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6845
  • 开博时间:2006-11-21
  • 博客排名:第367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好想念那颗牙

  是半个月前的事了。
  
  小兜有一天晚上正在吃饭,突然我听到异样的一声响,原来她不小心咬到不锈钢的勺子上,一颗牙没了,还出了点儿血。
  检查了一下她的嘴巴,牙是连根掉的。奇怪的是,这颗牙怎么都找不到,吐出来的饭里没有,桌上地下也没有。
  
  关于这件事,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我是最淡定的,这没什么吧,反正以后也要换新牙。
  小兜则很沮丧,她的第一反应是:“那我怎么说话啊?!”我好容易才跟她解释清楚,说话这事跟牙没关系。
  倩干妈坚持认为咬到勺子只是娃掉牙的导火线。她认为主要的原因是娃发育得太快了,还不到五岁就换牙了。干姥姥也是这么认为的。
  反应最大的是兜爹。他当时在外地出差,晚上打电话回家时我跟他提起这事。别看兜爹平时对娃的事务完全是个甩手掌柜,但听我说娃掉了颗门牙,他简直痛心疾首。他觉得娃掉牙的这个过程简直就是个意外伤害!而且他耿耿于怀的是,掉了门牙小兜说话会漏风。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悲剧是,掉了牙的当晚,小兜就发高烧了。而且她还一直说肚子疼。我很心虚地想起那颗掉了的牙不翼而飞的事,难道,娃把牙给吃进肚子里去了?
  兜爹来电表示,他认为发烧这事很可能跟掉牙有关系,他说也许是因为出了血之后创面感染了。这是哪儿跟哪儿啊。
  
  第二天一早,我自己一个人带娃去儿童医院。
  人家医院里一个娃看病,都三个大人陪着。我一个人就搞定了,觉得自己特别女强人。尤其滑稽的是,我要排着长长的队挂号,于是我让小兜自己一个人坐在远处的凳子上休息等着我。可是我排队的地方看不见她坐的位置,所以每过几分钟,我就从队伍里跑出来远远地看她一眼,确认她没乱跑也没被人拐跑。
  医生的结论是发烧跟掉牙没关系,也不是流感,是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什么的,开了几种药就回来了。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来不及给娃煮粥,只好在楼下真功夫给她买了碗肉饼饭。
  小兜发烧胃口不好,只吃了一半。然后她跟我说:“剩下的这一半我晚上再吃,这样你就不用那么累了。”唉,都病成这样了,娃居然想着利用剩下的半碗肉饼饭免去我晚上做饭的辛劳,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傍晚继续烧到40度。因为刚看过医生,我也不是太担心。
  兜爹表现还不错,主动取消了安排好的工作,当天晚上就赶回来了,比原计划早回来一天。
  倩干妈当天晚上也到我家来慰问。她不知道兜爹提前回来的事,担心我一个人搞不定,所以特意过来陪我。
  他们两人的从天而降让家里凄凄惨惨的局面一下子就改变了。倩干妈还带了自己卤的大肠给我吃。小兜睡得很早,我和倩干妈还趁机开了瓶琼瑶浆一边聊天一边喝。
  喝着喝着我突然说:“我可真淡定啊,娃都烧40度了我还有心情喝小酒。”
  倩干妈说:“可是她睡觉的时候即使你一直坐在她身边盯着她,她也不会因此而好得更快啊。”
  就是嘛。
  
  不过娃的体质确实好。这样过了一两天,病就好了。
  又过了好多天,小兜还怅然偌失地说:“我好想念那颗牙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小兜在床上翻来翻去,在没有任何上下文的情况下她突然很不满意说:“为什么总是小孩让别人?小孩要让妈妈,小孩要让老人,小孩要让更小的BB,小孩要让生病的人……为什么没有人让小孩?!烦死我啦!”
  晕,我什么时候说过小孩要让妈妈?
  
  兜爹带了一袋学生的喜糖回来,袋子上印着穿婚纱的新郎新娘卡通图案。
  小兜一边喝牛奶一边看着它,然后问我:“这是你跟爸爸结婚的时候得的吗?”
  
  小兜第一次去太古汇就非常喜欢那里。
  那天是打车去的,车子停在离大门口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小兜指着灯火辉煌的太古汇非常期待地问:“我们是要去那里吗?”在得到肯定答复以后,她很高兴地说:“耶!我最喜欢来这里了。”那天回家之后,她对太古汇的评价是:“那里好光芒啊,又光芒又舒适。”从那以后小兜动不动就要求去太古汇吃个饭,或者去里面的Ole超市买吃的。
  昨天我给她买了三文鱼头。我一边吃饭一边问她:“你知道这个三文鱼头是在哪里买的吗?”
  小兜非常老道地脱口而出:“Ole。”娃可真了解我啊。如果我用同一个问题问兜爹,他一定不能正确回答。
  而且小兜还接着说:“可是那个地方的东西有点贵。”
  
