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焱东

胡焱东,男,蕲春,农民,当兵,从警,几十年一晃而过,退休。弄个博客,写一写以往的事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45
  • 开博时间:2016-08-06
  • 博客排名:第9696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33,栽赃

吕兵下车去所里,少凡望着圆圆说:“我带你一脚不更好?”

圆圆说:“不用,走几步也是个锻炼,这些时人都长胖了一圈,还不是听那坏蛋的话,吃好吃饱,要我长胖。”

张少凡说:“那我走了,你还胖10斤都不是问题,我们吕哥就喜欢人胖一点。”

圆圆笑了:“你那口子么样,瘦还是胖?”

少凡说:“像一头猪,说什么胖人不得癌。”他开车一溜烟儿走了。

 

吕兵到了石港所,正遇上沈来吾下楼,她拿一碗盒饭提一个保温瓶子。他说:“三姐干吗呢?”

沈来吾说:“给梅子送饭,但她不吃,你说她已经一天不吃东西了,么办?”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32,三戒

他俩进了一家《王太婆汤馆》。圆圆要了两小罐粉条筒子骨汤和另外两样小菜,再就是三块豆皮。吕兵说:“又喝汤?”

圆圆说:“一样的补不一样的味道,你喝不腻的,放心,豆皮,我一块你两块,不够再加,吃饱吃好,我也长胖一点,省得有人说……太瘦。”吕兵接话嘀咕:“胖,摸得舒服。”圆圆说:“你,怕了你,总往邪处说。”

他们吃完豆皮,吕兵说:“我还要两块,你也再吃一块。”

圆圆说:“行,我买,现在有什么好说的,成你的女人,还不由着你果拽〈方言;任凭你胡作非为的意思〉?”

“你想少吃,保持苗条,休想。”

圆圆起身:“胖就胖呗,管她的,我又不要别人喜欢我。”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31,犯难

出门时圆圆一直笑得合不拢嘴。吕兵问:“你笑什么呢?”

圆圆说:“真没想到当年的小毛孩抱我过铁路,又花了二十年,这才把我抱到床上来。”

吕兵戏谑说:“你没想到你多金贵,这么难抱,不过也好,是我的东西,别人打上了标签,还是原装货奉还给我。”

圆圆说:“看你个得意样,好拽!你个好命,你要是再不善待我,看我不把你活剥一层皮生吞了你;没人,你背我下坡,我要享受一下。”

吕兵弯腰就背。她说:“这叫猪八戒背媳妇。”

吕兵开玩笑说:“有得媳妇背,管他是个什么七戒八戒的。”

圆圆说:“就是,你只要不戒色就成,星期天不知党校休不休息,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30,你拽

喝完汤,圆圆说吕兵:“你是跟我回《红楼》还是回队里,五点半来吃饭。“

  吕兵说:“我还是回去好了,明天学习不准备一下?”

  圆圆说:“也行。”

  刚出《金饭碗》,吕兵手机响了,一看提示是梅子,对圆圆说:“是梅子。”

  圆圆把手机拿过来接了,但她不吱声。

  梅子说:“兵兵,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手机,这会儿在哪,我就在你队院子门口。”

  圆圆说:“兵子的手机被我砸烂了,我买了一部五千元的给他,他这会儿和我在一起。”

  梅子骂:“臭八婆,还给五千块呢,没人要的倒贴货。”

  圆圆虽是气得半死,但她还“嘿嘿”地笑,说:“怎么样,我高兴,我乐意,我就是要倒贴他,你哈气了吧;想不想和我兵子说两句,说吧,就说你爱他,我这就转告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30,你拽

喝完汤,圆圆说吕兵:“你是跟我回《红楼》还是回队里,五点半来吃饭。“

  吕兵说:“我还是回去好了,明天学习不准备一下?”

  圆圆说:“也行。”

  刚出《金饭碗》,吕兵手机响了,一看提示是梅子,对圆圆说:“是梅子。”

  圆圆把手机拿过来接了,但她不吱声。

  梅子说:“兵兵,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手机,这会儿在哪,我就在你队院子门口。”

  圆圆说:“兵子的手机被我砸烂了,我买了一部五千元的给他,他这会儿和我在一起。”

  梅子骂:“臭八婆,还给五千块呢,没人要的倒贴货。”

  圆圆虽是气得半死,但她还“嘿嘿”地笑,说:“怎么样,我高兴,我乐意,我就是要倒贴他,你哈气了吧;想不想和我兵子说两句,说吧,就说你爱他,我这就转告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9,怕缠

接上章。宋仁青一走,姜向群说:“子良,刚才你也听到了,么样?”

范琳脸红破低着头说:“我是讲气话,气梅子,怎么可能呢,宋所长大我十来岁;再说也是刚见上一面呢,我不吃了,下去找圆圆玩一下。”

范琳下楼在厨房处找到了圆圆。圆圆见她,问:“怎么下来了?”范琳说:“我没姐,可以叫你一声圆圆姐吗?”

