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理想和爱奋斗到底!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7200
  • 开博时间:2006-11-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屠夫下的自由》《怪物》

  
  
  《屠夫下的自由》
  
  一天早上,在屠宰场
  屠夫召集了鸡、鸭、羊、猪
  老实耿直的黄牛带这它的孩子也来
  场上熙熙攘攘,牛羊们不知何为
  
  屠夫站在高台上发话
  “为了你们诉求的民主与自由
  你们谈谈你们想怎样被吃掉”
  禽畜们一片沉默,颇为意外
  
  这时,黄牛的孩子打破沉默
  说着“其实我们都不想被吃掉”
  屠夫听后,一脸严肃地说
  “让你们自由地表达意愿
  你们听听,怎么一说话就跑题
  我们不是谈想不想被吃掉
  而是要谈谈你们想以什么方式被吃掉”
  
  
  
  《怪物》
  
  怪物以庞大著称
  每年繁殖着数以万计的小怪物
  对此,力量的天平偏向了怪物
  于是,怪物也掌握了说话的权力
  
  没有他的允许
  我们这些不是怪物,也不是小怪物的
  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所以,如此看来
  我们自由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了
  
  生活之中,亲朋好友之间
  我们说着重复的话,说着庸俗的话
  而对怪物敏感的话,或是触动神经的话
  我们绝口不提、闭口不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post-66671-e703778a09c6a274087341f10ebdd304-1.shtml查看全文>>

《怪物》《屠夫下的自由与民主》

  
  
  《怪物》
  
  怪物以庞大著称
  每年繁殖着数以万计的小怪物
  对此,力量的天平偏向了怪物
  于是,怪物也掌握了说话的权力
  
  没有他的允许
  我们这些不是怪物,也不是小怪物的
  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所以,如此看来
  我们自由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了
  
  生活之中,亲朋好友之间
  我们说着重复的话,说着庸俗的话
  而对怪物敏感的话,或是触动神经的话
  我们绝口不提、闭口不谈
   
  
  
  《屠夫下的自由》
  
  一天早上,在屠宰场
  屠夫召集了鸡、鸭、羊、猪
  老实耿直的黄牛带这它的孩子也来
  场上熙熙攘攘,牛羊们不知何为
  
  屠夫站在高台上发话
  “为了你们诉求的民主与自由
  你们谈谈你们想怎样被吃掉”
  禽畜们一片沉默,颇为意外
  
  这时,黄牛的孩子打破沉默
  说着“其实我们都不想被吃掉”
  屠夫听后,一脸严肃地说
  “让你们自由地表达意愿
  你们听听,怎么一说话就跑题
  我们不是谈想不想被吃掉
  而是要谈谈你们想以什么方式被吃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post-66671-7d055c2f413556b9149c1155a9cdc956-1.shtml查看全文>>

《那是一个什么蛋,如此鲜丽》

  
  
  
  一个蛋放在一条马路的中央
  路过的人们,看看后便走了
    
  我也是一个过客,只是
  受着一种求知的欲望,我在想
  那是一个什么蛋?如此鲜丽
  鸭蛋?鸡蛋?还是飞鸟蛋?
    
  我不是蛋的研究专家
  并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东西产下的蛋
  我像那些过路的人类一样
  只看到它的外壳上写着
  “社会主义”这四个亮丽的字眼
    
  我琢磨了一会,顿时
  一脚踢开,蛋滚了几十下
  当我走近,我看到
  蛋壳里面竟写有“资本主义”的字样
    
  我擦干身上的冷汗后想了想
  它曾蒙骗过多少的过客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post-66671-1a25808aa0adf66c6cb7402d1b192734-1.shtml查看全文>>

一个人的平安夜

  
  黄昏七点二十九分,你离开了家
  说朋友约你到外面去吃鱼煲
  我心里酸酸的,为什么没有我
  亲爱的!不是我贪恋那一锅鱼煲
  我所要的你早已知道,面对着你的冷
  我只能苦笑着看你默默离去的背影
    
  你可知道,那一刻,我便开始想你
  想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鱼煲是否合你的胃口?酸还是辣?
  饭是否吃得饱?还有酒
  是否也喝了一点
  随着时间悄悄地流逝
  我的思念越积越多,像是要把我淹没
  每一分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世纪
    
