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在风中天涯名博

时间有多辽阔,风有多辽阔;空间有多辽阔,风有多辽阔。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58253
  • 开博时间:2004-10-20
  • 博客排名:第1424位
最近访客

许荣波

2017-09-27

dafa830215

2017-09-06

洪忠佩

2017-08-0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文艺报》推介《与孔雀说话》

《文艺报》2015年8月28曰鲁院专刊“桃李天下“栏目,系新作快讯,推介《与孔雀说话》

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5-08-28/82771.html

 

 

 

《文艺报》推介《与孔雀说话》

 

 

 

《文艺报》推介《与孔雀说话》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羽毛》(下)

 

羽毛(下)

* 王 芸

 

陈小凤的女儿女婿回来了,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还带着亲家母。

两居室的屋子,加一个人就显得有些紧巴巴了,转个身子都要小心翼翼。床也不够睡,陈小凤和亲家母挤在一米五的床上,听着身边人辗转来辗转去,整夜睡不了个囫囵觉。女婿有些不好意思,悄悄说,妈委屈您了。陈小凤不好说什么,看亲家母确实一副神思恍惚的样子,眼泪含在眼眶里,再想想自己刚离了老赵那段日子,还能说什么呢。

女婿悄没声地在附近租了个小套间,厕所是三家公用的,说晚上自己住过去,陈小凤可以和萌萌睡一床。陈小凤一听这哪是个事啊,就说自己住过去。可女儿心疼她,不依。又没有让亲家母住过去的道理,她人生地不熟的,又在伤痛的关口上,女婿自然也是不放心。女儿女婿在她和亲家母面前装作没事的样子,其实她知道,小两口暗地里为这事在闹别扭。

转天,陈小凤闷声不响地清了一套被褥,收拾了几件衣裳,还有快收尾的织给亲家母的毛线活儿,女儿买给自己的动都没动的貂绒毛线,叫了个三轮车一起搬到租屋门口,这才给女婿打电话。女婿一脸愧疚的表情,闷头将东西搬进屋里。一切收拾妥了,陈小凤才给女儿打电话,“别怪祁兵,我和你们一起住了这么些年,也想清静清静了,反正隔得近,过来过去的都方便……”

女儿在电话里头哭,陈小凤安慰了一阵,总算是安妥了。她知道女儿心疼她,可她也不能让女儿女婿为难。一个人搬出来,嘴上说没事,可孤零零面对满屋子的陌生,原本觉得圆圆满满的日子突然间有了个豁口,冷风嗖嗖地直往里灌。她对自己说,没事没事,过过就习惯了。什么样的日子不能习惯呢。原来她以为离了老赵就没法过了,不也一样走过来了。

朱春花连着去了两次孤儿院。小花病了,拉肚子,发烧,吃了药安静地躺在床上。朱春花坐在床边握着她的小手,这孩子长得像她女儿,眉毛像,鼻子像,就是嘴巴薄一点小一点,上嘴唇上有个小豁口。她给小花剪了齐流海,小花捂住嘴笑的时候,那样子就更像了。

也是宋羽将她引到这里来的。对宋羽,她有说不出的感激。这个高高瘦瘦的女孩,恐怕是她见过的最固执的人。第一次出现在她家门前时,她还以为宋羽是个没毕业的大学生。说实话,她不明白宋羽为什么要帮她,她们无亲无故,仅仅因为报上的一条报道,宋羽就慷慷慨慨地伸出了手。她在心里怀疑过他,警惕过她,拒绝过她,每天报纸上有多少关于上当受骗的报道啊,如果不是宋羽一次次主动来找她,固执地要帮她,这根线肯定早断掉了。人这辈子遇到那么多人,有多少不是擦肩而过或者半途断掉了。后来她才知道,宋羽创办这个“幸存者联合会”,是因为她失踪的男友。

在一次独自出行后,男友再没了任何消息。宋羽尝试过千百种方式寻找他,在一切可以登载寻人启事的媒介发布消息,不放过任何可能的线索,跟踪每一条户外路线的讯息,追问任何一个可以联系上的人。可是没有,那个活生生的人像是水汽蒸发了一样,再无任何消息。人们有很多种猜测,小宋却只相信一种:他迷路了,他正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他需要她的召唤。

