雅繼前哲,賤子遷疏續舊聞。此日臨摹有深意,後來瞻頌感斯文。
  記仿西園留寶墨,球琳一卷魯靈光。今來泚筆肅生敬,老輩典型矢勿忘。
  卓文端相國所藏壬戌同年雅集圖,昔年曾經捧觀,題識亦俱遍讀,閱今卅年,重來日下,適叔雨太常世大人以重摹圖卷囑題,敬賦七絕五章,即請誨政。癸酉九秋,壬戌年家子沈宗濟謹識。”
  
  十月卅一日
  人問原第一醫院地塊征遷事,告之範圍東及紫陽街,南止姚家埭。
  五芳齋,見店前招貼“南湖菱風肉粽”,並小字兩行:“青菱無角,美哉美哉,南湖菱自乾隆一語後不再生角。”又,菱粽上寫“尋味粽鄉”四字。
  撰《得古記》二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上)

  

  

十月一日
    早發姚灶。小女初次離家,母親為取高粱秸一束,並插桃枝一根,意之辟邪,妻取尿布一塊頂自嘉頭上,言是嘉區俗,鬼見以為醜而不顧。順風一路,近午抵家。
    後午帶自嘉去理髮,剃頭師傅噤聲,一言不發,所剪皆取紅紙包好,並胎髮不作剃盡,曰“剪花頭”。問之故,答:無故,風俗也。
    鄰舍陸續來探小女。
    夜,月色清泠,亦妙。

 

十月二日
    自家南大圩黃豆炸熟,鄰坊姚文才、張粉、何文英幫忙搶收,費半日。
    後午往沈灶一趟,街市無節慶之感。

 

十月三日
    家中擺小女滿月酒,十桌,為之大醉。
    妻說,夜得一夢:一大魚,僅存半身,就水將其放生。彼朝岸張嘴吐出小魚一報之,倏尔入水遁去。

 

十月四日
    取筆墨紙,讓父親為小女寫“煙雨樓固自嘉”一紙。又,其自題書名三種:《姚灶瑣談》、《殷灶村工作筆記》、《憶舊與期待》。
    去祖塋,隔路秋稻滿穗,墳地則雜草茂蔓,蘆花吐白,半是蕭瑟景。行拜奠之禮:點紙、禱告、磕頭。

 

十月五日
     歸禾。

 

十月六日
    珊鳳,常熟評彈團張小沛、高小鳳彈唱《玉香籠》。前年五月,張曾來同說此書。
    坐班竟日,午間轉去聽訟樓,遇陸天嘉,壽蒲處聽談黃媛介。

 

十月七日
    與雍琦約在春秋亭茶敘,以彼供職浙江人美,與所論書目為多。
    後午,晤二兄,啖慶元蜜桔,說秋雲人事。
    過百花村,得“天”字殘磚一。
    是日天氣短信:夜風藏香,晨起天微涼;浮雲黃葉,斜陽映秋畫。姚灶來訊:收玉米,忙煞。

 

十月八日
    薛家煜先生來,為《記憶東柵》。說及顧梁《虹橋畫舫圖》,彼言:圖中所繪,實乃橋岸上下,共觀擂船班演戲。細審,的如是。
    威劍前在新豐烏橋村得“烏橋”磚,今發圖一觀,字口頗有意思。
    晚,眠雲樓牌局,案頭有句:故人家在桃花岸。

 

十月九日
    半門香櫞晨風口,弃有舊書一堆,檢出一十九種:《張恨水選集?啼笑因緣》、《書劍飄零》、《中國近現代史大事記》、《青春之歌》、《後西遊記》、《尋找三毛》、《群英會》、《封神演義》(上冊)、《范文瀾歷史論文選集》、《紅閨春夢》、《朱自清全集》(第二卷)、《官場現形記》(上冊)、《英烈傳》、《粉墨箏琶》、《施公案》(中册)、《太平花》、《万水千山总是情》、《梅寶》、《秋海棠》。每本皆鈐有某閱覽室藏章。
    姚灶來訊:田活仍忙;鄰里輪轉幫工;姚玉珠兒子今日成婚。

