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465133
  • 开博时间:2006-11-12
  • 博客排名:第3386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秀小妹

2018-09-21

按争斯

2018-09-21

qqwweeasd

2018-09-21

binwang510

2018-09-20

jfsvwn1746..

2018-09-20

caiwenzhon..

2018-09-19

际名水

2018-09-19

zlhn1979

2018-09-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干净的心

    到达白哈巴的那一晚,大雨倾盆,预订的民宿说,开车来接我们。一行人瑟缩着等在脆弱的小雨伞下面,一阵“突突突”响过,从伞檐抬头一看,确实是车,三个轮子拖着一个车斗的小蹦蹦!好不容易到了住的地方,店家站在柜台里面,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搓手、跺脚,并没有想象中民宿主人的热情好客嘛。一问,果然是山外面的汉人窜来此地,承包村民的小屋子,短暂开店几个月,过了旺季就离开。一锤子买卖,有何必要对客人嘘寒问暖。冷漠无情,钻营投机,我们早就习以为常,毫不见怪地认为理应如此。

    胖熊爸爸爱摄影,为了光线的张弛有度,魅影迷惑,晨光未现即爬起,摆脱暖被窝的缠绵,追随阿尔泰山投射的那抹神秘光线去了。

    时值九月下旬,南京仍是热浪滚滚的秋老虎,而新疆的北部,已然飘着雪花了。推开房门,胖熊傻爸一个大步迈出去,险些跌倒,原来,白哈巴的九月,已经下霜了,加上昨夜的雨水,填补了地上的低凹,面阴的地方竟悄悄结了薄冰,踩上去,发出水晶绽裂般细碎悦耳的声音。

    走在村里的小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枚碎片

    楼下是小学校,我和它的关联可是不少。好几个哇哇哭着不进校门的孩子,让我心绞痛,冲下楼去替孩子求情,“妈妈,让孩子晚一年上学吧”。领略多少妈妈们的白眼,干什么的,有你什么事,一边去。现在的楼房质量实在不行,九霄云外的高层也能够清楚听到孩子不知何故遭受的巴掌,我的肺受不了,气息急促,呼哧带喘,不得不打开窗子愤怒地朝着楼下看不清楚的人影咆哮:“不要打孩子!”

    孩子们不愿意上学,进到那个门里不开心,是谁的错,反正不是孩子的错!不爱多说。

    车位对着小学校的大门口,天天上班取车被上学的孩子“簇拥”。

    “爷爷早!”

    “小朋友早!”

    凭孩子们离校门老远就欢快的问候,以及洪量的应答,不用看,我就知道这天是那位和蔼的老师傅当值。除了他,没人有这待遇,孩子们知道谁对自己好,面对门口站着的老师,也只是蚊子般地哼一声“老师早”,老师们若平等地回应,估计是有损威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粥一baozi

    胖熊爸爸出差,晚上八点到家。下了班,绕着家转了两圈,冰箱打开、关上两个回合,决定做馅饼。这应该算是我的特长,尽管我很少下厨房,但属于术业有专攻型选手。家里的bao子、馒头,包括老妈家里的,是我一手承办。这里要插一句,都说有个能干的老妈,就会有个吃现成的女儿。这话在我们家要倒过来说,有个做一回馒头哭一回的老妈,造就了我这个会做馒头的女儿。

    不过,本领不是天生。胖熊爸爸是个吃货,且独独钟爱妈妈味道的bao子,他的妈妈,我的婆婆,在世时,每每不顾路途遥遥,辛苦托人捎来大包装的bao zi,放进冰箱,想吃时拿出来热两个,味道自然差一些,权且安慰妈妈培育的味蕾。妈妈去世了,胖熊爸爸失去的不只是美味。后来,姐姐象妈妈一样,给弟弟做bao zi。姐姐从杭州搭乘火车,亲自把味道送至南京的弟弟,不停歇,立即返程。姐弟情深,失母之痛,让这家常的面食夹杂了特别的滋味。

    我下了决心,磕磕绊绊地上场!我不擅长与五颜六色质地不同的食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困顿

    拆封一条新的制服裤子,不是棉布,工业化运动的人造物质,一堆的涤纶晴纶看不懂的化学元素周期表。不熨贴,有点紧绷,需要附和我的部分尤甚。我不怪它。刚刚与我相处,紧张是必然的,陌生的肌肤,陌生的触感,陌生的关系。我给它时间,和我磨合,纠缠僵持一段之后,它就会慢慢柔软下来,我也会渐渐适应着它,我贴着它,它贴着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物我合一,人衣一体,象我用了多年的笔记本电脑、水杯、钢笔、手袋,等等,成为我的外延部分。

