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6743
  • 开博时间:2006-11-21
  • 博客排名:第367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归来

  在婆婆家寄存了两周之后,小兜今天傍晚就要回广州了。
  享受了两周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她回来的前一晚,我和朋友们组织了大型家庭party彻夜狂欢,这简直是我最后的疯狂。
  我非常感慨地跟燕说:“我觉得好像一切都结束了。”燕非常诧异地说:“啊,原来你以前写的那些母爱都是假的?”
  不,恰恰相反,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些对娃的深入骨髓的爱,那些独立女性对个人自由的渴望,都是真实的。它们是一块硬币的两面。
  
  小兜在回家之前最后一次跟我打电话,她很认真地要求我:“妈妈,你要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地等我回来。”
  晕。知母莫如女。小时工春节归乡还没回来。打扫房子这件事,实在不是我的强项。
  
  婆婆跟小兜说,他们所居住的广西大学寒暑假也有幼儿园托管班,下次暑假再来的时候,就给她报名上暑期班,这样她可以更多的小朋友一起玩,不会那么闷。
  小兜很老道地说:“我先去参观一下,如果干净我就去,如果脏我就不去。”
  
  其实把娃托管这个事情本身也很劳民伤财。婆婆家并没有保姆,跟这个不睡午觉的娃耗了两周,估计我娘也累坏了。而且娃还不满五岁不能当"无陪伴儿童乘客”。我负责去送她,两周后兜爹负责去接她,为这事三个人前后一共买了六张机票——碳排放量忒大了,相当不环保。
  
  我跟小兜开玩笑:“要不你干脆就一直在婆婆家上幼儿园算了。”
  小兜脱口而出:“可是我已经上了米洛英文幼儿园啦,怎么还能去别的幼儿园呢?”娃,你就显摆吧!米洛就米洛呗,跟你娘说话你还要强调是“英文幼儿园”?!口语里没有这么说话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通话

  春节后把小兜留在我娘家托管两周。我临回广州前跟娃说,我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然后我问她:“你知道我每天都会跟你说什么吗?”
  娃非常老道地学着我的口气回答:“小兜,你今天乖不乖啊?有没有吃青菜?”
  啊,我有那么师奶吗?!
  
  告诉小兜我和他爹周末去香港。
  娃在电话那头一连串地盘问:“你们去住几天啊?”一天。
  “住哪个酒店?”Loyal park。唉,你又不去,去几天祝哪里关你什么事?
  下一个问题居然是:“这个酒店有酒吧吗?”啊,为什么首先关心酒吧的问题?
  接下来她又问酒店的各项设施:“有没有游乐场?有没有游泳池……”
  娃真是个“酒店控”。
  
  又有一天,娃在电话里说:“爸爸怎么还不来接我啊?我已经等了一个星期啦!”
  然后听到我娘在旁边笑。估计娃问了一个她一直没好意思问的问题。
  实在不方便告诉娃:我的如意算盘是,一直要等到她幼儿园开学的前一天才把她接回广州。
  
  今天的通话更可乐,我跟小兜的全部对话如下:
  我故意说:“我找小兜同学。”
  娃:“妈妈,我就是小兜啊。我在看少儿频道。”
  然后娃问:“妈妈,你今天过得好不好啊?”这个问题通常不是我问娃的吗?
  我:“好极了。”没好意思告诉娃的是,她不在家的这两周。我总算过了一下正常人该过的正常日子,自由快乐得难以置信。
  娃的第二个问题:“爸爸有没有对你不好啊?”
  我:“没有啊。”天啊,娃居然还担心我被欺负?!
  娃:“妈妈,拜拜!”然后她立刻就把电话挂上,估计是急忙看电视去了。
  啊,敢情娃就只关心她娘过得好不好,她爹有没有对她娘不好。这也太成熟了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徒步记

  


  
  小兜春节前后最喜欢跟人显摆的事,是“上次我在阳朔徒步,走了27公里!”然后人民群众便很不满地抱怨,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没写博客?
  