圆圆说:“高攀,有事?”她把范琳带到厨房后院。范琳说:“我和梅子吵架了,劝她,她骂我,还说我看上了宋所长;我气她,说‘是’,被在场的书记几个人听到了,要是地上有缝,真想钻进去。”

圆圆笑了。

“圆圆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范琳见圆圆点头,说。“吕兵有一个儿子,真那样,你岂不是当后妈?我看你也就大我两三岁吧。”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8,上心

接上章,圆圆离开后,四人边吃边聊,几分钟后,姜向群说:我给艾清河打个电话。电话通了,艾清河说:“姜书记吗,她怎么样?”

姜向群说:“你这个表妹,厉害,硬是叫宋所长下不了台,哎……”他叹了一口气。“我们说吕兵在对面马路上,你没见她,两眼都放亮了,直往门外冲,我这才算懂了,什么叫喜出望外这个辞的意思。”

“我说了,她对吕兵上心,你们不信,我都对她束手无策,你们还能说得动她。”

“那她为什么对吕兵不是耳光就是脚踹呢?弄不懂,看情况吕兵还真不是搞‘三角’,当然哪,圆圆也没恋爱宋仁青。”

“我说了的,我推荐的人不会乱来,你不信,你这个老乡,人,真的不错。”

“吕兵,我接触的不多。”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7,鼠窜

圆圆五六岁时,爸爸对越作战牺牲,于是,圆圆多数时间就只能待在舅舅家;过了几年母亲另嫁人了,舅舅家就是她的家,当舅妈是妈。母亲嫁人后,婚姻不幸,怏怏郁寡,终于在圆圆十三岁时,死了。

圆圆自小聪明伶俐,嘴巴又甜,深得舅妈宠爱,再大一点,又能歌善舞,读书成绩又好,全家人把她当宝。艾清河长她10岁,母亲宠爱这个女儿,他也只能喜欢这个妹妹了;他就当她是个丫头,她任性就让着她好了。

晃一晃中午十二点,艾清河还没有电话来,圆圆心里更乱,早来的客人喝茶带便餐,她不是少收费便是多收费,引起客人不满。

小翠说:“圆圆姐,我来吧。”

她才要下收银台,进来了一高一矮均在40岁上下的两位客人。矮个一双多疑的目光看着小翠说:“艾局长的表妹,是谁?”

小翠望着圆圆。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6,难过

我生气了,气得一塌糊涂,你不是大哥哥吗,女孩子生气可是什么事儿也干得出来的;再怎么,你也应该追赶上来呀,哄一哄我不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圆圆想。回到家里是那么地冷清,孤单,委屈,泪水早从她脸颊上淌了下来。

不就是一句叫你滚吗,你偏不滚,甚至搂抱着我不就好了;啊,踢了你一脚,谁叫你气我,说要上梅子那儿,谁知你是不是和她有那种事儿?人家不爱你谁又去管你晚上上哪儿呢。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她待在家里越想越难过。十几分钟后她又想,难过有什么用呢?想自己三十岁了,结过婚等于没结。那男人车祸死后半年,婆婆带她找算命先生算了一个命。她报了时辰八字后,先生撮了撮手指头,嘴里嘀嘀咕咕了一阵子说:“你这女伢,按命说,少有大孝,不死父则亡母;虽是如此,一生福绿无亏。”

婆婆当时说:“你只算我女儿姻缘好了。”

分类:再婚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5,践约

吕兵到了胡家湾站,下车又赶到当年发生那事儿的地点,已是下午五点过五分,然而并没有什么人在铁轨处等他。二十年了,把一个小女孩子的话当真,并来践约,他想,如果把自己喻作是个傻瓜,恐怕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傻瓜了。他不甘心,就坐在当年碰破了他耳朵的大青石头墩上。他想,来也来了,等到六点再走。看手机已经五点一刻,这当儿手机响了,他接了,是圆圆。她问:“兵子,在哪?”

吕兵不说话。

圆圆又说:“你这个厚脸皮,还真去约会美女去了?”

吕兵生气说:“我怎么了,不就讲个诚信,你生气,生哪门子气,我不能叫那小女孩子认为大人们都不讲信用。”

圆圆笑了:“你好个大人,你告诉我在哪,我来会你,免得你死等三百六〈方言:指像傻瓜一样地傻等〉。”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4,歪心

圆圆一下子愣了。一个死缠死追她的男人,她拒绝他,这才多久,如今竟然爱上了另一个比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当真实的一幕就摆在面前时,她的心里还是酸溜溜的。她此刻的神情全收吕兵眼底。宋仁青的表情也不自然。

吕兵对宋仁青说:“真巧,我们上车了。”他揽住圆圆的腰肢,半搂半推上了车,往卖票箱投进两元钱。车门关,车开,人拥挤,圆圆紧贴住吕兵,头抵在他胸前,一直到市二医院站下车也没说一句话。

在去青山公园的路上,吕兵说:“怎么,你心里不舒服了?”

