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在风中天涯名博

时间有多辽阔,风有多辽阔;空间有多辽阔,风有多辽阔。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058266
  • 开博时间:2004-10-20
  • 博客排名:第1424位
最近访客

许荣波

2017-09-27

dafa830215

2017-09-06

洪忠佩

2017-08-0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8月2日 婺源记

  

登篁岭,准备晒秋啦!

 

8月2日 婺源记

 

8月2日 婺源记

 

分类:碎影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8月1日 婺源记

  

八月一日,在婺源。

岭脚村,见识几种民间吃食——

 

8月1日  婺源记

(当地叫灰汁果)

 

8月1日  婺源记

 

分类:碎影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造梦人》

  

一篇约稿,《教师博览》文摘版2014年8期“情思”栏目——

 

《造梦人》

 

 

 造梦人

王 芸

 

暑热,蝉声在窗外扯起连绵不绝的音幔。我端坐在茶几前,面前是红色米字格毛边纸,翻开的《九成宫》或《曹全碑》帖,浓墨的香在鼻尖氤氲,像一只温柔的手指慢慢抚平了躁动的午后时光。我端正身姿,一笔一划,笔锋提起,按落,起承转合,优柔回环。常常,一消磨就是一个下午的时光。如果说,多年后我还有提笔挥毫的兴致,带着几分忐忑将墨字展示于人的勇气与资本,都拜那段时光的赐予。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遇到至少一个造梦人吧。特别是,青涩年华。

十年、二十年后的重聚,所有的中学同窗还记得杨文轩老师。伴随着这个名字,墨香萦绕的气息扑面而来。那些蚕头燕尾的笔画,那些

分类:散 文·金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谢与祝福

  

 

终于落心。祝福戈,前路美好!

感谢一直以来给予关心和帮助的朋友,尤其是最最辛苦的老爸老妈!

 

感谢与祝福

 

  

感谢与祝福

分类:杂 说 | 评论:0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

  

先后忙完生活中两件大事,无暇他顾。一抬头,猛然发觉一年已过半。

感谢一直鼎力支持的亲人、师友、同事!谢谢你们!

 

今天再签一合同,不过这次有点特殊。

开始埋头工作,工作……

 

……

分类:碎影 | 评论:1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写张爱玲一书将出台湾版

  

编辑告知,我写张爱玲一书向台湾输出了版权。此为刚设计出的封面(觉稍有些艳呵),预期年内会出书.

 

我写张爱玲一书将出台湾版

 

我写张爱玲一书将出台湾版

 

分类:倾城张爱玲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评论:文学是一把剃头刀(关建华)

  

文学如一把剃头刀(《当代小说》201312期)

关建华

 

    生活就像这片伤痕累累的大地,我们在麻木的掩盖下苟且地活着,然而文学作品却偏偏要做脱掉生活外衣的“凶手”,执着并残忍地挖掘生活的本质,讲述人生的坎坷,体验途的绝望。