  唉,因为那次徒步,小兜的语录每天都被我的队友频繁地发表在他们的微博上。以至于后来场面失控到这样的地步,每当小兜说了什么让大家哈哈大笑的话,娃就会非常自豪地指挥他们:“把这个写到微博上去。”结果是,回来以后我都懒得再从头写一遍。
  
  好吧,因为我总是觉得以后会写一本名为《带娃去旅行》的书,作为历史资料的收集,我去朋友们的微博上再把若干有代表性的小兜语录收集到这里来:
  
  四岁八个月的麦兜是本次徒步中年龄最小者,也是初学者。三十公里中走完近二十七公里。她以为遥遥无期的路程只是为了抵达酒店。这是她唯一抱怨的事:“这次的酒店安排得太糟糕了。”最后几公里,她说:“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背,一个是抱。”大家试图帮帮她,背背这五十斤的娃,终因过重而放弃。她善解人意地自言自语:“哎,是吃得太多了。”
  
  (注:我又忍不住再跳出来补充一下。小兜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又对我说,她觉得蟹老板“只有一个缺点”。我很好奇地问是什么缺点,她回答:“他安排我们住那么远的酒店。”)
  
  为了激励兜儿走完三十公里,大家一直对她说,订这么远的酒店,因为只有那里有冰淇淋。兜儿被彻底地忽悠了。最后大家用兜爹走毅行者的故事来鼓励她:“朱教授走毅行者的时候最后几公里是怎么样的?”小兜回答:“不停步!”然后他们又循循善诱:“那小兜现在应该怎么样啊?”小兜坚定地说:“也不停步!”
  
  
  兜儿吃饭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嘴上,毛衣上,沾得满是米。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又去喜来登喝第二轮酒,最后离开酒吧时兜儿冒出一句:“我看你们爽死了。”之后大伙抱着这小活佛猛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小兜在南宁跟婆婆一起看电视《非诚勿扰》。看完之后她突然对我说:“妈妈,我们去吧!”
  去哪里?我一下子不能相信。
  她说:“我们一起去这个舞台吧。”
  晕。
  于是问她到了《非诚勿扰》怎么向大家介绍自己。
  她胸有成竹地说:“大家好,我叫朱孔阳,今年23岁……”23岁?!大概她也知道这个节目儿童不宜吧。
  在我的纠正下,她又重新说:“今年四岁半。我的小名叫麦兜,你们也可以叫我珠珠。”然后深深地对观众一鞠躬。
  
  初六是婆婆生日。
  吹完蜡烛,小兜再一次批评我:“妈妈,为什么不管是谁生日,都是你许愿?!婆婆的生日应该婆婆许愿,我的生日应该我许愿,你自己的生日才是你自己许愿。谁的生日谁许愿,知道没?!”
  
  小兜过年收到的第一个红包是小钢姨妈和宇干妈给的。当时我不在场。人民群众纷纷向我转述,小兜收到这个红包的第一反应是:“用这个红包一半的钱给妈妈买别墅。”
  这让兜爹在众有头有脸的人面前非常没面子,他后来抱怨我:“什么教育!”
  又过了几天,我在跟小兜说一年后要去考小学的事,让小兜模拟一下怎么跟考官介绍自己。小兜前半段都说得非常棒。然后我提醒她还要说关于理想的事:“我长大要……”根据我对小兜的了解,她会接着说她长大要当外太空管理员或者世界冠军。
  没想到小兜大声说:“我长大要给妈妈挣很多钱。”
  彻底晕倒。娃,有些话是咱母女俩的私房话,不能让全世界知道。
  
  有一天我跟小兜生气。我说:“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我就不生你了。”
  小兜立刻跟我辩论:“可是你已经生了我了啊。”
  于是我很沮丧地说:“那我以后不想对你好了。”
  她又教育我:“你生了一个小孩,就要一直对她好,知道没?”
  