这些年,她从未放弃过对他的召唤。陆续地,也收到了一些反馈的信息,有热心人寄来照片,或发来邮件,在QQ上留言,比如,在某个偏僻小镇突然降临的一个陌生背包男人,路途上孤独行走的年轻男人,坐在路边喝啤酒的有着满面络腮胡子的男人,打扮怪异的独宿在大桥下的男人,昏迷在路边的戴墨镜的男人……不是,他们都不是宋羽要找的人。

宋羽一度陷入崩溃的边缘,他一定知道她还在傻傻地等她,为什么不发来一丝消息,为什么那次出行前不告诉她去向,甚至没有告诉她为什么要独自上路。她想不明白。乔医生告诉她,“助人自助,你如果真的想坚持到有他消息的那一天,就去帮助别的需要帮助的人……”

“幸存者联合会”首先在网络上诞生,有人因为好奇来叩门,有人因为无聊来探听,有人因为恶作剧来骚扰,还有人攻击这是一个伪装的以卖淫为盈利目的的“性联”,表面堂皇内里肮脏,风风波波,宋羽都承受住了。网络太过虚幻,她开始在身边寻找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从报纸上寻找线索,她遭到过拒绝,猜疑,辱骂,被人叫神经病,可最终,还是有那么几个人选择了相信她。八年来,来一些,走一些,最后就剩下这固定的几个姐妹,她们抱成团取暖,感受彼此的体温和心跳,如同没有血缘的亲人。

从孤儿院回来的时候,朱春花去批发市场买了两斤毛线,想拜托陈小凤给小花织一套毛衣裤,前年织的那件毛衣已经吊在孩子腰上了。她告诉小花,有个阿姨正在帮你联系一家医院,可以免费为你治疗兔唇,只需要做个简单的手术就

分类:小 说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羽毛》(上)

小说《羽毛》刊《长城》20152期,《长江文艺  好小说》(选刊版)20156期选载

 

*王 芸

 

今天的治愈课是看电影,《悲伤电影》。电影是乔麦推荐的。按照乔麦的理论,看电影是一种基于移情的有效心理治疗途径,让人沉浸在别人的故事里流泪,欢笑,愤怒,泪是你的,笑是你的,怒是你的,但电影里的故事丝毫不会撼动你的生活。你是安全的,在故事之外。

“人的幸福感是在对比中产生的”,正是基于这一理论,乔麦推荐的电影都与生活贴肌贴肤,无外乎两类:悲剧或喜剧。前者让你感慨“我们比他们幸福”,后者让你感叹“有什么理由不多笑笑呢”。

电影不错,看到“分手代理”河锡站在辉灿妈妈病床前,说出小男孩辉灿的委托语:辉灿不想离开你,珠荣女士……在场的四个人哭得稀里哗啦。满屋子窸窸窣窣的抽泣声,一直持续到片尾。

宋羽关上屏幕,按亮灯,四个人照例围坐在一起,聊聊。并不聊刚看的电影,而是各自的生活,最近遇到的难事、破事、乐事、傻事、丑事。电影只是一味药,药效自会在每个人心里弥散,即使聊,她们这几个人也聊不出多大的深意。八年时间,来一些,走一些,最后就剩下这么几个铁杆成员,性情各异,层次参差,却像随着时光机不断扭绞的几股绳,也像陈姐手里总没断过的毛线活儿,越绕越紧,越绕越长。每月固定有两天,是她们抱成团绾一个结的日子。别看这一个个结,让看似漫长得没有尽头的时间被隔成了一段、一段,日子就没那么难熬了。

闲聊会照例由宋羽主持和记录。她一握起笔,屋里就安静了。花瓶里那束野菊花在灯光下散发着清寂的气息,仿佛不肯跟这屋子里的一切妥协。这是她上周末在梅岭采的。关一芹每次看见这瓶里的花,就说太寡冷了太隔涩了,“你这屋里要摆那种热烈点的花,活泼点的花,颜色像我这衣服一样鲜亮的花,养眼养气养心,知道吧崽。”她总说下次给你带束花来,又总是进了门看见花瓶才想起来。

只静默了几秒,关一芹攒动两眉,咧开大嘴,“干脆,我先来段新学的肚皮舞,热热场子吧。”“又学新手艺了?”“是啊是啊,活到老学到老嘛。”“难怪关妹今天一拐进巷子,那动静就震了满街的人。”

