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云尔

毛云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散文》《星星》《儿童文学》等。曾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张天翼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擂台赛金奖、金近奖等。出版有《狼山厄运》《最后的狼群》《与草有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20761
  • 开博时间:2006-11-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3-31

费尔奇圆

2020-03-31

小奋青滤pe

2020-03-31

mukj049

2020-02-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棵树和另一棵树 (上海《少年文艺》2014年12期

  

 

 

 

我和柚子站在山坡上,朝北方眺望。这样的情形不知已经重复多少次了。不知不觉,两年过去了,在我和柚子的视线尽头,小棉花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我想,小棉花也许不会再回来了,它大概已经忘记了这个小村庄以及这条叫柚子的狗。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小棉花的样子,那是一条浑身雪白的可爱小狗;我还记得小棉花和柚子在山坡上你追我赶的情景;自然,这些难忘的往事也深深烙印在柚子的脑海深处。

“苹果,小棉花还会回来吗?”柚子第N次问我。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话:《最后的狼》 江苏《少年文艺》留用

  

 

当我和柚子气喘吁吁爬上山岗时,已经是这一天的中午了。

“快要累死我了!”柚子开始抱怨起来。确实,这样闷热的天气里,应该在家里好好呆着,为何要选择爬山呢——这不明摆着自讨苦吃吗?

显然,对柚子这样一条崇尚务实的土狗而言,它还不懂得登高望远的好处。

这是一座杂草丛生的荒凉山岗,海拔大约五百米。

山岗上,生长着孤零零的一棵大樟树。

站在山岗之上,可以将山脚下的村庄以及田野,尽收眼底,而朝西北方向眺望,则是起伏的群山,一直绵延到天际。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山坡上的海 《小溪流》2014年11期

  

 

 

一天,我对柚子说,我们去后山坡看看吧。

已经很久没去后山坡了。

后山坡就在村子的后面,从我居住的这个小院出发,步行大约十五分钟即可到达。

出乎意料,柚子竟然非常乐意。

 

三年前,当我刚从城里搬到这个偏僻小村来时,后山坡简直就是我的“后花园”。在这里,我不知道消磨掉了多少个清晨与黄昏。后山坡是荒凉的,除了零星几块庄稼地之外,你所看到的,便是漫无边际的杂草。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境孤狼》之七:将错就错

 

 

这是一个血色黄昏。在城市上空,三三两两的云团染成了玫瑰红,而绿荫掩映的猛犬训练基地,那仅仅十几个平米的斗兽场里,霆和狮子斗得难解难分。地面上,凌乱不堪,随处可见殷红的斑斑血迹,以及两条大狗从对手身上撕扯下来的触目惊心的皮肉……

经过一个下午的鏖战,这时,狮子身体素质上的优势终于再次体现出来。那头流浪狗已经精疲力竭,只剩下招架之功,而且,它躲闪的动作随着力量的耗尽,变得越来越笨拙。

体力充沛的狮子保持着旺盛的斗志,它一次次展开猛扑,只是由于经验不足,这些攻击在霆的躲闪之下大多落空……老鲍的脸上布满了胜利在望的微笑,他期待着狮子那最后的致命一击。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1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境孤狼》之:狼骨吊坠

 

胡东东沉浸在难以自拔的悲伤之中。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而言,这样的悲恸与他的年龄似乎有些不相称。胡东东感到自己的内心里一片冰凉,仿佛下了一场漫无边际的大雪,那冰天雪地的情景不知要维持多久,才能最终融化。

这一切,都缘于那头凄惨死去的成年公狼。

大概是公狼死后的第七天。大清早,他躺在床上。窗外,爷爷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须臾,门被推开了,深秋的阳光裹挟着寒意仿佛潮水一样涌进来,那间小小的卧室顿时亮堂起来。

胡东东习惯性地眯缝起眼睛。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的故事:蒿球草与海金沙 (《儿童文学》2014年6期

  

 

 

到了秋天,羊要抓紧时间长膘,它们低着头,一刻不停地啃着地上的草。这时候,村子里的孩子们也更加忙碌起来,他们不仅要帮助父母将成熟了的农作物运回家去,还要为即将到来的新学期做好准备。记得有一年,学校已经开学报到了,我和姐姐的学费却还没有着落。父亲无计可施,只好将一个冬瓜交给我们去学校抵学费。可是,一个冬瓜能值多少钱呢?大概是碍于一个男人的面子吧,父亲将我和姐姐送出家门后,便转身独自离去。在那条通往学校的泥泞小路上,我和姐姐轮流扛着这个长长的冬瓜,吭哧吭哧,十分吃力地走着……这情景深深烙印在一个孩子的心里。因此,当秋天到来的时候,包括我和姐姐在内,大家的心都不由得揪紧了。我们都不想辍学,都不愿意面临没有学费的尴尬。幸好,在大地上,在田野里,有一些草本植物向村子里的孩子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我们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的故事:灯芯草 (《儿童文学》留用)

  

 

 

小时候,我常常将灯芯草与另一种水生草本植物相互混淆。那是一种叫石臼蒲的植物。石臼蒲最喜欢生长的地方是水势缓慢的小溪流。它们成片地生长在一起,几乎将整条小溪覆盖起来。事实上,那些人迹罕至的小溪流,差不多成了石臼蒲的天下。远远望去,你已经看不到溪水蜿蜒前行的样子,只能从那望不到尽头的碧绿中,隐约听见哗啦的流淌声。灯芯草和石臼蒲相差甚远。至今,我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将灯芯草与石臼蒲混淆在一起呢?

