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云尔

毛云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散文》《星星》《儿童文学》等。曾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张天翼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擂台赛金奖、金近奖等。出版有《狼山厄运》《最后的狼群》《与草有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20764
  • 开博时间:2006-11-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1

费尔奇圆

2020-03-31

小奋青滤pe

2020-03-31

mukj049

2020-02-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只狗和它的两个影子(童话)《少年文艺》留用

  

  
  
  
  
  【一】
  这是一个天气很不错的早晨,我决定进城一趟。我所在的乡下,离城市大约十五公里。我进城有两种选择,要么坐车前往,要么步行。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急需处理,我一般选择步行,我不喜欢坐车,说严重一点,我害怕坐车。
  我每次进城都会带上我的狗——一只叫柚子的狗。我院子里有一棵柚子树,每年秋天都会给我一个莫大的惊喜,结出许多金黄色的果实。柚子树的果实散发出一种略带酸甜味道的气息,让我着迷和陶醉。秋天,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树下,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这些金色的果实在微风中轻轻晃动。出于这种原因,我给自己的狗取了这么一个别致的名字。
  和我一样,我的这条叫柚子的狗也不喜欢坐车。
  可是,这一天早晨,柚子却坚决要坐车前往。
  “柚子,为什么要选择坐车呢?”我问它。
  平时,我和柚子从家里出发,一路步行,沿途要经过好几个村庄。这些村庄里都有与柚子一模一样的狗,每次柚子经过,它们都蜂拥而至,围着柚子蹦来跳去,那情景就好像分别多年的老朋友终于相聚在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2 | 浏览:9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较量》(小说)《儿童文学》(下)2012年10期

  
  
  
  这一次,狼王匕首将狩猎的目标放在野猪身上。
  如果是秋天,狼群必定会到榛子树林里去碰碰运气,因为野猪们会成群结队出现在榛子树林里,捡拾从树上掉下来的坚果。现在,正是春天,汁液充沛的草根和草叶是野猪们最主要的食物。此时的野猪们,大多会在某座湿润的山谷里活动。
  野猪是十分难缠的对手,不过,这样也更刺激,更具挑战性,更能体现一头狼的强悍和英勇。黑背公狼早就期待这样的一天了。
  作为北山狼群中的大公狼,身强力壮的黑背总会找一切机会展现自己,巩固自己在狼群中的地位,让狼王,让狼群中的两头小公狼霆和皓,对自己刮目相看。
  当狼王下达捕捉野猪的号令时,黑背公狼就按捺不住自己了。它尖尖的耳朵紧紧贴在脑后;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如同一张拉开的弓,随时会把自己射出去。
  狼王匕首环顾了一下四周。除了母狼乌金和刚刚出生的四头小狼崽还藏匿在那个隐秘的洞穴里,此时,整个北山狼群都聚集在狼王的身边。
  狼王在心里掂量着眼前这支狩猎队伍的力量。
  匕首在心里承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修改稿:神 刀(小说)《儿童文学》留用

 

【一】
一路上,我都在想,老萧那把祖传神刀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那把祖传神刀就藏在老萧背上的那个布袋子里。
那是一个土黄色的布袋子,不少地方已经磨得起毛了。袋子如此破旧,神刀会不会突然掉出来呢?如果真的能掉出来,那该多好啊!嘿嘿,我就可以一睹神刀的风采了。
事实上,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
老萧告诉我,这袋子结实着呢!从他爷爷的爷爷手里流传下来,这袋子就从未破过。他似乎怕我不相信,特意让我摸了摸,结实的感觉果然非同一般。我实在想不出来,这样结实的布袋子到底是用什么材质的布料做成的。
这越发勾起我了对神刀的好奇。
我想,藏在这个布袋子里的神刀一定不同凡响吧。
可是,老萧却不让我看神刀一眼。老萧的理由很充分,既然是神刀,自然就不能随随便便拿出来供人品头论足。那是对神刀的亵渎。老萧的话让我黯然神伤。许久,我跟在老萧身后机械地挪动着脚步,一言不发,如同一尊沉默的木雕。
我的失望让老萧有些于心不忍。走了大概十几米,老萧回过头来安慰我:“等着吧,也许会有机会的!”我明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啊,那金色的小柚碗(小说)

