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8466
  • 开博时间:2016-05-04
  • 博客排名:第9322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教育啊,教育。

 

今年孩子终于上学了,为了这重要的一步,俺这个做爹的真是煞费苦心,从三年前就开始研究本市的学区政策,通过各种渠道收集、分析学区房信息,四处周转、八方腾挪终于置办下了学区房,才使得孩子能够顺顺利利的入学。回想我当年上学的经历,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不过,像我这么爱钻研、爱较真的人,一旦着手研究什么课题,还真能总结出点心得出来,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下:

 

 

 

心得一:资源配置的两级分化和优质资源的货币化。去年的时候,碰上了小学兼初中同学,聊起母校(小学)的时候才知道,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说的这里我得简单介绍两句,小学毕业的学校算是我居住地附近的一所普通小学或者说介于普小和渣小之间的水平。我毕业那年,6年级有两个班,大概70人左右,考上重点中学的3人,其中1个市重点中学,2个区重点中学(我很幸运的成为1/2)。二十多年过去了,母校已经不存在了。什么原因呢?这个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你是刘国梁的队员,你会怎么办?

这两天最热闹的新闻恐怕就是国乒队员弃赛了 。网民们从各种角度来评议这场风波,甚至连“岳飞”都捎带出来了。当然了这件事也没那么严重。我个人感觉这场纠纷更像是《聊斋志异》中的一个故事,叫《张鸿渐》,我在这里引其原文段落如下:

 

张鸿渐,永平人[1]。年十八,为郡名士。时卢龙令赵某贪暴,人民共苦 之。有范生被杖毙[2],同学忿其冤,将鸣部院[3],求张为刀笔之词[4],约 其共事。

 

请注意张鸿渐之妻方氏的这段点评:张许之,妻方氏,美而贤,闻其谋,谏曰:“大凡秀才作事,可以 共胜,而不可以共败:胜则人人贪天功[5],一败则纷然瓦解[6],不能成聚。 今势力世界,曲直难以理定;君又孤,脱有翻覆,急难者谁也[7]!”张服其 言,悔之,乃婉谢诸生[8],但为创词而去[9]。质审一过,无所可否,赵以 巨金纳大僚,诸生坐结党被收[10],又追捉刀人[11]。

 

当然了,光看文字可能体会不深,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喜马拉雅”app,上搜索一下由评书演员“王玥波”播讲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民的名义》—美中不足的缺陷

 

《人民的名义》—美中不足的缺陷

最近,《人民的名义》大火,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恐怕就是该剧的尺度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至于说为什么“尺度”最大,考虑到我的博客总是莫名其妙的被删帖或是ID被封,俺就不再开展分析了。

不过该剧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作者对于我国土地管理制度和金融管理制度的不熟悉。咱们来一步步的梳理一下该剧的主要脉络。该剧的主要矛盾是围绕“大风厂”的股权争夺战展开的,山水集团、蔡成功、京州市政府以及各个利害方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其实,所谓股权矛盾的背后是所谓市值10亿元的厂区地皮。对于股权的争夺实质上是对该快地皮的争夺,也就是对这10个亿的争夺。说到这里基本上理清楚了一个“基本逻辑”,谁拥有了这大风厂的股权,谁就拥有了价值10个亿的地皮。但是真相是这样吗?

在现实生活中,或者说在土地管理及相关司法实践中,上面所说的“基本逻辑”是不成立的。咱们不妨简单想一想,如果上述逻辑成立,蔡成功直接把大风厂的地皮买了多省事啊,一下就是10个亿,哪需要在求爷爷告奶奶的去找什么“过桥贷款”,他买一辈子西服也挣不了10个亿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一件小事反映出来的阶级固化现象

[cp]知乎:一件小事反映出来的阶级固化现象 

Posted: 02 Apr 2017 07:56 PM PDT

 

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使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

我们国家博物馆平时应上级部门要求,负责给北京市的中学生上课外历史课,所以全北京市所有中学我们讲解员都接触过。有一次,北京东郊的某个中学来国博上课,因为他们学校离市区非常远,所以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一个小时,可是这个迟到的学校到了博物馆以后,老师上来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提前一个小时返校。这样一来,这个学校真正的学习参观时间也就不到20分钟,正常学校的参观时间应该是2个小时20分钟的。

我很惊讶,就问带队老师:“您为什么这么着急回去?”

这学校老师说了一个牛逼至极的理由。

他说:“学校订了营养餐,送餐公司如果多等一些时间是要多收费的,我们必须得按时赶回去吃营养餐。”

这句话一瞬间就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价值取向。”

在“按时吃营养餐”和“到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拆迁了

 

老家拆迁了

 

我相信“拆迁”已经成为当代中国最热的词汇之一了,可以发散出很多联想,别人的事就不提了,说说俺家的事吧。

 

去年年底的时候,老家的姑姑就来电话说老家要搞新城镇建设,爷爷留给父亲的房子要拆迁了。怎么说呢,这是个好事,可没想到这件好事竟然导致我们爷俩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争执。一言难尽,从头说吧。

 