“郎样,陈姐看见唼?”“关妹,你那随身听放的哂哩音乐,印度的?那个闹腾。加上关妹那身打扮,黑礼帽,卡腰马夹,大红满花撒腿裤,从巷口轰轰烈烈地走来,啧啧,那气势。回头率百分之百。”

关一芹低头在解马夹,有颗扣子新补的,大了,费老大劲才从扣眼里挣脱出来。她脸上始终挂一团骄傲又羞涩的笑,这时猛地抬起头,两朵眉毛攒得像山峰那么高,双手含住劲,牵住马夹往外一展,“哇——”,其余三双眼睛都定住了。

一节白白的肚皮,带着颤动的肉感,在舞服、舞裤间喷薄欲出。舞服、舞裤被撑得满满实实,上面缀满了晃人眼睛的亮片、珠串,关姐两手扶腰,将身子抖一抖,它们就像无数小波浪在大红底色上翻滚,缭乱而热烈。就在大家转不动眼珠之时,一阵异域风情的乐声轰然炸响,涨得狭小的空间快要裂开来。一团红影子带着一道醒目的亮白,开始抖动起来,小波浪们争相搅起一股股细小的旋风,空气瞬间变得热气腾腾。风越来越密,越刮越紧,直逼得屋里的人感觉快呼不过气来,不知是谁先鼓起掌,接着“噼噼啪啪”响成了一片,缭乱地击打着节拍。

乐声戛然而止,一个优美的谢幕动作。大红海洋上的那抹白浪花,还在起伏汹涌。满身的小浪花也在雀跃欢腾。细密的汗珠从关一芹的额头、鼻尖上渗出来。

“关姐,学多久了?”“今天第六天,这里完事了,我还要去上课。”关一芹拿毛巾抹额头,抹脸,再抹抹还在颤动的白肚皮,“据教练说,不消一个月,这里就平坦如平原了。”说完咯咯咯笑起来,白浪花和小浪花们又起劲地翻涌起来。“陈姐,最近在游吧?”

陈小凤手里的棒针停了停,撩一下线团,一黑一绿两股线,像是一件毛衣,织了有半截身子。“没。”

“怎么?”几个人的眼睛都聚到她身上。“队里的老方刚走了。”

几个人的目光收回去。关一芹拿手摩

分类:小 说 | 评论:1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雀替》(下)

雀替(下)

王芸 

 

  

   陈思一直没有回过县城,因为他根本没当它是故乡。实际上,他五岁那年随父亲母亲迁来这里,待了十年,感情不能说没有,他却没法承认它是故乡。洪流不认这个理由,他三番五次鼓动陈思回故乡实地看看,帮他在古村设计规划上把把脉,却没能说动陈思。

    那天陈思正在画室作画,接到了一个电话,陌生的号码。迟疑一下,他按开来,极富特质的声音,是陈念。

电话这头的陈思,脑子里出现片刻的短路,他握着渐热的手机“咿咿呀呀”一味应着,直到挂机,才反应过来,陈念约他“五一”一起去玉村。

    陈思知道这一定是洪流的主意,可是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无从拒绝。

    看起来,陈念对玉村很熟悉,当然了,那是他真正意义上的故乡,是他在之中怎么走动都不过分的家乡。不像陈思,做了逃兵。

    洪流开车,车上就陈思和陈念。陈思借口前夜熬得太晚,一路上都在打瞌睡。眼闭着,心却开着,他听见洪流和陈念在商量古村包装方面的事儿,似乎由陈念牵线,已经着手将好几幢别处的老宅整体迁移过来。陈思跑过不少省内省外的古村,哪里的老宅价值巨大,哪里的老宅形制独特,哪里的老宅有可能出售,哪里的老宅便于迁移,他心里有本细帐,这让洪流省了不少工夫。其中一些老宅是以危房的名义给买下来的,有陈念这样的专家做的鉴定,洪流出的价格自然划算。还有一些老宅子,眼见得一天天在朽败在坍塌,宅主呼吁保护,却不知从何下手,老宅修旧如新可不是个容易事儿,需要资金需要技术需要人力。一个村子一旦有几幢这样的老宅,村干部就发了愁。洪流托陈念出面,买下其中一幢,资金可以用来整修另外几幢老宅,而陈念可以提供技术支持,洪流可以提供人力支持,这样三道难题一同解决了,村干部自然乐于从中撮合。还有一些老宅是老辈不舍,晚辈却急于出手,深怕老宅老朽得卖不出好价钱了。也有早已无主荒置的老宅,破是破点,但用心修整一下,面貌也可焕然一新。按洪流的说法,现在做旧工艺已经大大进步了,一座半颓的老宅可以修整得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假难辨,游客根本分辨不出哪里是真哪里是假。