  
  
  【一】
  
  时间还早着呢。一路上,我和父亲走得不紧不慢。
  这是隆冬的一个早晨,四野里一派静寂。在父亲和我的脚下,延伸着一条黄泥巴小路,一排排像狗牙一样的冰渣直立在路面上,不小心被我踩到了,发出一连串咔嚓的断裂声。
  父亲肩上挑着一副担子,两头晃晃悠悠的蔑筐里,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别看这些瓶瓶罐罐其貌不扬,污渍斑斑,但在父亲心中简直就是宝贝。这不,当我用近乎央求的语气再次开口说道:
  “爸,我帮您挑一段路吧?”
  结果如出一辙。父亲依然用沉默拒绝了我。不仅如此,这一次,父亲似乎担心年轻气盛的我鲁莽行事,强行将他肩上的担子抢夺过去,他赶紧朝前小跑几步,一下子将距离拉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和父亲已经转过山坳,眼前顿时豁然开朗。
  不远处,一个只有五六户人家的村落掩映在一团绿色里。
  在这个万木萧条的季节,那绿自然特别显眼。
  “哦——,到了!”父亲回过头来,朝我咧嘴笑了笑。然后,径直朝村落边缘的一座房屋大步流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浙江之行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浙江之行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推动原创儿童文学培养 首届《儿童文学》金近奖举行

  中国经济网上虞5月29日讯(记者王婉莹) 旨在培养儿童文学作家、推进原创儿童文学创作之重磅奖项,“《儿童文学》金近奖”今日在浙江上虞揭晓。
  
  
  
  优秀作家奖颁奖 王婉莹摄
  
    “《儿童文学》金近奖”共设作品奖、插画奖,优秀小作家奖和优秀写作中心奖,共两大类四个奖项,每两年评奖一次。作品奖奖励《儿童文学》上、下两刊发表的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体裁涵盖小说、童话、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插画奖奖励优秀插画家、封面和插图;优秀小作家奖奖励在文学创作方面成绩突出、有成长潜力的学生;优秀写作中心奖奖励在组织、辅导少年儿童文学创作方面,具有实绩的中国少儿报刊协会小作家分会的地方写作中心。
  
  
  
  金近夫人颜学琴 王婉莹摄
  
    首届《儿童文学》金近奖作品奖的初评是从《儿童文学》杂志上旬刊和下旬刊上发表的176篇小说中评选出14篇入围作品,143篇童话中评选出10篇入围作品,132首诗歌中评选出4首入围作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把我们吹成了这个样子

  在我生命的天空里
  
  毛云尔
  
  上午。闲着无事。我在翻看一个自己多年前写的旧稿。关于鹞子的。其中有这样一段:
  ……当我抬起头来,在我的身体上方,是一望无垠的浅蓝色的天空。有一次,我的目光被瑕疵一样的一个黑点攫住了。那是鹞子。一动不动地停留在天空深处。一碧如洗的天空中除了鹞子的身影,连一朵浮云都没有。不知为什么,我怦然心动,竟然对鹞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好感。被一无所有的浅蓝色的天空衬托着,鹞子看上去显得格外孤独。莫非是这种相似的孤独拉近了我和它之间遥不可及的距离呢?我无法肯定。但从此之后,我一次次抬头,下意识地在空旷的天穹中寻找鹞子的身影。
  有时我觉得,鹞子就是天空中一个黑点,抑或钉死的一枚钉子。但有时,我觉得它似乎是谁留在天空中的诗句。很短很短的诗歌句子。这个句子甚至只由一个孤伶伶的词语所构成。我默读着。这个短短的句子,似乎在诠释着青春与孤独,诠释着时光与空旷,诠释着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也许,它什么也不诠释。仅仅告诉我们:它是一只鹞子,一只属于天空的雀鸟。我发现,正是因为它的存在,天空才有了
分类:如风心绪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创作谈:向卑微的事物致敬(《少年文艺》2012年