  小兜对旅行的要求越来越高了。我这个月底会去一趟新西兰,不能带小兜去,但小兜一直误以为自己也能去,后来我就不再她面前提这件事了。
  有一天我要去新西兰领馆的签证公司那里去送护照。因为没有人照顾小兜,所以不得不带小兜一起去送护照。小兜在路上一直问我去办什么事,我都没告诉她。
  结果她一进门看见了牌子,大声说:“啊,这里写着新西兰!”
  在我的忽悠下,小兜还是接受了她不能跟我去新西兰的事实,但她又提出了别的要求。有一天她突然让我带她去苏格兰旅行,还说她做梦梦到苏格兰了,那里有很多花。
  过了几天,她又跟她爹要求去俄罗斯。还说:“这些地方都要去。”
  
  我告诉小兜,她的名字差一点就要叫做“朱古力”了,是当时兜爹给她起的,被我嫌弃了。
  小兜立刻说:“那我还是叫‘爆米花’好一点。”
  小兜给自己起的昵称叫“朱朱”。她通常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的大名叫朱孔阳,小名叫麦兜,你可以叫我朱朱。”
  在她的名字中的三个字中,她只会写朱字,所以她每次画完画签名都签“朱朱”。
  有一天她自己在iPad上玩一个认字的游戏,还会打分的,我看到上面写着“朱朱的成绩单”,我完全没想到娃还不声不响地给自己设置了这个。
  最逗的是小兜在iPad的界面上把我的好多个APP的图标都合并了,她给那个合并项输入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奶茶”。真是崩溃。
  
  有一天兜爹在外面开会,我跟小兜正要吃晚饭,兜爹突然提前回来了,他说他有点发烧。
  于是我就让他赶紧先喝碗汤,然后我在厨房里继续做别的菜。小兜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楼下客厅玩玩具。过了一会我叫她上楼吃饭时,她背对着我不声不响,做出气鼓鼓的样子。
  后来我才弄明白,她是因为远远地看到我把第一碗汤盛给了兜爹,没有给她。
  小兜还自己总结:“妈妈最爱的人是爸爸,爸爸最爱的人是妈妈,没有人最爱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

  科伦坡机场。只要一进到候机闸门,就像进了监狱,里面除了椅子什么也没有。
  作为旅行团里唯一的小孩,小兜百无聊赖,她只钻到椅子下爬来爬去自我娱乐。
  
  我的朋友燕子看到不远处有个男孩,一直跟我说应该组织他和小兜一起玩。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很快就要九岁了,母亲是印度人,父亲是马尔代夫人。他是跟父母和哥哥一起去曼谷旅行,而我们的航班正好停经曼谷。
  
  燕子还挺有行动力的,她看我对她的提议没反应,就自己一个人去找那个小帅哥,把他带到小兜跟前。
  据燕子的形容,正趴在地上百无聊赖的小兜一抬头突然看见一个外国小帅哥站在自己面前,立刻芳心大乱。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兜只能跟着感觉走,她对小帅哥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 eight, night, ten”,然后又从十数回一。燕子在一旁笑得不行,她说从来都没见小兜这么不淡定。
  
  然后两人就像好朋友一样地在一起玩。年龄相差四岁,小兜能说的英文也很有限,主要通过肢体语言表达。例如小兜想让人家陪她玩石头剪子布,她就嘴里喊着:“one, two, three”,然后自己一手出布,一手出剪刀,再作势用剪刀去剪布。就这样把不同的规则一连比划了三次,终于让对方明白了,然后两人就一起兴高采烈地玩。还用同样的办法指挥小帅哥陪她玩捉迷藏。
  
  小帅哥的妈妈很喜欢小兜,一直拉着小兜跟他们照家庭照。临上飞机之前,她还送了小兜一顶帽子留念。登机的时候我已经让小兜跟他们说再见了,没想到小兜不依不饶,非要跟小帅哥坐到一起。于是我又折腾了一番,把小帅哥从飞机后部换到前部,他和小兜肩并肩坐在第一排,我坐在他们后面的第二排。
  
  这下好了,有人替我照顾小兜。一路上小帅哥又是替她点餐,又是帮她系安全带,又是陪她玩iPad。然后他们中途在曼谷下飞机,临走前,他的哥哥还跑过来问我要的电话号码,估计是他妈妈指挥的。
  
  像小兜这样的女孩,跟人热乎得快,可是别人走了她也好不难过,无所谓。这让我想起此次旅行学会的一句话:“吃得咸,看得淡。”
  
  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回到广州几天之后,突然接到了小帅哥从曼谷打来的电话找小兜。另外他妈妈还给我发来了他们一家跟小兜的合影,还在邮件里把他们家的情况详细地写了一遍。BTW,他妈妈长得可真不错,而且气质很好,一看就是家庭背景比较好的那一种。
  
  我给小兜看他们发过来的照片。小兜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他是外国人,我是中国人,怎么交流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的斯里兰卡




