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远古的铃声

一个绵远的故事,一个荡气回肠的挽歌。介绍《风月石门沟》,并与大家共勉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98
  • 开博时间:2016-08-14
  • 博客排名:第9391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槐树街情事 第二章(15)

 

 

  ……于是,他们又携着手从山坡上下来,急乎乎的往回赶。

  回到槐树街时,根茂婶他们早已扬完了场,正往蛇皮袋里装麦子。“你两个疯美了!”正秀斜他们一眼说。正淑没做声,红着脸笑笑,急忙过来帮正芳张口袋,正芳却拿胳膊拐抗她一下,说:“避!闪远些!都清白了,叫你来献殷勤!”正淑不由的心中一恼,拧身就走。根茂婶望着她的背影,笑骂一声:“这个死女子!”见成水傻站在一边,一脸的不自在,就吩咐他:“成水,你跟金成往回拉麦吧。”成水便笑着过去,跟金成合伙提了一袋子麦,往架子车上放。……

  金成拉着架子车,成水在后面推着,根茂婶提着手摇风扇,正霞、正芳每人拿两个簸箕,正萍扛着耙,正秀手空着,都跟在架子车后面。一行人逶迤回到院中时,却听见屋中隐隐传出一阵抽泣声。娘便跟正芳说:“你可把正淑给惹下了!”正芳说:“她活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树街情事 第二章(14)

 

 

  正淑心中也早有几只玉兔乱窜,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脑子已不能思想了,只感到一朵又一朵火苗在身上燃烧,烧得她口干舌燥的,眼不知不解中闭了,只把头不由自主的乱摆。……但是终于,她清醒了,便狠狠掐一下那只已摸到她的大腿上的手,又不知哪儿来了一股神力,猛的将他一掀,又借势身子一挣,便使他滚落一旁。几乎同时,她已翻身坐起,把膝抱住,脸使劲的红着,却把唇紧咬住,狠瞪着他,一声儿不作,好半日过去,心中仍在咚咚乱跳。

  “我……”成水望着她,喃喃的说,“你咋这么凶?我只是想摸摸你,难道都不行吗?”他不吱声犹可,这么一说,却叫她心中越发的又恼又羞又酸,不知不觉中,珠泪已经垂落,说:“我为啥跟你好?还不是觉得你实在?想不到你竟是这样一个人!这么龌蹉。老想占我便宜!你以后再是这样子,咱们可就完了!”成水被她说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急忙赔笑说,他以后再不敢了,哄说了半日,正淑才又破涕为笑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树街情事 第三章(18)

  

 

  她是不用做早操的,就站在一边,默默看了几眼,然后慢吞吞的朝男生宿舍楼走去。到了成水宿舍门口时,她却又犹豫了,半天也没敢敲门。“也许成水并没回宿舍呢?”正淑暗想,“天这么早,说不定还有人在睡懒觉呢。”便回身欲走,恰这时,宿舍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位穿半截裤的男生,端着脸盘,脖子上搭着毛巾,朝她一笑说:“你赶紧去安慰一下成水,他在床上哭呢!”正淑把脸微微一红,笑问:“你们都起来了吗?”“都起来了,只有成水还在背床板。”那同学一笑。

  正淑说声“避”,看着他大摇大摆的去了水房,就在门上拍了两下,“嗨”了一声。“进来吧!”不知是谁在屋里应了一声。她便推门进去,便见四五个男同学在床上或坐或躺,都在看书。一个个床上都狼藉不堪,满屋子弥漫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臭味。她说了句“比猪圈还猪圈”,径直去了成水床前,默默站住,瞅了窝在床上的成水半日,突然噗嗤一笑。成水却不理不睬,只顾看自己的书。她便在床边坐下,小声问:“你刚才咋就突然走了?”成水嗯了一声,头抬也没抬一下,眼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树街情事 第三章(17)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听远远的有人喊了一声“正淑”,她一惊,急忙挣开,回头一看,却是李大明站在十来米开外。正淑越发羞了,低着头,急走过去,含笑招呼:“你啥时来的?”“刚来。”李大明说,“有事路过这儿,就进来看看你。”“哦。”正淑点一点头,说:“还有别的事么?”“没了,就是来看看你。”李大明笑笑,“你去复习吧。”正淑说:“那,我过去啦?”“你去吧。”李大明说,“我随便转转。”正淑正待转身,李大明却突然伸出手在她肩上拍了两下,接着一笑。正淑心里一紧,急忙回头便走,却隐约听得身后李大明似乎在说“我以后天天都会来看你!”,声音很低,且若有若无的。正淑把脸一红,却不敢回头。

  假山那边早不见了张成水。

  正淑四下张望一会儿,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李大明仍在原地站着,眼睛直直的看她。她不由得脸上又一热,给他笑一下,匆匆走掉了。

  正淑以为成水去了教室,跑到教室一看,却没有他的影子,便在心里骂一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三章(16)

 

 

  “光说有啥用呢?”成水淡淡一笑。

  “那你要我怎么样?”

