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喜乐的蚂蚁

RejoiceAlways,PrayConstantly,GiveThanksinEverything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67987
  • 开博时间:2006-11-22
  • 博客排名:第3544位
最近访客

mukj049

2020-02-24

小奋青滤pe

2020-02-22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长期有效的身份证

 2019年11月29日,我踏上了 “阔别”了两年的祖国。其实,这次回国,不在我的计划之列。纯粹是在“一念之间。“ 几乎是在一个小时之内,订好了行程,请好了假,通知了”家属“。 他们问我,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回来,我说,不要问! 这是我的家乡,我的祖国,难不成我不能” 想回就回吗?“。大家都表示赞同,不得不”热烈欢迎。“ 

 

   朱先生是在我那里住的老人,他搬进来住的时候,差不多快一年。他91岁,非常之健朗,腰板挺直,因为他原来是台湾的海军,跑遍了全世界。他总是驻着他的拐杖,在楼里四处活动”健身“,除了有些耳背,根据我的评估,一切均好,好过我这里百分之八九十的人。他甚至能够自己去洗澡,自己去吃饭,自己上厕所。他每天路过我的办公室,都给我行军礼。有他在,我觉得很踏实。 他的孩子们都是教会的牧师传道。他经常跟我说,”我是信上帝的。“他的儿孙四代同堂,一大家人,很有爱。

 

可是,三个月前突然他

分类:亲情无限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二妈

还是喜欢坐在电脑边,敲字的快乐。 

鼓励自己,即使从来没有人看,至少我留给了自己难得的回忆。写下,是为了不会忘记。  

 

   

今天觉得特别想写写 静静她妈。当初我没有去福遍教会之前,我祷告说,上帝 呀, 如果这个教会真的是你给我预备的,至少应该有人请我去他们家呀!这样的祷告,有点儿不可思议,但是我却是这么求验证的。谁知,我刚开始在温莎工作不久,就有了一对夫妻 当时带了一伙人来我们这里来踩点。据说我当时“热情招待”了他们,他们看了不错,就让他们家老人住过来了。 

   发现他们也去福遍教会。 应该说他们发现我也去福遍教会。 

   后来静静和新新要请我们吃饭,当时蚯蚓要上班,我就全权代表了。当时是在外面的日餐店。崇拜结束后去的。 

   我想,大致也就这样吧。人都是要有距

分类:亲情无限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同事潘米拉

 

 潘米拉是我的护士长。上个周五,是她在温莎的最后一天。很多人都去跟她打招呼道别。我们周三的时候已经给她开了一个派对。她中间来我办公室,我坐在地上,跟她 聊了一段,后来被人打断了,不得不撤了。有很多的话要说,甚至很多的话不敢跟她说。内心里,有感恩,有内疚, 有遗憾,有祝福, 有佩服,太多的感受。到了最后,我偷偷的走开了,甚至没有给她最后的拥抱,发誓以后,如果还有以后,我一定要把她当成好姐姐,善待她。 

    她今年66岁,还有几个月就到了法定退休年龄。我以为她要熬一熬,可是,这次她的辞职不知道是上面的意思还是她自己的意思。我去年一月进的公司,她是三月,一下子我们共事一年加半载了。有时候我觉得我很懂她,有时候我觉得她很神秘,又有时候觉得我一点都不了解她。 

    我们以前说很多的话。我很喜欢她,就像这里的人谁都喜欢她一样。她说起话来,就是我们所说的“滴水不漏”。总是很慈声,很温柔,很挑字眼。 我学习语言学的,我敢保证我每一次看着她跟人沟通,特别是那些

分类:社会掠影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插秧记

我出生在的农村。小的时候,只有大人才能在地里干活,我们小孩子就是割割草,挑挑水,做做饭,摘摘菜,很少给我们下水田里,因为那是生产队的,需要以公分来计。后来,我记得到了我初中那会,(1981)年,包产到户,家里的老的小的就都出动了。 

