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6921
  • 开博时间:2006-11-21
  • 博客排名:第367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们家一共只有三个人

  经常听说类似这样的事:有的娃跟着妈妈叫自己爸爸“老公”。我们家正好是另一个极端,我跟兜爹一直以来都互相连名带姓地称呼对方,小兜从来没在家里听到过“老公”这个词。
  
  昨天晚上跟两个闺蜜去吃羊肉。最后还剩了一些,人家知道兜爹最好羊肉,就说:“打个包给你们家老公吧。”
  
  小兜拉着我的袖子,悄悄问我:“妈妈,我们家老公是谁?”有趣的是她虽然不明白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但她本能地觉得这事有点敏感,所以她一改平时的大嗓门,而是用非常低声非常谨慎方式问的。
  
  我只好循循善诱:“娃,我们家一共只有三个人,妈妈跟你都在这里,那我们还能打包给谁呢?”
  
  回家我还把这个事当笑话告诉了兜爹,他当时正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你今天是带着麦兜去吃羊肉的吗?”
  
  唉,我只好用对待小兜的同样方式对他说:“我们家一共只有三个人,她既然没跟你一起吃饭,还能跟谁一起吃饭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爷俩语录

  小兜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的两只手:“妈妈,我分不清楚左右。”
  刚想再一次告诉她吃饭的手是右手。她又突然说:“我只能分清楚双胞胎的左右。”我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是:那两个双胞胎中哥哥是左左弟弟是右右。
  这是哪跟哪啊。
  
  跟小兜说过很多次了,如果陌生人给她东西吃,一定不能吃。她每次都点头答应,从不遵守。
  有一天我带她去麦当劳,给她买了从汉堡、薯条、玉米粒到冰淇淋的全套。好不容易等她终于全都吃完了,就拉着她的手准备离开。
  没想到小兜径直走到隔壁桌,对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中学生甜甜地说:“姐姐,能不能给我吃点你的薯条?”
  娃当时的神情真的可以用落落大方来形容。我快疯了。
  
  兜爹跟小兜的对话——
  小兜不知道胡说八道了些什么。兜爹说:“你神经啊?”
  小兜回嘴:“我就是神经。”
  兜爹正色回答:“我不喜欢有神经病的人。”
  这个对话,怎么这么像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
  
  不知道是为了件什么小事,小兜不听话,我有点生气。
  兜爹开导我:“小兜是上帝赐给我们的礼物,虽然有的时候,这个礼物有点烦。”
  
  小兜问兜爹:“什么是有害垃圾?”
  兜爹回答:“像你这样的就是有害垃圾。”
  
  有一次我跟兜爹提起《八零后,在东莞》。
  兜爹看了眼小兜,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点,免得小兜还以为那是个高尚的职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

  


  
  我生日的前几天,小兜趴在地上,在一张巨大的纸上画了张画送给我。是生日蛋糕。一边画蜡烛一边问妈妈多少岁了,听说要画三十多根,告诉我画不下那么多。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画了两个蛋糕。我追问了半天,她说这样可以给多一些人吃。更逗的是她要求我把着她的手帮她在画上写下这样的语句:“亲爱的妈妈:这是小兜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够快快乐乐地成长。(后面还画了一个爱心)。”晕。这居高临下的口气让我哭笑不得。娃究竟是觉得我平时不够快快乐乐,还是觉得我成长得不够?
  
  然后又要求我一定要邀请左右。我实话实说:“妈妈生日那天正好我们在香港,而且不是周末,左右要上学没法参加。”
  
  我生日那天,告诉她一定要听我的话。我的理论是:“谁生日就得听谁的。”她偶尔露出一点不乖的态势,我就立刻问她:“今天是谁生日啊?那听谁的?”小兜于是很向往自己的生日,因为她的生日大家也会听她的。
  
  我本来就是个失眠症患者,自从小兜晚上睡大床起,我的睡眠状况就更糟糕。因为娃睡觉总是三百六十五度地转,胖乎乎的脚经常踢中我的头,而我的毛病是只要一醒就很难再入睡。于是我生日的那天晚上,我指着酒店房间的大沙发对小兜说:“你能不能再送我一个礼物?这个礼物就是今天晚上让妈妈好好睡个安稳觉,你自己一个人睡沙发。”娃很配合,二话不说立刻抱着枕头爬上沙发。
  