  “我想要你。”成水直直的瞅着她的眼睛说,“真的,我想要你。只有你给了我,我才会放心。要不,我心里总不踏实,总要想到李大明。他有钱,有城市户口,我却啥也没有……万一,我考不上学,你能选择我吗?”正淑把脸红着,默默的看起书来,半日后,方缓缓的说:“你为啥总要想那些事情呢?我是把一个心整个儿都给了你,你却总不相信我!你不要生气,我说一句实话,这一点你就不如李大明,他就不像你这么心胸狭窄。他明知道我跟你好,可他并不介意,只是说要把我当妹妹看待。……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比你更痛苦!……”

  成水脸上先是一红,紧接着就白了,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正淑看在眼里,便又柔声说:“你放心,以后就算李大明弄个金山银山来娶我,我也不会跟他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再装不下别人。”成水鼻子一酸,长长的两行泪流淌下来,看看四下无人,突然一把搂住她,拼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三章(15)

 

 

  来到学校时,却见一个又一个的同学,或站在操场边的树荫下,或站在花园里,都在看书。正淑也就在操场边坐下,掏出英语书看了起来。才看了几分钟,便有一个人悄然的坐在了她身边,她不看也知道是谁,就说:“昨晚上周老师讲的那几个题,你现在弄通了没有?”“没有。”成水摇摇头,“我越想越糊涂。”“你真笨!”正淑说,“李大明弄的卷子上不就有这几个题么?参考答案看上几遍,不就明白了?”

  “他是给你弄的卷子,我看它做啥?”

  “你这人才是!又吃醋了?”正淑回头看他一眼,笑笑,“你吃啥醋呢?我只爱你,又不爱他。”“那不一定。”成水幽幽的说,“到时候我回乡下种地去了,你还能爱我?”“你胡说!”正淑又妩媚的一笑,“我是朝三暮四的人么?就算你回去种地了,我也不会变心的。”成水看她半日,淡淡一笑说:“走,咱到假山后面看书吧。”正淑嗯了一声。于是二人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假山旁。看着假山上挺起的那几杆翠竹,以及弯弯淌下的一脉细流,成水似乎若有所思,眼睛直直的,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三章(14)

 

 

  端午节清晨。

  正淑背着书包,急匆匆的刚出王巷,突然电线杆背后转出一个人,叫住了她,——却是金成。“有事吗?”正淑淡淡的问,强压住心头不停上蹿的怒火。“正霞没说啥吧?”金成陪着笑脸问。“说啥不说啥的,我咋知道?”正淑终于没能按捺住怒火,忿忿地说,“你以后少来王巷子英武,好好把自己的婆娘娃经管好,少一天狗扯羊蛋的!”金成说:“正淑,你听我说,我不是想骗正霞。”摸出一颗烟点上:“真的,我是真心爱她的……”

  正淑恼恨恨的看他一眼,抬脚就走。金成便也跟在她身边,急走起来,边走边说:“正淑,麻烦你劝一下正霞。……我真的是喜欢她的,我打算跟我老婆离婚。……”正淑不理,把头高高的扬着。金成继续说:“你姊妹中,就你稳实,心里能装住话。所以我才求你,求你劝劝她,一定要叫她等我,我是真心的。……”正淑还是不理睬他。

  “正淑……”他突然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干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槐树街情事 第二章(9)

 

 

  根茂婶的麦子早已铺展在街上,被过往的车辆碾压得差不多了。根茂婶坐在大槐树的树荫里,跟几个老太太围着一张桌子,正抹花花儿牌。二叔、富银及槐树街的好几个精壮汉子,还有些中年女人们,都在槐树底下坐着,有的端着缸子喝茶,有的把自制的圆蒲扇只个摇。大家说说笑笑的,时而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时而又说起眼下的国家大事来。

  “……共产党还是残火,到底把学生给拾掇了。”富银说。

  “你说话可小心!”一个女人笑,“小心谁报告了,把你当反革命抓起来!”

