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81609
  • 开博时间:2004-10-10
  • 博客排名:第452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影子启示录(Ⅺ)

我是不是变得越来越可笑了?每遇到一种新鲜的植物,就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就想用手机拍下照片,与某些人共赏。

回忆童年时代,不知有多少时光泡在田野里、树林中、山坡上,被丰富的植物所包围。春天,迷恋着它们的嫩牙、新叶、花朵以及竞赛一般的显著生长;夏天,欣赏它们头顶的露珠、垂挂的青果、茂密的枝叶以及藏身于其中的青虫小豸;秋天,在热辣辣的太阳底下,眼看着植物们渐渐换了新妆,变了新貌,似乎懒洋洋地、有些漫不经心地,就把田野、山野、树林都染成了温暖的色调,并以此把冷色调的天空撑得无限高阔,让大雁的鸣叫有了清晰而悠远的回声。

起初,我对每一种植物的名称并不感兴趣,更不知道,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以前,它们都已经被一一地命名过了——不仅是它们的整体,而且它们的每一个部分,都被细分过了。在我眼中,它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Ⅷ)

没错,一个事件发生了,总得有人对它负责!

比如,一位光彩照人的少女,在日间刚刚享受了一场豪华而盛大的婚礼,准备带着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恨”,搭乘“幸福号”列车,与同时拥有金钱和社会地位的新郎一起,驶向艳阳高照、鲜花盛开的人生之春,但是,仅仅数小时之后,还在憧憬中的少女的美梦,却不期然地变成了即将把许多人席卷入地狱之门的噩梦——她被新郎毫不留情地休回了娘家。原因是,新婚的丈夫在床第间发现自己刚刚重金娶进家门的妻子并非处女之身,这是他那用金钱和荣耀打造的贵族身份所不能容许的。

刚刚还是高挂枝头、饱满圆润、艳光四射、芳香四溢、令无数人艳羡不已的红苹果,转瞬间就变成了被人怀着厌恶的情绪、扫地出门还生怕慢了一些、酸腐味十足的黑色烂苹果。如此戏剧性的变化,就好像把烧红的铁块儿突然投进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Ⅶ)

对于一个懵懂的孩子来说,世界的丰富与复杂、新奇与难懂,从影子这一最朴素的自然现象中便可见一斑。这既让人头痛,又让人喜悦。头痛是因为我们不得不常常面临新的问题;喜悦是因为我们总是能够在认识新事物的过程中获得某种快感,哪怕仅仅是惊诧一下也是好的。

影子最初君临我的视野是在地面上,以黑暗的形式、单一的色调,突如其来地闯入,害得我在完全不知道唐·吉诃德是谁的时候,比唐·吉诃德大战风车还要荒唐地与自己的影子大战了许多回合,并最终与之握手言欢——我承认影子的“跟班儿”地位,不再企图赶跑它;影子以其亦步亦趋的实际行动表示了对我的忠诚。真是大快人心!

万没想到的是,不久之后,影子这个鬼精灵突然以另一种全新的面貌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让我再次陷入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尴

分类:生活碎片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Ⅵ)

在中国,商鞅徙木立信的故事几乎妇孺皆知。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启蒙老师就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过这个故事。一听故事就入迷的我,不仅牢牢地记住了故事的内容,而且,在以后的蹉跎岁月中,每有机会接触到“商鞅”这个名字,我都会迅速回想起我可爱的启蒙老师,充满欢乐的小学校园,给我某些深刻记忆烙印的小学时代,尽管它们日益遥远而模糊,仿佛日薄西山时被拉得无限长的,很快就要在夜幕低垂中和地平线一起消失在黑暗中的影子,让人在无限眷恋中细细品味淡淡的忧伤。

不过,另外一个故事恐怕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听说过。故事的梗概是这样的:从前,有位美丽的公主到了出嫁的年龄,求婚者络绎不绝,且个个夸耀自己勇猛无比,有的吹嘘自己赤手空拳打过猛虎,有的吹嘘自己用长矛猎杀过狗熊,有的吹嘘自己弯弓搭箭就能射下空中的大雁,有的吹嘘自己在战场上杀人如麻……才俊如此之多,倒让国王有些犯难了。不过

分类:生活碎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Ⅴ)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今天,即使从来不认真读诗,不了解诗人顾城及其生平事迹,甚至对“诗人”这个称谓都颇有些鄙夷的人,也能顺乎自然一般地在有所需要的时间和场合,十分精当地引用上面这两句诗,就好像从不养鸡、也不知道鸡为何生蛋和如何生蛋的人却十分热爱吃鸡蛋一样。一则是因为鸡蛋好吃,满足了人们的味觉需求;二则是因为鸡蛋有营养,满足了人们的生理需求。至于吃到嘴里、消化在胃里、再排泄到厕所里的蛋是哪只鸡生的,却无所谓,因为,即使这只鸡不生蛋,其它鸡也会生蛋。退一万步说,即使所有的鸡都不生蛋,还有鸭子、天鹅、大雁等等,它们都会生出蛋来的,甚至乌龟。所以,对于某些人来说,从来不担心没蛋吃,倒是某些“鸡”,经常担心自己会在某一天再也生不出蛋来。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Ⅳ)