  就这样我当了一整天VIP,感觉特好。第二天,我要求小兜干个什么事,她痞里痞气地对我说:“今天又不是你的生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关品味

  无数次的经验证明:给娃买鞋这个事,必须带着娃亲自去试。
  
  于是问题就来了:当妈的和当娃的在挑鞋的品味上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歧。带小兜去香港最大的shopping mall,那么多美丽的童鞋,我见尤怜。可是我替小兜挑的,她完全不接受。
  
  想想也是,按照我替娃设计的“亦舒女郎风范”,我挑的都是风格中性、式样简约、材质软熟、做工精良的那一种。无论多贵都不眨眼。我的一贯做派:衣服可以穿普通的,鞋一定要最好的。
  
  娃一直摇头:“我不喜欢这些黑的、咖啡的什么的,我要买彩色的。”然后娃对一款台湾产的鞋子一见钟情,非它不可。除了她喜欢的粉红色,更重要的是一走起路来,中间的那两个心形就会闪闪发亮。
  


  
  这双鞋子的俗艳实在是超出了我能忍受的程度,想到她以后每天穿这样的鞋在我面前晃悠,我的脑袋就嗡嗡地响。这要是别人送的也就罢了,我还得为这样的鞋付钱。
  
  但娃很坚定,一副“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架势。在我们这样民主的家庭,我只能屈服了,她的人生她做主。
  
  小兜高兴坏了,当场就要求穿这双鞋回酒店。我付钱的时候,她就在附近疯跑,一边跑一边低头看闪闪发光的效果。
  
  回家我跟兜爹说起这件事,兜爹说当然应该尊重小兜自己的选择。小兜听了更加得意,大喊“我就喜欢闪闪发亮的”。而且居然亲了那双穿过的鞋子一口,然后又用亲过鞋子的嘴亲兜爹的脸。
  
  鞋子也就算了。现在我担心的是,如果她长大以后挑了个品味糟糕的男人,那我该如何跟他相处?结论是:那也得尊重她的决定,然后说清楚了,我尽量不跟他相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里 大雪飘

  自从本学期老师要求把家校练习本弄成双向的,家长也要在本子上写娃在家里的表现,我对小兜的管理就增加了一个有效的谈判砝码。
  
  我让娃干什么,如果她不听,我就假装说:“那我可要写进家校联系本上去啰。”小兜就立刻跳起来:“不能写,不能写。”然后就乖乖地遵守我的指示。
  
  有的时候她干了什么坏事,例如在我的眼皮底下突然蹦起来,一不小心狠狠地撞了一下我的鼻梁。我疼得坐在地上哇哇大叫,小兜也受了惊吓,她一边流着眼泪说:“妈妈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一边很心虚地主动说:“千万不要写进家校联系本啊。”
  
  有一天小兜在家里自言自语地背诵她在幼儿园里学的儿歌,我恍惚中听到一句:“夏天里,大雪飘。”我立刻纠正她:“错了错了,是‘冬天里,大雪飘’”。
  
  小兜坚持说是夏天里。我循循善诱:“夏天怎么会下雪呢?”小兜解释:“这是颠倒四季歌,是颠倒的,本来应该是冬天下雪,所以颠倒过来就是夏天下雪了。”
  
  天啊,娃还学会狡辩啦,我让她回学校问老师。然后我又跟兜爹说这件事,兜爹说:“没错啊,夏天里大雪飘,就是因为有冤情。麦兜说得没错。”然后他又故意哭丧着脸喊:“我冤啊!”
  
  第二天,小兜说她问过老师了,就是夏天里大雪飘。我又跟娃争执了一番,小兜很不服气,她主动说:“那你写进家校联系本去吧。”我心里很困惑,因为以小兜的记忆力和智商,不太可能把这个记错。可是我压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颠倒四季歌》这样的东西。
  
  结果我还真在家校联系本上写了。然后当天又问了老师。老师说真的是夏天里,因为这个是《颠倒四季歌》。天啊,娃说的居然没错。小兜还高高在上地数落了我:“哪有一个颠倒四季歌里会说‘冬天里,大雪飘’的?!”后来她又一字不错地背了全文,确实每个季节都颠倒过来了。我悻悻地,觉得很没有面子。
  
