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468599
  • 开博时间:2006-11-12
  • 博客排名:第2784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孟散人命

2019-10-13

感觉乱了

2019-10-12

理洵

2019-10-09

山谷百合0

2019-10-06

qqwweeasd

2019-10-01

点玉

2019-09-25

清清淡淡ABC

2019-09-20

画蛇者说

2019-09-18

早春五月

2019-07-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归家万里

    咖啡让身体产生了不适。把喝咖啡的时间由下午调整到上午中间休息时段。一杯浓愁的液体喝下肚子,坐在椅子上静候体内的神秘力量摆布自己。心跳,不是初恋时的微晕,应该升级为失恋的苦痛了。然后,是眼睛的极度疲倦伴随头脑的异常活跃,不只是清晰,各种各样的胡思乱想,翻腾一本铜版页面的新书一样,在脑子里哗哗作想。决定戒除毒瘾。决心已定之后,办公室的走廊里,每天飘着隔壁小姐姐调制的咖啡香气,就算是速溶产品,对于瘾君子来说,也是一味奇异难以抵御的浓香。

 

    开发出了一款新娱乐,日本的晨间剧。每天吃饭的时候看两集,每集只有15分钟,不至于占用太多时间,又能让头脑休息。说它娱乐,真的名符其实。因为是给家庭主妇看的,且在早上8点钟播放,全剧从始至终不存在一个坏蛋,十全十美的励志乌托邦,观剧体验异常良好。以至于我在晚上看完之后,打开窗户望向窗外,竟然觉得黑漆漆的世界没那么混蛋了。

   

    总是绷着一个让大脑休息的弦,我很累吗?答案是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窒息

    今早学会一个生僻字,颋。查了字典,读“挺”音,原意为头挺直的样子,引申为端方正直。

    这是一个人的名字。名字的主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小学女教师。相识两年,才得知名与姓,竟然这样地不同凡响。当初相互介绍的时候,她淡淡地说,叫我淡淡的云就好了。遂一直以云老师称呼。

    家长赋予一个孩子以名字,总是寄寓了深切的意韵和美好的祝福,在一定程度上,框定了一个孩子一生部分的性情与前程。 常见的喻意,是美丽,是温婉,是多金,是有才华…,似乎琼瑶式的名字也不少,最多的是什么什么诗,什么什么轩,真腻歪。体现我们儒家气质的,有志向高远的,鹏程万里的,见贤思齐的……。而一个女子,姓桑名婷颋, 桑婷颋,不多见!

    对于女孩,多希望她生得美,嫁得好,活得滋润,一生得福。云老师的爹娘,还要她品行端方,端方也就罢了,还要正直,这辈子刻在名姓里,恪在魂灵里了。婷婷玉立,正直端方,是何种诗书饱读的爹娘,才能够给了云老师这样的名字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实验

    我们的小组有9个人,小学教师,公司经理,家庭主妇,机关干部,高校研究生和退休工人。

    年龄不同、学历不同、家庭不同、人生经验不同,但是他们历时5个月,刚刚一起读完了一套在他们看来很烧脑的入门级哲学丛书。大家不想散去,希望一起经历另一本书,但选择什么,拿不定主意。

    开始,全体不想动脑和操心:由群主选好了,反正最初的聚合,也是因为群主的召集,跟着群主读,读什么都行,我们信得过。

    群主说,不可以,大家推荐自己想读的。

    反应不热烈。拖了10天,在群主的催促下,并率先推荐了一本书之后,有人终于提议,要不每人推荐1-2本吧。

    此时,除了群主,每个人都持无所谓的态度,不过是业务爱好嘛,不过是和玩差不多的课余活动嘛,并不值得付出很多精力。随便选一本吧。

    每当一人推出一本书时,群主会略加点评。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半球

    坐在华盛顿湖边,看潮涨潮落。一位柔软头发的帅哥,西装革履,坐在那里面对着湖光山色吃早餐。刚才与我路遇,微笑着点头,礼貌地说morning。湖边几只悠游大雁,确认过,是大雁,一会玩水,一会岸边踱步,对我视而不见,靠近,再靠近,小眼睛瞥我一眼,傲慢地扭过身,下湖游泳去了。一位白发老人,抱着一只可爱的小女孩,白嫩透亮的皮肤,湛蓝的大眼睛,金色的卷发,真的洋洋娃,依偎在爷爷怀里。老人向我问好,摇着孩子的小手,轻轻说,say  hello。英语太差,我只会笨拙地重复 SO lovely。公园小,不一会,和祖孙两人路口又遇,多了一位年轻的女士,象是孩子的妈妈,抱着小女孩,“父女”两人很大声地隔着马路向我们招呼,热情得象见到老朋友。我很想和他们聊聊。基于之前问路的经验(所有路人,100%停下来,耐心听懂你的洋泾浜英语,放慢速度,认真地指路,告诉我在哪个路口拐弯),我知道他们一定不会拒绝交谈,奈何自己英语太烂,失去了对话的可能。