  我告诉小兜,她的表哥阿钢哥动个小手术要住两天院。
  小兜回答:“太好了,那就没人跟我抢电视了。”而且她是住在人家家,那是人家家的电视。
  小兜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她又转头去安慰阿钢哥:“医院里也有电视看的。”
  
  小兜身上充分体现了两个特点:“维权斗士”和“见风使舵”。 
  她如果想要什么或者想干什么,就会不依不饶地一直大声要求。例如她在车开出十多公里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玩具忘在家里,然后就不停地大声嚷嚷一定要回去拿。渐渐地当她意识到无论她怎么闹,我们都不会同意回去的时候。她就会一撇嘴滴下两滴眼泪然后突然说出另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要求:“我要吃冰淇淋!”当你息事宁人地答应这个冰淇淋的要求之后,
  她又会乘胜追击:“两个!”
  
  一直觉得自己的英文还算过得去。可是因为小兜的存在,总是在提醒我学海无涯。
  她前几天跑来问我:“妈妈,天竺鼠的英文怎么说?”
  救命啊。我甚至不知道天竺鼠的中文是什么意思。
  于是只好去学习了一下。居然叫 Guinea Pig,因为它的别名叫荷兰猪,也叫海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小兜在亚龙湾的沙滩上认识了一个比她大半岁的小男生,那两天两人总是约着一起玩。
  小兜说:“我叫他哥,他叫我妹,我们明天要一起玩沙子,还要拿吃的东西一起分享,像约会一样。”
  我觉得娃实在很有桃花运,而且很花心。羡慕嫉妒恨。
  
  小兜说:“我好想结婚啊。结婚的时候有糖吃,还有漂亮衣服穿。”
  娃,咱能不为这两样东西结婚吗?不结婚咱也能买糖和漂亮衣服。
  
  我听见小兜大声跟别人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叫朱孔阳。朱是朱健刚的朱。”晕倒。娃,得等到你爹像朱德一样有名,你才能说“朱健刚的朱”。
  接下来她说的是:“鼻孔的孔。”这……虽然从语文的角度看她也没说错。可咱能说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吗?例如孔雀的孔?
  好在她最后说了“太阳的阳”。
  
  现在的大人,已经不太容易理解小孩子的流行文化背景。
  例如小兜很迷恋《噼里啪啦小魔仙》。她动不动就说“正面能量”什么的。有一天她跟另一个女孩在园子里疯跑,然后她突然停下来坐在地上,非常忧郁地跟对方说:“我的能量消失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兜今天放学很严肃地告诉我:“我今天在幼儿园看见报纸上写着:西班牙发生地震了,至少死了十个人!”
  我半信半疑。上网搜索了一下,发现在去年五月份确实发生了这件事,她说的死亡人数也是正确的。
  后来我才知道:娃在幼儿园玩游戏,老师提供了一些过期的旧报纸作为道具。
  
  我们家前段时间买了一个很昂贵的料理机,小兜把它叫做:“榨果汁机。”
  有一天小兜要跟左右聚会,她突然说:“我要带榨果汁机去。”
  我的第一反应是:“娃现在怎么变得虚荣了?”按照我的理解,娃觉得左右家的东西什么都比我们家好,也许她好不容易发现这个榨果汁机是唯一一个我们家有而他们家没有的东西。所以她想要拿去他们面前显摆一下。
  于是我追问小兜:“你为什么想要拿榨果汁机去呢?”
  娃非常真诚地回答:“因为我认为他们喜欢喝果汁。”
  我为自己误会了娃的赤子之心而羞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政治化

  我们一家三口在三亚过元旦假期。最后一天,在酒店里吃早饭的时候,小兜突然说:“这几天终于可以跟爸爸妈妈两个人在一起了。”
  
  我听了之后悲从中来,觉得娃可真可怜。正想用这个机会批评兜爹过于工作狂,陪伴娃的时间太少。
  后来我转念一想,这些话与其我说,不如让娃自己说。这样兜爹才会更加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于是我引导小兜:“那以前为什么不能跟爸爸妈妈两个人在一起呢?”
  满以为娃会回答:“以前爸爸总是出差。”没想到娃回答的是:“因为以前我要上幼儿园啊。”
  