 

十月十日
    折桂橋旁,無桂可折。
    范師惠貽莊籜山小品一幅,予小女自嘉,寫“夢蝶”二字。
    晚,四兄招飲,在湘聚,吃家釀楊梅酒,杯盞頗歡。復登水芬樓,拓墨,閑茶。

 

十月十一日
    上海馳翰秋拍,沈慈護楷書對聯一:吾家舊有簮纓,但問取廣寒宮闕;風物依然荊楚,最闗情麗日樓臺。識曰:“吾家自司空公以來,簮纓累葉,國步既雯,與臺滋懼。余今年四十初度,瑞居海上,風物依然麗日樓臺,輒有啟後承先之顧,爰集清真詞句撰為此聯,述先德詔來茲並以自勖云。歲在強圍赤奮若孟夏之月,慈護自識於上海寄廬。”鈐印:沈熲長生安樂、慈護日新。
    此及“吾家司空公”,即沈維鐈,寐叟祖父,沈宗涵、宗濟《鼎甫府君年譜》述之具細。去歲保利春拍,有董其昌書楊凝式《新步虛詞》手卷,前作題簽:“董書新步虛詞,神品,延恩堂蔭藏,乙盦題記”,知海日樓所藏。且尾有吳湖帆跋,更知乃沈維鐈舊珍,讀之可堪故實一段,跋曰:“嘉興沈鼎甫侍郎藏書五萬卷,曾築延恩堂貯之,海內無不知也。其所藏書畫特稀,兵燹後更十不存一,僅餘此卷與金輔之、王夢樓兩及第書卷而已。侍郎孫乙盦尚書嗣守秘笈,護持什襲,今尚書公哲嗣慈護兄出示屬題,謹書數言歸之。乙卯暮春吳湖帆。”此卷當時一百五十萬起價,流拍。
    孔夫子網見售姚辛手稿二冊,並附信札一通。信之上款“小紅”,姚寫到:“葉靈鳳資料送上,可寫幾篇文章:《葉靈鳳與左聯》、《葉靈鳳與魯迅》、《葉靈鳳與比亞茲萊》。”其後列《葉靈鳳與左聯》提綱六條,結尾日期“九七年七月十三日”。

 

十月十二日
    寫《後記》一則。

 

十月十三日
    環平里,矮牆內,一株香櫞樹探出,掛果滿枝,氛香可嗅。
    竹籬弄,見“吳江”磚一枚,砌蘇北棚棚中。
    過淩波苑、恩愛堂,立徐王橋上,看小普陀寺之一角,看泊岸拾荒船,看野田蘆花,看釣叟踏斜陽歸,看秋水共長天。

 

十月十四日
    月市,聽香師談說前日武康訪磚見聞,堪為其紀勝詩六首之妙解。春秋亭,得觀秀水陳其炯《國朝詩萃序》謄清稿,品大佳。
    後午,嘉博訪張熊、朱熊二先生。鴛湖外史咸豐癸丑夏四月三日《剪蒲圖》一幅,頗為趣焉。
    多晴樓上,得睹《清遠齋主人四十五歲小像》。以我農曆八月三十生,今壬辰年僅存廿九,復主人為寫許雪門太守聽雨詩一紙,署作“賀蝶庵仁兄三十四歲生日,壬辰八月廿九,笑我。”詩曰:東風送雨來,聽雨覺春回。殘雪樓臺洗,群花海國催。焚香娛靜坐,看劍壯吟懷。料得春苔長,明朝有蝶來。

 

十月十五日
    會根酒館,眾師友為我慶生,秋語添味,晚風帶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下)

