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61693
  • 开博时间:2006-11-12
  • 博客排名:第341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ysl8394148

2017-08-04

孟散人B

2017-07-20

厦门夜归人

2017-07-20

金金玉米

2017-07-19

觉中

2017-07-14

龙赐子心

2017-07-05

成都弹绷子

2017-06-25

清清淡淡ABC

2017-06-23

点玉

2017-06-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初夏白昼

    近来的生活很不一样。

    每天一部电影,或者剧集。时间够长,持续够久,经常得见熟面孔,逼真地由此一部穿梭至彼一部的人生。“BBC”人口少,看来看去,老相识多起来唻,搞得自己好似也成了圈里人。只是存在一个问题,隔着荧屏,无论多深刻的主题,老相识们演技多精湛严肃,都无法端正我的娱乐心态。图像始终是直接和感性的,而我是个偏见的语言深刻症患者。

    嘲笑日子太好过了。初跳进染缸之时,小小变动即可以将我击倒半年一载,病病怏怏,凄凄惨惨,药片吞下去,针扎进静脉,也并不见得治好了病,奴才的价值观,我悟不透,活不起的模样。如今依然染着,染得浓黑,却是穿了盔甲一般。日暮趴在栏杆向外看,多忧懮艰辛的日子,一旦阳台挂出单衣内裤,棉袄被褥,都熏染得烟火味十足,假式兮兮地伤你个头的心。

    辛苦地给自己开垦出一块“永业田”。自知是笨蛋,二十年仰人鼻息、寄人篱下,没有立脚之处。经常心里狂风大作,破洞叠着窟窿,新日子连着旧时光附在残垣断壁上,有时染更黑的保护色也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段旅程

    喝咖啡,心会狂跳,我知道,可我又喝了。就像酒鬼无法忘怀杯中之物,戒了,心理也无法割断贪恋。仔细咂摸其中滋味,到底是什么使人无法戒除咖瘾?需要它牵引自己腾云驾雾,通过引发心脏悸动、疯狂腹泄,以达到物我两忘,超越现世之魔幻境地?不懂。不懂的时候,就蜷缩微躬自己,低头,做谦卑状,向自然本能本质的原始自己投降。

    这一段离开天涯的日子,复归了红尘。

    每天6点,准时收听网易推送的音乐。经过调教,它越来越清楚我要什么。知道我老了,听不得铿锵的电子乐,熨帖地送我绵软绅士的古典乐,又知道长在红旗下的我,先天审美缺陷,欣赏不了大部头,长达几十分钟、震撼人心的交响乐、协奏曲,因此,尽量呈送时长不超过10分钟的小品。这让我感受到做了主人一样的满意。唯一让人不高兴的是,尽管我暗示多次,它固执地认为我不爱德沃夏克,不推送一曲。

     白天,打工时段,尽量不说话。有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枯叶蝶

小时候,每到寒暑假,我必去到外婆家里,度过整整一个假期。外公重女轻男,对女孩格外偏爱,表姐弟里,只有我,可以享受外公每天准许买一根冰棍的特殊待遇。外公教我背诵的清十二帝年号,也由于和一毛钱的冰棍资费紧密相连,甜美的奶油香味长久地存在于记忆里,以至于在今天,依然牢牢记得。那时,每天早晨,外公披着衣服,坐在床上,戴着眼镜,看报纸,要看很久,偶尔会听到他的小声叹息,“某某,墙头草。。。”。他太普通,不起眼,一个小老头,爱看看书,下下棋,此外没有任何特别。我逐渐长大,忙于应付自己生活里的混乱头绪。外公逝世的时候,我并不十分悲伤,即使儿时得到他的很多偏爱,他也和我周围那些老无可老自然离世的人一样,没有让我有更多伤心。

