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378
  • 开博时间:2016-02-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分裂

 

将军矶的独立

再说,郑姓人在郑伯雄的带领下,逃到将军矶,总算站稳脚跟。将军矶是从陆地伸向将军湖的一个矶头。本来有一条路和陆地相连,郑伯雄逃到将军矶后,不断受到段大头的骚扰,便把这条路挖断,使将军矶成为一个孤岛。段大头指责郑伯雄搞分裂。经过一段时间,最终郑、段两姓彻底脱离关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段大头

本来,郑、段两姓是一个祖宗,本来是相安无事。只是姓段的人中,有一个叫段大头的,他在段姓人群中散布对郑姓不满的言论,居然挑起部分段姓人对郑姓的仇恨。导致对郑姓的突然袭击。本来想趁其不备,把姓郑的一网打尽。怎奈段姓有人认为,段、郑本是一家人,不应该同室操戈,这些人在“内战”中就不积极。段大头把姓郑的人赶到将军矶以后,班师回朝,论功行赏。段大头在自然登上了族长的宝座,他手下的干将你都封了官。。那些反对他同室操戈的人,受到了批评。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姓郑的,心怀不满的刹了几个,剩下的只要规规矩矩,不乱说乱动,保证一个不杀。段大头还制造紧张,说逃到将军矶的人要反攻,段姓的人,会人头落地。于是段大头组织了一些游手好闲的人,成立一支武装,要大家出钱养活这些,还要购买武器。但大头当上了组长。春风得意,马上把自己家进行翻修,家中有做饭的厨师、仆人保镖。从此棋盘岭的人不堪重负。日子越来越难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郑氏遗恨

表哥继续说道。国王打败弟弟,妈妈出面,要哥哥、弟弟和好。哥哥并原谅了弟弟。从此两家人住在一个叫棋盘岭的地方,这样兄弟可以互相照应,由哥哥当家。可是弟弟老是认为是哥哥的原因,他才没有当上国王。嘱咐他的后人要不择手段,实现他的当国王的梦想。但是,哥哥的后人多,而且有钱,多少年以来,都是哥哥的后人当家。弟弟的后裔,也就是姓段的人认为,姓郑的虽然是国王的后裔,我们还是老国王的后代,也应该掌握权力。于是,联系舅舅的家族,请舅舅家帮忙,赶走郑姓的人。就把棋盘岭的土地的1/10给舅舅家。舅舅见有利可图,就帮助姓段的向姓郑的发动突然袭击,把姓郑的赶出棋盘岭,并沿途追杀。郑姓家族的人边逃跑边抵抗,沿途死伤的人不少。最后,终于在一个叫将军矶的地方站稳脚跟。郑、段两家终于种下了仇恨。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次博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表哥讲“黄泉路”

表哥讲“黄泉路”

表哥姓段,湖北仙桃人,年近九十,少年上私塾,读书很多。他曾讲,段姓和郑姓本来是一家。哥哥是郑国的国王,把弟弟分封到叫段的地方。弟弟得到妈妈的支持,想篡夺哥哥的王位。哥哥打败弟弟以后,对妈妈很恼火。发誓说,今后要和妈妈见面,只有在黄泉路上相见。有一天,一个大臣在国王家中吃饭,把好吃的东西揣在怀里。国王问他为什么把食物揣在怀里。大臣回答道,我带回去给妈妈吃。国王很感慨地说,你还有妈妈可以尽孝,我有妈妈我不能相见。大臣出主意:你在地下挖一个通道,如果遇见泉水。那就是黄泉路。你们母子就可以相见。这样国王和母亲终于在黄泉路上相见。国王很高兴,后来和弟弟和好了。但是。弟弟当国王的野心始终不改,差一点儿把国王的后人赶尽杀绝。。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次博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回忆(六)危险的航程

(六)危险的航程

由于母亲在娘家是长女,外祖父又很早离开他们,所以母亲很会操持家务。会当家,也敢于当家。加上三叔长年在外,大伯举家住在上海,父亲又在汉口工作,祖父去世后,老实随和的祖母不愿当家。五叔尚未成年且在外读书,当家的担子自然地就落到母亲肩上。母亲做事临危不乱、很果断。但有时也有点固执。

也是在土改前不久,不知是要回乡处理什么事,这次就将大哥、我、正馥一起带回乡。是从姑嫂树乘船走水路回家。搭乘的是刚开通的小轮船,经由黄陂的杨家寨、石头埠到野猪湖马家河下船。野猪湖是我们湾子前面一个极大的湖,一眼望不到边。这天风雨交加。刚开通的航线设备简单,在马家河不敢靠岸。只能停靠前方较大的码头,或将我们带回汉口。经征得母亲同意,在湖面上喊来一支正准备回家的打鱼的木船。他们是北雁咀的人,只肯载我们到北雁咀。北雁咀在我们湖对面。在北雁咀我们找到一个远房亲戚家。他们接待了我们,招待我们吃了饭,并热情地留我们过夜等天气好后再过湖回家。母亲执意要他们邦我们雇船过湖回家。谈了很多船工、都说风浪太大、危险,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的回忆(五)