    似乎陈念是出于老宅保护的目的,他心疼那些日复一日被时光风化的老宅,不忍心看着他们毁在不懂维修和保护的村民手里。而洪流是从打造古村生态景观考虑,打算将玉村建设成一个全国知名的景点,而且他冀望以这个项目拿到一笔政府的古村保护扶持基金。两人目的不同,但配合起来相得益彰,一个有学问,一个有胆识,一个有技术,一个有财力,一个严谨,一个敢干。

    陈思对此兴趣不大,他的思绪一直停留在别的地方。

   &nb

分类:小 说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雀替》(上)

 

l   王 芸

 

      陈思将洪流介绍给陈念时,没想到会引致这样的结局。  

      时隔多年,他还清楚记得,那个荷香四溢的午后,他和洪流走进会场纯属一时兴起之举。他们沿渺江岸边走了一个来回,该议的事,该说的话都已说完,急于让两腿和身体放松下来,祠堂里传出的声音引起了陈思的好奇。这声音经过扩音器放大出来,带着某种似曾相识的特质,先于意识唤醒了回忆。

祠堂里临时摆了十几排椅子,将原本有些空荡的一堂两厢填满了。午后的阳光从天井口斜铺下来,迷离了视线,也拉伸了空间感,让讲座者仿佛坐在迢远的渊深处,面目模糊不清。他俩在最后一排坐下。陈思仰起头,不费力气地看到了讲座者所说的雀替——安静地栖在梁下,厚而庄穆的雀替,上面起伏着龙纹、蝠纹、花草纹,素朴而精致。他一动不动望了良久,视线被阳光晕染得愈发迷离,可是响在耳边的声音十分清晰,清晰得仿佛正从耳膜上跃起。他带着几分狐疑,将视线缓慢下移。远处,依稀是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的轮廓,微胖。

讲座近尾声,当讲座者站起身来做最后的结束语时,陈思透过迷离的光线基本认定,他就是少时伙伴陈念。

“等等。”他示意欲站起身的洪流,抱臂坐看听众流流沓沓地从身边走过。祠堂很快恢复了空荡,一排排空椅更加重了这一感觉。陈思面带意味深长的微笑,无视洪流询问的目光,坐等那人从渊深处走出来。

“陈念!”他的声音大得惊动了光路中的万千尘埃。对面那人迟疑了一刻,“陈思?”

除了戴一副厚度不小的眼镜、脸胖了一圈、两鬓添了不少斑白,眼前的陈念与记忆中的契合度还是相当高的。两人先热情地拥抱在一起,怀抱里的厚度不禁让人感叹人是物非。当年那两个细瘦条、四处晃荡的少年,如今都有了中年体态。陈思还好,陈念已隐约有了中部崛起的迹象。

“你兄弟?”洪流热情地向陈念伸出双手,问陈思。陈思摇摇头,又点点头,与陈念对视一笑,“等同兄弟。”

实际上,陈思与陈念有二十年没见了。但少时的气息清晰如昨,如同陈念的声音被刻印在了他的耳膜上。这声音,在县城时曾被人唤作“鸭公嗓”,以致陈念一度抿紧嘴不肯轻易开口,如今听来,却有股成熟男人的沧桑味道。

原来陈念是来参加一个全国古村落保护现场会的活动,明天一早就转往他县,等他再返回这里时,陈思的美术写生班已经返城。两边的活动只有一天的重叠,赶巧撞见了。

时间宝贵,陈念推掉了主办方的宴请,三人找了一处小农庄,坐在潺潺的溪流边,一架丝瓜藤下,把酒话今昔。三瓶农家自酿的水酒下肚,陈念的面上铺了满腾腾的红,陈思面上却是越喝越白,与当年一模一样。

当年,他们没钱买酒,就偷了父亲的散装酒装在输液瓶里带出来,再往酒壶里掺回水。父亲奇怪这酒怎么滋味寡淡的,他们在一旁搔着头皮装懵懂,说怕是开了盖后酒精自个儿挥发掉了,还真糊弄住了父亲。可酒实在经不得一再掺水,偷出来的酒也越来越不像酒了,他们喝着都觉不过瘾。最后还是被父亲发现了,一个扯出另一个,结果都被扯着耳朵拎回了家。