    这个世界总是需要和解,与人和解,与物和解,与自己和解,说到底,需要在时间的漂流中冲刷圆润。但人的天性活泼新鲜,初生的生命蓬勃着,探索好奇之处,总想挑战,挑逗,甚至挑衅。必须一切体验都经过了,方才具有圆润的可能。还有一个条件,也必须具备,甘于平庸。自恃天地精灵,万物之长,骄傲这个基因摆脱不掉,自诩天才,能手的大有人在,受着这个自觉生命力的鼓动,与世界万万不能和解,必须战斗。所以,尼采只能疯狂,因为,“平庸,才是人的镇静剂”。之前一直害怕自己疯了,如今心如止水,安安稳稳,如此平庸且未老先衰的人,竟然惦记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流光

    出去玩,无谓的聚会,是我的负担。

    非要搅进人群的话,习惯地边缘自己,用旁观的视角,打量许多的人、物、事,无止境地交错、纠葛,尽管时间已逝,记忆被遗忘,但是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年轮。在这个意义上,我常常感到陌生人更加亲切。近来眼睛越来越不好,世界一片模糊,眼角略带疼痛,右眼只剩下了o.15的视力,应该是对我从前躺着仰着扒着侧着就是不坐着看书的惩罚。我很担忧自己因此而失去了观察的能力,捕捉不到风景、事件与感情、人物的关联。更加担心,世界上唯一能够安慰自己的阅读,也因此而成为艰难的行为。

    所以,买花,买美丽的盆栽,使用前所未有的耐心浇灌它们,似乎是歉意,对从前忽略的美的谦意。每周五,一“束”花(用束来数量它,真是夸张),玉说,商家配送的几枝,有时还行,有时是野草。对我来说,收到野草的时候居多。也无所谓,正是花季,随手在田野里掠几棵野花,插在瓶子里,倒和野草很搭。希望与自然的浅浅关系,能够打动命运,即便瞎,也再晚几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常

    写了超长(对我来说)的博文,发泄对老爸的积怨以后,又阴暗地隐藏了。好在玉发消息说,没关系,她常隐,好心又贴心!又找来著名画家与妻子的关系长文,妻子发誓再不嫁画家,劝导我理解“艺术家”们不食人间烟火的没人味特性,宽慰我。玉好好,给予我恰到好处的体贴。但我还是隐了,我害怕。怕这种厌恶如影随行,摆脱不掉,到了需要照料他们老年生活的时候,我虐待我爸。必须清除,哪怕一闪念,何况我还句句字字地落实到纸面。胖熊爸爸将这些文字定位为对过去的经验总结,写完就完了。可我过不了这道关。

    昨晚临睡前和胖熊爸爸吵架,原因是我嘲笑他喝睡前牛奶,如牛饮水,咕咕咚咚,唏里哗拉。他不堪屈辱,揭竿而起,大骂我睡得象佩奇。我查了百度,方知道配奇是猪。这男人长了一颗玻璃心。

    早上醒来,玻璃心已起床,正在阳台望霾。我将他的枕头一把拽过塞在自己脑袋下面,这样的姿态晨间发呆更加舒服。他走进来,看了一会,猛然将枕头撤走,放在我叠加两只手臂够不到的地方,“别想霸占我的枕头”,扬长而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家的路

    一个女孩双手抱着双膝,坐在清真寺的大门口,三步之远,摊着她褐色的书包。她仰着脸,对着天空,面无表情,要求我拍下这样的画面。按下快门的时候,她从天际收回眼神,冷竣地对着镜头。手机还给她,她用硬硬的方言腔调说谢谢。我没有问她从哪里来,她也没有问我,她与两米之外书包的距离,我与她的距离,我们在喀什与世界的疏离,足够满足抚慰人心的召唤,不需要再多。

    我围着土黄色带花点的长纱,大半个面庞藏在里面,背着双肩包,在喀什燥热炽烈的古城穿行。我走小路,在维族生活区,又在古城区,中午时分,没有行人,可以慢慢静静,随心用目光抚摸泥土夯筑的古屋,站在某个家的门外听门里人传出的私语一般的交谈,在一处台阶上坐下来,体会蓦然涌到心里的枯寂、热烈、孤独、荒凉、干燥、绝望、欣喜、躁动,一度用眼泪方能安抚突然而至的若干情绪,处置沙漠孤舟般的自己。

    喀什,不是温情的地方,听不懂的语言,逡巡的装甲车,空气充满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的怀疑与仇恨。但是,心灵更喜欢的是感觉而不是观念,不是吗?日落时分,晚霞消失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你一万年

