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282
  • 开博时间:2016-05-04
  • 博客排名:第8519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今年36了,除了收费啥都不会!

        “下岗工人”是一个大多数中国人既熟悉又陌生的称谓。说熟悉,那是因为上世纪90年代,下岗大潮席卷全国,即便自己的家庭没有    被牵扯进去,周围的亲戚朋友也或多或少“中标”的。说到陌生,转眼来到2018年了,上世纪那波下岗大潮已经过去快20年了,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难理解“下岗”有什么可怕的,“干的不高兴我就把老板炒了,玩一段时间再找工作”。就在很多国人已经快要把“下岗”这个概念淡忘之际,网络帮大家重新拾起了那段记忆。

        近期,河北唐山市地方政府为人民办了一件好事,把地方的各个路桥收费站取消了。这事可谓大快人心,但是有些人却不满意了,这些人就是收费站的工作人员,网上流传的一个视频里显示,这些收费人员围住了领导要一个说法,在人社局已经按照《劳动法》给予经济补偿的情况下,要求政府解决工作。而且其中一位姐姐振振有词,“我今年36了,我的青春都交给收费了,我现在啥也不会,也没人喜欢我们,我也学不了什么东西了。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该如何做慈善

        前些日子全家去逛蛋糕店,孩子看中了一款生日蛋糕,说今年过生日就要买这个。我们两口子一看价格,600+,顺口就说:“你这么小,要这么贵的蛋糕干什么”?孩子不依不饶,跟我耍赖,说是就喜欢这个生日蛋糕。说实话,俺家孩子平时真的很少主动要求买什么东西,一般还都是我主动提出来,问他喜欢什么样的玩具之类的,这回在蛋糕问题上要是拒绝他,好像显得有点“小气”。

        我接着说:“要不然我出一个注意,咱们把买蛋糕的钱省下来,去资助一些贫困地区的小朋友吧,你要是喜欢蛋糕的话,让妈妈从网上买一些原料,家里也有烤箱,咱们自己做一个蛋糕”。孩子听了非常高兴,说自己的存钱罐里还有很多硬币,还有很多没用过的文具之类的也可以送给小朋友。孩子接下来问了一个问题,那咱们怎么才能送给需要帮助的小朋友呢?这时候,孩子妈妈主动站出来了,她同学就有在民政部门工作的,找被资助小朋友的任务就包在妈妈身上了。

        转天,妈妈回来跟我说起了资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得为华西村说句公道话

近日,网上出现了一批针对华西村口诛笔伐的文章,主要是以华西村上市公司财务表现不佳,特别是资产负债率偏高,进而挖掘出这一切不佳表现的缘由是什么家族制、独断专行之类的原因。当然,华西村也没闲着,很快也招人炮制出一篇文章,说什么本地女孩都不愿意外嫁,以佐证本地的收入水平高。
说实话,正反双方的批判和反驳水平都不高。首先,实事求是的讲,近些年华西村的表现的确是每况愈下。“华西股份”作为代表华西村整体经济水平的上市公司,其财务报表在网上都是公开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一下,无论是盈利能力、资产运营能力都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也就是说,我这篇文章的题目虽然是《我得为华西村说句公道话》,但华西村的客观表现是什么就是什么,既不神话它,也不是黑它。
那“公道话”到底是什么呢?我认为华西村出了问题是不可否认的,但绝大多数媒体分析导致问题的原因是不靠谱的。“家族制、世袭制、独断专行”并不是华西村出问题的主要原因。在西方世界,绝大多数的企业都是家族制、世袭制的,也有大量独断转型的管理者。这些企业有的搞得很好(如犹太人的企业),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位神秘的茶客

        按照金融自由主义派的说法,金融自由化会带来全社会融资成本的降低。这么说在一定程度上是非常有道理的,比如增加资金出借主体,就好比现在很多的互联网P2P平台,面向年轻人提供资金借贷业务。这种观点还是有理论依据的,即一项商品或服务的供应者增加了,那就会促使商品或服务的价格下降,也就是所谓的市场经济供求理论。

 

        但是,这和我们看到的实际现象好像并不相符,大量“高利贷”模式的P2P公司一夜之间冒了出来,借款利率往往高的惊人,甚至出现了暴力清收、裸照贷款的大量案例。难道说金融自由主义的理论失灵了?这里,茶馆老板想首先亮明一个观点,规律从来不会消失,但会以不同的面目出现在世间。

 

        要想把这个道理说清楚,就得请我们这位神秘的茶客出场了。茶馆里面形形色色的客人都有,还结合成了不同的圈子。这位神秘的茶客就属于民间借贷这个圈子,我这个人好聊天,说着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节目预告

近几年,非法集资诈骗案件层出不穷。同时,民间借贷+互联网金融导致的“裸照”贷也是惊爆社会眼球。

 

茶馆老板将从一个独特的角度来揭示这其中的奥秘,所谓金融,不过是人性的一面镜子。敬请期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不是傻,是坏。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钱宝网创始人张小雷投案自首,据说这个案件是继E租宝之后最大的非法集资“诈骗”案件。其实这两年非法集资的案件层出不穷,已经算不上什么新闻了,但是在钱宝网这个案件中的一个小视频新闻倒是让我再次领教了这起案件“受害者”人性之复杂。

 

        这条视频新闻的大意是受害者坚持不报警,并要求主管部门释放张小雷。有没有搞错,受害者替“诈骗犯”求情?!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只有把首犯释放出来,让他继续诈骗,这些“受害者”前期投进去的钱才有可能解套。