圆圆说:“你叫我怎么舒服,前些时还往死里追我,这才几天的功夫,他竟然找了一个比我年轻漂亮的女人故意气我,还有你要是有他一半追我的绵缠劲,我也不枉做一回女人。”

吕兵为了安慰她就胡侃,说:“怎么,我就这么比不上宋仁青?比他高几公分,腰板比他直,职务比他高,工资比他高,人也比他年轻两

分类:再婚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3,落魄

吕兵在三香路一个《好再来》早餐馆要了一碗素面和四个菜包子,坐下,就要吃时,圆圆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站在他身边。他低着头不吱声,怎么就心虚了呢,鬼知道为什么。

圆圆不愠不火说:不是有人给你派了一张“大饼”两个“肉包子”吗,这会儿又要了四个,吃得了?你等一下吃。

“派一个饼”,黑话“饼”喻为女人,两个大肉包子当然就是女人的两个“大波波”了。吕兵忍住笑,死咬住嘴唇,但鼻子还是“哼”了一声,说:“你不要乱说,是你派的?”

圆圆不说话进了餐馆里面,不一下子拿来两个《豆皮》,两个《欢喜砣》;服务员跟着端来一小瓦罐子,说“鸡汤”,放在吕兵面前,全是他爱吃的东西。圆圆把他的素面与包子拿到自己面前就吃了起来,见他不吃,说:“怎么,要我喂你不成?”

吕兵还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2,蒙她

一出门,梅子又挽住吕兵的胳膊往她回家的三香路上走去……

  吕兵说:“你咋不找个人结婚呢?”

  梅子说:“不要管,你怎么知道我不在找呢?你坏得狠,说给我找工作,工作没找到,还一两个月不与我打照面;我自己找工作吧,又有人怀疑我与老总有一腿。”

  吕兵说:“你给我找的麻烦还少?”

  梅子说:“我可不认为是麻烦,这叫我俩有缘,再告诉你,我房子不再打算出租了,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吕兵说:“出不出租管我什么事?”

  梅子说:“我不能叫你住办公室吧,不过给你自由,你想来就来好了。”

  “哎……”吕兵叹了一口气说:“好像我是你什么人似的。”

  梅子不吱声,已走进了灯火通明又热闹的郁金巷了。她不再挽吕兵。吕兵这时才发现了迎面过来了常回心干姐妹的三姐来吾四姐绿翠。愈来愈近,来吾在笑,绿翠死盯住梅子。四人同时立住。梅子说:“三姐,你对我最好了。”

  莫名其妙。来吾说:“你俩是谁呀,与我打招呼?”

  梅子笑了,问绿翠:“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1,孤独

接上章.吕兵走到包厢门口,见张少凡在唱《好人一生平安》,他嫌吵就到隔壁一拨人刚离去的一间包厢坐下。

  好人一生平安,他想,这平安是指身体上的,还包不包括心理上的平安呢。我有家不能归,我这算有家吗?没有家,心能安?在别人眼里,自己还算风光,工资也拿的不低,可连吃饭也困难,叫自己的心怎么平和?这个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婚姻就这么个状态,有爱你的女人,圆圆梅子甚至包括回心,但说到底也就这么一回事,她们都不是那么好惹的主儿。如今人到中年了,也算做了一个好人,然而这颗心却没有感到平安,每每静下来就是一阵孤独,大有悲从心中起。

  一晃就是十一点了,只听走廊上有圆圆的声音,在问:“他走了吗?”又听张少凡说:“不会,他一个人回去还不是呆待在办公室?你找一找看。”

  吕兵还真的说不清为什么,不想与这个女人碰面,连忙起身关上门。可就在他关上门的一刹那,外面的人,凭判断就是圆圆,用钥匙开门,说:“我这儿可不是乱来的场所,你闩什么门?”她拉亮了包厢的大灯,见只是吕兵一人,她长嘘了一口气:“啊,一个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秘密

转眼间过去了一星期。日历翻到九月二十九日,一个周末下午五点,艾清河接了一个电话,是圆圆打来的。准没好事。艾清河对他这个表妹既喜欢又讨厌。喜欢她的为人处世是八面玲珑,讨厌就是她不听他的话。“我好忙,什么事简明扼要,”他说。

圆圆说:“管你有什么应酬,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我有事找你。”

“你能有什么事,你做梦不就是当老板?老板当上了,还有事求我?听说你这些时心事重重没精打彩,为什么?”

“你还知道关心我?还不是你,吕兵这坏蛋,才当了一两个多月的副大队长又推荐他当了正码子〈方言正职大队长〉,现在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了。”

“我看他干工作蛮好,是你恋爱不顺就全盘抹杀人家,你自己认为优秀,不也在你嫂子面前耻高气扬?说简单一点为什么?”

分类:再婚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4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