  富银说:“球!”又问根茂婶:“正坤该美美儿的吧?”

  “那是个老实疙瘩,”根茂婶说,“永不惹事的。”

  二叔说:“叫我说,共产党这一步棋走得对!那些学生娃也真是的,才几天没吃奶了,还想翻天?也不想想他反对的是谁!是共产党,是政府!只知道在那儿闹,也不知道他娘老子在屋吃的是啥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13)

 

 

  这时候,正淑和成水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他们没有游泳。已到了河滩上,正淑才一脸坏笑的说起她在家忘了穿上游泳衣,没办法游泳。于是他们便在河边坐了半日,看一群光屁股孩子在河里嬉戏。然后,他们就去了河对岸,走了好几里路,来到坡跟,上了斜斜的山道,看了一会山腰上那孔不知何年何月凿出的石窟。那石窟其实是一个简陋的神庙,里面没有神像,却在正对窟口的石壁上镶着一块石碑。碑上的文字已经模糊,但这丝毫不影响善男信女们的虔诚。石碑下没有香炉,整面墙的墙根角都密扎扎的插满了人们膜拜后留下的未燃尽的高香。地面上到处都是厚厚的鞭炮皮。石窟外,鞭炮皮且在洞门两侧山堆了起来。

  洞门外的树影婆娑着,把喧闹的城市、鸡鸣犬吠的村庄皆遥遥的隔阻了,这石窟就显得格外清净,格外的与世无争。在这清净中,正淑面对着石碑,不知不觉间心中就有了许多虔诚、许多惶恐,喃喃的说:“这儿还真有些灵气!”成水没有回答,却突然从后面一把搂住了她的腰。正淑大惊,边挣扎边说:“你想做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12)

 

 

  三人边喝边说话。金成说:“你托的那事有眉目了,你准备咋感谢?”大明笑道:“事情成了,少不了你两个一人一双皮鞋。”正霞说:“不说以后,你只说现在咋感谢?正淑可听我的呢!”李大明笑问:“你说咋感谢?”金成说:“感谢的话以后再说。咱说正事。我们想今晚上把正淑领到你舞厅跳舞。你跟她又认识,到时候就看你的表现了。”……

  在冷饮摊上怏磨了个把小时。见太阳的骄劲已过,想必娘已开始扬场了,正霞便打消了去做面膜的念头,跟李大明道了别,和成水又回了槐树街。根茂婶果然已在扬场,正芳、正萍都在帮忙。正秀挺着大肚子,坐在那儿摇着手摇风机,那风便将根茂婶三人高高扬起的麦子中的灰尘和麦糠吹得漫天飞舞,麦粒儿却瀑布般流泻下来,堆在地上。母女四人都一头一身的灰。正霞拿起簸箕,铲了些杨过的麦子,簸了起来。金成则拿起耙子,往街边耙麦草。正霞边簸边问:“咋不见正淑呢?”正芳说:“一吃过饭就跟张成水窜得没影了,谁知道死哪儿去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11)

 

 

  正霞和金成来到大槐树下,问牌桌旁的娘什么时候扬场?娘说,不急,太阳过去了再扬,自顾抹自己的牌。正霞和金成便站在那里,跟槐树底下那帮人闲扯了几句,再没什么事,就折转身往南去了。

  街上热烘烘的,走着走着,正霞便觉无聊,说:“咱这不是有病吗?谁大太阳底下压马路呢?”金成说:“我又没叫你逛街。”

  “又没啥事情,不逛街弄啥?”

  “净是你的理!”

  正霞便又说:“南新街刚开了个美容院,我想去做个面膜。”

  “好吧。”金成笑叹一声,“你腰里迟早别个铲子,动不动就铲我。”

  “趁现在不铲,等结了婚,想铲也没机会了。”

  又朝前走了没几分钟,突然一家冷饮摊的凉棚下飞出来一个声音,叫住了他们:“金成,弄啥去?过来凉一会儿。”金成回头一看,却是李大明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10)

 

 

  “你还能知道啥?”二叔笑道,“我大哥当年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三年困难时候,屋里没劳力,才叫回来当农民的。”

  “咱城里的农民也不比国家干部差。”富银说,“谁不盖个三层两层小楼的?有几个干部盖得起?”