石臼蒲的叶子是类似兰草那样的长条形,而灯芯草则呈管状,又细又长。石臼蒲的颜色比灯芯草要深,如果将两者放在一起的话,好像两个腰身修长的女孩,一个穿着簇新而肥大的绿衣服,另一个穿着褪色了的紧身小袄。更主要的区别还在于,在石臼蒲身上,有一种挥发性的辛辣气味,当夏天的阳光强烈起来,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7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草的故事:鸭舌莲 (《儿童文学》留用)

  

 

 

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了鸭舌莲。不仅仅是我,村庄里每一个孩子都认识这种草。这是一种能让人浮想联翩的草本植物。我问父亲,为什么称呼它鸭舌莲呢?难道它的模样像鸭的舌头吗?它和莲花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我想,凡是第一次听说鸭舌莲的孩子,他们的头脑里大概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父亲没有回答我。但他的眼神告诉我,在乡间,在田野里,有很多事物其实是无法解释清楚的。你只需知道有这样一种存在就可以了,只需把它们记在心里就可以了,何必刨根究底呢?……我顺着父亲的手指,看见鸭舌莲生长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四周都是密密匝匝的禾苗。鸭舌莲藏匿其中。一副安分守己的样子。它个头不大,叶子相对而言显得肥厚,浑身绿油油的。必须承认,它的这副模样让人心生怜爱,仿佛过年的时候,那些终于穿上了期盼已久的红衣绿袄的腼腆孩子,怕弄脏了新衣服,小心翼翼地站在屋檐下张望。鸭舌莲肥厚的叶子其实十分脆弱,轻轻一折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1 | 浏览:8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80:狗眼里的毛源村 (《潇湘晨报》)

  

 

如果我是一只狗就好了。狗的胆子大。狗的行动自由。躺在床上,我常常做这样的设想和揣测。夜深人静。有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有风把窗户上的裱纸吹动。黑暗是一面放大镜,它可以把这个世界上最细微的声音放大无数倍。躺在床上的我,借助这面放大镜,听见墙角有一阵窸窣的声响,那不是老鼠的声音,那是我家的黄狗倏地站立起来。它抖了抖身体。接着,就像无数个夜晚那样,我家的黄狗偷偷溜了出去。我知道,要不了多久,它就会出现在我们第五生产队的晒谷坪上。在那里,已经聚集了数量不少的狗。这些狗,既有隶属我们第五生产队的,也有来自其他生产队的,甚至来自更远的其他村庄。

月光下,这些狗聚集在一起。无疑,这里将举行一场狗的不为人知的盛会。

如果我是一只狗,我不屑于参加这样一场以追逐和打闹为主的盛会。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村庄里漫游。这个叫毛源的村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泥土般的朴素与辽阔的温暖 《儿童文学》

  

       大概是2003年的秋天,牧铃老师告诉我,他调到县文联来了。之前,他在一个山沟里的供销社上班。那是距离县城大约七八十公里的一个偏僻地方。这个消息使我十分高兴。小县城规模不大,日新月异的变化却同样让人咋舌。在我们的周围,楼房越盖越多,越盖越高,街道越来越拥挤,夜幕下的霓虹灯越来越炫目,歌厅里的高亢歌声可以用声嘶力竭来形容,等等这些变化,让人目不暇接,也让人越来越落寞。置身其中,竟然发现要找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其时的我栖身在一栋有些破旧的楼房里,邻居们的身份形形色色,有开发廊的小夫妻,有跑黑出租的下岗职工,有在市场里贩卖干鱼干虾的小贩,而多少有些愤世嫉俗的我,自诩为一个诗人,混迹其中。偶尔,我和这些邻居们聚集在一起。这样的聚会大多发生在某个无所事事的夏夜。当暑热渐散,在走廊尽头,在头顶月光的照耀下,贩卖干鱼干虾的老陈会提起他的乡下生活,提起他日渐遗忘的锄头和荒芜许久的菜畦。开黑出租的老汤会重复他单位当年红火的景象。而我,则用一个教师口吻,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南高考:用小学作文话题挑战高中生的情商和智商,

 

 

很遗憾,我没有参加过高考,无法体验高考考场那种紧张氛围。我是一个心理素质很差的人,置身在紧张氛围中,思维就会减速甚至短暂休克。所以,对那些能克服考场紧张心理而且还能挥洒成文的学子,我为之敬佩。看了今年的湖南高考作文题,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我而言,这种“似曾相识”就意味着今年湖南的高考作文题,中规中矩,一点也不偏,换言之,并没有多少认人耳目一新的“创造性”。