每次出国旅行,都是对幼儿园英文教育的一个检验。在斯里兰卡的经历告诉我,小兜幼儿园的英文课还是挺靠谱的。虽然学的词汇并不是太多,但胜在实用,有自信,能沟通。
例如小兜在酒店的自助餐厅吃饭,她主动要求帮团里的文奶奶拿吃的。奶奶说,那就帮我拿三只炸虾吧。小兜也决定同时给自己也拿一只。
然后她就一个人去了。我突然想起来,那个盛炸虾的容器很高,小兜自己够不着。而且,我确定她并不知道虾的英文怎么说。于是我远远地跟在她后面观察。
小兜先熟门熟路地去拿了一个空盘子,然后跑到盛炸虾的容器前。她意识到自己不够高,便主动找服务员帮忙。
不会说虾的英文没关系,小兜指着那个容器,信心满满地说:“This one!” 然后又竖起四个指头说:“four!”当别人帮她把四只虾放进碟子里之后,她还大声说”OK!”然后带着胜利完成任务的表情端回来。

在大象孤儿院,有礼品店卖用大象的粪便做成的纸质品,小兜坚持说要买个小本子。
我故意说:“那你自己一个人去买哦,我可不帮你买。”
小兜仰着头看着琳琅满目的品种,对店员说:“purple!”于是店员便知道她要的是紫色封面的本子。同样的紫色封面还有不同颜色的大象图案可以选择,小兜一下子还没决定挑哪一个。店员首先给小兜拿了一个带黑色大象图案的,小兜摇摇头:“No black!”结果人家给她换了个粉色大象图案的,她便很高兴地成交了。

我们的斯里卡兰导游是个帅哥,曾在北京学过五年的中文。小兜非常喜欢他,把他叫做“导航”,还不只一次地对我说:“如果他是我的爸爸就好了。”
在植物园里,小兜非要一只手拉着导游,一只手拉着我,然后很高兴地说:“这样真像一个家庭啊。”
有一天在大巴上,小兜突然大声对大家说:“我宣布,我要跟导航结婚!”
回国的那个凌晨,导游送我们去机场,他问小兜以后还会不会再来斯里兰卡。小兜说会,然后她又说:“我再来的时候,你都已经老了。”




有一天走在路上,我听见小兜在大声教育团里的一个八零后女老板:“你做事情要看结果,知道没?因为如果不看结果的话,你就不能达成梦想。”
我简直要疯了,这些都是从哪学来的?

导游在车上说:“在斯里兰卡上大学是免费的。”
小兜立刻对我喊:“妈妈,那我就在斯里兰卡读大学啰,免费!”
回到广州,见到小倩干妈。小兜像小导游一样向她介绍斯里兰卡的种种,其中还特意叮嘱一句:“小倩干妈,你可以让你的儿子去斯里兰卡读大学,是免费的!”
问题是,小倩干妈哪来的儿子啊?!

我们大家在一个宝石店购物,我只顾欣赏宝石,完全没注意小兜。后来有人告诉我,小兜刚才拿着不知道谁给她的五个卢比(相当于两毛五人民币),自己跑到柜台要求买一套共七块不同颜色的宝石。
用别人的原话来说:“那两个年轻的女店员惊慌失措,她们从来没见过有一个这么小的娃拿着这么少的钱来买那么多的宝石。更重要的事,她们还不敢得罪她,因为担心得罪了她,她妈妈就不会买他们的东西了。”

当然小兜一路上也为一些小破事大哭大闹了三次,我猜主要是因为团里只有她一个小孩,她有时候觉得很无聊。最后一次是在餐厅里,左右妈把她强行抱出包房。
后来吃完饭出门的时候经过一个沙发,小兜指着那个沙发告诉我:“这就是刚才阿姨批评我的地方。”然后又很老气横秋地说:“批评是为了进步。”

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天,小兜打电话给兜爹汇报:“爸爸,我们住五星级酒店,每天都吃自助餐,爽极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小兜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好想去纽约吃一顿自助餐啊!”
  晕倒。小孩子能不能不要这么奢侈啊。
  
  帮小兜洗澡。她不停地问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事:“妈妈,鸡是怎么放屁的?老鼠是怎么拉便便的?鞋子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能不能让我歇会儿啊。
  
  当然也有非常靠谱的时候。有一天有个小弟弟来我家玩,他抓了好几次小兜的脸。小兜郁闷得自己一个人捶胸顿足,可是她知道自己是姐姐不能还手。
  过了一会小兜自己吃饼干,也不忘拿给小弟弟一块。然后小弟弟临走的时候大家一起下楼吃冰激凌。吃完以后已经很晚了,小弟弟还想再回我们家玩。
  小兜替小弟弟说话:“妈妈,我们收下弟弟吧。”
  回家以后我表扬了小兜,因为娃是个非常宽容的小孩。如果我是小兜,别人在我的家里抓破了我的脸,以我的狭小气量很可能就不跟他玩了。
  小兜非常成熟地回答:“那你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啊。”
  真的真的,现在想来,只要别人略微得罪一下我,我就会介意半天,甚至就再也不想跟别人交往了。娃说得一点都没错,跟她相比,我真的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徒步再出发

