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41070
  • 开博时间:2004-10-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人生至快应为老,世上勘哀只有痴

  

好久没上博客,买的新电脑,都找不到自己博客,查了半天,终于查到《寻找过去的时光》一文,点开,登陆,冒出一个大大的欢迎,却不想是自己开博十周年的日子!

这日子,加上那文章,突然就很有感慨,脑子里冒出一句诗来:人生至快应为老,世上勘哀只有痴。

顺手上网查了一下,整首诗很长,最有味道的,莫过于“世上堪哀只有痴“,”你既无心我便休”两句,后一句尤其有名。因为金庸写余鱼同断绝痴念的时候曾经用过。查原作者,却是难寻,网上查不到,就去查中华诗词,依旧没有,想想这哲理味道这么浓的,应该是宋诗,于是查全宋诗,没有。全宋词,没有,诗词名句网,终于发现原作者,却是承天寺仲殊和尚的句子,然后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在太极拳的传说里,宋仲殊是殷利亨的师傅,殷利亨是殷利亭的原型, 众所周知的可以与余鱼同比肩的另一大痴心汉殷利亭。

原诗:

    句

        宋 释仲殊

凉生宫殿不因秋。霁色澄千里,潮声带两州。

天长地

分类:日记 | 评论:1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百花盛开的日子

  

一,锻炼。

出来快5年了,前年开始就想着回家,但总有事情拖着,一拖两拖就是五年,今年是无论如何要回去了。这五年来每次回家都让我妈心疼,心疼脸黄了,人瘦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由于水土不服,前年去年每到冬天鱼鳞病就发作的厉害,特别是前年,腿部、腰腹部、脊背全满,到最后连脖子脸上都有,各种瘙痒,曾国藩的苦我算是知道了。好在今年缓过来了,基本只出现在小腿,最严重的几天也只到腰部,估计是适应南宁天气了,希望回去不至于再去适应一遍杭州的天气。

至于体重,出来的时候140斤,每年都瘦,到2012年底,已经只有124了——与之对应的是,蛋花每年都胖几斤,08年的时候她88,现在已经108了,以至于每次称体重的时候我都想到古龙小说里那对男精瘦女肥壮的老夫妻。

蛋花总是想不通,一样的饭菜,明明我吃的比她多,睡得比她香,然后工作她又比我干得多得多,为什么肥的是她,瘦的是我。其实我虽然很轻松,睡眠质量也好,但睡眠时间一直控制得很好,基本没有超过8小时的,平均时间控制在7小时左右。不过瘦了是事实,而且瘦的毫无精神,于是制定了百日复兴计划

分类:日记 | 评论:13 | 浏览:9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尔记得

  

今天是某个人的生日,路远了,只能发个祝福过去,其实,很多年里,我是连个祝福都忘记发的了,虽然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还记得。

之所以记得是因为曾经很用过心。

第一次为她挑选生日礼物的时候我刚好要去上海,忘了是学校活动还是什么,反正在上海玩了几天,步行街、新世界、城隍、豫园之类都走遍了,没能找到合适的礼物。走得很累,又没有收获,于是对上海的印象就很差。很多年以后,除了两边高楼夹缝里逼仄的街道外,我对上海的记忆就只是一个大垃圾场——在明珠塔顶四望,你会看见一个大大的垃圾场。

上海找不到,回到杭州继续找,刚好有培训,我就逃出去瞎逛,各种百货、夜市全逛遍,最后在苏堤上的一间小店里看到了一件满意的礼物——现在我只记得是一张书签,好像是叶状的。

这件礼物不贵,我记得才20元钱,但前后花了我十天的时间,然后还是上海杭州全跑遍,但最后我给她的时候,却说是买书的时候店家送的!!!

知道了买礼物的不易,第二年我选择了自己做——刻一枚印章。就在杭州花鸟市场买了堆奇形怪状的石头,拿回去一块块刻。当时家里有一堆的刻刀,大部分还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礼物

  

前天收到朋友从杭州寄来的10斤年糕,估计是在蛋花博客里看见了我爱吃年糕吧,如此有心,实在难得了。这绝对是我收过的最好的礼物之一,类似的有前些年小鹿给的酒以及去年朱哲带到我家的米酒,朋友们投我所好,但我却很少投朋友们之所好,惭愧。

四年前初来广西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大白菜两分钱一斤,然后我买了一大堆,兴冲冲的驮了去给蛋花——农民样在梦中暴露的很彻底。后来回杭的时候,考虑要给朱陈等人带点礼物,想了半天,觉得重一点总是好的,至少体现我花了力气不是,于是带了满满的几箱子拖回去,内有一箱竹露以及一个十几斤重的菠萝蜜等等,一路累死,但其实大家未必中意,至少,蛋花就一点都不喜欢大白菜,呵呵。

所以我一般喜欢送茶,龙井茶么,大家自己不喜欢喝至少也可以转送别人。本来打算每年送半斤一人的,但只送了一次就不送了——那一次我罗列了十几个朋友的名字与地址,叮嘱家里每人邮寄一份,哪想到我父亲以及弟媳看地址都在杭州,心痛邮费,居然一家家跑了送去(大家得知道我家里还没买车的)。真是汗死,想跟他们说别这么累么,估计说死也是没用,农民这东西真是没办法,所以只能以后我回杭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4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就是花时间,但花时间并不一定是爱

  