  创作谈:向卑微的事物致敬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成为一个作家,因为一个作家的生活必定是丰富多彩,甚至是波澜壮阔的,而我的生活该怎样描述和形容呢?有很长一段时间,对自己的生活我一直羞于启齿,因为,无论是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就像一只“井底之蛙”那样生活着,而且还可以肯定的是,今后的我还会继续这样生活下去。
  我在一个小山村里成长,除了上学读书之外,其他时间大多是在山间和田野里度过的。十四岁那年,初中毕业的我考起了一所离家将近三百里的师范学校,这是一件让全村人无比羡慕的事情,在父亲的护送下,我欢天喜地地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山村,开始了人生中的许多第一次:第一次看见大地上向远方延伸的闪闪发光的铁轨,以及呼啸而来的火车;第一次看见被落日染红的湖泊,以及芦苇上空盘旋低飞的水鸟;第一次坐在阶梯教室里听钢琴发出来的雨点一样的声音;第一次吃到白面蒸出来的大馒头……这是美妙而短暂的三年时光。
  三年后,我又重新回到了自己出生并成长的小山村,开始了长达二十五年的教书生活。简陋的校舍,没有电灯的漆黑夜晚,偶尔一声狗吠才能打破的沉寂……刚开始,我落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幽微与庞杂的合唱

  幽微与庞杂的合唱
   ——读龚军辉长篇小说《夭折》有感
  
  毛云尔
  
  如果将人生比如为一场旅行的话,一路上,这样或者那样的风景,总是扑面而来。有时是一道飞瀑,激越而直白;有时是一座湖泊,无语却深沉……我与龚军辉相遇、相识快十个年头了。那么,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我所遇见的龚军辉是一道怎样的风景呢?我觉得,他绝对称得上是一座“湖泊”。一座因深沉而不简单的湖泊。
  一座湖泊,每一次眺望,你都会有新的发现。在与龚军辉的相识过程中,我也有这样的感受。刚开始,我只知道他是编辑。一位热忱敬业的编辑。后来,才知道他干过很多工作,他当过教师,当过记者,打理过办公室繁杂的事务,负责出版社营销……再后来,我又知道了他另一个较为隐秘的身份,他曾经是风光一时的校园诗人,出版过好几本颇有影响的诗集。最近,当我捧读他的《夭折》这部煌煌大著时,我为他的“不简单”再次唏嘘感慨。
  当然,更不简单的还是他这部小说。曾经有人对纯文学和通俗文学做过这样的区分,认为纯文学是对幽微人性的解剖,通俗文学解剖的则是社会的庞杂。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部唤醒“狼性基因”的励志小说

  一部唤醒“狼性基因”的励志小说
  ——读毛云尔长篇动物小说《丛林血狼》有感
  
  宋默
  
  《丛林血狼》是一部充满了自然之美、生灵之爱的儿童文学作品,是一部关于大自然、关于生存、关于狼、同时也是关于人类自身命运的长篇动物小说。小说作者毛云尔是冰心儿童文学奖和《儿童文学》擂台赛金奖得主,是当前我国儿童文学创作队伍中优秀的作家之一。《丛林血狼》是作者的心血之作,小说文字细腻,情节跌宕起伏。整整一周,我几乎无法停止阅读的欲望,以至于废寝忘食。阅读这部长达二十余万字的动物小说,如同置身于丛林一样,每一个拐角处,我都能看见一片崭新的风景。
  读这部小说,我最大的感受,是作者采用了不一样的叙述方式。
  我不知道作者是否有意借鉴了英国作家吉卜林的写作技巧,但在他所采用的叙述方式上却能看到吉卜林的影子,无疑,这是一种高难度的技巧。在众多动物小说中,以狼为叙述对象的作品已经为数不少,而且不乏优秀与经典之作,但我们不难发现,在这些号称动物小说的作品中,人却是“最主要的角色”,既是观察者、叙述者,同时还是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7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底谁和我们有仇