  晕。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本来痛快地出拳,没想到打在一堆棉花上。
  而兜爹那一刻的表情尤其可乐。他本来神情非常严肃,做好了被娃批评的准备。听到娃的回答,他面部肌肉很明显地放松了。
  于是他反过头来打击我:“政治化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你本来是想把小兜的语言政治化!幸亏麦兜没有沦为政治化的工具。”
  
  从三亚回到广州的当天,兜爹从机场直接奔赴凯悦参加工作饭局。他回到家的时候,我又开始抱怨:“我和小兜很可怜地吃了速冻水饺当晚餐。”我正引导兜爹表达内疚之情,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小兜脱口而出:“我们很高兴地吃了速冻水饺。”
  
  我算是弄明白了:小兜就是上帝派来给她娘搅局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哲学讨论

  兜爹躺在床上跟小兜对话。他一如既往地用一些哲学命题来测试娃。
  
  这次他问的是:“麦兜,你认为什么东西是永恒不变的?”
  小兜脱口而出:“百宝箱。”
  唉,敢情小兜是个物质主义者。什么百宝箱,你还以为你是杜十娘啊。我忍不住教育娃:“以后如果再有人问你什么东西永恒不变,你就回答:‘我对你的爱’。”
  
  兜爹继续问:“麦兜,你认为世界的本质是什么?”
  小兜回答:“洞。”
  我跟兜爹面面相觑。这个问题回答得颇有一些玄而又玄的哲学意味。
  我弱弱地问了一句:“小兜,你说的是蚯蚓挖的地洞?”因为我最近刚给她讲过《蚯蚓的日记》。
  娃立刻纠正我:“不是。蚯蚓挖的那叫地道,不是地洞。”
  
  兜爹又问:“那社会的本质又是什么?”
  娃突然用一种非常成熟的强调直呼他爹的大名:“朱XX,你累不累啊?!我看你是太辛苦了。”
  彻底晕菜。事后想一想,觉得这个话有可能是模仿我的腔调。
  
  兜爹还是坚持问了他关心的最后一个问题:“麦兜,你认为人和环境的关系应该是怎么样的?”
  小兜不假思索地回答:“人不能随地乱扔垃圾!”
  我跟兜爹爆笑。
  然后兜爹又对我说了一遍他曾经说过很多次的话:“能不能给她测一下智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称谓

  小兜跟我私下里把我家的小时工称呼为“搞卫生阿姨”。每次小时工来的时候,我都让娃叫“阿姨好”。
  今天早上娃居然大声说:“搞卫生阿姨好!”唉,我心想幸亏她没说:“小时工好!”
  
  想起上周在左右家,小兜当着众人的面大声问他们家的阿姨:“你是左右的保姆吗?”那阿姨愣了一下,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当时我觉得很尴尬,左右妈只好说:“她是我们家的总管。”
  
  小兜说她想给自己改个名字,她不要叫朱孔阳了,她想给自己取名叫“高清文”。娃,如果只看前面两个字,人家会以为您是台电视机。
  我对小兜说:“爸爸姓朱,所以你也要姓朱。”于是娃又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朱清小”。还很认真地跟我解释:“是清洁的清,大小的小。”
  这都是什么名字啊,小家子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带小兜去住酒店,洗完澡以后给她换上睡衣睡裤。她看了一眼我带来的衣服说:“睡衣要表扬,睡裤要批评。”
  你们都听不懂吧。她穿睡衣和睡裤特别讲究,要求一定得是一套的。我那天给她带的睡衣,没带配套的睡裤,而是随便带了另外一条单独的秋裤。
  所以她表扬我睡衣带对了,批评我睡裤带错了。我累不累啊!
  