  你还没有回来,已是九点二十九分
  你和朋友吃完鱼煲了吗?
  两个小时过去了,应该完了
  那末,你又和他们去哪里了呢
  亲爱的,你心情今天不是很好
  是否在那些朋友的劝说下
  你也喝了一些酒,或者已经醉了
    
  我知道,昨夜我顶撞了你
  让你心情很糟糕,像是阴霾的天空
  你的个性刚烈,接受过西方自由的思想
  也深受过祖国传统文化的熏陶
  亲爱的!你是否也像古代的女子那样
  到酒吧,到茶楼去借酒消愁呢
  李清照,你可别学那样的怨妇
  她婉约的词风,注定会让你更加忧愁
    
  已是深夜十一点二十九分
  你什么时候才回来?现在身在何处?
  我躺在床上想你,想着你
  辗转反侧乱心不安,是那样的激烈
  乱七八糟的幻想搅得我心乱如麻
  你到底去了哪里?现在在做什么?
  什么时候才回到我们温暖的家
  独守空房的日子,使我深深地体会
  每一分钟对我来说就是一个世纪
    
  亲爱的!是什么耽误了你的归期
  如今的人间已非人间
  谎言、诱惑、居心叵测的恶棍
  在每一个角落里逍遥法外
  你一个女子,怎经得起他们的暴力
    
  凌晨已过,门外不知道响过多少的足音
  可那都是过客,而不是归人
  我掀开棉被,在床头徘徊、自责
  我的心闷闷不乐,极度不安
  你何时才会归来?我的爱
  夜已三更,这个城市静如死了一般
  几束苍白的月光从窗外流泻而下
  这月光,曾使李白思念着故乡
  而我,唯独想着我那个性格刚烈的爱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cdf304e88374a3880ab17dcd8b2f0d40查看全文>>

致伟大的祖国《五个孩子,在寒冷中饥饿地死去》

  

 

 

 

《五个孩子,在寒冷中饥饿地死去》

 

作者:李舒弦

分类:现代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社会责任感》

  
  
  
  这几个字时常刺痛我的神经
  在这样明哲保身的时代
  在这样以洗脑为信仰的时代
  我们这样的屁民咸菜
  连班都没得上,饭都吃不饱
  房都没得住,更别说娶老婆生孩子
  还去奢谈什么社会责任感
  
  如果我一定要去奢谈,那么
  在这个国度,只要我说出这几个字
  人们马上指着我说“一个傻逼”
  
  那些喊着社会责任感的家伙
  他们肆无忌惮地挥霍纳税人的钱
  以建设社会、服务人民的名义
  把国库当成自己的钱袋
  过着富裕的享乐生活
  年轻的美女成了他们包养的二奶
  别人的老婆成了他们包养的情妇
  清晨醒来,到新闻发布会去
  高喊着就业形势一片良好
  喊着贫富差距越来越小
  喊着人民过上了小康生活
  社会责任感是喊出来的吗?甚是悲哀
  
  我想起雷锋,想起最美老师张丽莉
  想起最美司机吴斌
  想起家乡那遍野的稻谷
  我心中顿时获得一丁点慰藉
  一丁点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2ea23becd0d9ee9438928ae8ef857390查看全文>>

《闺女啊!要嫁就嫁去洋浦吧》

  
  
  闺女啊!要嫁就嫁去洋浦吧
  妈妈总是这样劝告着闺女
  掘强的闺女总是搬出她的姐姐
  为何当初反对大姐嫁去洋浦
  如今,却要巴不得我嫁去
  
  闺女啊!旧洋浦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甘蔗种不了,水稻长不成
  土地贫瘠得只看见石头,仙人掌
  人们唯有靠打石以养育家庭
  这样困苦的境况
  妈妈怎忍心把女儿嫁过去
  
  如今,贫瘠的土地被开发,建立工厂
  造纸厂,炼油厂,巨型的轮船
  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竹般崛起
  每家都获得丰厚的土地赔偿款
  家家搬进宽敞的房屋
  每个月还有大米的发放
  
  打工仔打工妹从外地回到家乡
  人们不再数着打了多少石头
  欢天喜地地步入工厂去上班
  下班回到温暖的家中
  每天过着其乐融融的家庭生活
  
  闺女啊!要嫁就嫁去洋浦吧
  听妈妈的话,别说妈妈势利
  你往后要面对的是生活中的现实
  不听妈妈话,吃亏在以后
  可她的闺女心中早已住进别人
  任随着妈妈说得有多精彩
  也不能改变她坚定的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8d1f09c8df4f8a418d705c992f601949查看全文>>

