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酒观天涯名博

纳纳乾坤内,秋风自布衣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29383
  • 开博时间:2006-11-13
  • 博客排名:第302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两个方向的旅程

两个方向的旅程


一.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是一样的(赫拉克里忒)

 自然的生成是神的意志,而神是无形的。神的国从来都只在经上,在语符和声音的传送中。神秘的、广大的、悠远而亘久的、一切的一切,绝然不是石头和树木可以解说清楚的。正如这国里的云雾,飘逸而妙曼的歌舞。轻盈的风中,无形的笑容与五彩缤纷的天使的国。
 这是天人之国,是无极世界的总称。广袤而美妙绝伦的国。这里应有尽有,甚至如同人间,有天地经纬的全部。但惟独,没有情感。爱广大无边,如同精明的智慧放射光环普照的无极之宇。天人的国馨香四溢,彩环轻盈、彼此连缀。翘首处望的东方仙子,其实不知她所望的方向是称为东的。她没有方向的概念,而又十分明白彼此的不同。东边是天所在的光源,西边是天所在的群山,还有南边,还有北边……
 天人们是国里的游灵,无羁的享乐者。仙子是来自更为高远之地的上神的近侍或女儿们。天人由于轮回中已然以善爱与无罪而上升为国里的祥瑞者,故而荣升为国里的臣民。他们自由自在,遵循着国的法度而闲游于能够想到的一切。而至于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1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十年代随笔

90年代随笔
凡人等诗

天空浮现光明的时候,我再一次渴望着诗。她总是像圣灵之光,给人以起死回生的感觉。多少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享受。在自我最微妙的状态中,等待神明将她的信号注入这支笔,让墨汁流溢——一缕明智的清风。
面对书报中动人的文章,心不禁从沉惘,或劳乏中苏醒,且蠢蠢欲动,想模仿人家的笔调书写点什么——生活中平凡而又颇有意味的东西。但是,我不习惯文字的铺陈和讲述故事。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心中想了好多好多,但并不愿意动笔。原因,是很多的。或许,因为自己原本就不爱好写作,原本不是文人;或者因为写了好多都不满足或者腻味了。也或者,没有一位编辑予以好评,在什么版面或字页里变成铅字。失败的回味苦涩,成不了这个历史的花朵更苦涩。本来是一粒沙,厌其自己的轻细而常甘于随风顺水。慵慵的一芥草民,沉睡在无数的荒诞中。反思,然后自我唾弃,然后再次迷惘,重复荒诞;不经意地干坏事,抑或偶尔飘扬、高昂,踞傲地滑翔……
于是,选择这对于草民来说近乎荒诞的手段——诗,这短小而凝练的抒情物。一切太自然了,也因为自然而显得
分类:文集 | 评论:5 | 浏览: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雨中的红灯笼

1995年随笔

小雨里的红灯笼

小雨里的红灯笼,是我在车窗上突然发现的山城一景。那些红红的小灯笼,原来是由红色的装卷纸用的塑料套筒做成;挂在路边的火锅棚里。我们曾在她的照映下烫过毛肚、鸭肠和耗儿鱼……,也曾在繁忙的日子里轻易地淡忘了它。
我们这般骄傲而可怜的“艺术家”,那得闲心来品味这红灯笼的优雅;又那得,从路边时常扬起的尘埃中,感受到雨水洗去尘埃时,整个夜晚的空灵和她的迷妙?这让我感到一丝欢息,一丝轻细、恬美的欢息。中巴车启动的那一刻,我就那样痴痴地,凝望着窗外小雨中的红灯笼;心想:这也就该是告诉你的一个小话题吧?因为,你在信里说:
“喜欢你写长长的信,告诉我花开了没有,是不是在下小雨。”
所以,我便想起这清新的一切来了;也想起故居那许多多情的翅膀和她们晶莹的心;夜晚的散曲和闲适中细细地欢息——那是些不易忘却的事情,却又模糊不清。
想告诉你这里的夜,和小雨中的红灯笼。告诉你我作为一名画者的职责和理应深刻的执着。繁忙的、骄傲的、含辛茹苦的一切;告诉你对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陪都忆“穗子”的历程

