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由叶生

花本我性,无夜也生.我的微薄:http://weibo.com/shimalu92/profile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16035
  • 开博时间:2004-10-17
  • 博客排名:第135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gycchris

2017-06-0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威尼斯日记

  

《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专栏

     几次去意大利都故意回避去威尼斯,一直觉得盛名之下的旅游小城早被游客掏空,没有原来的生活模样。

     这次出差到威尼斯,没有游客心态,天天和威尼斯的艺术家混在一起,就被它的状态迷惑。

     教堂的钟声每天敲很多遍,上午11:30那次对很多威尼斯人来说是晨钟,每天的生活从中午开始。先约下午喝咖啡说事情,如果说3点,运气好3:30意大利人可能出现,运气不好就无法预估到达时间。这里没法用塞车当借口,于是谁也不找理由,只是神秘地一笑。对于总是坐船或走路的人来说,他们身上的散漫气质像天赋一样让人无法拒绝——反正这里一切都是慢的,再慢一点也无妨。

     出门时记得带上让.克莱儿的《论美术的现状》,一边看他对艺术现代性的尖锐批判:“这是一个衰世氛围,手艺和范式既失,人们只是胡乱地用旧知识的碎屑重建一个整体。至多是亚力山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涣散的时代

  

最近写专栏不顺利,写着写着,就看到了以前自己的文字风格和观察视角,这让我厌倦,如果总是像以前,不如保持一点体面——不写罢了。

不断改变的风格也许很难,但老是用同一个视角说差不多的事,更让人难堪。

在这个涣散的时代,怎样定下心来?

分类:专栏 | 评论:1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喜欢不为社会所接纳的人

  

《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专栏      

      最近老是说起苏珊桑塔格,因前段时间读了本回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言讲的是荒诞离奇的故事

  德国汉学家顾彬:莫言讲的是荒诞离奇的故事
  http://book.sina.com.cn 2012年10月12日 11:11 德国之声中文网
  
    德国汉学家顾彬(Wolfgang Kubin)撰写的《中国二十世纪文学史》被视为一部权威性著作。在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今年的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后,德国之声记者与在北京的顾彬进行了电话联线。
  
    德国之声:瑞典诺贝尔奖委员会将文学奖授予莫言。您认为莫言是理应荣获这一最高文学奖项的世界一流作家吗?
  
    顾彬:我一直不停地公开批评莫言。他简直就是我批评得最多的中国作家。因此,首先我要说,我为他感到高兴,为中国感到高兴,为中国文学感到高兴。但我的批评依然是有道理的。
  
    人们在莫言那儿读到了什么?必须说,莫言有本事写出畅销小说。在中国有许多更好的作家,他们不那么著名,是因为他们没有被翻译成英文,也没有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这样一位杰出的美国翻译家。葛浩文采用一种非常巧妙的方式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城市少了抽象的情绪

   《21世纪经济报道》“成都来信”专栏
   我的一个员工每到秋天写文案开头一定是“丹桂飘香”,我抗议他辩解:成都这个季节就是满街桂花香,改成菊黄蟹肥也没人信。
   成都经过十多年的房地产开发和城市营销,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轻松安逸的偏远休闲城市,能够代言这个城市的不再是遍地廉价的露天茶馆或者方便的人力三轮车,而是宏伟的建筑,或者洋气的复古景观。
   我总是相信,对一个城市肉身的整形,并不能立刻抹去它曾经的虚拟德行。成都二环路全面改造,砍掉了所有遮天蔽日的大树,但街角的一树桂花香,足够让我心跳——进入9月,成都就是桂花的天下。桂花是暗香,一阵一阵,冷不防袭来,整条街整条街香得没有理由。
   这是成都最好的季节。
   我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抒情。面对十几年前曾专心描述的城市以及它的生活方式,我没有兴致和信心。
   苍蝇馆子越来越贵而且越来越难吃,可以露天吃饭喝茶的地方越来越少,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以个人或政绩为导向的物质主义之中,少了很多抽象情绪。
   几年前阿城到成都,点名要吃成都的传统小吃芽菜
分类:专栏 | 评论:2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暂时的涅盘还是永远的怪圈

