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由叶生

花本我性,无夜也生.我的微薄:http://weibo.com/shimalu92/profile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16033
  • 开博时间:2004-10-17
  • 博客排名:第135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gycchris

2017-06-0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是个群氓时代

  南都《市井之间》专栏
   李书是优秀的伙伴,有求必应,我找不到人吃饭的时候,他一定在。
   我们爱去桐梓林东路上的那些餐厅,有很多的露天座位,周六中午,阳光正好,花开遍地,我们聊天,读书上的好句子,看街上的行人,吃清谈的食物。
   我对李书说:那天我请客户在公司附近吃工作餐,全是女孩,我只点了一个荤菜,一桌素,其中一个和我很熟的女孩问:我再确认一下,只有一个肉菜?我回答:肉吃多了不健康。回来一想,我怎么这么傻?我在请客户,即使不是客户,是朋友,也不该让5个人吃一个肉菜吧?
   李书调侃我:既然这么做了,就坚持有个性下去,还可以到外面给人吹,你是如此虐待甲方的。放心,只有你这个乙方没满足她们的肉欲,其他人都会满足她们的,她们最后记住的是你。
   我在餐桌上,总是不懂审时度事。之前请客,总是要把吃不完的打包带走,后来助手提醒我这是中国这样不太体面。我窘了很久,忍住不打包的习惯,学会了点恰到好处的菜。随着食品问题升级,我开始尽量吃素菜,并把这个习惯带入了商务宴请,现在看来,素菜吃多了,身体好了,生意跑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9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富人的感情生活,只供我们娱乐

  私奔没有浪漫主义者想象的那么美好,对奔者可能只是无奈的义举。那些为了感情放弃一切已拥有的东西的人,是正常人,只为寻求公平和安慰,不想多吃多占。人们总是一想到他放弃了些什么就感动,其实一想到他所获得的,就该觉得,这只是试图求个公平而已。
  其实有很多普通人为了感情抛家离子,是最私奔的,比这个更生猛。
  我的前男友的母亲就是和人私奔生下的他,现在他母亲一婚再婚,就是无法再私奔了。改变,对富人来说是最简单的事情,没什么好称道的,他们拥有太多,放弃一些,只是正常。如果是普通人,甚至是穷人,私奔,才值得考量。富人的感情生活,只供我们娱乐。
  同意朋友@sojournalist的意见:應該這樣說:大家是把"東西"放在天平的兩端,一邊是"虛無的愛情",另一邊是實實在在的上億鈔票---當天平兩端越不平衡,旁觀者越有快感~~畢竟,每個人所謂"擁有的一切",從世俗的眼光看來,份量是很不一樣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坏男人让女人深刻

   南都专栏《市井之间》
   童童突然来电话,说,“天昏天黑地看了一部共三季的美国连续剧,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不喜欢看小说或者电视连续剧――主要是讨厌被那些编故事的高手控制,让自己不由自主牵肠挂肚。”
   我说,“这有点像陷入一场有预谋的爱情,即使知道结果壮烈,也要坚持下去,直到精疲力尽,直到灰飞烟灭。”
   童童特别容易陷入真实生活中某种不能自拔的境地,根本没有精力再陷入虚构空间的身不由己状态。现在,她总算是从情感的泥潭里抽身,找到一个喜欢的男人,不用再满大街的捞世界,怎么这么快就跌进美国连续剧的沼泽?
   “他的女人回来了,他要陪她。”童童一直不认为自己是第三者,男人的女人是作家,喜欢到处旅行,离多聚少,让童童强烈幻觉他就是自己的。现在好了,打电话过去不接,更别说日了,童童欲火妒火双烧,但她不喜欢自己过庸俗连续剧女配角的生活,就找来美剧往死里看,一心只想当观众而不是演员。
   有时候,“不能自拔”算不算一种瘾?那种被约束不自由的感觉,是不是我们内心既反抗又渴望的?会不会有很多平衡点,能让我们在自由和纠缠中找到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离失所的人