陪都忆“穗子”的历程

今在重庆,原是来美院进修油画的。这几日忙于安排居处,闲来阅读诗文,捧一本成都书市上何方购买的《名家经典怀旧散文选》,竟坐在窗边沙发上一个上午!这是何方的家,一大早,她就与几个女同胞去逛街了。渝州女子没有蓉城女子那份清丽、秀气,但大多朗然豪爽,干净利落,虽不免婆婆妈妈,也还显得大气。
这屋里有风铃,有木雕、布娃娃,窗台上有金鱼和小红鱼,有大奶杯泡着的红玫瑰花。玫瑰虽然早已不香,却还艳丽盛开。秋天的雨水居然不多,上午下过几滴,不到中午就停止了。何方让我中午自己煮面,此刻饿意不浓,但还愿意了却此事,肚肠叽哩了一阵,呆会儿再来写。
又下起雨来了,一丝一丝地,飘在窗檐上。这天色令人沉乏,可也能想起许多。不是吗?我这题目早些年就有了,却从未落过一笔。那90年的事情,离现在也好似久远了,要追忆过去,像穿过沙漠一样,也真要些耐性与闲情。我能吗?我只担心不能够一气呵成。

我来渝州前最后的日子,作为“穗协”重要成员之一的张伦,女儿满月了,借女儿的名义,办个吃的仪式,以满足兄弟们饮食之“雅兴”,大嚼了一顿火锅鱼
分类:文集 | 评论:6 | 浏览:9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脸

 80年代作品

白 脸

“现在,飞浮之欲已经平寂
你,走向神秘
我跨出的门槛
不曾留有唾弃……”
——选自《无名诗》

如果小阿还存在的话,那不管是否灵魂依然健全,他肯定还是我,小阿。
张君也改过自新,亮出了天然的神秘,写了这种诗。
从前张君从死人堆里出来,没有把斑斓的悬挂在屋子一角的冷光映照的脸,压到怦怦跳跃的血脉上。他一路飘飘邈邈如同清风一般。那个长影,也使小阿愈发健全了一种坦荡的气慨。在明月独存的晚上,操练拳术来满足倍加惜爱肉体的野心。且以东方玄学的神妙哲理,融于西化的艺术鉴赏之中。
在张君的气韵之下,小阿也延伸了盘卷的情操——那种道可道非常道,理非理非常理的歪理。晕晕忽忽地,沉浸在自我天籁的性格之中。似乎因为死亡,早已化为了温馨的芳园。也似乎在神明的指点下,悉知幽灵的柔妙,会如少女般恬美、甘露一样地纯净,能使生命中荡漾的湖水——终成空冥的幻影。于是魂魄将要四散,萧然、怡然,跨五湖之深广,越六合之空旷……
分类:小说 | 评论:8 | 浏览:6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和剑云不得不说的往事

我和剑云“不得不说”的往事


一. 缘起

剑云短信云:“重庆依然是永远的冷雨霏霏,雾锁初春,惟有栉比连城的新厦述说十年瞬息间旧事如烟。到如今,鬓也星星,人也惺惺,奈何那段少年时节,恣意光阴……”
剑云在重庆参加他表弟的婚礼,故而我们用短信说了几句。我提及当年他在广州为我买的碳精铅笔,说正在用“最后一支了”;他回了上面那段话,其性情,已经昭然若揭。
剑云是个好人,有光辉若歌星老狼的形象,有善良似本人的内秀胸怀。回想起来,竟有太多相似之处。连脾气和肮脏的邪性部分也惊人的相似!这注定了我们天生会成为好友。在多年的相思之苦中,也难得聚到一起。清贫使我们失去了太多相会的机会。不过我们一直在等待那一天。
在短信中,我半开玩笑地回道:“我打算写一篇《我和剑云不得不说的故事》”;他说好,等待拜读。原因不仅如此,还由于我对于时光的流逝早有追思,想过了要写一些当年在山城的生活琐事,例如“在滩子口的日子”、“黄桷坪的日子”等回忆性文章。
所以,借着此番剑云的
分类:文集 | 评论:4 | 浏览:2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旷怀之月

