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迪杜凯

我只是一个幽灵的影子/这未知的肉身/与城市的黄昏一同漂流/黑色的道路通往渊薮/灵魂,像被墨水打湿的风/遗忘在阴霾的天空
博主:费尔迪杜凯

十国春秋之章仔鈞传

章仔鈞,浦城人也。先世居汴,至宋兵部尚書巖。元嘉初,來守泉州,始家于南安。唐康州刺史及由南安徙浦城。及生福州軍事判官修,修生仔鈞,深沉有大度,年逾四十。晦迹不仕。乾寧時,太祖代司空鎮閩,奉表修貢。仔鈞以太祖尚知有唐,乃詣軍門,上謁投戰攻守三策。先是獻䇿,時仔鈞登嶺上卜天,其夕地湧神瀵,既至太祖果大喜。館為上賓,執仔鈞手。曰何相見之晚邪奏授髙州刺史檢校太傅西北靣行營招討制置使選步騎卒五千命屯戍浦城西巖山㑹南唐將盧某假道過山下忽鼔譟攻壘仔鈞堅守弗與戰遣二校乞援師于建安及兵退二校失期不至將斬之妻練氏止之曰時危未靖公柰何殺壯士仔鈞曰如廢法何練曰法固不可廢不若縦之使自逸耳仔鈞悟置不問云二校者邊鎬與王建封也仔鈞累加光禄大夫持節髙州諸軍事卒後贈金紫光禄大夫上柱國武寧郡開國伯忠憲王
弟仔釧子仁坦仁嵩仁燧仁昉仁澈仁郁仁政仁愈仁鑑仁肇仁激仁耀仁祐仁聞多至官練氏别有 《十国春秋•九十五卷》

分类:章氏族谱资料编浏览:38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南都:4天3夜少年“撞车党”的噩梦

  留守少年初来广东,离家出走流浪半月,离奇被拐手臂突断,粘警报器日夜受监,坐单车撞上大货,沦为工具五次讹钱,聪明自救重拾温暖……绝非电影情结,它就这样残忍地发生在我们身边。

  5月底,顺德交警破获一个“撞车党”团伙,13岁的贺友平被“撞车党”控制4天3夜后,终于得救。经历了同年孩子难以想象的一切,现在的贺友平在父母眼里变得沉默忧郁,最想的,是回湖南老家。

  故事还没有完结,贺友平为什么离开父母出走,为什么想返回老家?越来越多的贺友平们,他们又面对着怎样的社会,有着怎样的渴望?恶梦过后,要做的不仅仅是擦掉冷汗,还有更多。

  5月18日清晨这是哪儿!

  我醒来时,周围全是陌生的东西。我很努力想睁开双眼,可是眼皮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朦胧间,一个从没见过的、脸颊带有红色皮疹的男人,在我旁边闪过。我想要伸手,要逃开,却发现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就连试着挪动的力量都没有了。

  这是哪?你们是谁?

  对方没有回应。
分类:属于末道的浏览:49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读《礼记·儒行》





1.鲁哀公问于孔子曰:夫子之服,其儒服与?孔子对曰:丘少居鲁,衣逢掖之 衣;长居宋,冠章甫之冠。丘闻之也,君子之学也博,其服也乡,丘不知儒服。

按:说明孔子的儒与习俗的关系,作为形式的儒服是入乡随俗的。

2.哀公曰:“敢问儒行?”孔子对曰:“遽数之不能终其物,悉数之乃留。更仆,未可终也。”

按:儒行之事非三言两语所能道尽。

3.孔子侍曰:儒有席上之珍以待聘,夙夜强学以待问,怀忠信以待举,力行以待取,其自立有如此者。

按:以“席上之珍”来比喻儒家的尧舜之道,古时中国的那些道,美德都喜欢拿一些美好的东西,如珍宝,美玉,美人等等来形象比喻。大问曰“聘”。


分类:属天的浏览:119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5月15日 我什么也没干

下午6点的天色看起来像中午1点一样。我为什么不想打电话?我在床上坐了一整天,没有刷牙吃了两格巧克力,掰开的时候,巧克力从中间分成了两层,自动变成了四个薄片,中间也一样光滑。
停滞,有人想数独终其一生,让一切无意义地度过。
天亮着,又浪费了一个好天气,我感到困惑,看着msn绿色的小人,却不想说一句话,只是想哭的要死。
分类:未分类浏览:30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Champagne-Ardenne

  香槟-阿登大区下设省份包括:阿登省(Ardennes),省会沙勒维尔-梅济耶尔;奥布省(Aube),省会特鲁瓦;上马恩省(Haute-Marne),省会肖蒙;马恩省(Marne),省会马恩河畔沙隆。

  香槟-阿登(法文:Champagne-Ardenne)人口约134万,面积约2.5万平方公里,大区首府为兰斯市。二战期间,该大区曾遭德军狂轰乱炸;1945年5月7日在兰斯(Reims)市,德国在投降书上签字(1945年5月8日,即兰斯(Reims)签字次日,德国法西斯在柏林正式签署投降书,二战宣告结束)。香槟大区议会由49名议员组成,兼具立法和行政职能。旅行可以从参观地下酒窖开始。在那里除了品味美酒之外,人们还可以了解到与香槟酒有关的历史和博摩荷(Pommery)、黄牌贵妇(Veuve-Clicquot)、鲁纳尔(Ruinart)等品牌香槟酒带来的香槟工艺的演变。兰斯(Reims)奢华的教堂以及这里的美术馆(Beaux-Arts)都不能使人忘记葡萄庄园主要分部在兰斯山区(la Montagne de Reims)、白丘地区以及马恩山谷地区(la
分类:法国浏览:54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小津》《十字军东征》《说吧,记忆》