  小兜大声对我说:“记住!你就是你,我就是我,知道没?!”
  知道了。汗……
  
  小兜老是喜欢让我给她在背上挠痒痒。夏天还可以理解成有痱子,冬天又是为什么呢?皮肤干燥引起的痒?
  每次她让我给她挠痒痒,她的嘴里都像GPS一样地指示:“右边一点,再右边一点,……最后一步!”“最后一步"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应该继续再往右边一点点。
  然后娃好不容易说:“可以了。”我立刻像得到特赦令一样停手。没想到娃很不满:“可以了”的意思,是说你终于找准位置了,请就在这个位置继续挠。
  
  小兜对“老婆”这个词理解得非常不准确,也许是因为这个词在我们家几乎没被使用过的缘故。
  她先是认为老婆就是老婆婆的意思。例如她画了一幅画想送给婆婆,她说成了“想送给老婆”。我目瞪口呆地问老婆是谁,她回答:“是你的妈妈啊。”
  后来她叫她爹“老爸”,然后像对应一样故意叫我“老婆”。
  我大喊一声:“小麦兜!”她喊回我:“小老婆!”——当时我们是走在大马路上,我简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比我淡定

  是一星期前发生的事了。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
  
  那天我订了有机菜,打算在家做饭。接了小兜以后,她坚持要去小区旁的真功夫吃卤肉饭,谈判了半天,她仍不依不饶。我也懒得跟她争了。可是身上没带钱,于是带她先回家拿钱。
  
  认为卤肉饭很便宜,我回家以后没拿正式的钱包,随手抓了个零钱包就带她下楼了。到了真功夫发现一碗卤肉饭14.5元,可零钱包里居然只剩下不到十块钱。又得再次回家取钱。
  
  我实在懒得再跑一趟了,故意跟小兜说:“我是不会再去了,你非要吃的话你就自己一个人去打包回来。”没想到小兜居然信心满满地说没问题。于是我给了她十五块钱。我当然不会让她一个人去,我打算远远地跟在她后面,观察她是不是能完成这个任务。
  
  为了不让她发现,我让她自己先下电梯,然后我坐下一部电梯。我们单元只有一个电梯,它到了一楼之后又到了负一楼,然后又直接到了最高层十楼,还呆了好一会才下来。就差这么几分钟的功夫,我冲出电梯的时候小兜已经无影无踪了。
  
  从我家小区有两个门可以去真功夫,一个近一点点,一个远一点点。我从近的那个门跑出去,一路都没有看见娃,心理觉得有点不妙。果然,到了真功夫发现娃不在里面。于是回头问小区门卫,他说刚才没看见有小孩出去。于是我又立刻掉头从远一点的那个门跑出去,也没看到人。这个门本身是“按键出,刷卡入”,是没有门卫的,几步路之外的斜对门倒是有一个门卫,他一头雾水地说没什么印象。
  
  心里有一点慌张。不,我倒不认为这么几分钟娃就被人拐跑了。事实上我家小区相对来说是个比较安全的,人口也不杂。我最担心的是,也许她进了电梯以后忘记按一楼按钮,然后又正好有人在负一楼按了电梯,这样她有可能糊里糊涂地进了负一楼车库。里面不但车多,而且她没有带门卡,还没法从车库再回到电梯里。
  
  我一阵风似地冲进车库,大喊娃的名字,什么动静也没有。这个时候我已经非常担心了。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在我刚才出单元门的时候,有个楼上的邻居正好跟我迎头撞上,她似乎跟我说了一句:“一个人跑出去了”。当时我急急忙忙地,也没顾得上搭理她。现在我首先要排除娃进了负一层车库的可能。于是我又冲上7楼敲邻居的门。她说小兜没进车库,娃是从远一点的那个门出去的,跟我恰好走了不同的方向。
  
  可是即便这样,真功夫这么近,娃为什么没有出现呢。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娃出了那个远一点的门以后没有往左拐往真功夫的方向,而是往右拐了。右边有一堆的蛋糕店、7.11什么的,难道娃还趁机自己逛商店去了?无论如何,我只能按这个方向去找了。一边走一边大声喊娃的名字,我估计自己当时的声音已经很凄厉了。
  
