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涛声

人生亲历,有感而发,写点小文,不成文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0107
  • 开博时间:2016-07-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四)亚丁湾之美

 

(三十四)亚丁湾之美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四)亚丁湾之美 

亚丁湾海滨掠影(摄于1993年)

在亚丁经理部工作,说到“地利”就必须要介绍亚丁这座热带城市了。它坐落在亚丁湾之滨,依山傍水,山水相连,终年雨水稀少,气候炎热湿闷。尽管如此,亚丁仍是一座令人神往的美丽城市,亚丁之美,美在一个“水”字。我对亚丁情有独钟

分类:纪实 | 评论:8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三)良师益友

 

(三十三)良师益友

 

我喜欢亚丁经理部的工作,并坚持了5年之久,究其主要原因还在于这里的“地利”和“人和”,尤其是“人和”让我倍感温暖。

亚丁经理部隶属于中国某建筑工程公司,总部设在北京,其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因此,经理部人员大多来自于全国各地,有北京、上海、贵阳、湖南、南京、云南、宁夏等地,以建筑企业派遣的人员为主。其中,工程技术人员多为长期从事建筑工程管理和施工,具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企业领导和技术骨干。而翻译来源则较为广泛,既有像我这样来自企业的土翻译,也有在大学任教的外文老师,甚至还有外文杂志社的编辑和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大家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他们

分类:纪实 | 评论:12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二)工作乐趣

 

(三十二)工作乐趣

 

时至一九九三年,我来亚丁经理部已经两年多了,先后从事过公共关系、报关员和设备“清关”等工作,还参与过工程管理事务的翻译,已十分熟悉这里的工作环境,对各项业务流程了如指掌,工作起来得心应手。

同样是出国工作,与几年前我在科威特港口时的情形相比较,简直有天壤之别。那时,我们是作为劳务人员受雇于加西姆公司,在科威特高温炎热气候和港口露天条件下作业,一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尤其是码头装卸工和司机,其辛苦之状难以言表,至今让我不堪回首。而今天,作为中国某建筑工程公司的一名翻译,我的工作环境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再是一名受雇于外国企业的劳工,而是我国对外建筑承包大军中的一员。

分类:纪实 | 评论:15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一)“清关”工作

 

(三十一)“清关”工作

 

“清关”工作的关键在于盘点设备实物,并须与进口时在海关申报单上登记的信息完全吻合,这样才能经得起海关的检查。为此,接手“清关”工作之初,我的工作重点就放在了公司仓库——设备盘点工作上。

这是一个十分简陋,却紧邻海边可以直接眺望亚丁湾大海景色的露天仓库,占地面积足有上万平方米。场地上随处可见各种建筑材料和施工设备,规模之大十分壮观。它的简陋之处在于除了沿公路而建的一排活动板房外,完全是依靠铁丝网围挡而成的一个区域,只能起到“防君子不防小人”的作用。好在仓库位于海滨空旷之地的沙漠里,除了一条简易道路连接公路以外,别无其它道路可走。为了防盗,仓库管理员不知从何时开始饲养

分类:纪实 | 评论:21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三十)公司报关员

 

(三十)公司报关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并不了解“报关员”是做什么的?当经理部把我调入材料部,开始负责办理工程材料和设备的进口通关手续时我才知道,自己成了一名公司报关员,那已是我来亚丁一年半以后的事了。

从事报关工作,要奔波于亚丁工贸部,海关和港口码头,办事流程复杂,工作量大,十分辛苦。当我第一次摸索着圆满完成了一批建材进口(也门)的报关手续,把材料顺利运至工地时令我欣喜不已,感觉自己颇有成就感。

当时,公司在亚丁及也门南部地区承接了好几个政府工程,工程所需建材和设备不仅种类繁多,数量也大,而且均系从国内或通过第三国进

分类:纪实 | 评论:10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九)公共关系

 