跟几个朋友约了周末去从化徒步。为此我还特意给小兜新买了徒步鞋和两条户外运动裤。

我完全不知道,我在积极准备的时候,A和B因为小兜差点吵起来了。他们两人提前几天去踩点,一个人认为这个行程太艰难了,没可能带小兜去;另一个则相信小兜能够走下来。(事实上,如果我当时也参加了踩点,我也会认为不能带兜去。)

我就这样毫无思想准备地带着娃出发了。因为她曾经在阳朔一天内走过27公里,所以这次的25公里也没太当回事。

真正开始走了以后,立马觉得难度比在阳朔大。在阳朔走的都是平路,且沿着漓江风景无限优美。而在从化走的是山路。更可乐的是,在我们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山路之后,蟹老板告诉我们马上就要开始爬山了。我立马就晕了:难道刚才这一路爬的还不是山?

大家特意安排我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让左右妈和燕姐姐陪小兜走在最后面,这样我不在身边,娃就不会太娇气,上次在阳朔也是同样的安排。小兜对上次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所以她对左右妈和燕姐姐说:“真倒霉,怎么又是跟你们两个在一起。” 然后娃又抱怨:“蟹老板怎么又订了这么远的酒店?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天气挺冷的,山上风很大。小兜怕热,坚决不肯穿外套,我一路都在担心她这样穿着透风的毛衣顶风爬山会不会感冒。中间有一段爬山的路特别陡,刚下过雨,路也有点滑,连我都觉得相当吃力。远远地听到小兜在后面大声哭着喊妈妈,这声音在山谷里回响,让我很有些不忍。不过我也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蟹老板也加入了帮助小兜的行列,有三个靠谱的大人陪着她,应该问题不大。我心里想着,实在不行到下一个村的时候我就拦辆车陪娃退出了。

没想到,没想到,小兜居然跟我们一起坚持走完了七个小时,没让背也没让抱。影村到溪头村共二十五公里山路,据说折合成平地距离相当于走了近四十公里。这简直是一个小小的奇迹,娃的潜能完全出乎我的想象。而且下山的时候她居然还开始享受起来,快乐地放声高歌。




晚上泡完温泉,连几个大人都累得倒头就睡。小兜一点都不困,还跑到左右房间跟他们玩iPad。回到我们自己的房间之后,她还一直缠着我跟她聊天,一直到十一点半才睡着。

第二天回到广州,大家一起去Westin吃自助餐。小兜喜欢自助餐,吃得非常高兴。吃完正餐之后她已经知道自己一个人去拿甜品,要求服务员给她勺冰淇淋,还自己在上面浇上各种各样的点缀食物。一连吃了两大碗冰淇淋之后,她突然说她得再吃点热的东西,然后就指挥着右右跟在她后面替她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大碗热汤面。

最后全部的人都要走了,她还意犹未尽地说她那碗面还没吃完呢。然后又跟我说:“妈妈,我好想在这个酒店住一晚啊。”好吧,看在她徒步表现这么棒的份上,为了满足她的愿望,她过生日的时候我在Westin订间套房邀请从化徒步团的全体成员彻夜狂欢?我可以想象,小兜会有多高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To be or not to be

  最近两年我自己一个人带着娃,心里怀着一个巨大的信念:只要能坚持到她念小学,把她送去住校我就自由了。
  有的时候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兜爹就会给我鼓劲:“你想想,过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送她去住校了!”然后他跟我两人击掌:“耶!”
  为了不亏待娃,我们甚至愿意送她去最好的国际学校,哪怕学费高昂也认了。(作为一个拿中国护照的娃,全广东只有三家通过IB认证的国际学校:一家在顺德碧桂园,另外两家在深圳。所以我一直告诉娃:“你要去最好的学校”,这个最好的学校指的是顺德碧桂园。)
  
  可是,可是,离她上小学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却越来越舍不得送她去住校了。最后我决定把选择权交给娃自己,这样我至少可以逃避决定的责任。
  
  前两天我问娃:“你自己决定吧:到底是上最好的小学,但是要住校呢;还是上没那么好的小学,但是可以每天回家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然后我又忍不住告诉娃:“如果选的是第一个,妈妈会说:‘小兜你真棒,你上的可是最好的小学哦。’”
  然后我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太有倾向性,会影响选择的公平性,然后我又补充:“当然了,如果你选的是第二个,你可以说:‘虽然我没有念最好的小学,可是我可以每天跟爸爸妈妈在一起啊。’”
  
  娃想了一下,很严肃认真地说:“那我还是上最好的小学吧,我去住校妈妈你就不用那么累了。”
  我一听觉得很心酸,娃怎么这么体贴懂事啊。
  然后我又跟她说:“你不用替妈妈着想,你要替你自己着想,如果妈妈不怕麻烦的话,你自己想读哪个小学呢?”
  小兜兴高采烈地说:“啊,如果你不烦的话,那我想读那个不好的小学,因为我想跟爸爸妈妈在一起!”
  