老家要搞新城镇建设,那就得先整理土地,储备土地资源,说来也巧,需要拆除我们老家的房子。补偿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直接拿钱走人,另一种是政府提供安置房。正是这两种补偿方式导致了我们爷俩的争执,我的观点是直接拿钱走人(其实钱也没多少,老家的房子不值钱),老爸的观点是要政府提供的安置房,这下热闹了一场争执拉开序幕。

 

我的观点是基于,未来我们全家肯定不会回老家常驻了,顶多是天气适合的时候回去转转,有需要的话可以住酒店,再说了姑姑叔叔们家里的房子也很富裕,住不惯外面也可以住在他们家里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义务教育pk学区房

一晃2016年就过去了,年底年初这段时间一堆俗事缠身,人在尘世身不由己啊。我这个人喜欢聊天,跟新老朋友们聊,跟来来往往的茶客们聊,也许是年龄段的缘故,聊天总不免提及孩子的教育问题,更离不开教育当中的学区房问题。

 

众所周知,咱们国家实行的是9年制义务教育,通俗上讲就是免费教育,这也是咱们引以为豪的社会“福利”,但是每当提及这项“福利”,绝大多数人的反应时一种或强或若的“焦虑”情绪,既然是一项免费福利,为什么还要焦虑呢?

 

简而言之的讲,就是担心“掉队”。我们的社会变化的太快了,一不留神就会被前进的车轮抛下。如何搭上社会前进的列车呢?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或者说是中产阶级来讲,一个无法超越的路径就是优质教育。虽然社会上也存在着不少如淘宝马之类的非名校毕业,也登上人生巅峰的案例,但是对于中产阶级来讲,那样的案例是无法复制的,对于他们来讲最为现实的上升路径就是读名校(国内或国外),出来以后谋一份“光鲜”的工作。

 

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纠结之处就是免费的义务教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节目预告

这两天终于把手头的事忙过去了,所以打算开一个系列专题,说一说“资源分配”的问题。

 

其实所谓的社会贫富差距也好,城乡差距也罢,归根结底无不是资源配置的问题。

 

人到中年,不由得你不去思考,谋划很多“俗事”,比如现在跟朋友坐在一起谈的一个热门话题就是子女教育,这就逃不开一个共同关心的热点--学区房。

 

好,我的第一个选题就定为《义务教育pk学区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所知道的德云社(下)

 

要说德云社的高潮,所谓的“叛徒”退出事件应该是最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了。老郭原来的爱徒,何云伟(搭档李菁)、曹云金、还有合作者徐德亮先后离开了德云社。既然都是为了名利,就不要把自己挂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也是大势所趋。这里我要分析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以及这个局面下各方的酸甜苦辣。

 

其实走到公开撕破脸的这一步,核心原因是德云社由原来松散的“合作”关系,转向公司化运营的必然结果。公司化运营的出发点是什么呢?那就是要明确公司到底属于谁。在退出的人眼中,德云社的牌子是靠大家创造出来的,成员之间没有从属关系,虽然老郭力图使用“师徒关系”来拉拢,但是孩子们都大了,家长的话都不一定听,还能听你师父的话吗?在老郭的眼中,德云社就是他们两口子的,徒弟们和其他合作者必须按照他设计的轨迹来运转,否则就有权停止某某人的演出。

 

到底哪一种观点对呢?我看要从两个层面来分析。第一个层面是法律层面,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公司是属于股东的,股东是谁,谁就应该控制公司,这是毫无置疑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所知道的德云社(中)

实事求是的讲,老郭及其团队的节目中,的确有一些奔着“下三路”去的情节,特别是在园子里面表演的时候。但是导致冲突的关键因素还是老郭触动了相声圈里的潜规则。90年代后期相声市场被其他文艺形式,特别是小品冲击的节节后退,蛋糕越来越小。其他省市受到的影响还算小,因为当地基本上没有专业相声演出团体。而京津两地则不然,国营的、民间的相声团体很多,民营的团体大多都转行了或者干兼职了,国有的院团中除了个别老艺术家还有口饭吃,大多数中青年演员也面临吃不饱的问题,甚至大量年轻演员要改行(现在很多知名演员和主持人都是当初相声演员改行的)。在这种“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中,形成了一个默认的潜规则,那就是井水不犯河水,除非是官方组织的高级别演出,北京和天津的演员不去对方的城市演出,本区域内的演员,按照各自的条线轨迹运行,比如铁路文工团的演员,别去煤炭文工团的地盘上去“慰问”。

 

老郭一个“天津小孩”带着一批外地娃娃冲进了北京市场,对于本地院团来讲,这就是破坏行规啊。而且这种对于行规的挑战还不仅仅是抢了一口饭吃,而是颠覆了整个相声界的盈利模式、颠覆了相声从业者的成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9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资本家们,不要跑。

中石油通过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12月20日,中石油集团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王宜林主持召开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集团公司市场化改革指导意见》《集团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指导意见》。王宜林强调,要处理好计划与市场的关系,通过市场化机制促进集团公司整体协调发展。混合所有制改革要做好分类指导,坚持“突出主业、优化结构、搞活机制、提高效益”原则,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要明确责任分工,加强统筹协调,共同抓好和推动改革指导意见的部署落实。

 

美女他爹帮了中国资本家的大忙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