陈思还好,多少酒下肚,脸皮都不会出卖自己。陈念不争气,一点点酒下喉,脸就赛了关公。他不敢回家,几个人就陪着走或骑上五里路去长河边,在河堤上齐刷刷坐一排,晃荡着两腿,看见有妹子经过,就拼命飙口哨,嗷嗷怪叫成一片。夏天人稀的午后,或是无人路过的夜晚,几个人百无聊赖,摸下河踩水,打水仗,吼歌,冲着虚空嗷嗷啸叫,顺带捉几尾鱼,回家好糊弄过关。

那时,父母们忙着单位学习,搞斗争,参加各种清查,学校里虽然恢复了上课,可每天下午放学很早,加上星期天,总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供他们厮混在一起。在小县城的大街上晃荡太显眼了,一不留神就撞见了谁谁的父母亲,他们将阵地转移到郊外的玉米地里,几个人借着玉米梗的掩护,或坐或躺,一顶荷叶遮阳,酒喝得口干了,就扯下一个玉米棒子,或到附近田里摘西红柿、黄瓜解渴,也架火烤过鱼、田鼠、知了、麻雀、蛇。

“那真是一段快活日子!”陈思和陈念相视一笑,酒杯子撞响,仰脖喝光杯里的酒,两人又不约而同埋下了头。这样的相逢,这样的夜晚,让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星空下。可是喝再多的酒,也清楚地知道,再也回不去了。一度,他们天真地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过下去,过

分类:小 说 | 评论:1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此生》(刊《散文》6期)

刊《散文》20156

 

  

王 芸

 

死亡派来的使者,想来是风格迥异的。有的喜欢在我们没有防备时不期而至,脚步轻悄如梦之虚幻,不给予我们任何提醒。有时,他真的就潜伏在梦的甬道里,利落地完成自己的使命。

忽然的一个消息,像夏日的急雨,从白亮的天空砸下。雨珠硕大冰凉,惊得灼烫的皮肤情不自禁打个激灵。一个朋友的孩子今天早晨失去了父亲。在转述中,那仿佛只是瞬间的事情,轻易得如同一声从胸腔自然而出的叹息。七八点的光景,这位躺在床上的父亲翻了个身,就被死亡派来的使者牵出了人世。什么都没来得及留下,除了痛苦得茫然失措的妻女。还有这消息一路传播途中,被惊动的熟悉或陌生的路人。我们站在远处,注视着这消息的来路,那混沌未明的隧道,有着吞噬一切的力量。而一种透明的阴影,兜头而下,蛛丝般细密柔韧。被网束其中的我们,隐约嗅到了使者残留在风中的气息。

死亡的使者,究竟对这个仅仅四十来岁的男人说了些什么,他如此甘愿地上路,没有一点点挣扎、反抗、迟疑。也许,他们之间已经有过不止一次对话,不止一次。在此生的路途上,使者的来临不会只是一次,想来,他以多变的形态和风格反复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他的耳语我们听见或者未曾听见。他的眼神偶尔凌厉的一剜,附着于很多事物的表面,却被我们像抹掉尘埃一样抹去。人世间太多的晤面,漏过了我们的知觉,遁入无形。

再前溯几个小时,我和同事正去拜访一位老妇。她独居在一栋楼房的中部,小小的两居室,仿佛被悬置在半空的一艘船,搁浅了她的此生。在老人看来,此生已经太过漫长,她仿佛一个等待使者很久的人,已经走到了恐惧的背面。

今天不早,明天不晚。

这在漫长的此生中凝练而出的短句,被老人时时挂在嘴边,在一抹淡色的笑容中浮起,又沉落。看着老人灰白的头发,干净平和的表情,还未丧失力度的手势,我想象她独自坐在无数个白昼与暗夜的底部,以一个八十七岁老人的眼力洞穿孤寂的黑暗,喃喃低语。像是祈求,又仿佛宣告,更接近于对此生的简短陈述。

老人身后的窗台上,有一帧黑白照片,透露了她年轻时的样子。岁月的雕琢不算残酷。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妇,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在黑白色中定格。那时,大她三十八岁的丈夫,在给予她十年不知是