  哎,我已经无语了。
  最后我对她说也是对我自己说:“没关系,还有一年半,你可以慢慢考虑再决定。”
  娃说:“还有一年半啊,那我还是先考虑跟谁结婚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夜晚。我跟小兜的对话可以无聊到这样的地步:
  她在黑暗中突然非常带着兴奋又神秘的腔调问我:“妈妈,你猜我手里拿着什么?”
  我想都不想立刻回答:“鼻屎!”
  小兜非常高兴地大声说:“正确!”然后她又很好奇地问:“你是怎么猜到的?”
  拜托,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买的,你自己躺在床上还能自行生产出什么来呢?只能是鼻屎。
  
  小兜说:“妈妈,我好像要一棵愿望树哦。”娃是真的相信对愿望树许愿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我叹了口气:“我就是你的愿望树啊,你想要什么告诉我就可以了。”
  娃还不满意:“你就是愿望树?可是你没有叶子啊!“
  又过了几天,小兜不停地要这个要那个。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的要求挺多的。”
  我刚想表扬她有自我反省的意识,她突然敦促我:“你是愿望树,还不实现我的愿望啊?!”
  
  打算下周末带娃去徒步。我告诉小兜:我在Decathlon给她订了一双徒步鞋和两条适合户外运动的长裤。
  小兜很向往地问:“那条裤子上面有花花吗?”没有。
  “有爱心形吗?”没有。
  “有闪闪的亮片吗?”也没有。
  娃,你能不能专业一点。咱买的是户外运动裤,不是选美服!
  娃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那另一条裤子呢?”
  也没有!
  
  娃总是描绘一些未来的场景让我心存幻想。
  昨天她告诉我,如果她继续跟外教学英文的话(BTW,他们班这个从加拿大来的Ryan可真是不错),她长大以后可以想去什么地方就去什么地方。她说:“比如美国啊,法国啊什么的。”
  我很认真地跟她解释:“你已经去过美国了。至于法国,那里不是说英语的,是说法语。”
  娃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接着她又继续描述以后她自己也能满世界旅行的远景,我问她会不会带我一起去。
  娃挺起胸膛牛气哄哄地表示:“当然带了,而且全是我出钱!”
  这可太好了,等的就是这一天啊。
  然后我追问:“那你怎么样能挣到那么多钱呢?”
  娃头也不抬地回答:“当然是帮你们做事啦。”
  真沮丧啊,娃,帮你娘做事根本挣不了钱。
  
  小兜学了一点气象知识之后,发现现实生活跟书本上的表述不太一样。
  例如她很认真地跑来问我:“妈妈,我们广州为什么没有云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Party planner

  话说小兜去年的四岁生日是在柏林过的。那天我为她举办的庆祝活动,是去吃我最想体验的正宗德国咸猪手。小兜一看只有她爹妈替她庆祝生日,很不满意地说:“就这么两个人吗,好丢脸啊。”
  更丢脸的是,我甚至都没给她准备生日礼物。因为我一厢情愿地认为:欧洲游本身就是一份大礼。
  
  总之那次的生日让我反省良久:我们真的应该从娃的角度着想,而不是按自己的喜好来安排娃的生日——尤其是不应该打着娃的旗号满足自己的私欲:)
  
  可是我甚至已经没机会改正错误了。也许是出于对我的不信任,小兜提前好几个月就已经给自己设计了生日party的各项细节。用她的原话来说,她的目标是要“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我一直追在她后面问“盛大”这个词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呢,老百姓的日常口语中不太用这个词。
  
  场地是她自己挑的:“就在‘饭堂’吧。”别误会,这里说的“饭堂”可不是食堂的意思,而是珠江新城非常体面的潮州餐厅,就在我家小区斜对面。小兜是它家的粉丝,她动不动就爱提议:“我们去‘饭堂’大吃一顿吧。”
  
  点什么菜也是小兜自己决定的,尤其强调“要点叉烧”,那是小兜每次去那里必点的菜。小兜向来不喜欢吃蔬菜,最近稍微进步了一点,所以为了证明自己的靠谱,她还特意说:“还要点一些蔬菜,过生日怎么能不吃蔬菜呢?”
  