    遇到的人,用陈丹青先生的话来说,人人都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

&nb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光城

    十光城,旧海棠,药引子一样的名字和文章,我就好这种范式。在公众号看到收获选登,惦记了。不过是有一搭无一搭的惦记,路过一个报摊,问有没第三期,回答说卖没了,也没甚遗憾。说没有就没有吧,到底还是牵挂,挨了几日,就在官网下了单。连着一、二期,顺手都牵回来了。很久没有看收获,久到想不起最后一次翻开它是在何时。包裹得严严实实,剪开,三本书上面放了一张埃菲尔铁塔的明信片。

    最初看到旧海棠的文字, 是在手机上,当时的感觉,非常异样,有种迷离的魅力包围着我,暗黑落寞,孤身城市女子的疏影暗香夹续在字里行间。对我的口味,所以心底里存着松弛的牵扯。不过只是感觉,略看看,因了什么人叫我,就放下了。现在手里掂着书,打开第31页,啊,十光城,旧海棠,在我眼前了。拎着气息,小幅地呼吸,有点小心翼翼。潜意识里,希望我能够发现一个新作家。看不过几页就放下了,和安妮相比差得太远了。弃之!失望。

    如今依然记得遭遇安妮时的石化,一见之下,那种生硬、疏离,视全世界都是陌生人的冷冷文笔,真是爱透了。自从安妮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进化

    昨夜无眠,写了一堆闲话。 放下笔,推开玉家的小门,来看她。我知道她不在,她不在家好久了,但我还是来了,看看门廊也好。草长高了,花也开过,仅余残枝。在一个悲伤的世纪里写东西,总让我觉得抱歉,不知道对不起谁,但是就是很内疚,也许对不起绵延的时间。所以,看到玉的园子荒芜得和我的差不多少,我不禁笑了,理解她也是一样的原因才疏于打理。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入,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我不懂得儒家的大道理,也没有通透豁达的庄子开导我,但本能的一种直觉,总妨碍我无所顾及地涂鸦。

    从前,有星星的夜晚(多罕见了现在),我坐在学校的长椅上,看远处的万家灯火,假想有朝一日,我也会有一所房子,位于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天一擦黑我就急急往回赶,进了家门先开了煤气炉子,炖上肉汤,庸俗的嗅觉满足里,择菜洗碗,拖地板,拿鸡毛掸子四处扫扫。我会是能干的主妇,沉浸在肉汤里的富足小日子,烟熏火燎,市井家常,深深的生活的意谓!真的以为岁月如风,丝缕入怀,拥抱就是了。那么孤立地想事情,常常忽略所有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绳初夏

     温哥华的夏天。从南京的角度来讲,温哥华的夏天可真是名不符实。骄阳烈焰,炽浪滔天,汗流浃背,蝉噪扰人,是南京的夏天。而五月的某天,正午时分,若行走在温哥华街头,行人稀少,偶遇觅食小松鼠,阳光透过高大的雪松,抚在肌肤,只觉得温暧舒适。房间里也备空调,却是取暖之用。温暖湿润的海洋性气候,就算最热天气,也不过二十六七度,全然不必为避暑费事。这是正午呢。如果在早上,起了兴致,跑去史丹利公园海边,凭栏远眺归航船帆,氤氲的水气加上海风,着一件羊绒短大衣可是明智之举。市中心的街头,方可看到忙碌的人群,行人的衣着,少年的背心短裤到老人的厚羽绒服,少女的露脚趾凉鞋到老妇包裹严实的棉靴,类别繁多,四季都有。温度十几度,毕竟也算西海岸的夏天,不过六点,天光已大亮,白日,蓝天深邃,万里无云。而夜晚则珊珊迟来,太阳九点才落到地平线上,真正的昼长夜短,依偎在小咖啡馆里的爵士风里,有用不完的慵懒下午。从南京春夏之交的五月来到此地,心理准备继续过冬,却日日被凉鞋和棉靴干扰,寒暑两不依,不知什么样的行头才可以与温哥华的夏天相守了。 五月出行记吧。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困兽

    置身在一个颓废至极的年代,又大病一场,可真是一件沮丧透顶的事。我生病了,和窗外浓密的雾霾一样面目不清和萎琐堕落,沉到谷底,最底,最低,比张爱玲还低。

    大病的状态,可以做倒霉的底线。希望离你而去,阳光蒙着一层暧昧变得不怀好意,世界背向你,英年早逝不重要,可怕的是,在我之下,除了深渊,还是深渊,无望的无边的深渊。世界遗忘了我。

