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6
  • 开博时间:2016-06-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夜深忽梦少年事、之三

  小学有段时期语文老师总在下午放学时候留下大家背课文。

  我不太擅长背诵,尤其是对于长篇的文章,从来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方法。有时候即使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书一合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大部分古诗词句句押韵、长短工整,虽然难以理解,但对我来说感觉比易于理解的现代文更容易背。小学的语文课本在每一课的最后面都会写着这一课需要背诵全文或者部分段落,如果没写就不需要背诵(但偶尔也有老师额外要求)。每次学新课的时候,我总是先翻到后面看看这一课需不需要背诵,如果不用背就十分庆幸,感觉像翻过了一座大山一样轻松。如果需要背,心情马上就晴转多云,这意味着在不久之后会有一次背课文的煎熬。

  当最后一节课是语文课的时候,放学时老师就可能会说,今天来背某篇课文。然后大家就各自拿起书开始背那篇课文,如果自认为可以背下来了,就到老师面前去背一遍,背下来就可以回家。背的过程中如果卡住了,老师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提示一句,心情不好可能就直接打回去听下一个人背。「背下来就可以回家」,看起来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但对我并不是这样,当时的我眼里只能看到完全相反的表达:「背不下来就不能回家」。

分类:回忆补时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深忽梦少年事、之二

  我没有完整地上过幼儿园,对于幼儿园时期的事,也因为时间太久,只记得一些模糊的片段。甚至于对自己到底上了多久幼儿园,我都没有概念。根据家里人的说法,我只上过半年幼儿园,之后就在家呆着直到上小学。因为当时的我什么都不懂,用大人的话来说应该是「一点都不机灵」,连想上厕所都不知道举手叫老师,就只会坐着等。所以上了半年之后家里就不再上我去幼儿园了。

  那时我们家跟爷爷奶奶在一起住,爸爸妈妈要工作,平时爷爷奶奶在家看着我。我经常趴在窗户边看着街上,等着妈妈骑着自行车下班回来。盯着窗外看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像灰尘一样的点点圈圈在眼前飘,我以为是外面落下来的东西,说给奶奶听,「圈圈都落下来了!」奶奶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长大以后我才知道,那应该是所谓的「飞蚊症」。

  虽然在幼儿园呆的时间不长,但我记得一位幼儿园的老师,她本来姓杨,但我总把她当成「狼」老师。(那时候我说话说不清楚,有些音分不清,比如「楼」和「猴」之类的,爷爷说应该带我去剪舌头,不过后来某一天我发现自己能分开这些音了。)她短发微胖,戴一副黑框眼镜,笑起来感觉很和蔼。一次在街上,我坐在妈妈的自行车

分类:回忆补时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深忽梦少年事、之一

  小学四年级,一次考试后的几天。

  语文课,大家都在写作业本,写完就要交给老师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坐在讲桌后面批已经收上来的作业。数学老师走进来,低声跟语文老师说话。「……出来了,给他记了个第一名……」

  紧接着她就看到她口中的年级第一名——我正蹲在讲台的另一头写作业,便问语文老师,「他这是怎么回事?」

  「他写作业太磨蹭,才把他弄到这儿写。」

  「呵呵呵呵……」数学老师笑笑,又继续说起了别的事。

 

  小学时的我,从来不懂得跟老师处好关系,也不像女生那样能说会道。即使能考到年级第一,老师也从未对我有过什么关照,相反地,有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还会为难我一下。

 

  三年级的一次语文课,也是写作业本。当我把作业本交到老师面前时,她看到我最后一页有几个地方的字墨水都洇开了,因为我写错了字拿透明胶粘掉修改了,「怎么写得这么恶心?」她「唰」的一声撕掉这一页,「重写!」撕掉的部分并不多,是这次作业的最后一页,只有几行字

分类:回忆补时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