     2017年10月,一个沉静的冬日夜晚,日推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意外。

    习惯在一天的尾声,一个人,戴上耳机,打开一本书,浸染在一个人的书房里。过了发烧的年纪,对设备的追求失去热情,体积庞大的高清音响,变成展示柜。像挟持核弹的国,只是表明“我有”,到了用兵一时的时候,并不能无顾忌地扔来扔去,反而一把菜刀在手,切瓜砍菜带着杀人,更有效率!出门行走的时候,日推,百十块一副耳机,就是傍身的家伙,回到家,最多耳机换成森海大馒头,重低音,多层次什么的表现不出来,也不在呼,听意思就行,人的心,有时比感官灵敏。

    我经常躲在十八十九世纪的乐句里,隔绝现世红尘,前所未有的二十一世纪,超震撼的梦什么的,对我来说,都是可笑的玩意。经过多年的调教,日推已渐渐懂我,知道我既执念所爱,不犹豫删除暴躁的流行音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去

    今天是三八节。二十岁前是抵触这个节的,尚且二八年华,什么三八还妇女的,和妙龄的女孩有关吗?今天,听着别人的祝福与问候,好象呼吸一样,自然坦然理所当然地认为,节日到了,该收礼了。
    对于年龄一年年叠加这件事,有如赌徒欠赌债。开始欠一万,身心不安,拼命攒钱,定要光速还清,怜惜自己的好名声,然后欠一百万,尽量赚钱,有朝一日希望能咸鱼翻身,再做好人,后来欠一千万,数额超出认知范围,各位对不起了哈。所谓什么多了不怕咬,再多一岁也无感,自从开始了四字头,就再也记不清自己的年龄了,几岁了,多大了?要扳起手指头一十、二十、三十、四十地从源头数起,干什么这么费劲,干脆放弃,爱几岁几岁吧。

    笑谈自己的年龄,其实是从害怕开始的。

    青春,闪着光的年纪,晚霞都是湿漉漉有朝气的。经常偷偷翘课不回家,坐在伸向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暇

    上下班用时长了,我在车上听讲座,今天早上听到“闲暇”这两个字。闲暇,离我有点远了,而且很有可能,在以后的一段日子里,都与我无缘。有点黯然,累倒没有什么,看书的时间大幅度降低,让人难忍受。要知道,周末午后,捧一杯热水,耳边放送轻巧的古典小品,散漫不雅地趴在窗前书桌上看两眼书,再瞄一瞄窗纱飘飘地让风吹着,可是我的极致享受。如今,我明确地知道,它要离我很远了,勉力将它留下,估计要费力颇多。

    这种感觉,多年前的高考结束后,鲜明地感受过。认为自己考得不好,预期中的校园里明媚的教室图书馆化为泡影。心灰意懒,垂头丧气地从回家。路边小公园里坐着几位老人,手里摇着蒲扇,悠闲地晒太阳,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几句。那时,我站定,痴痴往里望,羡慕他们的已然老去,幻想自己省去所有的拼命、奋斗、熬夜,抛弃韶光、年华,跨越经年,便和他们一道坐享人间天伦之乐。

    交付全部的身体感受与精神负担,只从事让自己身心欢愉的事情,我认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熟

      父亲病了,姐姐打电话来,“住院几天了,没什么大事,就是他自己总要住院”,姐姐已经请了多天的假,年底要结帐,不能再不上班了。他决定请假回去,照顾一下父亲。

      几个月前,他刚刚飞回老家,和哥姐妹妹,亲戚们,一起给父亲过了生日。少年离家,生活的城市离家远,母亲去世后就更少回去,不,一次都没有回去过。生日宴上,父亲笑着接受大家的祝福。他也敬酒,但能够感觉到其中被兄妹五人遮掩的勉强。是的,五个人都不愿意回家,不想见到父亲。

      父亲高大的身材似乎缩小了,消瘦,腰弯了,拄着拐杖,哮喘发作起来,走几步路就要停下喘息一阵,喜欢美食的人,饭量少得可怜。父亲明显地衰老了,看上去那么可怜。虽然恨他,他还是决定,以后把父亲接到自己家里,养老送终。

      年轻时候,父亲是单位的活跃分子,打得一手好篮球。还有,打得一手好算盘。父亲建国初期参加工作,做了一辈子会计,作风凌厉利索, 是过得硬的“财务总监“。退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4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就爱拍照