    “那么,脱掉它,跳一个吧。”姬中宪在小说《单人舞》(《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中以这样一句话结尾,也正体现了文学撕开生活面纱的作用。《单人舞》讲述了一个极度巧合的故事,主人公准备开车去上班却发现没带车钥匙,回家取钥匙又发现家门钥匙被自己锁在车里面,更巧合的是手机也没带,还穿着一条只带一块七毛钱的睡裤。“车门和家门,互相锁住了对方的钥匙”,这是一个闭合的循环矛盾,至此,主人公踏上了寻找钥匙的 途。首选想起的是存在信箱里的备用钥匙,后来才发现备用钥匙开的只是楼下大门的锁,“一把无用的钥匙,开了一把不存在的锁”。之后主人公想借电话打给准备上飞机去香港的妻子求助,但是自己没带手机,门卫的电话不能用,打公共电话钱又不够,去五金店老板娘那借电话又受了冷落。辗转多次终于借到了电话,对方是无法接通。找到开锁公司后又陷入了“有身份证才能开锁”、“开锁后我才能拿到身份证”这样的死循环。主人公在他原来以为熟悉的城市却无法找到一个能够给予帮助的人,此刻“他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求助无望的时候,他决定打碎车窗取钥匙,却被破楼中抗拆迁的人误当做敌人暴打一顿,报警又被警察怠慢。主人公在一系列困窘的折磨下慢慢陷入对生活的绝望。“他想,他再也不要对这个世界如此配合了。”他手持铁管冲上破楼准备报复殴打他的人,却被设计困在了没有楼梯的六楼。如果先前是对生活的绝望并转向疯狂,此刻他的疯狂却被现实置于无处着力的失重时空。主人公想尽各种办法一层一层地向下跳,每跳一次骨折就加重一次,等再次回到熟悉的陆地,“他只剩下一条内裤”,“输得干净、彻底”。最后,主人公拖着骨折的腿爬上高架桥,走了一夜,来到“我”家,给“我”讲了整个故事。小说中涉及到破碎的爱情,冷漠的人情,虚伪的友情和尖锐紧张的政群关系,灰色调的叙述中夹着自嘲的冷幽默。最后出现的“我”只是一个虚幻的我,出现的突兀又合情合理。“我”只是代生活讲述这样一个故事,讲述主人公这一天之内的 途经历。

    脱掉生活外衣的还有刘照如的《果可食》(《十月》2013年第5期)。小说执着地探寻父亲当年南下掉队的原因,揭破了家人精心编织的谎言,这个谎言埋葬了痛苦的往事,支撑着贫困的生活,维护着可怜的尊严,保护着现有的爱情。当知情人都去世以后,谎言才真正梳理清楚,上一辈人所遭受的生活与内心的双重苦难才慢慢清晰,给人以长久的沉思。李铁的《送别宴》(《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写的是都市小人物生存的悲哀。以送别宴上敬酒的顺序逐一引出他们与主人公赵青青之间的纠葛。送别宴上的恭维奉承与日常工作中的勾心斗角形成了巨大反差从而揭露了人际关系的虚伪。虽然赵青青最后以升迁的谎言逃离了那个压抑的工作环境,只是她的未来在哪里?这难道不又是一段 途的开始。We陷入这样一个虚伪的生活里,等待现实将残酷呈现给我们,途经多少坎坷才能看清这是一条 途。李惊涛在《蝴蝶斑》(《钟山》2013年第5期)讲述了一个叫艾子女孩因长了蝴蝶斑失去了“工作”,吓跑了婚姻,最终嫁给了一个瞎子的故事。“我”少年时曾爱恋她,承诺长大后娶她,可到最后我竟然将要遗忘掉她的存在。《We的爱情》(《十月》2013年第5期)中丈夫因不满于麻木的生活所以离婚再娶,寻求“真正”的爱情,但是他对这份新的爱情真的自信吗?文中结尾的疑问像撕去了最后的遮羞布,让生活的真实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刹那间一片寂静,无人能回答。徐则臣的《看不见的城市》(《北京文学》2013年第10期)直面生活的悲惨,描写了一对民工因打电话互不相让,发生打架致死的悲剧。解开幕后的故事,发现打与被打的人原本都是好人,只是生存的压力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轨迹。还有王芸的《摩擦力》(《江南》2013年第5期)、刘宁的《啊,小寇》(《北京文学》2013年第10期)、甫跃辉的《三条命》(《江南》2013年第5期)、吴文君的《小维娜和猫》(《十月》2013年第5期)、刘乙霁的《买花》(《北京文学》2013年第10期)等都是值得一读的小说,用琐事做引,揭露公共秩序掩盖下的无序生活,展现生活道路上的艰辛与坎坷。