  到底谁和我们有仇
  
  宋 默
  
  
  第一次读到毛云尔老师的散文,我的心便被一种柔软的美包裹着,犹如童年睡在秋天的茅草垛上,被阳光照着,听见风悉悉susu地穿过茅草的缝隙,心里想着天上的那朵云到底要飘到哪里去。看着看着,眼皮垂下去了,似要睡去,心其实早就飞到云朵上去了。
  我读过毛云尔老师笔下的那只盛满月光的陶罐,那块会飞的石头,那枚开花的牙齿,甚至一头牛的眼泪。他用柔和低缓的声音告诉我们,那花的世界,草的世界,是怎样一个充满了新生、竞争、希望和凋零的世界。无论是动植物的世界还是人的世界,在毛云尔老师的笔下,都是有生命的,有着细腻的情感。
  毛云尔老师的散文使我情不自禁想起了童年时光,想起了自己在山岗上和一朵花说话,对着一只小蚂蚁发呆的情景,有一次,我想要读懂老黄牛咀嚼着的大嘴巴里到底在说什么,而整整一个下午都坐在山坡上一动也不动。毛云尔老师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家,他的散文是适合孩子阅读的,他有一颗最柔软的童心,也惟有用如此柔软的心灵,才能写出这些来自孩子内心深处的心灵呓语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7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副挽联

  为母亲写的挽联:
  
  出于将门,幸耶不幸,黄埔血脉,英雄遗孤,奈何逢乱世半生飘零尤嗟叹;
  生为人母,苦也不苦,慈母柔肠,三月春晖,可叹在世间一辈操劳堪典范。
  
  为父亲写的挽联:
  
  丹青妙手,花笑虫欢,岂料纸上富贵,换不来柴米油盐,空悲切天生我才归黄土;
  羸瘦身躯,风中雨里,都是世间苦楚,为的是教读完娶,真感慨一腔父爱记心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它们是怎样从天堂流落到人间的呢

  它们是怎样从天堂流落到人间的呢
  
  
  先说枣红马吧。一匹马,而且是一匹枣红马,按理是不应该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的。最好的所在,就是文字编织的传奇里,譬如《三国演义》。这样一匹形象不俗的骏马,加上它背上挥舞着偃月青龙刀的关云长,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驰骋在漫天尘土之中,无疑,给人心灵留下的是经久不息的颤栗。其次,它应该漫步在草地上。那是一块水草肥美的草地,无论春夏秋冬,枣红马都没有衣食之忧,更重要的是,枣红马不仅是这块草地的主宰,它还是自己的主人,没有人对它吆三喝四,更谈不上皮鞭相向。
  倘若这样的话,枣红马无异于生活在天堂之中。
  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至少我认识的那匹枣红马不是这个样子。
  我认识的那匹枣红马,生活在与“天堂”迥然不同的“人间”,确切地说,它生活在我曾经生活的那个小村庄里。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庄,距离县城足足有一百里,一条简易盘山公路连接着外面的世界。记得那个春天的早晨,村庄里沸腾起来了,原因就是突然出现了一匹枣红马。可以肯定的是,以前,村庄里的人们谁也没有见过马,更何况这样一匹颜色鲜艳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音歌唱家是这样炼成的

  高音歌唱家是这样炼成的
  
  
  第一次接触法布尔的《昆虫记》大概是1986年的夏天。那时我还只有16岁。随着阅读的深入,我被法布尔笔下的世界震惊了。那是一个草木茂盛的地方。一个生命张扬的所在。一个哪怕你是一只屎壳郎都会有一双眼睛把你关注的世界。这个世界在遥远的大洋彼岸,在法国南部的普鲁斯旺。不过,我却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世界我其实一点也不陌生。甚至不能不说,这就是我被它所震撼的主要原因之一。
  法布尔笔下的这个世界和我的家乡实在太相似了。那是长江中下游的一个小村庄。在那里,同样荒僻的土地上,无论是动植物还是昆虫之类的东西,都以顽强的生命姿态存在着,生生不息地繁衍着。在这个小村庄里,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就连像样一点的小商店都没有,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们在这里找到快乐。一株小小的旋复花,或者,一只在草丛里一闪而过的蚂蚱,都可以成为我们快乐的源泉。
  事实上,很多时候,村庄里的孩子们就是这样把他们的童年时光打发掉的。
  时至今日,我的脑海还常常出现这样的情景:
  那是一天的正午时分,头顶上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