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25
  • 开博时间:2016-07-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10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西游后记之人间二重游

西游后记之人间二重游

 

宇の航/文

 

诗曰:

 

世事茫茫半信疑,从来真伪只天知。

 

试问人性归何处,仍需人间再游之。

 

 

人世光阴撞响了二十一世纪的钟,唐太宗大梦华夏泱泱大地,炎黄子孙正面临着一次人性大抉择。身感危机四伏,说不尽的苦恼围绕心中久而不散。

 

下诏:“命唐僧师徒四人再次重游那时的人间百态,以求治病良方。”

 

少顷,唐僧师徒四人进了大殿。

 

太宗道:“朕自痛失魏征之后,却感不分人间是非,惟恐对天下太平,百姓安乐极为不利。”

 

唐僧道:“陛下,自古历来是非不清,只要合乎民意,顺其自然,乃治国之根本。”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不能一起成长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那些不能一起成长的亲情、友情与爱情

 

亲情,友情都差不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除非和你一同成长,一同堕落,和你存在的圈子都有持续的交集,否则无论你情感上愿不愿意,都得在未来的生活里打交道。反之,更多是嘴上的牵挂,而内心固有观念,让我们感觉好像感情一直没有变。其实越来越陌生,我好像很久没有主动打几个亲情电话,即便打了只剩几句微薄的客套,更多的维系已经土崩瓦解。

 

当然事在人为,全靠维系,维系起来也颇难。有的时候看的透,人生也确实少了一点乐趣。曾几时何,我们曾经如何下定决心要做一辈子好兄弟;曾几何时,我们是血浓于水的伦理至亲;曾几何时,打个游戏我们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是我们总不能保证各种关系的持续延展,会因为老辈人故去,或者大学毕业,各种卷入不同的都市,不同的圈子,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收入,不同的场景,这时间和空间被这些不可抗拒的力量将我们剥离。终于有一天你蓦然回首,聊起天就总是担心,没有共同的话题会冷场,不能婉转的表达而尴尬。于是乎曾经一起上课,一起逃课,一起嬉戏,一起谈心,只能叫做“匆匆那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生日

过生日

 

生日的文化源头,应该很久。老话说:“儿的生日,娘的苦日”。又说:“哀哀父母,生我劬劳”。得体会父母哺育的艰辛,因为孝道文化也源远流长,何况一个人的成长,有上头礼、启蒙礼,成人礼,这些都得以出生的年月,去单位的计算。何况这个生辰八日,在市井里对人的影响也很大,这婚姻命运的旦夕祸福,也成了一种消灾祛病、祈求来年平安的算命法门。

 

过生日却是另外一层意思,比如找三两好朋友到KTV唱歌,或一家人去下顿馆子。儿时的记忆只有一些家境宽裕的老人有这样的待遇,穷人那是过不起的,煮几个鸡蛋意思意思就得了。后来日子稍微有点起色,又多一个生日蛋糕做点缀。这应该是影视剧里学来的,小时候就会唱“祝你生日快乐”。生日蛋糕就是一个舶来品,加上了一碗长寿面,算是中西文化的结合。过生日的文化来源,应该从庙堂传播到市井,从精英传播到草根。长寿面,长寿面,彭祖活了800岁,就是因为脸长,吃条长长的面条,才能寿比南山。

 

过生日的叫法也不同,古人管四十岁下叫“过生”,四十岁上叫“

分类:怀旧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潘淑义老师

潘淑义老师

 

那年我刚上高中。全班学生只有三十多人,个头最大的能有一米八儿,粉红色的绳扎一根稍长的小辫子,那小辫子一直就是散着的,从来不打结,我们叫她芳子;最小的看上去似乎小学般儿,我一米六多他竟然比我还小一头,叫什么名字我记不住了。这一群学生多半是苦人家,或者是考学无望只等一个毕业证的孩子,有钱的和家景稍微比较好一点孩子都去省城里上学去了。