  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成都来信”
   今年夏天在波士顿度假,看到成群结队的中国孩子,穿着统一的体恤,胸口上印着类似“大鹏展翅,雄心万丈”的口号,在哈佛、MIT的校园里参观。一次在去哈佛的地铁上还听见几个中国孩子在高声攀比:我读的是火箭班,你那只是快班。我好遗憾——跑这么远的路,看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想的还是升学那点事。
   孩子在成年之前最需要又最难收获的是什么?肯定不是知识,知识面前,人人平等。重点中学的人和普通中学的人,都拥有掌握知识的能力,只是深浅、角度不同。孩子最难获得的是普世价值观、基本修养和基础审美能力。
   如果家长价值观混乱,就别指望孩子能独自抵挡来自社会的蚕食;如果老师和家长有一方没有修为,孩子的文明化进程自然放慢;审美能力在庸俗唯物主义盛行的中国扭曲变形,如同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所说:习惯和风气支配着我们对美的判断。
   现在两种家长的日子好过:有钱的和没主意的。有钱人把孩子扔进私立学校,目标是出国,完全逃避传统教育;没主意的家长,把孩子托付给学校,无意识地成为帮凶。最痛苦的是既无法摆脱传统教育,有不
分类:专栏 | 评论:1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方之珠

  今夜不能睡,声援香港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远的苏珊

  读《永远的苏珊》——回忆苏珊桑塔格。我这么挑剔的人,却只对她无条件接受和热爱。这书满足了我关于她的私生活的所有向往。因为喜欢她的文风,又同是摩羯座,我总是恬不知耻地和她参照。但你发现你和热爱的人有那么多共通处,像得到印证或鼓励,哪怕是缺点,都心安理得。
  “她对自己写得一切的第一感觉是胡说八道“——我总是这样。”她喜欢不为社会所接纳的人,把她看成这样的人,让她很开心。””她总是容易招来非议,这和她极度较真有关,太较真的人会显得滑稽。““她一辈子保持一个学生的习性和氛围。”“她不喜欢同一页中同一词用两次。”我也是这样呀。
分类:专栏 | 评论:2 | 浏览:6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来古诗可以这样读

  最近睡前读柏桦的《原来唐诗可以这样读》,真是觉得诗人是最了不起的文学角色。千古名句多来自诗人而不是小说家。总是想象李白写诗的醉态,杜甫的苦逼,李商隐的忧郁,王维的潇洒。哎,和男人抢着背,发现张口都忘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栏露华浓。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凌乱。
但我在微博上学到的新古诗是这样读的:(浪漫主义)——西出阳关无故人,故人已乘黄鹤去,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现实主义)——千里江陵一日还,老子堵在东二环。一行白鹭上青天,老子堵在孵化园。两岸猿声啼不住,老子堵在红星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老子堵在新成温。借问酒家何处有,老子堵在盐市口。天长地久有时尽,只有堵车无绝期!
  
分类:专栏 | 评论:2 | 浏览:4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违背世界潮流的真理

  《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


   成都进入了“大时代”:即将完工的新世纪环球中心是世界最大单体建筑;在建的成都大魔方是亚洲最大演艺中心;已奠基的绿地中心468米,号称全球第七高摩天楼;正在酝酿的从北到南穿越中心城区的“百里中轴线”,将是世界最长停车场。。。。。。
   建筑不会说谎,正如《权力与建筑》一书中所说,在所有文化形式中,建筑是文化价值与公民价值最直白的表现。成都的宏大叙事型建筑只能体现一个城市的虚荣心,与城市的幸福指数无关,与市民的日常审美需求背道而驰。成都这些巨无霸的建筑,形式远离功能,只服务于权贵的想象力。
   一觉醒来,我发现成都有意思的小型建筑基本拆完,到处被巨型商业综合体充斥,悲从心起,变态地开始迷恋小体量的建筑。它们像建筑中的诗歌,是“加速的思想”(布罗茨
分类:专栏 | 评论:1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7页/5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