  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小兜还要求在餐厅里挂上很多很多的气球作为装饰,这个很让我为难:娃,咱不过是在人家餐厅吃顿饭,人家可能不同意挂那么多气球。于是我心里又迅速盘算:要不她的生日party分成上下两场:大家先到“饭堂”吃饭,吃完以后再开个几十公里的车拉到左右家狂欢。
  之所以想起左右家,是因为他们家有大别墅,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家有一个兢兢业业的保姆。我估计能让保姆带领着左右事先吹好一百个气球挂满他们家的四壁。当然了,为此我非常心甘情愿地支付保姆足够的小费。
  
  至于邀请什么客人,小兜也想好了:“要请所有我认识的人来参加。”而且她还很有条理地把客人分成了好几类:第一类是左右、左右妈、蟹老板等等;第二类是婆婆、爷爷、奶奶等等遍及广西和湖南的亲戚;第三类是幼儿园的全班小朋友……
  打住打住,我的忍耐力实在是有限的。我最大限度能接受餐桌上有三个娃,一想到要把全班的娃都带到餐厅一起吃饭,我立刻就疯了。
  于是我跟小兜谈条件:在左右和全班小朋友之间,只能选择一个。果然,像我预料的一样,小兜决定:“那还是请左右吧。”我松了一口气。
  
  最后我跟小兜开玩笑:“你请那么多人,谁出钱呢?”其实我本来的意思,是想引导小兜说她用自己的压岁钱买单。因为小兜春节可是挣了不少压岁钱。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小兜胸有成竹地说:“帅叔叔买单!”
  晕,这是哪跟哪啊?!我非常困惑地问:“你过生日,为什么是帅叔叔买单呢?”
  娃理直气壮地回答:“因为他有钱。”
  上帝啊,娃还知道给自己举办的party找个赞助商。
  我忍住笑追问:“你怎么知道帅叔叔有钱呢?”
  娃脱口而出:“他自己说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这是真的。前几天帅叔叔请大家吃饭,我忘了具体的上下文情境,但他确实开玩笑地当着小兜的面说自己“又帅又有钱”。而且为了对小兜好,吃到一半他还现场掏钱让服务员带娃下楼买非常豪华的冰淇淋。
  所以小兜就记住了帅叔叔有钱,以及帅叔叔对她很好。而且娃很天真地相信:钱是大家的。因为在娃的世界里,他们总是被教育“好的东西要分享”。
  我在哈哈大笑的同时想起一句俗语:“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倩干妈说起“靠谱”这个词。小兜问什么叫靠谱。
  倩干妈说:“比如说,我们把你交给明老师,我们很放心,因为明老师很靠谱。”
  小兜立刻举活学活用:“我让你去买哈根达斯,我也很放心,因为你很靠谱。”
  刚说完娃自己又很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就知道吃。”
  
  我告诉小兜,我已经帮她买了新的舞蹈鞋,可是快递还没有送来。
  小兜困惑地问:“舞蹈鞋是外卖吗?”
  
  小兜是这样跟她爹聊天的:“爸爸,你四岁半的时候有没有我这么幸福啊?”
  
  小兜看到梳妆台上我和兜爹十多年前的合影,然后突然回头对我说:“那个时候你挺漂亮的。”
  晕,多么让人难过的表扬方式。
  更苦笑不得地是她总是问:“那个时候我在哪里,是不是在你的肚子里?”
  都跟她说过很多遍了:“那个时候还没有你。”娃不能理解,还是追着问:“那我到底在哪里呢?”
  
  带娃在楼下的红人馆剪头发,花了六十块,还剪得很沮丧。
  那个发型师认真是挺认真的,整整剪了一个半小时。但他没有意识到娃的头发是自然卷,第一次剪完以后娃的发梢全体向外翘。于是当场重剪,又剪得像个农村小孩。
  我坐在那里一直想:以后不能总是胡乱找个地方糊弄娃,还是带她去我的御用发型师那里好好剪得漂亮一点吧。
  出来的时候我对娃说:“他剪得太不好了。”
  娃很公正地评价:“他已经很认真了,可是还是不会剪。”
  
  给娃买了本书叫《我妈妈》。昨天晚上我让她也按照书里的样子来形容一下自己的妈妈。
  小兜说:“我妈妈她真的很棒。她有一双美丽的……”听到这里我芳心大悦,以为她一定会说“一双美丽的眼睛”。
  没想到娃说的是:“一双美丽的手,上面涂着美丽的指甲油。”
  唉,我昨天是新做了芭比指甲来着。没想到娃对人的描述还挺有时效性,可以做个新闻记者。
  娃是这样结束她的描述的:“有最帅的妈,就有最帅的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学一年级学什么

  周末带小兜去顺德干姥姥家。倩干妈跟干姥姥汇报,说小兜已经能念大段大段的文字。
  
  据倩干妈说,娃已经达到她自己小学三年级的认字水平。我觉得她这个结论过于夸张了,因为我清楚地记得我自己上小学前就已经捧着厚厚的《365夜》的字书一个人看,倩干妈当年的水平应该跟我差不多。
  
  于是倩干妈对她的结论进行了修正,她认为小兜现在的认字怎么也达到小学一年级的水平了。于是干姥姥非常困惑地问:“那她上一年级学什么呢?”
  