  今天从幼儿园回来,小兜又问我怎么样才能让鸡蛋在水里浮起来。这我可不知道。娃教我:“只要往水里放盐就可以了。开始放一勺两勺的时候,鸡蛋还不会浮起来。等到放三勺四勺五勺,鸡蛋就会浮起来了。”
  
  真的吗?娃太与时俱进了,我辅导不了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不上台面的事

  小兜到现在都还是这样的。自己一人在客厅玩着,突然就跳着脚大喊:“我要尿尿,憋不住了,马上就要尿出来了。”
  然后我就在一旁大喊:“赶紧赶紧,千万不要尿出来啊。”这个过程,慌乱得像打仗一样。
  怎样才能让娃学会,一有尿意就立刻上厕所,不要这样一惊一诧的,太不淑女了。
  
  有一次自驾游。在高速上小兜突然想尿尿,可是附近没有厕所。她很乖巧地说:“我能憋住。”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人在车上忙着聊天说笑话。小兜在没有任何上下文的情境下突然用手捂着两腿之间,嘴里用坚定的口吻大声鼓励自己:“一定能坚持!”
  全车笑翻。
  
  昨天小兜坐在马桶上,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巨响。然后小兜用困惑的表情对我说:“妈妈,不是粑也不是尿。”
  我知道,那只能是拉稀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是妈妈搞的鬼

  兜爹最近承担了一个新的家务。现在只要他人在广州,每天晚上都由他负责哄小兜睡觉。
  这项任务兜爹完成得有点过于出色,几乎每次他自己都比娃先睡着,小兜一人躺着很无聊,所以很快也跟着睡着了。
  
  而且每天睡前他俩还有一个仪式。就是父女俩一起大声唱:“都是妈妈搞的鬼!嘘嘘……都是妈妈搞的鬼!嘘嘘……”
  有的时候还分声部,一个人唱:“都是妈妈搞的鬼!”,另一个人唱“嘘嘘……”然后再反过来。
  多么幼稚。
  
  有一天跟小兜走在路上,我假装生气,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唱。小兜立刻叛变,说:“妈妈,那我们一起唱‘都是爸爸搞的鬼吧’”
  我说不好,应该唱“都是小兜搞的鬼"。
  小兜想了想,说还是唱“都是自己搞的鬼吧”。我觉得这样也行。那也算是小兜的自我批评。没想到娃特别鬼马,她不唱,让我一个人唱。
  如果我唱:“都是自己搞的鬼”,那意思不还是跟“都是妈妈搞的鬼”一样吗?
  
  娃,你就这么低估你娘的智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熟

  小兜知道只能下载“免费”的APP,但她总是在免费的游戏里误打误撞地下载昂贵的插件。所以我就在iPad上设了限制下载的密码。
  有一天我正要输密码,小兜很热情地大喊:“妈妈,我来帮你按密码。”我制止了她。结果她说:“我知道是什么密码:XXXX。”晕,居然还被冷眼旁观的她发现了这个秘密。而且她还认真向我保证:“我一定不会按错的。”宝贝,这正是我担心的啊。
  最可乐的是,前两天在车上,我随手拿起她的iPad,发现上面居然设了个开机密码。天啊,我都不知道怎么设开机密码,小兜居然还会自己干这事?!我还很担心是她乱按的,到时不知道设的是什么导致没法开机。于是我怀着探索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试了一下,小兜给自己设置的开机密码,跟我设置的限制下载密码是一模一样的。
  I服了U!
  
  小兜有一天用非常成熟的腔调跟我谈话:“妈妈,以后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你告诉我就可以了,不要大喊大叫。”
  
  昨天兜爹拿了一包喜糖回来,这是他跟小兜两人的对话。
  爹:“XXX叔叔结婚了,这是他的喜糖。”
  兜:“啊?他跟谁结婚了?”
  爹:“跟一个小姐姐。”
  兜:“小姐姐?”
  爹:“比他小十多岁。”
  我在不远处彻底晕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职业