旷怀之月 ↓


  这不是故作的标题,它一经浮现,就无法依着语言的法度而沿袭"旷野的明月"或其他什么结构;生命某个词,依稀是性情中感觉的本体流露,而非矫饰和故作。而旷怀之月必是含有某种象征的,就象某种暗喻,掩藏了许多必须直接吐露的声音。而在大地上的声音,其实却久久不能平静,同Z一样,含淡而深远着。他躺在长途车舒服的座位上,眼望窗外,那冬日的园月,清凉而深邃、神秘……"叶芝随笔中的月亮,使我们回到叶芝回不到的地方……"

  旷原上黝暗的山影在浮动,浮向车后,玻窗上Z在观察自己的面貌;他多么疲乏,多么苍白,象经历一场病变,瘦削;只有一双眼睛,还晶亮晶亮,象敏儿说的那样"和星星一样亮"。

  Z不曾想到还会落到这里,一种旷古而纯洁的地界。有淡淡的忧愁,有丝丝酸楚和无可奈何的离情别意;也有对未来含混不清的瞳景与向往。他始终没法成熟,象英勇的斗士那样走进生活激悦的战场,去赢得他的荣耀和战果。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透
分类:小说 | 评论:3 | 浏览:5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故事

成 都 故 事

一

我知道这种奢望对于苦恼和存在是一种多么巨大的奢望,即便我回到从前,即便我完全把握了清晰的从前,我也不能再用从前的话语来讲述从前的故事了。就是这样的,讲述是多余的,再美丽的语言也无法包装。
距春节日渐接近了。梅花乃散逸着古来一样的暗香,在室内浮动。然而,梅的暗香真的如古吗?谁知道现在空气里的成份同以往有多大的差别?成都的故事也从一双小眼睛里更叠出无限巨大的不同,那些可爱而多情的小眼睛,那些如歌的小眼睛,折射出什么呢?成都总是藏在记忆里,深深地掩埋在模糊的印象里,飘动、旋浮、升逸、沉没。那些影子是幻觉里的建筑、民俗、风习、土语,尘埃里闪耀时光斑点的智慧与欢乐悲哀中灵性的产物……当然,这是一个庞大的构想,绝然不同于一首诗或一幅油画。我们可以在短暂的时间里完成诗的写作,也可以在并不太长的时间里画完一幅美丽或者丑陋的画,完成我们的工作。但是,有关成都的设想则似乎是一个难于胜任的艰苦的跋涉。当然,这无非说从一开始就是绝望,就是结束,而是说,面对这样一种选择,其终极的目的原本就不曾具有可以掌握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2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天

夏 天

a.

 晓风还不知道一天要怎样安排,就被天外的电话闹醒。这一个沉寂的夏日,因为某种离奇的病毒而变得更加沉寂,仿佛生命在走向死亡。
 他们没有安排晓风作什么,这是因为病毒无处不在。仿佛是无处不在,这种东西带来了灾难,重重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SARS,全世界都知道它的可怕,所以全世界都进行着免疫和歼灭的工作,要把它打倒,再踏上六十亿只脚,叫它永世不得翻身。
 然而这种斗争正在进行着,每天,都会有数百人感染上病毒而被隔离。每天,又总有医务人员死于斗争的第一线。城市充满恐惧,出门必须戴上聊以自慰的口罩和手套。人们在这样的季节里,明显地生出一种不同于以往的状态,而城市,也让人难于把握了。
 某种叛逃的气息交汇在晓风一个人的世界里。他似乎对自己也不能把握了。出于神经的敏感,有时候会有晕旋的气氲将他裹噬,生命显得如此脆弱而又难于辨认。晓风是那种自以为出尘而又俗不可耐的青年人,他对于自我的判断往往因其偏误而蒙昧于一厢情愿的幻觉之中。这又好像是整个时代的功能,是那些看不清社会也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民公园的春天










分类:摄影 | 评论:1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民公园的海棠


分类:摄影 | 评论:0 | 浏览:7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岁诗

 亮亮和阿姨



写在亮亮第一个生日之际

a.