十一月,悲风在吹打着那些稚嫩的花

  
  
  1
  
  十一月,她凸起的肚子再也无法隐藏
  对此,她的父亲勃然大怒
  母亲问神问鬼,究竟前生造了什么孽
    
  为何一个十八岁的姑娘,豆蔻年华
  瞒着父亲和母亲去偷吃禁果
  犯下了如此难看的家庭丑事
  是谁干的好事?是哪个可恶的家伙
  经过父亲不断地拷问
  女儿终于说出了她不幸的遭遇
    
  2
  
  那是在春意盎然的四月
  凉风习习,午后的阳光暖和、暖和
  她挑起家人换过的衣服到古井边搓洗
    
  古井,在村外的田野上
  一条冷清,曲曲折折的小径通向它
  由于家里贫困,没钱在家中打井
  每次挑水、洗衣都得到古井去
    
  整个村庄,就她一家还在使用井水
  别的家庭都在自家挖井
  十五岁那年,她便缀学在家
  洗衣做饭,到田野里耕种庄稼
  她的勤劳、善良在村中有口皆碑
    
  3
  
  就这样一个少女,在那个午后
  当她在古井边洗好几条衣服
  同村的一位四十有五的男人
  尾随其后,到古井边洋装着给她打水
  并与她一边搭讪,一边调戏
  偶尔还对她说些不堪入耳的言语
    
  如同圣经里说的那条蛇
  拐弯抹角,花言巧语地把夏娃诱惑
  使得她偷吃树上的果子,失掉乐园
    
  但不管他怎么说,语言何等下流
  善良的少女不为所动,默默地洗衣
  他见少女软的不依,便露出他的面目
  像饿狼遇见绵羊,强行把她拖到草丛中
  田野里静悄悄,凉风款款地吹来
  他对她又是蹂躏,又是糟蹋
  扬言着她说出去就杀掉她的全家
  青青的草丛里掩盖着他的罪恶
    
  4
  
  当魔鬼得到一次的发泄后
  每当她到古井边洗衣,或是在田野里劳作
  他像撒旦,像幽灵一样出现
  人类的丑行总是循规踏距、无处不在
    
  时光流逝,青青的草丛已变得凋零,散乱
  十一月,她凸起的肚子再也无法隐藏
  父亲与母亲听完女儿的遭遇
  悲痛万分,把那罪恶之徒告上了法庭
  魔鬼早已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十一月,悲风
  仍在吹打着那些稚嫩的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3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9fdcef038650a7bcfae4deef345f6a7b查看全文>>

一首奇怪的诗:人民币

  
  
  都说人民币是人民的
  可我找来人民币看了看
  
  一百元里没有人民
  五十元里没有人民
  二十元里没有人民
  十元里也没有人民
  五元里没有人民
  一元里也没有人民
  五角里有两个人民
  二角里有两个人民
  一角里有两个人民
  
  有人民的人民币
  加起来一共八毛钱。
  呵呵!可见
  真正属于人民的人民币
  大块的都去哪儿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a19d820fad6c2f3c2c55621f91904cf4查看全文>>

白马井春天的故事

  
  
  
  当我回王五镇的老家时
  村中的人们都在诉说着马井的巨变
  从王五到马井,十几里路
  印象中,马井的人们以打渔为生
  三面环海,四季如春
  沐浴在清幽春风中的马井
  沉睡的马井,簡單而宁静
  人们自由地生活在大自然的怀抱中
  
  如今的马井给人以美好的向往
  眼下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发
  一座大桥,把马井与洋浦连接
  从此,马井从沉睡中醒来
  洋浦与马井,形同手足
  不在忍受着隔海相望的分离
  一个工业区,一个人文居住区
  
  机器的轰鸣声,轮船的嘶叫声
  人们沐浴在翻天覆地的变化中
  四面八方的人们涌向这里
  桥梁要建起,马路得修好
  改造山,改造河,建造新家园
  人们在欢声笑语中诉说着
  在这片热土上诉说着春天的故事
  
  
  (注):马井,旧称:白马井,位于海南岛儋州市西北部白马井镇,是海南省重要的港口城镇,白马井古迹主要景观有"白马涌泉"和伏波将军庙。传说汉代英雄马伏波将军南征时,因将军的白马用蹄刨沙涌出清泉而得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66671&articleId=e995ede496477aee8dc422903f9d4d7c查看全文>>
共7页/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