  小兜的班主任问小兜:“爸爸是干什么工作的?”
  小兜回答:“爸爸是教授。”然后又补充:“是几百个人里的教授。”也不知道她所谓的“几百个人里的”是什么意思。
  老师又问:“那妈妈是干什么工作的?”
  小兜脱口而出:“妈妈是带我的。”幸亏在老师印象里妈妈并不是个全职主妇,于是老师追问:“妈妈除了带你,她是干什么工作的?”
  于是小兜回答:“妈妈是干普通工作的。”
  晕。于是回家我告诉小兜,妈妈是专栏作家。
  小兜大喊:“专栏作家,楼上怎么还没打扫干净啊?!”
  看来我得努力觅封侯了,否则以后在娃前面抬不起头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哭着想跟他结婚

  据说这学期初小兜他们班上新来了一个很帅的小男生,他帅到什么程度呢?小兜是这样形容的:“他那么帅,我都哭着想跟他结婚。”晕。
  
  后来小兜学会了一个新的版本的“石头剪刀布”,她摇头晃脑地念:“石头剪刀布,看谁没穿小底裤!”我大吃一惊,问她是从哪里学来的。她说是就是那个新来的小帅哥教的。不过我并不认为四岁的娃说这个段子有性别意味,因为我曾亲耳听到有小男生因为直接穿运动短裤里面没穿小底裤而被老师批评。
  
  尽管如此,我还是告诉小兜以后不能再说这个段子。小兜立刻顺口编了一个新的:“妈妈,那能不能说‘来拼拼拼图,看谁没有穿衣服’”。这个也格调不高。可是我心里还有点佩服:她随口瞎编还能押上韵,挺不容易的。
  
  昨天是幼儿园开运动会。有一个男生拿着一盒王老吉穿过人群来找小兜,送给她喝。我一听这个男生的名字,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那个帅得小兜哭着想跟他结婚的那个男生啊。小兜的眼光还不错,是挺帅的,身上带着一种优越的气质。
  
  小兜拿了他的王老吉,喝了一口,居然抱怨:“太冰了,怎么给我喝这么冰的东西?!”我觉得小兜挺难伺候的,以后跟她在一起的男生真不容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抱怨

  每天去幼儿园接小兜回家的路上,我都给她钱让她帮我买一份报纸。小兜很认真地干这个事,这给她一种“帮妈妈做事”的成就感。
  
  昨天傍晚不知说起了什么,小兜抱怨:“妈妈,你要听我的!你怎么都不听我的。我都帮你买报纸了,你还不听我的!”这……
  
  然后她又继续说:“你说的我都答应了,可是我说什么你都不答应。”
  我越听越糊涂了:“你在说什么啊?”
  小兜解释:“我想去日本餐厅,你又说要去意大利餐厅。我都已经答应去意大利餐厅了,可是我要点披萨你又不同意。”
  
  我把以上这些话学给兜爹听。兜爹说:“都是跟你学的,她的口气跟你一模一样。”
  
  小兜昨晚突然说:“妈妈,我以前是不喜欢爸爸的,现在我越来越喜欢爸爸了。”估计原因之一是她爹总是听她的。有一天我晚上外出,她爹负责给她洗澡。她跟她爹要求不洗头,并且叮嘱不要告诉妈妈没洗头,她爹就答应了。
  
  然后她爹偷偷把这事告诉我听,同样叮嘱我不要让小兜知道他告诉了我这件事。他让我假装自己发现。
  
  于是我假装闻了闻小兜的头发皱起眉头:“怎么有个小朋友的头发这么臭啊?”娃缺乏斗争经验,立刻笑眯眯地自己主动招供了:“妈妈,我没有洗头,我让爸爸不要告诉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昨天在微博上发了小兜的万圣节造型照,Joyce阿姨立刻回复“来!亲一个!(爱你)(爱你)我喜欢兜的造型!(抱抱)(抱抱)”。我把这话读给兜听,她嘎嘎地笑,美得不行。甚至要求自己学着又读了两遍。
  然后问我:“微博是可以把照片发到每个人的手机上吗?”我说不是,但他们可以用手机来看。
  娃立刻问:“那美智能看到吗?”美智是他们班的同学,大概是想跟同伴分享的意思。
  我说小孩知道怎么看,只有大人才能看。
  兜穷追不舍:“那美智的保姆能看到吗?”
  然后她又继续说:“如果Ivy看到,她一定会说小兜好漂亮。Ivy会打扮成睡美人。其实呢,万圣节应该是扮恐怖的,但我们都想扮漂亮的。”
  晕,还挺明白。
  