山高水远,海阔天空,风轻云淡,日升月沉,潮起潮落,朔望轮回,晨昏更迭,冬去春来,草长莺飞,蜂蝶恋花,凤鸣虎啸,鳞潜羽翔,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删繁就简三秋树,标新立异五月花……

如果排除人们主观上的愿望与价值判断,我想,这一切都应该是一种无差别的存在,没有尊卑之分,没有高下之别,没有美丑之评,没有寿夭之论,更不必说什么“齐”与“不齐”的了。所谓的“狼吃肉”与“狗吃屎”在本质上有多大差别吗?一夜风吹百花残与松柏之岁寒而后凋,二者之间究竟有多大的比较意义呢?

每每如此想来,我都会觉得,世界本来是平面的,但是,一经加入人们的主观愿望,尤其是加入人们的好恶之后,世界就开始变得凹凸不平,万物就开始变得参差不齐。因此,“盲人摸象”的故事就无时无刻不在人间的角角落落反反复复地上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Ⅲ)

依稀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农村的夜晚总是既纯粹而又漫长。

说它纯粹,是因为糊了纸的老旧窗棂透不进一丝月光,焰火如豆的煤油灯被疲倦的父母吹灭之后,拥挤着两个大人和五个孩子的狭窄而又低矮的房间瞬时陷入彻底的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仰头不见房梁,只能调动听觉,感受亲人的呼吸。临睡前的时刻,平躺于黑暗中的小小的我,常常有一种悬浮于半空的感觉,连翻一下身的勇气也没有,仿佛稍微侧一侧身,就有掉进无底深渊的危险似的。虽然那个年代与《击壤歌》流行的年代相距几千年,虽然那个年代资本主义世界早已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把人类带进电气化时代,但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乡村,就人们生存的基本状态而言,依然牢牢地遵循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奏。“电”,哪怕仅仅作为一个概念,对于我的父老乡亲们来说,都还是那么陌生,更不用说以后渐次进入我们生活中的“电灯”、“电机”、“电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Ⅱ)

对于人和人类来说,宇宙中原本存在的事物,在它们被发现、被开发以前,存在就如同不存在。而一旦它们被发现、被开发,它们存在的意义就可能发生本质上的改变。比如说煤、石油、天然气,它们在被人类发现和利用以前的上亿年时间里,就只是以部分之于整体的关系,无比沉静地躺在地壳中,像孕育中的胎儿躺在母腹里一样。而它们一旦被发现、被开发和利用,不仅马上就获得了一个全新的名称——能源,而且,人类生产和生活越来越依赖于对它们的开发和利用,以至于恐慌于它们终有一日会被耗尽。

如此饶舌,其实就是要说明,影子之于我的存在就如同煤、石油、天然气之于人类的存在一样,就其存在本身而言,如同宇宙中的时间与空间,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而一旦被人(或人类)主观上感知、认知、利用,并被提升到审美的高度上,它存在的意义就发生了本质上的变化。也即是说,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客观存在,而是超越存在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影子启示录(Ⅰ)

在我的人生经历中,第一次注意到影子的存在,带给我的是一种恐慌的情绪。

依稀记得,幼年时期,某日正午过后,我独自一人在房前玩耍,大概是于明媚的阳光下,蹲在地上追踪一小群蚂蚁,却不期然地在地上发现了一小片具有明显边沿的黑暗,自我的脚下延伸出来。一只蚂蚁正从明晃晃的阳光底下越过边沿爬入那一小片黑暗之中。由于明与暗的对比十分鲜明,我一下子就注意到某种差异的存在。我讨厌那一小片黑暗,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在明晃晃的世界中划出那一小片特殊的领域。

怎样才能驱散那一片黑暗呢?我试图用手拈起,像丢一片树叶一样把它丢在一旁,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手上总是抓不到任何可以让我拎起的实实在在的东西,只拈起几粒十分细小的沙土,我因此害怕自己的手出了什么严重的状况。于是,我又试图用脚去踢,像踢开

分类:似水流年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枯荷趣亦浓》的第三种写法

思维不仅仅如我上一篇文章《<白雪枯荷趣亦浓>的另一种写法》中提到的,“简直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一下子就开了小差儿,把你从一条路上带到另一条路上”,有时它还倔强得像个情愿载重爬坡的老牛,一面用它坚忍的四蹄牢牢地抓住地面,一面绷紧韧性十足的肌肉,从而形成一股强大的内驱力,像要完成某个神圣的历史使命一样,奋力前行。