5月3日在省图批发中心学而优购书3本《小津》《十字军东征》《说吧,记忆》

1.唐纳德·里奇《小津》

 世上说小津的好话太多了,多得就好像那些字词都失去了灵魂。而对我来说他是一个勇敢的人,唯有充满勇气的人,才在看透世事后,仍然对世上的一切乐此不疲。我不知道亲爱的小津鬼子在战后有没有强烈的荒谬感,(日本人似乎比中国人更容易染上这种20世纪的病毒,从安部公房等人的小说可窥见一斑。)也许有吧!小津战后电影《风中的母鸡》是他电影中唯一有暴力镜头的电影,或许拍摄这个电影时,小津的心理是不怎么平荡的吧,但牛逼如其者,很快又回到自己一生命定的轨道中。

 2.《十字军东征》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历史有如此严重的渴求,或许文学的世界太不确定了,而历史则在时间的长河中被建筑起来,让人有所依附,依稀看到活着的面目。


 3.《说吧,记忆》

 智慧如纳博科夫者,想必我是言多则辱。呵呵
分类:小津安二郎浏览:45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4月20日

照例是女人们讨论了一个傍晚的爱情,我坐在有轨电车上,看见了闪烁的铁塔。一年又过去了,我只是反应有点迟钝,我想吃点新鲜生发出的苗菜芽菜,讨个吉利。

我没地方可去,放在这儿,你看到了,如果想删就删了吧。

分类:未分类浏览:334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保尔-让·图莱(Paul-Jean Tulet)

自从你的日子……

 
自从你的日子只在你的嘴里
留下一点儿灰烬,不要等待
人们铺好你的眠床,你的心在
那儿,终将冻结而沉沉睡去

回来吧,象在逝去的日子里,
到漂移着的沙丘附近去
采集百合,她微弯着,痛苦地呼吸,
——去在沙上写下这些话语:
人类的梦,和海的
幻想,是这样的相似。

罗洛 译

 保尔—让·图莱(Paul-Jean Toulet)(1876—1920)生于波城富家,是克里奥人的后裔。他生性爱玩,贪图享受,尤其是在父母定居的毛里求斯岛生活的三年,他吃喝玩乐,染上了许多恶习。为了谋生,他曾远道去印度支那经商,却又学会了抽鸦片。1912年,他回到法国,隐居南方,8年后病逝。
 图莱写过不少作品,但真正给他奠定文学地位的是《反韵集》。这部诗集收有70首反韵小诗,外加一些谣曲和
分类:小津安二郎浏览:47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那一瞬的意味深长

  那一瞬的意味深长

  每隔十年,亨利·格林都会被当作一位文学新人重新推荐给读者

  文:[英]布鲁克·爱伦

  译:龚容

  亨利·格林(Henry Green)活了六十八岁,死于一九七三年,是英国二十世纪最优秀、最难以归类的一位小说家。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是一位现代主义者和实验主义者,他的文风那么委婉含蓄、拐弯抹角,使得他的美国门徒泰瑞·塞瑟恩(Terry Southern)不假思索地称他不单是“作家的作家”,甚至是“作家的作家的作家”。他还公然反对理性主义,始终厌恶文绉绉的对话,而偏爱闲言碎语。他的散文表现出慷慨激昂的倾向,也可说是累赘的,甚而显得有些笨拙。他一生不趋时媚俗,在幼稚文学处于巅峰期的时候,撰写一种无产阶级小说;而在提倡简朴意识、以“愤怒青年”(The Angry Young Men)(注:五十年代的一群英国作家,他们的作品表达了强烈抗议社会的特点。)为文学主流的年代,又不合
分类:小津安二郎浏览:397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厄普代克谈英美小说

  厄普代克谈英美小说

  黄灿然译

  译按:《泰晤士报文学增刊》最近重刊厄普代克1964年发表的一篇意味深长的短文,谈英美小说的差异。当年厄普代克32岁,成名作《兔子,跑吧》出版于4年前。

  实际上,要让我把英国小说设想成可以像我们观星那样用望远镜观测,是困难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觉得自己更贴近穆里尔?斯帕克而不是诺曼?梅勒,尽管不一定人人都像我这样。无论如何,我觉得自己作为读者对英国写作的了解是粗浅的,因此如果我说我享受、钦佩譬如E.M.福斯特和伊夫林?沃并且说不定还从他们那里偷师,那会与傻话没分别,因为这实在太明显不过了。也许较不那么明显,也较有用的说法是,在我早年摸索时亨利?格林那些美丽和令人惊喜的小说对我的启示,仅有我初读普鲁斯特和卡夫卡时可以匹比—如果让我擦亮灯盏读一本任何健在的英国作家的新书,将非他莫属。我还可以补充说,就超凡地以抑扬顿挫的节奏省察情绪的不同状态而言,我最近所读的书没有一本及得上伊里斯?默多克的《一颗砍下的头》。还有,既然我们已经说开了,那就让我顺
分类:未分类浏览:313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共7页/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