  “你懂个怂!”二叔霍地站起身,将蒲扇在背上扇着,抬脚就走,脸上恼恨恨的,像个阎王。二叔生气自有他的道理,满槐树街一转,谁家没盖起小洋楼呢?只有他家和根茂婶家依旧住着破旧的土房子。因此街坊们少不得要暗中耻笑他们,说宗文爷亏了先人,总共只生了两个儿子,穷鬼就占了一双。而富银,盖的房子在槐树街是最高的,总共盖了四层,原本打算盖五层的,无奈政府干涉,说私人住宅最高不能超过四层,他才不得不遗憾的作罢。

  二叔走出了十来步,忽听身后哈哈一阵笑,回头一看,却是牌桌上的四个老婆子在笑,想必是谁输了牌想赖账。他便又继续恼恨恨的走自己的路。快到金钱巷时,却突然发现正霞跟金成从王巷出来,沿着街急匆匆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8)

 

 

  半日后,正霞问:“咱啥时候结婚?”金成说:“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还过一段时间?我都二十六七的人了。”

  “我不也快三十了嘛?”金成笑笑,“我总得做些准备,置办些家具不是?”

  “那咱啥时候到你老家看看?”正霞又问。

  “我不是说过嘛?老家有没什么人,我爸我妈都不在了,只有几间空房子,有啥看的?”金成说,“再说了,又那么远。……”

  正霞便翻个身,将后脑勺给了他,冷冷的说:“我可给你说了,把我当成街上那些玩了就扔的女娃,你看打错了算盘!”金成急忙一把搂住她,正色道:“你把我当啥人了?要不,过两天把你领到我单位,让同事们见见?我发誓,咱今年一定结婚,最迟明年春上,行吧?如果我对你不是真心,就死儿绝女!”

  正霞不由得又笑了,翻身压到他身上,亲他一下说:“谁叫你发咒了?咒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7)

 

  刚吃毕饭,金成又问:“姨,咱下午去哪儿割麦?”根茂婶说:“长茂塬跟大面坡还没太熟,明早上我去看了再说。下午没事,你们各忙各的去吧。”金成便说:“姨,我明儿叫两个同事来帮忙。”又稍坐了片刻,起身道:“姨。你累了中午多休息一会儿,我跟正霞出去有个事情。”正霞便也起身,同他一块儿出去了。一出巷子,金成便车子上带了正霞,飞快的向他租住的地方骑去。

  他租住的屋子在西关,系房管所的公房,一进门便是厨房,厨房后面是卧室。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几节沙发、一张茶几摆在卧室里。将门关死后,两人二话不说,就相拥相抱着滚落床上,亲吻起来。……少顷,二人均已光溜溜衣服脱在了一旁。张金成却并不急,一张嘴将她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来来回回亲个不住。正霞便问:“你是不是看过黄色录像?”“看过的。”金成抬起头来,笑道,“你想不想看?我一个朋友屋里好几盘呢。”正霞说:“避!谁见过有女的看黄色录像?……”

  ……两人终于都疲惫不堪了,喘吁吁的并排躺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情满槐树街 第二章(6)

 

 

  马上开饭了,屋里却不见了张金成。正芳便笑:“咱一屋人都是干啥吃的?一个大活人都看不住,说不见就不见了。正霞,还不找去?”正霞道:“咱吃咱的,不管他。”根茂婶瞪正霞一眼,骂道:“就你不走理!”正霞说:“他上厕所去了,那我去厕所里把他拽出来?”话音未落,张金成已出现在了大门口,右手提着一扎子啤酒,左手提着一个沉甸甸的塑料袋,里面歪倒着三瓶雪碧。正霞急忙起身过去接过啤酒,小声说:“你出去也不打个招呼?”张金成脸上笑笑的,走到小方桌旁,将雪碧一一取出,放在桌上。根茂婶说:“害你花钱!”“花啥钱呢?”金成一笑,回身又走。正霞说:“你又干啥去?”金成回头笑道:“叫正祥哥也来喝两口。”根茂婶说:“不管他!”可金成已到了院里,正往厦房走去。少倾,正祥脸上笑呵呵的,与金成相跟着进门来了,身后紧跟着柳叶和莲叶。

  一屋人在小方桌四周挤坐下后,正待品尝正秀的手艺时,张金成突然一拍大腿说:“我忘了一件事情!”正霞忙问:“啥事?”金成笑道:“算了……等会儿我给嫂子买筒饮料送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2页/3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