    一生没有一时刻象现在,如此渴望看见人,随便一个什么人。可叹啊,一个人要组成一支队伍的,饮下孤独寂寞如寻常之事的,居然无能免俗。好想哭,在起伏不定的疼痛里。

    快递送来一株金钱草,生病之前预订。曾极盼望它,想象绿盈盈一握,可为平庸暗淡人生填亮。挣扎着装满一缸水,一半新水,一半陈水。打开包装,一把灰突突萎靡蔫草,和着一坨黄泥,危在旦夕。眼看它的性命在我(一个比它好不了多少的人)手里,救了半晌,现在,它们身世飘零地浮在花盆里,命运未可知。看着这蔫叶子,活脱象我,活着难,可死也不易啊。一起苟活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拖拉机简史

    消费降级,在超市买了两只碗,每只6块5。这不是普通的碗,之前,它住在类似橱窗的展示区,以令人晕炫的盛大价格供我仰慕。如今被践踏,起码从价格上,让我,得到它们的人,都假扮悲怜地觉着愤愤。我是个穷人,很穷,除了书,基本不购置奢侈品,不仅不买,连品牌都不懂,而且不以为耻。但是穷人也可以有怪癖,这个穷人对杯杯碗碗有克服不了割舍不掉的占有欲和“情怀”。所以,在经济WEIJI的时刻,我卑劣地趁人之危、喜不自禁地将仙子拐进了泥坑。

    脑子里闪过一幅画面,和碗有关。那时穷人还在读书,住十人大宿舍。一个周六的早晨,天光也似今日,水气氤氲,四壁茫然。住在我下铺的姑娘,用懒洋洋的声音和我说,“你看,桌子”。

    临窗摆着一张可怜的单人小课桌,平日堆满饭盒化妆盒,假睫毛指甲油,大学语文高等代数,混乱足以让宿管老师的怒火“嘶嘶啦啦噼啪作响达三小时”(我们有过这样的经历)。现在,桌子上空余一只大白瓷碗,一根长柄韩国式的饭勺子,百无聊赖地靠在里面。

    “如果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幻灭之前

    2018年初,玉说,要完成200篇的写作任务,结果并没有。我也计划每周写一篇练笔,未果。玉是我示曾谋面的挚友,2018年,我们共同遭遇了命运的捉弄,所有的文字表达,面对时代巨变掀起的滔天巨浪,均被撕扯成道道伤痕,痛楚与失望,让人不能软绵绵地记录村上先生般的小确幸,用来粉饰生活的裂缝,无视无力而悲恸的情绪。

    2018年,面对的,是一个未曾了解的剧场,瞠目结舌地看着从前那个易于理解,自洽逻辑的世界,怎样在这一年里上演着天翻地覆的一幕一幕。时代与GJIA的转弯,离心力掀翻的是普通人的平常日子。种种事情,刺激激发着我的书写冲动,却由于怯懦与胆寒,它们最终转化为了自己体味命运多变况味的多重印象,转化为了理解人性复杂深暗的注脚。

    然而,对等痛苦的是,这个世界让我重新发现了自己。情节异样的鲜活生动,亲身的经历,即便未能亲身经历,也足以体验一份与己不同但内心息息相通的别人的生活里,我窥见了自己的人性,窥见了我的观念世界,我爱什么,我接受什么。例如,重新发现了文学以及文学家存在的意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干净的心

    到达白哈巴的那一晚,大雨倾盆,预订的民宿说,开车来接我们。一行人瑟缩着等在脆弱的小雨伞下面,一阵“突突突”响过,从伞檐抬头一看,确实是车,三个轮子拖着一个车斗的小蹦蹦!好不容易到了住的地方,店家站在柜台里面,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搓手、跺脚,并没有想象中民宿主人的热情好客嘛。一问,果然是山外面的汉人窜来此地,承包村民的小屋子,短暂开店几个月,过了旺季就离开。一锤子买卖,有何必要对客人嘘寒问暖。冷漠无情,钻营投机,我们早就习以为常,毫不见怪地认为理应如此。

    胖熊爸爸爱摄影,为了光线的张弛有度,魅影迷惑,晨光未现即爬起,摆脱暖被窝的缠绵,追随阿尔泰山投射的那抹神秘光线去了。

    时值九月下旬,南京仍是热浪滚滚的秋老虎,而新疆的北部,已然飘着雪花了。推开房门,胖熊傻爸一个大步迈出去,险些跌倒,原来,白哈巴的九月,已经下霜了,加上昨夜的雨水,填补了地上的低凹,面阴的地方竟悄悄结了薄冰,踩上去,发出水晶绽裂般细碎悦耳的声音。

    走在村里的小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枚碎片

    楼下是小学校,我和它的关联可是不少。好几个哇哇哭着不进校门的孩子,让我心绞痛,冲下楼去替孩子求情,“妈妈,让孩子晚一年上学吧”。领略多少妈妈们的白眼,干什么的,有你什么事,一边去。现在的楼房质量实在不行,九霄云外的高层也能够清楚听到孩子不知何故遭受的巴掌,我的肺受不了,气息急促,呼哧带喘,不得不打开窗子愤怒地朝着楼下看不清楚的人影咆哮:“不要打孩子!”