于是,思维便有了某种惯性,你想让它停驻也难,你想让它改变方向也难。最好的办法就是学着牧童的样子,骑在“牛”背上——而不是在前面牵着牛,或者跟在牛屁股后面赶着牛——把心情调频到最轻松的状态,自导自演一出“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可花村”的小戏。再于是,在写过《白雪枯荷趣亦浓》和《<白雪枯荷趣亦浓>的另一种写法》之后,我有意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枯荷趣亦浓》的另一种写法

思维简直就是一个顽皮的孩子,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一下子就开了小差儿,把你从一条路上带到另一条路上,而且,这两条路上的风景有着明显的差异。还好,某种情况下,我们还可以把那个“顽皮的孩子”捉回来,审问一番,看看它是怎样开小差儿的,这小差儿开得是不是别有意味。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当我从电脑上完成了《白雪枯荷趣亦浓》的写作之后,我又翻了翻当初写在草稿本上的内容,结果发现,两者除了第一段儿的内容基本相同之外,后面的内容大相径庭。所以,我想把最初的稿子也拿出来晒一晒,让那些读过我《白雪枯荷趣亦浓》文章的读者对比、评判一下,看看思维这顽皮的小孩儿开起小差儿来是多么的厉害。原文如下:

多数时候,我们都是从事物的反面,通过对比、甄别、反思,以达到对事物认识的全面性和深刻性。

分类:采薇心语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枯荷趣亦浓

多数时候,我们需要从事物的反面,通过对比、甄别、反思,借助逻辑推理和判断,才能实现对事物认识的全面性和深刻性,去伪存真,透过表象抵达事物的本质。

比如说,我们要认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就必须首先认识死亡之不可避免。只有认识到生命个体的终极目标是死亡,我们才能更积极、更理智、更深刻地去思考活着的意义,去思考肉体与灵魂、形式与内容、本体和喻义、形而下与形而上、个体与整体、过去与未来、统一与对立、忠诚与背叛等等关系问题,以使我们的头脑更健全,思维更敏捷,智慧更丰富,评判更公正,行动更有力,并且最终使我们活着的过程更精彩。

审美——美学意义上的“美”,尤其如此。

就善于从“死亡”中汲取营养这一点来说,植物们是最好的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数学、兵法与人生

采 薇

依稀记得32年前,在我和我的同学们即将参加中考的前夕,在我最喜欢的学科——数学课上,我与我的数学老师之间发生了不愉快事件,弄得很对立。

首先,我不喜欢他面对坐在教室第一排正中间的我吸烟,为此,我专门找同学私下调了座位。其次,我认为他在教学过程中有偏向的行为,尤其不喜欢他总在课堂上提问一位叫“娟”的女同学,她回答问题时的吭吭吃吃让我感觉到特别胸闷,而对诸如我这样的学生则很少关照,颇有任其自生自灭的嫌疑。最关键的一点是,他每天在复习课上给我们总结一大堆公理、定理、推论,然后要求我们做一张又一张篇子。这种敌机轰炸式的复习模式弄得我脑袋都大了,木木的,烦不胜烦,再难找到以前学习数学的乐趣。而其它学科的学习也大抵如此,都是强化记忆、背诵、做题、测验。

分类:生活碎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 来

  

12月7日,正如气象台预报的那样,我市迎来了今年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应该是在凌晨,在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刻,素爱以惊喜送人的天女,毫无声息地向人间撒下晶莹如玉、洁白如棉的雪,粉妆大地,玉琢树木,遮蔽屋瓦,装饰楼台亭榭,仿佛倦怠了旧有的世界,要重塑一个全新的梦幻般的世界,献给热爱生活的人们。

因此,当你在天蒙蒙亮的时刻,怀着与昨日出门时一样的心情,推开楼道的大门,迈步出去,你不能不惊诧且惊喜于眼前的一切。尤其是,你不能不心动于老天把你一个半老徐娘当成新娘一样,前后左右地追随着,殷勤地自广阔穹庐向你抛撒“碎玉”,粘在你头发上、面颊上、衣服上,甚至于调皮地粘在你的睫毛上,你不知道是应该掸掉它们,还是由着它们任性地把你重新打扮一番。如果正好有一片“碎玉”落在你的唇上,用舌头轻轻

分类:生活碎片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上卡夫卡(Ⅱ)

  

爱上卡夫卡·关于观念

我时常想起卡夫卡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观念的不同从一只苹果便可以看出来。小男孩的观念是:他不得不伸长脖子,才能刚好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苹果;而家长的观念呢,他拿起苹果,随心所欲地递给同桌者。”

真可谓一语中的!

人(我是说个体的人)的观念的形成与改变,和他的出身、经验、知识、能力、利益、立场、胸襟以及社会地位等等问题直接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