  九月十六日
  珊鳳,新藝評彈團周玉鳴、袁芳芳彈唱《一雙繡花鞋》,二人零七年曾來梅灣同說此書。上檔,浙江曲藝團張文言、唐雨燕夫妻檔《白羅山》,均客逾百,反響甚佳。
  午有同鄉客來,與進酒,薄醉。
  聞《白鹿原》昨日公映,家藏《香樹太傅自書詩》書法冊中,錢陳群寫有《白鹿原(在古萬年縣南)》、《自白鹿原至田家灣宿》兩首。
  
  九月十七日
  大兄在京,問訊歸期幾何,答以尚需數日。
  前在聽訟樓,聽愛紅軒主人談說相湖八景:載春舫、栽桑圃、釣魚所、觀蓮亭、采菱灘、白雪窩、清風榻、耕雲堂。恰鳳橋羅兄得“耕雲”磚雕兩塊,因以“耕雲小築”榜之。今與言及,允不日拍照提供,或將來相湖恢復耕雲堂可用。又,彼發來新購信札兩通。其一用“靜齋詩箋”,錄詩未竟;另李志雲名刺便箋一張。
  秋窗無聊,撰《棚光集》兩則。是日天氣短信:清風,桂香,顯秋意;晨涼,午暖,雙季天。
  
  九月十八日
  明月蘆花何處尋,舊句。
  
  九月十九日
  網見售墨盒一方,銅質,面上鐫字:中華民國七年四月秀清制於嘉興訂。又,淄硯一方,池邊偽添“紅藥山房”篆印,假托馬思贊故物喊售,頗可笑也。
  檢翁同龢《瓶廬詩稿》卷四,光緒十三年閏四月題白陽山人畫冊:空中無色色原空,妙具清涼十種風。領略白陽真意思,千秋只有馬寒中。詩後注:“馬思贊,字寒中,一字南樓,海寧人,善畫蟲鳥,亦能山水,精篆刻。其弟翼贊,字寒將,畫筆秀潤,有《寶穎堂詩集》,雍正中名流也。此冊中有寒中印,漫記之。”海甯馬思贊,與朱竹垞友善,藏古甚富,因以其名,管庭芬《海昌藝文志》謂:“所居道古樓,插架悉宋元舊本,為東南藏書之冠。”葉昌熾《藏書紀事詩》記其條,亦細具詳盡。翁某,此竟無提一字道古樓所藏。
  吳兔床《拜經樓詩話》:“馬寒中上舍居插花山中,擁書萬卷,築道古樓與婦查氏惜,日唱和其中,世望之若神仙中人。”因拜經樓與乃地為近,故吳氏於《衎齋詩卷》尾後跋云:“予家去插花山僅一舍。每登樓東望,唯見寒煙衰草,亂雲滿目,慨望昔日之風流。非特琴書圖籍,散亡略盡,即道古樓之故址,且不可蹤跡,頗生不同時之恨。”道古樓收藏,身後即散,而向無道其去向者。偶讀海鹽張元濟跋明嘉靖東壁圖書府刊本《王摩詰集》,一句帶之:“花山距余邑僅二十餘里。馬氏書散,多為余先人所得。”
  
  九月廿日
  心緒不甯,諸事空空。過午,仍無聊,亂翻書。
  
  九月廿一日
  文生修道院一遭,主體已落架,工人四人值屋頂掀瓦,算是修繕之始。現場管理者倪君見告,文生修道院起建之初,就地取材,料作工藝均普通之極,唯風格西洋而已。入樓內,破敗淩亂不堪,腳下地板多洞開,行走讓人戰兢。原禮拜堂,曾一度易為嘉航會議禮堂,今番舞臺尚存,兩翼標語亦赫然在焉,有“抓住機遇,深化改革”云云。擬登鐘樓,未果。
  自家北窗外的幾株桂樹,花簇漸放,冷香日益,亦成“香庵”也。
  