 我刚开始,他们没有让我干插秧和割稻子的活,一方面怕我割到手脚,插秧也怕我插的太深,稻子长不出来。所以,我哥总是分配我锄禾兜。就是割完了稻子剩下的那一节,用锄头翻过来,这样就可以插新的秧苗了。 这个活儿随便我在地里打转,其实越转越好,反正总能踩着几个,当然,我会找着各种理由上岸来,比如我要上厕所了,比如我口渴了,比如我有同学来找我了,变着花样儿逃避,那个时候,当然,学校是放农忙假,一般都不布置作业,你的任务,这些天就是回家种地,所以说是上岸看书写字绝对不是好借口, 不然小心你的书被撕了。我不告诉你是谁要撕我的书,不然我就要被她打了。 

  我妈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你生在农村就要干农村人的活!言下之意是你以为你生错了地方呀,最好就是既来之则安之。我小时候是我妈的死对头,叫我干吗偏不

分类:亲情无限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冲洗房子得到的启示

前几天homeowner association相当于物业管理中心 给我们寄来一封信,上面还写了我们两个人的名字,意思是你们挺好了,赶紧把你们房子前面的边边框框油漆好,还有那些树枝,不要堆在树下。 

心里一下子多出很多的焦虑。周六把蚯蚓堆起来的树枝,用袋子收好,可是房子的事情,我可一个人做不到。叮嘱 蚯蚓,跟他说,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我准备周二请假我们必须立刻马上把它干完。 

   可是怎么干?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我问了一圈。小组长说我们教会有个弟兄就是干这个的,我可以问问他。赶紧给他电话。他说最近都没有空,需要过两周,我怕是过了两周,物业都要请我们上法庭了。我这人急性子,需要解决。他说其实你不需要叫我们来干,你们自己就可以。去买上这个洗洁精,连接上水龙头,一冲就好了。 

   我也问了,我们的同事,他们很专业的。蚯蚓不太愿意花那么多钱干这个活儿。我又怕如果他一个人摔了跤怎么办呢?好吧,我去到low's 直接把弟兄给我的照片给人家看,那个店里的人可热情,还教我怎

分类:我信我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卡特先生

    当卡特先生去年七月份第一次进我们老人院的时候,他跟我说:我得尽早离开这里。他想要自由,做任何他想要的事情,当然,他那时候太年轻,才61岁。

   我也想,我什么时候早点把他打发走,他实在是个麻烦。不停的瘙痒,而且这里痛,那里痛,又焦虑又抑郁,又发毒瘾,貌似还刚刚从牢里放出来。听说是因为吸毒,他的室友开车,出了车祸,亲眼看着室友死了。

   不出几日,他就说护工给他换洗的时候,试图对他进行性侵。这哪跟哪呀!要侵也不要侵你呀! 我真是觉得荒谬。于是我们报给政府,政府调查员来了,说没有证据,控告不成立。 后来,他又告人,说带他去抽烟的太慢了。我晕。 一天几次,抽了几十年的烟。而且他还有毒瘾。我想为什么不直接去戒毒所呀。我们这些可都是老人呀。

   他每次都跟医生说要吃止痛药,其实是止痛药里有鸦片。 医生看到他都怕了。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不抽烟了。我记得是医生给他开了烟贴。没有人相信这是有用的。 可是,他居

分类:社会掠影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至滕爱的信

                                                                                   

 

亲爱的滕爱姑娘:

    终于等到星期五了。送走了你之后,就上班,一直忙忙碌碌。到现在为止,你的房间,还是你走的时候的样子。老妈比你好不到哪里去。哈哈!