  倩干妈愣了一下,然后回答:“说老实话,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人民群众都比我上心,我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
  
  无论如何,大家还是现场讨论了一下。倩干妈的理论是:小兜还有一年半才上小学,到时认的字就更多了。我说至少她还不太会写字,这个终于可以留到一年级再学。可是又突然想起,她们班老师说从这个学期起就教写字了。(BTW,我自己是遵从华德福的原则,一直不教娃背唐诗、认字、写字。可这些幼儿园都非常积极主动地教了,老师那么认真负责,做家长的也只能领情。还有,华德福说娃九岁以前也不适合学钢琴,但现在是小兜自己要求学,我也不能阻挠吧。)
  
  英语就更不用说了,她们从两岁开始就在幼儿园跟着外教混。老外在学期评语里每次都说小兜是他们班英文学得最好的学生。事实上,我一直想让小兜念私立小学,跟这个事有很大关系。我担心公立小学会让中国老师从ABC教起,那可真是历史的退步,也许娃会因此而厌学。
  
  然后又说起数学。我说至少娃在小学一年级还可以学数学吧,因为她现在只会十以内的加减法。倩干妈瞥了我一眼,她说一年级主要教的也就是十以内的加减法。
  
  讨论的结果,人民群众认为应该让小兜提前一年上小学。这个问题以前也有人提过,当时吸引我的一点,是经济上的划算:少付了一年的私立幼儿园学费,然后她又提早工作了一年,这样里外里算下来还是挺吸引人的。
  
  可是后来我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最基本的立场是:千万不要拔苗助长。我宁可让她按部就班地在同年龄的小孩中轻松自信地当拔尖的那一个,也不愿意把她放到全班都比她大一岁的环境中给她压力。再说了,早一年上学,也许她的很多人生际遇就从此改变了,我没有权利人为地改变她的生活轨迹。
  
  如果小学一年级真没什么可学的,她可以学点其他的东西啊。希望她现在对于钢琴和画画的浓厚兴趣还能保持到那个时候,这样她会有大量的闲暇时间干自己感兴趣的事。又或者,她可以花时间在探索新的兴趣和爱好上。我前段时间才知道,居然还有种乐器叫葫芦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兜语录

  小兜在顺德小姨家玩。她要求看客厅里的电视,小姨说这个电视其实不能看(因为没装机顶盒,他们通常是看卧室里的电视)。
  小兜显出非常不可置信的样子:“这台电视是不能看的?那你们家就不是真正的家,是博物馆!”
  我承认我没听懂娃的逻辑。倩干妈听懂了,她帮小兜解释:“只有在博物馆里,东西是摆在那里不能摸也不能用的。”
  
  小姨的儿子上高三,这是小兜第三次跟他见面。
  他们俩在一旁聊天,我们几个大人在客厅的另一头一边吃松子一边很八卦地侧着耳朵偷听。
  哥哥问小兜:“你会不会说广州话啊?”
  小兜说:“我只会说一句:‘我中意你’。”
  小兜这句粤语咬字不太清楚,而且哥哥又是西北人,没听懂。
  于是小兜跟他解释:“就是‘我很爱你’的意思。”
  哥哥问:“是谁教你说的?”
  小兜回答:“是我爱的人教我说的。”
  哥哥再问:“你爱的人是谁?”
  小兜用手指着哥哥的鼻子。
  一群大人忍不住哄笑:九零后真的不敌零零后啊。
  
  小兜不知道在哪里学会了“傻人”这个词,反正肯定不是在家里,我们家可不说这样的话。
  例如她有一天这样提起她们班的某个男生:“那个傻人,他觉得我啰嗦。”
  我问:“那你是不是啰嗦呢?”
  小兜很实事求是地回答:“我只是有的时候有一点啰嗦。”
  还有一次倩干妈问小兜《西游记》里都有什么人?我认为娃可能回答不上来,因为我从来没给她讲过西游记。
  小兜回答:“有孙悟空、一头猪、两个傻人。”
  基本正确。
  
  小兜学会了夸张。她经常做出不屑一顾的样子说:“这个我十年前就会了。”
  小兜,四岁的小孩是不能说十年前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肉siri

  iPhone 4S的重要特色之一就是siri,据说它居然智能到能跟人进行哲学对话,关于人生及婚姻等等。
  
  我们家不需要siri,因为有小兜。每次在旁边听到兜爹跟娃谈人生谈哲学,我都忍俊不禁。
  
  情人节晚上吃完饭,我们一家三口在广粤天地散步。然后兜爹给我和娃买了哈根达斯,我们坐在露天的座椅上边吃边聊天。
  
  兜爹突然问小兜:“麦兜,你觉得人和人的关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小兜大口大口地吃着草莓口味的冰淇淋,头也不抬地说:“就是非诚勿扰。”
  再次提醒大家这个对话发生在情人节的夜晚。面对娃无厘头的大智慧,我和兜爹目瞪口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公众形象

  说说小兜开学第一天的趣事。通常最晚早上八点半得到学校,可是我们八点才睁眼。然后我像打仗一样在两截楼梯间上下跑来跑去,临时替她找出门的衣服和放在书包里的备用衣物。(模范母亲们会说:“为什么不提前一天准备好呢?”因为懒啊。)
  