  我告诉小兜:“左左生病了。”
  她什么也没表示,只是追问我右右病了没,而且还问了两遍。那意思好像右右没病她就放心了。
  我问:“左左生病了你不伤心吗?”
  她摇着头说不伤心:“因为左左对我不好,右右才对我好。”
  我又问:“右右怎么对你好了?”
  小兜脱口而出:“右右给我吃喝玩乐。”吃喝玩乐这个词都学会了?不愧是我的娃。
  然后小兜又很不好意思地悄声对我说:“我最怕的就是你病了,那可就没有女孩子照顾我了。”女孩子?我高兴死了。
  
  跟小兜去散步,她突然对我说:“来,走一个fashion show!” 然后她还教我怎么走。原来幼儿园还学这个。
  走完她又说:“缪凡非只会走猫步。”缪凡非也是他们班的女生。这我没太听明白,fashion show上可不就是走猫步吗?
  回到家里以后小兜在客厅听幼儿歌曲的音乐,一边听一边自己翩翩起舞。我随口说:“来,走一个猫步!”
  小兜很老道地拒绝了我,而且理由还很专业:“这根本就不是猫步的音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娃的肚子本来就是鼓的!

  小兜前几天病了。一开始是某天夜里肚子疼,疼得大声叫唤了一夜,而且除了肚痛之外没有任何别的症状。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担心是不是传说中的肠套叠。而且兜爹还出差在外,弄得我半夜三点爬起来犹豫着要不要悲惨地独自送她去医院。后来她大吐了一场,我反而就放心了,这说明是肠胃问题。
  
  接下来的两三天,她每天都吐一次,有一天晚上还发了低烧。就这样没吃药,也没去医院,还每天坚持去幼儿园。
  
  然后眼看着就好了。大喜,觉得俺们家娃真皮实,自我康复的功能非常强大。接下来一天晚上兜爹去中大有事,我让小兜跟着他去玩,好让我一个人清静会。我就知道兜爹自己忙着工作没空带娃,结果小兜果然被托管给了M姐姐。兜爹和小兜回到家,当爹的什么也没说,小兜主动汇报:“刚才在停车场又吐了。”啊,为什么啊?后来才知道大概是因为小兜口渴了,爸爸没告诉姐姐小兜肠胃不好,结果姐姐很热情地请她喝了酸奶。
  
  第二天一早,小兜不知道为什么非说不想在幼儿园吃早饭,一定要兜爹带她去外面吃。吃完又吐了,就这样兜爹还把她送进了幼儿园。我一看这样吐得没完没了,而且兜爹眼看第二天又要出差,还是当机立断送她去医院看看比较放心。
  
  到了珠江新城的妇幼,去晚了在儿内科只能挂普通医生的号,还碰上了一个不靠谱的张姓女医生。先问我娃这两天的大便情况怎么样,我才想起娃这两天在家好像没拉过粑粑。问娃在幼儿园拉过吗,她说拉过一次。医生坚持说娃的肚子胀,是因为有大便在肚子里没有排出来。让我立刻带她到厕所往屁股里塞滴塞露,说是看看把粑粑全排出来以后还有没有不舒服,如果还不舒服的话就要去照B超。我觉得这两个诊断听上去都有点奇怪,可又不好意思质疑。
  
  往娃的屁眼里塞个东西是件很难执行的事。小兜大喊大叫地反抗,而且她还很悲观地问我:“是不是每天都要塞?”最悲催的是,好不容易塞进去了,娃几乎什么也没拉出来。后来我跟倩干妈说这个事,倩干妈说娃的肚子一直都是鼓的呀,又不是因为没拉粑才鼓。再说了,她吐了那么多天,当然没什么可拉的。
  
  回到医生那里,那医生居然不在诊室,护士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等了半小时,都已经十二点多了,兜爹说要不咱们回家吧。我坚决不同意,这样什么也没弄明白,什么药也没开,不是白来了嘛。又等了一会,医生终于回来了。我还担心会被派去照B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完全不提这事了。只开了两种肠胃药,还有贴肚脐的药贴。
  
  我很沮丧地带着娃从医院出来。觉得这个病看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兜爹安慰我:“跟小悦悦相比,我们已经很幸运啦。你看人家多惨啊。”这是哪跟哪啊?!
  