(二十九)公共关系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九)公共关系

作者在亚丁国际机场(摄于1992年)

公共关系既是一种传播活动,也是一种管理职能。初到经理部时,我被安排在办公室,

分类:纪实 | 评论:7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八)亚丁初探

 

(二十八)亚丁初探

 

也门亚丁是我这次出国工作的目的地——中国某建筑工程公司亚丁经理所在地。早就听说,中国某建筑工程公司是国内一家规模很大的建筑企业,也是我国最早走出国门开展对外建筑工程承包业务的知名企业,在国外设有许多分支机构。亚丁经理部是该公司最早设立的驻外公司之一,已在也门开展建筑承包工程数年,经营业绩相当不错。

记得我们一行几人从北京国际机场出发,在经过9个小时的飞行后,首先抵达了阿联酋沙加国际机场,在航空公司提供的酒店里住了一夜,次日续飞,3个小时后便抵达了亚丁。在亚丁国际机场接站的是我在阿语班的同学Y君,他已在这里工作了近两年,算得上是经理部的一位“老人”了。同学相见格外亲切,

分类:纪实 | 评论:4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根之旅》

 

寻根之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沿着自己的姓氏往前追溯,一般可以了解到几代甚至更多代人的信息,即可以寻到几代或更多代人的根。而我们家的根,从爷爷那辈往前追溯,几无任何信息可寻。因为爷爷早年带着年幼的父亲离开老家——安徽芜湖时,老家已无其他亲人,此后便一直生活在南京,直到爷爷去世时也未回去过。现在的老家是否还有儿时记忆中的影子?多年来,回老家看看已成了父亲魂牵梦绕的心结。

说来也巧,就在今年中秋节前夕,弟弟因工作关系认识了一位年轻女律师—曹S。曹律师的妹夫姓陶,不仅与我们同姓,而且也是芜湖人。通过曹律师的妹夫——陶宗L,弟弟进一步获悉,陶宗L的太爷爷叫陶大J,与我父亲

分类:家事 | 评论:24 | 浏览:30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七)科威特归来

 

(二十七)科威特归来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作为项目组最后收尾工作的成员之一,我和张经理等4位同志在分批送走了其他人员、完成与加西姆公司的各项费用结算后,终于踏上了回国之旅。

在科威特工作了30个月后的今天,我早已归心似箭,恨不能立刻回到祖国,回到亲人的身边。如果说,此刻的心情与当初出国时的激动心情有点相似的话,那么不同之处则在于初次出国时的忐忑不安,早已被今天圆满完成工作任务后的成功喜悦所替代,现在的我已完全沉浸在即将回家的幸福当中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在第一次出国打工,与亲人分别2年多之后,当我平平安安地

分类:纪实 | 评论:12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六)讨薪之“战”

 

(二十六)讨薪之“战”

 

在苏威赫港,不仅有我们中国工人,还有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等国的劳工,以装卸工为主,人们习惯称他们为印巴工人。印巴工人虽不是成建制地派遣而来,但也是通过当地劳务中介公司招聘,集体到这里来打工的,和我们一样受雇于加西姆公司。印巴工人尽管人数不足200人,工资没有中国工人的高,但也是港口一支不可或缺的劳务力量。

一九八八年九月的一天,全体印巴工人再次举行了罢工,这次的诉求是要求增加工资待遇。罢工虽然给港区装卸作业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并未造成整个港区作业的瘫痪,因为有中国工人在坚守岗位。否则,加西姆公司会因此受到科威特港口总署的严厉处罚,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

分类:纪实 | 评论:11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五)中国女工

 

(二十五)中国女工

 

营地附近来一个成衣项目组,而且全是中国女工,一下子在港口项目组传开了,引起了不小震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人根据在大街上遇到的中国女工提供的地址寻到成衣项目组,果然发现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女儿国,这在科威特是十分罕见的景象。