   一下子觉得屋子里突然好冷清。对我来说,真的是不习惯。因为uncle去上班很晚才回来。你知道的。

  &

分类:真爱无边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为何年

大家都在庆祝中秋节,我们也一样。忙忙碌碌,总想有点儿过节的气氛。周日,上教堂前,突然有感动,要请veronica来家里吃饭。中秋节,因为蚯蚓上班,儿子也回不来,他前几周刚刚回来过,总是感觉,那是个热闹的时刻,没有人怎行。 

蚯蚓会说,不就是过节吗?其实我们每天都跟过节一样,想吃什么就有什么,我想过节或许不只是吃的问题。但是又是关乎吃的问题,主要的不是吃什么的问题,而是跟谁吃的问题。

跟veronica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她把她的两条可爱的狗狗也带上了。我们一同嬉戏,一同散步,不知是我们遛狗还是狗儿遛我们,突然又想,其实有条狗,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彼此陪伴。但是veronica有两条狗,我也是看到她眼睛深处,深深的孤独感。 

我包了一大堆饺子,还做了几个小菜。我们还喝了点我做的梅子酒。其实或许好吃不好吃没有关系,重要的是有人一起。其实喝醉了或许也好,就可以不要那么清醒。我本以为我是帮她解闷,让她放松的,但是我发短信的时候,故意说:在中国正在过节,我没有人陪我,我孤单,你来陪我。

后来第二天,我又把

分类:四处漂泊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像气球一样

一大早起来,以前总是挣扎着,等到闹钟响。生怕睡不够,然后没有精神。感觉这几天心情特别的沉重。 比先前任何时候都累。灌了铅似的。 

昨晚回到家 倒在沙发上,蚯蚓搞好了,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

从来没有,像这样。 

前天都到ED的转发的邮件,说是在Cambridge有个培训。当然他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培训。他说强烈建议我去。我立马回了那个培训的人。人说这是MDS护士的培训,而且人家一月四号也会来我们这里。他在会上当场说那是两场不一样的培训。你一定要去。这里的careplan不是没有你不行。 

那种语气,就是抛。 

像一只皮球。

那天嘟嘟在外面图书馆,得到了两只气球,妈妈给做了两只鱼。他是如此自由自在地在屋子里转。我也和他一起疯。嘟嘟爸爸说,你不要拿气球戳人哦。其实我们是在玩fencing。不是故意伤害人的。就算是乐着玩,也只不过是只气球。 

爸爸坐在旁边,先是不吭声。而后,一过来,把嘟嘟的气球放在地上。用他那大脚狠狠地踩。听见两声

分类:社会掠影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帝给我打了美丽的战争

自从五月份毕业工作以来,其实我还是挺喜欢这个工作的,让人有一种付出后的成就感。因而也乐此不疲。 

我以为我所做的,有眼的都能看见,但是偏偏 有人不长眼。或者长的眼睛在鼻子下面。 

新来的主管就是这样。年纪轻轻,可能也是刚从学校毕业。然而并没有谦卑,却是一脸的“我来就是来修理你们的”脸色。

第一次跟他说话,我本来想跟他“汇报工作”,谁知他却说我 把人出院早了。我很震惊,他来才几天,为何知道这些事情。他连客人都认不全。

然后让我震惊的还有,他突然宣布把搞后勤的Jeffery炒了鱿鱼。直接在周一的早会上宣布。当天他给我们来了一段“文化片段”,读了一小段,意思叫“顺服”。言下之意是:看着了!你们若是不听话,同样的下场。可谓:杀一儆百! 好家伙!

不由得背后凉飕飕的一阵。 

我本来还想跟他说说我的薪水问题。我一看这情景,直接“无限期延长”。希望给他长一点时间,让他能够看到我所做的,自己提出给我加薪。以前的主管,就是招聘我的那个,自己都干不下去辞职了,现在我在这个单位

分类:社会掠影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焕环访谈录


焕环访谈录

 

 

蚂蚁:妈妈,我这次回来,特别想要多了解您一点。您愿意让我采访一下您吗?我还会把我们所说的话录制下来。您同意吗?

焕环:好!同意。你问我答。

蚂蚁:那好吧。如果期间您感到累了,随时叫我停止哦。

焕环:好的。

蚂蚁:首先,您可以告诉我您的出生年月、地点和父母兄弟姐妹吗?