  才走了几十米,突然有个水果店的老板娘冲出来,告诉我娃现在已经在真功夫里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其实娃以前是很认路的,可是晚上有点黑,所以她一出门就走反了方向,应该往左走的路她往右走了。其实这就等于绕着半个小区转了一圈,如果坚持走下去也还是能走到。但是娃自己发现走错了,她就去找熟人问路。娃进了水果店问老板娘,因为我经常在那个水果店买东西,老板娘虽然不知道小兜的名字,但彼此是认识的。小兜突然独自出现把老板娘吓了一跳,而且她问人家:“阿姨,去买卤肉饭应该怎么走?”请注意她没说真功夫,但因为它家的卤肉饭很有名,阿姨也明白她在说什么。
  
  阿姨问她怎么一个人去,小兜还告诉人家:“妈妈说可以的。”然后阿姨问她我的手机号码,一连给我打了三个电话,但我没带手机。于是阿姨只好带着小兜去了真功夫。其实阿姨也没把她带进真功夫的店,因为水果摊就她一个人要回去看摊。她带着娃从水果摊往前走,拐了个弯,在能看到店的地方跟娃指清楚位置,然后她就回水果店了。
  
  我终于放心了,又往店里冲去,路上正好经过我们小区的那个近一点的门,保安看见我大喊:“你是不是在找那个小孩,手里拿着十五块钱的?!在真功夫里呢。”
  
  好戏还在后面。我在真功夫门外就看见了娃,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不过既然找到了,我就想观察一下她是怎么自己回家的。于是躲在角落里看她。
  
  首先娃拎着打包的东西其实是挺难自己从真功夫推门出来的。因为真功夫的门挺紧的,而且把手的位置比较高。没想到这对娃完全不是问题,正好有个叔叔在她前面推门出来,娃就很灵巧地一闪身紧跟着人家就出来了。
  
  好在这一路都不需要过马路。但出了门走几步之后,右边有一个停车场的出口。以前每次经过这里我都叮嘱娃应该先向左边看看有没有车会开出来。这一次娃并没有往左看,但娃正好经过出口时,远远地车库里确实有车要出来。娃一感觉到远处有车灯,立刻一溜小跑赶紧通过。她还是有安全意识的。
  
  然后娃还是选择了从远一点的那个门回家,这会经过她的幼儿园。这一小段路有点黑,娃很淡定的样子,不慌不忙,拎着打包的塑料袋在手里晃啊晃。
  
  终于走到了我家小区门口,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个门没有门卫,是需要刷卡才能进入。我想这下看你这么办。娃一看混不进去,立刻掉头去找斜对门西区的门卫,她知道可以叫保安叔叔帮她开门。
  
  娃这么突如其来地一回头,就正好发现了紧随她身后的我。灯光有点黑,娃显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她过了好一会才高兴地大喊:“妈妈,你为什么在这里!”
  
  总之呢,如果我不跟着出来,娃也确实能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地回来,而且她在整个过程中体现了很强的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淡定的心态。可是我再也不敢让她一个人出门了。
  
  我回家以后,手机又响了,水果店的老板娘不放心,还在给我打电话。兜爹回来以后,小兜跟兜爹说了三遍:“妈妈让我一个人去买卤肉饭。”兜爹耐心听娃说完整个经过,他严重表扬了娃。
  
  第二天我要带娃去Joyce阿姨家吃饭。临出门前娃叮嘱我:“你一定不要告诉Joyce阿姨你昨天让我一个人去买卤肉饭的事,Joyce阿姨一定会批评你的。”当然在Joyce家我还是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大家,娃在旁边做注解:“妈妈最担心的,是以为我一不小心进了负一层车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在凯悦吃饭。小兜突然很着急地说要拉粑。去到洗手间,看到三个位置里都是蹲厕。小兜嫌没有马桶,坚决不拉,宁可憋着。
  不拉就算了。我回包房跟别人继续吃饭,小兜说她吃饱了自己在大厅玩一会儿。过了一会我出来找她,看到她正在很严肃地跟餐厅的部长理论:“你们这里为什么连马桶都没有?!”
  她以后估计能当个维权斗士。
  