  那天中午本来是约了倩干妈一起和香港某品酒师吃饭,这个计划就这样泡汤了。回到家给娃煮了碗光头面。吃完我看她好像也没什么不舒服的,于是我又把她送回了幼儿园——估计这样的事只有我才干得出来。人家班主任刚打过电话来慰问病情,我一接电话就说:“也没查出什么大毛病,等她吃完饭我就把她给送回来。”
  
  倩干妈还挺够意思,她在我家附近吃完午饭,愣是把他们没喝完的三分之一瓶上好的红酒带给了我。于是我和她在广粤天地午后的阳光下坐了一会。把剩下的酒喝完。觉得真是一种慰藉。
  
  更让人欣慰的是,两天之后小兜的病也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礼物

  我喜欢小兜的幼儿园的原因之一,是大多数的家长都是知书达理、家庭体面、待人和善的那一种。
  
  例如如果有小朋友生日,家长不但强调不收礼物(我们还真有带着礼物去别人家参加party又愣是被迫把礼物带回来的经历),而且过生日的小朋友通常会主动准备小礼物给全班每个小朋友一份。
  
  前几天是小兜他们班一个男生郭XX的生日。小兜拿回来郭XX送给她的两个礼物:一包零食,另一份是带hello kitty图案的小饰物(这是给女生准备的,据说男生还有另一个版本。)
  
  小兜打开一看,里面有项链、手镯和戒指。我说:“好漂亮啊。”小兜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为什么没有耳环?”我批评了小兜:人家过生日,咱没有给人家送礼物,反而收了人家的礼物,你还挑剔没有耳环?!什么世道啊。
  
  周末兜爹带小兜出去玩,回来的时候小兜带回来一棵小小的绿色植物,种在一个可爱的小花盆里。是她要求爸爸给她买的。
  
  周一上幼儿园的时候,小兜告诉我她要带这盆小植物去。我问她为什么?小兜悄悄告诉我:“这是送给郭XX的,你那天不是说我没送给他生日礼物吗?”
  
  我觉得挺感人的,娃的心思还挺细腻。兜爹在一旁评论:“看来她在幼儿园还是有朋友的。”
  
  走在清晨无人的街道上,小兜穿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裙,非常认真地捧着那盆植物。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控制与被控制

  娃长到四岁以后,经常会有一种控制她不住的感觉。
  
  我的朋友A是比较丰满的那一类,小兜见她的第一面就叫人家“面包阿姨”。然后就被我批评了,再也不许她这样叫。后来再见面时,娃改成直接问人家:“阿姨,你为什么有这么多肉啊?”
  彻底晕倒。
  
  小兜最不缺的就是礼物,她经常能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礼物。
  可娃对礼物越来越挑剔了。有一次别人非常自豪地送给她某个礼物,她的第一反应是:“我不喜欢这个。”弄得送礼物的人和我都很尴尬。
  后来我告诉她,别人送她礼物时不能说不喜欢,这样很没礼貌。
  娃很认真地问:“如果我不喜欢它的颜色怎么办?”我继续强调那也不能直接说不喜欢,只要说谢谢就可以了。
  娃还是追着问:“如果我真的不喜欢怎么办?"
  
  不但很难控制她,反过来娃还经常控制我。
  
  例如当我表示同意的时候,我经常说“嗯”。小兜特别不喜欢我说嗯,她纠正我一百次了:“妈妈,不要说‘嗯’,要说‘好’。”
  
  有一天,小兜告诉我:“蛋蛋哥哥已经升到Aclass了。”我本来想说“嗯”,终于还是说了个“好”。没想到娃还是不满意:“你应该说‘好棒啊’!应该这样说。”我累不累啊。
  
  昨天晚上小兜用剪刀剪纸,剪出了一个完全看不出形状的东西。
  她很兴奋地向我炫耀,说这个是“山”。我一边看报纸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好棒啊。”娃听完以后站在那里很失落地抱怨:“都不鼓掌吗?!”
  
  救命啊。我撑不住了!下定决心以后还是让兜爹多捐献一些时间给小兜,因为他当年是国立北京大学辩论队队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