    面对生活We也曾反抗。葛芳的《杂花生树》(《钟山》2013年第5期)写陈欢人到中年厌恶了千篇一律的生活和庸俗的丈夫,于是她踏上寻找旧情人的旅途,在火车上却和陌生的男人发生了不应该有的暧昧情事。她清楚男人惯用的调情方式,那种方式让她恶心,却还是用酒精麻醉自己,变成一只故意上钩的鱼。陌生男人利用她发泄情欲,她也利用陌生男人寻找刺激,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欲望。陈欢只是为了逃离麻木的生活而迷茫地寻找出口,寻找旧情人也只是一个虚幻的象征,这种发泄的方式没有一个可以依赖的固定本体。当天亮酒醒,无法面对放纵的昨夜,于是她放弃了对旧情人的寻找,开始又一次逃离。刘庆邦的《后来者》(《十月》2013年第5期)写了大专毕业生祝艺青在北京亲戚家的遭遇。寄人篱下,面对亲戚以“照顾”的名义进行的百般刁难,祝有口难言,最终不辞而别。可这是对生活无言的反抗吗?祝艺青最终还是没有离开北京,而是躲进了地下室的小旅馆。这条 途给人无限痛苦,但因为保存幻想,We仍不舍得离开。生活在继续,痛苦也将随生活一直继续。李为民的《指甲油》(《江南》2013年第5期)以心理医生医治心理疾患为切入点,缠绕和植入了家庭生活的琐碎,亲情的缺失、爱情婚姻的无奈和脆弱。正是由于生活的折磨,杰生才装病进行恶作剧式的反抗,只是这种发泄却伤害了无助的母亲,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发泄口。荆歌的《香如故》中千千带着对爱情的绝望杀害了大康,并用炉香掩盖尸体的腐臭。因爱生恨,扭曲了心灵,这种变态的反抗成了生活的悲剧。生活的悲剧让人发疯,可疯掉的人却又过着正常的生活。那些常理、规矩、条例束缚着正常人的脚步,反而疯狂的人却成了生活中的正常人。计文君的《卷珠帘》(《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叶弥的《独自升起》(《钟山》2013年第5期)、王秀梅《父亲的桥》(《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都写了精神不正常的人,可他们的世界变得单纯,他们不用关心生活的苦难,甚至让一个正常人在一个精神病人面前“感到失败了”。非正常人过着正常的生活,这样一个逆命题让人陷入深沉的反思。

    这些小说无不把生活的苦难——展现给人看,或冷静、或荒诞,像是在铺一条生活的 途。但这条路要指向何方,人生到底有没有希望?

    王大进的《爱的眼睛》(《钟山》2013年第5期)似乎给We走下去的勇气。主人公因与妻子闹矛盾而失手杀死了她,五年牢狱生活之后重新回到小镇,一边寻找一个叫于兰的移植了妻子眼角膜的女孩,一边调查妻子当年的故事。叙述在回忆与现实的交叉中展开,如一部反复倒带的电影,对每一个细节都反复思考,最终对往事的探索以关键人物的死亡而结束,怨恨也随之消失。在这条 途中主人公承受了饥饿、贫穷、私奔、丧子、杀妻等多种痛苦,在一无所有乃至怨恨都消失的时刻,那个叫于兰的姑娘出现了,“有一只手试探着,轻轻拉住了我的手”。“过去的一切都离我远去了,然而却又有一些东西离我很近很近,近在咫尺。”残酷之后的温情文字总给人巨大的安慰

分类:杂 说 | 评论:0 | 浏览: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震颤》收入《2013中国散文排行榜》

  

《2013中国散文排行榜》

主编:周明,王宗仁     出 版 社:北京工业大学出版社       ISBN:9787563937578

 

《震颤》收入《2013中国散文排行榜》

 

编辑推荐

    为了梳理和总结2013年我国散文创作的实绩,中国散文学会在浩如烟海的散文创作中,推荐编选出散文佳作奉献给散文爱好者和广大读者。在编选和评选的过程中,《2013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编者周明、王宗仁坚持艺术性、专业性、公正性和文学的良知

分类:杂 说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倾城张爱玲》(节选五)

  

不早亦不晚,他(她)也在这里

他一人坐在沙发上

房间里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

外面风雨淋琅

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张爱玲

 

 

公寓里新收回的客室呈L形,长长的屋子中间嵌着红砖壁炉。炎樱来了,初冬脆薄淡金的阳光从落地玻璃门里透进来,织出一片迷离光带。两人坐在这光带里说话。张爱玲忽然笑起来,“有个汪精卫政府的官员,写了一篇评论,说我的文章好。”