二次劫难

无政府主义作为一种“主义”的内涵实质我不清楚,但权力真空是绝对不行的,受害的是弱势的老百姓。

在一九四八年底或一九四九年初、当时布行的一个老板叫罗泽生,在汉正街宏昌里做了一栋两层小洋楼。不知什么原因(李伯常说明。罗泽生为此房的地界与人发生纠纷,双方都不肯让步,我父亲是双方都可接受的调解人。罗泽生就让我家入住)我们家很仓促的搬进去了。我们入住的时候地板未做油漆,电灯也未安装,厕所内的设施也未安装,作为一间小房空着,我们搬进去后我和哥哥就住在里面。因时局不稳,房租不是以钱定价、而是以米定价,好像是每月两担米的房租。因年令较小、不知大人之间如何约定。若按现在米价折算(每斤1.5—5元),在三百至一千元左右、且当时每担米不止一百斤,现在也就不好推算了。我们住在二楼,上楼梯左边前后两间房、(从楼下进大门方向看、为二楼的右边)加上没有完工的厕所共三间。房东罗泽生的姨太太住在我家对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麻子母亲(2)

 

我的母亲虽然是麻子,但是从来没有人当面叫她“麻子”的。这和她的性格和为人有关。母亲不不欺负老实人,也肯帮助人。大舅结婚是母亲用的钱,开杂货铺也是母亲给的本钱。母亲有个堂弟,做小生意,经常没有本钱。来找我母亲:季节“姐姐,我又没有本钱了”,母亲经常给钱他继续做生意。

外祖父去世后,外祖母回到她的娘家,娘家一下子多了五口人,也是不堪重负。母亲的舅舅夏梅樵难免有些怨言。两位舅舅对夏梅樵不满意。而母亲却对她的舅舅夏梅樵是心存感激的。

夏梅樵听说只读过一年的私塾,但聪明能干。日本人占领汉口,他在日本洋行当过买办。也就是采购,居然能说日本话。解放后跟女儿、女婿生活。文革时被女儿、女婿赶出来。女儿、女婿都是解放前的大学生,也是出于无奈。经过在部队当军官的儿子做工作,又被女儿、女婿接纳。他住在只能放一张小床的楼梯间里。我母亲买点东西看望他,他很感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麻子母亲

   

     弟弟李甦华,去世7年。他生前写下怀念父亲、母亲的文章,我整理放入我的博客。(文中凡是有括号的,都是我加入的)。

     母亲小时出过天花,脸上留下斑斑点点,叫麻子。母亲就是一个麻子。

母亲出生于1908年,也就是光绪三十四年。今年整整一百一十岁。

     我的母亲与我的父亲是同龄人,都是一九零八年生。我的外祖父和外婆家在吕家湾,母亲名吕惠兰是家中的长女,下面依次有大舅吕福增、二姨吕彦兰、小舅吕福祥。原来家境还是比较富裕的,外祖父因病、别人介绍鸦片可减轻病痛而吸食上瘾,致使家道中落。外祖父很早就撒手人寰,撇下多病的外祖母和我母亲姐弟四人苦度时光。二姨很小就送到花园山区沈家做童养媳,也就是为了家中省一个人吃饭。即使是这样,还是生活无着,外祖母只好(拖儿带女)回到娘家。(也就是母亲的舅舅——夏梅樵家。)(夏梅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佛祖的信

 

亲爱的中国人:

诚然你们中有许多人并不是我佛的虔诚信徒,有些人甚至公开反对我佛。但是中国人仍然信仰我佛的最大群体。佛教能够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我感到很高兴。尤其是共产党所倡导的民主、自由和人类最崇高的理想——共产主义,与我佛所向往的极乐世界是多么的一致;共产党要解放全人类的胸怀,与我佛普度众生,慈航普度的主张是那么的合拍;共产党对犯人的改造,使他们成为新人,这就是我佛所宣扬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共产党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多少年来佛教和一切宗教和平共处;我佛有一批坚定的信仰者,他们就是和尚、尼姑,骨干就是方丈、师太,共产党坚定的信仰者,就是党和各级干部。你们看我佛和共产主义是多么的一致,多么的有共同语言!

目前佛教在中国是形式大好,而不是“形势”大好。这是一种形式上的大好,而不是实质上的大好,是表面现象。这正是我佛所担心的。表面上各个寺庙金碧辉煌、香火鼎盛、善男信女熙熙攘攘、财源滚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善有善报——我的家史之(七)

 

我的祖父于1945年去世,他心目中根本就没有地主这个概念。90年代初我回到家乡,我的远房姑母李青英说,你的祖父去世早,要不解放以后他会被枪毙的。我想祖父一生为为人忠厚,受到乡亲们的尊重。青英姑妈说,因为这一带你家的田最多。因为早死,祖父终于得到善终。在李姓祠堂读书的人,解放后有的当了生产队和人民公社干部、有的成为人民警察、有的是国家职工。90年代有个叫李冬林的,是新疆喀什汽车站长,他说,要不是你祖父让我读书,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祖父的两件善举,一是办学,一是施药。此善举一直延续到解放。我的父辈,由于历史原因,虽然历尽坎坷,都是善终。不过,在他的孙辈、重孙辈中,当老师的有9人,其中,大学教授2人,高级教师4人;当医生的9人,其中,有高级职称的3人。那年看准天气,避免水淹,后人中分别出了气象、水利、水文的高级工程师4人。也有从事其他工作的,都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这只能说我的家族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