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云尔

毛云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散文》《星星》《儿童文学》等。曾获得冰心儿童文学奖、张天翼儿童文学奖、《儿童文学》擂台赛金奖、金近奖等。出版有《狼山厄运》《最后的狼群》《与草有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20498
  • 开博时间:2006-11-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李汀

2019-08-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守秋》(上海《少年文艺》留用)

        

 

【一】

 

秋天来了,爸爸告诉大麦和小麦,再过十天半月可就要守秋了。爸爸的语气有些沉重。弟弟小麦还不懂守秋的意思,姐姐大麦告诉他,就是守护那些成熟的庄稼,别让山里的动物糟蹋掉。

往年,守秋的队伍由村子里的青壮男人组成,他们在山坡上搭起窝棚,不分白天黑夜,睡在窝棚里。一旦贪吃的动物靠近庄稼,大伙儿一齐吆喝,将动物们重新赶回到山林里。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十分刺激却又危险万分的任务。

这一次,爸爸将守秋的任务交给了大麦和小麦。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细雨淋湿的花朵(《天涯》留用)

 

 

油茶开花的时候,正好是秋天。那是天地辽阔且静谧的季节。这个时候的天空呈现出一年中最美的弧线;无遮无拦的大地的胸膛,铺展在眼前,散发着温暖而又好闻的气息。可是,几乎没有谁抬头看天空一眼,也没有谁摊开四肢,像石头那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大地上。每年这个季节,大人们注定是忙碌的,而他们懵懂的拖着鼻涕的孩子,却不懂得天空与大地的美,一只小小的虫子便吸引住了孩子们全部的注意力。自然,开放在秋风中的油茶花更不会有人为之驻足与欣赏——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无疑是一个例外。

那时的我还不到十七岁,刚刚师范毕业,分配在离家几十里的一所学校当老师。那是一个怀揣着梦想的年纪。可青春年少的我,并不能确定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不愿意在这个偏僻的乡村一直呆下去,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沿着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精神科男护士的工作日记

 

 

7月12日。晴。

这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天。这一天,我早早醒来了。太阳尚未出来,处在酷暑之中的城市,空气里有着几丝难得的凉意。医院在城郊。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布满厚厚灰尘的老式建筑在等待着拆迁。远远地,我就看见了我将要上班的医院矗立在那里,掩映在浓密的香樟之中。

我的心突然加快了跳动,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我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我想起了读小学的时候,老师问我们的理想是什么,大家叽叽喳喳起来。可以肯定的是,那时的我绝对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一名男护士。哦哦,命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完成政治任务一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种距离》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世界上,有这样一种距离》。大千世界,距离无处不在。从春的旖旎到夏的灿烂,这是时光的距离;从种子萌芽到苍天大树,这是成长的距离;从形同陌路到彼此心心相印,这是情感的距离。而我今天要说的,却是这样一种距离——

这是高山与微尘的距离;这是天空中的王者与大地草芥的距离;这是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的距离;这是手中掌控数千亿资金与二十元斤斤计较的距离;这是堂堂共和国财政部长与市井之徒的距离。

无疑,这样的距离可谓遥不可及,这样的距离根本无法丈量,可是,如果这样一种距离,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了统一,这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这种距离和拥有这种距离的人,又该怎样称呼他们呢?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三章 军犬烈焰

  

 

烈焰的脖子上曾经悬挂着一块精致的小铜牌,上面锲刻着:军犬,001。

这条排序为001的军犬,却在去年秋天的一天,被红鼻子班长将脖子上的小铜牌摘除了。

这意味着,烈焰从编制内被剔除出去。换言之,它已经不再是一条真正意义上的军犬了。然而,在一夜之间改变了身份的军犬烈焰依然像过去一样,坚持着每天的例行巡逻。

在烈焰的心里,责任和荣誉感比身份什么的重要一百倍,不,一千倍!

这一天,当新兵杰和红鼻子班长爬上高高的眺望塔时,一瘸一拐的烈焰早就趁着夜色消失在军事缓冲区里。沿着那条冻僵了的河流,烈焰先是朝着上游的方向走了大概十公里,然后,又朝下游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二章 母野猪和潜伏的豹子

  

 

 

“谢天谢地!”母野猪花斑大婶自顾自念叨着。

“谢天谢地!”这是花斑大婶从母亲那里继承来的口头禅。

外面,是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凛冽的寒风仿佛一头精力充沛的怪兽,不知疲倦地叫嚣着。母野猪花斑大婶蜷缩在冰冷的洞穴里已经整整一天了。这是忍饥挨饿的一天。对于一头上了年纪的母野猪来说,它没有半点怨言。相反,花斑大婶还要感谢上天的垂怜与眷顾,让它在这片狭长的土地上生存了这么久。

比起它的兄弟姐妹,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花斑大婶确实够幸运了。

这时,蜷缩在这个冰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章 瞭望塔上的一天

  

 

 

当高高的瞭望塔出现在新兵杰的眼前时,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要爬上去吗?”新兵杰的语气有些不确定。他仰着头,久久打量着近在咫尺的瞭望塔。这是一座仅仅依靠粗大的铆钉固定下来的木头建筑,或许是年载久远的原因,那些铆钉全都生锈了,而个别地方的铆钉已经出现了松动的迹象。尽管如此,瞭望塔几十年如一日,依然高高耸立在这片白雪覆盖的土地上。

凛冽的寒风呜呜地吹着,新兵杰感到瞭望塔在左摇右晃,高处的天空也好像随着瞭望塔的晃动,如同海水一样波动起伏。新兵杰的腿肚子不易觉察地颤抖起来。

“必须爬上去!”红鼻子班长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记:虚构与真实

  

 

很早以前,我就有了写这样一部适合少年儿童阅读的战争题材的小说。其实,与其说这是一部小说——因为小说属于虚构文体——不如说这就是一段历史的真实记录。一段侵略与反抗的历史。一段考验着意志与人性的绝境求生的历史。这段历史沉淀在时光的深处,正离我们渐行渐远。

 

文中的上尉连长余子达,其原型就是我的大舅余克达。但我直到十二岁那年才知道有这样一个大舅。那是1981年冬天,刚刚下过一场小雪,空气冷冽,覆盖着枯草与零星雪花的大地看上去斑斑驳驳。我记得第二天就是大姐出嫁的日子,简陋的家中充满了喜气的气氛。自然,来了不少熟悉或者陌生的客人。

黄昏时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肩上落着雪花,跨进了我家的门槛。他大

分类:儿童文学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冰雪擂羊(小说)《少年文艺》(南京)留用

  

 

 

那是十分寒冷的一个早晨。我和玉古勒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被西塔尔大叔叫醒了。西塔尔大叔两鬓斑白,背微微有些驮,这使得他看上去似乎有了很大一把年纪,事实上,西塔尔大叔尚不到四十岁呢。一副苍老模样的西塔尔大叔俨然一只岁月洗礼过的苍鹰,神情有些冷峻地站立在我和玉古勒的床头。

我和玉古勒睁开眼睛首先看见的,便是西塔尔大叔手中那根长长的木棍。

这样的木棍玉古勒司空见惯。这是由酸枣树的枝干简单削劈之后所形成的棍棒,攥在手中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