    孩子们不愿意上学,进到那个门里不开心,是谁的错,反正不是孩子的错!不爱多说。

    车位对着小学校的大门口,天天上班取车被上学的孩子“簇拥”。

    “爷爷早!”

    “小朋友早!”

    凭孩子们离校门老远就欢快的问候,以及洪量的应答,不用看,我就知道这天是那位和蔼的老师傅当值。除了他,没人有这待遇,孩子们知道谁对自己好,面对门口站着的老师,也只是蚊子般地哼一声“老师早”,老师们若平等地回应,估计是有损威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粥一baozi

    胖熊爸爸出差,晚上八点到家。下了班,绕着家转了两圈,冰箱打开、关上两个回合,决定做馅饼。这应该算是我的特长,尽管我很少下厨房,但属于术业有专攻型选手。家里的bao子、馒头,包括老妈家里的,是我一手承办。这里要插一句,都说有个能干的老妈,就会有个吃现成的女儿。这话在我们家要倒过来说,有个做一回馒头哭一回的老妈,造就了我这个会做馒头的女儿。

    不过,本领不是天生。胖熊爸爸是个吃货,且独独钟爱妈妈味道的bao子,他的妈妈,我的婆婆,在世时,每每不顾路途遥遥,辛苦托人捎来大包装的bao zi,放进冰箱,想吃时拿出来热两个,味道自然差一些,权且安慰妈妈培育的味蕾。妈妈去世了,胖熊爸爸失去的不只是美味。后来,姐姐象妈妈一样,给弟弟做bao zi。姐姐从杭州搭乘火车,亲自把味道送至南京的弟弟,不停歇,立即返程。姐弟情深,失母之痛,让这家常的面食夹杂了特别的滋味。

    我下了决心,磕磕绊绊地上场!我不擅长与五颜六色质地不同的食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困顿

    拆封一条新的制服裤子,不是棉布,工业化运动的人造物质,一堆的涤纶晴纶看不懂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不熨贴,有点紧绷,需要附和我的部分尤甚。我不怪它。刚刚与我相处,紧张是必然的,陌生的肌肤,陌生的触感,陌生的关系。我给它时间,和我磨合,纠缠僵持一段之后,它就会慢慢柔软下来,我也会渐渐适应着它,我贴着它,它贴着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物我合一,人衣一体,象我用了多年的笔记本电脑、水杯、钢笔、手袋,等等,成为我的外延部分。

    这个世界总是需要和解,与人和解,与物和解,与自己和解,说到底,需要在时间的漂流中冲刷圆润。但人的天性活泼新鲜,初生的生命蓬勃着,探索好奇之处,总想挑战,挑逗,甚至挑衅。必须一切体验都经过了,方才具有圆润的可能。还有一个条件,也必须具备,甘于平庸。自恃天地精灵,万物之长,骄傲这个基因摆脱不掉,自诩天才,能手的大有人在,受着这个自觉生命力的鼓动,与世界万万不能和解,必须战斗。所以,尼采只能疯狂,因为,“平庸,才是人的镇静剂”。之前一直害怕自己疯了,如今心如止水,安安稳稳,如此平庸且未老先衰的人,竟然惦记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流光

    出去玩,无谓的聚会,是我的负担。

    非要搅进人群的话,习惯地边缘自己,用旁观的视角,打量许多的人、物、事,无止境地交错、纠葛,尽管时间已逝,记忆被遗忘,但是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年轮。在这个意义上,我常常感到陌生人更加亲切。近来眼睛越来越不好,世界一片模糊,眼角略带疼痛,右眼只剩下了o.15的视力,应该是对我从前躺着仰着扒着侧着就是不坐着看书的惩罚。我很担忧自己因此而失去了观察的能力,捕捉不到风景、事件与感情、人物的关联。更加担心,世界上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阅读,也因此而成为艰难的行为。

    所以,买花,买美丽的盆栽,使用前所未有的耐心浇灌它们,似乎是歉意,对从前忽略的美的谦意。每周五,一“束”花(用束来数量它,真是夸张),玉说,商家配送的几枝,有时还行,有时是野草。对我来说,收到野草的时候居多。也无所谓,正是花季,随手在田野里掠几棵野花,插在瓶子里,倒和野草很搭。希望与自然的浅浅关系,能够打动命运,即便瞎,也再晚几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8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