对于好评,无论说到说不到点子上,她是一概喜欢的。文章发在《杂志》上,编辑将清样寄给她,雪白而薄的清样纸上点缀着大红色的朱批,仿佛线状书一般古朴而雅致,还有字里行间的惊叹之慕,都让她舍不得将清样寄回去。没多久,编辑又有信来,说这作者竟然失去了自由。

这位作者名叫胡兰成。这篇书评却与女作家苏青和她办的杂志《天地》,不无缘起。

苏青也是一位刚在上海文坛冒出头的女作家,本名冯和仪,大学没毕业就奉父母之命结了婚。婚后生活并不幸福,苦闷的她拿起了笔,《产女》、《我国的女子教育》、《现代女性》、《论女子的交友》一系列文章发表在林语堂主持的杂志《论语》上,文风泼辣,言辞大胆。此举大大溢出了她的丈夫可以忍受的限度,两人最终走至离婚。上海沦陷后,她改为“苏青”的笔名,出版了自传体小说《结婚十年》,以她的自身经历为蓝本,写了婚姻生活中种种琐细的矛盾、摩擦与不堪,其中大胆的性描写更是让人侧目。有报刊给她加上“性贩子”的帽子,反而让这本书大卖,直出了十多个版次。她不修边幅,颇有欧美女作家之风格,清俊的长形脸,身材略有些胖,常在旗袍上套一件臃肿的咖啡色绒线衫,上面织着累累的葡萄花串。一九四三年苏青自己创办了“散文小说月刊”《天地》,仗着与张爱玲的友情向她约稿,张爱玲以惺惺相惜之意,也将自己的多篇散文支持给她。胡兰成“初始”张爱玲的文字,就在《天地》上。不知出于何种心情,从不关心别人事的张爱玲,竟跟着苏青去找人说情,希望解救他。

正在南京汪精卫政府谋事的胡兰成,收到苏青寄来的《天地》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号杂志,躺在南京的自家小院中的一把藤椅上翻读。读到《封锁》的开头,不由地挺直了

分类:倾城张爱玲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阅读:朝向“我”的通道

  

今天是世界阅读日,贴一篇关于我的阅读经历与相遇的文章,是去年参加《长江日报》“爱上层楼活动”的演讲稿——

 

阅读:朝向“我”的通道

* 王 芸

                                                               

我们每天都在生活,在看这个世界,但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处在生活和这个世界的表面,而阅读,是让我们潜入表层之下,向着生活与世界的内部逼近的通道。这通道四通八达,岔路口无数,恍如迷宫。也许,永远也不能抵达我们心目中的目的地,但阅读避免了让我们只是肤浅地浮游在生活和世界的表面,满足了我们对真相的好奇心和探求欲望。到最后,我们会发现,我们进入的其实是自身的内部,是在一步步向着生命最核心的地方靠近——弄明白“我”是什么,“我”从何而来,为什么存在,又向何而去?

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这是迄今我通过写作和阅读抵达的一点认识。我们阅读,是想看看他人是怎样生活,怎样看待、定义、解读这世界,怎样认识他自己,但读得越多,我就越深地感到,处处有“我”的影子,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在散文中我书写自己,写我看到的、听到的、感受的、思考的。在小说中我写了许多看起来与我的人生毫不相干的人物的命运曲折、内心明暗,他们的疼痛、隐忍、坚持、拒绝、忧伤、歇斯底里、悲恸、绝望、愤怒、漠然、虚无、疯狂,像《黑色的蚯蚓》的樊松子、《虞兮虞兮》的余熙、《大戏》的栾其凤、《嘘村古树》的但老汉、《红袍甲》的刘玉声、《墨间白》的田飞白、《铸剑》的孟师傅、《日近黄昏》的老全、《年祭》的孟余、《第六指》的关宇、《与孔雀说话》的老顾、《江风烈》中的苏北放和他的三个女儿苏一一、苏二二、苏三三,等等,看起来我可以随意摆布他们,编排他们的命运沉浮,但写得越多,我就越深地认识到,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人”,所有他人都是你自己。

