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823535
  • 开博时间:2006-11-16
  • 博客排名:第79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趟过岁月之河的回眸

趟过岁月之河的回眸

                                            林伟光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行渐远的张洁

渐行渐远的张洁

           林伟光

黄廷杰先生推荐我读一篇文章,是张越写张洁的,题目是《张洁:这个时代肝肠寸断的表情》。

廷杰先生说,有两个发表的版本。他有心,细细校勘过,把两文取舍糅合一起,说是善本。该很满足了,多谢廷杰先生。

张洁何许人?如果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可以不必加任何介绍,但今天已经不同了,略略介绍是必要的。虽然她是茅盾文学奖的获奖者,获奖的小说还在卖,却还有多少人知道她呢?这不是她的悲哀,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更是文学的悲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取历史如血红

记取历史如血红

            林伟光

             一

    往事如烟,未必如烟。

当翻开历史时,墨写的文字,有时寥寥的几行的文字,还是掩不住浓烈的腥风血雨。总有人要为七十多年前的那场罪恶的侵略战争摆脱责任的,其实并不奇怪,那年的这场战争不就是在一种“亲善”的幌子下发动的?罪恶总是假借着善意的谎言,所以极具欺骗性,把无辜的平民绑上了罪恶的战车,既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难,也为本国人民带来了覆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真诚的小说家

真诚的小说家

              ——我记忆里的林东山

             林伟光

在我所交往的文友中,有不少是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他们大都没有什么架子,相处时我一点不觉得累,或者因此,有时我也就忘了他们的那个级别了。

我这人还是有若干文人的臭脾气的,不会弯下身子去讨好人,自然也不会刻意去巴结什么人了。在我的眼里,再大的官,也是一个人,如果值得相交时,最重要的还是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的沉痛

 历史的沉痛

             林伟光

 历史总是会湮没许多东西,我常常感叹有不少事实上发生过的人与事,可惜就消失于历史的深处。

 难道就真的无处可觅吗?有时,还真的有所怀疑,事实的存在却是如此脆弱,我不禁要悲从中来。想想,我所认识的许多人,亲人和朋友,都曾经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活过,也爱过,我所经历过的喜怒哀乐,乃至病痛种种,可以确切地说,他们也有的,许多故事,哀怨情仇,都与我们一样。可是,如今随着他们的离世,仿佛被淡忘于时间之外,荒芜,好像压根儿就不存在。我有时也惊讶,或者说有所疑,他们真的活过吗?除了那些伟岸的人物,他们借着一些特别的印记,努力地向着后人显示出自己的曾经在场,但更多的如你我者,却只能如风,永远地消逝。竟然是这么彻底吗?不由得想起那么两句话:“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人从中感受到深深的悲哀,可是,已到中年的我,却并不,更多的体会到它的刻骨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昌与南昌人

南昌与南昌人

             林伟光

 有一句老话,不少人说过,早不新鲜了,就是那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山水,就有不同的人文。这些年这类散文很多,也曾经走俏过。这类文章,如果写得好时,可以写出感人的风景,和深刻的历史内涵。每一个地方,比如城市,再如何小的城市,历史即使不很长,你也小瞧它不得,总会有鲜为人知的动人。当然如果不经心写时,只是做文抄公似,也会令人生厌的,却不如不写好。其实,这类文字多了,有时也免不了让人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之叹。

 那么,这本《南昌人》如何,能否别开生面,写出些新意呢?我们的担心,也不好都说是杞忧吧。

 作者程维是土生土长的南昌人,熟悉是其优势,可也是弱项。为何?太熟悉了就怕不能见出些特别来,距离或者更能产生美丽的动人啊。然而,却是我的过虑,他则是发挥了优势,而把劣势压缩到最低点,把握得恰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入心此身惊

点滴入心此身惊

             林伟光

 写了一篇《五十大话》,因为已过了五十,生活的况味点滴入心,不能再像从前的无心无肺,也因此发了些人生的感慨,说了几句大实话。文章登出后,遇到一位前辈,执手之时,他却对此文有些不太以为然,说像我似的这个年龄,却有如此的心态,有些显得悲观了。我听后,悚然而惊,回来后把文章再读一过。悲观吗?倒也不觉得,只是说了些实话,如我近年来,倒是不再喜欢说大话了,那篇《五十大话》虽是“大话”,其实只是实话,说出心里所想说的话而已,至于别的,则非我所计也。

 但自觉也没有什么颓废,在我看来,认识自己是最难的,而言不由衷,却正是当下的社会病。我不敢说所言的句句由衷,像巴金老人因为吃足了不敢说真话的苦头,晚年倒是大力提倡说真话,我是非常欣赏的,——虽不能至,心则向往也。

 说真话其实是要冒风险的,这就是说真话的难了。那位前辈对我那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吃茶,也凑个趣

吃茶,也凑个趣

            林伟光

 居于苏州的陶文瑜,是喜欢茶的,也风趣,他请朋友吃茶,不是绿茶、红茶、乌龙茶,却是纸上的茶,就是这本新著《茶来茶去》了。一共有十九位先生女史,都凑在他的茶馆里来品茶谈茶,真是别开生面的一个场景。

 吃茶真的要这么隆重吗?也太煞有介事了。不过,你还别说呢,我就喜欢这份雅致,也只有苏州的文朋们想得到,够风雅的。

 我住得远,在这边把头伸过去,还隔千八百公里哩,只好望洋兴叹了。但也还不甘心,也想借着纸墨遥接这份茶香,那好,就也来凑个趣儿。文瑜先生摆开八仙桌,迎接八方客,当也不会嫌多了个人吧?这不速之客,我是做定了,呵呵。

 闲话表过,大约等于浇头,下面说正题。其实,也不要过于纠缠此或彼,文章无所谓闲文,也无所谓正文,关键是写得妙不妙,而闲与不闲的,又有什么要紧呢?

 其实吃茶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迹何尝已如烟

往迹何尝已如烟

                 林伟光

       悖论时时存在,比如此时我走进这座古寨,说是走进可能就是一个悖论了,难道不可说是置身吗?说法无疑只是为了更方便的叙述,其实,叙述也何尝不是悖论?所以,有时叙述也是可有可无的方式。

       我之走进或者说置身于这个古寨,事实上总是带些许刻意,或者以诸如怀旧之类的口号当作理由,从远或不很远处赶过来,就都是基于如此的。

       却说这回的到丰顺汤南镇的这个罗氏古寨,也是如此的。什么寨名?很重要吗?不然也。我不是写旅游的介绍,写什么“我在xx等你”之类,只是想把古寨当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背影

父亲的背影

               林伟光

 在我们的记忆里,母亲总是慈爱的化身,写慈母的文字,动人肝肠的,很多;可是,相比之下,写父亲的文字,却不很多,写得动人的,我的印象中,就只有朱自清先生的《背影》。却也只是父亲的背影,更多的就没有了。或者这与父亲的特别的身分有关,他总归是责任更多了一些,而经常性的出外谋生,也使他们与子女相处的时间更短,而与母亲的爱不同,父爱要更为深沉,和隐晦,或者,这也是他们在孩子那儿不能被完全理解的原因。

 但是,父爱如山,这却是不亚于母爱的一份深情。当然,父亲在家庭中所呈现的爱,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责任与承诺,是一种呵护与安全的保障,他的爱是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的一丝温暖。

 我相信世界上会有更多的人,可以充分地感受到父爱的。果然如此,当我收到这本张卫东、柏羽主编的《是子亦是父》时,我的心里感到共鸣的温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5页/4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阿滢

2017-08-17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