 

        这就是人性,俺老家最怀念那个疯狂年代的是原来生产队管分配口粮的人,用他的话讲,看你们现在牛逼哄哄的,当年我一只手就能管你们家能活几口人。

 

         联想到前些日子,博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西医之辩(四)

前面说的都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医疗体系问题,这回该讲讲我国的医疗体系了。总的来讲,医疗资源,特别是优质医疗资源是一种非常稀缺的资源。从整个人类历史角度看,对于稀缺资源的分配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依靠权力,一种是依靠价格,古往今来概莫能外。优质医疗资源的一个主要特征是成本高昂。面对中国的国情,集中优势发展高端医疗体系成本高、惠及面窄,因此我国选择了一条相对低标准但成本也低的道路。

以国产的生化药品厂商为例,绝大部分在做两种工作,一种是复制西方发达国家专利保护期失效的药品,另一种是在简单的模仿(低标准)西方发达国家大样本双盲试验体系下的新药研发。听上去是不是很泄气?实际上这是一条非常符合中国实际的研发体系,在这种研发体系下,药品成本非常低。

当然,我们还有传统的中医嘛!在舆论界,我们能较为明显的感受到所谓中西医之间的“冲突”,甚至会上升到两个文明间的冲突。其实,在实务界两者的矛盾到不是很突出,反倒是中医内部的冲突尤为激烈。我今天提出的这个观点,可能很多读者会感到吃惊,怎么中医界内部会产生冲突呢?是不同的中医学流派之间的文人相轻吗?我今天来给大家揭晓一下,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西医之辩(三)

 

现代医学体系的建立带来了什么社会影响呢?我想至少要有两个方面。第一是极大地提高了现代社会的预期寿命。在此之前,无论是在中医还是所谓西医体系下,人类的平均寿命基本上不超过40岁,一旦遇到重大瘟疫,那更是在短时间内成百上千万人的死亡。在现代医学体检逐步建立以后,人类的平均寿命几乎是翻番了。

以上介绍的内容,说的都是现代医学体系“正能量”的部分,那么它是不是就是完美无缺的呢?显然不是,现代医学在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巨大贡献后,它所带来的问题也日益突出,最直接的问题是新药的研制开发周期和成本大幅增加。

根据美国主要医药公司巨头的财报显示,其新药的开发周期(从立项到最终获批上市销售)的周期基本上在10年左右,其成本更是高达10亿美元(均值)。这种长周期和昂贵的成本是怎么形成的呢?从技术层面,这个锅得由大样本随机双盲试验来背。要积累足够的样本,对药物有效性、毒性和副作用进行长时间的观察,这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巨大的投入。从社会层面,这个锅得由FDA(美国的药监局)来背。这是一个令全球药商闻风丧胆的机构,可以说是执掌者各大药商的生死。要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西医之辩(二)

应该说,现代西方医学引入“大样本随机双盲试验”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进步,是一场逻辑学意义上的进步。说道逻辑学,那么我们先看看传统西方医学所依据的逻辑学基础是什么样的。

长久以来人们都会习惯性认为连续相伴发生的两件事存在因果关系,并且前一个为因后一个为果:乌云密布,倾盘大雨,所以乌云就是雨的原因。倾盆大雨,道路泥泞,所以下雨时泥泞的原因——这种习惯推理在大部分时间是起作用的。而人们也用它来确定药物的疗效,让患者吃下某种药物或者进行某种治疗,然后观察患者是否痊愈,如果痊愈,则认定该治疗是有效的——这是传统临床的医学阶段。 

介绍到这里,很多读者可能会产生疑问,这个逻辑基础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啊?这不就是让实践来检验真理吗?这个看上去非常具有合理性的逻辑基础在18世纪被一个英国哲学家动摇了。

18世纪英国哲学家休谟改变了人们的看法。休谟认为,我们从来没有亲身体验或者亲眼证实过因果连接关系本身,我们看到的永远是两个相继发生的现象,所以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值得怀疑的。举个例子,公鸡叫了,太阳升起。这两个事件同样是相继发生,但是公鸡叫并不是太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西医之辩

 

在中国的舆论场上,有一个热度持续高涨的话题,那就是中西医之争。到底谁才是科学,谁有资格判定哪一方是科学,正反双方似乎都有一箩筐的论据。我留意这个话题好多年了,今天不妨拿出来跟大家聊聊。

首先,在介入这个争论之前,有必要把定义仔细界定一下,以免后面的争论牛头不对马嘴。先说中医,中医分为两个层面,首先是中医理论,即以五行阴阳为核心的中医理论;其次是中医实践,包括中药、针灸、穴位按摩等一系列手段。那么,与中医相对应的西医呢?严格讲,西医不能简单地解释为西方医学,实际上西方医学在很长实践都没有成体系的医学理论,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放血疗法”都是一种主流的医疗措施,而这显然不能代表如今所说的西医。简单讲,西医理论层面,是建立在物理、化学、生物学、解刨学等一系列自然科学的基础上衍化出来的一门独立学科;在实践层面,它是建立在数学,没错,你没看错,就是数学,或者说是数学的一个分支——统计学的基础上,并不断发展壮大起来的。

问题来了,西医跟统计学有什么关系呢?在解释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引用一个中医粉经常使用的论点,“凭什么要用西医的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