  九月廿二日
  微雨。後午陪母親之精嚴寺,寺內人少清寡。歸時,繞湘家蕩,秋水橋旁,一湖秋水。
  
  九月廿三日
  雨去放晴。月市,花鳥坊裏,小菊、海棠、孔雀蘭都細花正開,可愛盎然。又,某店前,新到扶桑十數盆,亦翠姿曳曳。春秋亭,見良磚數款,見《竹林戲墨》畫冊。遇四兄,攤前購刀,新疆制,頗可把玩。復蘆席匯同訪棚光,僅獲晉磚一枚,無字帶殘。北麗橋堍,迎面有負擔挑賣蘆鴨者,繩結鴨頸,悬擔之兩頭,真作孽得來。蒲鞋弄遇香師,匆匆未及多語。
  泰和嘉成古籍文獻常規拍賣會,有嘉興錢毓梓藏章一批,目如後:
  “石華”(葫蘆形)、“田攀錢毓梓藏”雙面印,朱文,邊款“樾丞刻”,石質;“嘉興錢毓梓雲章印信”,白文,邊款“己丑二月樾丞仿漢”,石質;“清芬世守”,白文,邊款“戊子冬樾丞仿漢”,壽山;“南樓九世孫”,朱文,邊款“樾丞刻時年六十七”,石質;“錢氏雲章”,朱文,邊款“樾丞刻”,牙質,附錦盒;“錢毓梓”,朱文,邊款“樾丞刻”,牙質,附錦盒;“錢毓梓印”,白文,無款,牙質,附錦盒;“錢毓梓印”,朱文,邊款“丙戌十月禹民刻於舊京籀漢簃”,牙質,附錦盒;“錢毓梓”,朱文,無款,水晶;“毓梓”,朱文,邊款“董文石刻”,牙質;“石華室”,朱文,邊款“和九仿元人印”,石質;“戊辰人”,朱文,邊款“和九”,石質;“錢毓梓印”,白文,邊款“戊子禾九”,石質;“毓梓”連珠印,一白一朱,邊款“禾九”,石質;“爨音”,朱文,邊款“擬黃小松刻法,禾九”,石質;“錢毓梓印”,朱文四靈印, 邊款“仿漢四靈朱文破銅文印,陸和九”,石質;“檇李”,圓朱文,邊款“禾九攻石”,石質。
  錢毓梓,查《嘉興歷代人物考略》、《<嘉興明清望族>疏證》,似皆無收,大惑。
  本場另見:《倚晴樓七種曲》,一函十冊,古鹽黃燮清韻珊填詞;《石經閣金石跋文》,嘉興馮登府雲伯著,吳縣朱記榮校刊,光緒槐廬叢書紅印本;《琵琶工尺譜》,平湖朱英作,舊抄本一冊;《檇李屠氏藝菊法》(並《藝菊書》、《種菊法》、《缸荷譜》、《水蜜桃譜》,共五種),舊抄本一冊;《芙蓉庵燹餘草》,封有蔡隨翁墨筆章草題簽,首頁鈐印:蔡氏多齋藏書。
  
  九月廿四日
  案頭飛來蜻蜓一隻,盤桓五銖磚上,色淺橙,俄頃徑去。
  尤裕森先生處小坐,彼仍忙埋頭復校萬曆《嘉興府志》,言是已移交前十六卷,月底再移交八卷,剩餘八卷節後分兩次移交,既此輒算告一段落。又言本月五日,自行車獨身往鳳橋石佛寺鄉賢資料陳列室觀抄《唐吳郡陸公故夫人衛氏墓誌銘並序》拓圖,並昨日在春秋亭與主人談討之。
  夜過城北橋,架罾扳魚者一,手持磚塊與橋下執法艇,對峙怒駡。僵持十來分鐘,以艇駛離暫止。
  