直到看到这本《边缘人纪事》----几个小人物的悲剧故事。

“周恩来说,“人民”和“国民”是有区别的。人民是指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以及从反动阶级觉悟过来的某些爱国民主分子。而对官僚资产阶级在其财产被没收和地主阶级在其土地被分配以后,消极的是要严厉镇压他们的反动活动,积极的是更多的要强迫他们劳动,使他们改造成新人。在改变以前,他们不属于人民范围,但仍然是中 的一个国民,暂时不给他们享受人民的权利,却需要使他们遵守国民的义务。”

     因此,人民和国民是有分别的,那么怎么鉴别人民中混杂着的暗藏着的异已国民,将他们区别开来,暴露出来,并且加以改造,以使他们早日回到人民的怀抱, 是新中国需要甄别和清查的复杂工作。书中数据显示,到1960年,在全国范围内,被清查出来的无人民资格的国民,应不少于全国人口的0.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脆骨

最近他喜欢凝视我,不,是盯着我看,对于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来说,凝视这样的词儿说出口,多少有些难为情。。。。。。。,不过,确切地说,这种粒子发出的光波,无疑是凝视!

不只如此,他还开始用相机记录我的吃相睡相邋遢相,恭维我,y儿,你太漂亮了,y儿,你的什么都好,这气质,这大粗腿。。。“哦,哦,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你高兴。。。”,在我佯装生气的时候,他显得很认真。

为什么一反常态?一般情况下,他安静稳当不甜言蜜语,这么年多来,教不会。

我秘密地调查他。他曾经的大学女同学,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在我全然不知的情况下,两个人是否死灰复燃,编织如此让人承受不了的热情来蒙蔽我?

我观察他。没有买进新的刮胡刀,没添古怪的新装,手机回家扔在琴凳上,未设防。更重要的是,他大多数时间和我飙在一起,落落大方,自然得体,显得我小人之心。

种种情形,逼得我只得认真地偷偷翻他的包,歪着肩膀,埋着脑袋,心情沮丧地在一堆的破纸片里一张张仔细查看,是否有一张令人恐怖的诊断书,上面写着,女,癌症,两月好活。

结果,没有!

我就说,我已经这么倒霉了,我已然没有生气了,有什么理由还要落井下石,再踹我一脚呢。

其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使在人间

车轮与地面一起发出痛苦摩擦的刺耳尖叫,一辆车突然停在马路中间,不由分说挡住了我的去路。猛然踩下刹车,心里一阵乱跳,一股怒火腾地蹦出来,瞬间窜出丈高。我气急败地解开安全带,一把甩在车座上,推开车门,蹭地下了车,该死的,你要干什么?!

此时,我应该专心愤怒才是,但是,显然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毫无心理准备。

挡住我的去路,害我几乎追尾的,是个姑娘,正半跪在地上,把一只不幸葬身车轮之下的小猫,小心翼翼地,挪动到手里的面巾纸上。她慢慢站起身,双手托着这捧瘫软的血肉,走了几步,慢慢放在路边车辆践踏不到的地方,用几张干净的面巾,轻轻盖在了小猫的身上。

我呆呆看着她,和她所做的一切。身后的车,此时都按着喇叭,发出了不耐烦的咆哮,有几位车主,和我一样,跳下车来,打算找她算账,也和我一样,看到眼前的一幕,都在一怔之后,安静地等在了路边。

姑娘放下小猫,两手张开着,端在胸前。

我立即拔腿奔回车里,掏出自己的一整包面巾,飞奔到姑娘面前,急于表达歉意一样,一下子都塞进姑娘的手里,姑娘愣了一下,我立刻明白,暗忖自己实在愚蠢,慌忙从她手里抢过来,撕开包装,抽出两张来,递到她手上。送上面巾的时候,我对她说:“姑娘,你真好!”