分类:散 文·金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与孔雀说话》的一则书评

昔日报社同事徐至伟老师写的《与孔雀说话》书评(刊《荆州晚报》2015年6月23日)——

 

(附2014年2月在博客上写的一段文字:

    徐至伟老师是我在报社工作时的老师,也是我的大姐。初到报社工作时,分到《周末》编辑部,在徐老师麾下。部里的五员大将都是能人,个个采稿是一把好手,特写、通讯常常拿奖。那时还沉浸在文学梦里的我,跟着他们跑新闻,那种职业性的敏感,那种敬业的态度,那种认真的劲头,搭建起了我对新闻行业的最初认识。在《周末》磨练了一年后,我转入一直心仪的副刊部,可最初那段经历却成为生命中有益的滋养。

    多年后,我成为新闻编辑室的一员,编要闻版,那时徐老师在晚报做副总编,常常是相伴值班到夜深。她身上有着我至今无法企及的对新闻的挚爱,而我,对文学比对新闻始终要多爱那么一些些。但这不妨碍,每次我有作品出来,她都会和几位好姐妹齐聚西餐厅,边聊边议,总是对我鼓励多多,哪怕我已远在异地。

    一路走来,我的坚持,我的未曾放弃,她们的这份关注与扶持是一种隐形支撑的力量……)

 

遥致谢意!

 

 当代众生相  蕴含大主题

  ——读王芸小说集《与孔雀说话》

 

* 徐至伟

 

欣闻王芸的小说集《与孔雀说话》出版,迫不及待翻开捧读,富有荆楚文化特色的墨香如一阵清风袭来,淡雅氤氲,沁人心脾。书中的13个短篇,或描摹人们在历史文化与现实中的坚守、困顿、迷茫,或书写人们面对社会转型期的浮躁、疑难,既是对现实的拷问,也是对小人物特定命运的关注。一篇篇小说,一个个人物,如同一幅幅绘画珍品,栩栩如生,独具个性,在眼前展现。当然,他们也有其鲜明的共性主题——那就是“荆楚文化关怀”。这个主题,就如镶嵌的珍珠,将活灵活现的众生相一一串起,让其熠熠闪光。

开篇《红袍甲》,王芸便以细腻的笔触,展示出父子俩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京剧的冲突。父亲刘玉声视红袍甲为生命。在他看来,关公戏是圣人戏,关羽穿的红袍甲是中国文化传承的经典,因而每次演关公戏,他从头天夜晚就开始准备:调匀气息,洗澡净身,化妆时不许人打扰……可儿子却不理解父亲的坚守与固执,要借去在街头演商业小品。但现实偏又是那么无奈,当刘玉声的裤脚卡在公交车门缝里,受伤进了医院后,他希望见到的还是儿子,人性的复杂与多元由此可见一斑……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3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与孔雀说话》读评文字

 

关于小说集《与孔雀说话》的读评文字(不断添加中)

 

 

重庆周其伦老师的随读即评——

 

《红袍甲》就让我对作者的文字有了好感,一个昔日的京剧名角,在社会变革中沦落到靠低保度日,纷纭莫测也不改其气节,无奈儿子也因入错行而苦苦挣扎,窘困的日子自然矛盾重重,心态,意识,观念激烈碰撞,火花四溅一地鸡毛,我喜欢这描摹。 

 

《铸剑》同样表达了一种文化传承的意义,一把越王勾践剑链接起古今,更彰显出当下的弄虚作假和唯利是图。”我”购买剑的过程,就是一次良知的叩问其实剑是仿制的,品质的好坏都不是作品所要说的,作者是想从这个故事中渲染出些许炎凉。 

 

《与孔雀说话》  阅读这篇小说我有些沉重,一个贪贿犯罪而赋闲的老干部,在老伴去世后孤独与凄凉,他不愿意到儿子家,续弦之事也无奈告吹,最后不得不与孔雀说话来度过并不开心的日子,公园追求效益的举动剥夺了老人与孔雀的亲密无间,也撕碎了人性良善。 

 

《空中俏》,让我阅读的兴趣愈浓。一乡村踩高翘者,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地走过独特而绚烂的一生,而伴随他艰难前行的,是我们这个时代飞速演进历史。我喜欢作者的叙述,描摹,刻画,烘托,一招一式均展现出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对文化传承的苦苦追踪。 