  九月廿五日
  L君來,聽談微電影《禾去禾從》拍攝前後。電影取景,一在南湖,一在月河。
  清水兄發來舊影三幀:朱買臣墓(遠有東塔)、曝書亭、范蠡湖(遠有城牆),悉極難得。說是得諸《支那文化史跡》書中,常盤大定、關野貞著。
  東塔朱買臣墓,余見最早在民國廿五年《柯達雜誌》第五期,《嘉興紀游》一文配圖,次在民國卅五年《旅行雜誌》第二十卷第十一期,《嘉興煙雨》一文配圖,兩圖皆湮廢狀,僅一小丘而已,丘前立碑,上寫“漢朱買臣墓”五字,據云是明嘉靖間知縣盧楩為題。再後,民國卅八年《旅行雜誌》第二十三卷第五號亦有一影,與塔共之,並文:“東塔在東門外甪里街,高凡七級,頗饒古趣,其旁為漢朱買臣墓,墓前多骨牌草,遊人輒採作紀念。”此三,皆不及《支那文化史跡》所收,因其攝可見墓塚之規制甚晰。
  又,今日天氣短信:蓮藕潤燥清熱,葡萄益氣安神。而李日華《紫桃軒又綴》:“葡萄,神農九草之一。中國久有,不俟博望從西域帶來也。吾里東塔朱買臣墓,有瑣瑣葡萄,亦未必從西涼攜來者。”更記。
  
  九月廿六日
  南湖秋早。水雲一色樓臺在,老柳兩行聽櫓聲。
  網見嘉興葉煒書法軸一,光緒七年辛巳仲秋寫《蘭詩》七律,款作:信緣生葉松石書。鈐印三方,其一曰“長劍倚天居”,朱文。
  日誌早年曾錄《妓女彈詞舊聞鈔》中語:“鴛湖信緣生,有風月鑒,日醉花叢,與北里名姬,皆所相識。”光緒丙子冬,《侯鯖新錄》在滬創刊,第一卷登載有《與某伎書》,署名“醉里信緣生”。
  問訊姚灶,說是秋忙漸始。
  
  九月廿七日
  後午,嘉博擬觀張熊,樓上樓下,遍覓無着。轉去聽訟樓,值范師石門桂花村賞桂甫回,帶有桂花糖糕,嘗之鮮,香齿大佳。邵兄嘉平又貽紅紅酒兩瓶,晚在會根,秋風秋月下共范師、四兄等分飲一瓶。席間,與人論磚事,淺薄如我,口拙如我,欲辯偏又啞言。張鳴珂《寒松閣題跋》,為徐蓉初作《漢晉甎拓》一則,倒是深得己意,其曰:“道光間,清儀老人所論古甎,大半出於海鹽海濱,如五鳳、黃龍、甘露、蜀師之類,不一而足。迨同治間,陸存齋遍搜古甓,而湖郡之古塚,咸遭發掘,所得雖夥,而忍心害理之事,實足傷天地之和。文人案頭偶置一二以供玩賞,亦殊有致,若萃墟墓間物,築一亭以珍之,號曰千甓,甚無謂也。”
  
  九月廿八日
  薛家煜先生來電,問候中秋。聞之憶說兒時東柵故宅八月十五“拜月華”諸情狀,有將老木茶几移設天井中央,几上擺果品三種、清茶三盅、清香三枝,又南瓜餅疊成寶塔,闔家祭月拜之,殊能難忘云云。
  重取里仁、永豊兩鄉宋元九橋十柱題字拓圖,與自家《日誌》校讀一過,發現魯魚亥豕處不少,遂糾之。
  
  九月廿九日
  外祖九十冥壽。
  月餅四種:新塍新旺記(新塍月波橋)、上海功德林(血印禪寺)、香港荃盛御品蛋黃蓮蓉(梅灣玉如意)、迷の味(月河客棧)。
  閱《天風閣學詞日記》。
  
  九月卅日
  月市,人擠為患。香師言告,嘉禾磚陸續在出,近獲一枚,惜質酥;遇長安方兄,聽談《修川小志》;茶濃處,共冷齋兄,漫敘城中磚事;春秋亭樓上,得觀竹節託盤一、牙筆一,具好,言是滬上所得。
  中秋夜,有月,略酒。收范師短信: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上)