 

其实,以上一段的种种,都没有发生。实际上,我只是呆笨地站在路上,呆笨地看着她安顿了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3月14日,宜做梦

车行路上,习惯听广播。电波连着大千世界,即便车里只我一人,也渲染出一个祥和安乐的宜居小社会氛围。好似热热闹闹的世界,我也还置身其中。

最常听的,是程明梁爽的江苏FM101.1。两人理工男出身,无厘头,爱乱扯,胡说八道,天南海北,认真地不正经。好象在日子这杯白开水里,加了两块糖,甜蜜了嘴巴儿,让人挺高兴的。我是一只掉了毛的野鸟,经常遭遇被命运、穷窘、落魄和疾病击落的“意外”,因此,一天在单位的扭曲生活结束之时,有没心没肺、贯通肠胃的穷开心傍身,是世界上疗效显著的大力丸。

其实,两个人的声音并不好听,嗓子的音色也相近,两人在调侃,却以为是单口相声。特别程明,不仅声音尖,没磁性,还怕老婆,时时刻刻供奉着,并尊为他的俞可姐。但是两人笑声自信,爽朗大方,心无城府,别无旁顾,玩世不恭,挖苦自已,挤兑王平、王瑶、成洁思、张苹果等等电台一干同事,不眨眼,赋有牺牲自我和牺牲他人的精神,让太阳落山时分,别具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才下眉头

    单曲循环,波希米亚女郎,14天。反复阅读同一本书,沐浴时分与某一个句子不期而遇。淘宝、当当、亚马逊搜索他的所有作品,花很多钱,堆在枕边。喝咖啡,一杯,再一杯,让腹泻、心动过速去见鬼。

    混浊的暮春午后,划伤咖啡杯里丰满的泡沫,我轻轻敲下两个字:沉迷!

    缠绵的花腔,绕动着魅惑的装饰音,象一只邪恶的黑天鹅,熄灭的灯光余烬中,白色耳机的深处,优游游弋在我的梦境。它忽隐忽现,整夜整夜,捕捉那羽神秘的黯蓝气息,被它捉弄,让人精疲力竭。

    这本书,如此诱惑我。自2015年11月收入帐中,至今,已昼夜相伴117天。它是伊甸园中智慧树上结下的果实,我是那懵懂愚蠢的妇人,不明所以,不晓利害,贪图滋味的可口悦人,囫囵吞下,才发觉,眼睛亮了,却发现,世界,已不再是那个世界。揭开了蒙在眼睛上的红布,我不知所措。

    掘地三尺,尽已所能,将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他,以及他的所有文字,鬼迷心窍地翻找了一个遍,买了一个完全。其实,他只有一只眼睛,我将这只眼睛想象成深邃的蓝色,只有这种颜色,才配得上他思想的辽远,以及心底透彻的忧伤。找回的书,堆在枕边,一页一页,一本一本,慢慢地看,日子有的是,离开这只高贵的蓝眼睛,是生命终止之时。

    喝咖啡,某种程度是一种虛情假意的惬意方式,生活被涂抹了闲适与优雅的假象。喝咖啡,也是我的作死行为。喝下这杯文明生活的象征,脆弱的心脏狂跳不止,在幻觉发作般的震颤中,高潮般地喜乐愉悦,以为拽住了自由的一只脚趾头。代价是,连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

    北京下了厚厚的白雪,牵动了我的思乡愁肠,故乡是否白雪飘飘了。

    最初,它是心力交瘁释放委屈的依顿。后来,委屈太多,黑暗,便没那么黑,深坑,跨不过,掉下去,摔得鼻青脸肿也不觉得疼得狠,皮实了,也有一种说法,叫做成熟了。可是,还是无数次地沉醉在梦中雪后的静谧之中,醒不过来。

    曾回去过一次。                                                           

    急切去到春天开满层叠雪白梨花的梨花街。街道两边密匝匝排列着的石头平房,其中有我的家。我在房子的地窖里藏苹果,坐在宽一米的“飘”窗上背课文,养一条狗和三只猫,在街尽头的体育场二楼平台和欺负弟弟的熊孩子打架,在黄昏的街口被同班的男孩子拦住,小心翼翼送我一张好看的明信片,放学时书包颠颠地打在屁股上,和下班的爸爸偶遇,一前一后比赛着跑回家吃饭,爸爸很年轻,我还小,狗儿雀跃着扑到身上,猫儿不屑地冷眼旁观。。。。

    当然,一个个过往填满的回忆,一百年历史的欧式石头房子,都被一排排漂亮粗糙的楼房埋没,我找不到儿时的家,站在异常熟悉和异常陌生的街道,迷失,伤透了心。本是“回去”,却住宾馆,期待被家里被窝温暖抚慰的落差,使人彻夜不眠,无法适应五星酒店距人千里之外的体贴和热情冷漠的礼貌。

    但是,鼓胀在肚腹里的,对石头房子和梨花的想念乃至依恋,还是时常触动我的惆怅,和牵挂。比如,此时,北京下了厚厚的白雪,那里呢?

