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的博客

所想所思所见所闻所说所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0
  • 开博时间:2016-02-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家6

奶奶,先是在泊镇上学,后来就來到天津上学了。奶奶的姐姐们也先后嫁人,奔向城里了。就是在这个时候,日本人投降了。河北省,成了共产党的天下。土地改革了,穷人翻身了。地主扫地出门了。奶奶家几乎所有的一切,消失殆尽。奶奶说,她提着个小皮包,从天津回老家了。家里已经天翻地复,奶奶还浑然不知。

没进家门,奶奶看到有小孩子,在家里的枣树上,糟蹋树上的枣,奶奶不由怒火中烧。大声喝道:你给我下来!那些孩子不但不听,反而说:干嘛下来,这枣树是你们家的?奶奶奇怪,更生气了,问道:不是我们家的,难道还是你们家的?争执中,奶奶的妈妈,急忙向奶奶说明,这枣树确实已经不是我们家的了,它们已经分给了别人,奶奶已经没有权利再管别人,不让孩子们糟蹋那些原本属于自家的树。我可以想象,奶奶当时的年纪,很难接受这个现实。奶奶一生爱树,不管什么树,也不管是大树小树,通通喜欢。

没有了经济来源,奶奶不能继续她的学业了。这对奶奶是又一个沉重的打击。奶奶是非常愿意上学的。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含泪进工厂做工。奶奶进了天津的恒源纱厂。那是一个巨大的转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5

多年以后,奶奶和小女婿在天津相遇,小女婿把奶奶告上了法庭。目的不是为了接续幼年的那段姻缘,竟然是意图索回当年过下的彩礼,八大金。奶奶那时已经嫁给爷爷,而且生了我的父亲。奶奶说:奶奶的,我抱着你爸爸,就跟他对簿公堂了。我说,你是想要八大金,是吧?我连八大金是什么样,都没见过。不错,娘说过这么一档子事儿,是有八大金。可是我家的地,浮财,都让八路军给分了,其中可能就有你家的八大金,你找八路军去要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4

奶奶8岁,订亲了。订了娃娃亲。奶奶说,那天我就坐了花轿,小小子儿还没我大,那天也骑了匹高头大马。留声机放的"小桃红”。小女婿家过的聘礼,还是叫彩礼,叫"八大金”。小小子儿的老爹,是所谓十三个县的剿匪总司令,威震四方。我想这不是挺好吗?不是门当户对,也是旗鼓相当。互相照应嘛。

奶奶说,好个屁!八路军来了,小女婿的老爹,跑了。用香火把自己的脸烧成了麻子,跑到了东北。本来已经没人可以认出当年的司令,可司令惦记老婆孩子,给家寄钱,被八路查出,处决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3

那一年,奶奶的娘,二十六岁,或者是二十七岁。四个孩子,家里的房子,家里的地,家里的树和船,完全撂给了一位裹足的二十六岁的女子。雇了长工,其中一个长工,是所谓歌唱家的于淑珍的父亲,于子东。

于淑珍,幼年名于丫,她的家在土地改革时,定成份为富农。奶奶说,不要听人说,于丫从小苦大仇深,解放了,翻身入党,获得了艺术生命。全是瞎说,从小一起长大,她哪儿来的苦大仇深?她苦不苦,我不知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奇葩的天涯

见了鬼的天涯,活见鬼的天涯,见了活鬼的天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奇怪的天涯

奇怪的天涯,奇葩的天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果然是嫌弃

发几个字就可以发出,多几个字就发不出。天涯真是个奇葩。我发一个字也是一次,多了也是频繁呀。谁告诉我不可以多写,行吗?不要告诉我频繁。另外,发一次,验证码填一次,有这个必要吗?又不是进中南海。再说,这个验证码给的,谁看得清呀?天涯的验证码是给神仙看的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叫频繁?

我一下午发了一段博文,总共三四百字,第二段就发不出了,这怎么叫频繁?我就发这几个字,也算一次,叫频繁吗?是不是嫌我写得多了?还是不爱看呀?都不发了,就不频繁了,天涯的从业者是不是就可以歇菜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2

日本人侵入中国。那一年,奶奶六七岁。中国人,将日本人打进中国,称之为"闹日本子”。奶奶的爸爸,不知道这个"闹日本”是要闹到个什么样子。心里害怕,跑反去了云南,这一去杳如黄鹤,再无音讯。所以奶奶说,闹了一次日本,改变了她的命运,改变了她的家庭的命运。我有时候,就想,那个时候是没有我的爸爸,更没有我,可是实际上我们是不是也在随之改变呢?没有日本人的闹,可能没有我了,也可能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我。