病中你粲然一笑
红红的小鼻子艰难支撑着力乏的眼
让我又一阵心酸,而明天
是你周岁的生日,我们为你庆祝
要在“少室”开宴。火锅宴
大人们都将笑逐颜开

你一定要挺住,战胜低烧和清鼻涕
“少室”在皇城老妈,是当年爸爸取的名字
“少室”是火锅吧,自助的流水线
会把美味佳肴送到身边
叔叔和阿姨们,将在咀嚼的快意中
把你的第一个生日纪念。

b.

阿桂
分类: | 评论:1 | 浏览:7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花楼茶记




炎热的夏季白桦喊我到散花楼,我来时,她还未到,我就瓜坐着,等起。突然觉得这里闹得很,噪声从外面的路上传来,尽是汽车马达声,搅得人心境不爽。
透过最高层的窗棂望去,还可见浣花溪水静静流淌。绿荫两岸,也显得饶有风韵。当然,如果没有这日日川流不息的汽车噪声,再有几丝杏花春雨,就十分完美了。当年,人家李太白就散花楼留下过诗章,诗中写道:

日照锦城头,朝花散花楼。
金窗夹绣户,珠箔悬银钩。
飞梯绿云中,极目散我忧。
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
今来一瞪望,如上九天游。

如今,也仍是“金窗夹绣户”,可却没有“珠箔悬银钩”。虽无“飞梯绿云中”之貌,却还有“极目散我忧”之势啊。太白遗风,距世尘虽远,距吾心还近,只是一切显得淡泊,一切也显得苍白。
这里的寇大爷,提壶续水,已然多年;还是矮矮小小、瘦瘦黑黑的样子,略微比以前显得老些。多少年前,他由大邑乡下,孤身一人来到城里,一直就在散花楼掺
分类:文集 | 评论:1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抱婴新诗






楼上的电钻响了

宝宝刚一睡下,楼上的电钻就响了
很担心会吵醒他,好在暂时还没有
外面有很好的秋天,湛蓝的晴空
远处有叮当的铁锤在敲打钢筋?

这边没有石料,只能是水泥板、砖墙
楼上谁家又在装修,总也弄不完
宝宝的婴儿床用了九个月了
很快就要到周岁,那时他会更活跃

作为诗人的自己不敢相信诗歌
作为画家的自己只能在期盼中绘制草图
老式的具象画虽含有真情
岂能敌变态审美蜂拥的前卫市场

装疯迷窍的诸种稀奇古怪
分类: | 评论:3 | 浏览:23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洛带古镇随记



甑子场因刘备的傻儿子把腰上的玉带落入这个镇子的八角井里,从此历史就为它更名为“洛带”了。刘备的儿子刘禅是个贪玩好耍的家伙,听说甑子场的八角井井底可通东海,常有龙游居于此,所以想去看,结果玉带被龙吸走了,留给了后人一个必要的传说。
第一次去洛带的时候,只是顺着对古建筑的莫名好奇之情而去的。当时是夏天,正遇着镇上传统的水龙节,据上面的故事可知龙与本地的关系中隐藏着什么了。龙作为中华民族的图腾,积聚着人们的祈福、快乐、吉祥和威武果敢的愿望。那一次挤进人群,端着照相机刚想拍几张照片,一股水流直射而来,将我的半个身体、照相机打个透湿。舞龙祈丰收康禄的时候,镇上的人们都拿脸盆盛水,向舞龙的赤臂小伙子和着衣的女子龙队浇去。当时是夏天,七月的某一天,我恍忽的记忆里总是一片明艳。
洛带古镇名声在外,号称西南客家第一重镇,凭的是这里保留完整且集中的几大会馆与被谓之“东方犹太人”的客家文化的传承。
客家人顾名思义,指的是异地迁栖而至的民系,这个民系遍布中华大地,散布全球,其根在中原。据专家们考证证实,客家话是古代汉语的“活化石”。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6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8页/4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4 25 26 27 2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