  跟小兜走在我家楼下的马路上,她突然说:“怎么全都变样了?”
  我问什么东西变样了,她回答:“世界。”
  娃,敢情您还是个哲学家。
  继续问下去,小兜具体解释了一下:“我三岁半的时候,花坛上是有个出口可以让我们直接穿过马路去南国超市的,现在怎么没有了。”
  她说得没错,真的是去年,她三岁半的时候。
  
  给小兜讲故事,某某动物批评鸭子“就喜欢出风头”。
  小兜问我:“什么叫出风头?”我说就是总是想告诉别人自己最厉害,自己是第一名。
  小兜很不好意思地自我批评:“就是像我一样爱出风头。我总想当第一名。”
  
  兜爹在江湖中人称“老麦”,因为他说娃叫麦兜,他要跟女儿姓。我一直以为小兜不知道这个。
  昨天晚上兜爹在书房忙碌,小兜躺在卧室大喊:“老麦!”
  我愣了一下,问她为什么这么叫。小兜回答:“我想换一种方式呼唤他。”这语言也忒成熟了。
  再问她怎么知道爸爸叫老麦,她胸有成竹地说兜爹把自己的新本子送给她了,封面写着“老麦”两个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所当然

  
  我从来没教小兜认过字。是华德福的观点吧――“幼儿太早学习识字弊大于利”。
  
  即便如此,最近半年,小兜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我觉得这是自然而然的事,也没往心里去。
  
  上个月带娃回老家,我娘大惊,说三个月不见,小兜怎么突然会认识那么多字。给她一本新的童书,她大部分的字都能轻松地读出来。
  
  “是幼儿园教的吧”,我这样回答。我似乎看到过他们班的黑板上写有一些字,娃还念给我听过。
  
  没过几天,我去幼儿园接小兜放学。她们班的副班主任说:“麦兜怎么认识这么多字,她以后读书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愣了一下:“那些字不是你们教的吗?”
  
  那老师可真是个实在人,她说幼儿园是教了一些,但肯定没教那么多。
  
  那娃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呢,难道是从iPad看故事看来的?我追问小兜,她显得拽拽的样子:“我就是自己知道的,这太容易了。”
  
  我跟兜爹汇报并讨论这件事。兜爹大大咧咧地说:“小麦兜会认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她爹是教授,她妈是专栏作家,这两人就只知道认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当外太空管理员”

  夜里十一点半,小兜躺在床上了无睡意。她突然说:“好像去外太空看看啊。”
  我吃了一惊。这又是从哪学来的。她娘只知道太空,太空和外太空的区别是什么呢?
  
  小兜继续说:“外太空就是只有天空、月亮和星球的地方。就带我去看看吧,就带我去吧……”这……你以为像是去游乐场那么简单吗?
  
  娃还说:“不想总是待在地球里,想去看看其他星球。”她可真比我有志气。我通常说的不过是:“不想总去去过的餐厅,想去新的餐厅”,又或者“想去看看其他国家。”
  
  这时候兜爹回来了,他听我重复完这个对话,立刻大嘴一张:“好,我们去外太空看看。”我批评他不能骗小孩。他很委屈地说:“带她去香港太空馆不就可以看到她想看的那些东西了吗,还有环幕电影。”又糊弄人,人家娃要求的是“离开地球,然后再回来”。
  
  不过还真应该带娃去趟香港太空馆。事实上小兜去过无数次香港,每次我都信誓旦旦地打算带她去太空馆。可是我本人对关于太空的事实在不感兴趣,所以每次一到香港我就忍不住把时间都花在疯狂购物和吃喝上,小兜到现在为止连太空馆的们都没进过。自私自利的妈。下次一定去,我保证。
  
  临睡前,兜爹最后问:“麦兜,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小兜脱口而出:“想当外太空管理员。”
  我爆笑,笑得都快岔气了。我生的娃就是牛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捧着一本新绘本给小兜讲故事。有一个情节是小狗看着鸭子在骑自行车,说:“这可是真功夫?”
  小兜疑惑地问:“什么是‘真功夫’?”然后她自己又立刻找到答案:“就是卤肉饭?”
  什么境界!
  