没有参加过高考的我也时时留意一下每年的高考作文,我有一个印象,大多数高考作文题似乎都和“时代”扣得比较紧,这也许是因为“文章合为时而著”吧,于是,就有必要让考生们在匆忙完成的文字中来一次漂亮的“责任担当”。当这个时代遇到了诚信危机时,诚信就成了作文话题;当生活压力越来越不堪承受,当生活越来越失去它原有滋味与色彩时,考生们就要像郎中先生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稿:葱兰 《散文》2013年6月

用葱兰来譬如那些乡村的女孩,似乎再恰当不过了。在我生长的湘北,随便哪一个村庄里,都可以看见这样一群女孩。一群尚未成熟丰满的女孩。离豆蔻年华还有那么一段并不遥远但也称不上短暂的距离。此时的她们,是懵懂的,混沌的,尚未知道怎样打扮自己。当你和她们在某个正午不期而遇,一定不愿多看她们几眼。确实,她们的身体是那么单瘦,脸膛那么黝黑,凌乱的头发上扎着一个廉价的蝴蝶结,她们风一样从远处的山岗跑来,又风一样消失在远处的树林里。望着她们背影消失的方向,你仅仅愣怔了片刻,然后就继续着你的行程。几年之后——具体是多少年呢?三年,抑或四年?你无法搞清楚了。当你再次从这里经过,你会惊讶万分,昔日那些女孩脱胎换骨,仿佛葱兰一样开放了。

然而,葱兰是怎样一种植物呢?我想,你一定会有这样的疑问的。如果时间倒转到五年前,那时的我和此时的你一样,头脑里也是一片茫然。其实,即使现在,我对葱兰也知之甚少。这种植物仅凭外表俨然就是一株葱了。一株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营养不良、薄薄瘦瘦的葱。它的叶子又细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10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来信(三篇)(《文学界》2013年5月)

 

 

两片叶子

 

随着春天到来,四周山岭上干枯萎缩的草木开始了灌浆,远远望去,依稀有淡淡的绿色的光芒,从眼前一闪,便淹没在阳光里。毛去平家的狗也进入了发情期,令人费解的是,它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蜷成一团,一动不动地趴在屋檐下,仿佛一堆遗弃已久的破烂。

在屋檐下的另一头,老吴潜心教毛去平速写。只见老吴手中的铅笔来回移动,顷刻,雪白的素描纸上出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鸡。这是一只在旁边的菜园里寻找食物的母鸡。也是一只劫后余生的母鸡。过年的时候,毛去平家肯定杀了三只以上的鸡,此刻,还可以看见许多嚼剩下的鸡骨头混杂在垃圾里。一些零星的鸡毛倒挂在菜园朽旧的木栅栏上,被风吹着,仿佛一簇牢牢揪着树枝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火狐》(上海少儿出版社即将出版)

  

 

 

艾美丽到底是谁呢?

——莫非是莫叔叔曾经深爱过的那个女人吧。

——也就是黑炭的母亲。

只是我尚不知道,在艾美丽的死和火狐的消失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据父亲说,莫叔叔十八岁那年走进牧户山,成了一名与山林打交道的守林员。当时大家一致认为:过不了一年半载,莫叔叔肯定像其他守林员那样,因为忍受不了寂寞与清苦,灰溜溜地从山林里“逃亡“出来。可出乎大家的意料,莫叔叔竟然一呆就是三十年。除了偶尔到山下的小镇购买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他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山林里度过的。

在大家的眼里,莫叔叔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

后来,“怪人”莫叔叔结婚了。她是牧户山里一个猎户的女儿。那个女人心甘情愿和莫叔叔一辈子呆在山林里。

不久,莫叔叔有了一个叫黑炭的儿子。

大概是我六岁那年吧,莫叔叔到县城来了,对长期厮守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火狐》第一章:不眠之夜

  

 

 

汽车喘着粗气,在盘山公路上缓缓行驶。我一言不发地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默默注视着前方,车厢里自始至终笼罩着沉闷的气氛。父亲不时侧过头来看我一眼。从父亲蠕动的嘴唇我知道,他很想打破这种沉闷,大概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父亲最终还是放弃了。

车窗外,是连绵起伏的牧户山。初春三月,树木吐出了新绿。不远处的山崖上,一道银色瀑布飞泻而下,山谷里传来阵阵轰鸣声,震耳欲聋。而在背阴的地方,不时可以看见一道道残雪,闪耀着寒冷的光芒。

突然,父亲大叫起来。

“快看,火狐——”

父亲一边大叫一边猛踩刹车。顺着父亲有些颤抖的手指,我看见前方大约五百米的山坡上,蜷缩着一团红色的影子,在四周翠绿植被的衬托下,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那一刻,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我在心里不禁发出感叹:太幸运了,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火狐了!

顿时,所有的不快都被我抛之脑后。

从小在牧户山长大的父亲告诉我:曾经——那是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