  九月一日
  諸親友陸續來探,父母自姚灶後午抵禾。
  
  九月二日
  二兄闔家上晝來醫院看小女,因回家補覺未遇。威劍夫婦晚間步行來看小女,其意可感。大兄夫婦、四兄亦來,大兄言告自紹興購得嘉禾紀年磚兩枚,甚好。與四兄共聊,彼問及小女名字“自嘉”何意,告之之因。四兄是日博客寫到:“醫院見自嘉侄女,五官精緻,望之冰雪聰明。明蝶庵居士:‘嘉興人開口煙雨樓,天下笑之。然煙雨樓固自佳。’”
  
  九月三日
  小女尚乖,所睡為沉。今日黃疸發作,始用藥。
  
  九月四日
  一夜秋雨,天氣轉涼。
  黃疸加劇,嗜睡不食,為之憂心忡忡。
  尤裕森先生來電,賀我得女,並告整理點校萬曆《嘉興府志》近況,言是多有瓜葛,亦無可奈何。
  
  九月五日
  小女黃疸仍不減,晨四時,推去照藍光。後午四時出,多有好轉。
  
  九月六日
  妻女上晝出院。
  全天奔走無算,仍都為小女事。
  自家晚酒少許,連日日夜往返勞累,今始稍得一釋。
  
  九月七日
  農曆白露。姚灶有諺“處暑蘿卜白露菜(蝶:油菜)”,皆下種好時節也。
  本月二日,江蘇真德首拍古籍專場,有《幽湖載月圖題詞》一冊,蟲蛀經修補,前自作《悼亡詩》,後錄諸家題詞,末署“光緒十八年□月嘉興古楳谿俞國光筠蕃甫書”。三月前,保利春拍亦有此同題冊。引首,吳俊卿題“幽湖載月”篆四;次辛卯五月倪墨耕繪《幽湖載月圖》,並識:“筠蕃參軍曾偕夫人卍雲王氏,載月濮川之幽湖。夫人謝世,參軍慨念舊遊,囑制是圖寄意”;次潘振鏞丁酉蒲月寫《幽湖載月圖》;次西湖南屏僧雪舟甲午三月望日繪《幽湖載月圖》;圖後,俞國光辛卯夏六月中澣自題,又吳昌碩、楊伯潤、高保康、張鎬、蘊姍女史、陳元藻、潘祖恩、張鳴珂等十家為跋。俞國光曰:“己丑暮春,余偕內子王氏卍雲幽湖泛棹。時則夕陽西墜,皓魄當頭,內子顧而樂之,擬作載月圖,因循未果。逾年,遽以疾卒。今忽寒暑再易矣,感駒光之易逝,悵鏡影之難圓,回憶昔遊,恍焉如昨,重經此地,□解不禁。邗江倪君墨耕尾補是圖,因題截句二章,以作徵詩之引云尔。”
  向暮,亭下坐雨。看七月花,落了一地。
  
  九月八日
  過訪聽訟樓,吃茶語敘,聽談來燕榭主人秀州舊事。
  羅兄示滬上所得詩詞殘稿七葉,首尾俱闕,未知誰何,讀其《述懷》詩,略知少時尚衣食自給,咸豐末年紅羊匪擾浦東,遂八口流離,家業漸落。此後風塵潦倒,四十年來遊倦,多病纏身,晚歲僦居蘭若(謂萬壽禪院),遂自歎“推挽無人良可悲,不獲雄飛獲雌伏”。又信札一通,上款“煦亭”,末署“魯鵬”,用吟梅仙館尺牘箋。
  秋蟲聲在晚雨後,清亮尤佳。
  