 

班里的学生哈哈哈的,随着一个年龄大约有三十五六岁的男人进来,才算静下。他就是潘老师,叫淑义,山东人,第一眼看上去总觉得他像一个农民,中等身材,面色较黑,上嘴唇稍微留了一小瞥胡子。三十来岁的模样,看着有点少年老成,说他四十多岁都有人相信。很少见他吸烟,但却是地道的酒鬼。那个时候的小镇老师,待遇和代课老师差不多了。那个时候镇中学的兴衰,和镇企业兴衰是有关系的。企业效应好,中学的硬件和软件投入就高,反之学校老师的工资都难以应付一家人的日常。近些年镇中学,归教育局管辖了,企业甩了很大的包袱。但那个时候还能坚持在镇中学当老师的他,可谓是展现了自己的青春和奉献,得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贺年卡

  贺年卡

 

  对比贺年卡我更喜欢明信片,明信片的样式比较单一,不用在上面扣个洞子好似乞丐服一样,也不用打扮成花篮摸样。明信片就是传递着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贺年卡略微显得有点俗气,不过就这样的俗气的卡片,对比粉丝追星的嘶吼也显得有几分雅趣。

 

  记得在中学,每到过年我都得买一些贺年卡,然后你送我,我送你,里面藏着友情,也有一些少年的虚荣。相互送贺年卡开始也是追求时髦的样子,不知道当初是谁第一个送贺年卡,引发了它的流行。这个卡片类似歌词本和同学录一样,都成为那个时代的特殊记忆。如果到了元旦,你一个贺年卡都没收到,那一定会伤了自己小小的自尊心。省了几顿饭钱,几次打车的费用,连同玻璃罐里的硬币,一口气买了十多个的贺年卡,送给自己比较要好的朋友。

 

  现在我的箱子里也有不少当年的贺年卡,形式各种各样,我喜欢那种带有古典韵味的中国山水花鸟的卡片。不过人家赠我卡片,只要领略这份

分类:怀旧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宝强离婚,不值得你大惊小怪

王宝强离婚,不值得你大惊小怪

 

这届网民太不像话,关心明星的吃喝拉擦,比关心身边的自由平等要有兴趣。也难怪凤姐从过去的脑残篇,变成了如今励志篇。王宝强昨日的那条《离婚声明》的微博回复,已经几十万了,其实娱乐圈这样的事儿太正常,单纯的道德批评,显得很苍白,与其去讨论出轨是什么,不如去讨论人性是什么?

 

明星圈的夫妻多数都是聚少离多,明星的身价全看自己的努力,努力就得忙起来,今天横店,明天香港,大后天去外国来个真人秀。网上的道听途说得来许多消息,像唐国强,张国立,李幼斌,赵本山,李连杰,好像都不是原配,更多的的挖,能找到一大堆关于婚姻的是是非非。

 

从大多数网友的逻辑而言,宝强外出养家啊,马蓉你一个农村大学生,一下子从鸡窝变成了凤凰,衣食无忧的而且还是家庭贵妇,不能老实点。《欢乐颂》里樊胜美不就是追求这样的生活吗?但是如果总是聚少离多,前几个月还可以,一两个月还勉强,一年两年两个人的价值观就不一样,因为彼此没有时间去影响和培养彼此的共同价值观和婚姻观念。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知相轻,自古而然。

公知相轻,自古而然。

 

不知道何时,王局老是对方舟子的安保基金如此的穷追猛打。之前方舟子和崔永元因转基因的问题掐架,过五关斩六将的方舟子可能头一次遇到这样难缠的对手,此路不通,方舟子旁敲侧击挖些小崔的公益基金上的黑材料,还没等我怎么跟踪结果,这些好奇心都淹没在王局的微博里了。想起方舟子对唐骏,李开复的打假我都表达支持,甚至是对韩寒的质疑,这次关于自己的安保资金,让我有点失望。