  小兜说,他们班的XX和XXX是全班最漂亮的女生。
  我开玩笑:“那你是不是最漂亮的啊?”小兜摇摇头。我很好奇地追问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不是。
  小兜脱口而出:“因为你老是给我穿不漂亮的衣服。”
  晕。我很尴尬地说:“那别人都穿什么衣服呢?”
  娃回答:“她们穿的都是毛绒绒的。”
  毛绒绒就等于漂亮?那夏天呢?
  
  小兜上周末在左右家住,左右家的豪宅在重新装修,所以他们暂时挤在公寓里。于是小兜嫌人家的公寓没有浴缸。她还建议:“我们订酒店住吧。”以至于左右妈评论:“资产阶级小姐。”
  你就装吧。其实俺们家里也没有浴缸。
  
  小兜和左右一起在床上拼汽车。小兜不配合,被佐佑批评。于是兜跑去找左右妈告状,还自我反省说:“我承认了错误但他们还是不让我玩。”之后委曲地哭起来。
  左右过来哄她看卡通片,她问:“能让我调台吗?”获得肯定答复以后立马转哭为笑。
  这点倒跟我很像。用兜爹的话来概括:“动不动就翻脸,好得也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雷锋

  周六中午,左右妈主动把小兜接走了,带她跟左右一起去科学中心玩。用左右的原话来说:“让小兜学习一下科学知识。”说好晚上住在她家,周日早上给送回来。
  
  小兜大喜,兴高采烈地就跟着去了。我像祥林嫂一样叮嘱她在外面不要乱跑,在人家家里要乖。娃还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妈妈,你不用告诉我这些,我早就知道了。”才四岁就嫌当妈的烦了。
  
  我也大喜。原计划周六晚上我去听演唱会,让兜爹在家看娃。现在可以带着兜爹一起去了——这年头想跟自家男人单独约个会不知道有多难。
  
  晚上跟小兜通了个电话。他们从科学中心回来以后又去了攀岩,活动安排得丰富多彩。娃说:“妈妈,我干了一件对不起你的事情,请你原谅我一次。”大惊,不知道她闯了什么祸。结果她说:“我一不小心吃了麦当劳垃圾食品。”多大的事啊?!我自己有的时候也去麦当劳吃薯条。
  
  第二天本来打算带娃一起跟兜爹去佛山,我拜托左右妈中午十二点前把娃送回我家。兜爹补充一句:“不送回来也可以。”于是左右妈又说她周日也可以帮我带娃,说好了周日晚上我们去她家接。
  
  于是我在西樵山过了一天神仙日子,又爬山又吃又喝,心里想着幸亏没把娃带来。小兜在左右家也过着幸福生活。左右妈带她去买新衣服,一出手就买了五件,还说玩具随便挑。我现在知道活雷锋是什么样的了,就是像左右妈这样的,决定以后周六都把小兜送到她家去。
  
  回到广州市区已经快十点了,兜爹做了一下午演讲,很有些疲倦。他觉得我们要先去中大取车,再来回番禺接娃,有点太累了,问我能不能周一早上去再接。他可真把左右妈当自己人啊!我的脸皮比他薄,所以我坚持必须今晚接。
  
  黑灯瞎火地,两人在钟村一带又开错了路,前后花了一个小时才到左右家。看到小兜穿着里里外外一身新衣服,感觉像是穷孩子到了富亲戚家里被救济了。小兜搂着左右妈哭着不肯回家,一直问为什么不能多住几天。
  
  小兜上床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她临睡前还在继续说服我和兜爹:“如果把我送到左右家,你们就可以休息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