  没想到她拒绝穿我给她准备的衣服,她坚持要穿“那件红色的冬裙”。我一下也不知道那条裙子放在哪个柜子的哪个角落,而且穿裙子还要再翻出长袜和小靴子来搭配,挺麻烦的。时间来不及了,于是劝她今天还是先穿牛仔裤。娃坚决不从,她大喊:“我就只想穿红裙子,就穿今天一天!”我气鼓鼓的。
  
  无论如何终于把那条裙子找出来了,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边给她穿一边问她:“你是不是觉得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你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幼儿园见老师和小朋友,对吗?”娃很委屈地点头。于是我说:“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跟妈妈这样说呢?”小兜回答:“可是你没问我啊?”可是你要学会怎么跟你娘有效沟通啊。
  
  傍晚五点,突然有人在微博私信上问我:“小兜今天是不是穿了一件红底白圆点的衣服?”其实我并不真正“认识”这个人,至少没见过面,我只知道:她是小兜博客的长期读者,是个女的,她有一个比小兜还小若干岁的娃。
  
  我的第一反应是:一定是她这学期也把自己的娃送到米洛来了,所以她在接娃的时候看到了小兜。没想到不是。她是在米洛的微博上看到的。
  
  晕,我自己都没关注米洛的微博。因为它是米洛旗下三个分园的统一微博,而且每个幼儿园还有那么多个班,所以在微博上看到自己娃的机率很低。而且这位读者特别牛的是,她告诉我她认出小兜的原因之一是:“娃有一双与你神似的眼睛”。上帝啊,其实她跟我压根就没见过面,唯一的印象无非是来自我微博头像上的照片。
  
  人家还夸娃:“穿红裙子去开学很喜庆。”唉,我现在特别理解小兜了,娃坚持要穿她认为最漂亮的裙子去幼儿园是有道理的:也许她预感到自己的照片会被她娘的博友看到,所以她得重视自己的公众形象。
  
  好吧,既然娃那么爱美,那就让她尽情臭美吧。我把她衣柜里那些几乎从来没穿过的各种各样的冬裙、春裙全都翻出来,接下来的两天也每天给她穿得漂漂亮亮的上幼儿园。老师每次都说:“兜兜,你怎么改变形象了?!”
  
  她的人生她做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见欢

  小兜在从机场回家的车上给我打电话:“妈妈,我们在回家的路上了,赶快做饭!”
  然后又她缠着问她不在广州的这两周人民群众都送了她什么礼物:“你是不是把它们藏起来了,想给我个惊喜?”
  真实的情况是:我能吃的都先吃了,能贪污的都先贪污了。剩下的那些就放在茶几上。娃,你娘的年纪大了,不喜欢搞什么惊喜。
  然后,然后,娃突然说了一句非常成熟的话:“妈妈,如果你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那就是给我的最大惊喜!”
  我真的要疯了。
  兜爹发誓这话真不是他教的。他也很惊讶地赞叹:“这个小孩真是太厉害了,她一下就抓住了问题的核心。”
  
  晚上给小兜洗澡,她看着我的戒指非常担心地问:“妈妈,你的戒指是防水的吗?”
  
  小兜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婆婆的故事。
  “妈妈,婆婆已经来广西五十年了。”这我知道。
  “妈妈,婆婆是北京人,再过几年她就要回北京去了。”啊?真的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婆婆还有这个计划。为什么啊?
  小兜给我解释:“因为北京才是她真正的家!”
  我很好奇地问:“那婆婆回北京去干什么呢?”
  小兜脱口而出:“溜冰啊。”
  
  我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我把我们家最新最贵的蚕丝被子留给自己盖,当然别人都不知道,我没有让他们知道。
  昨天晚上小兜在床上拥着我的被子看书,到了睡觉的时间我拿出另外的两床被子让她随便挑一床,她坚定地说她想要我那床:“因为这一床最暖和。”
  娃还真是识货。不过摸着良心说,那床蚕丝被绝对不能说最暖和(我虽然有点恶劣,但还没恶劣到那样的程度。家里有的是比它暖和的被子,它的好处是非常轻盈柔软有奢华的质感。)
  于是我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们再去买一床跟它一模一样的。”
  小兜立刻说:“可是你没有钱再买一床了。”
  买床被子的钱都没有?我至于那么潦倒吗?!
  
  晚上躺在床上陪娃睡觉,我侧着身看微博。
  小兜说:“妈妈,我想提一个问题。我跟婆婆睡的时候,婆婆总是跟我一起唱歌什么的。为什么你不能跟我一起唱歌,只是在看自己的手机?”
  我告诉她:“妈妈是在工作。如果你要求那么高,那你就只能跟婆婆一起生活了。”
  小兜立刻问:“那我就嫁给婆婆了。”这是哪跟哪呀?
  小兜非常自信地说:“跟谁一起生活,就是嫁给谁的意思。生活就是嫁!”
  生活就是嫁?!天啊,当我们在批评八零后甚至九零后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像娃这样的零零后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