 

方舟子或许是个不会交际的人,打假好像是不分对象的,现实里很少有交心的朋友吧。有人猜测,老罗就是因为柴静,和方舟子结下了仇。两个人从朋友转变到交恶。方舟子说老罗打着理想主义来赚钱,其实一点都不理想。

 

但是现在的按照方的性格应该接招啊!百年之后,也是一段微博上公知相轻史,对于微博大事件梳理,能留下一笔不小的阅读财富。

 

曹丕有一句,文人相轻,自古而然。“文人”只能算是一个集体代称,各行各业但凡优秀的人,都少不了相轻的故事。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保险,你保险了吗?

保险,你保险了吗?

 

四年前郎咸平谈了一期保险,对营销模式有质疑,那个节目是《保险,保不保险》,现在网上还有。四年后的8月8号,就是上个礼拜,又谈了一期《保险。现在保险了吗》。可恨的是现在土豆优酷都收费,今天看了一次重播版。郎咸平还是谈了数据,现在保险已经成为一个投资产本,在欧美排行第一,中国也是这个样子,第二是股票,最后才是理财产品。另一个数据图,针对中国人当下亚健康,是百分之七十。也就说百分之七十,健康有问题,这些人都是保险挖掘的地带。还有一个数据图,就是当下的满意程度,百分之八十多人不满意。

 

节目的有趣是保险也是国家GTP的组成部分了,2014年国务院《关于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里》,保险是居民,政府,工业风险管理和财富管理的基本工具。这期嘉宾是马光远,央视2套和经常能看到他,我更喜欢王福重能来,能掐能喷,马老师谈到,保险是现代金融服务业的一个基本属性,过去国家有限制,现在国家开始开放了。

 

节目也请了两个保险代理人,能不能现场说服老郎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微商

我看微商

 

原来姑父九几年的时候,沉迷于一种小麦草的传销方式,看着上面的成功案例,投入了许多钱,没有想妄图成为什么万元户,至少能让家庭的收入有所改观。哪曾想投资了几万元的小麦草全部砸在自己的手里,也没有推销出去。后来国家大力反对传销这样的模式,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传销改头换面的现在也没有绝迹。

 

最近这一年我一直在关注微信中微商,他们没有没事就转载几条马云等成功人士的励志名言,久而久之搞得好像自己要一直在买不起那样奢侈的商品,就是没有追求的屌丝青年。这些微商更多是女性,因为女性更有亲和能力,微商区别与淘宝模式的,淘宝是面向所有人,微商从朋友圈慢慢的向外发酵。以朋友作为基础,就先打好了信任的基础。

 

淘宝店铺有私人经营,也有厂家绕过经销商直接开店,相对来看淘宝是网上的超市。而微商更多的一种传销的网络载体,似乎敲门卖货的方式,宣传各种面膜,各种营养品,是什么名牌的产品,有没有工商部门的备案,动辄几百上千,似乎都是欧美的奢侈品。

&nb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争权利,只找关系。

  

  不争权利,只找关系。

  

  《人民日报》的《夜读》栏目总会更新类似这样的文章,目的是要激发人的正能量,有点像央视的《道德观察》。但是就此文列举的不公平(《"不公平"如何毁掉一个人》),确实不值得不一说,和平时所谓价值上的不公平那是两回事。比如哑巴抱怨不能唱歌,瘸子抱怨不能跑步,这些都是客观原因上的不公平。

  

  体察下情,究其牢骚,就得要深挖是什么样的不公平,比如政策上的不公平,城乡二元结构;再比如结构上的不公平,属性壁垒造成入临时工和正式工上的不公平,再拿长春市的保障房来说,比如得收入在每月300元以下,但是法律又说最低工资是1350元,民生事,但幕后面前,无透明,则无公平,最后则无公信;再比如执行上的不公平,法律规定了民可以告官,日常情况,收效甚微,最终有人情往来好办事,认识人好办事。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