实事求事地讲,奶奶没说日本人在她的家乡,干那些坏事。日本人只是在那里驻军。有个日本军官,要认奶奶做干女儿,回国时还要带奶奶回日本,被奶奶家謝绝了,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八路军是有的,奶奶说,她的一个表舅,就是共产党东光县长。解放后,当唐山地委书记。整天住在招待所宾馆,喝大酒,不着调不靠谱,吃他的老本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5

红杏不出墙,动輒将一切归咎于贪腐。不动动脑子,不想想有些话是不可以说的,不可以说的话,说出来是要被耻笑的。躲在日本的角落,妄议中国。有人问我什么叫妄议,我说妄就是狂妄,妄议就是疯子的胡说八道。中国的抗战,可以妄议吗?抗日的英烈,可以妄议吗?日本平白无故,到中国杀人放火,你能说他是对的吗?今天有贪腐,抗战时期就没有贪腐吗?抗日的英烈,并没有因为某些人的败坏,就放弃对祖国的忠诚。张自忠将军,佟麟阁将军,等等,照样慷慨赴死舍身取义。

有一位红杏不出墙的拥趸,对我说,老子辛苦一辈子,被盘剥了一辈子,你还要我为国家作点儿什么,老子受够了,不干了。同时给我发來一张五毛钱的照片。我说,您寄来的五毛零钱,我愧领了。明天坐公交,恰好缺这零钱。我真的很同情这位老者,他也许真是劳动了一生,没有享受太多的安乐。可我还是不得不在心里说,您说的是废话?哪里不受盘剥?不盘剥,军队吃什么?去到红杏栖身的日本,难道就可以不纳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4

骂着中国五千年的恶习,骂着中国的老百姓是奴隶奴才愚民,骂着抗日的先烈,吹捧着日本,向中国韩国人民发出战争的叫嚣,这难道是可以容忍的吗?

我说,当今中国,当今时代,作为中国人,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不要说是为了哪个党哪个派,你为受尽苦难的祖国,做点什么,尽你的力,不要让外国人再來欺负我们。二是走,只要你有能力,哪怕是只有财力,你可以去美国日本欧洲澳大利亚。可是你不能谩骂中国。中国人,老百姓,受外国人的欺凌,不少了。凭什么要由着你骂?中国人不欠你,没招你惹你,你有什么资格对中国人说三道四?难道只有你是清醒的?中国人还要在这生存,不让他们盼望,你让他们怎么办?造反?谁不是劳作了一生,谁不想要一个更好的中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3

无尽的谩骂,无理的谩骂,在天涯有人管吗?没有,豈但没有,天涯还要选红杏作天涯牛人,骂出了功,骂出了理,难怪人们说,天涯是敌占区,淪陷区。

我对红杏说,既然自称是当代的秋瑾,要开启民智,为民赴死,为什么要躲在日本的阴沟里,回到中国來,创立个反对派,学一学曼德拉,昂山素季,让中国人看看你的风采。或者混日本,混入日本主流社会,参众两院,把安倍掀了。

享受着中国的医保,骂着共产党资本家给的可怜的工资,拿着日本发放的津贴感激涕零,怎么的,看不起中国了,看不起中国人了,好大的一张脸,这优越感,从何而来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2

不但如此,红杏不出墙,蛮横霸道,不许人反对,甚至可笑的把由自己任版主的亚洲论坛,称为"我的地盘”。想封杀谁,就封杀谁。好象网络是她家开的店铺,而亚洲论坛就是她养下的亲生女儿。

我在杂谈被封杀两次,在亚洲论坛被封杀一年。为了发声,我不得不时时改头换面,象川剧里变脸的大师。我说,我对红杏娘子说,你对某党某派,有怨恨,没人说不可以,政治不政治,放一边儿。只要政治环境允许,网管不禁,你有这个自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住1

开通天涯博客,我是有些执拗的。为的是要记住与天涯杂谈楼主,也是亚洲论坛现版主"红杏不出墙7",此前不久有过的一番争论。

红杏不出墙7,一个旅居日本的女人,在杂谈发主贴,所谓"江南女子混日本,揭露鬼子的猥琐文化”。实际上。这不过是悬挂在狗肉店门口的一个虚伪的愰子。不难看出,红杏不出墙,是一个对中国对中国人尤其是对当下的执政者,心怀满腔愤懑的人。喋喋不休,面面俱到,无所不包,中国的一切,被红杏骂遍。从所谓畸形的唯物史观,文革破除信仰,到资产外逃,苟且媾和,从拜金主义特供移民,到财产不公司法不独立,到城管强拆,贪污腐败,从不知何以想到的菜刀实名到莫名其妙的光棍满街,无一遗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么啦

为什么博文发不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