    某年,在德国旅行。一向听话妥帖的电水壶,下飞机伊始即短路死掉。将它葬在德意志旅店的垃圾箱里,感叹它虽生不逢时,却真会找地方寿终正寝,我亡故之时,不见得能埋到这么干净的土里。二十天的行程结束,坐上即将分离的飞机,看着舱外傍晚时分略显苍茫的天光,有如探春远嫁般酸楚起来。心里想着,只过了几天好光景,日日早上素不相识的人笑着互道“MORNING”,竟错觉得活着象个人了,今日此去,与你天各一方,纵然难分难舍,你且在家平常人样地过日子,我上轿登机,水舟车陆而去,复又过那不是人的日子了。突然地触发了乡愁般的情绪,竟掉下泪来,然后怀疑我那电水壶,骨子里即是德国胚,义无返顾地叶落归根了。

    我喜欢日本禅意的庭院,以日式餐具盛放简单的一粥一饭,看斋藤工在日剧里温和谦逊恭敬礼让克制,欣赏松下和仁绚烂樱花一般豁出生命似的演奏。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2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思量 自难忘

 

能够喝啤酒,对我来说,是世上美妙的事。日子太平常了,若没有那些金黄绰约的东西,如何能助人从平淡的时间里,萃取出一些毕竟活过一次的光泽呢。

小时候,离家不远,有家啤酒厂。莫名其妙地,竟生产冰棍,有点不务正业。装在大保温壶里,由中年妇人背出来叫卖。她们健硕的身影由远及近。慢慢的,石板小道的高低错落,窗边晒着的花衣服,路边低垂的摇曳翠柳,小孩子一拥而上兴奋地叫嚷,和他们身后耀眼明亮的阳光,是那时我的世界里最漂亮的风景画。尤其喜欢桶里插装得密密满满,丰盈饱满的样子,心里的愉悦与满足,全可抵销发生的任何不快。清凉的感觉源自那个叫啤酒厂的去处,由此,对啤酒,心生喜爱。
   夏天,爷爷支使我替他买小城特有的“熊牌”啤酒,冰镇的。手里攥着钱,趿趿踏踏出门,来到小杂货店。店主穿着塑料凉拖鞋,拿毛巾擦着脖子上的汗,边从大水桶里,拎出一瓶,湿漉漉地递到我手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是读书滋味长

  

     对于通过看书才能与世界产生联系的人来说,看书、逛书店、时常地逛书店,是吃饭睡觉一样的必需。

     自小生长的小城,书店少,书少,店员脾气差,逼迫得人只好蹩进空气窒闷、灰尘累积的图书馆。但是对书无法扼制的占有欲,和看完即还的图书馆规则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始终深深折磨着一颗少年的痴心。

     十几年前来到南京,无处不在的书报亭,男女老幼衣襟插着的白玉兰,是眼里最具特色的六朝风雅气。当然,这只是印象里的一种悠幽美感,最欣喜和心安的,是能够日日在南京图籍集散地的树荫下,妥妥地守着众多的书店和书,过日子!