焕环:我1926年,也就是民国15年,阴历6月初7,出生在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下埠镇西源村杉木塘组。今年91岁,虚岁92。我的          父亲叫刘砚芳,我的母亲叫文云清。我有五个弟弟,三个妹妹。我是家里的老大,比最小的弟弟大22岁。大弟刘焕珍,比我 &n

分类:真爱无边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次奇妙的生死之旅

                                                   一次奇妙的生死之旅

     去年暑假我选了一门课叫做小组心理治疗。那是我最喜欢的课程之一。老师说今年四月有个休斯顿小组心理治疗的年会,需要招募志愿者。欢迎我们报名参加。我都差点把这事忘了,一直到三月再次收到他的邮件。虽然在“百忙之中”,还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我们可以免费参加大会还可以参加小组,多好!只要稍微去帮点忙就行。

     大会主讲的是心理学博士苏珊。讲的也是很深奥的

分类:喜怒哀乐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The Exceptional Exploratory Experience

                                    

    Travis, the professor who taught us group therapy last summer offered us the opportunity to be the volunteer in the annual Houston Group Psychotherapy Association conference. We just came an hour earlier and did some housekeeping, then we could enjoy the whole conference with the members. He believed it would do us good and it truly did.

分类:我信我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的旨意还是人的血气?

   姊妹, 你发给我的信息今天早上看到了,因为要赶着上课,就没有及时的回复你 请见谅。 你问我该如何知道哪些事情是出于神的旨意,哪些事情是出于人的血气。这个问题,真的是一个经典的问题。有的人说,要是神真的伏在我的耳朵边说话就好了。他说什么我就怎么做,多好!他偏偏又给了人自由意志,让我们自己去选择和决定,这不是坑人吗?这个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多的事情,真的是很难分辨啊!是的,我们总是听见人在事后分享,哦,原来,那个什么什么原来是上帝的旨意,而很少有人告诉我们,事先就告诉我们,非常清楚明了的说:哪个是上帝的意思,哪个又不是。 我想所有的基督徒都为这个问题迷惑过,就是大神学家也很难回答这个问题。特别是涉及具体问题的时候。我也是一样。 

  我记得 几年前,我那个时候刚刚跟我老公结婚。跟他结婚是神的旨意。这点是毫不疑问的。因为我几乎每天都在祷告,求神给我证据,让我看见这是他的意思。有一个小插曲,那时候我老公跟我打电话说,他比我大12岁,而且他又秃又驼,又没有万贯家财。甚至我自家的表哥们都专门

分类:我信我主 | 评论:1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渴慕-读《As We Are Now》之二

     当那个七十多岁的老教授讲述了那个七十多岁老太太的故事的时候,我的思绪在飞。 他说你们能够体会那种”道德上的麻风病人”的那种感觉吗? 就是没有人愿意跟你交谈,没有人真正能够跟你说得上话,你虽然生活在这个世上,但是却是像瘟神一样,被规避。生怕被传染。作者讲起她小时候最崇拜的一个姑姑(或者是阿姨吗?西方人分不清到底该叫什么!),那个女人就是到老了都不服输,就是在家族里也是大声说话,一点都不臣服于男性的权威。她有知识,她有素养,她周游世界,她欣赏音乐,她似乎也不需要男人,到老了也还是“铿锵有力”,不受制于人的自由和自在。

    如果你在老人院,吃喝拉撒都需要别人来服侍,你还要谈什么诗歌,谈什么文学,是不是有点儿不合时令。可是,让一个曾经满腹经纶,满怀着情调和优雅的人,被人用不屑的眼光看低的时候,那种灵魂里的孤独,可见一斑。

   她于是想要找来纸和笔,写下。我服了她了!

   有时候,当沟通出现障碍,当你开口说话,没人能懂,甚至被曲解被扭曲

分类:社会掠影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4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