1,真正的爱是不要任何东西——错,其实要的是最宝贵的一样东西——时间。

2,前面一句倒过来也是对的——只有肯付时间在你身上的人才是真正爱你的,别的都是谎言,或者骗你,或者骗他(她)自己而已。

3,第二句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看见过很多反例,很多男人知道女人吃这套,所以学会了怎么对付女人。有一个故事讲了很多次给人听,但忘了是否在博客里写过:很多年前,在还是听磁带的年代,午餐的时候,学校里有个漂亮女老师偶尔说了句喜欢听**的歌,一花鬼本来打算午休时打牌的,听了之后立即取消牌局,坐公交到杭州外文书店,来回奔波3小时买到,下班前送到美女手中。几天后该男已美女在抱,又几个月后该美女被踢。

该故事某人本不知晓,几个月后在办公室听二女老师八卦说起,其中一人问我:“徐**,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的你会怎么做。”

“晚上回家的时候坐车去杭州,买了磁带回家听几遍,把磁带盒子搞点旧,第二天上班送给她,就说家里正好有一盒。”某人很老实的回答,然后马上得到了一个评语:

“白痴,典型的闷骚,怪不得找不到老婆!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3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灵山九曲红梅

  

u=2308807200,3812405493&fm=52&gp=0.jpg

有幸在蛋花朋友家喝到了广西大明山的红茶,这是一种用绿茶制作的红茶,啧啧赞叹之余,自然想到了龙井。上网一查,居然龙井也有红茶,而且还是今年刚研制成功的,再仔细一查,又吃一惊,却原来杭州早有红茶,还是灵山产的,该茶名为九曲红梅,民国时候曾是中国十大名茶之一。

灵山地处偏僻,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因为我两个姑妈嫁在此地,从小中秋与过年是必来两次的,还在去年,我跟蛋花就去了一次,当时随姑父的指点去了一处大池塘玩,那池塘方圆有几十亩,水清至极,冬季的阳光下水波晃动,闪亮清艳,按蛋花的说法,便是世上最好的钻石也及不得万分之一,二人在池塘附近流连一个多小时才走,当时虽然看到了附近有大片的茶山,但也没十分在意。今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拐点处的记忆——关于1920的湖南立宪

  

找到一本好书,《历史拐点处的记忆——1920年代湖南的立宪自治运动》,网上无处下得,图书馆也找不到,好在在孔夫子旧书网淘到一本,印数5000的书,据说大部被放在了古旧书店,实在可惜。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要的不是真相

  

因为想写近代史的小说,所以最近看了很多网文,看见了很多的谬论,流毒甚广,少有更正,最悲剧的是偶有更正的,马上便会被一大堆帖子斥之为五毛。

随便举几个例,一,关于持久战,一直听着一群人在那叨叨,说是蒋百里的发明,某毛不是抄袭也是偷窃,到处都是这种调子,不得已去看了国防论原文,却怎么都找不到持久战的影子。

二,满蒙,别的不说了,起点几本点击率很高的小说基本将之归咎于tg,孙某蒋某则一直是反对的英雄,事实反正还百度得到,不说了,关键是归咎于谁的小说都有,偏偏是归咎于tg的获得了大家的认可,让人感叹tg的宣传从前是何等成功,现在又是何等失败。另,极少有人从历史角度考虑这回事是另一叹气点。

三,关于抗日战功的,左右看之,无非凡是不利于tg的便得流传,最初的编造者是何居心已无关紧要,关键在三:一,点击与流传代表了目前的民心所向,二,小部分人编造与流传无关事实,只看个人好恶,三,大多数人不会深究事实,给了编造者极大的空间。

分类:日记 | 评论:3 | 浏览: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搞创新

  

  

小说,采用的体裁是网游,呵呵,我估计大家都不能想想。

虽然目前网游类小说基本都是垃圾,仅有几本好的放整个文学书里也都只能算三四流货色,但个人感觉这个体裁拥有未来,一如当年的武侠,一如前些年的

分类:日记 | 评论:3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说莫言,可读可写

  乘着莫言获奖,看了几个长篇。莫言自评是苟且做人,大胆写作,就看到的几个长篇而言,确实如此。网上一堆人抓着他抄毛语不放,实在是不知所谓,事实是怂恿别人当烈士的,往往自己是叛徒。
  就水平而言,当代几个时期的代表人物里,个人觉得莫言与余华仿佛,然后略高于贾平凹,前几人再略高于路遥,就风格而言,个人较喜欢余华。余华洁净如冬季枯枝,文字间零度无我;莫言攀延似北地蔓草,略带魔幻背景,铸文以血与肉。共同的缺点是风格比较单一,看了余华的《活着》,卖血记就不必终篇,看完丰乳肥臀,对《蛙》的期待也就不会太高。
  诺奖其实就是个奖,稍稍看过这么些年来获奖作品的,基本都应该知道国内能获奖不会少于5人,若以高行健为标准,我认为都不少于10人,只是水平之外,骨气是另一个必须考虑的因素,不过作品与人还是两回事,就莫言文字中表现的骨气,我觉得是不输于高的。
  很多年前,在我接手第一批学生的时候,我给他们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三个旅者爬山遇见了熊,其中之一逃跑,结果被追上吃掉,另一选择反抗,结果被一掌拍晕吃掉,唯一活下来的那个,选择的是装死。任凭熊怎么翻弄拍打,他就是一动不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1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