    先锋书店,自不必说,当年,它掩映在广州路一座有着逼仄楼梯的二层小楼上,店面局促,但特拉克尔诗句中“大地异乡者”的身姿已是清晰的:不少周边的学子,仰赖先锋敦实的资料库,完成了自己的毕业论文。也有更多的人,在它的书架下,缓慢、却主动地,在思想世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月葬花魂

  

喜欢一首歌,名叫采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你唱的,也是我与你偶然、唯一的牵连。有段日子,每天下班路上,冬日清冷的傍晚,循环往复地播放。有时会流眼泪,你如诉哼唱,我为红颜易碎而泣。

也是淡淡的,人到岁数,跋涉过烂泥,亲见过离散,不愿再收藏伤感。又过一阵子,你和采莲,如同桌面的水渍,都慢慢褪去了。

还是在周末的下班路上,关了车窗车灯车空调,隔离浮世,一路专心投入围堵起来的假想桃花源,一心要过自己的小天地。快到家了,转过这道弯,再驶过这座桥。

世上事,无法解释,本已关了网络的手机,突然象徘徊不肯离去的魂,悠悠地吐出了你离开的讯息。眼睛一阵胀痛,两行眼泪,立时沉沉地滚了下来。

生与死就是刹那间的事。

可,太年轻!太美!世事太无常!

粗陋的内心,久坐枯井之底,只企图在头顶可怜方寸之间寻求摆脱计议,山清月朗,丝竹之音,无从顾及。知道你的佳音似汩汩山泉,却没有郑重待过你的歌,此生遗憾,不可弥补,此生愧疚,无偿还可能了。“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是否描述的即是此种悲情呢,即使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事

  

心情就象这梅雨天,阴沉沉里总有几天会天光放晴,比如:

1、坐公交刷卡的时候才发觉忘记了充值,站在那里尴尬着要下车,身后一位帅哥轻触我的肩膀,轻描淡写地说,“刷过了”,哎呀哎呀,感动得一踏糊涂。。。。

2、车子停在立体车库里,下班急着回家,可它总是被凄惨地吊在二层。不知哪天开始,也许管理车位的师傅看出了我的归心似箭,会提前帮我把车放下来,让我下班立即可以钻进车里,却在我想向他道谢的时候转身走远,我只能坐车里体会他的善意。。。。

3、丢了几个月的医药费发票,在我翻腾了N遍抽屉书柜之后,赫然出现在我平日常用的笔记本里,恨邪,喜邪?当然是喜出望外,2000多块呢!

没了,好事应该不会经常出现,否则也不不是好事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板凳队员

    上帝是李焱的最佳队员,是李坚柔最贴心的队友!

    此外,无话可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端

    任何突出常理的事情都值得乐一乐。

    医院排队待诊最是长路漫漫,无聊中应当养成自得其乐的本领,练就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

    所以,在医院冰冷的铁椅子上(之所以是铁的而非木制,我猜想应当是考虑了铁制器具具备防止将椅子坐穿的功能),双目逡巡,我发现了呼叫屏幕上的那个高端古典的名字:陈夫君。

    心里一喜,真的有收获?立即用手机拍下,微信与我哥分享。

    我哥很不含糊,灵活性与组织能力都很强,很快回复我并加以简评:

    他父母太费周折,其实就叫陈老公好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棉吉它

    医生和朋友规劝我培养一项爱好,除却读书和写字。朋友说的很正确,读书和写字是很影响情绪的事,应当适当减少。培养一个爱好,可以转移注意力,对病症的好转很有好处。说这话之前,自己是已经意识到的,我到了应当面对自己的时候了。

    分析别人是一件困难的事,剖析自己何尝不是,如果要面对一个真实的自己,发现其真实面貌,那就更难。所以,坐下来,为了找到自己,活得和自己越来越象,我积攒了很长时间的勇气。

   《读书年代》是在医院的铁椅子上读完的,听到叫我的号,我携着它,手里夹着背包进入见医生。她先和她带的学生发出一声惊呼,说多年不见带书等她的患者,切,大惊小怪,等的时间太长了嘛。这时候,我发现自己很象自己,骄傲,因为读书。所以读书不会减少,但会过段时间再读令人情绪起伏的内容,读书年代这样使人高兴的小书总可以一读。

    在网上查红棉吉它。高中时代班里有个男生弹得一手好琴,曾不嫌我笨拙,教过我一段时间。后来,也勉强会唱个橄榄树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5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