  九月九日
  市上,一農叟喊賣石榴,身前竹提籃裏盛满,“鳳橋自家種咯,甜哩,甜哩!”買三隻,十元。
  新馬路,見北側某牆基界石一。耑大字兩行,豎作“福音堂”、“元妙觀”;下小字三行,豎作“闊六英尺”、“公衖界石”、“深七丈五尺”,惜衖名遍覓無得。
  元妙觀,檢光緒《嘉興府志》:“在郡治東北三里,舊址在碧漪坊。宋大中祥符間建,復改為天福寺。元大德五年,楊道錄重建于天星湖。至正十八年,兵毀。明洪武元年,道士趙雲軒首建三清祠。永樂十年,住持趙宗純重建。正德丁丑,住持周景常修。後為冷仙祠。國朝康熙十年殿圮,復建聖帝殿、文昌殿。乾隆間重修。咸豐兵毀,同治間重建冷仙祠。”
  晚,小女熟睡後,和母親北窗閒話,不外姚灶舊聞新事、五穀田活。夜漸深,水芬樓主人短信:“又讀兄丁亥年日記”,恍惚五載光陰,真“一年容易又秋風”矣。
  
  九月十日
  F來,談說城中有機更新事,並言曩年梅灣拆遷,曾得蟋蟀盆數隻,亦舊物云云。
  網遇清水兄,問近來訪磚何如,答說:忙乱,哪及顧磚。
  暮歸,理檢篋中黃裳書,目為:《舊戲新談》、《來燕榭讀書記》、《黃裳書話》、《過去的足跡》、《銀魚集》、《翠墨集》、《春夜隨筆》、《榆下雜說》、《河里子集》、《榆下說書》、《珠還記幸》、《來燕榭書札》、《來燕榭集外文鈔》、《清代版刻一隅》。
  
  九月十一日
  後午,血印寺一遭。主持果因,海安人,算蘇北同鄉,來此已整十載。見觀音像數尊,高不及米,言乃精嚴寺木紋觀音殿金絲楠木剩料所制。復留齋飯,耳外是,晚課梵聲。
  
  九月十二日
  小女十三朝,洗三。父親在姚灶,一切按里灶風俗置辦。分送七十八戶,每戶雞蛋九隻,八寶粥一罐。
  日為岳王祠事,一紙十年。虞山席佩蘭《長真閣集》中,收《岳祠銅爵》二首,殆或桐鄉金德輿徵詩所作:
  此是報忠公祭器,故應稱岳不稱孫。護持隨處皆神物,拜奠何須定後昆。酒氣尚疑浮熱血,土花那敢蝕精魂。誰人不識中間字,要識當時背上痕。
  禮器空邀湛露頒,蚤傳白骨葬南山。英雄只合騎驢去,宵小方愁縱虎難。冤獄雖看三字雪,忠魂猶望兩宮還。料應家祭無心享,痛飲黃龍願已慳。
  見汪靜之《蕙的風》。
  晚也無事,夜飯時找出家中上次所剩高樓酒,傾底飲盡。天氣預報說,明日冷空氣侵襲,添衣勿涼。
  
  九月十三日
  秋雨秋風日,遇修洋居士。
  
  九月十四日
  早起,閑翻《來燕榭書札》,致姜德明數通,其一及姜所著之書云云,書名曰:《相思一片》。而今來燕榭,亦成相思。
  Y君來,聽談磚事,並告當年三塔舊磚極普通,大小亦不過梅灣磚而已。
  
  九月十五日
  聽訟樓閑茶,得為小女所書“煙雨樓固自嘉”,寫朱絲欄箋上,有清雅之思。
  嘉德四季小拍古籍專場,上款馬士良者手跡一批,涉于非闇、陳半丁、沈尹默、張伯駒、潘伯鷹、錢瘦鐵、黃君坦、俞平伯諸名家,都頗精好。又,周知堂藏嘉慶庚辰鳳嬉堂刻本《三不朽圖贊》二冊,周氏補抄敘文并題識。再,卷首另自作長跋,尾署“中華民國廿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知堂識于北平苦茶庵南窗下,時臥病初起也”,鈐印“知堂書記”。此跋,後加添“以贈青山章君”語,民國廿七年六月二十四日發表於《北京晨報》。章君,即章廷謙,因有此題贈故實一段,尤妙甚,故今番起拍價昂至十八萬。而本場涉嘉區者存少,無足錄出。
  農曆七月三十,地藏生日,未知城中尚有插地香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3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