 

《年祭》,作者的小说文字特细腻,韵味比较浓郁,而此篇却在细节上很下了功夫。当下人们租或者借一个异性朋友回家过年蒙骗父母,已经不是新鲜话题,但孟余和思琪因为参加了年祭,心里的忐忑便无法排遣,这就比较有新意了,作品的命意温暖饱满。

 

《木沉香》讲述的故事仿佛就曾经发生在我的身边,一个做工勤勉为人忠厚的木匠,在社会的变革中变得浮华,变得狡黠,真正是到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地步。作者笔下的谭木匠显然是一个集合概念,表达着作者对当下诸多疼痛断面的忧思,文字很成熟。 

 

《神仙帖》,从”我”在职场遭遇冤屈回老家的心境落笔,刻画了人生旅途的一段奇异,其中求得的黄表纸和芈大头发送的神仙帖,都预示着”我的遭遇”有着不可思议的必然性。好玩的是”我”和芈曾经是玩伴,这帖还灵验吗?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一双大手。

 

 读《交出你的手》我流泪了。说实话,西瓜这个小孩是幸福的,有爸妈和奶奶的爱,但他又是不幸的,因为爸妈离婚了,作者巧妙地架构父亲带儿子两次观摩古尸,循循善诱并和风细雨的满腔真诚矫正了儿子的恐惧也赢得了儿子真心的理解和爱恋,真好。

 

《护城河边的旋转木马》可以说是作者的一次艺术尝试。农民工,留守儿童,环境污染,青少年保护等诸多话题都浓缩在这篇作品里,而且采用了生活在城市边缘地带的孩子的视角,这就多了几分亲和。青子的悲剧绝不是孤立的,这篇作品的疼痛意识很强烈。

 

《大戏》,是小说集的一个篇幅比较长的中篇,作品围绕赋闲的栾其凤渴望组办一场大折子戏的演出,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茵梦纪”推送《与孔雀说话》

 

《与孔雀说话》在淘宝网已有百余家店在售,但这是唯一在书的扉页盖有我的名章的“签名本”。店之名,茵梦纪。

与店主“贝壳”是多年蜜友,前时在京一聚谈及此事。“贝壳”精心制作了页面,于昨日推出~~

敬请关注,支持!

 

茵梦纪  http://yinmengji.taobao.com/index.htm?spm=2013.1.w5002-11047317497.62.8jxpLo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孔雀说话》之《铸剑》节选

 

铸  

王  芸 

 

 

接到乐曲的电话,我特地去了一趟博物馆。鉴于他在电话里的语气和措辞,我觉得有必要先去见识一下那把真剑。

惭愧得很,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这么些年,我对这把据说是从我们这里地底下挖出来的、两千多年前的古剑还一无所知。我直奔青铜展区,它陈列在非常显眼的地方,一进门就能看见。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2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甑笊舞》刊《中国艺术报》

 

于都银坑“甑笊舞”。刊《中国艺术报》2015年5月29日“大视野 ·人文地理”之“即将消失的职业”。

《人民日报》2015年4月22日24版副刊刊发散文《余响》后,《中国艺术报编辑》约稿~~感谢!

 

 

《甑笊舞》刊《中国艺术报》

 

 

分类:碎影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荆州晚报》报道《与孔雀说话》

 

家乡媒体、曾工作过的《荆州晚报》报道《与孔雀说话》。谢谢责编柳红霞和报社同仁!

详见    http://news.cnchu.com/jzwb1/html/2015-05/26/content_226218.htm?div=-1

 

《荆州晚报》报道《与孔雀说话》

分类:《与孔雀说话》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月赣州行

 

五月赣州采风。同行的摄影家照片陆续汇来。这几张是沈波老师拍摄,地点龙南县小武当山。

其时登顶的人不多,于是,登顶者领略了如此不可复制的风景~~

 

五月赣州行

 

五月赣州行

 

五月赣州行

 

五月赣州行

 

分类:碎影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羽毛》被《长江文艺选刊版-好小说》选载

 

小说《羽毛》被《长江文艺选刊版-好小说》2015年6期选载——

 

《羽毛》被《长江文艺选刊版-好小说》选载

 

 

分类:小 说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全家福

 

新成员加盟,再拍“全家福”——

 

新全家福

 

新全家福

分类:创作简介 | 评论:0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0页/8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