   南都专栏《市井之间》
   成都从4月到6月是一定要坐在露天吃晚餐的,这个季节,天光渐长,微风习习,没有蚊子只有粉子。到了晚上就下小雨,把新长出来的叶子洗干净。我到了这个季节,就患上露天癖,坐在再漂亮的房间里吃饭,都觉得委屈。
   已经连续好几周了,每天傍晚都在大街小巷寻找能坐在外面吃喝的地方。成都的人从来都有坐露天的习惯,那些烧烤摊子,串串香,冷淡杯,都是在乱七八糟的街头拉开战场,据成都人说,巴黎人来成都就在街边找到了归宿感。我对此并不怀疑,只觉得拿成都和巴黎的街头生活相对比很搞笑。
   法国人随时都挤在街边喝酒吃饭抽烟看路人,理所当然。而成都人基本是蹲在街边吃喝的,因为烧烤、串串、冷淡杯全坐小板凳,感觉随时都可以逃跑。稍微正式一点的馆子,想摆在露天,利用一下公共空间,就要和城管斗争,食客倒也配合,城管一来,端着自己的碗往房间里跑。我就更直接地问老板城管来过没,来过了,就坐下来踏实地慢慢吃。
   全成都能在露天吃顿大餐的地方真的很少。昨天童童拉我去了兰桂坊,说有大把餐厅都合法地把座椅摆在露天。那里其实修好很久了,据说是个很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里剥夺着我对都市生活的判断力

  南都专栏《市井之间》
   成都最美好的季节是4-5月份,天气不冷不热,一场雨过后,树上坚持了一个冬天的老叶子总算被清算干净,新绿像男人的新欢,招摇地羞涩着。粉色的蔷薇开遍围墙,弱软而坚决,让热爱出墙的人自惭形秽。
   我结束了5年的婚姻,净身出户,求一个心安理得。在这个美好的季节,离开美国,踏踏实实回到成都,白天在树荫下喝茶,晚上在露天餐厅吃饭喝酒。家乡像一块温润的松香,把过去凝固其中。
   回来第一想见的是童童,其实是想见她的男人。
   她先在电话里教训我一顿:“人说离婚是女人的第一桶金,你离了两次,全是净身出户,简直是个赔钱货。”
   “我就是那金,桶在男人手里。 ”我有时也会心痛,但一想到为了钱和人争来争去,就更不爽。何况总是我抛弃别人,不好伤人心又伤人财。
   童童讽刺我:“结婚后你有了炮友,离婚后你得了朋友。”
   “我的信仰是:性遵循快乐原则,婚姻遵循现实原则,爱情遵循理想原则。”我对童童信誓旦旦。
   古罗马哲人说:人们宁愿相信信仰,而不愿练习判断力。想想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里有成都老派市井

  朋友来访,点名吃我写过的“蒸烧”苍蝇馆子,看蹄花西施。结论是,生意很好,姑娘确实很萌。
  现在完全沉醉于小关庙的生活。终日在这里的大街小巷逛,总要新发现。
  首先是狮马路靠近小关苗街的一面铁栏杆围墙上,开满蔷薇,小粉花,真他妈梦幻。
  又发现另一条街上一家洗脚房,宽敞明亮,便宜,一边洗脚一边看街景,街对面是一家网络会所,因为是会所,就有落地玻璃,沙发,墙是米黄色的,灯光柔和,透过树木看过去,像温暖的家。
  一个电动车的防盗设备被碰到了,一种在可怜的叫着,是呀,电动车也有权利防盗。
  这是傍晚,我一边洗脚,一边看街上缓慢的人,打招呼,聊天,溜狗,人车不多不少,市声不高不低,皂荚数很高,还有歪着的槐树,没有过多的园林修饰,一切植物都很茂盛。很美好。
  这一带,底商发达,却没有玉林小区的过度热闹和车水马龙,也没有紫荆小区的贵气和距离感。
  这里是成都的老派市井,我在考虑是否应该搬去住。
  我打着盹,看一眼张鸣的《辛亥:摇晃的中国》,玩一下刚买的XT800手机,望着街景发呆,洗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了不变成戴围脖的狗