成衣项目组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劳务项目组, 50几名员工中竟有40几名女工,他们均来自中国南方某县城,大多为30几岁的已婚女性。

见到自己的同胞姐妹就在附近,一部分被激发出青春活力的人开始活跃起来。时值一九八七年十月,这天正好是休息日,有人打算前往成衣组会一会中国女工。别看他们是港口工人,平时不爱修边幅,但现在却很注意自己的形

分类:纪实 | 评论:9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四)“饮酒”风波

 

(二十四)“饮酒”风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在中国,酒赋予了人们多少遐思和精神寄托,早已与人们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在阿拉伯伊斯兰世界里,饮酒却是犯禁的,这与其有悖伊斯兰教戒律相关。依据科威特法律,饮酒者会受到严厉处罚,对在科威特的外籍人士也不例外。在科威特期间,如非亲历一起中国人涉嫌“饮酒”被抓事件的处理,我是不会对科威特严厉查处饮酒的法律有如此深刻的感受。

某日晚约十时,我刚回到营地宿舍不久,项目组王会计突然神色紧张地对我说:“Z和X等三人到现在还没回来,听说他们下午上了中国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啊?”言语中透露出令我感到不安的信息。于是,我们决定立即回到港口看看。

分类:纪实 | 评论:6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三)违纪的惩罚

 

(二十三)违纪的惩罚

 

外事纪律是涉外人员在国际交往中要遵守的基本准则和基本要求,那时,公派出国人员均要接受相关的外事纪律教育。港口项目组专门制定了有针对性的外事纪律条款,除必须遵守科威特的法律法规、尊重伊斯兰教风俗外,还有:作业现场要服从中外工头的指挥和调动;不准索要小费;外出必须三人同行,实行请销假制度;不准擅自和外国人接触和交往;不准看淫秽录像;不准赌博和变相赌博;不准偷拿港内货物等若干具体规定。

“一粒老鼠屎糟蹋一锅粥”,这话一点不假。在苏威赫港工作期间,就曾发生过个别工人违犯外事纪律,甚至触犯当地法律的行为,影响了港口中国人的声誉。其中,最令人不齿的是一

分类:纪实 | 评论:6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二)警方调查官

 

(二十二)警方调查官

 

在科威特如果发生人身伤害事,警方调查官就会介入调查。装卸工Y在港区作业时发生意外后,引起了苏威赫港警察局的关注。这天,外国工头突然通知我,苏威赫港警方调查官找我,让我赶紧去一趟。

在苏威赫港警察局里,我再次见到了调查官阿卜杜拉先生。他中等身材,常年身着阿拉伯长袍,戴白色头巾,虽然每天刮胡须,但络腮胡的印迹清晰可见,一副典型的科威特中年男人形象。自从中国人进驻港口以来,我多次与阿卜杜拉打交道,相互之间很熟悉,可以说他是我在苏威赫港警察局里走得最近的一位朋友。

但阿卜杜拉给人的第一感觉却是令人生畏的。不仅因为他平时总是一副严肃刻板不苟言笑的表情,还在于

分类:纪实 | 评论:8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中东那些年》(二十一)工伤住院

 

(二十一)工伤住院

 

在港口作业现场,要时刻绷紧安全生产这根弦,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意外。在科威特工作期间,我曾陪同几名受伤工人前往当地医院治疗,装卸工Y工伤住院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那是我第一次深入科威特市区医院,医院的先进设施、文明环境和医护人员的敬业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记得一九八八年夏天某日,装卸工Y不慎从卡车上跌落,动弹不得,被紧急送往科威特市某医院,我和张经理随车护送。当我们刚抵达医院时,等候在急诊楼前的几位身着白色工装的人立刻迎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把伤者扶上轮椅车后迅疾推进了急诊楼。

因情况紧急,医生只简单问了我几个问题,除了伤者姓名、年龄和公司名称等基本信息外,我把Y从卡车上跌落的经

分类:纪实 | 评论:8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