    哥哥爱拍照,之所以不说爱摄影,是因为,经常把我的一张尖脸拍成大饼,然后指责我越长越方。

    技术不专业,态度很专业,经常起早爬半夜,蹲守天光时变,捕捉最惹人心疼的一抹妖光,兴致勃勃给我展示几点几分区别甚大,在我眼里,完全没两样的不同光线。见我茫茫然,眼神里写满了“对牛谈琴”的轻蔑。轻蔑谁呀,我还懒得说你,十多斤死沉的三角架,跋涉四千里携去新疆,对着醉美景致撸起袖子准备大展鸿图之时才发现,关键零件丢在家里,相机和三角架连接不起来,成了一堆废铁呢,切。

    话虽如此,拍出来的花花草草也逐渐能看了,一尘净土,一洼水塘,也能表现得有如图画了,行吧,确实进步了。

    但他吸引不了我:一朵花,一道难得的雾霾没到位的兰天,了不得的了一座古桥的全景,一片明代的林荫道,好看吗,好看,美吗,美!可是缺少了人的参与,山是荒芜之处,水是失魂之所。

    为什么不到社区看看,拍拍那些空巢的老人,失学的孩子,纪录一下现实的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净

    平时不很熟的同事,让我帮她接孩子!

    不能辜负这份信任,翘班,提前到学校门口做翘首期盼状。

    “你妈妈出差了,今天我来接你,小伙子。我姓Q,你可以叫我Q阿姨。”孩子看到我,不说话,不熟嘛,和他妈妈都不怎么熟,何况他了,赶忙自我介绍,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我家对门的阿姨,也姓Q,小Q阿姨。”还好,孩子愿意和我对话。三年级的小男生,应该是小魔王的生长时段吧,调皮的小子,古灵精怪,懒得和你好好说话的也大有人在呢。

    “你可以叫我老Q阿姨。”

    “那可不行,你这么年轻,你是小Q阿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年轻了,你就像宋老师。”老天保佑宋老师是天仙一般的存在。嘴甜到哪里都吃得开,我,一个中年老婆子,被一个十岁的小娃哄得心花怒放。

    孩子很爱说话,很能说话,我放下一颗心,还好,我不必找话题哄孩子了。沟通没问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妖魔

    某群某姑娘,天天在群里发送心情文字,今天她抑郁了,明天她无助了,后天她孤独了,今天妹妹可怜她了,明天大哥开导她了,后天导师心疼她了,逼着我们窥探她的私人领域,想不看都躲不过。我反感。内心世界的独白,对于我来说,是区别于公众的私人物品,晾晒在大庭广众之下供人品头论足,不仅是无聊至极的无病呻吟,还是绑架他人同情心冒犯别人心理空间的粗鄙之举。真想踹之,转念一想,唉,人家也有发言权,哪怕粗制滥造的产物,凭啥要求人家考虑你的感受,我有写不写的权利,你不看是你的自由。

    某天深夜,打开微信,瞄一眼,果不其然,又看到她的“夜曲”,立刻翻页,眼睛却被某几个字绊住:“这个冬天好不平静,直到进抢救室的一刻,抉择是否放弃,我的大脑再度陷入了混乱,我应该怎么办?我挪不动笔,对浑身插管的母亲我说不出放弃二字。终于我颤抖着签上了字,绝望地放下笔之后,爆发性地失声痛哭……”。从不搭理她无聊文字的我,给她留了言,告诉她有事找我,我来帮忙。

    打下了这几个字,心情沉重。我依然不喜欢她的夜半发言,也看不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4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算是寄语

  •      对于我来说,每一个年度,似乎是从3月开始的,那时,会发现新绿、嫩叶,温暖的空气,有趣的人。当然,令人烦闷的繁琐、瞎眼错误选择上了贼船的恶心工作,也是那时叽喳鴰噪开来的。因此,每年的一月,总是一个面目模糊的存在,卑微地蹩进日子里,恍惚了。于是,为了“记住”,新年的第四天,暴雪的第一天,记录一点踉跄出来的文字儿,势所必然。
  •     早上差点出了车祸,12年驾龄,早上又吃饱了饭,依然没能抵挡得了车轮打滑,脚上使出全身的力气踩住刹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胁迫无限接近前车,惊恐!在“不打仗”的时代,除了看恐怖片,体会恐惧的机会,真是不多。可是隔靴搔痒地观看别人经历恐怖,和自己差点出车祸,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那可是自己啊,人多爱自己呢,无论多大声的仁爱,博爱,到头来,出于本性,肯定都是最关切自身。推理出这样的结论,赞赏仁厚、仁义的儒家新旧圈子里的人,可能不太能接受,估计还会悲观地说,世风日下呀!
  •     在我的字典里,使用频率很高的是“应该”这个词。开始,是家长说,做为一个好孩子,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然后是老师说,做为一个好学生,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再次是单位说,做为一个好员工,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非常遗憾的是,我特别希望能加上“社会说,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自我出生起,我们的社会就是很微弱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2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