  《市井之间》
   在美国闲来无事,迷上微薄。现在玩微薄,实在是很落伍了,看看身边的人,都是成千上万的关注者,自己嗓子喊哑了也就招来一百来号人,失落+嫉妒+虚荣心受伤,轮流袭击我。反省一下,离开媒体圈之后,只和不爱上网的李书、东东几个人玩,生活圈缩水,虚拟圈冷清,唯一活跃的童童最近忙于“性福”那点事情,哪还顾微博。
   研究了一下微博方式,其实并不喜欢,那里太市侩太江湖太中国,充满熟人的相互吆喝相互吹捧,或者明争暗斗,或相互利用或诋毁。在我无限的浏览中,只发一个成都女孩,写很好的微博,却独处一隅,删掉粉丝保持为零,微博900条,关注者众多。她的意思摆明了不卖任何粉丝的帐。
   而网站更像社交老鸨,把大家搅在一起混战,又把人用“红V”分隔出来,充分保护中国人热爱LOGO的决心,同时抽打没有V字人的虚荣心。我每天一上去最关心的是数字:我的粉丝数字,我的被转发数字,我的留言数字。刚上微博的人都立下过为数字奋斗的决心。
   再看美国的Twitter,收敛很多,页面上一群人平等发言,没有那个红小勾,没有标签,双击点开名字,才知道这人有百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轮回,出于对自身的敬爱。

  南都专栏《市井之间》
  
  到底该找什么样的男人,对于单身女人,基本不是要紧的问题,最要命的问题是,还有什么样的男人剩下了,能让女人选。
  但童童有选不完的男人,选多了,就糊涂了。
  我帮她理出个头绪来:男人有三种——有钱的,有性的,有爱的。找到任何有一个的,就能过普通女人的生活。找到有两样的男人,是幸运的女人。找到三样都有的男人,自己肯定是倒霉蛋。
  童童现在的男人,有三样:有性,有爱,有女人。她觉得自己也是倒霉蛋。
  我结婚的时候,一个朋友给我的祝福是:你要做个超级女人,标准是——有事业,有孩子。他的理论是:有孩子有男人的女人是标准女人,有事业有男人的女人是强大女人,有事业有孩子的是超级女人,有事业有孩子有男人的是疯狂女人。
  感谢他没有把我往疯狂女人那个道上逼。我同意男人尤其是优秀男人不该属于某个特定的女人,那是社会资源,不可独享。聪明的女人只敢理直气壮地说“这孩子是我的”,永远不敢确定地说“这男人是我的”,就像男人不敢确定那孩子一定是自己的一样。生活中的不确定性,无法让男男女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找人

  小朴和我联系呀,我没你新电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总是以离开的姿势到来

  南都专栏《市井之间》
  
   狮马路街上,每天下午3点都有一个卖土鸡的贩子骑着三轮车路过,车上有鸡笼有炉子有热水,隔三差五的,他会被街上的妇女拦下来,当街点杀活鸡。
   童童来找李书玩,在狮马路街上,先被当街杀鸡的场面给震住了,只见他断脖子放血拔毛开膛,5分钟搞定,比自己斩杀男人还快。问杀鸡的下次什么时候来,杀鸡的说,随时都要路过这里,可以预约,提前一天给杂货铺的陈姐说一声就行。
   赶明儿买一只回去给刚搞到手的男人炖鸡汤。这个念头一经过童童的脑子,就把她自己吓了一跳。这才日了没多久,就想从卧房爬向厨房?从下半身往上半身扩张?真是个贱女人。
   不过童童喜欢自己和所有男人的交往路线图:卧房——厨房——厅堂,基本上每个男人都来不急上台面进厅堂,就被童童从阳台扔了下去。
   童童对男人失去了耐心,其实是对两性关系失去耐心。
   童童得意地对现在的男人说:我总是以离开的姿势到来。被男人骂了回去:你是怕受伤才打一枪换一炮,你手上纹的名字,说明你当年最不想离开,名字到手了,人还是跑了,这是你的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7页/5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