说到底,阅读和写作一样,是通向生活和世界核心,是朝向“我”——你自身内部的通道。

分类:杂 说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听季~

  

 

 我写张爱玲一书的有声版。追听两月,日日更新,终于曲终。谢谢朗诵者澜潭!

http://t.cn/8swCs62

 

 

收听季~

分类:倾城张爱玲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年,做过的食物实验~

  

这些年,做过的食物实验…… 

 

 

用家用电高压锅做蛋糕——

 

这些年,做过的食物实验~

 

这些年,做过的食物实验~

 

分类:碎影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师博览》原创版2014年第3期目录

  

《教师博览》原创版2014年第3期

  

博览人语                                       

教育,需要坚守           俞永军       1

 

叙   事                                          

因为慈悲,所以懂得               蔡莉莉       4

弯下身去,捡拾一路芬芳                姜   锋       6

我和我的Q友们                邱昌勇       9

“我终于及格了!”             姚彩霞     11

揭掉你身上的标签                  侯登强     12

分类:杂 说 | 评论:0 | 浏览:4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写张爱玲一书片段的有声版(朗诵者:澜潭)

  

 

 

澜潭先生朗诵的,我写张爱玲那本书的片段。不断添加中——

沉郁的声音,妥帖的处理,专业的朗诵,美极,好极。

想听的朋友可移步“喜马拉雅 听我想听”。地址:http://www.ximalaya.com/#/2888905/album/240852/

 

 

 我写张爱玲一书片段的有声版(朗诵者:澜潭)

 

 

分类:倾城张爱玲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细节的力量——读后》(徐至伟)

  

 

 

徐至伟老师是我在报社工作时的老师,也是我的大姐。初到报社工作时,分到《周末》编辑部,在徐老师麾下。部里的五员大将都是能人,个个采稿是一把好手,特写、通讯常常拿奖。那时还沉浸在文学梦里的我,跟着他们跑新闻,那种职业性的敏感,那种敬业的态度,那种认真的劲头,搭建起了我对新闻行业的最初认识。在《周末》磨练了一年后,我转入一直心仪的副刊部,可最初那段经历却成为生命中有益的滋养。

多年后,我成为新闻编辑室的一员,编要闻版,那时徐老师在晚报做副总编,常常是相伴值班到夜深。她身上有着我至今无法企及的对新闻的挚爱,而我,对文学比对新闻始终要多爱那么一些些。但这不妨碍,每次我有作品出来,她都会和几位好姐妹齐聚西餐厅,边聊边议,总是对我鼓励多多,哪怕我已远在异地。

一路走来,我的坚持,我的未曾放弃,她们的这份关注与扶持是一种隐形支撑的力量。

犹记得那年在北京学习,正好去北京看望儿子的徐老师特地叫我去她家中,让我吃了一顿地道的家乡菜……如今分隔两地,见面机会极少,但我知道,我的每一分努力,她们都会看到,会一如既往地为我喝彩。谢谢!

 

 

细节的力量

——《江风烈》读后

徐志伟

作家王芸的文字有如一位优雅的少妇。那种惊艳的美,会让人回眸凝神,浮想联翩。即使是写枯燥的历史,她也能出神入化,赋予特有的灵性与清香,让人读后手不释卷,回味良久。今天捧读她的长篇小说《江风烈》,仍深深感到了这一点。

《江风烈》展现的是波澜壮阔中小人物苏北放、柳真如一家三代人的命运,通过他们的故事,真实呈现历史、文化、风俗、民情乃至一个时代之变迁。作家以细腻的笔触勾勒了反右、四清、文革、改革开放等每个历史结点中,主人公或坎坷或离奇的境遇,读来感人肺腑。

比如,写柳真如的养妈看上了苏北放,想让他做女儿李子露的对象,可苏北放与柳真如却互有好感。柳真如尽管在心里告诉自己

分类:江风烈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